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骨龍云星系木圖星上的軍官們都知道,在這個星球上有一個名為SK23連隊的地方。但是他們卻從來不公開討論這個地方,而且私底下說起這個地方的時候,都是用“那個地方”來代替。他們根本不會擔心伙伴誤解,因為凡是說起“那個地方”的時候,他們臉上都會露出知情人一看就懂地一種特有的笑容。 軍官們也都知道,只要去到那個地方,就可以盡情免費享受,多達數百名風情各異的美女們的那嬌柔身體。可是,那個地方也不是什麼軍官都可以去的。據說除了少校以上軍銜的軍官會定期接到邀請外,能夠去的就只有那些背後擁有強大靠山的軍人了。至于其他少校軍銜以下的軍人嘛,則連見識一下都不用去想。 當然,那些獲得邀請的軍官也不是人人都是急色鬼,也有一些是正人君子。可是,這些正人君子不是被那些美女迷住,從而拋棄正人君子的身份,心甘情願地跳入這無盡的欲海中,就是莫名其妙的失去蹤跡。 據說這些失蹤的人有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他們都很氣憤軍中有這樣的連隊存在,並准備向外界揭發。 這個SK23連隊不像其他連隊那樣擁有幾個世紀的曆史,據已經退役的老軍官回憶,這個連隊是在30年前新編制的。至于為何成立這樣的連隊,沒有人在意,也沒有人敢去查探。因為追究連隊曆史的人,不論此人是何種身份都只有一個結果——失蹤。 慢慢的大家都習慣了這個連隊的存在,他們不會去在乎這個連隊每年的那些新兵是從哪里來的,他們在乎的只是自己能夠在這些美女身上獲得多大的快樂。 而熟悉SK23連隊的人都知道連隊基地的A4區是個什麼地方,那里是可以享受雜交的淫褻之地。知內情的軍官們私底下閑聊的時候,都把這個地方稱為——愛之咖啡廳。 這個SK23連隊並不是全天候開放,他規定一個禮拜只開放一天,而被邀請的軍官則可以在連隊內享受豔福無邊的24小時。 此時SK23連隊基地的A4區內,那些忍受了一個禮拜的軍官們,在讓人血液跳動的音樂下,在讓人感覺到曖昧的昏暗燈光中,瘋狂的追逐著美女們。他們一抓到美女就立刻獰笑的撕破美女的衣服,並開始了讓他們淫笑不已的動作。而一些比較喜歡炫耀的軍官們則在明亮燈光照耀的舞台上,抱著懷中美女,陪鋼管女郎在做著不堪入目的表演。 下面圍著舞台的軍官們,要麼一手拿著酒瓶一手在身旁的美女身上撫摸著的怪叫著,要麼就不甘示弱的即興和身旁的美女,做著和台上表演軍官一樣的動作。除了這些怪叫的軍官們,大廳昏暗角落也有一些沒有女伴的軍官。不過不要以為這些軍官身旁沒有美女就是正人君子,不見他們這些男軍官各自組成一對的互相愛撫著嗎? 其中還有一個奇怪的景象,一些瘋狂後的軍官,疲憊的走到DJ控制台附近的一張巴台前,卷起袖子,拿起台上擺放著的注射槍抵在自己手臂上,扣動扳機替自己注射了一種粉紅色的液體。這巴台上擺了好幾把注射槍,依照這些槍筒內的份量,足夠幾千人用上好幾次了。 而那些軍官在注射後,都是坐在地上,閉著眼睛很舒服的呻吟起來,當他們掙開眼睛的時候,整個人就又恢複了剛來時的那種龍精虎猛的精神,開始繼續狂歡。 這樣的場景每個禮拜出現一次,這些軍官每次都在這個基地呆足24小時,而今天他們才剛來這還不到2、3個小時。依照慣例,在剩下的20多個小時的活動中,將會出現比現在這樣更為激烈的高潮場景。 不過,他們的享樂突然被打斷。原本讓人興奮不已的音樂消失了,可以讓人拋棄自我的昏暗環境也消失了。整個大廳一片甯靜,也一片光明。 暴露在光明下的,是近千人擺出不堪入目的丑態。相信這一場景被播放出去的話,整個世界的人都會看得目瞪口呆吧。 甯靜沒有維持多久,最早打破這片甯靜的人是站在舞台赤身表演的一個男人。他毫不在意自己赤裸的全身暴露在燈光下,反而抓著剛才在自己胯下承歡的女子的細腰,繼續挺動身子。同時很狂傲的沖著門口大罵道:“他媽的!哪個王八蛋來這里搞事?老子滅了你!” 由于整個大廳非常光亮,反而使得門口變得昏暗了,所以在舞台上朝門口看去,只能看到幾個模糊的影子。那些軍官們聽到這個男子的叫罵聲,也一起朝門口的幾個影子大罵起來。這些年來,也有些不懂事的憲兵跑來這里抓人,結果當然是憲兵倒黴了。所以軍官們全都不當回事,甚至還高興等會有場好戲可看了。 離門口最近的,三個才剛脫了上衣的軍官。一邊顯著結實的肌肉,一邊罵罵咧咧的朝門口走去,他們准備把這幾個打擾自己的人抓住好好玩弄呢。不過他們突然下意識的停住了,因為他們看到那門口中間的那個黑影,在腰間摸了一下,然後單手對著自己這些人舉起來。 身為軍人的他們,當然立刻明白這個是拔槍瞄准的動作。他們三個剛想開口大罵,可是他們的聲音還沒有發出來,就齊齊癱倒在地。 大廳的人全都呆住了,因為他們剛才看到那三個軍官走到門口停了一下,接著就看到黑暗中射出三道白光,然後那三個軍官的頭顱就炸裂開來的倒下了。 一片寂靜的環境中,一個冰冷的聲音傳遍整個大廳:“SK23連隊所屬立刻離開大廳范圍!”那些發呆的女人們,聽到這話身子不由一震,忙抬頭看看四周。雖然這一看,讓她們臉上出現了不解的神色,但她們也沒有遲疑,立刻奮力的掙脫男人的懷抱,連衣服都沒穿就跑向大廳四周牆腳處。 此時男人們才發現大廳四周牆角處,居然站著一百多個全副武裝的士兵。這些士兵全都把臉貼在手里提著的機槍瞄准器上,並擺出戰斗姿勢把槍口對准了自己這些人!這些還不算吃驚,讓男人們更為吃驚的是,那些女人們,看到這些士兵居然毫無驚慌的神色,反而面露喜色地躲在士兵們的身後。 因為一時不覺被女人掙紮離開,從而把自己的男人象征暴露在燈光下的那個舞台上的男人,毫不在意自己的不雅之物在空氣中晃動著,氣憤地指著門口的那個影子罵道:“你他媽是那部分的?不知道我是誰嗎?不但敢跟我搶女人,還殺了我的部下!不想活啦!” 站在門口的唐龍看到這個惡心男子的樣子,不由皺皺眉,剛垂下的那只握著槍的手,正要再次舉起來時,突然被人按住。唐龍扭頭一看,見是剛才在門外阻攔過自己的尤娜中尉,不由更是皺眉,眼中也露出了厭惡的神色。 尤娜看到唐龍那流露出厭惡感覺的眼神,知道他誤會自己了。雖然想解釋,但又不知道怎麼說。她看到唐龍眼中的光芒越來越冷,心中不由打個寒顫,違心的說道:“長官,下官不是想阻攔你,只是那個男人是古奧上將的侄子,請您考慮一下。”說完就松開了手。 唐龍聽到這話,不由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尤娜,當尤娜被唐龍看得渾身不自在的時候,唐龍笑了一下說道:“謝謝你的提醒,尤娜中尉大姐。”在說這話的同時,頭也沒回的隨手往後甩了一槍。 那個舞台上的男人看到沒有人回應自己的話,不由氣憤地從舞台上跳下來。他才不相信這些士兵敢朝自己開槍,不但跳得很隨意,也跳得很惡心。因為他是雙腿張得大大的往下跳,所以他的命根子毫無遮擋的吊在那里晃動著。 突然間這個古奧上將的侄子突然慘叫一聲的趴在地上,明眼的人在剛才的一瞬間,看到這個男子的命根被一道激光打得粉碎了。 尤娜原本在聽到唐龍的那句話就臉色沉了下來,因為她以為唐龍在諷刺她。而現在看到唐龍一槍把那男子打成重傷,臉色變得死灰一片。她既震驚于唐龍那准確地槍法,又為整個連隊將來的命運擔憂。 唐龍完全沒有理會所有人不由自主發出的驚呼聲,依然看著尤娜。 當然,尤娜臉色的變幻,落在了唐龍的眼中。唐龍臉色一正收起了笑容,語氣誠懇地說道:“中尉,剛才我向你道謝是真心實意地,並沒有其他的什麼意思。” 尤娜聽到這話呆了一下,然後歎口氣點點頭說道:“是的,長官,下官知道。”她心中卻無奈的想道:“唉,雖然已經決定讓姐妹們過上擁有尊嚴的生活,但沒想到才剛踏出一步就遇到了連隊最大的危機。 長官不但把守備司令的兒子殺死了,現在還把古奧的侄子給……唉,不說古奧這個星系司令,就是木圖星的守備司令那一關我們也過不了啊!” “怎麼辦,難道為了追求一瞬間的尊嚴,就要接受死亡的命運嗎?” 尤娜苦惱的想著,其實她最在意的不是姐妹們的尊嚴,而是希望這些姐妹能夠活久一點。因為她知道要是那個幕後老板知道這件事的話,自己這些姐妹將遭受不可想象的苦難。 她的目光突然轉向唐龍,不久前因為愛爾希的話而開始轉變的念頭又變回以前的意念了。因為她想到所有的事件都是唐龍一個人干的,只要把他交出去,自己這些姐妹應該能夠免罪吧?想到這,她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腰間,當然這時她才發現自己沒有攜帶武器! 她焦慮的向呆在自己身旁的愛爾希和凌麗使個眼色,可是愛爾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眼神癡呆的看著唐龍的背影,而凌麗則低著頭沒有看見。尤娜忍不住地伸手去搶愛爾希手中的機槍,當她的手碰到槍身的時候,接下來發生的事讓她停止了動作。 “你他媽的啊!你居然敢殺了上校!”那幾個陪那個男子在舞台上表演的男人,呱呱大叫的從舞台上跳下來,並朝唐龍沖來。也真佩服他們的勇氣,居然手無寸鐵赤裸著身子的沖向握著手槍的唐龍。 唐龍不知道這幾個大漢是那個男子的心腹,他們為了不被遷怒,就算是死也要沖過來,不然他們的家人就倒大黴了。所以唐龍皺著眉頭,因為他原本是想殺雞給猴看的,可沒想到自己殺了三個人後居然還有人不怕死的沖上了,難道自己錯誤的低估了人的決心嗎? 唐龍雖然這樣想著,但還是提槍瞄准,不過在准備扣動扳機的時候,無數道激光,從四面八方射出,搶先一步把這幾個男子射成肉醬。 唐龍尤娜等這幾個站在門口的人都愣住了,因為那些激光是那些戒備狀態的女兵們射出的。尤娜看到這一幕,苦澀的歎了一息,收回准備搶搶地手,因為她知道自己晚了一步,現在連隊的女兵開槍了,已經不能算沒有參與這件事了。 原本女兵們並沒有勇氣開槍的,因為她們從來沒有殺過人,而且雖然她們已經決定跟隨唐龍捍衛自己的尊嚴,但在心底的深處還是隱約覺得有點不安,這是長期以來壓制下的不安。不過在看到唐龍把她們熟悉的,來這里玩樂的軍人中最有權勢的上校,乾淨利落的干掉了。 她們全都不自覺地深吸口氣,又深吐口氣。 在這一瞬間她們心中那點的不安感,終于消失了。因為她們以為自己已經沒有了退路,星系司令是不會放過自己這個連隊的。所以在破罐子摔破的心理下,她們對那幾個跑動的人開了槍。這些善良的女子根本沒有想到只要把唐龍交出去,就可以脫離和這件事的關系。她們直覺地認為唐龍這個長官有罪的話,自己這些唐龍的部下也是有罪的。 歎了一息的尤娜張口想說些什麼,但是接下來的一幕讓她全身發冷的呆住了。因那幾個大漢被射成肉醬的緣故,被眼前這一幕嚇壞的男人們,開始驚慌失措的跑動起來。他們原意是希望找個地方躲避,而這本是人類的條件反射,很正常,不用覺得奇怪。 但是,這些軍官們忘了那些第一次開槍殺人的女兵們,現在還處在精神極度異常興奮緊張的狀態下,他們也忘了自己跑動的這些動作,會刺激這些女兵們。 先是一個女兵看到好幾個赤裸的男人朝自己跑來,看到他們的樣子,讓女兵想起了最不願意想起的往事。女兵受到刺激的大叫一聲,扣動扳機,讓連續不斷的激光束鑽入這幾個男子的體內。 女性驚慌的叫聲,和那些激光的光芒,像發令槍一樣,讓不論是仇恨這些男人的女兵,還是以為自己姐妹被人欺負了的女兵,全都一起扣動扳機。無可計數的白色光束,在大廳內交織出一幅密密麻麻的光網。 尤娜呆呆的看著這一切,當她看到一個女兵提槍對著地上的一具尸體,一邊瘋狂的大叫,一邊狠命的扣動扳機,身子一震才清醒過來。 她急切的抓住同樣呆住的唐龍的手臂喊道:“快制止她們!不然她們會瘋的!” 唐龍原本就沒有准備把所有的人都殺死,可這些女兵卻突然變得瘋狂的把所有人擊斃了,而且還喪失理智的對著尸體開槍。他完全被眼前這一幕震呆了,他從來就沒有見過這些漂亮的女孩子居然會有這麼猙獰瘋狂的舉動。 聽到尤娜的聲音,唐龍身子猛地一震,他想也不想就朝DJ控制室跑去。來到控制室一看,發現幾個身穿重裝盔甲的特種兵,都站那里發呆的看著外面的景象。唐龍也不管那麼多,猛地推開擋住自己的特種兵,熟練的按動控制台上的幾個按鈕,然後沖著麥克風大喊道:“給我停下!” 幾乎可以震碎玻璃的巨大音量,讓所有的人都清醒過來,女兵們身子一震,停止了開槍。 密密麻麻的光芒消失後,可以看到這個時候的大廳已經被鮮血染紅了,一眼望去遍地都是破爛的椅子和血肉模糊的尸體。很快,看到這一幕的女兵們飛快的丟開槍,跪在地上嘔吐起來,接著隱隱約約的哭泣聲開始響起,並且越來越響。 唐龍神色呆滯的看著眼前這一切,他沒想到會變成這樣。看到女兵們痛苦的神色,他開始懷疑自己先前那樣做到底是對還是錯。正當唐龍腦袋有點混亂的時候,一個聲音喚醒了他:“長官,請您去安慰一下姐妹們,這樣下去她們將不可能再次提起武器戰斗了。” 聲音有一種不帶任何感情的冰冷,但這聲音卻讓唐龍醒悟到,女兵們正在面對第一次殺人後不可避免出現的後遺症問題。他回頭看去,發現向自己說話的是一個沒見過面,軍服上沒有軍銜的金發女兵。這個女兵的模樣很平常,平常到讓人看過後就會忘記她的樣子。 唐龍來的時候根本沒有注意到這個女兵的存在,當然唐龍也沒有去思考,他忙對金發女兵點點頭,然後對身邊已經回過神來的特種兵說道:“做好控制,我要去舞台說話。”說著不等特種兵回應,就抓起DJ用的無線耳機帶在自己頭上,跑了出去。 而那個提醒唐龍的金發女兵,只是靜靜的看著唐龍跑向舞台。不久,她微微的抖動了一下嘴角,用閃動著莫名光芒的眼眸,打量了一下四周。看到沒有人注意自己,就悄然無聲的朝不遠處的一個巴台走去。那正是擺放裝有粉紅色液體注射槍的巴台。 唐龍飛快的跳到舞台上,沖著下面的人大喊道:“全部都有!立正!” 下面的女兵雖然是軍妓身份,可一個禮拜才接一次客,其他時候就沒有什麼事做的她們,在尤娜的帶領下,為了讓自己忘掉一切,而進行了艱苦的軍事訓練。所以她們聽到命令全都條件反射的起來,挺胸立正站好。 赤裸著上身的唐龍,目光威嚴的掃視了一遍這幫大半是全身赤裸的女兵們,然後才指著地上的尸體冷聲說道:“看到這些,你們覺得內疚,覺得罪孽,覺得後悔嗎?” 下面的女兵們沒有說話,都把目光望向那些血肉模糊的尸體。這些原本紋絲不動的女兵們,立刻出現了騷亂,有的女兵閉上了眼睛,有的低聲哭了起來,更多的是彎下腰再次嘔吐起來。 看到這一幕,唐龍眉目間閃過一絲不忍,但他知道再不震醒這些人,她們的人格很可能會分裂的。所以他冷哼一聲大喊道:“給我站好!你們哭什麼?他們是你們的什麼人?值得你們為他們流淚?” 巨大的聲音,特別是那句“他們是你們的什麼人?值得你們為他們流淚?”的話,讓女兵們都停止動作抬頭看著滿臉寒霜的唐龍。靠近唐龍的好幾個女兵都抖動了一下嘴唇,她們原想辯解自己不是為他們流眼淚。不過還沒開口,就被目光犀利的唐龍制止住了。 唐龍繼續指著地上的尸體喊道:“這些都是不把你們當人看的雜碎!這樣的人生存在世上完全是浪費糧食的廢物!這樣的人值得我們為殺了他們而感到內疚嗎?值得我們為他們感到罪孽嗎?想想你們以前的生活,難道你們願意繼續被這些人渣任意的凌辱嗎?” “不願意!”寂靜的人群中,突然傳來一聲脆生生的喊聲。唐龍聽到這有點熟悉的聲音,想了一下就猜測出是那個在走廊中,被自己從三個男兵中解救的女兵。 這個女兵的聲音,讓女兵們同時醒悟過來,她們開始思考唐龍的話語。是的,自己為什麼要為殺了這些人渣而感到內疚和罪孽呢?難道自己希望永遠過著沒有自我,被人任意凌辱的日子嗎?才一瞬間,女兵們那原本暗淡的眼神,立刻煥發出一種莫名的光芒。她們全都用盡力氣的大喊道:“不願意!” 唐龍看到她們這個樣子暗自松了口氣,笑了笑說道:“很好,我們不用去在乎這些人渣。現在你們已經不再是任人凌辱的軍妓了!我們將把軍妓這兩個字扔到熔化爐去燒成灰燼,要是以後再有人敢對你們說出這兩個字的話,就給我掏出武器瞄准他!” 聽到唐龍這話,下面的女兵們全都興奮的向唐龍敬禮說道:“遵命長官!” 門口,全身無力靠在牆壁上的尤娜,暗暗的歎口氣想道:“不再是軍妓?唉……”她看著那些被唐龍幾句話就從失落轉變為異常興奮的女兵們,搖搖頭想道:“算了,結局已經不能改變,還是讓她們擁抱著虛幻的幸福,度過從現在開始倒計時的已經所剩無幾的日子吧。” 唐龍可能覺得震醒女兵們的力度還不夠,同時也因為自己現在思如潮水,各種讓自己激動不已的話語不斷的在腦中湧現出來。所以他興奮的振臂高喊道:“讓我們拋棄往日的枷鎖吧!我們將可以自由的去追求幸福的生活!可以去旅游,沉浸在那些優美迷人的風景里。可以去吃遍天下的各種美食,享受不同地方的美味。可以試遍各種各樣的漂亮服裝,展現自己那傲人的風姿!更可以尋找心愛的人,陪同自己度過那漫長的浪漫歲月!從今以後將再也不會有人看不起你們,所有的人都會把你們當成美麗的公主來看待!只要我唐龍還是你們的長官,只要我唐龍還活在世上,只要你們還願意追求幸福!我唐龍絕對不會讓你們遭受不幸的!”他不知道自己的即興演講在以後將為自己帶來什麼樣的麻煩事。 聽到這話,下面包括尤娜在內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全都瞪著眼睛愣愣的看著唐龍。唐龍看到原本期待的歡呼聲沒有出現,反而一片甯靜。這片甯靜讓唐龍額頭開始冒冷汗了:“糟糕,一時興奮,說的話太過離譜了。怎麼辦?” 唐龍不知道女兵們此時的心正在激烈的翻騰著,所以才沒有反應。 唐龍剛才說的那些,正是這些女兵們最為渴望的。 這些等同關在監獄中的女兵們,是多麼渴望能夠去外面享受人生啊。以前她們也知道這是一種縹緲虛無,不可能實現的願望。但是在今天,因為唐龍的緣故,這個以為一生也不可能實現的願望,第一次讓自己感覺到只要自己一伸手就能夠抓住了。 尤娜非常感慨地看著舞台上的唐龍,如果自己不清楚幕後老板的實力,自己也會為唐龍話語而激動不已,因為這也是自己年輕時的夢想啊。可惜,自己在知道秘密時,就已經把這個夢想拋棄了,不是不想去實現它,而是因為這是個不可能實現的夢啊。 尤娜想到這,黯然的搖搖頭。她看了一下身旁的愛爾希,發現愛爾希她居然兩眼放光,癡迷的看著唐龍。不由又是一歎,她知道愛爾希已經迷上唐龍了。當她把目光望向另一邊的凌麗時,發現凌麗的目光不是望著唐龍,而是望著那些女兵,並且凌麗此時眼神中流露的神情,居然是一種深沉的哀傷。 尤娜心頭一震,為什麼凌麗會流露出這樣哀傷的神情?那就像是看到滿懷欣喜之情的人,毫不知情的走向死亡深淵,而在一旁的自己卻無力阻止和無法告知真相時才有的眼神。難道說凌麗也知道幕後老板的事?尤娜暗自決定以後要好好留意一下凌麗。 因為沒有回應,而感覺很尷尬的唐龍,搔搔後腦,很無奈的說道:“除了特種部隊,其他人解散,立刻回去自己房間待命。” 這才清醒過來的女兵們兩眼放光的敬禮說道:“是!”敬禮後那些穿著軍服的女兵,先是撿起被自己拋棄的武器,然後才離開。而那些裸體的女兵,則在敬禮後就飛一般的跑出了大廳。 當然,誰也沒有注意到,那個沒有軍銜的金發女兵也趁著混亂走了出去。臨走時,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舞台上的唐龍。 很快,整個大廳就剩下唐龍和二十來個高大的特種兵。一個特種兵來到唐龍跟前,敬禮說道:“長官,需要我們做些什麼?”這人正是潔絲。 看到女兵走光了而松口氣的唐龍,聽到這話,瞥了一下大廳地上的那些東西說道:“有沒有辦法把這些垃圾燒成灰燼?” 潔絲點點頭說道:“有的,我們有烈焰噴火槍。”說著按動手臂的一個按鈕,很快,一個金屬噴口,就從手臂上的金屬盔甲伸了出來。 潔絲和唐龍的對話其他特種兵都聽到了,在潔絲按手臂上的按鈕時,這些特種兵也作了相同的動作。 唐龍瞪大眼睛看著潔絲手臂的武器吃驚的說道:“哇,原來特種裝備居然這麼多武器的啊,好厲害,你們是怎麼弄來的?” 雖然看不到潔絲的表情,但是從潔絲的語氣仍能聽出那苦澀的味道:“這些都是姐妹們用身體去巴結後勤官員才弄來的。呵呵,那些官員根本不知道我們這個連隊是個什麼樣的連隊,居然非常大方的調撥給我們各種各樣的武器。” “呃……你們擁有武器後,難道沒有人來收繳嗎?”唐龍非常明白這個連隊是不能擁有武器的,因為相信誰也不會把武器發給被自己壓迫的對象吧。 尤娜淡淡的說道:“擁有武器又怎麼樣?那時就算我們手中握著槍,被人凌辱的時候,也不敢去使用,因為我們知道只要對他們使用武器,我們整個連隊將面對怎麼樣的命運。因為我們的柔弱,因為我們的無害性,所以我們才能一直擁有武器。” 唐龍沒有再說什麼了,他站在舞台上對圍在自己四周的特種兵鞠躬說道:“真是抱歉,要你們來處理這樣的垃圾,辛苦了。” 所有的特種兵都是在一愣之後齊齊搖頭,不過開口說話的人卻只有潔絲:“不用客氣長官,我們是特種兵,做這種事還是我們比較適合。長官,焚燒時會產生很強烈的異味,我們的盔甲有空氣制造機可以隔絕味道,但您卻沒有任何裝備,所以請您先出去好嗎?”潔絲說完,猛地發現剛才的話,自己是用很嬌柔的語氣說的。自己什麼時候用過這樣嬌柔的語氣說話了?這一發現讓她滿臉通紅的低下頭。她忘了自己穿著盔甲,沒人能看到她的臉色。 唐龍他雖然沒有聞過焚燒尸體的味道,但也知道那肯定是非常難聞的。所以他點點頭,跳下舞台,朝大門走去。而特種兵們則呆在原地目送唐龍離去。 唐龍通過控制室旁的一張巴台時,突然發現地上散放著幾把沒有液體的注射槍,不由好奇的拿起一把觀看。不過唐龍不想讓特種兵等待太久,就這樣拿著走出大門,因此他沒有留意巴台那處牆角的地毯上有一大塊濕透的痕跡。 看到唐龍走出了大門,潔絲向部下命令道:“關門!啟動大廳抽風系統,關閉大廳消防系統。”在一個站在控制台的特種兵向潔絲擺出一個OK的手勢後,潔絲立刻喊道:“烈焰噴火槍准備,自由射擊!” 隨著話音落下,大門已經緩緩的關上了,大廳上方的抽風機也開始轉動起來。而散布在大廳四周的特種兵們的手臂,同時噴出了長長的烈焰。 噴射出來的火焰,歡快的跳動著,讓自己那耀眼的紅色,吞噬了一切能夠被點燃的物體。那些血肉模糊的尸體,被火焰包圍後,先是發出吱吱的聲音,接著很快冒出濃煙,然後慢慢的變成粉末,隨著火焰飛舞起來。而那些濃煙也沒有在大廳多做停留,強勁的抽風機,飛快的把這些濃煙抽離這個大廳。 隨著特種兵控制的那鮮紅火焰向四周移動,沒一會兒工夫,這個流傳在骨龍云星系木圖星軍官口中的——愛之咖啡室,在可以燒盡一切罪惡的烈焰之海中,永遠的消失了。

上篇:第四十章     下篇:第四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