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唐龍跑到指揮室的時候,包括尤娜在內的所有少尉都在指揮室等待著了。而且大家都若有若無的圍站在莎麗四周,大家的目光都看著中央屏幕上的那個人,連唐龍這個她們最敬畏的人進來了,都沒有注意。 唐龍進來的第一個動作就是把目光望向莎麗,莎麗臉上雖然依然是那麼冰冷,但是她的眼神卻跳動著激動地光芒。唐龍笑了一下,他知道莎麗雖然被傑特的話語傷害過,但莎麗心中依然愛戀著這個還算不錯的男人。 唐龍把目光移向屏幕,他心中暗想道:“看來這個家伙也不是完全沒救,居然會願意出來當證人呢。嗯,應該還能配上我家莎麗。呵呵,看他眼紅紅的,這件事過去後,找個機會讓他們複合吧。”暗暗點著頭的唐龍緊緊地看著屏幕上現出的那個帥氣少校,看他要說些什麼。 屏幕上的傑特,身穿一套光鮮的聯邦軍服,少校的軍銜更是閃閃發亮。他面上沒有什麼表情,顯得很剛毅,但是他的眼睛卻充滿了,只有在痛哭過,或者是好幾天沒有休息才會有的紅絲。此時他語氣冷淡的說道:“大家好,鄙人是木圖星軍情處傑特少校,剛才播放的一段影片,相信大家已經知道那不是電影片段,而是一段真實的紀錄,是一段聯邦軍隊犯罪的記錄。” 傑特說到這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這一段影片上那些受到欺凌的女性,就是木圖星上的SK23連隊。這個連隊的人,從始至終都不能離開K區一步,根本不能反抗,只有日複一日的被那些木圖星上的軍官們恣意凌辱。” 隨著傑特的話語,鏡頭緩慢的後退,把圍在傑特四周的記者的身影也拍了進去。此時一個記者站起來提問道:“請問少校先生,這個連隊為什麼不能離開那個K區的范圍?” “因為她們體內被移植了微型定位儀,一旦出現在K區的范圍外,她們就會被當逃兵處決。”傑特依然面無表情的說。 另外一個記者站起來問道:“少校先生,請問您是怎麼獲得這些資料和片段的?” 傑特淡淡地說道:“那是鄙人在連隊玩樂的時候記錄下來的。” 這個記者坐下後,一個記者馬上站起來提問道:“請問少校先生,你所說的玩樂是指……” “嫖妓!而且還是免費的。”傑特臉色不變的說出這讓唐龍青筋直冒的話來。 莎麗聽到這話,身子晃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平靜。不過,她那原本水靈靈的眼眸已經變成了死灰色。注意到這點的唐龍強行壓下自己就要脫口而出的破罵,咬牙切齒的繼續看著屏幕。 記者們也是靜了一下後,才繼續提問:“請問,軍隊中出現這樣的軍妓連隊,難道你不覺得憤怒,不曾想過向憲兵隊舉報的嗎?” 傑特聽到這,第一次露出了笑容,他帶著笑容淡淡地說道:“一開始我覺得很憤怒,也想向憲兵隊舉報,但是在我知道一些事後,我就跟其他去連隊玩樂的軍官一樣了。”傑特說著掏出一張磁片繼續說道:“這些年來,木圖星上的軍官,無緣無故的失蹤了31人,其中有12人是憲兵隊的軍官。這些失蹤的人有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他們失蹤前都到過SK23連隊,而且都是進入SK23連隊沒有一個小時就離開,並且一回到部隊就和軍部聯絡,其後這些人就永遠的消失了。” 一個記者機靈的問道:“您這麼說是指這樣的軍妓連隊是軍部搞出來的?” 傑特沒有否認也沒有承認,只是轉移話題說道:“我不想自己也突然失蹤,也就不吭聲,跟那些軍官同流合汙了。而且我也覺得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無謂因為這個而惹麻煩。” “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一個記者搶先起來問道。 “是的,因為她們既然是妓女,那麼我們這些顧客去玩樂,當然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傑特保持著笑容說道。 聽到這話,SK23連隊的少尉們全都露出憤怒的神色,不過當大家看到了莎麗那蒼白的神色後,都在心中歎了口氣,不由自主地靠前了莎麗的身邊准備給她力量。而此刻的唐龍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恢複平靜的表情,靜靜的看著屏幕上的傑特。 一個記者奇怪的問道:“那麼您現在為什麼會把聯邦軍人和妓女玩樂的片斷播出來呢?” 傑特聽到這話,臉色變了一下,他歎了口氣說道:“因為我知道SK23連隊並不是自願成為軍妓的。” 所有的記者一起出聲:“什麼!她們不是自願成為軍妓的?” 此刻傑特臉上居然出現了痛苦的神色,他好像很吃力,很痛苦的說道:“是的,她們不是自願的,因為她們全都是無依無靠的孤兒。自小就被聯邦軍隊從孤兒院挑選出來進行培養,然後當她們成年後,就把她們送給高級軍官玩樂。當高級軍官玩膩以後,她們就被送往各地成為中級軍官免費玩弄的軍妓!我也是在知道這樣情況後,才站出來揭露這一駭人聽聞,毫無人道的悲慘內幕!”此刻的傑特已經滿臉猙獰的抓著拳頭大喊著。 一直呆在屏幕前的聯邦民眾,聽到這話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做出這樣事的,真的是聯邦軍隊嗎? 而唐龍他們則呆呆的看著傑特,沒想到傑特居然擁有這樣的表演能力。剛才還滿臉平靜神色,現在居然變得如此痛苦莫名。 此時的萬羅聯邦首都特倫星上的聯邦軍統帥部內,正在觀看這一幕新聞的坎穆奇四星大將不顧四周的將軍,猛地站起來失色的喊道:“荒謬、誹謗!快!新聞管制!” 奧姆斯特瞥了他一眼,不解的問道:“為什麼?” “元帥閣下,不新聞管制的話,我們聯邦軍隊的聲譽將一落千丈啊!”坎穆奇大急的說。 “哦?這麼說那個少校所說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了?”奧姆斯特用手指敲敲說道,不過他的眼睛卻沒有看著坎穆奇,而是打量著四周的將軍。除了那個張軍龍的虛擬頭像沒有露出什麼表情,其他坐在會議室的軍官都偷偷的擦著汗。 坎穆奇被奧姆斯特這麼一問,額頭立刻出現了豆大的冷汗,他結結巴巴的不知道說些什麼才好。不過,屏幕上響起的發問聲,讓眾人都把目光移向屏幕。只見那些清醒過來的記者亂糟糟的發問:“請問您有什麼證據說明這是軍隊所為呢?” 傑特痛苦的舉著剛才那張磁片,語氣艱辛的說道:“有!所有的證據都在這里面……”傑特的話還沒有說完,突然發生了異變,只聽到轟的一聲巨響,傑特整個人的身子從內炸裂開來,才一瞬間的功夫就變成了粉末,而他手中的那張磁片也被爆炸毀壞了。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呆住了,一個人就這樣當著數萬億萬羅聯邦民眾的面,被炸得尸骨無存。不過也不是所有的人都呆住不會說話,有一個人看到這一幕,甚至高興的大喊道:“炸得好啊!” 這個喪心病狂的人,是南方木犁星系,豪斯星上某住宅內的一個肥胖中年禿子。他就是被聯邦通緝,卻依然過著皇帝般生活的原萬羅聯邦四星大將之一的——穆恩雷斯。 唐特雷斯看到自己的父親突然欣喜若狂的拿著酒瓶在哪里大叫炸得好,不由擔憂的問道:“爸,怎麼說炸得好呢?” 穆恩雷斯猛地灌了幾口酒,然後一抹光亮的禿頭,指著屏幕上亂糟糟的影像,咧牙說道:“他遲不炸,早不炸,專在那個少校拿出可以證明軍妓事件是軍隊所為的證據的時候炸,這不是炸得好嗎?” 看到兒子愣愣的樣子,穆恩雷斯就恨不得爆打這個白癡兒子一頓,這麼簡單的事都不理解,真懷疑他是不是自己的種。 不過自己只有這麼一個繼承人,穆恩雷斯只能歎口氣,詳細解說道:“那個少校連同那資料都被炸成粉末了,不管少校說的是真是假,軍隊的這個黑鍋是背定了,因為他們怎麼解釋也不可能讓所有的聯邦民眾信服。看到這一幕的人,就算不占整個聯邦人數的100%,都有90%!” 唐特雷斯雖然有點明白,但是還是不很清楚,他問道:“這和爸沒有關系啊?怎麼你這麼高興呢?”說到這,唐特雷斯突然想到什麼的說道:“噢,我總算明白了。” 本來想狠狠揍這個白癡兒子一頓的穆恩雷斯,聽到兒子這話心中一喜,忙問道:“你明白了?快說來聽聽。” 唐特雷斯一臉得意的說道:“爸你是因為可以看到軍部的人背黑鍋,而高興萬分吧?” 忍不住地穆恩雷斯,終于狠狠地拍了一下兒子的腦袋,然後破口大罵道:“你這個笨蛋!軍部的人背黑鍋,我有什麼好高興的?你這蠢貨!難道你就沒有想過我們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打擊聯邦聲望,乘機獨立出去嗎?” 原本非常不滿捂著腦袋的唐特雷斯,聽到他老爸的話,立刻兩眼放光的說道:“獨立?建國!皇帝!!太子!!!”他興奮的喊道:“爸!我知道了,我們要把這軍妓事件鬧大,不但要把聯邦軍隊的聲譽搞臭,還要進一步讓聯邦政府信譽盡毀!父親,您放心,孩兒知道怎麼做了!”說著就一溜煙的跑出了客廳。 穆恩雷斯拿著酒瓶,呆呆的看著這個突然變得聰明起來的兒子,好一會兒,他才摸摸光頭,狐疑的自語道:“難道剛才那下打得太重,使得他轉性了?” 萬羅聯邦統帥部的將軍們,在聽到傑特擁有證據的時候,所有的人臉色立刻鐵青。當看到傑特突然爆炸,連人帶磁片都被炸成粉末,臉上的顏色恢複了正常,甚至出現了一絲寬慰的笑容。不過這笑容沒有保持多久,他們的臉立刻一片雪白,因為他們已經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樣的後果。 所有人當中,只有奧姆斯特元帥保持著冷漠的神情看著眼前的這一切。他看到張軍龍的全息頭像在那個傑特少校爆炸的時候就消失了,不由抖了一下嘴角想道:“張軍龍的速度蠻快的嘛,這家伙現在一定是下令秘密清除北方星系的那些軍妓連隊了。不過以為就這樣能和聯邦軍部撇開關系,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呢?” 奧姆斯特沉思的時候,當然也沒有放過觀察坎穆奇等一干將領的神態。看到坎穆奇向一個將軍拼命的使著眼色,接著那個將軍就借口上廁所,急沖沖的跑了出去。心中不由一笑:“這個坎穆奇,敢情以為軍妓連隊的事,自己這個元帥毫不知情呢。看他們心急的樣子,應該是准備把其他星球的軍妓連隊秘密處決,然後對外說就只有木圖星才有軍妓連隊,統帥部的軍官是毫不知情的。可惜啊,現在除了那個SK23連隊外,你們這些人還能期待找到其他的軍妓連隊嗎?” 坎穆奇有點慌張的看著靜坐在首位,臉上帶著笑容,眯著眼的奧姆斯特。雖說自己是這個元帥一手提拔上來的,但是他卻沒有提醒自己要加入他的派系,並且還很放任那些高級軍官擁兵自重,搞得自己也大膽放心的去組織自己的勢力。 現在的自己自認實力已經不下于任何一個割據一方的大將,甚至在這首都圈的勢力,高于眾人之上,可是卻總是不明白這個元帥到底想些什麼。也不是沒有想過把他拉下台,但是,卻連一點汙跡都找不到,而且這個元帥好像隱藏著非常恐怖的力量。像現在這關乎整個聯邦軍隊命運的事件,這個元帥都向看戲一樣,難道他不怕被推下台嗎?就算能夠控制整個聯邦的軍隊,數萬億的民眾要你下台,你也只能灰溜溜的滾下來啊。 坎穆奇要說什麼的時候,奧姆斯特突然開口說道:“看那些記者准備干什麼。”坎穆奇和眾將官都是一愣,忙把頭扭向屏幕。 一場突如其來的血腥行動並沒有讓直播斷開,反而繼續播放著。那些驚魂初定的記者們,立刻把這個重大事件給記錄下來。正當大家准備接受警察調查時,突然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向唐龍先生證實傑特少校所說的是否屬實吧?” 聽到這話,記者們立刻醒悟到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人物。那個唐龍率領軍妓連隊擊斃了前來玩樂的軍官們,他知道的詳情肯定比那個傑特少校的多!原本准備接受警察調查的記者們,立刻撥動電話通知報社的同事去采訪唐龍。 奧姆斯特沒有在意聽到這話的將官們猛地跳起來,他留意的是屏幕上出現的一股怪異味道,因為奧姆斯特看到,屏幕上的記者們好像都在假裝按著按鈕,而且那些檢查爆炸的警察,動作很隨意,好像沒有特別用心檢查。 看到這些,奧姆斯特心中冷冷的一笑想道:“神秘的老家伙,沒想到連這個特別新聞的配角都是你一手炮制的。” 此刻的將官有的大喊把唐龍抓起來,有的大喊把木圖星K區封鎖不讓記者去采訪,有的大喊命令唐龍禁言,不要對外發表任何意見。正熱鬧的時候,一道緊急通訊傳入統帥部。 一個掛著大校軍銜的中年軍官,向眾人敬禮後慌張的說道:“下官是木圖星守備艦隊指揮官,木圖星的守備部隊的司令,被……被SK23連隊擊斃了!”他說完,不等將官們反應過來,就把那場戰爭景象播了出來,還把唐龍什麼時候進入連隊的資料也播了出來。 看到數千的守備部隊才一下功夫就被軍妓連隊打得四分五裂,並丟下數百具尸體投降了,後來被那些妓女連隊趕出了K區。看到這,所有的軍官都露出了憤怒的神色,他們立刻命令艦隊司令把這個以下犯上的唐龍給抓起來處死! 但是艦隊司令卻說自己已經把整個SK23連隊保護起來了,將官們立刻怒目相向,不過還沒來得及出聲詢問,就被一個既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眾人說話的聲音堵住了。 只聽奧姆斯特輕聲自語道:“嗯,看來唐龍還真是厲害的人物呢。上次英雄事件,不但憑一己之力消滅了數千艘帝國軍艦,還讓聯邦前總統被送進監獄,並讓一個四星大將變成一個通緝犯。現在又來了個軍妓事件,不但血腥的清洗了進入連隊玩樂的軍官,並率領軍妓連隊打敗了守備部隊的3個裝甲團,還讓聯邦軍隊面臨解體的危機。呵呵,不知道下次他又會弄出什麼事來呢?” 奧姆斯特的話雖然很低,但是卻讓軍官們聽到了,所有的人聽到這話,心中都是一震。現在想來,唐龍真是個災星,上次不但害了數萬的聯邦軍人,還害得前總統被關,一個大將被通緝。現在更不用說,不但把木圖星中下層的軍官給殺掉,還把木圖星守備部隊最高指揮官也給殺了。更恐怖的是,因為他唯一放過的人,給整個聯邦軍隊帶來了覆滅的危機。 總之一句話,聯邦會突然變得這麼混亂,全都是因為唐龍的存在!只要滅掉了唐龍,連邦就能恢複平靜了。在這些軍官想來,以前聯邦都是這樣過來的,一直都沒有事,現在突然會變成這樣,除了唐龍的緣故外,還能有誰? 奧姆斯特看到自己一句話就把將官們的殺氣提了起來,暗自搖搖頭:“這幫只會推卸責任的蠢貨,不提醒他們的話,恐怕只會把聯邦搞得混亂到不能控制。”想到這,奧姆斯特開口說道:“唐龍他現在已經是風云人物了,不想下台的話就讓他說好話吧。” 一聽到下台這個詞,所有的將官猛地一震,腦袋開始飛速的運轉起來。他們馬上計算出此時此刻不但不能教訓唐龍,反而應該巴結他。因為從不久前的影片來看,唐龍已經把軍妓連隊收服了,只要唐龍說這事和軍部沒關,那麼軍部就能從這件事擺脫出來,並能以正義使者的身份來調查這件事。 既然已經決定了要干什麼,他們馬上在一瞬間就開始尋找替罪羔羊的人選。木圖星的守備司令官銜太低,而且已經死了,只能當個狗腿子,那麼能夠當替罪羔羊的只有骨龍云星系的最高指揮官古奧了。 眾將官想到駭可星上駐留的那些高級戰艦,就立刻口水直流,兩眼發光。那可是聯邦一半的戰斗力啊!理所當然的,統帥部僅以元帥一票棄權的高票,通過了替罪羔羊的人選。 聯邦首都特倫星上的某棟豪宅里,也在此刻做出了決定。 坐在沙發里的陳昱,端起酒杯對坐眼前的一個年輕男子說道:“張大公子,哦,過幾天就應該稱為張議長了。雖然你的提議我很感興趣,但是我很不明白,軍隊系統出身的你,為什麼要減弱軍隊勢力呢?” 依然一身整潔打扮的張虎魂笑了笑,喝了口酒才說道:“呵呵,我不相信控制聯邦情報部的未來聯邦總統,會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樣干。” 陳昱也笑了一下,晃晃酒杯說道:“是因為你那被稱為少帥的弟弟嗎?” 張虎魂依然保持著平和的笑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眼中的寒光,卻暴露出他此刻的心情。 陳昱在看到張虎魂眼里的寒光後,才含笑點點頭喝了口酒。他非常清楚張虎魂為什麼會露出這樣的寒光,張虎魂有個弟弟,叫張龍魄,不同于他這個從沒露過面的哥哥,張龍魄年滿18歲就在北方海盜最為猖狂的地方從軍了。 不知道是他的身份所為,還是他的軍事才能確實出色。從軍一年就因軍功,從列兵成為少尉,然後就像坐電梯一樣的速度升官。現在北方已經沒有了海盜的蹤跡,而這個才28歲就已身經百戰,並且從無敗績的張龍魄也被晉升為少將,成為聯邦最年輕的將軍。 最厲害的是他為人和善,並且長得英俊,加上靠山雄厚,在北方非常得人心,被人敬稱為少帥,可說是張軍龍的繼承人了。試想身為長子,為家族立下巨大功績卻不為人知的張虎魂,如何會對這個弟弟有好感呢。 陳昱看到張虎魂不說話,就開口說道:“此時的關鍵人物就是那個唐龍,只要他說黑是白的,那麼黑也會變成白的。只是……” 張虎魂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陳昱示意他說下去。 “只是我怕他已被其他人收買了,把我們政府和軍隊湊在一起,只要他在電視上說出政府和軍隊狼狽為奸,到時整個聯邦都會解體。相信你也知道上次總統受賄事件對政府的信用有多大的打擊,當時你做事也魯莽了點,不用公之于眾也可以讓他自動辭去總統職位啊。”陳昱為上次事件搞得政府信用大跌很不滿,因為他登上那個位子後,單單恢複政府信用都要耗費巨大的力量。 張虎魂笑道:“沒辦法,當時我是站在軍隊那邊的,軍隊的目的就是打壓政府信用,不公之于眾達不到目的。”說到這,張虎魂放下酒杯,起身說道:“好了,我也該和那個聯邦最年輕的上尉談談了。” 陳昱起身點點頭准備送他離去,不過本來正播放著各地民眾抗議消息,和知名人士評論軍妓事件節目的電視屏幕上突然出現了特別新聞的字樣。 陳昱愣了一下,然後對張虎魂笑道:“我宣誓就職後,第一件事就是要整頓所謂的私立電視台,他們想播什麼消息就播什麼消息,不整頓不行啊。” 張虎魂點點頭,要不是有這些私立電視台作怪,上次的英雄事件和這次的軍妓事件,根本不會讓民眾知道,那樣根本引不起任何的騷亂。不過這樣一來,這還是民主聯邦嗎?張虎魂沒有在乎這些,他知道只要控制住新聞系統,言論的動向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看來自己要比陳昱早一步下手,不要新聞系統的份額會被他搶光的。 電視上出現的一個人,讓張虎魂和陳昱都吃了一驚,因為那是被聯邦通緝的原四星大將——穆恩雷斯啊!但是很快,兩個人,不,應該是說,凡是看到這個消息的人,都被震呆了。 油光滑亮的禿頭,滿臉的肥肉,幾乎看不見脖子的穆恩雷斯,他的樣子已經夠搞笑的了。偏偏他還裝出一個異常痛苦悲憤的表情,更為恐怖的是他眼中居然是包含著淚水。不過此刻沒有人笑話他,所有的人都是全身冰冷、燥熱、大腦的思維已經停止了運轉。 本書精品文學網(。com)首發,轉載請保留

上篇:第四十六章     下篇:第四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