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六章

在唐龍艦往聯邦境內飛去的時候,凱斯特和達倫斯所率領的艦隊終于來到了那些靜靜呆立著的自走炮艦面前。雖說自己投降了,但看到那密密麻麻的艦隊群,自走跑艦上的人員仍不可控制的感覺到恐怖。 他們很想盡快獲得帝國軍那兩個長官對自己的處置,免得自己的神經會承受不起這樣的氣氛。不過帝國軍沒有發來任何的信息,因為兩位最高司令官正在保密狀態下進行通訊。 “達倫斯,沒想到聯邦軍一個小小的中尉麾下居然擁有這麼多傑出的部下呢。”凱斯特對呈現在自己跟前的達倫斯的立體影像感歎道。 “哦?怎麼傑出呢?”達倫斯看著自己的伙伴笑道。 “嗨,這都還不了解嗎?你難道沒看到剛才那艘戰艦表現出來無與倫比的駕駛技術嗎?能夠把戰艦駕駛得如戰斗機一樣的靈活,這說明那個駕駛員絕對是個優秀分子,我真的好想擁有這樣的戰艦駕駛員啊,要是他投降的話,我一定把旗艦交給他指揮。啊,那戰艦如手指般靈活的動作,簡直就是藝術啊。”凱斯特雙手合攏,眯著眼睛歎道。 達倫斯笑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這我知道,還有呢?” 凱斯特聽到這話瞪了達倫斯一眼,他不滿的嚷道:“明明你自己都知道還要來問我,還有那艘戰艦上的雷達員啊,據那些俘虜彙報,第一個發現冷鐳射光,和第一個檢測到我們先鋒部隊跳躍點的就是那艘戰艦上的雷達員啊。看後面就知道了,如果沒有雷達員那完美的探測四周環境,那個優秀的駕駛員能夠表現出如此優秀的技術嗎?嗚,又是一個猶如鑽石般的軍人啊,好想擁有他們……該死的唐龍。為什麼你不肯投降呢?要不是你,我就可以擁有兩個優秀的部下了!”說到這原本一臉陶醉的凱斯特變成了瞪著眼咬牙切齒的表情。 達倫斯看到凱斯特的表情不由笑道:“看你的樣子,恐怕你最想獲得的是那個唐龍少尉……哦,是唐龍中尉吧?” 凱斯特馬上收起了原來那幅憎恨的表情,露出迷人的笑容說道:“不愧是我的老友,一下子就看出來了。對,我最想獲得的人就是那個唐龍中尉,能夠駕役如此優秀部下的長官,絕對是精英中的精英。只要他肯投靠我,我立馬讓他當個上校指揮1000艘艦隊!”凱斯特說到這,突然面露狐疑地問道:“對了,為什麼我們不去追唐龍呢?派出高速潛艇的話,可以很輕易逮到他的。” 達倫斯搖搖頭笑道:“我們主要的任務不是去抓唐龍,就算他看出我們這些禁衛軍來這里是有任務的,但我想他沒有可能知道是什麼任務,因為就是執行任務的我們也是搞不懂這個任務有什麼意義。所以他走了就走了吧,反正依照聯邦那種比我們帝國還官僚的官僚制度,他回去肯定不會被當成英雄來對待的。” 凱斯特笑道:“比帝國官僚還官僚的制度?嗬嗬,唐龍有難了,他肯定會後悔沒有在這個時候投降。是了,你那邊還沒有報告嗎?我剛才就罵娘了,居然這麼點小事都要搞這麼久,唉,要是那個雷達員投降了該多好啊。”凱斯特說到這又露出了思念的神色。 達倫斯無奈的搖搖頭正要說什麼的時候,兩人副官的聲音同時傳了進來:“長官,已經找到了。”聽到這話,兩個少將都是眉頭一跳,兩人互相點點頭關掉了立體圖像。 達倫斯來到指揮塔坐在自己的指揮椅上,看到了屏幕上顯示著那幾百艘投降的自走炮艦的圖像,而在這近八百艘當中,只有一艘被擴大到主屏幕上。達倫斯的副官看到長官來了,馬上走快兩步說道:“長官,根據您的命令,我們發現就只有這艘戰艦發出了和您要求一樣的波段。” 達倫斯點點頭說道:“接通和那艘戰艦的聯絡,讓他朝我方靠攏。同時命令其他戰艦消去防護罩,准備迎接我方受降人員登艦。”副官響亮的應了聲是,馬上去執行了。 達倫斯下完這個命令後,按動了指揮椅上的一個按鈕,面前虛擬出一幅屏幕,正是凱斯特的影像。凱斯特看到達倫斯馬上問道:“准備好了嗎?”達倫斯點點頭說道:“由你下令吧。” “哈哈,好!”凱斯特興奮的應道,接著飛快的按動椅子的幾個按鈕,把一早就存儲起來的命令發送到所有的帝國艦上。 聽從命令關掉防護罩的自走炮艦上投降的聯邦官兵們,看到己方一艘戰艦接受命令往帝國艦群靠攏,雖然有點奇怪,但想到對方可能要進行審問,也就沒有怎麼放在心中,只是想著自己什麼時候會被審問呢。他們正胡思亂想的時候,突然雷達員驚慌的喊道:“怎麼回事?!” 聽到雷達員的話,大家的目光立刻往屏幕上看去,一看,所有的人都呆住了,因為他們看到所有的帝國軍艦的主副炮口,都散發出光亮,那是准備發射激光才有的狀況,而且這些炮口全都瞄准了自己這里! 艦長們先是一愣,但接著是立刻青著臉大喊道:“啟動防護罩!”他們現在才想起唐龍說的這伙帝國禁衛軍是不會接受自己投降的話,可惜已經沒有時間讓他們後悔了。駕駛員一聽到長官的命令就立刻手忙腳亂的啟動防護罩,但實在太遲了。無數的鐳射光隨著凱斯特的命令,已經先一步撲射過來,毫無困難的鑽進了自走炮艦的艦體內。 達倫斯沒空欣賞眼前數百朵的燦爛焰火,只下了道:“全軍休整。”的命令,不等呆呆發愣的副官回應,就轉身離開了指揮塔。而另外一艘旗艦上的凱斯特也下達了和達倫斯一樣的命令,同樣也離開了自己的崗位。不一會兒兩艘小型的運輸艦分別從兩只艦隊的旗艦飛出,迎向了唯一剩存的自走炮艦。 “報告長官,通道已經接通,真空已經解除。”運輸艦的導航員向一直沉默不語的達倫斯說道。他很奇怪,雖然自己常常搭載長官來回旗艦和戰艦、星球之間,但這次則顯得非常奇怪,因為這次長官居然沒有帶一個警衛,而且這次還是獨身進入剛投降過來的敵艦上。 他肯定長官去那艘敵艦上有什麼秘密,特別是在看到凱斯特少將的運輸間也來了後,這個想法更為肯定了。不過在好意提醒長官注意安全,被長官用搖頭來回應後,就知趣不在多話。因為他知道不要去管和自己無關的事,是長命的法則。 達倫斯起身,來到通道口,隨著門的打開和關上,他就來到了這艘自走炮艦上。達倫斯來到戰艦內部,看到了自己有生以來見過最小的船艙。雖然早就發現這個戰艦內的十幾個人員靜靜的坐在位置上沒有動靜,但也沒有出聲詢問,只是等待著自己伙伴的來臨。因為他知道這種帝國兩種最大勢力合作進行的事,兩種勢力的人都要在場才行。 不一會兒,凱斯特也從通道口來到了達倫斯身旁,他現在臉上那慣有的笑容早就不見了,他也看到了艙內的情況,只是和達倫斯互相望了一眼,就和達倫斯一樣靜靜地站在那里。 這時,那張背對著他們的艦長椅開始緩慢的移動過來,一個模樣普通,眼神呆滯,掛著少尉軍銜的男人,好像雕像一般的端坐在椅子上。達倫斯和凱斯特都沒有出聲,只是靜靜的打量著這個男人,這個男人給他們的感覺只有普通兩個字,是一個隨處可見毫無特征的人。 “是凱斯特和達倫斯兩位少將嗎?”那個男人的臉孔和眼神依然保持著那幅雕像般的表情,但是微微張開的口卻發出讓人聽得很別扭的聲音,那聲音就好像是電腦合成的。 凱斯特和達倫斯用眼角的余光互相看了一下對方,同時立正啪的行了一禮,朗聲說道:“銀鷹帝國萬歲!” 那個男人對他們答非所問的回答沒有什麼反應,只是仍舊端坐在那里,用好像電腦合成的聲音繼續說道:“羅特和伊斯,他們兩人過得還好吧?” 已經放下手的兩個少將,再一次敬禮說道:“抱歉閣下,我不認識他們!”他們回答問後緊張的看著這個自己上司要求必須恭敬對待的男人,暗號已經對上了,現在應該可以進行正事了吧? 那個男人靜了好一會兒才唰的一聲站起來,兩個少將強行忍住去按腰間手槍的動作,他們被嚇了一跳,畢竟這里是敵艦啊。 只見那個男人,雙手抓住自己的衣服,猛地一拉,耐磨的軍服居然就這樣被撕開了。看到那個男人的身體,兩個少將都忍不住地瞪大眼睛,張開嘴巴。因為眼前這個男人除了頭部和手掌有著人類的肉體外,其他全身上下都是金屬制造的骨架,是個機器人! 這個機器人,伸一只手扳住自己的金屬胸骨塊,猛地一拉,叭啦一聲,隨著火花,金屬胸骨塊被板了下來,這個機器人隨手把那塊金屬一扔,發出了喀啷的聲音。 達倫斯注意到那些船員依然毫無反應的坐在位置上,甚至連回頭看一下的動作都沒有。看來這一艘戰艦的人員全都是機器人呢。 那個機器人,把手伸進黑乎乎的胸口,掏出了一張手掌大的光盤,他把那光盤拋給了達倫斯後,就坐回指揮椅上,椅子也在他坐上去後開始慢慢的回轉回原來的位置。 達倫斯把光盤塞入軍服,向凱斯特點點頭,兩人向那個椅子的方向行了一禮,就悄然無聲的離開了。在通道口上達倫斯對凱斯特說道:“我搭你的運輸艦。”凱斯特知道達倫斯意思是說他不回旗艦了,知道這是為了避免嫌疑,因為那張不知道什麼內容的光碟在他的懷里啊。所以凱斯特點點頭同意了,因為如果那張光碟在自己身上,自己也是會去達倫斯的旗艦上的。 再小心的把光碟放入凱斯特指揮官室的一個密碼箱內,兩人分別在兩個鎖扣輸入不同的密碼。鎖好後,凱斯特才看著這個黑黝黝的箱子松了口氣,也才有心情走去酒櫃倒酒。 和達倫斯碰杯一飲而盡後,凱斯特沉默這麼長時間來第一次出聲問道:“我說哥們,那個羅特和伊斯是誰啊?怎麼會搞來當暗號呢?” 達倫斯膩意的坐在寬大的沙發上,眼神盯著手中把玩著的酒杯淡淡地說道:“羅特是羅伯斯特的昵稱,伊斯是伊蘭特斯的昵稱。” 凱斯特原本還點點頭聽著,聽到後面突然猛地瞪大眼睛喊道:“公爵和伯爵的昵稱?這是帝國a級機密啊!你怎麼知道的?” “笨,你長耳朵干什麼的?我真的懷疑你是不是公爵的心腹,這機密是對那些平民和下屬來說的,身份低下的人知道大人的昵稱可是一件讓大人難堪的事哦。看你的死樣子,難道平時你從沒有聽過比大人高輩的貴族稱呼他們嗎?再說只是a級機密,隨便耍點手段就能夠弄到的。”達倫斯眯著眼睛笑道。 凱斯特撇撇嘴說道:“耍點手段?哼,你還不是從伯爵千金口里得到的消息。對了,達倫斯,做兄弟的我提醒你,皇子們為了拉攏伯爵代表的軍部,紛紛對伯爵唯一的千金下手了,你就不要在里面瞎攪和。”說到這,凱斯特已經正色的看著達倫斯。 達倫斯笑了笑,輕輕的品了一口酒才說道:“放心,我只是由于伯爵大人的命令才勉為其難應付一下伯爵千金的。倒是你那邊比較危險。” “危險?”凱斯特隨口問道,徑自拿了一瓶酒來到達倫斯身旁坐下,替雙方倒滿了一杯酒。 達倫斯盯著凱斯特看了一下,笑道:“別裝作不知道,公爵那邊晚上鬧刺客已經習以為常了吧?” 凱斯特苦笑一下搖搖頭說道:“唉,誰叫公爵沒有子祠呢,如果公爵出了什麼事,公爵的領地和朝廷的勢力都會被那些皇子們瓜分掉。” 達倫斯向凱斯特舉起酒杯帶著一絲微笑說道:“他們喜歡做夢就讓他們做吧,總有一天他們會發覺自己只是舞台上的一個被人扯著線的木偶而已。” 凱斯特一愣,但是看到那個黑色的密碼箱,不由笑道:“木偶?我倒覺得他們小丑呢!當然,他們很快就會發覺自己是被人扯線的木偶,來,為我們的木偶小丑們干杯!”說著就和達倫斯碰杯。 兩人才剛喝完杯中的酒,凱斯特副官的虛擬頭像就出現在凱斯特的辦公桌前,這個副官焦急地喊道:“長官,那艘投降的聯邦戰艦,突然徹底爆炸,除了殘骸外沒有發現任何生命反應!” 凱斯特和達倫斯都是一愣,但是很快明白過什麼來,互相點了點頭。凱斯特走到辦公桌前說道:“知道了,可能他們不干願成為帝國俘虜才自爆的。好了,快組織艦隊回到帝都吧。” 原本呆呆的那個副官聽到這話更是一愣:“帝都?” 凱斯特點點頭說道:“是的,帝都,我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副官聽清楚後這才狂喜的行禮遵命,他現在也忘了去思索已經投降的人怎麼現在才來自殺呢? 凱斯特回過頭來向達倫斯笑道:“聽到這個消息,士兵們肯定比打了勝仗還高興。” 達倫斯點頭笑道:“那自然是,因為我們已經離開家人好幾個月了。”說到這,達倫斯臉色一正地說道:“我想那個我們上司效忠的對象在聯邦中應該是極有身份的人,不然不能把極難獲得的機器人派上戰艦,你說這位上位者有什麼計劃呢?難道你不覺得讓我們動用龐大軍力和費用,來這里就是為了消滅一支自走炮艦艦隊和接回這個東西?用特務接送這個的話,應該更為快捷和安全吧?”達倫斯指了指那個黑色密碼箱。 凱斯特也露出沉思的表情望著那個密碼箱,良久,他笑著搖搖頭說道:“管他那麼多呢,反正我們這些身為部下的人只要聽令行事就行了。”說著就拿起酒瓶倒酒。 達倫斯接過酒杯,望著那鮮紅的顏色,只有苦笑的搖搖頭,凱斯特說得對,下位者實在是很難明了上位者的意圖啊。 此時聯邦軍統帥部,元帥臨時休息的房間。雖說這樣的房間是為了熬夜工作的官員准備的,但由于元帥時常在這里過夜,這個房間就固定成元帥的臥室。由于這種房子只是一間套房,所以衛兵都是守在門口的。 這個房間一片昏暗和甯靜,調動了一天聯邦各地戰艦的元帥,此刻正沉沉的躺在床上休息,除了他微微發出呼呼的呼吸聲外,就什麼也沒有了。 突然,奧姆斯特元帥猛地坐起身來,他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出攝人的光芒,根本沒有一個從睡夢中清醒過來的人應有的那種朦朧眼神。他沒有去拉燈,反而把一直帶在手腕上的那個夜光表,伸到面前。 看到手表發出一閃一閃微弱的紅色光點,不由低聲自語道:“紅色,這麼說序幕已經完成了。”說到這,他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在黑暗中顯得是那麼的陰森。 這時,床頭的電話bbb的響了起來,奧姆斯特好像知道會有這麼個電話似的,先按掉手表的紅色光點,然後脫下來,放在一旁,接著才打開電燈,接聽電話。 屏幕上一個掛著少校軍銜的年輕軍官,看到奧姆斯特,立刻行禮說道:“抱歉元帥閣下,打擾您的休眠。” 奧姆斯特擺擺手平淡地說道:“沒關系,是不是敵情出現變動。” “是的,敵方兩個艦隊在消滅了我方自走炮艦隊後,開始往帝國方面退離!”少校簡練的說。 “退離?”奧姆斯特讓自己的臉上露出一絲驚訝的表情,然後點點頭說道:“我馬上就來。”說著就關掉了電話。 他默默的換好元帥服,正要離開的時候,停下腳步,拿起那塊手表帶在手腕上,同時低聲自語的笑道:“差點忘了,這手表我才帶了一個月,要壞也沒有這麼早壞啊。”說著整整衣服,高聲喊了一聲衛兵,就踏著穩定的步伐離開了房間。 統帥部寬大的指揮室內,當奧姆斯特走進來的時候,里面已經坐滿了將軍們。他們跟奧姆斯特一樣,都在這里的房間過夜,沒辦法,現在是戰時戒備,剛從各地趕來嘛。奧姆斯特看到房間內沒有一個文官,不由含笑點了點頭,在這軍隊的最高指揮部,文官是不可能出現的。這個感覺讓他很舒服。 奧姆斯特掃了一眼看到自己進來就已經站起來行注目禮的將軍們,他知道這些人以前是自己的部下,是自己的同僚,是自己的上司。在自己數十年的爬滾,這些人有的成為了自己的心腹,有的成為了自己的仇敵,但不管怎麼樣,自己終于成為了軍隊中最高軍銜的人。在和平年代要想站在這個位置上,那是要經過多少的陰謀詭計打壓巴結啊。奧姆斯特在這一瞬間不由感覺到自己真的是老了。 奧姆斯特來到會議桌的首位坐下後,擺擺手說道:“坐下,開始軍議吧。”說著眼睛看了一下坐在自己左手邊首位的中年大將。奧姆斯特非常清楚這個名叫坎穆奇的上將,因為他是最早跟著自己從低層爬起,也是在自己的提拔下,他才能當上聯邦四位大將中的一員。 坎穆奇早就看到了自己這個老上司的目光,不過他還是先跟著大家坐下後才站起來說道:“元帥閣下,根據最新的情報,帝國軍的兩個加強艦隊在死亡地帶,消滅我方正在那訓練的自走炮艦後,只做了短暫的停留,就開始往帝國方向移動,現在已經脫離死亡地帶了。”說著按動他桌上的按鈕,一幅寬大的星系圖馬上浮現在空中。 大家先是看到代表敵軍的藍色艦隊在緩慢的移動,那原本聚集在死亡地帶某處,用紅色來代表的自走炮艦群,突然消失了九成,紅色的地方也只剩下一點點了。 坎穆奇看到很多人都露出不解的目光,想到這件事的經過還沒有幾個人清楚,忙向大家解釋道:“敵人在開戰前就使用了開辟安全通道的冷鐳射光,而我方的自走炮艦群剛好在這些冷鐳射光的射程內,在來不及反應的情況下就損失了九成兵力。” 聽到這話,大家都歎了一息,這自走炮艦還真是倒黴,居然這樣都被射中了,看來那些新兵是毫無痛覺死去的吧。他們當然知道自走炮艦是種什麼戰艦,也知道這是總統逼令元帥拿出預算開發建造的,當然也知道總統從中撈了不少的好處。這種常見的事情誰會想不到呢?只不過他們不知道總統撈到好處的具體數目而已。 這時,屏幕上那些藍色的板塊分出兩小塊,朝前移動。坎穆奇繼續解釋道:“敵方派出了兩千艘戰艦作為前鋒部隊,他們在安全通道開始了空間跳躍,而我方只有一千來艘自走炮艦。”大家看到那小得可憐的紅色板塊,不由再次歎了一息,他們知道自走炮艦完蛋了。 不過接下來的情況讓他們愣住了,因為原本非常散亂的紅色板塊居然開始聚集,接著那些擔任先頭部隊的藍色板塊剛出現就消失了。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著自己,坎穆奇苦笑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們散布在那里的監視器只能感應,不能攝影,所以只知道這些自走炮艦每艘發射了四枚魚雷和一發主炮,那些帝國軍艦就消失了,具體情況實在是不清楚。” “不是吧?一千艘炮灰級的自走炮艦,居然能夠用4千枚魚雷外加一千門主炮,就能消滅帝國軍的兩千艘正規戰艦?大將閣下,我不是聽錯了吧?”說著話的是一個臉上擺滿驕橫之色的中年人,他的肩膀也掛著4粒金星。 奧姆斯特不用看人,聽聲音就知道是那個自己的死敵,四位大將之一的穆恩雷斯大將。奧姆斯特會任由死敵活得好好的,是因為這個人有利用的價值,所以奧姆斯特只是看著坎穆奇,沒有理會雷恩向自己挑釁的眼神。當看到坎穆奇尷尬的笑了笑,向穆恩雷斯解釋這實在是情報不詳細的緣故,不過皺了皺眉頭。 原本以為坎穆奇會絕對服從自己的命令,但現在坎坎穆奇的神態,和剛才自己示意他可以進行軍議,他卻跟著眾人坐下後才起來說話的舉動來看,這個人是個喜歡盲從大眾,不願意得罪任何人的人。這個對自己惟命是從的愛將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呢?難道是因為他當上了四星大將的緣故?這麼看來自己要好好找他談談才行啊。 奧姆斯特在思索的時候,星系圖上的演示繼續進行著,當大家看到好幾百個代表自走炮艦的紅點,在帝國軍面前停止不動。而另外幾百個紅點則追著一個紅點到處亂跑。不由再次露出狐疑的表情。 坎穆奇歎了一息說道:“根據監視器傳回來的情報,這些戰艦停止了動力爐,關閉了武器系統,簡單來說就是投降了。” “投降?!” “這幫混蛋!難道他們忘記了自己是崇高的聯邦軍人嗎?” “把他們引渡回來!把他們送上軍事法庭!”這樣叫罵的聲音雖然在眾人口中說出來,但是大家都知道要是自己在那個情況下,不想戰死的話也只有投降了。當然,這種為他們辯解的話是不可能說出來的。 “嘿嘿,骨云龍星系的士兵就是這樣的素質,我們不能要求他們成為一名合格的聯邦軍人啊。”陰陽怪氣的聲音在會議廳響起,奧姆斯特知道又是穆恩雷斯在嘲笑自己,因為骨云龍星系的古奧上將是自己這一派的,他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嘲笑自己的機會。 誰都知道那些少尉全都是骸可星軍區選拔出來的,奧姆斯特知道這個家伙不說骸可星的士兵,而說古云龍星系的士兵是有私心的。因為那個骸可星的軍區司令是公認屬于他那個派系的,他當然要顧及自己派系的面子了。想到這,奧姆斯特不由暗自冷笑。 聯邦軍部的派系錯綜複雜,有些將軍腳踏兩條船,有的上司是這個派系的,下屬卻是另外一個派系的,整個聯邦軍中沒有哪個集團軍的全體將軍都是一個派系的。會產生這樣的原因,是因為在和平年代根本找不到什麼把柄,可以把不同派系的人趕走。而且和平年代的元帥權限受到了限制,不是說想調誰升誰,就能夠調誰升誰的。和平了近百年,將軍可能不會打仗,但絕對是政治斗爭中的好手,退役後加入政界,肯定是個老奸巨滑的政治家。 大家在叫罵的時候,看到後面紅色亮點的表現,再次呆住了。一個將軍忍不住地向坎穆奇問道:“大將閣下,那艘自走炮艦為什麼會被其他自走炮艦追擊?那些追擊他的戰艦為什麼會越來越少甚至全部消失呢?” 坎穆奇一邊看著自己面前桌子上顯示的小屏幕,一邊說道:“這可能是這艘戰艦不願意投降所以被其他叛徒追殺,而那些戰艦會消失可能和不久前死亡地帶發生的震動有關。啊,根據監視器檢測開戰期間信號的波動,發現所有的自走炮艦的信號都發向那艘現在唯一剩存的戰艦,而且帝國軍兩艘旗艦也和這艘戰艦聯絡過。” 聽到這話,不但所有的人,就連一直毫無表情的奧姆斯特都露出驚訝的表情,稍微有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就表示那艘戰艦是自走炮艦的旗艦啊。就是這艘自走炮艦指揮其余的自走炮艦擊毀了兩千艘的帝國正規戰艦,而且面對帝國軍的招降,毅然拒絕,從而遭到叛軍的追殺,更是不可思議的消滅了追殺的叛徒。這可是天大的功績啊!只要傳播出去,這個指揮官馬上就會變成全國的英雄!所有人的腦中都浮現出一個身穿軍服的年輕軍官,接受民眾狂熱的鮮花和掌聲的情形。 最早反應過來的將軍已經開始詢問這艘戰艦指揮官的名字,坎穆奇忙按動按鈕,開始查詢起資料來。不一會兒,坎穆奇歡喜地喊道:“查出來了,戰艦編號512,戰艦指揮官唐龍,駐地骸可星軍區,今年才19歲,由于在訓練營表現優異,以少尉身份進入軍隊,戰前由于古奧上將下令所有自走炮艦官兵破格晉升一級,所以現在是中尉了!” 19歲的中尉,而且立下大功注定是英雄的他豈不是一回來就會晉升為上尉?所有的將軍都開始羨慕起這個年紀輕輕的上尉了。他們在這個年齡的時候還不是軍官呢。 聽到唐龍這個名字,奧姆斯特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看來自己的眼光還沒有退化嘛,當初就覺得那個狂妄的小子與眾不凡,沒想到居然是這麼傑出。 正想說什麼的奧姆斯特突然聽到穆恩雷斯旁邊的一個將軍,悄聲的向穆恩雷斯說道:“閣下,令公子唐特雷斯,今年不是正好19歲嗎?也是以少尉軍銜從訓練營加入軍隊,而且也是骸可軍區的,您說會不會是令公子改名換姓加入了自走炮艦呢?” 穆恩雷斯有點尷尬的悄聲說道:“唉,我哪里知道是不是那個臭小子呢?不過要是那個臭小子敢改名換姓,我一定打斷他的腿!” 那個將軍忙笑道:“如果令公子就是那個唐龍,您要是打斷他的腿,國民可不會放過您的。是了,不打電話聯系一下看看嗎?很有可能是令公子哦,像他這麼優秀的人,不是他還能是誰呢?” “呃……這個……現在還是軍事會議中,我們先不要討論這個吧。”穆恩雷斯忙轉移話題。 一直聽著的奧姆斯特,心中冷笑一下,他不但熟悉穆恩雷斯是個什麼樣的人,也非常清楚他的兒子唐特雷斯是個什麼貨色。參軍前的時不去說,那個家伙報了名後,根本沒有參加訓練營的訓練,至于為什麼能夠掛著少尉軍銜進入軍隊,這可想而知了。 這里面的內幕奧姆斯特了如指掌,也為了多一股控制穆恩雷斯的籌碼,暗自下令,讓那個穆恩雷斯認為是他派系的骸可軍區司令,向穆恩雷斯提議把唐特雷斯調到了骸可軍區。 不久前穆恩雷斯聽到敵軍入侵,第一時間要求那個司令把他兒子送走。當然那個司令以保證安全,並說在前線才有機會立功的理由,讓穆恩雷斯勉強同意了,當他看到聯邦境內的所有高級戰艦都在骸可軍區集合,更是讓他定下心來。 沒想到現在居然有人會以為唐龍是那個被過度保護的唐特雷斯?奧姆斯特想到這不由想笑,但是他突然想起了什麼,眼中閃爍著駭人的光芒,嘴角也露出了一絲冷冷的笑容。 奧姆斯特輕輕的一敲桌子,朗聲說道:“好了,暫時休會,讓我們吃完早點才繼續開會吧。”說著不理會還沒有回過神來的坎穆奇,轉身離開了。在離開的時候,看到穆恩雷斯正一邊離開位置,一邊掏出星際手機,不由笑得更深了。 ※※※ (26章最後一點,做出一點修改看看還會不會唐突。其實小弟的夢幻早都寫完了,現在全力寫小兵,也一些完就貼出來。但由于合約問題,將在七月份暫停更新,不過當書籍出到第四本後,我會要求繼續更新的。)

上篇:第二十五章     下篇:第二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