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唐龍剛想順著電軌探索的時候,寂靜的空間突然傳來一陣咔嚓咔嚓走路的聲音。聽到這個聲音唐龍愣了一下,但很快驚訝的喊道:“機器人?這里有機器人?” 唐龍會這麼說是因為他聽慣了教官走路的聲音,所以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機器人發出的。 唐龍原本想張開嘴大喊,但想到那些獄警怎麼沒說著里面有機器人呢?在小心為妙的想法下,唐龍不吭聲的蹲下身子,靜靜的看著四周。 隨著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唐龍發現遠處有兩個小紅點一晃一晃的飄過來。順著著微弱的光亮,可以隱約的發現那是一個人形物體的眼睛。唐龍看到那兩個紅點越來越亮,越來越近,知道這個機器人發現自己了,也就站起來,靜靜的看著那個依然模糊的影子。 那個影子來到唐龍面前,此時在那微弱的光亮下,已經可以看出是一副人骨頭形狀的機器人。白森森的人骨頭和骷髏頭中發著紅光的眼眶,在這漆黑一片的環境中站在自己的面前,恐怕膽大的人都會被嚇得腳軟吧。 看到這詭異的一幕,唐龍只是稍微覺得心中有點毛毛的,就很快就恢複正常,並暗自嘲笑道:“如果是普通人看到這一幕恐怕會瘋掉吧,這跟恐懼游戲里面的景物比起來,也就只能算是嚇小孩的東西。” 一個生硬有點遲鈍的聲音傳入唐龍耳中:“你好。” 唐龍知道是眼前這個機器人說的,也就點點頭回道:“你好。” 眼前這個機器人眼中的紅光突然變亮了一下,過了一會兒那個聲音才繼續說道:“你是這麼久以來第一個回應我的人。” “哦,為什麼那些人沒有回應你呢?”唐龍聽到機器人的話,不由笑道。不知道為什麼,看到機器人讓他有一種溫馨的感覺。 “以前那些人不是在看到我之前就已經在大喊大叫,就是在看到我的時候大喊大叫起來。事後這些人雖然有的永遠留在這里,但也有些被人帶出去。可是這些出去的人全都是神志不清的,大概都瘋了。”機器人繼續用有點遲鈍的語氣說道,不過這次唐龍聽出機器人話里含有一種落寞的味道。 唐龍上前一步拍拍機器人的肩膀笑道:“前面的那些人是他們自己嚇自己嚇的,而看到你的那些人則是被你嚇的。” 機器人點點頭聳聳肩膀攤手說道:“我知道,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的樣子很嚇人,我也不想嚇人,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有人被關進來,就想和他說說話。 是了,你為什麼不會害怕呢?” “呵呵,因為我的五個教官跟你一樣是機器人啊。你說我看到你會害怕嗎?”唐龍再次拍拍機器人的肩膀說。 “你是說有五個跟我一樣的人?”這個機器人突然按住唐龍的肩膀喊道。 “痛啊!”肩膀被金屬手臂抓住的唐龍不由大喊道。 那機器人忙松開搓著雙手說道:“對不起,我聽到有人跟我一樣,一時興奮忘了我的力量是很大。對了,你說我和那五個教官一樣是機器人,這個機器人是哪個民族的?怎麼我沒有聽過呢?” 唐龍聽到這話不由呆住了,好一會兒唐龍才遲疑的問道:“你是說你不知道自己是機器人?” 機器人點點頭說道:“在我有記憶以來就呆在這個地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機器人。這個機器人是哪個星球的民族?在我腦里的記憶中好像沒有這個民族啊。” “呃……”唐龍呆呆的看著眼前這個機器人,他是說笑還是怎麼的?機器人居然是一個民族?難道他不知道機器人的含義嗎?還是說他把自己當成了人? 想到這,唐龍心頭一跳,好像是哪本書上說的,數百年前的機器人暴動,就是因為幾個機器人自我感覺到自己是人,為了解放那些被異族奴役的同胞,才引起蔓延整個宇宙的機器人暴動。 唐龍暗暗心驚,不會又出現一個以為自己是人類的機器人吧?他忙轉移話題說道:“是了,你說你有記憶以來就呆在這里,我很奇怪你的語言和其他知識是怎麼獲得的呢?” “噢,我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好像我一出生就擁有這些知識。對了,要不要去我家看看?我那個家很隱蔽的,外面那些人從來就沒有發現過。”這個機器人不由分說,拉著唐龍的手就往里走。 唐龍一邊咧著牙喊輕點,一邊問道:“外面那些人從來沒有發現你,那你想過要出去嗎?” “沒有想過,我害怕外面的世界。而且我離開我的家太久就會想睡覺,我怕去到外面找不到睡覺的地方。”機器人邊走邊說道。 “害怕?!”唐龍哭笑不得,機器人會害怕,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至于機器人說要睡覺的事,可能是需要不定時充電吧。 機器人突然回過頭來說道:“對了,我還看到過幾個原本長得和你一樣的人,在不久之後就變得跟我一樣了,不過那些人都不理我只顧睡覺,而且隨便一碰,他們的身體就會碎掉,你們的民族還真是奇怪。你可以去看看他們,他們可能會理你的。” “呃……有空再說吧。”唐龍聽到這話就知道機器人根本不了解生死的問題,連那些人死去多時變成了骨頭都不知道,還以為他們睡著了。 身處漆黑中的唐龍被機器人拉著走,不知道走了多久,機器人終于停下了腳步。 “我們到了。”機器人回身說道。 唐龍聽到這話,馬上睜大著眼睛四處亂看,當然,什麼也看不到。唐龍不由嚷道:“我說你家沒有燈的嗎?我什麼也看不到啊。” “燈?哦,原來你們需要光亮才能看到四周啊,好的,我這就去打開開關,不過已經很久沒用過,不知道還能不能用。”機器人說著松開唐龍的手,帶著咔咔聲走向遠處。 唐龍在那里無聊的站著等了好一會兒,正想向前探索的時候,突然眼前光明大亮,搞得唐龍立刻緊緊地閉上眼睛,暗自慶幸自己身處黑暗還沒多久,不然突然出現這樣的亮光,自己的眼睛絕對會瞎掉。 當唐龍慢慢感覺到眼睛適應光亮後,先微眯著眼睛打量著四周,當然他這麼一看後立刻把眼睛張得開開的。他現在身處在一個近百平方的雪白大廳里,那些光亮正是那些牆壁發出來的。這個大廳有一條同樣雪白的通道,而通道那頭那個機器人正往這邊走來。 這個大廳四周除了牆角還有一台桌子般的儀器外就空蕩蕩的沒有任何東西。唐龍沒有理會那個走來的機器人,轉身往自己身後看了一下,看到門外一片的漆黑,讓人有些莫名的感覺。當唐龍正要去看看門口的自動門還有沒有用時,那個機器人已經走前來說道:“來,到里面去看看,那里才是我住的地方。” 唐龍回頭說好,這時才算看清楚了機器人的模樣,真的,跟那五個機器教官一模一樣,那金屬骨架比在訓練期間看到的那些帝國機器人精密多了。機器人這次沒有拉著唐龍,而是轉身往那通道走去。 跟在後面的唐龍,突然看到機器人背後有些文字和條碼,不由忙靠前去細看,只見上面寫著:宇宙曆3029年聯邦潔吉公司生產,礦場調度用機器人,編號A123B34。 唐龍看到這些呆了呆,在心中歎道:“沒想到這個機器人呆在這里已經數百年了,他是什麼時候把自己當成了人類呢?”唐龍沖著機器人的背影張了張口,但沒有說出什麼的閉上了嘴巴。他雖然知道這個機器人就是傳說中擁有人類情感,會給人類帶來危害的終極進化機器人,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根本沒有什麼擔憂害怕的感覺,這不是因為那機器人暴亂的事已經過去了數百年,讓自己感覺不到什麼危險的緣故,而是因為這個機器人給自己跟那五個教官一樣的感覺。 想到這,唐龍才想起什麼的歎了口氣想到:“看來那五個教官也是擁有了人類的情感,不然不會讓自己在訓練期間把他們機器人的身份都忘了。都說人老成精,卻沒想到機器人是老成人啊,呵呵,怎麼自己現在才想到呢?” 沉浸在思維中的唐龍被機器人搖醒,機器人語氣帶著興奮的感情對唐龍說道:“這就是我住的地方,這些都是我的收藏品。” 唐龍順眼看去,發現自己不知不覺中已經來到了一個房間內,不過看這個地方說是房間還不如說是雜物間。幾十平方米的空間擺滿了小山般十分殘舊的各種儀器,除了靠牆壁處有著一塊空地外,其他的全都被那些機器霸占了。 “把這些機器當成收藏品,機器人的愛好還真奇特。這就好像人類把人類殘骸當成收藏品一樣,感覺怪怪的。”唐龍笑著想道。 機器人興沖沖的拉著唐龍來到那塊空地說道:“這就是我的床啦,我可以讓給你睡哦。”唐龍這才發現這塊機器堆中的空地並不是空地,那牆也不是牆。這個地方擺著一個浴缸形狀的平台,上面密密麻麻的盤繞著線頭。而那牆壁則是一架巨大的電子儀器,不過現在上面的指示燈並沒有亮著。 唐龍聽到要讓自己在那上面睡覺慌忙婉拒,雖然不知道這些東西怎麼用,但用腳趾想也知道這是機器人用來充電的地方,自己躺上去,被機器人一開開關,自己不被電死才怪。 機器人正想說什麼的時候,他那紅眼突然開始變得暗淡,他用有氣無力的聲音說道:“啊,我又開始困了,對不起,我要先休息一下。”說著不理唐龍有沒有回應,就徑自拿起那些線頭,麻利的連接自己身上的各部位,一切弄好後,他就躺在那平台上一動也不動。 這時燈光突然閃了閃變得昏暗起來,而與此同時那台巨大儀器的指示燈也亮了起來。唐龍看到這些知道只要機器人一躺上去就會開始自動充電,這功能幾百年來也沒有消失。 又變成一個人的唐龍只好開始搜索四周了,沒一會兒他就發現這個地方是以前礦場的調度室,而機器人所在的地方正是那些調度機器人自行充電的地方。唐龍把這里翻了一遍除了看到各種各樣廢棄的儀器外,根本沒有發現有人的蹤跡,看來當年就是由那一個機器人獨自控制整個礦場機器的。 唐龍看到好多儀器都不完整,有被人拆過的痕跡。就知道機器人看到這些儀器,當成收藏品拿走了。這個機器人的愛好還真奇怪,搞得整個調度室根本沒有一樣完好可以使用的儀器。唐龍只能無奈的回到機器人的房間,當他看到那堆積如山的機器時,不由靈機一動,開始在機器山中尋找寶物。 不知道過了多久,忙碌得出了一身汗的唐龍總算舒口氣停下了手中的動作,他看著手中的儀器笑道:“幸好教官教的間諜課程有組合分解機器的,總算拼湊出一架投影電視了,就不知道這里接不接收得了信號呢?啊,不管了,快點試試。”唐龍拿著手中的怪東西,跑出了機器人的房間。 不一會兒他又飛快的跑了回來,一邊嘀嘀咕咕一邊走向機器人:“真是的,外面的電源接口居然都老化了,你這調度員到底是怎麼搞的,現在只好跟你借點電了。” 唐龍又跳進機器山堆里,找出了還有用的電線,小心翼翼的和機器人的充電器接通。如果不是這里的東西年歲太老了,也不用動用這麼老的接電技術,隨便找個能量快就行了。 唐龍抱著那部投影器來到門口,把投影口對准門外雪白的牆壁,按動開關,不是很清晰的圖像出現在牆壁上。“成功啦,我真是天才!”唐龍高興的跳了起來,不過他很快發現沒有聲音,只能一邊叫罵著,一邊跑回去翻找那些堆積如山的儀器。 當簡易的喇叭做好後,唐龍終于可以輕松的欣賞一下自己的絕作了。“各位好,現在是萬羅聯邦新聞聯播。”聽到那個美女說出這樣的話,唐龍笑道:“雖然只能收一個台,但也好過沒有吧,呵呵自從當兵來就沒有看過新聞了,看看現在聯邦有什麼變化也好。” 唐龍舒服的靠在門邊,一邊讓耳朵聽著那個美女講的話,一邊從懷里掏出那兩個荒野求生者必備的機器,開始准備自己的食品。 唐龍一邊等待著食用菌制造器把食用菌制造出來,一邊把已經產生淡水的淡水制造機端到自己面前,就這機器的出水口喝了一口。“雖然味道怪怪的,但還是將就點吧。”唐龍把制造出來的淡水喝完後,讓機器繼續制造。然後拿起那食用菌制造器看了看,剛想說什麼的時候,他聽到美女播報員的話,不由愣愣的抬起頭,看著牆壁上的影像。 只見那個美女播報員帶著笑容說道:“大家都知道在後無緩軍,前有強敵,所在軍隊被敵人消滅九成的惡劣情況下,勇敢的承擔了指揮官的責任,以自走炮艦1千之眾,擊毀帝國軍兩千正規戰艦,並讓兩個艦隊的帝國軍倉惶而逃的大英雄,現在正准備回到首都接受最高統帥部的嘉獎。現在就讓我們的記者帶領大家來到最前線的骸可軍區和我們的大英雄見個面吧。” 唐龍呆呆的張著嘴巴,他非常驚訝的自語道:“後無緩軍,前有強敵,所在軍隊被敵人消滅九成,勇敢的承擔了指揮權力,以自走炮艦1千之眾,擊毀帝國軍兩千正規戰艦的大英雄?怎麼這些事是那麼的熟悉?” 當唐龍看到一艘停泊在海港的戰艦出現在屏幕上的時候,唐龍立刻跳起來指著戰艦喊道:“這不是我那編號512的自走炮艦嗎?”看到後面接下來的事,唐龍整個人呆住了,只有嘴巴在不停的喃喃說道:“這是怎麼回事?” 只見屏幕上出現被無數鮮花和人群包圍的15個聯邦軍人,站在中間肩上掛著少尉軍銜,滿臉紅光,身形有點微胖的一個少年軍官正含笑向鏡頭招手。 這時一個女性的聲音從鏡頭外傳來:“各位觀眾,這些就是在這次帝國入侵戰中立下赫赫功績的英勇的聯邦軍人,中間那位向我們招手的就是我們的大英雄——唐特雷斯中尉!”這時鏡頭拉近,把那個少年軍官的少尉軍銜展現在世人面前。 那個女性的聲音繼續說道:“各位觀眾,相信你們看到唐特雷斯中尉的軍銜一定以為我說錯了,但我沒有說錯,因為唐特雷斯先生在剛剛承擔指揮官的責任時,就因頑強抵抗敵軍的第一波攻擊,連同他的14名英勇的部下都被骸可軍區司令,索斯中將閣下嘉獎,提升了一級,所以現在我們的大英雄雖然還掛著少尉軍銜,但卻已經是中尉了。這可是一個只有19歲的中尉,他將是我們聯邦軍隊的明日之星!” 這個激動地聲音才停下沒一會兒就又再次響起:“啊,各位觀眾,剛剛獲得一個最新消息,原來唐特雷斯中尉曾用假名加入軍隊,大家一定會覺得不解,為什麼唐特雷斯中尉要用假名加入軍隊呢,原來唐特雷斯中尉是因為他父親的原因,他不想自己依靠父親的關系才用假名加入軍隊的。他的父親就是聯邦赫赫有名的四大將之一的穆恩雷斯大將閣下,據知情人士告知,當穆恩雷斯閣下知道聯邦的大英雄居然就是自己的兒子時,曾深感意外,真的是虎父無犬子啊!” 聽到這里,唐龍終于不可控制的一腳把那投影機踢飛,同時跳腳大罵道:“渾蛋,居然搶我的功勞,他媽的,我總算知道為什麼那些獄警會說我是騙子,為什麼這麼久都沒有人來審訊我,敢情整個軍區的長官都和那個什麼大將同穿一條褲子!” 在唐龍大發雷霆的時候,骸可軍區司令的私人府邸里,索斯中將正和一個客人說著話。 身穿便服的索斯中將,坐在下手的沙發上,苦著臉地說道:“長官,我一開始也沒想到要把公子捧到這個位子,是公子私地下暗示的。我在考慮了一下後,也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好的方法,也就……” 坐在首位同樣身穿便服的那個中年人正是穆恩雷斯大將,他揉揉太陽穴歎口氣說道:“我知道,這些都是小畜生那幫狐朋狗友慫恿出來的。我第一次打電話給那畜生時他說那不是他,可第二次他居然說那就是他。我一聽就知道不對勁……算了,事已至此還說什麼,不過你也要先跟我商量一下,畢竟這種事關系重大的啊,一有不妥,我們就全都栽了。” “是是,這是下官考慮不周。不過長官請放心,包括唐龍原來所在的連隊,所有知情人不是被關起來了,就是戰死在戰場上。而那些特訓落選的少尉們,雖然他們可能記不起唐龍是誰,但為了預防萬一,我也想辦法把他們調到前線,並隔絕了他們對外的接觸。只要一有戰爭,他們就是頭陣,已經沒有人能夠證明公子不是唐龍。”索斯中將諂媚的說道。 穆恩雷斯撇了索斯一眼,語氣冷漠的說道:“所有知情人?哼哼,那兩個訓練他們的教官,還有那些在訓練期間維護那艘戰艦的後勤人員,這些都在哪里呢?你以為把真正的唐龍和他的部下關起來就有用嗎?” 索斯聽到這冷汗直冒,他咬了下牙說道:“長官,請放心,下官我馬上去把這些事辦好。” 穆恩雷斯冷漠的揮揮手說道:“哼,現在才想起去辦,遲不遲了點?不用了,我在知道事情經過後就已經讓下面的人去處理,相信現在已經完成了。” “是,是,長官英明。”索斯忙點頭哈腰的說。他說完皺皺眉頭說道:“長官,這些事都是在我軍區內完成的,在下官的控制下,下官可以保證將永不曝光。不過古奧上將曾褒獎他們,雖說一千多艘戰艦中很難分辨,但下官怕……您說他會不會察覺呢?” 穆恩雷斯瞪了他一眼說道:“哼,現在才想到這些嗎?真是的,不是我說你,做大事要仔細思前思後,一定要把能夠壞事的東西盡早消失掉。至于古奧上將那里就不用擔心了,他是我們這邊的。” 聽到這話,索斯心頭一跳,看來這次真的是大收獲啊,誰能想到元帥派系的死忠派古奧上將居然是穆恩雷斯的人呢,就跟誰也想不到自己是另外一邊的人一樣,要不是現在這個機會,這個秘密可能自己到死都不知道吧? “是了,那個畜生的那些部下都是我們那派系的人吧?”穆恩雷斯冷冷的問。 索斯忙回答道:“是的,都是我們那一派系將軍們的公子,他們最近都跟公子在一起,蹤跡全都沒什麼人知道,就算他們的家人都不知道。我已經提醒過他們,要他們真的認為自己就是英雄。” “嗯,這件事你做得好。”穆恩雷斯點點頭,他當然知道兒子那些部下都是兒子的狐朋狗友,也知道他們平時都躲起來干些什麼勾當,這些人應該不會暴露秘密的。 “好了,我還要趕回去參加討論那個畜生待遇的會議呢。哼哼,舉賢不避親。” 穆恩雷斯站起來露出莫名的笑容說道。 索斯忙站起來巴結道:“長官,按這次的功績,公子就算不能當個准將,當個上校那肯定是穩拿的了。公子19歲之齡就當了個上校,前途無量啊。” 穆恩雷斯沒說什麼的點點頭,但是他的表情出賣了他,任誰看到那表情都知道這個人現在非常的舒服受用滿意。 滿臉諂媚笑容的索斯在穆恩雷斯的專車遠離後,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他冷冷的自語道:“哼哼,你還真夠毒的,為了讓兒子的身份不曝光,居然想把所有的知情人滅掉口?不過,幸好我早就知道你會來這招,看來你要失望了。” 骸可星,自走炮艦的秘密基地,一輛掛著憲兵車牌的軍車從升降機開了出來,憲兵隊長看到在門口等待著自己的幾個軍官,站起來冷漠的說道:“消息沒有泄漏吧?” 一個軍官點點頭說道:“接到通知就封鎖了消息,他們現在應該還在宿舍里休息。” “帶路。”憲兵隊長把手一揮冷冷的說。 那幾個軍官雖然一臉的不情願,但還是上了自己的漂浮車在前頭帶路。當他們來到一棟後勤部士兵宿舍前,憲兵隊長冷冷的問道:“在哪個房間?” 帶路的一個軍官忙說道:“因為他們是同一編制的,所以都住在13樓,不知道他們犯了什麼……” 那個憲兵隊長不等帶路的軍官把話說完,再次揮手說道:“這些不是你們能夠知道的,現在沒你們的事了,回去自己的崗位。” 那些軍官只好無奈的上車離去,那個憲兵看到他們離去後,向整理武器的憲兵們點點頭,于是這五六個憲兵在隊長的帶領下往樓梯口沖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上13層突然發生連續爆炸。基地內的消防車馬上出動,雖然火一下子就被熄滅了,但是那些上去執行任務的憲兵卻再也沒有下來。 骸可星飛行戰隊的食堂里,麗娜莎滿臉寒霜的看著立體電視上的新聞聯播,而奇娜則緊緊地握著拳頭,憤怒的低聲喊著:“他們怎麼能夠這樣!” 麗娜莎冷哼一聲:“走!”說著轉身離開,奇娜愣了一下,但還是馬上跟了上去。 奇娜上前一步說道:“長官,難道我們就這樣讓他們侵占唐龍的功勞嗎?” 麗娜莎冷冷的說道:“我不會讓那幫卑鄙的吸血鬼如願以償的!”兩人才剛走出食堂,一個通信兵,就拿著一張卡片跑來:“長官,有您的信件。” “信件?”狐疑的麗娜莎回了一禮接過信件,邊走邊輸入自己的身份密碼,不一會兒一段文字就浮現了出來。麗娜莎看了一下,就遞給了站在身旁的奇娜少校。此時麗娜莎冰冷的臉色溶解了,嘴角帶起了一絲笑容。 原本很好奇的奇娜,看完信件後,也跟著露出了笑容,她一邊把信件給回麗娜莎,一邊低聲說道:“長官,沒想到……” 麗娜莎制止了奇娜接下來的話,說道:“不用多說了,我們要小心點。哼,沒想到那個家伙為了自己的利益居然這麼膽大妄為!”麗娜莎臉上再次湧現了憤怒的神色。 奇娜歎了一息:“唉,現在的聯邦法律對上層人物根本沒有任何效力,法律都是用來對付普通民眾的。” 麗娜莎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走著。麗娜莎雖然對那占據自己心房的人產生了懷疑,但這次卻讓那種懷疑暫時消失了。現在的聯邦被操控在極少數自私自利的家伙手中,眾生平等的法律對他們這些凌駕于法律上的人根本沒有任何約束力,能夠用法律打倒他們的只有和他們同處上層社會的他出面才行。雖然不知道他是不是利用這個機會打擊敵對者,但怎麼說他也是主持正義讓正義展現人間,而且也只有他才能這麼做。 此時走廊的喇叭突然傳來:“請飛行戰隊的麗娜莎中校、奇娜少校馬上到司令部。”麗娜莎兩人對望了一眼,點點頭朝司令部走去。 不久飛行戰隊的成員獲知麗娜莎和奇娜,被派遣到骨龍云星系軍區擔任新兵飛行員的教官。在羨慕之于又覺得奇怪,這兩個人可是骸可軍區飛行戰隊的主力啊,在戰爭狀態時刻把她們調去訓練新兵,好像有點怪怪的。 但是沒過多久傳來了讓大家震驚的消息,她們所乘坐的運輸艦,因故障問題發生爆炸,全部乘員罹難。那些正在准備追求麗娜莎這個美女的軍官,全都遺憾的歎了口氣。 與此同時,骸可星內關押士官的軍事監獄突然起火,監獄內的消防系統居然完全失效,當火被救熄時,關押的近千名聯邦士官全部死亡,其中還包括監獄長在內的所有獄警也一同變成焦尸。 骨龍云星系最高長官古奧上將大發雷霆,下令憲兵隊調查情況。憲兵調查的結果是帝國間諜所為,而間諜被憲兵就地擊斃,沒有查清為何帝國間諜要放火燒監獄。在古奧上將下令全星系嚴密搜索間諜的情況下,事情也就此告一段落。

上篇:第二十八章     下篇:第三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