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長官,長官……”睡夢中的唐龍感覺到耳邊有誰在叫喊著,同時也感覺到身子微微晃動起來,不由皺皺眉頭睜開一絲眼縫。只看到眼前站著一道朦朧的人影,也沒看清就閉上了眼睛,咂咂嘴喃喃道:“別吵我,人家正睡得香呢。” 原本看到半躺在椅子上的唐龍睜開眼睛,剛彎下腰正想說什麼的劉思浩聽到唐龍這話,不由深深的歎了一息,緩緩的搖了搖頭。他抬起頭看了下四周,咬了下牙,再次晃動唐龍的身子,同時也提高聲音說道:“長官,我們到港口了。” 身體被激烈晃動著,唐龍想睡也睡不著了,他舒服的伸個懶腰,長長的打了個呵欠,揉揉眼睛對劉思浩說道:“唉呀,我說劉思浩中士,到港口就到港口了嘛,讓我睡多一下會死啊?” 劉思浩沒有說什麼,在唐龍醒過來後,他就擺出一個立正姿式,靜靜的站在唐龍身旁。已經起身的唐龍看到劉思浩蠻古怪的,不由望望四周,發現自己十幾個部下都是立正靜靜地站在自己身旁,臉上都露出欲言又止的神色。 唐龍有點奇怪的搔搔腦袋,張開嘴巴正要詢問,但是當唐龍看到電腦投影在艙壁上,外面港口碼頭一排憲兵的影像時,唐龍把嘴巴閉上了。他看了部下們一眼,笑了笑,整了一下軍服,邁開步伐來到了升降口處。 當唐龍把手指伸向升降按鈕時,劉思浩伸出手想制止唐龍似的喊了聲:“長官……” 唐龍的手頓了一下,但他馬上回轉身露出燦爛的笑容,並揮揮手說道:“放心,大不了蹲他幾年苦窯,沒事的,我走了。”說完就按下了按鈕,升降裝置緩緩的托著唐龍降落下去。 劉思浩張了張嘴吧,無力的把手放下了,此時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回頭一看,是李力軍這個大漢。李力軍向他點點頭,伸手指了指升降口處,劉思浩回頭看去,瑪麗、陳怡、埃爾華等所有的成員,都站在已經回升起來的升降口處。他們沒有說話只是向劉思浩點了點頭。 劉思浩看到這一幕,回頭看了一下身旁的李力軍,看到他眼中的神色,不由堅定的點了點頭,同李力軍一起向升降口走去。 唐龍站在碼頭上,搖頭晃腦的看了看這個建立在海邊的宇宙港,在這一望無際的海面上停泊著無數的小型運輸艦,而戰艦則只有自己這一艘。“自己這艘戰艦,遠遠看去也像是一艘運輸艦吧?而且是特別破爛的運輸艦呢。”唐龍看著戰艦那傷痕累累的身體,不由自嘲的想到。 “是唐龍長官嗎?”突然一個語氣冷漠的聲音傳入唐龍耳中,唐龍回頭一看,發現剛才站在遠處的憲兵已經圍上來了。說著這話並向自己行禮的是一個腰間別著手槍的憲兵少尉。 其他憲兵聽到他們隊長的話,都把目光望向唐龍肩上那一杠一星的軍銜,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他們搞不懂同是少尉的隊長為什麼要喊他長官呢? 唐龍回個禮點點頭說道:“我就是唐龍,有什麼事嗎?” 那少尉從上衣的口袋掏出一張紙,展開在唐龍面前,同時說道:“抱歉,您和您的部屬被逮捕了。”唐龍雖然知道會有這麼回事的,但還是忍不住好奇的接過逮捕證看看上面寫了些什麼。 只見上面寫著:鑒于編號512自走炮艦上的所有成員,違反軍令,棄友軍不顧,臨陣逃脫,現准予逮捕。左下方除了一個軍事法庭的印章外,還有一個索斯的簽名。這個名字,唐龍知道,就是這個骸可軍區的最高長官——索斯中將。 唐龍一邊把逮捕令給回少尉,一邊商量道:“呃……這個……我的部下是因為我的命令才會違反軍令的,逮捕我一個人就行了吧,能不能放過他們呢?” 少尉只冷漠的說了句:“抱歉。”就把手一揮命令道:“把他們帶走!” 唐龍聽到這話不由一愣,把他們帶走?這里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嗎?好奇的回頭一看,發現劉思浩他們全都下來了,每個人身邊都有一個憲兵用槍指著。 劉思浩看到唐龍朝自己瞪著眼睛,不由苦笑一下說道:“長官,就算我們不下來,也會被逮捕的。”李力軍則大聲的喊道:“長官,我們一條船上的時候就是共患難的,現在也讓我們一起有難同當吧。” 唐龍聽到這,沒有說話,只是回過頭去低下了頭。雖然不想他們也被逮捕,但看那逮捕令,就知道他們跟著自己倒黴了。當然自己早就決定在軍事法庭時,向審判官申述,說他們是在自己的高壓下才不得不違背軍部的命令。讓自己把所有的責任攬上身,希望這樣他們的罪刑不會被判那麼重,最好就是免于處罰。至于現在他們被逮捕,就算是陪自己走一趟去軍事法庭觀光吧。 唐龍任由憲兵替自己銬上手銬,看到其他憲兵都緊張的握著槍監視著,不由好笑。自己要是想反抗的話,就不回來,找個什麼地方躲起來算了。 突然唐龍看到幾個憲兵提著手銬向那四個女兵走去,四個女兵臉上都露出了難過的神情,不由忙向那個憲兵少尉喊道:“這位兄弟,她們四個只是文職士兵,屬于弱質女子,手銬就不用戴了吧?她們不會逃的。” 憲兵少尉看到負責那四個女兵的憲兵聽到唐龍這話,都停下動作看著自己,知道他們起了同情心。接著再看到那四個女兵柔弱可憐的樣子,神色一松,想了下說道:“現在可以不戴手銬,但去到目的地,還是要戴上的。” 唐龍忙點頭說道:“這個兄弟明白,我們不會讓你難做的,謝謝兄弟了。” 憲兵少尉看到四個如花似玉美麗的女兵都向自己露出感激的神色,臉孔不由紅了一下,他忙干咳一聲,把手一揮說道:“我們走。”就率先走在前面了。 劉思浩看到憲兵們很有禮貌的押送著自己這伙人,不由心頭一跳,他暗自奇怪怎麼憲兵會這麼有人情味了?憲兵不是毫無人性的代名詞嗎?他偷偷的瞥了一下身旁憲兵的臂章,看到那個和以前看到憲兵臂章不同的圖案,心頭更是猛烈的跳動了一下。 熟悉聯邦軍各兵種徽章圖案的劉思浩,已經知道這些憲兵不是普通憲兵,而是統帥部直屬的憲兵!劉思浩很奇怪,自己這些人只不過是臨陣逃脫的罪,所屬軍區的軍事法庭就可以判決,何必要動用統帥部的憲兵呢?難道自己這些人犯下的軍紀真的這麼嚴重?不過,憲兵中的憲兵居然會有人情味?劉思浩感覺到自己有點頭疼了。 劉思浩看到唐龍一邊走一邊誇誇其談的和押送他的憲兵套近乎,雖然那些憲兵都沒搭話,但唐龍好像沒感覺似的說個不停。不由苦笑的搖搖頭,自己這個長官,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難道他不知道他所犯下的事嚴重點甚至會被槍斃嗎? 唐龍會突然這麼輕松,是因為他想起自己怎麼說也消滅了兩千艘敵艦,這可是赫赫功勞啊,按照聯邦戰時獎罰條例,自己這些功勞起碼可以弄個將軍當當。就算自己違反了軍令,但功大于過的情況下,自己勉強還能撈個中校當當吧?再不濟也應該功過抵消,讓自己無罪釋放吧?就算想壞一點的話,自己最多是進苦窯蹲上一段時間,這有什麼好擔心的。至于部下們呢?在自己把所有責任都攬上身後,按功績他們也能夠升官的啦。 想著想著,唐龍越想越樂,剛才的擔憂不知道被拋到什麼地方去了,最後唐龍開始昂頭挺胸的走在最前面。只是雙手被銬在一起,不能甩著手走,動作顯得有點怪異罷了。 劉思浩看到押送他們交通工具居然是懸浮汽車後,不由愣了一下,心中暗自奇怪:“怎麼不是運輸機呢?使用懸浮汽車不是暗示在骸可星球上進行審訊嗎?那麼為什麼不派普通憲兵,而是派統帥部直屬憲兵來呢?” 胡思亂想的劉思浩和默不吭聲的其他同伴被押上了一輛密封的運輸車,而東張西望的唐龍則被帶上了一輛懸浮轎車。 面露舒服神色坐在沙發上的唐龍,向坐在自己面前的那個少尉問道:“兄弟,怎麼整個碼頭都看不到一個人呢?不是被你們戒嚴了吧?我這個違抗軍令的家伙有這麼重要嗎?” 憲兵少尉搖搖頭說:“抱歉,我並不知道這個碼頭是不是被戒嚴了,我只是接到逮捕你們並把你們送到軍事監獄的命令。” 原本還翹著二郎腿的唐龍聽到這話,立刻瞪著眼睛喊道:“監獄?難道不是先經過審問,被判有罪後才進監獄的嗎?我還沒上軍事法庭啊!” 那個少尉此時也愣了一下,他沉思了一會兒後才說道:“這是骸可軍區最高長官,索斯中將直接下達的命令。我想可能是因為現在是戰前警戒,軍事法庭的審判官忙著調派軍隊,沒有空去處理,所以才需要你暫時呆在監獄里吧。” 聯邦各軍區軍事法庭的審判官,平時大都兼任軍職,在有任務的時候,時常會推遲審判。雖然這種不是專職的審判官,時常會對一些不重要的小案件做出情緒判決,不過這就是軍事法庭的特權啊。 “戰前警戒?”唐龍嘀咕了一聲,還戰前警戒呢,自己都和敵人干了一仗,起碼應該是戰時警戒啊。唉,蹲監獄就蹲監獄吧,反正自己早就預到了,只是可惜部下們跟著自己倒黴,要蹲幾天苦窯才能出去了。 沒過多久,汽車停了下來,唐龍出來一看,發現車子停在一個漆黑高大的金屬大門前。金屬大門兩邊是又高又長的牆壁,牆頭每隔幾十米就是一個自動鐳射機槍口。唐龍看看四周,發現這里只有自己這輛車,搭載自己部下的那些運輸車根本沒有跟來。 那個憲兵少尉看到唐龍的動作,忙說道:“這是關押尉級軍官的軍事監獄,您的部屬在士官監獄。這邊請,監獄長已經來了。”說著指了一下站在監獄大門門口的幾個人。由于地廣人稀,而且費用充足,所以才會搞出這種關押不同級別軍官的軍事監獄。 唐龍跟著憲兵少尉走去,老遠就看到一個身穿少校軍服,挺著大肚腩的中年人站在兩個穿著上尉軍服的獄警中間。 “長官,這位是唐龍中尉。請確認交接。”憲兵少尉向那個大肚子少校敬個禮,掏出了一個手掌大圓盤形狀的機器,只見他按動了一下圓盤邊上的按鈕,b的一聲圓盤中間的玻璃似的東西就浮現出唐龍的頭像和一排排浮在頭像旁邊的文字。 那個大肚子少校先是狐疑的看了一下唐龍肩上的少尉軍銜,接著看了看憲兵少尉,然後才點頭接過那機器。他仔細看了一下唐龍的頭像和那些文字,接著把機器的一邊對著唐龍,指著上面的一個按鈕含笑說道:“請唐龍中尉確認一下身份,用食指按動一下就行了。” 唐龍知道這是怕接錯人的預防方法,所以也不說話,依言做了。只是看到這一幕的憲兵們都皺了皺眉頭。 大肚子少校看到機器浮現表示符合的數據,忙向憲兵少尉笑道:“不是我不相信各位,而是因為這是固定程序嘛,所以見諒見諒。”說著按動一下圓盤的按鈕,讓圓盤把自己的身份存儲進去。 憲兵少尉沒有說什麼,只是接過完成交接確認的圓盤,向眾人敬個禮就上車離開。那個含笑看著汽車啟動的大肚子少校,在汽車離開後,狠狠的沖著汽車的影子呸的吐了口口水,惡狠狠的罵道:“他媽的,穿了塊狗皮就人模人樣了。把他關到單人牢房。”大肚子少校說完,看都沒看唐龍一眼就轉身進入了監獄。 那兩個上尉說了聲是,就凶狠的推著唐龍往監獄走。唐龍雖然很不滿,但一來自己是犯人,二來這兩個都比自己高階,也就只能忍氣吞聲了。 唐龍進入監獄大門後,還沒看清楚監獄的樣子,就被帶到了一個狹隘的,牆邊有一塊布滿按鈕的控制板的房間內。唐龍還沒出聲詢問,就被他們掏出一個頸圈套在自己脖子上。看到這手指般粗的東西套在脖子上,唐龍不由嚷道:“這是什麼?” 兩個上尉一個解除唐龍的手銬,一個站在控制板前擺弄著那些按鈕。聽到唐龍的問話,解開唐龍手銬的那個上尉看著唐龍眨眨眼睛,陰陰笑道:“嘿嘿,沒有取下這個東西,只要你逃出監獄范圍,它就會立刻爆炸,把你的腦袋炸飛。” “……”唐龍聽到這個後,整個人呆住了。知道脖子上有個這麼危險的東西還能樂起來的恐怕不是人了。 這時那個搗弄控制板的上尉抬頭說道:“到了,這個就是你的牢房。”隨著聲音,唐龍面前的牆壁突然裂開,露出一個狹隘,只擺了張床、一個馬桶、一個水龍頭和洗手盆的房間。替唐龍解開手銬的那個上尉,狠狠的推了唐龍一把,發愣著的唐龍就這樣進入了這個好像古代文物般的牢房。 呆在牢房內的唐龍被吱的一聲驚醒,回頭看去,發現牢房口豎起了由數十道帶著電花的鐵柱組成的鐵柵。透過鐵柵可以看到一個懸浮在空中,體積四五立方米的立體方塊,那個小方塊就是剛才自己所在的那個小房間。看著那個運輸犯人的小房間悄然無聲的飛離後,唐龍才開始緩緩的打量四周。 入眼的是對面一排跟這邊一樣的牢房,不過都是空空如也,沒有關上鐵柵的牢房。走前鐵柵旁,小心的往下看,發現這是一個回字形的建築,跟在電影中看到的一模一樣。唐龍隨便看了一下就算出對面一共有十層,每層20個牢房。依靠這,推算出自己是被關在這邊的第5層第12的牢房里。 沒一會兒,唐龍就感覺到這里靜悄悄的讓人煩躁,唐龍忍不住大喊道:“喂!有人嗎?”可除了傳來嗡嗡的回音外,根本沒有其他聲音。 唐龍不由摸摸脖子的那個項圈嘀咕道:“難道整個監獄就我一個犯人嗎?不知道劉思浩他們怎麼樣了?唉,尉官監獄都是這個待遇,相信他們也好不到什麼地方吧?”唐龍無力的坐在床板上,望著由金屬建成的牆壁。 這時面向走廊的牆壁突然裂開一塊手掌寬,半米長的方形裂口,隨著吱吱的聲音伸出了一張鐵板,上面擺放著疊放好的薄被單、口盅、手巾、牙刷、幾件換洗的衣褲等日常用品。當鐵板全部伸出來後,地上伸起了四根鐵柱穩穩的支撐住鐵板。在那個裂口叭的一聲合上後,一張簡易的桌子就出現了。 唐龍一邊無聊的擺弄著那些東西,一邊嘀咕道:“全都是次品,監獄長一定是公飽私囊,不然這些東西不會這麼差的!” 正說著的時候,桌子一邊的牆上再次出現一道裂口,不過這個裂口比較小,伸出來的東西則是一套食盒,正感覺到有點餓的唐龍當然是馬上拿了起來。打開後看也不看就吃了起來,吃了幾口後唐龍立刻吐了出來,沖著外面嚷道:“有沒搞錯!這個給豬吃的啊!你死定了監獄長,你居然壞到連犯人的伙食都打折扣,看我不去告你!”當然回應唐龍的除了門口充電鐵柱的吱吱聲外,就是那些回音了。 唐龍把飯盒扔回那個送飯口,氣鼓鼓的拿過被單卷住身體躺在床板上,准備睡覺。躺在床板上的唐龍看到外面空洞的牢房,陰森森的向著自己,不由閉上眼睛歎道:“唉,希望劉思浩他們的待遇能夠好一點,希望早點開庭審判讓他們出去,不要跟著我受苦了。”說到著,唐龍不由縮卷了下身子,開始慢慢的進入睡眠。 此時骸可星軍區司令部,那個押送唐龍的憲兵少尉正站在一個臉上帶著微笑的中年軍人面前,看這個中年軍人肩上的兩粒金星和他辦公桌上的名牌,就知道這人就是骸可星軍區的最高長官索斯中將。 索斯中將含笑聽完憲兵少尉的彙報,點點頭笑道:“很好,這次的任務你們完成得很成功。看來當初我推薦你們去當憲兵沒有錯。這是憲兵部發來讓你們小隊去參加集訓的通知書,你們准備一下就可以出發了。”說著遞過了一張黑色的卡片。 那個憲兵少尉滿臉喜色地雙手接過,然後啪的行了個禮,壓抑住狂喜的心情說道:“謝謝長官栽培!” 在憲兵少尉離去後,索斯中將掏出新買的星際手機,撥通後說了句:“已經隔絕消息,將馬上按計劃進行。”然後就關機,把手機扔進了房間那連接焚化爐的垃圾箱。 吃飽了就睡,無所事事度過了兩天的唐龍,在這天晚上睡夢中,朦朧的聽到鐵柵門被打開的聲響。接著感覺到有人走近自己,剛想睜開眼睛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肚子上傳來一道麻痹全身的電擊,唐龍不由自主地大叫起來,身子也縮成了一團。 當電流消失後,身子還在抽動著的唐龍被人架了起來,低垂著的腦袋被人狠命的抓住頭發往後拉。睜開眼睛看到的是一個面目猙獰的軍人,看到這個人的樣子,唐龍呆了一下,但很快喘著氣說道:“是你,你敢襲擊長官,不怕我把你送到軍事法庭去嗎?” 這個人正是那個唐龍剛來到骸可星,在機場教訓的那個上士。這個人聽到唐龍的話不由大笑道:“哈哈哈,你們聽聽這個家伙說的話,居然說我襲擊長官哦,我好怕耶。”說著向唐龍擺了個害怕的神情。 唐龍聽到四周傳來大笑聲,這才發現這個牢房內除了那個人和架住自己的兩個人外,門口還有兩個軍人。打量一下他們發現他們都滿眼熟的,好像在哪里看過。不由再仔細看了一下,這一看讓唐龍心中一涼,這四個軍人是在基地擂台賽中被自己打倒從而失去資格,和自己同屬一個連隊的少尉啊! 那個不知道名字的上士看到唐龍沒有注意自己,不由沖著唐龍的肚子狠狠的來了一拳,但卻沒有預想到讓唐龍露出痛苦的神色,反而感覺到自己的拳頭有點痛。這個人順勢甩了唐龍兩個巴掌,把手背到身後偷偷的晃了晃。 然後冷森森的看著嘴角開始流血的唐龍說道:“告訴你,你以後不用想拿官來壓我,老子現在也是少尉了,看到了沒有?少尉啊!”他很激動地指著肩膀上的少尉軍銜,身子也湊前去讓唐龍看清楚。 唐龍眼中閃過一絲狠色,依靠著兩個緊緊抱住自己手臂的人,身子猛地一抬,狠狠的踹了那個家伙一腳。同時呸的一聲說道:“告訴你,老子現在是中尉了,永遠比你大一級!” 此時那個人已經整個人慘叫一聲撞到牆壁上,不等他發話,站在門口的另外兩個少尉猛地撲進來,狠狠的抱住唐龍拼命踢動的雙腳。由于唐龍還沒有從電擊中完全恢複過來,唐龍失去了反抗的機會。 那個家伙這時才抱著肚子爬起來,他眼中怨毒的神色更濃了。他看到唐龍四肢被按住,不由大喝道:“他媽的!敢打我!”說著不要命的扇著唐龍的耳光,一邊扇一邊喊道:“中尉,中尉,敢拿中尉來大我?去你媽的中尉啊!”當唐龍的臉已經腫得像個豬頭開始攤在地上的時候,他又猛地用腳連續踹著唐龍的肚子,同樣是一邊踹一邊大喊道:“他媽的敢打我?不打死你我就不是沈進!” 那四個少尉原本也是一邊按著唐龍一邊乘機狠狠的揮動拳頭,但是看到沈進的瘋狂樣,再看到唐龍已經昏迷過去了,不由忙松開唐龍,一起拉住了還想繼續毆打唐龍的沈進。 “放開我,我要打死他!”沈進一邊掙紮一邊大喊道。 其中一個少尉忙喊道:“少校不是說過嗎?他還要審訊,不能打死他呀,不然少校和我們都會倒黴的!” 聽到這話,沈進冷靜下來,他喘了口氣才說道:“我知道了,把他拖到醫療室檢查一下。”那四個少尉看到他真的是冷靜下來了,才松開沈進,三個少尉開始把唐龍拖上門外停在空中的那個帶唐龍來,外形跟房間一樣的運輸器。 此時剩下的一個少尉替沈進點燃香煙,有點擔憂地說道:“那個家伙上了軍事法庭的時候會不會把我們毆打他的事說出來?” 吐口香煙的沈進瞪了這個少尉一眼:“怎麼?怕了?” 這個少尉忙搖搖頭:“當然不是,我是怕會連累少校啊。” 沈進狠狠的吸了口煙說道:“放心,我哥他朋友監獄長說了,只要不缺胳膊少腿的,到他要上軍事法庭的時候,給他來個活性細胞治療,就跟沒事一樣。到時他告狀,我們還可以說他誣陷呢。只是可惜了那筆治療費用。” 聽到這話那個少尉明顯露出寬心的神態,他點著頭說道:“這就好,不論我們怎麼狠狠的揍他,事後都驗不出傷來。” 沈進再次吸了口煙,就把煙頭扔在地上,然後狠狠的踩上去跺了一下,他眼中閃爍著猙獰的光芒說道:“哼!我特地走關系調來當獄警,不好好的發泄一下,怎麼對得起他呢?走,去看看我們的功績。”說著帶著那個少尉走上了那個運輸器。 監獄醫療室內,一個上了年紀的上士軍醫官,一邊用儀器檢查著唐龍,一邊偷偷地打量著那五個軍服上染有血跡,正在輕松聊天的少尉們。 沈進原本在進入醫療室的時候,還有點不安,但看到軍醫官居然是個上士,不由松了口氣,這樣就不用擔心這個老家伙問東問西的了。他看到老家伙這麼久還沒有離開電腦控制台,不由不耐煩的說道:“上士,那個家伙怎麼樣了?” “那個家伙?哦,那個少尉啊,他除了肋骨斷裂了幾根外,其他的都是皮外傷,很快就可以治好的。”老軍醫一邊看著電腦顯示的數據,一邊回頭說道。 正在期待著什麼的沈進他們,聽到這個結果都是一呆。剛才自己這些人不要命的毆打唐龍,居然只是斷了幾根肋骨?沈進破口大罵了一句:“他媽的,沒想到這個家伙居然這麼耐打!” 一個少尉碰碰沈進笑道:“這不是更好嗎?以後我們可以慢慢的讓他享受一下啰。”聽到這話,沈進和其他少尉都發出了猙獰的笑聲。 聽到那笑聲,老軍醫不由自主地顫抖一下想道:“這些新面孔的少尉怎麼這麼凶殘啊,好像以打人為樂,看來這個犯了事的少尉把他們得罪死了。” 沈進笑完,走到治療箱前,一邊按動開關一邊向軍醫說道:“既然他只是斷了幾根肋骨,那麼也不用怎麼治療了。”打開治療箱看到唐龍赤裸著的樣子,不由罵道:“媽的,這東西還真有效,才這麼一會兒工夫,臉上的傷痕都消失了。” 那些少尉也很感興趣的走前來,看到唐龍原本紅腫的臉孔居然恢複正常了,都暗暗感歎科技的先進。沈進看到唐龍那赤裸的身體,突然獰笑道:“嘿嘿,不知道我們這個監獄里有沒有那種興趣的犯人呢?讓他們和我們的唐龍好好樂呼一下,相信唐龍他一定很感激我們的。” 聽到沈進這話,少尉們都點頭說好,一個少尉搖搖頭笑道:“可惜現在這個時候,我們這個監獄就只有他一個犯人,而且我們對這都不感興趣,不然到時候就好看了。”呆在一角的老軍醫,呆呆的看著這些跟惡魔差不多的人,不由暗暗的搖了搖頭。 那些少尉一邊笑著一邊准備把唐龍拖出來的時候,唐龍突然睜開眼睛猛地揮動拳頭。一個雙龍出海,兩個來拉他的少尉,馬上鼻子開花,標著鼻血,慘叫著倒在地上。在大家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飛快的跳出來,不顧自己全身光溜溜的,一個飛腿踢倒離自己最近的一個少尉,接著又一個肘擊把另外一個少尉打倒。 才幾秒鍾的功夫,站著的人就剩下沈進和那個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老軍醫。沈進不敢相信得看著唐龍,他沒想到已經昏過去的唐龍居然這麼快就醒過來了。

上篇:第二十六章     下篇:第二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