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閉嘴!這和你們毫無關系!”唐龍猛地回頭惡狠狠的對眾女軍官喝道。 “不!我們絕對不同意長官您加入他們,就算是死,我們也不會同意的!”眾女齊聲大喊道。 唐龍咬咬牙准備說什麼的時候,鍾正奇出聲說道:“抱歉,打攪一下。”他這話一說出,立刻讓眾人閉嘴,狠狠的看著自己。 鍾正奇眯著眼笑了一下,向唐龍說道:“唐龍先生,在下向您道歉,都是因為在下把三個條件一起說出來,才讓您和您的部下誤會了在下的意思。這第三條是以您的自願為前提的,如果您不願意的話,第三條是不成立的。我們絕對不會因為第三條不能成立,而拒絕實現第一條和第二條的。” 大家聽到這話都呆了一下,有這麼好的事?唐龍因為和自己有關,所以第一個回過神來問道:“你們會這麼好?你們這麼做有什麼好處?” 鍾正奇笑道:“也難怪唐龍先生您懷疑,老實說第三條是在下私自臨時加進去的,因為在下想和您一起共事。希望這件事不會影響您對在下的感觀,在下非常希望和您成為好朋友。” 唐龍聽到好朋友這話雞皮疙瘩猛地跳了起來,他有點擔憂的看著鍾正奇,暗自懷疑這個家伙是不是有不良嗜好。 鍾正奇雖然覺得唐龍眼神有點怪怪的,但他也沒有多想,繼續說道:“為了坦誠相見,在下決定告訴您我們的目的,其實我們會放過你們的理由很簡單,我們希望你們的消息傳播出去,讓聯邦軍隊的聲譽徹底崩潰。所以我們才會在第一條條件上,加上了要求你們把所有的事都推給聯邦軍隊的條件。” 鍾正奇看到大家都呆呆的看著自己,笑了一下說道:“相信你們也知道我們組織的目的是推翻聯邦,建立帝國。因此打壓聯邦軍隊的聲望,從而引起混亂是我們的第一步行動。可以說這個機會是唐龍先生您替我們制造的。” 唐龍有點吃驚的問道:“你這麼光明正大的把陰謀告訴我們,不怕我們把這事告訴給聯邦軍隊嗎?我去找憲兵部說有人在什麼地方陰謀顛覆聯邦,這樣應該不算違反約定吧。” 鍾正奇笑道:“我相信你們對聯邦軍隊都沒有好感,像唐龍先生您不但被人侵占功勞,更差點被人謀害。而您的部下她們,雖然是我們讓她們成為這樣,但就像商品一樣,如果沒有這些腐敗的聯邦軍隊,我們也不會制造這樣的連隊出來啊。” 唐龍看了一下那些滿臉憤怒之色的女軍官們,搖了搖頭說道:“我們雖然對聯邦軍隊沒有好感,但是我們對你們也沒有什麼好感啊,甚至可以說我們恨你們,更甚于恨聯邦軍隊。” 鍾正奇很迷惑的看著唐龍,聽唐龍的語氣好像不願意就這麼算了,到底為什麼他會變成這麼強硬呢?剛才不是為了部下們甚至願意加入自己的組織嗎?如果不是為了希望唐龍心甘情願的加入,自己才不會同意放棄第三個條件呢。現在他這麼強硬難道不怕自己憤怒的不承認所有的保證嗎? 鍾正奇的腦袋飛快的運轉著,他在思考唐龍變成這樣的目的,突然他的目光看到了靜靜站在唐龍身後的女軍官們,這些女軍官臉上的表情分明流露出一切都交給唐龍決定的感覺。看到這個,鍾正奇突然明白到,這個連隊的人脫離組織獲得自由的同時,也將得罪了聯邦軍隊,到時她們將不可能在聯邦軍隊呆下去。那麼無依無靠無權無勢的她們將何去何從呢?看來唐龍就是因為考慮到這個問題,才突然變得強硬起來。 鍾正奇聽到唐龍還在不斷的說著威脅的話,不由微微一笑的說道:“為了表示剛才因為在下的不慎而讓大家產生誤會的歉意,在下將以私人的身份送給整個連隊每人一億聯邦幣。” 正在嘰里咕嚕力求爭取點賠償的唐龍聽到這話,不由得張著嘴巴呆住了。他也不是笨蛋,在聽到鍾正奇說出需要自己這些人作證打擊聯邦聲譽的時候,就知道鍾正奇非常需要自己這些人存活下去,所以他才敢變得強硬起來。因為這個連隊的人不久之後將無所依靠了,不弄點賠償怎麼生存下去。可他也沒想到鍾正奇居然這麼大方,一給就給整個連隊每人一億聯邦幣。那可是三百多億啊,真是不把錢當錢看。 女軍官們聽到鍾正奇給錢也很吃驚,不過她們吃驚的是鍾正奇怎麼會突然給錢自己這些人呢?她們這些人從懂事時候起就在孤女營供給制的環境下生活,被調往連隊後,也一樣是在供給制度下生活。可以說她們從來沒有用過錢,也從沒有掙過錢。就算把數百億的錢堆在她們面前,她們也只知道這是錢,可以買東西,根本不會產生什麼激動地感覺,因為她們不知道錢到底有什麼魅力。 鍾正奇再次看到唐龍這些人用古怪的眼神看著自己,這眼神里根本沒有含有以往自己非常熟悉的那種欣喜若狂的神色。唐龍眼中流露‘你有這麼多錢嗎?’的懷疑神色,還說得過去,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的身家嘛。可是女軍官們流露的那種‘你給錢這種沒用的東西我干嘛?’卻讓自己怒火中燒,錢是沒用的東西嗎?鍾正奇第一次感覺到自己被人輕視了,以前所有的人聽到自己要給錢他,都是一幅感激不盡的神態啊。 鍾正奇不想和他們拖延下去了,他抖動了一下嘴角,扯出一道難看的笑容說道:“事情就這樣定了,只要你們遵守約定,我們也會保證承諾的。”說著就要離去。 唐龍忙叫住他:“我說大爺,我部下體內的炸彈解除了沒有啊?” 鍾正奇點點頭,含笑說道:“在您同意條件的時候,就立刻毀掉了啟動程序,現在您的部下可以自由走動了。” 聽到這話,女軍官們都露出歡喜的神色,身體內那個恐怖的東西消失了,自己終于可以松下心情來了。不過女軍官們只是高興了一下,就恢複了平靜,眼中甚至出現了懷疑的神色。沒有驗證過的話,還不能真正放心啊。 鍾正奇也看到了女軍官們的神色,他笑道:“不久你們就會知道我們是非常守諾的,好了,各位,有緣再見。”說著就准備離去。 正為眾女而高興的唐龍聽到這話,立刻喊道:“等一下,你說的那些錢呢?怎麼給我們啊?” 被叫住的鍾正奇眉頭皺了一下,不過他還是和氣的說道:“放心,我會把錢彙入你們連隊賬號的。” 唐龍馬上回頭向尤娜問道:“尤娜,我們連隊賬號是多少?” 尤娜搖搖頭:“報告長官,我們連隊是沒有賬號的。” 聽到尤娜的話,鍾正奇的身形明顯震了一下,他在後悔自己怎麼會說出如此錯誤的話啊,軍妓連隊怎麼可能擁有賬號呢,自己這樣的表現不是顯得非常的愚昧嗎?連軍妓連隊有沒有賬號都不知道,居然還敢說自己是掌控所有連隊的丞相呢! 鍾正奇不等唐龍說話,就開口說道:“放心,我會第一時間把錢彙入唐龍先生的軍人卡內。”說完就消失了。 唐龍聽到這話不由吃驚的對著空氣大喊道:“喂喂!你把錢分開來彙啊,不要把錢全部寄給我啊。” 此時尤娜提醒道:“長官,我們這些人是沒有任何證件的,所以只能把錢彙入您的卡號里。” 唐龍這才想到這些孤女出身,在孤女營長大,然後被送到這連隊中,等同過著監獄生活的她們不說沒有軍人證,恐怕連戶籍都沒有吧。唐龍點點頭嚴肅地說道:“放心,我不會貪汙的。” 眾女聽到這話都是一笑,她們根本不會去在乎這些,因為在她們心目中錢是沒有什麼用的。尤娜等人互相看了一眼,點點頭,然後排成一排,啪的一聲向唐龍敬禮喊道:“謝謝您,長官!” 唐龍呆了一下,當看到眾女眼中都流露出淚珠,不由慌張的搖著手說道:“謝什麼啊,我是你們的長官,不用道謝。”唐龍可不習慣這樣的場面,飛快的找著轉移目標的話題,當然很快就給他找到了:“啊,是了,還是盡快把這好消息通知外面的姐妹們,讓她們也高興高興。還有,你們暫時不要走出K區,一定要仔細檢查一下,看看體內的炸彈是不是真的失效了。” 眾女軍官看到唐龍緊張的樣子,不由心中一暖,破涕一笑,拭了下眼淚,嬌聲說道:“遵命長官!”然後就滿臉笑容的離開了唐龍的房間。 唐龍等那些女軍官離開後,立刻跑到門口大口大口的吸氣,一邊吸一邊嘀咕道:“哇,香氣太濃了,差點被憋死!” 唐龍呼吸得差不多,准備房間的時候,突然被被外面震耳欲聾的歡呼聲嚇了一跳,看來外面的女兵們已經獲知自己自由了。唐龍不由暗暗得意的想到:“哼哼,我真是厲害啊,才來了一天就做出如此偉大的功績,我真是佩服死我自己啦。哈哈哈。” 為自己光輝事跡興奮不已的唐龍,來到房間的系統控制台,點了首勁曲,隨著音樂跳起了自己好幾個月沒有跳的扭屁股舞。唐龍根本沒有想過自己答應了鍾正奇的條件,雖然解救了自己這個連隊的數百名女兵,但是也等同拋棄了其他星球的連隊,和孤女營的那無可計數的孤女們。 但是,就算唐龍意識到這點,他也不會產生什麼罪惡感。自己又不認識她們,她們也不是自己的什麼人,憑什麼要拼命去解救她們?救世主?自己可沒有這麼偉大,當初自己被人陷害的時候,誰來救自己啊?要不是他們狗咬狗,自己才不可能重見天日呢。 而且只關愛自己身邊的人有什麼不對?身邊的這些人都是依靠自己的,而且自己也對他們有感情,自己不關愛他們關愛誰?說什麼解救世人,全都是屁話。除非這些世人都是依靠自己的,心情好的時候,可能會去幫他們解決一下困難,心情不好,就當沒看見,你自己不奮斗誰理你啊。 為了自己身邊的人而努力有什麼不好?不說自己成功後可以看到他們的喜悅表情,自己也能夠從他們身上獲得尊重與愛戴啊。解救那些不認識的人,不被感激還算好的,就怕解救到那種救起他還以為是自己害他的屎坑狗,被他反咬一口的話就沒冤申了。 總之一句話,現在的唐龍根本不會為了和自己沒有關系的人而去流血賣命,他現在的目的是怎麼陷害那些惡心的高官們。 正左右扭著屁股的唐龍,突然停了下來大喊道:“我想到了,可以把這件事推到古奧身上,讓他背黑鍋,這樣一來他不是死翹翹了嗎?嘿嘿嘿,我還真是有夠黑的耶,連這麼毒的辦法也能夠想出來。”自言自語到這,唐龍立刻莫名其妙的興奮起來,他手舞足蹈的一邊大喊著:“古奧,你這老王八等著倒大黴吧!”一邊飛快的跑出了房間。 跑動在走廊上的唐龍,耗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來到基地的控制室。呆在基地的尤娜等幾個軍官,看到唐龍的樣子全都愣住了。因為唐龍被撕扯得全身只剩下一條變成短褲的破爛軍褲,而且唐龍他全身幾乎沒有一塊是完好,手上、胸口、背部、肚子、臉蛋、脖子的肌膚上,全都印滿了一個個的唇膏印。 眾女在一愣之後,全都噗嗤一聲笑了起來,她們當然知道這些是誰的傑作。外面那些女兵們在知道自己自由,而且接下來的危機也將被人解決的消息後,可想而知是多麼的高興,多麼的瘋狂啊。正在因為終于獲得自由,不用再受痛苦日子而互相擁抱哭泣的她們,看到為自己帶來這一切的唐龍時,肯定會不顧一切的擁抱親吻唐龍,以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本來唐龍不會這麼淒慘的,但因為女兵們互相爭著和唐龍擁抱親吻,爭奪中,不知道是誰不小心撕破了唐龍的衣服。不知道是這些被男人任意凌辱的女兵們因為獲得解脫,而恢複了本性,還是她們突然湧起報複的心理。隨著第一個人的行動,無數雙手伸向了唐龍。要不是唐龍還有那麼點蠻力,恐怕唐龍已經被扒光任人凌辱了。 幾個少尉,看到唐龍全身都是口紅印,忙乖巧的掏出手帕,幫唐龍仔細擦拭起來。尤娜看到這一幕,不由暗自一歎。自己這些姐妹從來就沒有主動侍候過人,可現在不但是主動,而且還是那麼溫柔,那麼的心甘情願。看來,唐龍這個長官已經獲得姐妹們的心了啊。 唐龍根本沒有在意那些少尉的動作,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一路來遇到了什麼事。只見他兩眼放光的盯著尤娜,興奮的大喊道:“我要陷害古奧這個老王八!” 尤娜被唐龍用那閃亮的眼睛緊盯著看,渾身有點不自在,在聽到唐龍這句話後,不由身子一硬,整個人愣住了。不但是尤娜,那些幫唐龍擦拭唇膏印的少尉也被這話搞得一愣一愣的。 好一會兒,尤娜才遲疑的問道:“您說什麼?陷害……陷害古奧? 為什麼?” 唐龍抬頭挺胸的說道:“古奧是這個星系的最高指揮官,對于我們這些連隊的存在不可能不清楚,所以他一定和鍾正奇他們有一腿。 而且這幾個月所發生的事來看,雖然他把責任都推給了其他人,但肯定和他這個星系最高指揮官脫不了關系。至于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因為我看他不順眼,所以我要陷害他!” 稍微有點清醒的尤娜再次愣住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男人啊,居然能夠如此正氣的說出自己的欲望,如此赤裸裸的表現出自己謀害他人的真正理由。雖然尤娜覺得唐龍因為看不順眼一個人,就去陷害這個人是不對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尤娜卻又感覺到唐龍這樣做,不會讓人看不起他,甚至想支持他。 呆了一陣,尤娜思考了一下才提醒道:“長官,鍾正奇不是說要打壓聯邦軍隊的聲譽嗎?我們只要等待通知,在鏡頭前做一下證就可以了。反正到時候古奧也會因為此事件下馬的,何必多此一舉專門陷害他呢?” 唐龍搖搖頭說道:“鍾正奇的目標是整個聯邦軍隊,就算軍隊的長官要負責,也是統帥部的高官負責,古奧他一個星系司令不可能受到什麼重大打擊。” “呃,那您准備要怎麼陷害他?”尤娜有點遲疑的問。 “嘿嘿,簡單啦,等鍾正奇要我們作證的時候,我們就說這一切都是古奧私下搞的鬼。這樣一來,說不定還能因為幫助統帥部跟這件事脫離關系而獲得青睞呢。”唐龍樂呵呵的說。看他興奮的樣子,好像看到古奧背黑鍋時的衰樣了。 “可是,鍾正奇他會允許我們改變他們的目標嗎?”尤娜想到鍾正奇所在組織的勢力,不由擔憂的提醒唐龍。 “管他,如果沒有我們幫助他們就搞不定聯邦軍隊,那還妄想建立什麼帝國啊。”唐龍撇撇嘴不以為意的說。 尤娜想起什麼的說道:“對了,長官,剛才負責追蹤鍾正奇地址的人員報告,沒辦法找不到鍾正奇那個通訊從什麼地方傳來的,請您原諒。” 唐龍從沒對這件事抱有希望,所以他只是揮揮手說沒什麼。可他的手還沒有放下,他就好像突然想起什麼地喊道:“對啦,等事情鬧大以後,我們還可以通過法庭向聯邦軍隊索賠啊!嗬嗬嗬,聯邦軍隊這麼多錢,不跟他們多要點賠償怎麼能對得起他們呢。”說到後面,唐龍眼神已經變得金光閃閃了。 不過唐龍這個金錢白日夢,被一個焦急的聲音驚醒了:“長官! 木圖星守備部隊的三個裝甲團開進了K區!”在唐龍進入指揮室後,依然守著控制台的那個戴眼鏡的麗舞少尉慌張的沖唐龍喊道。 “三個裝甲團?!”唐龍大吃一驚,這可是足足三千人,三百輛戰車的部隊啊!尤娜和其他少尉聽到這話,立刻露出驚慌的神色,守備部隊怎麼會開進K區,難道守備司令已經獲知他的獨子被唐龍槍殺了?他不應該這麼早知道的啊,不是還有10多個小時才是一天嗎? 唐龍沒有跟尤娜她們那樣的呆住,上過戰場的人和從未上過戰場的人,區別是很大的。唐龍立刻向麗舞喊道:“計算進入基地攻擊范圍的時間,把他們的影像傳過來,監視他們的通訊,拉響戰斗警報,命令所有官兵進入自己崗位待命!”唐龍語氣很威嚴,但是他穿著破爛短褲,上身紅跡斑斑的樣子,只能說是好笑了。 麗舞強忍著笑意,吃力的敬禮說道:“是長官!”說著就轉過身去不停的聳動雙肩。 唐龍回頭看到尤娜她們還呆呆的看著自己,不由怒喊道:“耳朵聾啦?立刻回去自己的崗位!” 正在欣賞唐龍樣子的尤娜等人,被唐龍此時露出猙獰之色而嚇了一跳,她們不敢再混了,慌忙敬個禮跑了出去。不過,尤娜才跑了幾步就停了下來,因為她的崗位在這里啊。 唐龍在喊完後就被屏幕上出現的影像吸引住了,在一片空蕩蕩的草原上,一排在陽光下閃發著寒光的懸浮戰車,排著整齊的隊列飛快的移動著,這些戰車後面則是緊跟著的數十輛運兵車。 “咦?怎麼才10輛戰車?不是說有三個裝甲團嗎?”唐龍看到懸浮戰車的數目不由一呆,奇怪的出聲問道。至于那種沒有任何武器的運兵車,根本不能讓唐龍去在意。 尤娜來到麗舞身旁,飛快的看了一下數據,回頭說道:“長官,地方部隊和正規軍是不同的,一般地方部隊的一個裝甲團只有3輛戰車,其他的全都是陸戰兵。” 唐龍聽到這話,心中暗自慶幸。原來地方部隊是這麼差勁的,自己還以為要面對300輛戰車呢,真是想到這個數字都有點心寒。如果300輛戰車來攻擊這個基地,隨便來個大炮齊射,基地就會立刻崩潰。 唐龍立刻喊道:“把敵人的數據傳給連隊所有的人,讓她們知道我們只要打退了這10輛懸浮戰車,我們就勝利了!” “是!”麗舞飛快的按動電腦,把這個消息傳入外面女兵們的頭盔內。 “報告敵人到達攻擊范圍的時間。”唐龍把雙手這交叉在胸前,很隨意地問道。 “是,還有130分鍾,敵人將進入基地的攻擊范圍。”麗舞麻利的回答道。 唐龍思考了一下,向尤娜命令道:“讓小隊指揮官馬上來指揮部!” 尤娜聽到這話遲疑了一下說道:“長官,我們這里沒有什麼指揮官,我們的軍銜只是做做樣子,並沒有特定的小隊編制。” “沒有小隊編制?”唐龍吃驚的喊道:“那你們平時怎麼指揮?” 尤娜搖搖頭說道:“說不上怎麼指揮,我們大家身份平等。只是在軍訓的時候,幾個比較要好,又是喜歡同一種裝備的姐妹,才組成一個小隊,推舉一個比較得人心的人當臨時指揮官,軍訓後這個小隊就會解散的。不過還有幾個小隊平時也聚集在一起,所以算是還能保持小隊編制的。” 唐龍聽到前面的話,心中不由一陣冰冷,這個連隊居然沒有小隊編制,完全是一盤散沙,難怪當初自己被調來時,沒有說明自己的職銜是什麼呢。這樣一只根本沒有戰斗編制的部隊,如何和敵人開戰? 不過當唐龍聽到尤娜後面的話時,又湧起了希望,唐龍急切的說:“快說說這幾個小隊是什麼小隊?” 尤娜看到唐龍焦急的樣子也不敢遲疑,忙說道:“一個是潔絲當隊長的特種兵小隊,有20人左右,一個是莎麗當隊長的戰斗機小隊,固定人數是20人,不固定的則是整個連隊。” “整個連隊?什麼意思?”唐龍插口發問。 “我們連隊的所有人都會駕駛戰斗機,只是沒有莎麗帶領的那20人那麼厲害。還有一個就是愛爾希當隊長,大概是30來人左右的雷炮小隊。”尤娜看到原本因為前面那句話而發呆的唐龍,聽到這話又想開口說什麼,就搶先開口解釋:“愛爾希那些人最喜歡爆炸力巨大的武器,像是手提式鐳射炮、特種兵的雷鳴槍都是她們的最愛。” 唐龍仔細算了一下,除去這三個小隊,基地還有大約300人可用,依照基地的防禦措施應該能抵擋一陣。所以唐龍命令道:“尤娜中尉,立刻把這三個小隊的全體人員召集到會議室,我有任務給他們。” “任務?哦,是。”尤娜雖然有點不解,但還是遵命行事。 唐龍看著尤娜的背影搖了搖頭,這個尤娜雖然被連隊的姐妹稱為大姐,但是她卻不怎麼具備大姐的本事啊。唉,也難怪,呆在這個連隊中最久的她,早就被磨掉了任何才能,希望她以後能變得比較像一個大姐吧。 K區邊界附近,當頭懸浮戰車中間的一輛戰車內,有一個小房間。 有這樣一個房間的戰車一般是整個戰車部隊的指揮車。此時在這個房間內一個掛著大校軍銜的肥胖中年人,正咬牙切齒的看著面前虛擬出來的SK23連隊的立體地形圖。坐在他身旁的一個表情忠厚的中校,好像遲疑了很久,終于忍不住出聲說道:“長官,您這樣貿然帶隊進入K區,不是很好吧?要不要請示一下上頭?” 肥胖大校狠狠的一拳捶在身旁的桌子上,怒喝道:“請示個屁! K區內的那幫賤貨殺了我獨子,我還要去請示?去他娘的!老子現在就要把她們挫骨揚灰!” 中校雖然看到這個木圖星上稱王稱霸的守備司令發怒了,但還是繼續說道:“長官的心情下官非常了解,可是少爺被人擊斃的消息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我們不能攻擊自己的部隊啊。”他至今還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只是不久前被大校招來,說大校的兒子被人殺了,要帶人去報仇,自己就這樣糊里糊塗的跟著來到這,才知道對方是SK23連隊。他不怎麼相信SK23連隊會殺人,她們要殺人的話,早不知道多少年前就開始殺人了。 大校再次怒吼道:“什麼是不是真的?!你看看這個影像就知道是真是假了!”說著一按控制台的一個按鈕,一段影像就浮現出來。 這段影片就是唐龍遇到那三個士兵在走廊非禮女兵,把他們擊斃的過程。 中校看到這圖音齊全的影像,不由歎了一息,唐龍說的話他也聽到了,如果照這樣來看,連軍事法庭都不能判處這個人有罪啊。他很奇怪這個被連隊女兵稱為長官的人是誰,由于鏡頭的緣故,唐龍的樣子根本沒有被拍到。他也很奇怪長官怎麼弄到這份影像,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而此時大校已經憤怒得控制不住自己的吼道:“就是這個王八蛋,我兒子只不過玩弄一下女兵,他居然敢以違反軍法的理由把我兒子殺了!還有那些女兵居然敢把我兒子丟到焚化爐去,我一定不會放過這些賤種!” 中校已經清楚怎麼回事了,現在不是考慮大校的兒子該不該死的問題,于是他提醒道:“長官,她們確實應該被處死,但是像SK23這樣的連隊是古奧上將特別關注的,您不請示一下上將,就要消滅SK23連隊,那不是等于扇上將的耳光嗎?您也知道上將的脾氣,恐怕倒時會對您不利啊。不如您向上將彙報,說有恐怖分子躲進了SK23連隊,這樣有什麼事也有了個借口。” 大校想到古奧那兩面三刀的性格,不由心頭一抖,壓下怒氣點點頭同意了中校的提議。中校開始准備向古奧發送報告的時候,突然想起什麼的說道:“長官,怎麼少爺能夠進去SK23連隊?開放日還沒有到啊。” “哼,今天就是開放日!”大校冷冷的說道。 “今天就是開放日?啊!長官我們要加快速度才行啊!古奧上將的侄子及其他的軍官肯定已經在里面了,不快點的話,那個混蛋恐怕會對里面的軍官下手啊!”中校神色慌張的喊道。 大校心中暗自冷哼一聲:“媽的!慌張了嗎?居然拿出古奧那個混蛋侄子當擋箭牌,怎麼不說自己兒子也在里面呢。哼!剛才不是老叫我深思不要輕舉妄動嗎?反正老子兒子已經死了,就讓你多焦急一下,最好去到的時候,你兒子也被那個王八蛋殺死了!” 由于大校不平衡的心理,整個部隊耗費了好長一段時間才進入了SK23連隊的攻擊范圍。 本書精品文學網(。com)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四十三章     下篇:第四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