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嗯,各位弟兄……呃,各位姐妹。”唐龍剛喊出弟兄倆個字就發覺自己錯了,因為這個大廳里面就只有自己一個是男的,雖然慌忙改口,但臉皮厚的他也微微有點臉紅。 “小弟叫做唐龍,今天是第一天來這里報到,很高興成為SK23連隊的一員。我……讓我們一起……一起……一起拼搏吧。”唐龍不知道怎麼結尾,只好胡亂說兩句就用可憐巴巴的眼神看著那個面無表情的尤娜中尉,因為現在全場一片寂靜,而且這些女子用怪怪的表情看著自己,讓唐龍覺得渾身都不自在啊。 尤娜中尉靜靜的看著唐龍,她現在還不清楚唐龍是個什麼樣的人,雖然凌麗說了唐龍的經曆,但這些都是電腦記載及電視播報的,這個年輕的小男孩到底有什麼背景,到底是為了什麼原因而來這里的,沒有人知道。為了這些苦難的部下,自己不得不謹慎行事啊。因為按照軍銜來說唐龍是整個SK23連隊的最高長官,這個家伙胡作非為的話,那可為難了。 雖然尤娜很謹慎的猜測著唐龍,但看到唐龍那求救的眼神,不知道怎麼搞的,尤娜有點于心不忍。“看他還像個不成熟的小孩,應該不會壞到哪里吧?”尤娜暗暗想道。可尤娜又馬上推翻自己的想法,她不能擔保一個血氣旺盛的年輕男子呆在這個女人堆里會做出什麼事,于是她馬上出聲說道:“解散!” 這話一出,除了她身旁的少尉,其他女兵立刻有秩序的從大廳四周出現的通道離開了,當然很多人在離開時都好奇的看了唐龍幾眼。 原本一直保持冰冷臉孔的唐龍在女兵都走光的時候,立刻坐在地上,拭了把汗喘著氣對尤娜說道:“大姐啊,怎麼不通知一聲就讓我來出丑啊?” 尤娜繃著臉冷冷的說道:“下官叫做尤娜,長官。” 唐龍根本不在意尤娜的語氣,松開自己的風紀扣,懶洋洋的說道:“尤娜中尉大姐,能告訴我這個SK23連隊到底是怎麼回事嗎?為什麼這里全部都是女兵?” 尤娜依然冷冷的說道:“這就要您自己去探索了。凌麗,帶長官去他的房間。”說著敬個禮徑自走了。她這一走,其他少尉也敬禮離開,除了那個叫潔絲的少尉看了唐龍一眼,其他的女軍官都是看都不看一眼的離開。 唐龍看到那個紅頭發的少尉也准備離去,不由叫道:“喂,少尉,不是說帶我去我的房間嗎?” 紅頭發少尉聽到這話停下腳步嬌笑道:“嘻嘻,長官,我可不叫做凌麗,而是叫做愛爾希哦。她才叫做凌麗呢。”說著指了一下站在原位低著頭不吭聲的黑發少尉。 唐龍吃驚的指著愛爾希說道:“你騙我?!” 愛爾希仍然笑嘻嘻的說道:“怎麼?不能騙你嗎?還是說您舍不得我這個假副官啊?要是您肯給點好處的話,我可以做你全天候的貼身秘書哦。”說著向唐龍拋了下媚眼,擺出一個非常性感的動作。 “嗚,你的樣子好惡心。”唐龍皺著眉頭的用雙手摩擦著手臂說道。唐龍最看不慣女人露出這樣做作的表情。 “什麼?!”愛爾希杏眼一瞪,她沒想到自己迷人的招牌動作居然被人說成惡心,自己在外面隨便拋拋媚眼就大把男人跑過來獻殷勤,這小王八蛋,肯定是毛都沒長齊的家伙! “長官啊,我這樣還會不會讓您惡心呢?”想發火又顧及對方軍銜的愛爾希,一邊嬌聲嬌氣的說著,一邊故意解開上衣幾個鈕扣,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膚,並整個人靠了上來。 唐龍沒有怎麼動,任由愛爾希粘著自己,他仔細的打量了一下愛爾希後才說道:“你的樣子身材都很漂亮,任何人都會稱贊你是個美人。不過給我的感覺太做作,反而沒有她這麼可愛。”說著指了一下滿臉通紅的看著這里的凌麗。 本來滿臉媚態的愛爾希聽到唐龍這話,臉色一下子變得鐵青,冷哼一聲,轉身離開了。唐龍搔搔腦袋不解的低語道:“怎麼?這就生氣了?” 臉色也因唐龍那句話變得毫無表情的凌麗,微微的歎了一息,走前一步低聲說道:“長官,下官帶您去您的房間。” “噢,好的。”唐龍起來拍拍屁股跟在凌麗身後進入自動門,進去後兩個人都不吭聲的站在運輸帶上,凌麗在前面低著頭不知道想些什麼,而唐龍則左顧右盼的打量著四周。 好一會兒,凌麗下了運輸帶,走進一個通道,唐龍也忙跟了上去。當凌麗來到一扇門前,停下來對唐龍說道:“長官,這里就是您的房間了。” “噢,謝謝。”唐龍心急的走前去打開了門,還沒來得及走進去觀賞,就聽到凌麗遲疑的呼喊聲:“長官。” 唐龍回過頭來問道:“有事嗎?” 凌麗咬了一下嘴唇說道:“長官,愛爾希並不是一個放蕩的人。她是因為……” 唐龍揮揮手笑道:“雖然我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不過我知道每個人都是帶著面具做人的,像我,不也是帶著一副冰冷的面具嗎?我想請你轉告愛爾希少尉,適當的做一回自己,表露出真性情,也是件不錯的事呢。好了,再見。”說著就轉身進了房間。 凌麗眼神複雜的看著緊閉的房門,此刻的她早已經沒有不久前那種給人害羞少女的感覺了。不過她也沒有多作停留,很快轉身離去了。 某房間內,愛爾希正咬牙切齒捏著拳頭的看著牆壁上的一副畫像,這幅畫像上是一個年輕的聯邦軍人揮動手臂的固定影像。唐龍看到的話肯定大吃一驚,因為這個帥氣的年輕軍人是那麼的熟悉,正是唐龍自己本人啊。 當愛爾希狠狠地瞪著牆上的畫像沒有動作的時候,房間門被打開了,愛爾希回頭一看見是凌麗,表情松緩了一下,點點頭說道:“那個兔崽子沒對你毛手毛腳吧?” 凌麗看了愛爾希一眼,搖搖頭說道:“沒有。” 愛爾希一聽這話,立刻很感興趣的拉著凌麗的手說道:“怎麼回事?那小子這麼膽小嗎?就你們兩個單獨相處,而且你還表現出這麼柔弱害羞,他居然不向你下手?” 臉上已經沒有剛才那種害羞少女表情的凌麗,不怎麼吭聲,只是微微掙脫愛爾希的手,徑自走到床頭櫃掏出一個盒子,打開,拿出一根東西扔給愛爾希,接著也拿了一根叼在口中。然後拿出個金屬物體,啪的一聲冒出火焰,點燃了嘴上的東西,同時也把打火機扔給愛爾希。 凌麗吸了下,依在床頭櫃,優雅的吐了口煙,瞥了下牆壁上掛著的唐龍畫像說道:“他不是個普通貨色,剛才他讓我轉告你,說什麼適當的做一回自己,表露出真性情,也是件不錯的事。” 愛爾希毫不在意凌麗突然變了個樣,只是拿著冒著火焰的火機,有點吃驚的說:“他會這麼說?他的樣子怎麼看都不像有這樣的感性思維啊?”說到這她看到凌麗沒有說話,只好搖搖頭,低聲說了一句:“表露真性情?我們能夠嗎?”說著也就點著煙吞吐了一下才繼續說道:“我也知道這麼年輕就成為上尉的家伙不是個簡單的料,不過我們就這麼把他接收進來恰不恰當?” “相信大姐已經有所決定了吧?不然大姐不會把他介紹給其他姐妹。”凌麗皺皺眉說。 “麻煩的是他是我們這個連隊最高軍銜的,他要是亂來,我們也很難辦。這個家伙是格斗系統出身的,而且還可以打敗潔絲姐,要想偷偷滅掉他可能不是那麼簡單,再說誰知道他和司令部有沒有什麼聯系。”愛爾希擔憂地說。 “犧牲幾個姐妹看看能不能把他拉攏過來,如果不行在作決定。”凌麗兩眼冒著寒光地說。 愛爾希遲疑地說道:“他可能看不上我,他覺得我騙了他,而且也覺得我很做作。” 凌麗扔掉香煙,咬牙說道:“讓我去試試,這些暫時不要讓大姐知道。” 愛爾希點點頭,換上笑容說道:“你那連大姐都可以騙過的演技,相信會讓他上當的。” 凌麗原本很嚴肅臉,馬上紅了起來,並語氣害羞的說道:“這還不多得你掩飾嘛。” “呵呵佩服,居然說變就變。”愛爾希打趣道,不過她笑完,看著牆壁上唐龍的畫像說道:“是了,當初你怎麼會把他的畫像掛起來?” 凌麗馬上恢複了冷漠的表情,眼神複雜的看著唐龍的畫像,好一會兒才幽幽的歎了一息:“只是一個少女的夢而已,原本以為那是一個自己接觸不到的人,可沒想到……”凌麗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去把畫像撕下來揉成一團扔進了垃圾桶。而愛爾希也只是靜靜的看著凌麗,沒有說話。 此時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人當成敵人來對待的唐龍,正一邊哼著歌一邊洗著澡,裹著浴巾從浴室走了出來,並滿意的打量了一下這個房間。 這是一個寬大的房間,中間擺著一張舒服的睡床,床的右邊也就是進門處,擺著幾張沙發和一張矮桌。床的對面是一個多功能組合櫃,通訊及立體電視系統都在這里,多功能櫃的左邊就是浴室。而床的左邊則是一個小書桌,書桌的上方是電子虛擬的電子窗,無數漂亮的窗景任君選擇。書桌的對面則是一個寬大的衣櫃。此時唐龍正一邊哼著曲子一邊打開了衣櫃。 “嗯,設施還真是好,沒想到居然有這麼多套軍服。”唐龍一邊對著擺滿衣服的櫥櫃點著頭,一邊伸手取下了一套。可是唐龍立刻整個人愣在那里,呆呆的看這手中的衣服。好一會兒,唐龍才猛地把手中的衣服扔到一旁,接著整個人撲進衣櫥瘋狂的翻著衣服。唐龍為什麼這麼瘋狂,看看不斷被唐龍扔到地板上的軍服就知道了,這些全部是女裝裙式的軍服。 “怎麼辦?難道我又要穿那濕透的軍服?嗚嗚,這樣下去我很快得風濕病的。”毫無收獲的唐龍,垂頭喪氣的從衣櫃走了出來。 非常後悔早早把軍服泡濕的唐龍,剛來到浴室門就被門鈴聲叫住了。“誰呀?”唐龍緊了緊身上的浴巾,張口問道。 “長官,我是凌麗,給您送軍服來了。”門外傳來很嬌柔的聲音。 唐龍挖挖耳朵,低頭看了一下圍住自己下身的浴巾,回頭看了浴室一眼,皺皺眉頭,叫了聲:“這就來!”就再次整弄了一下浴巾,走去開門了。 站在門口捧著一疊衣服的凌麗,調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讓自己變得很害羞的樣子,然後就靜靜的等待著唐龍開門。凌麗在知道唐龍沒有帶任何行李來時,就猜到唐龍肯定沒有換洗的衣服。為了能夠給唐龍留下好印象,除了准備了一套新的男裝軍服,連內衣褲都准備好了。至于這男裝軍服來源,洗衣室那邊大把。 凌麗只是呆了一下,就聽到了門打開的咔嚓聲,接著就看到唐龍從半掩的門縫里露出半個腦袋。 凌麗愣了一下,心中想到:“怎麼這個家伙好像防賊一樣的?難道他察覺到什麼嗎?”當然,她在如此想的時候,還是讓臉孔微微一紅,雙手捧著衣服前伸了一下,語氣有點顫抖的說道:“長官,您的衣服。” 凌麗雖然很害羞的閉著眼睛,但是她卻微眯著眼,透過眼縫仔細注意著唐龍。她發現唐龍好像做賊似的,眼睛咕嚕、咕嚕轉動著,飛快掃視了一下自己的身後和左右。凌麗心中暗自嘀咕:“這個家伙搞什麼?怎麼顯得如此小心翼翼呢?”同時凌麗也心中凜然,自己一定要小心點,免得被他發現破綻,到時候就不是自己威脅他,而是他威脅自己了。 唐龍發現外面除了那個黑發少尉外就沒有其他人了,暗自松了口氣,飛快的伸出手,一把抓過凌麗手中的衣服,然後轉身就跑。 因為唐龍的動作,半掩的大門被敞得大開。凌麗也總算知道唐龍為什麼像做賊似的,原來唐龍只在下身圍了一件浴巾啊。凌麗剛想讓自己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可是接下來進入眼簾的一幕,卻讓她目瞪口呆的呆在那里。 唐龍心急跑回浴室穿衣服,忘了關門,也忘了跟長裙一樣長度的浴巾被自己弄得很緊很緊。所以他才邁開大腿跑了幾步,就被絆倒。原本絆倒就絆倒唄,大不了摔倒在地。可唐龍的條件反射能力,讓他跨出一腿,准備保持平衡。這樣一來就糟了,因為大腿的大幅度擺動,那浴巾開始松脫下來了。 唐龍也知道要糟,慌忙伸手去抓浴巾,可惜他忘了自己手里還抓著軍服呢,再加上腳踩住了浴巾的一角,唐龍無可避免的摔倒在地。當然,是光著屁股摔倒在地的。 唐龍暗自大歎倒黴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傳來女性的驚呼聲,這時他才想起門口還站著一個女人!大驚失色的唐龍抱著換洗的軍服,連滾帶爬的鑽進了浴室。這個過程,讓他那雪白的屁股,不可避免的暴露在空氣中好幾秒。 一直呆呆看著唐龍光著屁股摔倒的凌麗,在無意識的,完全是女性本能下的叫了一聲,這一聲又讓她免費欣賞了幾秒裸體秀。看到唐龍四肢並用,慌慌張張爬進浴室的模樣,再也忍不住地凌麗,用雙手死命捂住自己的嘴,雙肩激烈顫抖著的彎下了腰。 “媽的!糗大了!”面紅耳赤的唐龍一邊吐著口水,一邊慌張的穿著衣服,雖然唐龍覺得那軍服有種不是很舒服的味道,但感覺還是很乾淨。 穿好軍服的唐龍偷偷的從浴室探出腦袋,准備看看那個少尉還在不在。這一探頭,剛好看到好不容易恢複平靜抬起頭來的凌麗。兩人目光一對,唐龍下意識的縮回了腦袋。這個樣子,再次讓凌麗彎下了腰。 “媽的!我怎麼搞的,不就是被人看了下屁股嗎?我怕個屁啊!我可是上尉啊!”唐龍敲著腦袋替自己打氣。好一會兒,唐龍才深吸口氣,抬頭挺胸,讓自己擺出一臉冷漠的表情,干咳一聲,走出了浴室。 凌麗聽到干咳聲,吐了口氣,站直身子,向唐龍敬了個禮,朗聲說道:“長官好。”這話才以出口,凌麗就心中一凜,因為這樣的口氣根本不是害羞少女的口氣啊,現在自己的表情絕對是自己的真實面目!為什麼我會讓自己的真面目暴露在愛爾希以外的人面前?自己的操控面部表情的能力哪去了? 唐龍表情冷酷的回了一禮說道:“謝謝少尉你替我送來替換的衣服,進來喝杯咖啡如何?”說著擺了個請進的手勢。 “謝謝長官。”凌麗原本就是為了尋找勾引唐龍的機會,所以忙回答道。不過此時她已經把表情變得有點害羞。當然她還不敢馬上變回很害羞的樣子,因為她怕這會讓唐龍懷疑自己為什麼這麼善變。 凌麗雙手端正的擺放在緊緊合並著的大腿上,微微地垂著頭,靜靜的坐在沙發上。不過她卻正利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打量著正滿屋到處尋找著咖啡的唐龍。看著唐龍的背影凌麗心中想道:“他到底是怎麼一個人?雖然他裝得很冷酷的樣子,但任誰一看也知道那是假裝的。為什麼他身上看不到那些混蛋常有的那股高高在上的味道呢?而且他也沒有那些混蛋一看到女兵就動手動腳的習慣,難道他不是那些混蛋中的一員?那為什麼他能夠來到這個連隊呢?” 突然一陣乒乓的聲音,讓凌麗從思維中清醒過來,她抬頭看去,發現唐龍正手忙腳亂的撿著地上的瓶瓶罐罐。看到唐龍笨手笨腳的樣子,凌麗微微一笑,但很快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心中暗自感歎道:“如果他是自己心中期待的那樣的男人,那該多好啊。” 凌麗搖搖頭,站起身來,走去唐龍身邊幫忙。身為下屬看到這樣長官這樣,不去幫忙,怎麼也說不過去。 看著被自己倒灑在地上的咖啡粒,唐龍不好意思地搔搔腦袋說道:“這里有沒有咖啡室啊,我請你去那里喝吧?” 看著已經不能保持冷酷面容的唐龍,凌麗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的,居然毫不猶疑的點點頭說道:“在A4區有咖啡室。”這話說出口後,凌麗就後悔了,心中暗自罵著自己:“我怎麼會叫他去那個地區,難道我想看他的真實本性嗎?如果他真是那種人,我應該怎麼辦?拉他下水?這不是已經決定了的嗎?為什麼我會有遲疑的感覺呢?” 唐龍根本不知道凌麗想些什麼,點點頭說道:“太好了,我們走吧。”說著就帶頭出了門。此時的凌麗只能無奈的跟在後面。 唐龍根據凌麗的指引,來到了漆著A4字樣的金屬大門前,此時唐龍已經微微感覺到凌麗有點不對勁了,不說她一路來隱約表露出不情願的神情,就是在看到這個A4字樣,臉色發青的樣子,就能說明了。當然,唐龍沒有追問,一來這樣的問題在他腦海中存留不久,二來他也沒有習慣追問別人不想說的事。 凌麗拿出一張卡片,輕輕的在門口的檢測儀上劃了一下,大門B的一聲,緩緩的打開了。門才打開一條縫,唐龍就被里面傳出激烈的音樂聲弄得一愣,在他印象中咖啡室都是靜悄悄的,怎麼這里跟舞廳一樣? 大門打開了,里面是一個非常寬大的大廳,黑漆麻烏的環境中,無數電子燈光伴隨著激烈的音樂晃動個不停。大廳四周全都是被黑暗籠罩的咖啡座,不過不同外面的咖啡座,而是四張寬大沙發圍住的卡座。 唐龍沒有注意這數十位的卡座,他的目光看的是大廳的中央。那里有一個一米高的平台,固定的強光照射在這里,可以讓人在這昏黑的環境中看清楚上面情景。此時那上面有兩個半裸的女郎,正隨著音樂風騷的跳著鋼管舞。而平台四周則圍著好幾個身穿聯邦軍服的軍人,一手舉著酒瓶吹著口哨,一手抱著一個女人在那跟著搖擺。 唐龍吃驚的回過頭想詢問身旁的凌麗,此時剛好晃動的燈光照射到不遠處的一個卡座,雖然燈光只照射了一下就移開了,但也讓目光犀利的唐龍看到了里面的情景。唐龍吃驚的看到那里面的人在干著那種事! “這……這是怎麼回事?”吃驚的場面讓唐龍說話都有點結巴了。 凌麗看著唐龍沒有說話,但是她的眼里卻露出痛苦的神色。唐龍還想問的時候,突然一個冷漠的女性聲音響起:“難道你真的沒有聽說過SK23連隊的事?” 順著聲音看去,正是那個美麗的尤娜中尉。聞此言,唐龍不由一呆狐疑的問道:“SK23連隊的什麼事?這個連隊不是飛行連隊嗎?” 尤娜和凌麗聽到唐龍的問話,都很驚奇的看了唐龍一眼。尤娜盯著唐龍看了好一會兒,再看看那喧鬧的大廳,搖搖頭說道:“這里太吵,關上門吧。”凌麗也沒多說,走到門邊一按檢測儀旁的一個按鈕,大門關上了,四周立刻一片甯靜。 唐龍靜靜的看著尤娜,雖然他不喜歡動腦子,但是他也知道SK23連隊隱藏了許多秘密。單單一個飛行連隊具備特種兵裝備這就是一個大秘密了。 尤娜思考了一下,猛地盯著唐龍說道:“SK23連隊其實是軍妓連隊!” “軍妓?軍妓!”還沒反應過來的唐龍,終于吃驚的張大了嘴巴。你說SK23連隊是特殊部隊,他都沒有這麼吃驚。軍妓!萬羅聯邦軍隊中有可能存在這樣的職業嗎? “不可能!聯邦軍隊怎麼會有妓女!”唐龍搖搖頭,他實在是不敢相信啊。 “那你說剛才你看到的是什麼?我可以告訴你,里面的男人全都是骨龍云星系的聯邦軍人,而那些女人則是不久前向你敬禮的女兵!”尤娜冷冷的說道。 “呃……這不可能的,女兵的父母難道會同意?”唐龍還是不相信,自己女兒當兵當成了妓女,那些女兵的父母難道不會抗議嗎? 一直沒有吭聲的凌麗聽到唐龍這話,突然冷冷的說了一句:“我們這些人都是無親無戚的孤女!” 唐龍明白了凌麗這句話的含義,因為她們都是孤女,所以只要她們不抗議的話,是沒有人會去抗議的。 唐龍盯著凌麗和尤娜看了一下,突然冷聲問道:“這些女兵都是自願的嗎?” 尤娜突然淒厲的笑了一下,語氣黯然的說道:“我們這些沒有自我的人能夠說什麼自願不自願的嗎?” “這麼說這些女兵都不是自願的了?”唐龍兩眼冒著寒光的問道。 尤娜看到唐龍的眼神,不由心頭一跳,一時說不出話來。而低著頭的凌麗,聽到唐龍的話,把頭抬了起來,此時唐龍那一閃而過的寒光已經消失了。所以凌麗能冷冷地說道:“有誰願作踐自己?” 聽到凌麗的話,唐龍露出一抹讓人分辨不出味道的笑容:“中尉,我這個上尉在這個基地是什麼身份?” 尤娜不知道唐龍為何突然轉變話題,雖然不大想說,但不知道怎麼搞的,被唐龍的眼神一看,居然老實的說了出來:“長官您是整個SK23連隊的最高長官。” 唐龍笑了,此時的笑容居然讓人覺得很邪惡,他笑吟吟的問道:“那個叫什麼的,哦,叫做潔絲的少尉在什麼地方呢?能夠帶我去找她嗎?嘿嘿,我有事和她商量商量呢。” 唐龍的話沒有人回答,因為兩個女子都用鄙視的眼神看著唐龍。唐龍笑嘻嘻的看著凌麗說道:“回答我的問題,我的副官。” 瞬時有一股厭惡的光芒在凌麗眼中閃過,她冷聲說道:“您還真地以為愛爾希的那張任命書是真的嗎?長官。” 唐龍一呆,嘴角挽起了一絲笑容,可是語氣卻變得陰冷的說道:“那麼我以上尉的身份讓你回答我的問題,少尉!” 不知道怎麼搞的,聽到這話,凌麗心頭猛地一跳,雖然想不自覺地回答唐龍的問題,可是她的自尊不允許,讓她強行閉著嘴巴不說話。 尤娜看到場面有點不妙,歎了口氣說道:“潔絲少尉在B3區。” “謝了,尤娜中尉大姐。”唐龍笑嘻嘻的轉身離去,尤娜和凌麗沒有看到轉過身的唐龍,此時臉上居然散發出一股陰冷的殺氣。 尤娜拍拍凌麗的肩膀歎道:“唉,不用太過在意,其實男人都是一樣的德性。我們這些人是不能期望遇到好男人的。” 凌麗知道尤娜會這麼說是因為自己裝出是唐龍迷的緣故,她也沒有解釋,只是看著唐龍的背影冷冷的說道:“大姐,他應該和上層沒有什麼關系,也不可能控制我們的配給,這樣的人不如把他給……”說著用手在脖子上虛抹了一下。 尤娜有點驚訝的看著凌麗,好一會兒才搖搖頭說道:“暫時不行,因為從來就沒有男人被調派到這里來,沒有查明原因之前,不能夠碰他。如果他纏上你,就當被狗咬了一口吧。”說著,盯著凌麗笑道:“真沒看出來,你的演技居然如此厲害,居然連我都被你騙過了。” 凌麗苦笑道:“沒辦法,這些年來營里的孤女都學會了隱藏自己的真實感情,已經注定的命運,讓我們無法把真實感情表露出來啊。” 尤娜歎了一息,拍拍凌麗的肩膀,幽幽的說道:“來,去我房間,跟我說說妹妹們的事情吧。”凌麗點了點頭,回頭看了一下那扇金屬門,咬咬牙,跟著尤娜走了。 本書精品文學網(。com)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三十七章     下篇:第三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