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一章分成三天更新是因為實體書才出版哦,書才剛出,所以更新要慢一點^^) 面對無數記者的納姆哈,憤怒的高舉著拳頭喊道:“誣蔑!這是誣蔑!這絕對是誹謗!”喊完這,納姆哈神色一轉,以淒涼痛苦的神態說道:“想我為政以來如履薄冰,廢寢忘食沒日沒夜的工作,所作所為還都是為了萬羅聯邦的民眾嗎。可沒想到……居然有人誹謗我!我要控告散布不實消息的電視台!”說到這,他又讓聲音高昂起來。 納姆哈表演結束後,剛做了一個問答會開始的手勢,一個記者馬上舉手問道:“先生,這次盛傳聯邦檢察官將對您進行調查的事,屬實嗎?” “絕無此事!如果檢察官對我進行了調查,你想我還能站在這里開記者招待會嗎?這一切都是謠言!”納姆哈在那記者話音剛落就飛快的做了回答。 “先生,有人向法院提出對您的控告,您認為這個人是誰呢?”又一個記者問道。 “這就要問你們這些新聞工作者了,我也是在電視播出這個消息後才知道有人控告我。但是我可以肯定這種無中生有的人一定是我的政敵,希望借此來打擊我的聲望!不過他一定會失望的,像我這種身正不怕影斜的人,是不會被這些謠言擊倒的!我的支持者也一定不會相信這種無稽之談!” 此時有一個記者站起來准備發問的時候,突然發現納姆哈臉色一變,呆呆的望著會議廳大門那邊。搞得他忘了提問,轉身去看。納姆哈的表情和這個記者的動作,讓所有的人都把頭扭回去觀看。 這一看,眾人都是一呆,因為會議廳門口那里走進了4個身穿軍服的大漢。一個見識廣的記者,看到了那些軍人的臂章,不由驚呼道:“軍事法庭的執法官!”聽到這話大家一陣發愣,大家都知道這種執法官是專門逮捕犯了聯邦軍法的人,可是這里沒有軍人啊,他們來這里干嘛? 納姆哈不解的看著這四個軍人向自己走來,不由側身向自己的張秘書低聲問道:“怎麼回事?軍事法庭的人怎麼會出現在這里?難道你沒有和元帥打招呼嗎?” 張秘書疑惑不解的回答:“先生,元帥已經答應利用軍隊的勢力干涉此事,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軍事法庭的人會來這里。” 納姆哈聽到奧姆斯特做了承諾,不由松了口氣,只要軍中第一人站在自己這邊,自己就沒什麼好怕的,而且自己也不是軍人,軍事法庭沒有資格逮捕自己,這幾個人可能是來通知自己什麼事的。 納姆哈想到這,忙擺出和善的笑臉迎接已經站在自己面前的四位執法官。可還沒開口詢問他們有什麼事情時,站在首位的一個執法官,就表情冷酷的從懷里掏出一張紙展開念道:“據查納姆哈勾結軍火制造商,在任期間使用總統權力強行決定軍隊購買的軍艦類型,並從中獲得巨大回扣,從而使得我萬羅聯邦軍人因戰艦質量低劣問題而發生大量傷亡。現以聯邦憲法第345條危害軍人罪,給予逮捕!” 納姆哈一聽呆了,他發呆不是因為沒有這回事,而是這件十分機密的事,為什麼軍事法庭的人會知道呢?除了那個軍火商人和自己外,應該沒有人知道的啊! 納姆哈在苦想的時候,那些記者已經舉著攝影器拼命的拍著像,他們都知道這回真是大新聞了。平時在外面時常大喊保護軍人利益的納姆哈,居然會勾結軍火商人供應軍隊偽劣軍艦! “對不起,請跟我們走一趟。”那個為首的執法官看到納姆哈呆在那里,使個眼色,身後其中兩個執法官馬上走前來,用力的夾住納姆哈的手臂,架起就走。 納姆哈這才反應過來,忙一邊掙紮一邊大喊道:“放開我!這是誹謗!謠言! 陷害!”他把求救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貼身保鏢,可是那些保鏢卻都假裝沒有看到他的目光,不是低著頭,就是側過頭去。 這些保鏢平時很拽,因為他們跟的老板是聯邦總統。平時自己這些人,看警察不順眼可以狠狠地去揍一頓,甚至可以和憲兵打架也不會被抓,但是現在見到執法官卻只能夾著尾巴做人。原因很簡單,得罪了警察和憲兵,只是得罪他們的長官,老板施點壓就可以過關。可執法官代表的是整個聯邦軍隊的威嚴,去阻攔他們?百分之百會被亂搶射死,而且還是非常不名譽的死法。看來自己這些人要找過另外一個老板了。 納姆哈看到自己的保鏢根本靠不住,不由暗自詛咒,可是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納姆哈忙把目光轉向張秘書,拼命的使眼色,要他去找奧姆斯特幫忙。 可是納姆哈突然感覺到自己全身一片冰冷,因為他看到張秘書居然沖自己露出一個陰陰的冷笑,然後轉身離開。難道這件事不是陳昱所為,而是這個自己依為心腹的張秘書所干的?可是他為什這麼做呢?這樣做對他根本沒有什麼好處啊。還是說,我的敵人出高價收買他?也不可能,自己的秘密資金都是交給他去盈利,就是存銀行的利息都是天文數字啦。 糟!納姆哈知道張秘書為什麼要出賣自己了,因為這樣一來那些秘密資金就都是他的了!不行!不能讓這個叛徒吞了我的錢!納姆哈張開口,准備拖張秘書下水。可是在這個時候,夾住他的一個執法官,小聲地在納姆哈耳邊說了句:“你那張秘書,不叫凱傑·張,而是叫做張虎魂。” “張虎魂?”納姆哈聽到這個名字愣了一下,但是一瞬時間,想起什麼的納姆哈,臉色鐵青的呻吟了一句:“張虎魂,張軍龍的大公子!”就整個人軟了下來,毫無反抗的被執法官架走了。 聯邦首都某棟別墅里,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一邊膩意晃著酒杯,一邊看著新聞的陳昱,陰陰的一笑,好像自言自語地說道:“乘他病要他命,把關于納姆哈的那些資料傳出去。” 投影器光亮照射不到的角落,突然走出一道人影,這個人對著陳昱的背影鞠躬應了聲:“是。” 陳昱淺嘗了一口酒杯里的美酒,然後舉著酒杯湊著光亮觀察著那鮮豔的顏色。 那道影子也沒有離去,只是靜靜的站在那里。 好一會兒,陳昱才緩緩的說道:“知道是誰第一個跳出來的嗎?” “是納姆哈的第一秘書。”那道影子非常簡練的回答。 “哦,張秘書啊,我見過他幾次,沒想到這個沉默寡言的青年,居然這麼狠啊。查出他為什麼背叛嗎?應該是為了納姆哈的那些秘密資金吧。”陳昱說完笑了笑,再次淺嘗了一口酒。 “查不出,但是卻發現張秘書的另外一個身份。”那道影子只是說了一半就閉上了嘴巴。 在事情不緊急的時候,陳昱非常喜歡部下這樣不直接把答案說出來,因為這樣可以鍛煉一下自己的思維能力。 “哦,查不出他的動機,而且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用偽造的身份也能夠當上納姆哈的第一秘書,不但說明他非常有能力,同時也證明了他的背後有很大的勢力嘛。他是屬于哪個勢力的?”陳昱已經大概能猜出他的背後勢力是哪一個,現在就等待證明自己猜對了沒有。當然他是不會把自己的猜測說出來的,萬一不對的話,不但讓部下為難,也讓部下笑話。 “他的真名叫做張虎魂。”那道影子知道,對這個上司說得太詳細了會被認為有意賣弄,所以只說出能代表那人勢力的話就行了。 身兼國防和情報兩大部門長官的陳昱,立刻就知道張虎魂這個名字代表什麼。 他驚訝的張了張嘴巴想說什麼,但是他很快把嘴巴閉上,一仰頭把酒杯的酒一口喝光,舒了口氣後才緩緩的說道:“調查張軍龍和張虎魂要干什麼,納姆哈的那點秘密資金還不放在北方王的眼中,他們這麼干一定有什麼目的。”說著揮揮手讓那個人退下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昱才無力的柔柔額頭自語道:“怎麼會是張軍龍呢?按理要整跨納姆哈的應該是奧姆斯特才對呀,張軍龍這個北方王一直都是低調行事,也不插手政治,現在突然讓兒子搞出這麼大的事,到底是為了什麼?” ※※※ 元帥府,坐在辦公桌前的奧姆斯特,含笑看著眼前兩個全息投影半身像。左邊的是身穿聯邦四星大將軍服的中年人,烏黑的頭發加臘往後梳得非常緊貼,平凡的五官因為那雙閃著光芒的眼睛而使得整個人充滿了威武之氣。 右邊的是一個身穿整潔的黑色貼身西服、白色襯衣、黑色領帶,樣子非常斯文的年輕人,只是這個年輕人嘴角帶著的一絲若有若無的笑容,讓他顯得有點傲視群雄的味道。 那個四星大將先開口說道:“老朋友,我兒子的事就拜托你多關照了。”那個年輕人聽到這話,把頭微微的垂下了一點。 奧姆斯特笑道:“我說軍龍啊,你拜托什麼啊,我一直都把虎魂侄兒當自己的兒子看,需要我幫忙的事,還用你來拜托?” 張軍龍聽了,含笑點點頭沒有再說什麼,但他那犀利的目光卻瞥了一下那個年輕人。年輕人順勢把微低著的頭往下垂,行了個鞠躬禮恭聲說道:“謝謝伯父,以後請伯父繼續關照侄兒。” 奧姆斯特笑著點點頭說道:“不用多說了,再說就把我當外人看了。虎魂啊,納姆哈的地盤你接收了嗎?有沒有什麼問題?” 張虎魂很恭敬的說道:“是,沒有問題。因為這些年來納姆哈先生舉凡選舉,及和選民拉近關系的事都是侄兒去辦的,可以說選民對納姆哈先生的熟悉,還不如對侄兒的熟悉。納姆哈先生出事後,選民主動提議讓我頂替納姆哈先生出來競選。” 奧姆斯特聽到張虎魂還稱呼納姆哈為先生,不由仔細看了他一眼。奧姆斯特知道張虎魂不是叫慣了改不了口的原因,可是卻不知道他是佩服納姆哈才繼續叫他先生,還是為了保持禮貌的原因呢?如果是後一個原因的話,那這個年輕人很深沉啊,居然能在自己人面前,保持著對自己陷害的對象的禮貌呢。 想到這,奧姆斯特歎了口氣說道:“可惜你不能和陳昱一起聯合參選。納姆哈和陳昱是對手,原來支持納姆哈的選民是不可能同意你和陳昱聯手的,不然你就有資格擔任副總統了。”說到這奧姆斯特笑了起來:“不過你也不用灰心,在我和你父親派下議員的支持下,議院議長還是能夠當上的。” 奧姆斯特說這話的時候,一直偷偷注意著這兩父子的表情,看到他們雖然臉上帶著淡淡的微笑,但神色中卻微微露出穩拿的味道。看到這一幕,奧姆斯特不由在心中咯噔一聲,看來軍龍派系支持的議員肯定是占了所有議席的多數,不然他們是不會露出這種表情的。 “嗯,真是可惜呢。因為上次冒名領功事件,軍方明面上支持的議員都落了馬。雖然自己一直都是在暗處支持自己的代言人,可是人數不是很多。看他們的樣子,軍龍派系暗中支持的人肯定超出自己許多。” 在奧姆斯特思考的時候,張軍龍出聲說道:“陳昱現在的選票已經排在第一位,總統的寶座是穩拿的。擁有國防系和情報希的聯邦第一人,肯定不會讓我們軍部系統的人好過。為了議院能夠牽制他,我想我們應該坦誠相對了。這是我那派系支持的議員候選人名單,其中70%已經競選成功了。” 隨著張軍龍的話,奧姆斯特面前出現一幅微型屏幕,人名在緩慢的滾動著。奧姆斯特按動桌上的紅外線電子感觸鍵盤,馬上知道這張名單共有七千人,其中五千多人已經擁有議員資格了。兩萬的席位中已經知道五千多席是什麼人讓他們坐上的。不知道這五千多人的數字屬實嗎?應該是比真正的數字少了許多吧。 奧姆斯特抬起頭笑道:“雖然我沒有派系,不過算是朋友的也有那麼幾千人競選成功了。我把他們的名單發給你。”說著按動了幾個按鈕。 張軍龍的影像好像在低頭查看什麼,良久才見他抬起頭不經意的瞥了一眼自己的兒子,然後笑道:“真看不出來,你有這麼多的朋友競選成功了,讓虎魂去拜訪一下他們吧?” “這自然需要,不然如何能夠牽制陳昱呢?我會跟他們介紹虎魂的。”奧姆斯特含笑說。 張虎魂接到父親傳過來奧姆斯特支持的議員名單,看到上面足足有三千人,不由心頭一跳,加上自己這邊藏起的二千人,兩萬人的席位就占了一半多,達到了52%的席位。別小看這2%,這可是真正能夠左右聯邦的力量啊! 奧姆斯特在他們兩父子傳遞文件的時候,就開始敲擊鍵盤,這時出聲對張虎魂說道:“我已經把介紹信發送給他們了,你隨時可以和他們聯絡。” 這種和數千人的聯絡,一般都是通過全息投影,就像奧姆斯特他們這樣,不然誰有精力和幾千人一個個見面?當然非常機密的事情或者為了培養感情,還是會親自見面的。 張軍龍向張虎魂點點頭說道:“看,你伯父是多麼關照你,才說完就把介紹信開出去了,還不快去和那些議員聯絡?” 張虎魂知道父親有些話要和奧姆斯特說,而且很可能是會談不攏的話題,自己留在這里可能會被遷怒,所以連忙向奧姆斯特道謝,然後就關掉了通訊器的連接。 “元帥閣下,現在邊境已經沒有了沖突,下官那軍區下轄的高級戰艦不知道何時能夠回去駐地呢?當然,下官這個軍區司令不是對這個有意見,我們都是聯邦軍人,那些戰艦是聯邦的戰艦,駐紮在什麼地方都是聯邦一句話。可是下官那些北方本土的士兵卻老是沖我發牢騷,說什麼戰爭時期他們不敢抱怨,但現在又沒有戰爭,全聯邦的高級戰艦都集中在一個星球,擠都擠死了,到底什麼時候能夠回去啊。因為這些話聽得耳朵都起繭了,所以下官才來詢問一下元帥閣下。”張軍龍說完緊緊地看著奧姆斯特。 奧姆斯特在張軍龍讓他兒子先行離去時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了,雖說張軍龍麾下還有15萬艘戰艦,可惜這些都是些中下兩級的各種型號的戰艦及運輸艦,戰斗力只剩下原來的60%不到,當然心急那些高級戰艦了。 邊境沖突結束後,找自己表示希望把高級戰艦調回原來駐地的軍官,沒有一百也有幾十了。這些人有的是說防禦邊界的力量不行,有的是說打擊宇宙海盜的力度不夠,其實他們還不都是為了保存自己的實力。看來聯邦慢慢開始出現軍閥割據的情況了,想到這奧姆斯特在心中暗自好笑,因為各軍區會有這麼大的權力,都是自己這幾十年來的成果啊。 這些念頭當然是在腦海中一閃而過的,奧姆斯特在張軍龍話音剛落就點點頭說道:“我正要跟你說這件事。原本在沖突結束,帝國沒有繼續入侵的現象後,已經准備在大選期間把高級戰艦調回原來的駐地。可是,沒想到這期間卻發生了穆恩雷斯侵占功勞的事件。雖然發布了通緝令,可南方根本不理會,反而在各星球宇宙港驅趕派去抓捕的人員。” “閣下是說雷斯派系會叛亂?他那區區10萬艘中下兩級的戰艦,如何是聯邦數十萬戰艦的對手?請放心,不用其他軍區動手,只要閣下把北方軍區的高級戰艦調回來,下官敢立軍令狀立刻把穆恩雷斯兩父子逮捕歸案!”張軍龍說完繼續緊緊地盯著奧姆斯特。 奧姆斯特歎口氣說道:“唉,我當然知道只要你的北方軍區就可以消滅穆恩雷斯。但是駭可星上雷斯派系的高級戰艦卻有3千之巨,如果將占據絕大壓制優勢的你們北方軍區戰艦調走了,一旦他們勾結帝國,我們聯邦的戰線立刻會崩潰。就算他們不叛國,來個停止內戰的口號扣押其他戰艦,整個邊境也立刻會變得混亂不堪啊。” 張軍龍不以為意的說道:“元帥閣下可以把這些戰艦的指揮官換掉,或者為了安全點,把全部南方人員換掉也行啊,還不是一道命令的事嗎?” 奧姆斯特攤開手無奈的說道:“難啊,難道他們不知道我們這樣做的理由嗎? 這只會讓他們提前叛亂!就算他們不會叛亂,也可以用只服從直屬上司的命令推托,我這元帥的命令不頂用啊。” 張軍龍眉毛揚了一下,他已經知道奧姆斯特這麼說的意思了,原來他希望那道元帥可命令任何軍人的法令早點通過啊。 張軍龍在剛聽到這個法令提案的時候,就知道這是對付自己這些軍區司令的尚方寶劍。因為有了這個法令,元帥就有權可以直接把自己親信安插到各軍區要害部門,同時也可以把軍區司令的心腹調到其他地方去。從意義上來講,對聯邦軍隊是件好事,但對自己這些軍區司令就不那麼好了。自己原本還想讓兒子控制議院後,把這個法令拖住不實行,現在看來奧姆斯特是拿北方軍區的高級戰艦和自己交易了。 “為了預防萬一,我們可以先下手為強。在駭可星,雷斯派系外的高級戰艦起碼有數萬艘,這些戰艦可完全消滅雷斯派系的戰艦。只要您下令,下官願意親自前往指揮。”張軍龍衡量了一下覺得還是不劃算,情願耗損一些高級戰艦,也不願意讓那個法令通過。 “這不可能,我們用什麼理由消滅他們?難道是說為了預防他們將來叛變嗎?這根本行不通的。”奧姆斯特忙搖搖頭說。 張軍龍不吭聲的看著奧姆斯特,良久,他才出聲說道:“下官明白了,那麼就等閣下把那些人調離後才來討論高級戰艦調回各軍區的話題吧。啊,是了,穆恩雷斯跟我們這些四星大將聯絡過,他說他是被人陷害的,對于他的話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好,那麼下次再聯絡。”說完這,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奧姆斯特就關掉了通訊。 奧姆斯特看著空蕩蕩的辦公室,嘴角露出一絲笑容,自言自語的說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話:“看來是需要一場真正的戰爭了。” 唐龍經過乘坐漂浮車、運輸艦,耗費數個小時後終于來到骨龍云星系軍區的司令辦公室外。而憲兵把唐龍帶到這門口就徑自離去了。 “報告!”唐龍面對那扇緊閉的門行個禮大喊道。這時門口兩旁安置的探測器,發出兩道微弱的光芒把唐龍掃描了一遍,接著B的一聲,那門就自動打開了。 “靠,居然要檢查過後才開門,難道會有刺客前會來刺殺嗎?”原本以為站在門口,門就會打開的唐龍暗自嘀咕。他會連這種事都要去發牢騷,主要是因為等下進去後還要再敬一次禮。 唐龍進去第一眼就看到站在寬大桌子前的中年軍人,這個人他見過,就是這個人向自己下達拼死抵抗敵軍的命令。那三粒閃閃發亮的金星還真是讓人覺得惡心呐。唐龍雖然心中胡思亂想著,但是仍臉無表情的行了個無可挑剔的軍禮,並恭聲說道:“長官好!” 古奧上將隨意將手揮了揮算是回禮,然後含笑說道:“辛苦你了,我們聯邦的英雄。來,我們坐著說。”說著指了指房間一角的沙發。 “謝謝。”唐龍保持著冰冷的表情,雙手放在膝蓋上,腰骨挺得筆直得坐在沙發邊上,可說就這樣一直聆聽著長官的話。只在年輕貌美的女勤務兵送上紅茶,他才微微點了下頭道謝。 當然,唐龍也注意到那個美女勤務兵偷偷的看了自己幾眼,不過他沒有想到其他方面去,反而想道:“不知道這個女兵有沒有和這個上將有上那麼一腿呢?如果有的話,那要怎樣才能收集證據呢?”敢情他現在看到什麼都在想如何利用起來。誇誇其談不著邊際的古奧上將,不知道眼前這個部下正打著怎樣讓自己身敗名裂的主意呢。 “那件事,主要是穆恩雷斯和索斯中將所為,後來在索斯中將良心發現下,在本人的公正無私下,以及在元帥親自查探下,你總算重見天日……”唐龍聽著古奧上將不斷說著,主要內容就是沒有索斯中將和元帥,特別是沒有他這個上將的幫助和公正無私,自己這個中尉就別想翻身。 唐龍心中暗自冷笑,別以為自己被關了這麼久不知道外面的事,自己出來的第一件事就是尋找存檔的新聞來看。整件事中,那個索斯海保護了自己認識的人,並告發了穆恩雷斯,而那個元帥則把穆恩雷斯踢下台,但你這個上將卻根本什麼都沒做,為什麼把誇獎你自己的話重複了這麼多遍呢? “對不起長官,不知道下官那艘艦艇內的戰友們現在怎麼樣了?”唐龍終于等到古奧上將喝茶潤口的機會,馬上開口詢問。 “哦,他們啊,說到他們,這就關系到我為什麼要和你見面的原因。”古奧放下茶杯盯著唐龍,看到唐龍神色絲毫不變的看著自己,才緩緩的說道:“你想象一下也能想象到這次的事件對我們軍隊的聲望是個重大的打擊。單單今年申請入伍的人數,跟上一年比就下降了50%,而申請退役的更是比上年多了200%,從這就可以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唐龍當然知道那事對軍隊的聲望打擊有多大,他在聽到那則新聞的時候,心中就產生了軍隊是如此黑暗的感覺。那些知道真相的民眾心里恐怕也是這種感覺,有了那種感覺誰還願意呆在軍隊里呢。 看到唐龍點頭,古奧上將繼續說道:“所以為了穩定軍心,我們統帥部希望你們不要提起這件事。至于民眾嘛,那都是非常健忘的,相信不用多久他們就會忘了這件事,到時候我們軍隊的威望又會再次提升起來。相信身為軍人的你是會同意的。” 唐龍聽到這話一愣,心中想道:“威脅呀?不知道這件事能不能拿來陷害他呢?”當然心中一下子就否定了,自己也不願意整天被人指指點點,再說這可是整個軍隊高層的決定啊,自己還沒有蠢到和所有高官作對。 古奧上將看到唐龍低著頭不說話,以為他不願意,忙繼續說道:“你那些戰友已經全部答應了,而且我們為了補償你們,可以滿足你們每人一個合理的要求。” “可以滿足我們每人一個合理的要求?”唐龍吃驚的反問,在他看來,要自己不提起那件事是很簡單的一件事啊,怎麼軍部高層居然會許下這樣的承諾呢? “對,只要是合理的,什麼要求都可以。”古奧看到唐龍的樣子笑了,雖然自己也不了解軍部高層為什麼要這麼關照這些下級士官,但能夠完成任務,自己的功績本上就多了一筆啊。 “長官,冒昧問一下,我能不能知道我那些戰友他們的要求是什麼呢?”唐龍有點急切地說。 “呵呵,這小子,敢情想參考一下才下決定呢。”古奧雖然在心里想著,但還是立刻回答道:“他們啊,全都要求去士官學院進修專業。” “士官學院?”唐龍有點不解,他們都已經是士官了,還進士官學院干嘛? 古奧看到唐龍的樣子就知道他誤解了:“呵呵,士官學院是那些不是國防大學畢業的軍官進修的地方,當然那也是士官晉升下級軍官的最佳捷徑,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進去的。他們出來後最起碼也是個少尉。” 唐龍當然聽出古奧暗示自己要求這個,但一來自己不喜歡讀書,二來自己已經是中尉了,進去沒搞頭啊。 古奧看到唐龍眉頭皺了一下不吭聲了,知道唐龍不喜歡這個,于是再次開口說道:“來,說出來聽聽,你的要求是什麼?” “嗯,不知道下官能不能擔任戰艦的指揮官呢?”唐龍雖然神色依然冷漠,但眼神卻散發出炙熱的光芒。 古奧心頭一跳,這光芒自己見過,每次照鏡子的時候都能看到,他非常清楚那是渴望什麼的光芒,那可是渴望升官的眼神啊。 古奧皺皺眉頭,他不喜歡在其他人眼中看到和自己一樣的眼神,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說道:“雖然根據你上次立下的功勞可以晉升為少將,但是不可否認,你違背了我下達的命令——死守!”說道這,古奧的眼神散發出冷漠的光芒。 唐龍馬上心虛的低下頭,但卻在心中冷哼道:“媽的,死守?你這王八,一萬的自走炮艦連敵人的影子都沒看到就被消滅了九成,要不是我利用敵人以為我們會逃走和輕敵的心理反攻了一次,乘他們還沒反應過來,開始逃亡,我現在已經變成宇宙塵埃了!” 古奧看到唐龍低下頭的樣子,得意的笑了一下繼續說道:“不過,你雖然犯了違反軍令的罪,但在遭到關押後變得比較輕了。同時也由于你立下的功勞非常巨大,所以經軍部的批准,決定晉升你為上尉,違反軍令的罪就算消除了,不會紀錄在你的檔案中。對于這樣的決定,你有沒有意見啊?” “沒有!謝謝長官栽培!”唐龍猛地站起來啪的敬了個禮,心中雖然樂開了花,但臉上依然保持冰冷的表情。想想也是,他怎麼會有意見呢,原本以為不被處罰降級就好了,沒想到還能升上一級,呵呵,19歲的上尉,想到這,做夢都會笑哦。 本書精品文學網()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三十二章     下篇:第三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