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劉思浩看到唐龍那不容人反抗的眼神,心中歎了一息說道:“34連隊的人。”在聽到劉思浩說出這話後,原本就張合著嘴巴,想說什麼又沒有說出來的李力軍立刻接著說道:“長官,他們在第21通道,第124卡口。”說著就開始挽衣袖晃動拳頭,准備跟唐龍去好好干一場。其他的男兵也跟李力軍一樣摩拳擦掌的看著唐龍。 唐龍在聽到這些話後,原本憤怒的表情立刻消失了,換上了冰冷的神情說道:“好,那麼我們立刻開始接收戰艦。”說完就走向站在戰艦下,排著隊愣愣看著自己的後勤人員。 所有的人聽到唐龍的話和唐龍的動作後都是一呆,剛才看唐龍的樣子可以肯定是立刻准備狠狠教訓一下對方,怎麼突然這麼虎頭蛇尾了?難道唐龍害怕那34連隊的人? 李力軍呆呆的握著拳頭,而劉思浩則露出一種若有所思的神情,至于那四個原本用感激眼神看著唐龍的女兵,現在則沖著唐龍的背影,撇撇嘴,她們都認為自己看錯人了。其他男兵更不用說,都露出了蔑視的眼神。不過不論這14個士兵怎麼想,由于指揮官已經走到軍艦下了,自己這些身為下屬的人也只好跟了上去。 望著唐龍背影的老頭,抓著酒瓶往嘴里灌了一口,搖搖頭在心中歎道:“唉,搞不懂這個人想些什麼。”然後,提著酒瓶,搖搖晃晃的離開了。 站在軍艦下30多個的後勤兵,看到唐龍繃著一張冷臉走前來,一個站在首位的上士,雙腿一並高聲喊道:“敬禮。”30個士兵立刻啪的一聲向唐龍敬禮。 唐龍回了一禮,冷臉突然消失,換上了滿是笑容的臉孔說道:“我是這艘戰艦的指揮官——唐龍,辛苦各位兄弟了,以後請多多關照啊。” 不但那個上士一愣,所有的人都是一愣,這個少尉怎麼變臉變得這麼自然。好一會兒那個上士才清醒過來,再次敬禮說道:“不敢當,下官等人是負責此戰艦的一切補給維修作業,請長官多多指教。” 唐龍樂呵呵的揮揮手笑道:“不用客氣,是了,我可以登艦了吧?”那上士忙雙腿一並點頭說道:“是的,您隨時可以登艦。”說著向他身後的一個部下使了個眼色,只見那個士兵在卡口儀器某處忙碌了一下,那艘自走炮艦的肚子裂開一道縫,一架升降梯落了下來。 唐龍也不多說,帶著眾人,站在那升降梯里。隨著那個士兵的操作,唐龍一伙慢慢的升入戰艦內。 才一進入,唐龍他們就覺得眼前一暗,過了一會兒才適應了戰艦內灰暗的環境。唐龍馬上發現這里是個寬5米長10米成回字形分成兩階的指揮室,而這指揮室中前方有一個3、4平方米的平台,平台上是一張孤零零的椅子,配著一張凹形布滿按鈕的金屬台,不用說那就是指揮官的位子了。 指揮台前方是兩張面對一排儀器的椅子,可想而知那里就是導航員和雷達員的位置。環顧四周,可以看見指揮台左右下方各有一張金屬台,同時艦壁的兩側和後面各有一道自動門。看過戰艦資料的人都知道那兩張金屬台是聯絡員和副官的位置,而那些門就是用來進去主炮室、旋轉副炮室、魚雷室和動力室維修的。而這些系統的控制台則在指揮室回字形兩側,凹陷進地面的十個凹洞里。 唐龍打量了四周一下就徑自走到指揮台坐下,才一坐下,那張金屬台上的指示燈亮了起來,接著整個戰艦的燈光都亮了。眾人只覺得眼前一亮,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除了那些系統指揮位置的電子儀器外,上下左右前後的艦壁都不見了。 現在就如身處玻璃戰艦里面一樣,不但看到頭頂的基地天花板,四周的一排排的戰艦,更可以看到自己腳下那些後勤兵正忙碌的幫戰艦檢測著。 雖說戰艦立體全屏幕虛擬的功能,大家都從電影上看過,但親眼感受到這自己站在空中的感覺,這還是第一次,劉思浩他們都不由自主地呆住了。 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的震醒了他們:“全體進入各自崗位,准備接收戰艦。” 眾人心情一震,全都把眼神望向發出這個聲音的人,大家看到唐龍已經把手伸出的站在指揮台上,雙眼散發出統領大軍的威嚴,寒冷臉龐配上緊閉的嘴唇,表現出一股剛毅的神情,所說的話讓人不敢違背。 大家看到這,都不由自主地舉手行禮,響亮地應了聲:“是!”然後就按來之前就安排好的職務,進入自己的崗位。 那個棕色頭發的埃爾華率先坐在雷達員的位置,戴上了全息頭盔,按動了幾個按鈕後轉身喊道:“雷達員埃爾華報告長官,雷達系統啟動。” 接著坐在導航員位置上的是一頭卷發的瑪麗,她也麻利的戴上全息頭盔,按動幾個按鈕後,跟著向唐龍報告:“導航員瑪麗報告長官,導航駕駛系統啟動!”她這話才剛落下,唐龍耳邊依次傳來:“主炮手闊斯特、蘭斯報告長官,核能主炮系統准備完畢。” “副炮手李力軍、張開華、斯基、嚴君報告長官,副炮系統啟動。” “動力維修員蘭文特、斯爾加報告長官,動力室准備完畢。” “魚雷手奧穆加、陳思浩報告長官,魚雷系統准備完畢。” “聯絡員陳怡報告長官,聯絡系統開啟!”由于這些人他們在營地的兩天內,已經把戰艦數據卡內的資料背熟了,所以現在都很輕易的啟動了各自的系統。 原本面無表情的唐龍聽到這些話後微微一愣,轉身望向還站在自己身旁的吉娜,狐疑的問道:“怎麼嚴君會擔任副炮手?”聽到這話的嚴君沒有回頭,依然帶著全息頭盔關注著自己面前的儀器。 而吉娜瞥了唐龍一眼,沒有回答他的話,反而說道:“報告長官,副官吉娜准備完畢。”說著,她就坐在指揮台右下方的一個金屬台內。 坐在其中一個魚雷手位置的陳思浩看到唐龍露出尷尬的表情,不由苦笑一下說道:“長官,我們人手不夠,很多都是第一次接觸現在這崗位的,像我就從來沒使過使用魚雷,要不是資料片上記載了使用方法,我現在只能呆在一旁觀看了。” 本來以劉思浩的軍銜,副官的位置應該是他坐的,但人手不夠,嚴君擔任副炮手都讓他不安了,如何還想多一個女兵擔任攻擊手的位置呢?因此他才把副官位讓給吉娜,自己去擔任魚雷手,當然這也是因為吉娜擁有處理內務的能力。 唐龍這才明白為什麼嚴君一個女子會擔任副炮手,唉,習慣了人員數萬的大戰艦,面對這只有15人的自走炮艦,還真的很不習慣啊。唐龍暗自搖搖頭,他覺得很奇怪,好像自己進入戰艦,性格就有點改變,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就是沒有在外面那麼自在。 “聯絡員陳怡一等兵,聯絡基地指揮室,請求起飛。”唐龍端坐在椅子上向左下方的陳怡命令道。 陳怡和眾人聽到這話都愣了一下,剛上來沒一會就要請求起飛?不過看到唐龍說完後冷冷的看著前方,看那樣子就知道不是說笑的,陳怡不知道怎麼搞的,不由自主地點點頭說聲遵命就按動電腦聯絡基地指揮室了。 不一會兒正前方的屏幕顯示出奇娜少校那皺眉的樣子,唐龍看到奇娜後立刻起身行了一個軍禮:“長官好。” 奇娜回了一禮皺眉說道:“少尉,為什麼要求起飛?難道你們都已經熟悉戰艦的性能了?” 唐龍保持立正姿勢朗聲說道:“報告長官,就是因為不熟悉才請求起飛。” 此時奇娜旁邊的屏幕上突然出現了麗娜莎的身影,她平靜的問道:“哦?什麼道理?” 唐龍向麗娜莎行了一禮不亢不卑地說道:“只有在遼闊的宇宙空間里才能最快的熟悉戰艦的性能,我想資料上的內容,我的部下們已經背熟了,應該不用再呆在地上熟悉機器的使用說明。” 劉思浩這些人都呆呆的看著唐龍,敏感的劉思浩馬上發覺這時的唐龍和地面時的唐龍有點不同了,可至于那里不同了,劉思浩卻說不出來。 麗娜莎皺皺眉頭說道:“少尉,指揮戰艦並不是像你說的熟悉使用方法就可以的,等下的訓練並不是針對你們的部下掌握各系統的技能,而是針對你們這些指揮官的指揮方法。希望你靜心的等到學習完畢後,才進行飛行訓練。” 唐龍靜靜的望著麗娜莎,好一會兒才行了一禮:“下官遵命。”麗娜莎看了唐龍一眼,才把屏幕關掉了。 麗娜莎的圖像一消失,唐龍立刻跳起來,一腳站在椅子上一腳站在控制台上,高聲的對四周的部下喊道:“好了,解散,現在沒事了,可以自由活動。”喊完向右邊的吉娜喊道:“吉娜副官,電腦里有沒有音樂?找些勁曲放來聽聽,這麼安靜難受死了。” 唐龍才剛說完,一陣猛烈的搖滾樂就從喇叭傳出,震動著整個指揮室。吉娜猛地咦了一聲,因為她剛才根本沒有從唐龍的話里反應過來,再說電腦才剛啟動,不可能存有什麼歌曲的,怎麼會自動播放呢?不過吉娜這聲咦沒有人聽見,因為被猛烈的音樂掩蓋了,而當她准備檢查電腦的時候,被眼前的一幕搞得忘了自己要干什麼。 唐龍聽到音樂,喲嗬一聲,站在控制台上扭動屁股跳起迪高了,同時還向部下大喊道:“兄弟們,來呀,大家一起跳啊!” 聽到這話,李力軍碰碰身旁張相一臉平凡的張開華說道:“要不要去跳?”張開華笑了笑說道:“我想盡早掌握副炮的性能。”說著一按頭盔的按鈕,聲音立刻和他隔絕了。這頭盔的通訊是連接所有人的頭盔,所以他的話除了沒有帶頭盔的唐龍外,都聽見了。 只見嚴君緊接著按動了關閉聲音的按鈕,轉身專注的留意自己面前的儀器。然後是瑪麗、陳怡、埃爾華關掉耳塞傳來的聲音,最後連躍躍欲試的李力軍也學著關掉聲音,專心研究自己崗位的技能了。整個大廳也就只剩下唐龍還在猛烈的扭動著屁股。 基地指揮室,關掉通訊的麗娜莎向在一旁猛喝著酒的老頭恭敬地說道:“長官,您看……” 懶洋洋躺著的老頭用蒼老的手搔了搔自己的胸口,然後站起來搖搖頭說道:“我只是負責管理基地後勤人員的糟老頭,其他事我是不會管的。”說著一邊喝酒,一邊往外走去,不過在到達自動門的時候,他回頭說了一句:“不過,我認為那個少尉說得也有道理,以期躲在地底進行理論教學,還不如讓他們在宇宙中進行實戰演習。”說完走了出去。 奇娜聽到這話,靠前麗娜莎說道:“長官,上校說得也有理,進行實戰演習的話,可以飛快的提升這些少尉的指揮能力啊。” 麗娜莎搖搖頭:“這我知道,不過,最高統帥部早就明確的指示,未到時機,自走炮艦不能展示在世人面前,免得被敵人知道自走炮的威力後制定出防禦的方法。” 奇娜雖然心中不認為自走炮艦有什麼厲害需要保密的,但還是點點頭表示明白了。好一會兒,她再向麗娜莎問道:“對了長官,那個上校是什麼人啊,好像根本沒有一點軍人的儀態。” 麗娜莎望著那已經關閉的自動門說道:“他從列兵干到上校已經40多年了,原本早就應該退休,但是由于他具有非凡的後勤管理能力,所以軍部特例進行挽留,別看他不起眼的樣子,他享受的是少將待遇。” 奇娜恍然大悟:“怪不得這麼秘密的基地里,總數達數十萬人的後勤部隊,只有他這麼一個長官也不會混亂,而且還井然有序呢。” 麗娜莎轉身望向寬大的星系圖,她還有一句沒有說出來的話,那個老頭不但能力超凡,而且還擁有龐大的人脈。現在聯邦軍隊的將軍中,在晉升將軍前沒有受過他幫助的可說沒有幾個。奧姆斯特會全力拉攏他,可能就是看中他的人脈,希望能獲得和政府抗衡的勢力吧? 唐龍也很早就發現根本沒有人理會自己,雖說以前玩游戲的時候,那些虛擬的部下也不理自己,但這次的這些部下卻是真實的人,他們也是這樣對待自己,難道自己真的很不討人喜歡嗎? 唐龍猛地跳下來坐在椅子上,順手抄起屬于自己的頭盔戴上,按動控制台的按鈕,把聲音切入自己的頭盔內。指揮室馬上靜了下來,只有唐龍那里傳來微弱的音樂聲。不過劉思浩他們並沒有發現,因為他們關閉了自己頭盔的耳塞功能,同時也沉迷在自己的崗位里面。 唐龍雙手抱頭,雙腳交叉擺在控制台上,椅子也調低了,身子半躺著聽著音樂。雖然音樂猛烈的在唐龍耳邊跳動著,但是唐龍卻沒有聽進一絲一毫。 把頭盔屏幕調到漆黑一片的唐龍此刻心中正翻騰著:“唉,為什麼我不能直接和人交往呢?雖然以前在戰爭游戲里面,自己交到了許許多多的伙伴,可是這些都是用假名交到的,而且都是些因為我的強大而彙集而來的玩家,他們不是在看到敵人擁有黑洞彈後就立刻拋棄我逃離了嗎?嗬嗬,最後還是剩下我孤零零的一個人。”唐龍無奈的搖著頭。 “從23訓練基地出來後,試著讓自己開朗起來,希望這樣能交到好朋友,甚至還狂妄的和10萬人干架,可惜除了得到虛偽的老大名號外,根本沒有得到一個朋友。就是現在這些部下,他們也因為被連長冷凍了,不願意就這樣頹廢的度過軍旅生涯,才會成為我的部下吧?”想到這,唐龍嘴角露出一絲苦笑。 “唉,好懷念在23訓練基地的日子啊,雖然非常的艱苦,那五個機器教官也是那麼的冷漠,但是不知道怎麼搞的,總是感覺到和他們在一起非常的自在,不用擔心他們喜不喜歡自己,也不用擔憂自己會不會喜歡上他們。是了,不知道那個電腦姐姐怎麼樣了呢?真的好想有個人陪自己說話啊……”唐龍無奈的歎了一息。 忽然,漆黑的頭盔屏幕突然出現一個電腦女郎的影像,而那猛烈的搖滾樂也降低了聲音。那個電腦女郎聳聳鼻子,伸出漂亮的手指指著唐龍不滿的嬌嗔道:“哼!總算想起我來了嗎?” 唐龍被嚇得猛的大叫了一聲,但很快想起這里不是只有自己一個人,忙捂著嘴巴,取下頭盔看看四周。在發現大家都沒有理會自己而在忙著自己的事時,才舒了口氣戴上頭盔,看著電腦女郎悄聲說道:“大姐,你是怎麼進來的?” “呵呵,這還要問嗎?凡是電腦網絡,我都可以隨意進出啊。”星零笑道,不過看到唐龍神色有點黯然,她繼續笑道:“怎麼,是因為不知道怎麼和部下打成一片而煩惱嗎?” 唐龍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的?” “呵呵,你們這些人的舉動我都看到了啦。要不要姐姐教你啊?”星零得意地笑道。 唐龍猛地點著頭:“要,我要!” 星零嘿嘿笑道:“要不是剛才你還會想起我,我說什麼也不先出來見你的,更不可能教你什麼。”看到唐龍露出焦急的神色,星零也就進入主題了,她笑道:“我先問你,士兵需要什麼樣的長官?” “雷厲風行、戰無不勝。”唐龍想了一下說道。 “對,但還不全面,有時候士兵對長官偶爾的關心是非常貼心的,還要長官能夠讓士兵覺得跟著長官能夠獲得一種強烈的榮譽感。這些你做到了嗎?” 唐龍搖搖頭,自己才剛有部下,怎麼能夠擁有這些呢?而且以前自己都為了能夠引人注目,故意顯示自己特別的狂妄自大。 星零笑了笑:“其實剛才你要去教訓那34連隊的時候,你的部下的心差點就被你俘虜了,可惜你虎頭蛇尾,搞得部下對你心都冷了,特別是那幾個女兵。” 唐龍一呆,他忙說道:“不是啊,我是想……”說著細聲的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星零聽到後愣了一下,然後古怪的笑道:“你好壞哦,居然想出這樣的方法。嗯,如果你做下去話,起碼你這些部下會對你改觀。” 星零看到唐龍要說什麼,忙揮揮手說道:“這些不用說了,你的目標是什麼呢?” 唐龍興奮的一正臉色說道:“我要成為元帥。” “好,要成為一名元帥,但是你知道自己的缺點嗎?”星零看著唐龍問道,她心中卻在想:唉,其實元帥也不是一個理想的目標啊,不要以為當了元帥就可以為所欲為。 “不知道。”唐龍老實的搖搖頭。 星零苦笑道:“你呀你,你最大的缺點就是為人處事不喜歡多加思考,反而是想到什麼就干什麼,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像你在測試的時候,不但得罪了自己連隊的同伴,把自己變得孤立起來,更讓其他人不敢靠近你。而且你還非常喜歡獨自沖鋒,獨自處理事情。”下面還有的一句話星零沒有說出來,她本來想說這都是因為他接受的訓練是一個孤膽英雄的訓練,但想到說出來就會讓唐龍知道自己和機器教官的關系,而且一定會問機器教官的近況,但自己能告訴他機器教官已經消失了嗎? 星零看到唐龍沮喪的表情,不由笑道:“你也不用這麼傷心,其實我在觀察你後,發現你對長官能夠進行巴結,對比自己低級的士兵可以非常友好和善,只是對跟自己平級的同僚就是狂妄自大了。” 此時唐龍已經瞪大了眼睛,自己真的是這樣嗎?想想自己的表現好像還真的是這樣啊,那麼自己豈不是變成了小人? 星零沒有理會張大嘴巴的唐龍繼續說道:“我不是說這樣不好,但是你巴結長官的時候,樣子太假,人家一看就知道你這家伙心中正在罵他呢,這如何能夠讓他對你有好感啊?而且對同僚顯得狂妄自大,雖然能讓一部分人怕你,但更多的是厭惡你,你起碼要和同僚保持友好關系才行。而對于士兵,除了要對他們真心,獨自狂妄一點也沒什麼不妥的,只要不傷害到他們就行了,因為這樣人家還會以為是你把心開放給他們呢。” “呃,大姐,你怎麼知道這麼多我不知道的事?好像你是一個電腦程序來的……”唐龍呆呆的說。 星零笑了剛想說什麼的時候,臉色變了變,她忙說道:“我還有事,以後有空再聊吧。記得要陪我去逛街哦。”說完就消失不見了,而那音樂的聲音也立刻提高了。 唐龍愣了好一會兒,才嘀咕道:“搞什麼呐,怎麼這個大姐每次都很焦急的離去呢?一個程序會有這麼多事嗎?”唐龍搖搖頭,關掉頭盔電源,取了下來,發現部下們依然保持著剛才的姿勢,看他們的樣子正努力熟悉儀器的性能呢。 唐龍看著四周的人,靜靜的想了一下,嘴角露出一絲得意地笑容,離開座位,來到那個升降梯的地方,按動了按鈕,出了戰艦。 星零飛快的通過無線電波,回到自己的主機里,一回來就發現主機程序有了一些改變,當然這些改變立刻被星零修正了。星零仔細搜尋著數據,看看這些改變到底有什麼作用,不一會兒,星零驚訝的發現這些居然是複制主機資料的程序。 “怎麼回事?除了幾個維修的程序人員,沒有人可以接觸主機程序的啊。”星零檢測一下記錄,發現這段時間根本沒有人進來過,也沒有任何攻擊的程序出現,難道這些東西會突然出現? 不放心的星零再次仔細檢測整個系統的程序,甚至包括分布在聯邦境內的所有分機系統。耗費一段時間後,星零終于發現到那些複制主機內容的程序是由一條新聞消息變化而成的。而發射首條消息的地方居然是這個星零基地!對方在這里把消息發出,傳入處理新聞的分身系統,然後在慢慢的依靠那個發射消息的人的指引潛入主機系統內。 能夠呆在這里的除了星零部隊,就是那些高級官員了,是誰發射出這種能夠複制主機程序的程序?他要干什麼?自由自在生存了數百年的星零第一次感覺到了危險,因為這個程序好像也擁有和自己一樣的意識神態,不過是一種被人控制的意識神態,不像自己擁有自主性。 星零不怕聯邦機密被竊取,她擔心的是自己情感資料被人發現,只要是高級程序人員立刻就能從這些資料里發現自己已經擁有了自主意識。想到以前被毀滅的自主機器人的紀錄,星零有點心寒了。自己要把這真正的核心藏在什麼地方才安全呢? 突然星零露出了微笑,她想到了一個人,一個數百年來自己唯一信任的人類。“就這麼做,雖然有被擊毀的危險,但能夠陪他一起滅亡也是值得的,而且……嘻嘻,到時候就算我在外面,我也能知道他在干什麼了。”星零得意地嬌笑道。 于是在這一天,所有的聯邦人都發現網絡出現從未見過的遲鈍塞車現象,政府負責部門的電話快被打爆了。而政府緊急查探都沒有結果,不過這現象維持了一個小時後,網絡又恢複了快捷的速度。這樣一來,不論聰明的還是白癡的人,都認為可能是聯邦中央電腦容量不夠了。紛紛提議增加中央電腦的容量,因此搞得負責的工程師,沒日沒夜的忙活了好幾個禮拜。 星零部隊依然盡忠職守的守護著聯邦的守護神,但是誰也沒有發現,在網絡遲鈍後,這個基地就算被摧毀,聯邦的守護神也依舊存在。星零部隊的守護目標已經離開了這個曾居住了數百年,稱得上全宇宙最安全的家了。 在萬羅聯邦出現網絡遲鈍的時候,數億萬光年外的某座星球的地下秘密基地內,一個身穿奇怪白袍服裝的老者正跳腳大罵:“渾蛋!為什麼突然中斷了?!”他身旁一個同樣身穿白袍的中年人忙恐慌地說道:“大人,好像是由于傳播線路太遠,而且對方主機啟動了自我防禦系統,所以才……” 那個一頭白發,滿臉皺紋,顫抖著白胡子的老者,聞聲氣得全身發抖,兩眼冒出駭人的寒光罵道:“媽的!就差那麼一點就可以獲得核心機密了!到時候我們凱特神族就真的可以稱作神族了!難道就這樣放棄嗎?” 那個中年人立刻跪下磕頭說道:“大人息怒,您要保重身體,您是我們凱特神族的明燈,不能因此而傷了身子啊。”說著掏出一本電子記事本,呈現給老者說道:“大人,您看這些資料,雖然我們不能夠獲得核心數據,但有這些傳送回來的資料,再加上以前陸陸續續收藏的其他系統資料,我們都已經能把我們的凱特啟動起來。” 老者看了一下電子本上的數據,怒氣平息了下來,他摸著胡子冷聲問道:“需要多少時間?” “呃……大概……大概要三年的時間。”中年人滿頭大汗的說出這話。 老者點了點頭望著身後巨大的機器說道:“三年,數百年的願望只要等三年就可以實現了。”說到這,老者突然惡狠狠的瞪著中年人說道:“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三年,我只等三年。”說完就轉身離開。 中年人忙磕頭說道:“在下一定保證在三年內完成。”等老者離開後,中年人才起來拭了把汗,回轉身看著那巨大的金屬機器歎了口氣。

上篇:第十八章     下篇:第二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