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唐龍原本還認真地看著機器人的礦物煉制過程,希望能夠偷師,可是只見機器人把礦物放進一個盒子後,就不去管,反而不停的搗弄著煉制機上的各種按鈕。看了一會兒也就沒有興趣了,雖然也問過原理,但唐龍怎麼能夠把那些化學方程式聽進去呢,所以干脆在一旁睡覺。 睡醒的唐龍看到機器人仍在儀器前忙乎,知道還沒有煉制出來,胡亂吃了點食用菌點心,就著正不斷制造出淡水的機器喝了幾口水,就開始無聊的到處逛。 唐龍無意中看到被自己踢壞的投影器,就試著把它修好,准備看看新聞。機器人看到唐龍又拿了幾根線頭在自己身上搗鼓,不由問道:“這是什麼?也需要電的嗎?” “這是影像投影機,可以看到外面的新聞。”頭也不抬的唐龍接好線後,按動開關,圖像再次出現在雪白的牆壁上。 機器人看到那影像不由興奮的說道:“原來是這麼有趣的東西啊。”機器人早在唐龍開始維修的時候就偷偷的注意著,現在他雖然不明白這東西為什麼能映射出人類的圖像,但制造過程他已經知道了。 唐龍看到屏幕上出現“英雄事件絕密內幕曝光,新奇私立電視台獨家報道”的幾個字時,不由呆了呆,到底是什麼英雄事件的內幕?正在猜想的唐龍看到屏幕出現變化,忙集中精力觀看。 只見字幕慢慢的消去,先是出現了一個客廳的場景,屏幕上方顯示著宇宙曆3433年7月15日。看到這個時間,唐龍知道是自己被關進這個地下礦場後的事。 接著屏幕上出現了一個身穿西服坐在沙發上的人,由于他的臉部經過處理,所以看不出是誰。這時他對面只能看到背影的一個人用諂媚的語氣說道:“是是,這是下官考慮不周。不過長官請放心,包括唐龍原來所在的連隊,所有知情人不是被關起來了,就是戰死在戰場上。而那些特訓落選的少尉們,雖然他們可能記不起唐龍是誰,但為了預防萬一,我也想辦法把他們調到前線,並隔絕了他們對外的接觸。只要一有戰爭,他們就是頭陣,已經沒有人能夠證明公子不是唐龍。” 聽到這話,唐龍猛地一震,這電視里的兩個人就是謀奪自己功績的主要人物? 雖然很想大罵,但還是忍住怒火仔細聆聽接下來的對話。 只見那個坐姿很高傲的人聽到這話後,冷哼一聲,用冷漠的語氣說道:“所有知情人?哼哼,那兩個訓練他們的教官,還有那些在訓練期間維護那艘戰艦的後勤人員,這些都在哪里呢?你以為把真正的唐龍和他的部下關起來就有用嗎?” 唐龍緊緊地握著拳頭,他早就想到自己和部下被關起來,不是為了等待審訊,而是為了這個目的。現在聽到連訓練自己的教官和後勤人員都要被謀害,心中那股早就湧起的怨氣更為濃烈了。 以前自己連隊的沈日太尉之類的人為難自己,可以說是自己得罪了他們,他們要報複很正常。可現在只是為了讓那個高官的兒子頂替自己的功勞,居然如此膽大妄為的藐視法律,這讓唐龍他真正的感受到軍隊的黑暗與權力的恐怖。 唐龍他明白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獲得的功勞太大的緣故。自己的功勞要是按照正常軍規來獎勵的話,絕對可以晉升上校以上。那個侵占自己功績的小子,在他老爸這個高官的支持下,晉升為少將都有可能,從一個少尉晉升為少將,這中間跳了多少級啊。原本這樣巨大的功勞沒有什麼人敢侵占,可只有自己這一艘從戰場中生存下來,而且戰爭期間通訊斷絕,除了自己這些人外,根本沒人知道最高功勞者是誰,這也就是他們敢侵占功績的緣故之一。 而他們敢侵占功績的真正理由是整個聯邦軍隊被他們牢牢的控制住,如自己一下飛船,馬上被憲兵押送到監獄,接著就被封鎖一切消息,讓那個高官之子粉墨登場。這里面有多少雙眼睛在注視著,可是卻完全沒有人出來更正。說明無論是憲兵、監獄長還是基地司令,這些人都和那個高官是一伙的。 唐龍雖然極度憤怒,但還是強行忍著,繼續觀看下去。那個只看到背影的人,在那個坐著的人說話後,忙彎腰說道:“長官,請放心,下官我馬上去把這些事辦好。” “哼,現在才想起去辦,遲不遲了點?不用了,我在知道事情經過後就已經讓下面的人去處理,相信現在已經完成了。”坐著的人揮揮手說。 這時屏幕突然轉換,出現了字幕,看到那字幕,唐龍整個人軟了下來,只見那顯示的字幕是:宇宙曆3433年7月15日零時,骨龍云星系骸可星,士官軍事監獄起火,救火系統莫名失效,消防車趕到時,大火已滅,士官監獄在押犯人以及獄警、監獄長男女共956人,無一生還。據說這里關押了14名剛從戰場上回來的士官,4女10男。同時監獄長妻子證實,依例晚上不用上班的監獄長當晚被上級下令守夜。事後憲兵搜捕罪犯,據稱此案為帝國間諜所為,但間諜已被就地擊斃。 宇宙曆3433年7月15日上午6:00,骸可星某地下艦艇基地,一伙憲兵以執行公務為由進入某棟後勤軍官宿舍,接著某艦艇後勤人員住宿的13樓發生爆炸,整層人員53人全部罹難。據調查此基地為自走炮艦維修後勤點,13樓的53個後勤官兵在邊境沖突前曾是編號521的自走炮艦的後勤維修人員。 宇宙曆3433年7月15日下午4:22分,由骸可星某太空戰隊基地,派往骨龍云星系軍團擔任戰機教官的麗娜莎中校、奇娜少校,因乘坐的運輸船發生故障,飛船爆炸全體成員罹難。據和兩位軍官同一戰隊的官兵表示,在此時機調離前線主力戰隊指揮官不大合理,同時也證實此兩位軍官就是自走炮艦的教官。 新聞播到這里就沒有了,開始播放廣告,並預告廣告後重播。可是就這則短短幾分鍾的新聞首播卻引起整個聯邦的震動。 在唐龍觀看這則新聞的同時,整個聯邦也因為新奇私立電視台在所有電視台播了5分鍾廣告,所以全部都看到了這個節目。錄像開頭的對話讓人很容易就猜出那個坐著的人是誰,而另外一個也想一下就知道面目了,在骸可星誰最有權力呢? 瞬時間,所有的民眾都憤怒的破口大罵那個兒子叫唐特雷斯的人,各地的士兵,特別是骸可星的士兵更是不顧憲兵的阻攔,圍在索斯中將司令部要求中將出來解釋,可惜得到的結果是索斯中將失蹤了。在骸可星軍區將要開始失去控制時,古奧上將親臨骸可星,除了表示自己清白和馬上全力調查後,提醒士兵們不要忘了這是前線,要時刻警惕敵人的進攻,這才讓憤怒的士兵歸隊。 而那些原本被軍隊代言人壓在底下的議員候選人,忙抓住這個好機會跑出來大肆抨擊原來遠遠拋離自己的競爭對手。早有准備的新奇私立電視台,在重播一次後,馬上直播那些接到意外死亡通知書的士兵家屬的采訪專欄。面對這些家屬痛心疾首呼喊的:嚴懲凶手!民眾對軍隊好感急劇下降,這些軍隊代言人馬上被民眾拋棄。 才一會兒工夫,全國就掀起一股懲罰無恥軍人的聲浪。獲得這個消息的納姆哈原總統立刻跳出來表示將要組織臨時審查會,調查這起事件。以正義形象出現的納姆哈,支持率馬上直線上升,而陳昱也在這個時刻站出來表明立場支持前總統。 ※※※ 萬羅聯邦首都特倫星,某宅邸,陳昱端著酒杯靜靜的看著屏幕上納姆哈涎沫四濺的樣子,不由陰陰一笑。 自己為了撈名望而站出來,納姆哈還以為自己站在他那邊了呢。雖然納姆哈的支持率已經遠遠的拋離自己,但這根本不用擔心。還有兩個星期才是真正的大選,到時候只要自己把掌握的證據拋出來,納姆哈不要說當總統了,恐怕還要到牢房過完下半輩呢。 陳昱晃了晃手中的酒杯自語道:“奇怪,那個新聞是誰炮制出來的?新奇電視台是說接到匿名信件,這個據調查是屬實的,可是為什麼我的情報網卻查不出是誰寄的呢?這個一看就知道是索斯干的,因為不可能在他家裝了攝影機他會不知道。 可是他為什麼這麼干呢?他不是穆恩雷斯的心腹嗎?” 陳昱當然知道穆恩雷斯侵占唐龍的功勞,但為了自己的事業,他可不想和手握重兵的大將鬧矛盾。陳昱也知道軍中的明眼人一早就看出穆恩雷斯的底細,唐特雷斯是什麼人,內部的人沒有不清楚地。那個混蛋連槍都不會用,能指揮戰艦獲得巨大的勝利?說小貓會生老鼠還有人相信。不過這些人也是因為各種原因而不去拆穿他,反正這種事侵占下屬功績的事,在哪都屢見不鮮,常見。一定是穆恩雷斯的敵人才搞出這種事來的,不過這個穆恩雷斯的敵人好像早早就准備好了似的。 想到這陳昱猛地打個寒顫,心頭冒起了一個人影:“難道是他……” 此時,元帥府。索斯恭敬的站在奧姆斯特身旁,看著電視屏幕顯示著各地的示威游行。他向奧姆斯特說道:“元帥閣下,一切如您所料,穆恩雷斯的聲望大跌,這次他肯定翻不了身。” 奧姆斯特沒有馬上接話,而是按動按鈕,轉到了南方星系的電視台,他看了一下後才慢慢地說道:“很危險啊。” “很危險?”索斯滿頭霧水,不知道元帥所指的是什麼。 奧姆斯特指著屏幕說道:“看到沒有,南方三個星系的電視台,都沒有對那個新聞大肆報道,就算有也簡單的說幾句不清不楚的話。據情報顯示在那則新聞播出時,南方三個星系的新聞界就開始控制電波,讓那里的民眾收看不到其他星系的節目。不但官方這樣,私人電視台也是如此。而且,雷斯派系的軍官都保持了沉默,你說這不危險嗎?” 索斯冷汗直冒,聲音抖顫地說道:“難道,難道穆恩雷斯他敢擁兵作亂?” 奧姆斯特依然用緩慢的語氣說道:“很有可能,雖然雷斯派系並不是第一派系,但他的派系卻是非常團結的,特別是雷斯駐地,那里不但是他出生成長的地方,也是他發跡的地方,那里星系星球的執政官都是他的人。” “長官,快下令封鎖宇宙港,讓我帶憲兵隊去抓拿穆恩雷斯,讓他逃出首都的話,絕對是放虎歸山!聯邦將會分裂的!”索斯緊張地說,他說完就拿起電話,准備呼叫憲兵隊。 “噗哧。”一道耀眼的激光在房間里閃過,索斯的眉心出現了一個手指大的小洞,緩緩冒出了鮮血。索斯瞪著一副不敢相信的眼睛,呆呆的看著奧姆斯特手中握著的激光槍。啪的一聲,索斯就這樣不瞑目的倒下了。 奧姆斯特來到索斯跟前蹲下,靜靜地看著索斯那最後的容顏,此時可以看見奧姆斯特眼中流露出哀傷痛苦的神色。良久,奧姆斯特歎了口氣,低沉的自語道:“可惜,你雖然宣誓效忠于我,可是你心中真正忠誠的對象還是這個萬羅聯邦。” 他用手幫索斯的眼睛合上,站起來冷聲說道:“丟進熔化爐。”話音落下,廳內的某扇牆壁無聲的打開,一個帶著防毒面具看不到樣子的軍人,快步來到索斯跟前,單手一抓,一百多斤的尸體輕易的被抓了起來,這個軍人不吭聲的轉身進入原來他出來的地方。此時可以看到這個軍人帶著一副黑皮手套,在燈光下,手套和手腕之間,偶爾會露出一絲金屬的光芒。 此時宇宙港的一架私人太空船正飛離地面。船艙內,兩個穿著厚厚風衣的人,看到飛船起飛了,終于松口氣脫下衣服。正是穆恩雷斯兩父子。 唐特雷斯心神不定的問道:“爸,怎麼辦?我們會不會上軍事法庭?” “哼,只要老子回到駐地,誰敢送我們上軍事法庭?”奧姆斯特拿出一瓶酒,用嘴咬開瓶塞,咕嚕咕嚕猛喝了幾口。 唐特雷斯仍然擔心地問道:“可是,聯邦政府和軍部同時發布通緝令的話,那些人會不會把我們給送回來?” “放心,那幫家伙敢通緝我,我就帶著軍隊造反!南方三個星系政府官員全都是我們的人,軍隊將領也全都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他們不會背叛我的。而且聯邦正和帝國敵對,聯邦政府根本不敢冒內亂的險得罪我。媽的,還是家鄉好,我就知道首都的人全他媽是忘恩負義的家伙,索斯那混蛋居然敢跟我來陰的,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看了那新聞,穆恩雷斯第一個反應就是索斯出賣了他。 “爸,您說這幕後是誰搞的鬼?索斯他應該沒有這麼大膽吧?” “媽的,不是張軍龍、慕傑特就是奧姆斯特這家伙,除了這三個人還有誰敢跟我作對!傍我查出來了我一定要他好看!”穆恩雷斯怒罵道。 唐特雷斯沒有接話,他知道自己沒有危險了,心神就不在這方面上,他現在非常可惜那幾個沒見過面的學生妹呢。“媽的,原本還想享受一下首都女人的味道,沒想到別說摸了,就連看都沒看到就要回家,特倫星,我一定會回來的!”唐特雷斯暗暗的罵道。 正熱鬧非凡的萬羅聯邦民眾突然靜了下來,因為聯邦軍隊的元帥要就英雄事件召開新聞發布會。在這軍隊聲望直落千丈的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元帥總算出來說話了,不但民眾圍在電視四周,就連軍隊中上至四星大將下至列兵也都靜靜等待著元帥的講話。整個聯邦的記者還有臨近一些國家的記者都紛紛削尖腦袋爭取參加發布會。 納姆哈忍住怒火氣鼓鼓的坐在電視旁,他的審查會還沒組建起來,軍隊的統帥就跑出來講話了,他不是站在自己這邊的嗎?為什麼來搶自己的風頭?雖然納姆哈氣奧姆斯特沒跟自己說一下就走出來發表意見,但他也沒辦法,因為自己現在只是個總統候選人,而且這次事件也應該算是軍部的事,軍隊最高長官——元帥,出來發表意見是合情合理的。 不一會兒,掛著聯邦軍部字樣的講台,出現了奧姆斯特那剛毅的容顏、剛挺的身軀,他在那站定後,雙眼刷的掃視了一下鏡頭,那凌厲的眼神讓觀看的民眾和軍官心頭都是一跳。 奧姆斯特看到全場那些記者都把手高高舉著,他虛壓一下手,沉聲說道:“在提問前,請大家為我們英勇的軍人默哀一分鍾。”聽到這話,記者們都把手放下來,閉上眼睛,他們可不想得罪聯邦的民眾和軍人。 所有的人都以為這是為那些被害死的軍人默哀,不過在奧姆斯特睜開眼睛說話後,大家都呆住了。奧姆斯特說:“這個英勇的軍人就是骨云龍星系骸可星軍區司令員——索斯中將。” 大家清醒過來後,立刻議論紛紛,外面觀看電視的民眾立刻大罵起來,那些官兵則呆呆的看著電視。英勇的軍人?索斯他是個和穆恩雷斯狼狽為奸,草菅人命的家伙啊,元帥是不是昏了頭?在此時此刻居然要大家為這樣的人默哀?大家都忘了去思考索斯是怎麼死的。 立刻就有記者氣憤地站起來說道:“元帥閣下,索斯中將配得上英勇這個詞嗎?他配接受我們的默哀嗎?” 奧姆斯特點點頭,一字一句的說道:“他配!”此話一出下面立刻一片嘩然,腦袋靈光的記者已經想好等下新聞的頭條了。 那個站起來責問的記者還想發問,但他突然發現出現了好幾個軍人站在元帥的身後,而且當中還有兩個漂亮的女軍官,這一幕搞得他忘了追問。 奧姆斯特看著鏡頭說道:“也許你們會問為什麼我會說索斯中將是英勇的軍人,答案就在這些軍人身上。請你們自我介紹一下。”奧姆斯特說完走到一邊,讓那些軍人暴露在鏡頭前。 只見站在排頭的一個中年上校,上前一步向鏡頭行個禮說道:“骸可星士官軍事監獄監獄長——卡拉上校!”他下去後,他旁邊的美麗的女軍官上前敬禮說道:“骸可星飛行第一戰隊隊長——麗娜莎中校。” 在她下去後,後面的人依次上前報出自己的身份:“骸可星飛行第一戰隊小隊長——奇娜少校。”“骸可星後勤基地,第34後勤隊隊長——賴特上士”“編號521自走炮艦魚雷手——劉思浩中士” 這些名字在幾天前可說沒有幾個是知道的,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幾乎人人都聽過,大家聽到這話後全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屏幕上的人,他們不是都死了嗎?為什麼還生存著? ※※※ 此時奧姆斯特走回講台,沉穩的說道:“大家看了幾天前的那則新聞,相信已經知道他們是誰了吧。我可以告訴大家,新聞後面所顯示的事故確實發生了,但卻和報道的不一樣,這三起事故中沒有一個人傷亡。” 下面的人都呆了,而聽到這話後,原本悲痛欲絕的家屬立刻歡呼起來。場內的記者第一個反應過來的還是那個首先發問的人:“元帥閣下,這些人能夠幸存下來,難道都是索斯中將的功勞?” 奧姆斯特點點頭:“是的,大家看的那則新聞也是索斯中將拍攝下來的。可惜索斯中將只來得及把救出的人交給我,就被……”說到這,奧姆斯特閉上眼睛,痛苦的搖搖頭。 民眾和士兵看到這,又馬上破口大罵,不過這次不是罵元帥。元帥雖然沒有直接說出來,但大家都知道索斯被穆恩雷斯害死了。 記者和民眾的反應不一樣,對于一想就知道結果的事,他們不怎麼在乎,他們追求的是更重要的新聞。所以一個記者站起來表示對索斯的崇敬之意後就提問道:“為什麼索斯中將不在一開始知道此事的時候就告發那個人,而要偷偷摸摸的? 哦,對不起,請原諒我使用這個詞語。” 奧姆斯特沒有直接回答地說:“如果你是那個人,你會不會提防索斯中將?” 這個記者得到答案後馬上問另外一個問題:“就算那個人比他高階,但索斯中將不屬于他的防區,可以不替他效力的啊,為什麼……”還沒有說下去,就被奧姆斯特打斷了。 “聯邦軍規規定,四星大將有權力對任何一個聯邦軍人下達命令,對違背軍令者可以進行處罰。”奧姆斯特淡淡的一句話就把四星大將的權力之大給暴露出來。 這時有個記者站起來說道:“抱歉,尊敬的元帥閣下,請容在下插個嘴。在下是萊斯共和國的記者,在下認為貴國的軍制有問題。”這話讓眾人一震,在場的記者都知道這可是干涉他國內政啊。 這個外國記者不等奧姆斯特同意,他就繼續直接的說了下去:“我國的軍制基本上和貴國一樣,但是各防區的軍官只能對他們麾下的軍人下達命令,他們是沒有權力命令其他防區的軍人,能夠有權利對所有軍人下達命令的,只有軍隊最高長官——總統及元帥。按理來說,貴國能夠對所有軍人下達命令的,也只有貴國軍隊最高長官之一的元帥閣下。當然,在下不是要求貴國跟我國一樣,只是如果貴國能夠削減各防區軍官的權力,那麼就不會出現像現在這樣的事了。請原諒在下的言語,在下並不想干涉貴國內政,只是覺得不吐不快。”說完鞠躬坐下了。 外國記者的話原原本本的被攝像機傳向整個萬羅聯邦,所有的民眾和普通士兵這才恍然大悟,原來出現這樣的事,是因為一人之下的四星大將的權力太大了!而那些聰敏的高級軍官立刻想到軍界將會出現大地震。 奧姆斯特沒有吭聲,一個外國人對聯邦的軍制提出疑問,身為聯邦元帥難道能去應和嗎?不要說應和,連話都不能說,不然會被認為和外國討論內政。 這時一個記者站起來大聲說道:“我是萬羅聯邦擁有投票權的合法公民,我要求將聯邦軍隊中四星大將有權命令任何一個聯邦軍人的軍規,改為除聯邦軍隊最高長官外,沒有人可以跨區命令其他軍人!”那些看著電視的民眾立刻嚷嚷起來,全都是認同這個記者的話,他們可不想再出現一次這樣的事。 本國公民當然有權這樣說,所以奧姆斯特笑了笑說道:“對不起,這是政府該討論的問題,軍隊是不能參與政治的。” 這個記者也忙點頭說道:“抱歉,在下一時激動,我會向我那一區的議員提議的。”那些暫停拉票,圍在電視前觀看的議員候選人,知道這個記者的話是大眾的心聲,當然也知道自己下次應該怎麼去拉選票了。 那個記者沒有坐下去,反而繼續提問:“元帥閣下,現在既有證據又有證人,不知道元帥閣下要如何處置那個人呢?根據軍規這應該是元帥權限能夠立刻處理的吧?” 熟悉內幕的軍官聽到記者這話,都不由苦笑的暗暗搖頭。軍規規定,最高長官確實能夠在證據確鑿的情況下處理包括四星大將在內的所有軍官。可在軍中出現派系,而且政府官員和財團加入這些派系後,一個擔任派系頭腦的四星大將,可不是元帥能夠單獨處理的。外人不知道就算了,身為記者難道連這點都不知道?在這個直播的場合提出來,那不是讓元帥為難嗎? 高級軍官們原本以為元帥會找些借口推托一下,但沒想到奧姆斯特聽了那個記者的話後,一臉冷漠的掃視了眾人一眼,點點頭說道:“穆恩雷斯身為四星大將,為己謀私,侵占士兵功績、派遣親人頂替。更為了防止事情暴露,進而殺人滅口。 其行為嚴重損毀了聯邦軍人的聲譽,不但犯了軍法、更犯了聯邦憲法!現在我以萬羅聯邦軍隊元帥的身份宣布對穆恩雷斯四星大將的處罰:革去穆恩雷斯的所有軍職,剝奪其軍人資格。著即逮捕送交聯邦最高法庭審判!”奧姆斯特說完行個軍禮就離開了。 聽到元帥說出這話,記者們愣了一下才鼓起掌歡送奧姆斯特離去。所有老資格的記者都無奈的苦笑著,南方星系的記者則暗自冷笑。穆恩雷斯逃回南方的事,內部的人都知道了。了解內情的人都非常清楚,就算穆恩雷斯現在不是軍人,南方十萬艘戰艦的兵權還是牢牢掌握在他手中,有誰能夠抓住他押解回首都審判?就算不說這些軍隊,南方的憲兵、警察、特務,恐怕也沒有誰會聽令去抓穆恩雷斯,而聽從穆恩雷斯的命令在各星系進行戒備的人,倒是大把。 萬羅聯邦南方木犁星系豪斯星,星系首府。 “媽的!這王八蛋,居然敢革去我的軍職和軍人資格?老子就等你來抓!”喝著酒的穆恩雷斯猛地把酒瓶朝奧姆斯特的立體影像扔去。整個南方星系唯一一部沒有被屏掉接收聯邦首都電視信號的投影機,就這樣報廢了。 “爸,奧姆斯特真的通緝我們了,怎麼辦?”唐特雷斯顫抖著問。他在逃回來的船上聽了父親的話,當時不害怕會被通緝。可回來一想,自己這派系只有10萬艘戰艦,而聯邦還有40萬艘戰艦,兵力不成對比。 至于說聯邦和帝國敵對,但帝國只是打了一場邊境沖突就沒來過了。而包括自家在內所有派系的高級戰艦都集中在骸可星,在索斯死後就被聯邦牢牢控制住,就算索斯沒死,恐怕也一個樣。這強大的戰斗力足可抵擋帝國10萬艘戰艦的入侵,自己這10萬艘戰艦如何能夠抵擋聯邦可以隨時調動的40萬艘戰艦啊?唐特雷斯是越想越心驚,當聽到真的被通緝的時候,就開始慌張起來。 穆恩雷斯聽到這話,立刻沖著兒子怒吼道:“慌張什麼!不是你,哪會搞出這麼多事!傍我閉嘴站好!”唐特雷斯被父親的樣子嚇得抖了一下,乖乖的閉上嘴巴站著不動。 穆恩雷斯一邊走動一邊叫罵著:“他媽的!奧姆斯特你這家伙,索斯原來是你的人。你厲害,早早安排好一切,讓我主動跳進陷阱。” 唐特雷斯一驚:“什麼?您說這一切都是奧姆斯特搞的鬼?” ※※※ 本書精品文學網()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三十章     下篇:第三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