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距聯邦骨龍云星系邊界數千萬光里處,銀鷹帝國的那個凱斯特少將端坐在艦隊指揮官室內,對著虛擬影像的達倫斯少將舉杯。凱斯特喝了口酒笑著說道:“再等多一下,我們這呆了幾個月的戰艦就可以動了。” 達倫斯笑道:“虧你能夠忍受這麼久的時間。”說著喝了口酒才繼續說道:“我有點搞不懂伯爵和公爵兩位大人的意圖,把我們打發來到邊境星系一連幾個月沒有下達任何命令,好像遺忘了我們似的。不久前總算來了命令,可卻是移動到死亡地帶某處,朝給出的坐標進行飽和冷鐳射攻擊的命令。雖然知道是為了掃除通道,但是為什麼限制在那個坐標,而且還規定要在特定時間射擊呢?” “呵呵,這是兩位大人的謀略。”凱斯特笑道,但看到達倫斯露出詢問的樣子,忙說道:“至于是什麼謀略,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 凱斯特看到達倫斯楞楞的樣子,笑了笑,他晃晃酒杯說道:“呵呵,說起來,我們以前雖然是好友,但是由于效忠的對象不同,所以時常會較勁。但是誰能想到帝國總領軍事的伯爵大人和操控政治的公爵大人,這兩位朝野皆知的死對頭居然是一對親密戰友呢。” 達倫斯點點頭說道:“是啊,要不是兩位大人同時出現在我們面前,一起下令讓我們離開帝都執行一項任務,我也沒想到兩位大人是同一陣線的。” “對了,你說兩位大人把我們這兩支帝都禁軍中最強悍的部隊調到邊境後,帝都的那些人會怎麼樣想?”凱斯特帶著古怪的笑容說道。 達倫斯瞪了凱斯特一眼說道:“哼,你自己非常明白,還要問什麼。”他雖然這樣說,但還是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帝都一下子少了唯一兩支保持中立的強悍艦隊,那些蠢蠢欲動的皇子們當然不會錯過這樣的機會。不過你不覺得奇怪嗎?都過了好幾個月了,帝都居然風平浪靜,據我家的管家說,這段時間帝都治安異常的好,就連搶劫案這樣的小事都沒有發生。” 凱斯特笑道:“暴風雨的前兆當然是風平浪靜了。呵呵,不知道兩位大人會把那些犯上的家伙們怎麼處理呢?我想這樣是最省事的了。”說著比個劃脖子的動作。達倫斯無語的點了點頭,在猜測出自己的直轄上司另有效忠的人後,自己兩人就都已經清楚兩位大人會怎樣處理那些窺謀皇座的家伙。 這時兩個指揮官的指揮台上傳來了b的一聲聲響,凱斯特忙把酒杯扔掉,一邊興奮的叫著:“總算來了。”一邊按動了按鈕。而看到自己老友這個樣子的達倫斯只是笑了一下,跟著按了指揮台上的按鈕。 兩個人面前都出現了一扇虛擬屏幕,兩人看著屏幕上顯示的文字,臉色越來越驚訝。當屏幕消失後,凱斯特有點不敢相信的沖著已經恢複平靜臉孔的達倫斯說道:“不會吧,把我們兩支強悍艦隊留在這里幾個月的任務就是這個?” 達倫斯皺了下眉頭說道:“雖然看起來確實不可思議,甚至還顯得有點兒戲,但兩位大人是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的。執行命令吧,說不定這個任務是為了那個神秘的效忠對象而做的。” 凱斯特歎了口氣:“唉,知道了,但是真的怎麼都提不起勁來,還以為能夠有一場惡戰呢,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說到這向達倫斯行個禮關閉了通訊。 達倫斯無奈的搖搖頭自語道:“真是好戰分子。”他關掉屏幕,離開房間來到了旗艦指揮塔,坐在指揮官的位子上後,眼睛看了自己的副官一眼,副官馬上上前說道:“閣下,通道已經打通。”說著把手指向屏幕。 達倫斯看到屏幕上顯示出死亡地帶一條直徑近一光里的圓形安全通道,不由點點頭說道:“命令斯萊上校率領他的部隊擔任先鋒,讓他注意和友軍先鋒的配合,不要爭先恐後。”副官忙領命退下。 這時,顯示帝國戰艦群位置的屏幕上,可以看到兩個三角形的戰艦群,開始分離出兩小塊數量各一千的戰艦。這些戰艦先是慢慢脫離主力部隊,來到通道口後這些戰艦的艦身開始出現扭曲現象,一看就知道戰艦進行空間跳躍了。 一直注視著的達倫斯笑了一下自語道:“這幫家伙一看到安全通道打通了,就立刻使用空間跳躍,好像巴不得馬上出現在聯邦防禦線似的。不過他們都應該知道這個通道沒有打得很深,不會白癡到把出現的地點設置在通道盡頭外吧?” 達倫斯和凱斯特都是個少將,原本在帝國的軍制中只能率領5千艘的戰艦,但是他們兩人的靠山是權傾朝野的大人物,隨便動些手腳就讓他們各自統領了一支艦隊。其實直接提拔他們當中將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統領艦隊,但他們也明白這是為了讓其他將軍妒嫉自己,讓自己不能靠攏其他陣線才會讓自己當個少將提督。當然,由于他們是少將提督,他們旗下的軍官也是相應的提高所率戰艦的數目,像一個上校就可以指揮1000艘戰艦。比起聯邦一個上校能夠指揮的兩三百艘戰艦可是多了很多。 聯邦這邊的死亡地帶,幸存的一千多艘聯邦軍的自走炮艦已經彙合在一起了。不過一千多個不久前還是少尉,現在變成中尉的艦長們正用聯合通訊在那里吵個不停。他們吵鬧什麼?當然是爭奪這一千多艘戰艦的指揮權啦。 唐龍這艘戰艦里沒有其他戰艦那麼熱鬧,不但唐龍沒有吭聲,唐龍的部下也沒有吭聲。大家都是呆呆的看著主屏幕上,一千多個頭像的主人在那里神情激動地叫喊著。他們為這幫臨死前還爭奪指揮權的笨蛋悲哀。 陳怡張了張嘴,她想告訴這幫中尉們敵人是兩支加強艦隊,好讓這幫毫不知情的人停止爭吵。但是她沒有說出來,因為上次沒有如實執行唐龍的命令,從而讓近9千艘戰艦沒有一艘開啟了防護罩。現在自己的長官沒有說話,那麼自己也不敢多嘴,免得自己又做錯了事。 大家都靜靜的看著唐龍,他們都希望唐龍做出決定。那個原本很擔憂的瑪麗突然發現唐龍並沒有垂頭喪氣,而是雙手抱胸坐在指揮椅上,交叉的兩腿擺在指揮台上,閉著眼睛不知道想些什麼。 瑪麗想起唐龍要是遇到注定失敗的事情,都露出喪氣的表情,不由湧起了希望。她看了唐龍一眼,轉身檢查起自己負責的系統來。這個動作讓大家呆了一下,但是他們很快想起了什麼,忙各自回去自己的崗位干活。 此時唐龍正用喉嚨的震動跟星零說著話:“大姐,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他們這幫家伙這樣吵下去簡直就是等著人家來宰。” 星零笑道:“怎麼,你想獲得指揮權嗎?這當然沒有問題了,說吧,需要我怎麼幫你?”唐龍嘰里咕嚕了一陣,然後猛地睜開眼跳起來,沖著屏幕吼道:“閉嘴!” 這句怒吼讓劉思浩他們都停下動作,回頭吃驚的看著唐龍。他們不知道其他戰艦的人員被這話震得耳朵都快聾了,他們也不知道其他戰艦剛才那密密麻麻的頭像群消失了,整幅屏幕都被唐龍巨大的影像占據了。 唐龍指著屏幕破口大罵道:“他媽的!有我在你們還爭什麼指揮權?我這個老大是假的嗎?你們這幫白癡!敵人已經打通了安全通道,立刻就會利用空間跳躍出現在我們面前,居然還有心情在這里爭指揮權?所有雷達員聽令,對敵方空間跳躍可能出現的位置進行計算!” 唐龍說道這對呆呆看著自己的吉娜喊道:“副官,把檢測出來的通道圖像數據,敵方發射鐳射光時所在的位置數據,傳給所有戰艦。”吉娜一震,忙應了聲是,就開始執行任務。而埃爾華已經開始計算敵方跳躍出現的方位了。 唐龍說完又對著屏幕惡狠狠的喊道:“趕快給我進行計算,計算結果第一時間上報給我,想死的家伙就給我磨蹭看看!”說著一揮手屏幕上的那些艦長圖像就消失了,換上了那幅通道圖的影像。 負責管理電腦,剛好完成任務的吉娜,看到這一幕不由呆了呆。自己沒去按更換屏幕的按鈕啊,也沒看見長官去按指揮台的按鈕,怎麼回事呢?電腦千萬不要在這個時候出故障啊。想到這,冷汗直冒的吉娜立刻檢測起電腦系統來,當然她是白費勁了。 那些艦長當然知道唐龍這個沒有實權的老大,不過他們在不服其他人擔任指揮官的情況下,也就默認了唐龍指揮權。這是人的天性,在群龍無首不知道目標,更互相爭吵著應該往那邊走,大家都不服對方的時候。一個大家都認識,而且知道他強悍事跡的人走出來說我帶你們走。這樣一來,不管大家情不情願,下意識都會跟著走的。 而他們會認同唐龍指揮權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因為唐龍說敵人就要出現的事。他們當然清楚安全通道代表敵人可以在通道范圍內進行空間跳躍。想到敵人就要出現,雖然不知道他們有多強大,但這些沒有經曆過戰爭的人總是會害怕的。 所以他們根本沒有時間去在乎自己能不能當指揮官了,他們現在正焦急的讓雷達員依靠接到的數據計算敵人出現的跳躍點。雖然不知道算出來了有什麼用,但不知道做什麼才好的自己,總算有了一個讓自己穩定焦慮心情的工作。 唐龍皺著眉頭焦慮的看著埃爾華拼命敲動的手指,他忍不住向陳怡問道:“還沒有一艘戰艦傳來計算結果嗎?” 陳怡搖搖頭沒有說話,而劉思浩出聲說道:“長官,這樣計算跳躍位置的工作,就是整支艦隊也需要計算好長一段時間,而我們人少,再加上這種電腦系統不是很先進的自走炮艦,計算的時間將要花費更多。” 唐龍張嘴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唐龍的耳中突然傳來嘻嘻兩聲嬌笑,接著就聽到埃爾華跳起來歡呼道:“算出來啦!”在劉思浩不敢相信吃驚的望著埃爾華的時候,陳怡也欣喜的站起來喊道:“長官,各戰艦也傳來信息,位置算出來了。” 唐龍立刻明白到怎麼回事,他喉嚨抖動了一下,耳中就傳來星零的笑聲:“不用謝啦,快點想想你得到他們出現的位置後要怎麼做吧。” 唐龍微微一點頭,向陳怡說道:“接通所有戰艦通訊,副官,電腦交由我操作。”“是!”兩個女子行禮後忙處理自己的任務。 唐龍在指揮台的電腦上按動起來,屏幕上出現了計算出的敵人跳躍出現地點。看到這個地點在距離自己300縱的距離處,而且每隔幾公里就出現一個跳躍點。這里的一縱等于一百萬公里,在宇宙戰中,縱是用來計算有效射擊距離的。 隨著唐龍的操控,屏幕上的跳躍點變成了亮點顯示。完畢後,電腦自動標示出來的數據,顯示300縱外居然有兩千個跳躍點! “居然是兩千艘的部隊!”所有看到這些的官兵們都倒吸了一口冷氣。敵人的數量比自己多了一倍,而且這很有可能是前鋒部隊。可是就算出現的數目是200,官兵們都高興不起來,因為他們非常清楚帝國軍是不會有自走炮艦這種炮灰戰艦的。就算對方這兩千艘是敵人最低級的戰艦,那實力也比自己強了數十倍啊。官兵們原本想建立戰功的希望開始破滅了,要不是上將下令臨陣逃脫者,誰都可以擊斃,自己早就跑了! 劉思浩擔憂的對唐龍說道:“長官,敵方的實力太強了,我們……”唐龍回頭對劉思浩笑道:“不用擔心,這兩千艘敵艦,我們還能抵擋一陣,如果好運的話,我們可以等到骸可艦隊到達。” 劉思浩一呆,長官居然說不用擔心,能夠抵擋一陣?不會是腦袋燒壞了吧?敵方可是兩千艘正規戰艦,而不是這種炮灰自走炮艦啊。劉思浩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的時候,那個李力軍傻傻的問道:“長官,如果不好運的話怎麼辦呢?” 唐龍撇撇嘴瞟了李力軍一眼說道:“這都想不到?不好運的話就投降啰。”聽到這話大家都張著嘴巴愣住了,而陳怡呆了一下才馬上反應過來的關掉連接其他戰艦的通訊。她臉色有點青白的看著唐龍,這些話在自己艦內說說就算了,自己這些部下怎麼也不會出去亂說。但是現在一千多艘戰艦,一萬多人都聽到了,難保里面不會有誰去報告軍事法庭。戰前說降,可以算是叛國罪埃 陳怡的動作雖然快,但是其他戰艦的人都聽到唐龍的話了。他們全都心中一動,逃走將被處死,而戰則是絕對戰死,那麼投降將是一個不錯的決定哦。可是聽說銀鷹帝國還有奴隸制,自己這些降兵不會被貶為奴隸吧? 唐龍發現通訊器被關掉了,不滿的打開,而此時李力軍則把眾官兵擔憂的那個問題問了出來。 唐龍聽到李力軍的問話後,不由笑道:“投降後會不會被貶為奴隸?嗬嗬,放心啦,帝國為了表示風度,不但不會把降兵變為奴隸,反而會好好招待他們,讓他們享受高級待遇的。因為他們要用來宣傳,爭取招到更多的降兵嘛。看看我們聯邦的紀錄片就知道啦,那時抓到的俘虜待遇多麼好啊。” 聽到唐龍這話,所有的人都把心神松了下來。聯邦那些公布的戰爭紀錄片,自己小孩子的時候就看過了,當時看到那些俘虜的待遇比聯邦公民還好,自己還不忿氣呢。現在這些聯邦軍人都不再擔心什麼了,甚至有些家伙開始考慮敵人來了自己要怎麼去投降。 可是唐龍突然大喝一聲震醒了大家:“聽好!不要以為敵人一來立刻投降,敵人就會接受。就算他們接受了,也會把你們當成普通士兵關起來!所以我們要好好嚇唬一下他們,讓他們以為我們非常傑出,這樣才會把我們當成特別士兵來招待!” 那些官兵聽到這話不由自主地點點頭,對呀,要是自己就這樣投降了,敵人還以為自己詐降呢。而且唐龍也沒說要攻擊敵方,只是說嚇唬一下開開玩笑嘛,敵人應該不會惱羞成怒的。 唐龍不等他們發信來詢問怎麼嚇唬,就徑自站起來指著顯示敵艦出現的跳躍點命令道:“所有戰艦聽令,每艘戰艦負責兩個跳躍點,依照跳躍點進行魚雷坐標設定,每個跳躍點設定兩枚不同型號的魚雷。准備完畢後報告旗艦,聽我的命令進行發射。”說完這些,唐龍的冷臉立刻變成了樂呵呵的笑臉:“呵呵,放心,對方最差的驅逐艦也能承受兩枚魚雷的攻擊。” 大家當然了解兩枚魚雷對驅逐艦的傷害度有多高,因此也認為唐龍說的這是嚇唬一下敵人的玩笑。如果不是這樣,那麼就應該集合全部魚雷攻擊幾個跳躍點,這樣才有可能擊毀敵艦呢。所以大家都很輕松的開始對魚雷設置坐標,現在就等嚇唬敵人,然後舉手投降。 唐龍戰艦上的人沒有其他人那樣輕松的心情,因為他們看到唐龍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露出了讓他們感覺到邪惡的笑容。雖然感覺不妥,但是又說不出哪個地方不妥。他們知道就算驅逐艦停在那里,關閉防護罩,兩枚魚雷才有可能擊毀他。可是進行跳躍的時候,防護罩會自動打開啊,再說現在是戰斗階段,敵人也不會跳躍完成後就把防護罩關閉的。但是為什麼長官笑得這麼邪惡呢?就好像在笑容下隱藏了某種陰謀。 “喂,剛剛晉升為中士的劉思浩中士,你還呆呆的干什麼?還不快去設定魚雷坐標?”唐龍笑嘻嘻的眯著眼睛看著劉思浩。劉思浩看到唐龍的樣子不可思議的打個寒顫,忙行禮跑回自己的崗位。 唐龍沒有理會耳中星零連續不斷詢問他想干什麼的話,反而保持那幅笑容,看著陳怡說道:“呵呵,陳怡上等兵,能夠聯絡國內嗎?” 陳怡忙搖搖頭說道:“報告長官,國內的線路好像被截斷了,不能聯絡。” “嗯?被截斷?”唐龍那幅裝出來的臉孔立刻消失,換上了吃驚的神態。要是激烈的戰斗中,信號被切斷還說得過去,但是剛才那個上將和中校還和自己通訊了,而且敵人也還沒有到來,不可能說信號被敵人控制了。那麼結果只有一個…… 唐龍想到這心頭的寒意越來越濃了,這時他才抖動喉嚨向星零詢問道:“大姐,你知道為什麼不能連接國內嗎?會不會是……” 星零先是冷哼一聲,她還為剛才唐龍不離自己而不滿呢。不過她哼完後,還是告訴唐龍自己剛剛知道的事情:“沒錯啦,跟你想的一樣。是國內切斷跟你們的聯絡的,剛才軍事會議已經決定把戰場放在骸可星,你們被當成迷惑敵人的棄卒了。” “……”唐龍呆住了,照這個意思就是說原本會趕來支援的骸可艦隊也不會來了。唐龍氣憤的跳腳張口大罵道:“媽的,居然來陰的,不敢說實話是怕我們臨陣逃脫,打亂部署嗎?”唐龍的表情讓大家都呆呆的看著他,不知道這個長官又發什麼神經。不過已經設定完坐標的劉思浩,聽到唐龍的話,身軀一震,眼中露出了無奈絕望的神色,看來他了解到唐龍話里的意思了。 原本破口大罵的唐龍突然拍拍腦袋歎氣自語道:“唉,為了勝利放棄一些人,這也是沒辦法的事啊,不能全怪他們。” 但是星零聽到這話,告訴了唐龍一個震驚的消息:“唐龍,我一直覺得很奇怪,就是聯邦怎麼會制造這種一炮死的自走炮艦呢?就算價廉物美這種東西對聯邦戰力也根本沒有任何提升的作用呀,于是我就好奇的去查探了一下。由于我們距離中央太遠了,直到信號被切斷前才獲得消息。那就是,這種炮艦只生產了1萬艘就停產了,而且聯邦是用每艘2億的價格購買的,也就是說用購買a級巡邏艇的價格來購買這種自走炮艦。” 大家看到唐龍突然停止罵人,震驚的張著嘴巴,瞪著眼睛,呆呆的看著艙壁。大家雖然不知道唐龍為什麼這個樣子,但以前唐龍時常表現出各種奇特的舉止,所以大家也沒往心里去。留意唐龍的可能就只有劉思浩一個人了。 “用巡邏艇的價格購買這種自走炮……政府怎麼會干這麼虧的買賣?”唐龍艱難的抖動著喉嚨。 星零用不屑的語氣說道:“虧的是國家,這是典型的官商勾結,這種自走炮艦的成本只要2000萬,制造商和負責的官員可攢死了。” 雖然唐龍以前就聽說過這些黑幕,但沒有想到自己居然呆在黑幕產品里。唐龍現在沒有時間憤怒了,他關心的是這艘戰艦的情況,所以他忙問道:“大姐,這艘戰艦不會是不良產品吧?我聽說這種情況下制造的產品都是粗制濫造的,我可不想死在自己人手中啊!” 星零笑道:“放心,你這艘戰艦還是合格產品,可能無良商人掙得太多了,不好意思連2000萬的成本都去克扣的原因。”唐龍聽到這話不由松了口氣,他忘了追問其他的戰艦是不是也同樣合格。不過就算問,星零也回答不了。她檢查唐龍這艘戰艦,發現沒有問題後,就沒有浪費時間去檢查其余的戰艦了。 這時一直監控著雷達的埃爾華向唐龍喊道:“長官,跳躍點出現能量波動,敵艦快出現了。” 唐龍馬上恢複冰冷的臉孔,按動按鈕面向屏幕說道:“所有戰艦魚雷手准備!”劉思浩聽到這,也忙收起心神,飛快的確定了一下魚雷設定的坐標後,就端坐在那里等待唐龍的發射命令。 此時星零不滿的說道:“哼,我對你是有問必答,而你是怎麼對待我的?從剛才我問你搞這些魚雷要干什麼,你就沒有回答我。” 唐龍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他抖動喉嚨說道:“呵呵,大姐,一些事說出來就沒有味道了。像看電影時被提前告知內容,那部電影就看不下去了,你就慢慢欣賞吧。”星零聽到這話也就撇撇嘴不吭聲了,雖然她可以利用電腦計算出唐龍這麼干的結果,但就如唐龍說的,這樣一來事情就失去了那份期待的感覺。 唐龍看到自己這艘戰艦魚雷的目標,那被擴大在屏幕上的一片漆黑宇宙空間,開始慢慢的出現了扭動的怪異景象。忙把手舉起高聲喊道:“每個坐標一枚指向性炸裂魚雷,設定魚雷到達預定坐標後立刻自爆,魚雷射速設定為5。預備……” 唐龍這話傳遍所有的戰艦,戰艦的兩名魚雷手,馬上選擇魚雷,並進行設定。由于早就把四枚魚雷的坐標都設置好了,所以只是按動幾個按鈕,就完成了工作。自走炮艦上的魚雷,分為兩種。一種是指向性炸裂魚雷,一種是穿透性爆裂魚雷,每一種各裝備了兩枚。 指向性炸裂魚雷是使用在敵艦內部爆炸或者是在指定地點爆炸,從而產生烈焰燒死或燒毀敵艦內部船員和電子儀器。當然,對密封的戰艦來講,它的威力很低。所以要想達到預想的效果,就得穿透性爆裂魚雷的幫忙了。因為穿透性魚雷是專門用來穿透敵艦堅硬身體的魚雷,只要讓它擊中絕對可以把艦身炸開一個大洞。也就是說一般在戰斗中,是先使用穿透性魚雷炸開艦身,然後才使用指向性魚雷去破壞戰艦內部。非常明白這個道理的聯邦軍人,當然更是認為這是和敵人開玩笑的。 看著電腦的副官吉娜向唐龍點點頭,表示所有戰艦都准備完畢了。唐龍看到這個後,向埃爾華問道:“敵艦還有多久才完成跳躍?” 埃爾華看了一下雷達緊張地說道:“還有20秒。” 唐龍聽到這話,手在空中停了幾秒,然後才猛地揮下喊道:“發射!” 隨著唐龍命令下達,每艘戰艦都在同一時間射出了兩枚快速運轉的魚雷,這兩千多枚魚雷全力飛向敵人還沒有出現的空間。 魚雷手的手才剛離開發射按鈕沒有幾秒鍾,唐龍的第二個命令就來了:“每個坐標一枚穿透性爆裂魚雷,魚雷射速為3。預備……” 魚雷手聽到這命令,非常輕松的按動一個按鈕,就向旗艦發出准備好的信號。因為現在只剩下兩枚穿透性魚雷,也沒有特別說明在哪里爆炸,只是選擇射速而已,比剛才的命令簡單多了。 隨著唐龍發射的命令,這兩千多枚魚雷追著自己的兄弟而去,當然由于他們射速比較慢,所以被先出去的兄弟遠遠的拋離在後面。 唐龍看到魚雷全部發射了,再次命令道:“所有戰艦聽令,開始充填主炮能源,射擊坐標為s34x234z12y45!”那些原本沒事干的主炮手,聽到這話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就興奮的執行命令。由于一早知道自己要投降,所以他們都很輕松,沒有什麼心理負擔。再加上他們還沒有真正的使用過主炮射擊,所以滿是興趣的開始充填主炮能量並設定坐標,准備放好這可能是自己軍旅生涯中唯一的一炮。 各艦的艦長雖然不知道充填主炮干什麼,但也沒有多想,反正現在自己沒什麼事干,靜靜等待投降就行了。再說自己也不知道這個坐標在哪里,說出來不是讓部下認為自己無能? 此時兩千多枚指向性炸裂魚雷已經到達坐標位置,開始執行設定的自爆程序。戰艦里面聽不到聲音,只能看到屏幕上出現了數千朵鮮豔的花朵。看到這一幕的聯邦官兵們不由吹口哨高興的呼叫著,但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他們呆住了。 從屏幕上可以看到在烈火中,有著數千艘戰艦的身形,這些戰艦在魚雷爆炸的同時剛好跳了出來。這些戰艦沒有想象中完好無損立刻集隊前進的樣子和動作,反而是停在那里任由烈火包圍他們,更是奇怪的是,這些戰艦的艦身居然保持著跳躍剛完成時所產生的扭曲現象。 可以看出這些戰艦被空間扭曲了,還沒有恢複過來。但這不可能呀,這個問題很久很久以前就解決了啊。是帝國的軍艦特別爛,還是因為那些烈火的緣故? 在聯邦官兵們為這個奇怪的景象而發呆的時候,第二輪的穿透性魚雷終于趕上了兄弟。他們沒有被設定什麼自爆的程序,所以就鑽進了擋在自己面前的戰艦體內。而他們出廠就被設定的,在突破裝甲後立刻爆炸的程序開始啟動。于是那些鮮豔的花朵變得更為鮮豔更為巨大了。 一些聰明的艦長們已經明白唐龍想干什麼了,連忙張開嘴想大喊。不過他們還是慢了一步,因為唐龍的命令在穿透性魚雷鑽進敵艦的體內時就傳到了每個人的耳中:“主炮發射!” 動作快的艦長才剛喊出不要兩個字,而動作慢的則呆呆的張著嘴巴。帶著全息頭盔的主炮手在聽到發射的命令時,就條件反射的按下了發射按鈕。于是,一千多道巨大的能量,光速般的射向既定的坐標。 看到這一幕,大家都知道這個坐標是那里了。這一千多門主炮發出的能量,全部集中在敵艦群的中央地帶。這些能量,雖然是分散射出的,但是由于目的地是同一地點,所以在接近的時候就已經凝結成一股巨大的能量。 這股能量到達目的地後,身處自走炮艦內的聯邦軍人只看到屏幕突然變得異常光亮,眼睛斗睜不開來。不過幸好電腦會自動減弱進光亮度,不然大家的眼睛都得瞎掉。 光芒很快消失了,聯邦軍人看到屏幕顯示的情形都只能用目瞪口呆來形容。在那個跳躍點,剛剛跳躍出來還沒有發揮力量的兩千艘敵艦,已經沒有一艘能夠稱為戰艦的物體了。原本毫無異物,被打掃得非常清潔的安全通道,已經重新漂浮著無數的戰艦殘骸,可說通道口被堵上了。

上篇:第二十二章     下篇:第二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