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

這個叫喚大哥的人,穿著一件染滿鮮血,皺得像菜干的西服,而他整個臉蛋被人揍得腫了起來,根本看不出原來的長相。此時會議室的九個人互相看了看,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個人叫的是誰啊。 攙扶著那個人的兩個大漢看到諸位大哥的樣子忙出聲說道:“他是五哥的手下小軍啊。” 那個彙報增加多少小姐的年輕男子,立刻慌張的跑前去查看,因為這個人是他的部下啊。那個刀疤大漢有點不滿的說道:“老五,你的手下很有教養嘛,被人打了居然跑到總部來找你。”說著對那兩個扶人的大漢罵道:“你們怎麼搞的,不知道我們在開會嗎?居然隨便把人帶進來!” 那個被稱為老五的年輕人,皺皺眉頭看了刀疤大漢一眼,他知道自己年紀輕輕就緊跟其後讓這個四哥感覺到危險了。當然他現在沒心情計較,轉身對蝶舞說道:“會長,我這兄弟是去和那伙人簽約的,讓我帶他下去問問情況吧?” 蝶舞眼睛一亮出聲說道:“在這里問,要知道那伙人對提升我們的業務很重要。” 五哥點點頭,抓住小軍的肩膀問道:“小軍怎麼回事?其他兄弟呢?” 小軍吃力的喘口氣,用漏風的嘴巴斷斷續續的說道:“我也不大清楚怎麼回事,剛和那個雞頭提出簽約的事,他就把我們教訓了一頓,接著我就被抓到一個房間,被人狠狠的打了一餐。最後被他們扔到離這不遠的一條街的後巷,聽他們的口氣,那些兄弟恐怕……。” 由于小軍嘴巴漏風,五哥聽了好一會兒才聽出是被那個雞頭打的,他還沒有來得及繼續追問。一陣急促的電話鈴響了起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望向蝶舞身後的那個西裝女子。 西裝女子接聽了塞在耳朵里的多功能話機,然後湊前蝶舞耳邊,悄聲低語了幾句。大家明顯感到不對勁了,因為蝶舞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蝶舞滿臉寒霜的說道:“警察在郊外的垃圾處理場發現了幾具喉嚨被割斷,焚燒了一半的尸體,經過基因檢測,證實是老五手下的大傻他們。” 五哥悲憤的大吼一聲,一拳轟到牆壁上,拳頭流血了也沒有在意,而那些大哥也跟著紛紛低下了頭。原本還為五哥幾個手下死了而暗暗高興的刀疤臉四哥,發現其他大哥都低著頭,也忙垂下腦袋表示對兄弟的哀悼。 五哥淚流滿面地回過頭對蝶舞喊道:“會長!為弟兄們報仇!”而那個小軍,也流著淚跪在地上哀號道:“請會長為兄弟們報仇啊!” 蝶舞還沒有出聲,刀疤臉四哥已經拍著胸口說道:“老五你放心,這個仇,四哥會替你報的!”他負責蝶舞會的軍事力量,所以他才敢打這個保票。當然,他這麼做明顯是為了收買人心。其他大哥也爭先恐後的表態要報這個仇。 蝶舞突然怒喝道:“一群蠢貨!這些年順風順水讓你們腦袋變成豬腦了啊?對方是什麼人、有什麼勢力、來這有什麼企圖,連這些都不知道,還報什麼仇!老五你說說,對方是什麼來頭?”聽到蝶舞的怒喝,所有的人都低下了頭。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心中想些什麼,但他們表面上是不敢違背會長的話的。 五哥痛苦的搖搖頭說道:“當時只以為他是個雞頭,因為他那個團隊只有他一個男的。” “愚蠢!連對方底細都沒有查清,就派人前去簽約了?假如他們不是團隊呢?”蝶舞皺皺眉頭說。 五哥辯解道:“她們絕對是妓女,我敢用我這雙眼睛作擔保!” 蝶舞明顯很信任五哥的眼光,自語了一句:“這麼說對方也是道上的了。”的話後,就對原來坐在五哥下首,臉色有點陰沉的中年人說道:“老六,你去查探一下對方的來曆。” 這個老六還沒說話,五哥就忙說道:“那個人住在花都酒店,一行幾百人,除了他全都是美女,一問就知。”老六點點頭,轉身走了。不過沒有人注意到,在他走出門口的時候,他緊繃的臉上居然露出莫名古怪的笑容。 此時蝶舞站起來掃了眾人一眼後說道:“好了,叫下面的人注意一點,聯絡警方看看這些天進來了什麼幫派。老四把裝備發下去,進入戒備狀態,等老六把消息傳回來後再作決定。”說完就帶著那個西裝女子離開了。 老六帶人離開無夜宮,立刻命令手下去花都酒店調查。把手下都打發掉後,就獨自一人進入了公共電話亭。再撥動一個號碼後,憲兵司長的立體頭像就出現了。 “怎麼樣?”憲兵司長帶著急切的表情問道。 老六嘿嘿一笑說道:“和你想的一樣,蝶舞那女人非常謹慎,壓下下面急切報仇的欲望,派我去打聽情報。” “派你去打聽情報?嘿嘿,相信你已經知道應該怎麼彙報的了。”憲兵司長眯著眼睛笑道。 老六點點頭說了句:“這個當然。”就關掉通訊離開了。 李麗紋和七個通訊部門的姐妹結成一隊,一邊看著手中的旅游手冊,一邊興奮異常的走在街上。不一會兒,她們看到手冊中有提及的購物城,立刻好奇的走了進去。里面擁擠喧鬧的人群,種類繁多的各種物品,馬上讓她們眼花繚亂。 李麗紋這組通訊部門的人有點特別,那就是她們全都是未受毒害的少女。也許會奇怪她們加入軍妓連隊這麼久,怎麼還能不遭毒手?一是她們是用來招待重要人物才用的,二是尤娜特別關照她們,每逢開放日都讓她們躲在房間不出來。上次要不是李麗紋不小心跑出來了,也不會差點遭了狼吻。簡單的一句話來說,這組女子都是少不更事的少女。 這時一個掛著業務經理工作牌的年輕女子,走前來禮貌的鞠了一躬後說道:“你們好,請問各位小姐是一起的嗎?請來本公司的櫃台看看如何?” 其他幾個女子都有點不自在,不敢出聲,因為她們從沒被人這麼禮貌的對待過。而李麗紋則因好奇心特強,所以才能開口問道:“你那里是賣什麼東西的啊?” 這個女子含笑說道:“我們專賣各種女性服裝,可以說是整個漫蘭星女性服裝最齊全的店了。您看看,旅游手冊上說的這間店就是指我們公司了。”說著接過李麗紋手中的旅游手冊,翻了幾頁,指著一項介紹說道。 眾女都好奇的跟著翻開手冊看了一下,在這個時候,女性愛美的天性出現了效果,李麗紋等人商量一下就決定跟著這個女子去看看。 這個業務經理,帶著她們走上購物城內的自動地板,一邊熱情地介紹四周商店商品的優劣,一邊引導她們前往目的地。沒有怎麼見過世面的女兵們,當然是非常感興趣的東張西望。不一會兒,她們來到一個非常漂亮,非常新潮,並且有很多女性顧客在挑選商品的大商場。 女兵們昏頭昏腦的被這個業務經理帶著走遍整個商店,並被她慫恿得各自拿了幾套服裝,進入一排更衣室試穿。 李麗紋她們八個,進入更衣室後,才剛把外衣脫下,就吸入一股突然從牆角噴出的煙霧,昏倒在地。接著更衣室的地板陷了下去,當地板升上來的時候,李麗紋她們已經不見了。 此時,這間商場的地下室內,李麗紋這八個昏迷的女子,僅穿內衣的平躺在地上。而在她們四周,則站著幾個猛吞口水的男子。 一個中年男子一邊把目光在李麗紋幾個女子身上來回掃描,一邊向身旁的一個年輕男子說道:“說真的,這麼多年來,我還沒有見過這麼多美麗的女子一起出現在自己眼前呢。看來等下可以好好享受享受了,你說是吧?長官?” 他身旁那個年輕男子,他的目光也一直停留在地上的幾個女子身上,聽到那個中年男子的話,他下意識的點點頭。那個一直留意著他的中年人,看到年輕人點頭了,心中一喜,正要上前去挑人。可是卻被他動作搞得清醒過來的年輕人叫住了:“等等!” 中年人和四周幾個急色的大漢聽到這話都回頭看著他,不解的問道:“怎麼了?” 已經把目光從地上的女子身上移開,並掏出手帕擦著額頭的年輕人喘口氣說道:“我差點被你害死了,這些女人你不能夠碰!” 中年人還沒有說話,一個急不可待的大漢就已經搶先一步說道:“小子,不要以為你是譚副官的手下就想獨吞啊!” 中年人揮揮手制止了手下的話,語氣有點陰冷的對年輕人說道:“小子,我尊敬你,才叫你一聲長官,雖然這幾個極品貨色是你提供情報的,但你也不能獨吞啊。最多給你三個,讓你一箭三雕好了,不要給臉不要臉哦,我和你的頂頭上司關系可好了。”說完不等年輕人說話,中年人就對手下說道:“把她們運走,享受完了再賣給蝶舞會。” 年輕人慌忙上前攔住說道:“不行!” 中年人和其他幾個大漢全都立刻大罵起來:“他媽的臭小子!給臉不要臉是不是啊?!”說著就要動手,這時一個陰冷的聲音響起:“老狼,是你給臉不要臉吧?” 被叫做老狼的中年人聞言猛地一震,回頭看去,發現那個憲兵司長的副官居然出現在自己面前,慌忙堆起笑臉說道:“看譚長官您說的,我哪能呢。” 譚副官冷冷的瞥了老狼一眼說道:“告訴你,要不是怕你們連累我們,我們才不管你們全幫會不會死個精光。” “呃……長官,到底是什麼事啊,您倒是說個明白啊?”老狼聽到譚副官的話,臉色立刻一片青白之色,因為聽他的口氣,好像自己的幫派隨時會被滅絕啊。 譚副官指了一下地板上躺著的幾個女子說道:“你要碰她們的話,我會在我沒被人殺死之前,先滅了你們滿門。這些女子不要說我,就是我的頂頭上司也不敢碰她們一根指頭。” 老狼不敢相信的張開嘴巴,這幾個女的來頭這麼大?他想到這忙開口說道:“長官,這都是你這個手下提出把她們抓來玩玩的啊。”可是當他准備用手指指住那個年輕人的時候,年輕人卻不見了。老狼立刻滿頭大汗,他知道自己中計了,難道憲兵司要滅了自己嗎?平時自己沒少上貢的啊。 譚副官陰陰的一笑說道:“這幾個女的,你們好好照顧一段時間,等我通知你們的時候,你們就救醒她們,並對她們說,你們伏擊蝶舞會的運輸車,剛好救出了她們。” 老狼立刻又被嚇了一跳,他不是笨蛋,當然知道這是讓自己嫁禍蝶舞會啊。他在道上混了這麼久,非常明白蝶舞會的靠山是誰,他不敢相信憲兵司能夠和蝶舞會的靠山拼過。 看到老狼的眼神,譚副官知道他想些什麼,抖抖嘴角說道:“和蝶舞會對抗的是這些女子的長官,他可是非常護短的哦。” “長官?難道她們是女兵?就算那個人也是軍官,但他怎麼斗得過軍部的高官呢?難道他是元帥?”聰明的老狼立刻問道。 “就算是元帥,只要他凌辱了我的部下,我也會把他給嘣了。這是這些女子長官說的話,如果你看過電視的話,相信已經知道她們的長官是誰了。”譚副官說到這,再說了句:“再警告你一次,不要去碰這些女兵,我們不想為你陪葬。不聽勸告的話,你會悔恨萬分的悲歎自己為何會帶著痛覺來到人世。還有,記住保密,不然大家全都死翹翹。”話一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 老狼雖然被譚副官的話嚇住了,但還是疑惑的向手下問道:“譚副官說的是誰啊?那句話老是覺得耳熟,但卻想不起是誰說的。” 幾個沒什麼大腦的手下紛紛搖頭,不過一個稍微有點記性的手下突然大喊道:“我想起來了,唐龍!說這話的人就是唐龍!當時電視上播出他說這話的樣子要多酷就有多酷,我怎麼會想這麼久才想起來呢?” “唐龍?!媽呀!”老狼和幾個手下都驚呼起來,好像看到什麼恐怖東西似的離開地上的幾個美女遠遠的。老狼更是恐慌的大喊道:“快!把你們的女人和大姐都叫來侍候這幾個小姐!”他此時已經滿頭冷汗了,憲兵司的人絕對是不安好心,居然陷害自己去綁架唐龍的部下,被那個護短的殺人魔王知道了,自己真的會後悔為何會帶著痛覺來到人世。 唐龍他不知道,經過這幾次的風頭,他在民眾心中有了好幾種形象:一種是認為他是不畏強暴,敢和強權對抗的英雄;一種是認為他是個沒什麼本事,單純運氣好到極點的普通人;而最後一種就是認為唐龍是個陰險毒辣,不擇手段,踩著尸體往上爬的梟雄。有這最後一種看法的人,人數雖少,但這些人都是軍隊、政府、民間勢力中的陰謀家。 本來唐龍的形象應該是光輝的,但也許是黑暗的形象更容易深入人心吧。從某些有心人口中流傳出來經過加油添醋的謠言,再加上唐龍神色自若的處死那些軍官時的影像,讓唐龍在某些人心中變成了殺人魔鬼的形象,而老狼他們就是這樣認為的一群人。 此時老狼他終于明白為何一直忍讓著蝶舞會的憲兵司會突然發難,敢情打出唐龍這張牌來和蝶舞會對抗啊。如果忽略蝶舞會靠山的話,蝶舞會根本不是憲兵隊的對手。現在再加上到處搞是非,異常護短並且冷血嗜殺,而且專惹高官卻一直沒有事的唐龍,可以斷定,蝶舞會風光的日子將不再出現了。嗯,這麼說來,自己應不應該跟在後面乘機撈點油水呢? 唐龍不知道自己的部下被人綁架了,依然心情良好的漫步在繁華的街道上。這個漫蘭星不愧是旅游之都,整條街道都是商店,根本看不到什麼公司的辦公大樓。看到這些,唐龍突然有點惡意的想:要是這里突然之間沒有客人來光顧的話,那麼這個繁華的星球會變成什麼樣呢? 漫無目的的唐龍突然感覺到街道上的人群密集了許多,四處張望一下,發現四周的人都仰頭望向天空,抬頭一看,一艘豪華的飛艇在幾十輛空中警船的護衛下緩慢的向前移動著。而四周那些飛得比較高的漂浮車紛紛降落下來,這也是讓人群密集的原因,因為路上多了很多車嘛。 “搞什麼呢,開得那麼慢,擺款啊?”唐龍看到那船隊的速度後,不由不滿的嘀咕道。 唐龍旁邊的一個年輕人聽到唐龍的話,接嘴的說道:“當然是在擺款啦,那可是漫蘭星球長的專機。” 唐龍有點奇怪的問道:“不是有政府專用的快速通道嗎?他好端端的跑到民用道干嘛?” 年輕人撇撇嘴說了句:“他喜歡啊。”就不再搭理唐龍,徑自擠進人海。 唐龍聽到這話,看著天空那依然慢慢飛行的船隊,搖了搖頭。雖然他不懂得政治,也對政治不感興趣,但是他還是能感覺出聯邦的官僚作風越來越嚴重了。難道不是嗎?幾乎每個星球都花費大量的金錢開發了數條政府專用的快速通道。甚至有些星球公用通道還沒完善,官用通道就已經建得完美無瑕了。可現在這個家伙居然官用通道不用,跑到公用通道上來和民眾爭道,爭就爭了,只要是緊急情況,大家還是能諒解的,可看他的樣子明顯在擺款嘛。 想想自己從家里跑出來才一年多,就親身經曆了什麼英雄事件,讓自己明白聯邦官場的黑暗,而最近的軍妓事件,更是讓自己明白到聯邦的腐敗。這黑暗和腐敗不單單是一兩個人,而是一大片一大片,幾乎包括了整個聯邦的官員。 而最讓唐龍不了解的是,南方三個星系已經叛變,銀鷹帝國這個聯邦的死敵更是虎視眈眈。這個消息幾乎有耳朵有眼睛的人就知道,可是為什麼感受不到聯邦籠罩在戰爭的陰影中呢?不要說政府和軍隊沒有出現緊張氣氛,單單看這漫蘭星上那在商場舒心購物的人群,就可以知道民間根本沒有把戰爭當成一回事。 也許是聯邦太大了,讓大家以為戰爭是邊境的事吧。唐龍搖了搖腦袋,讓自己去想這些事還真是傷腦筋,自己不是搞政治的料,反正自己能夠保護身邊的人就行了。想到這,唐龍突然想起了許久未見的機器教官:“啊,對了,自己已經是上尉了,在努力一陣升上一級,就可以去見機器教官讓他們先向自己敬禮了。不知道他們過得還好嗎?嗯,記得他們的身體好多地方生了鏽,到時買幾瓶除鏽液給他們當手信吧。” 胡思亂想著的唐龍,開始慢慢的往回走,因為他估計現在也差不多是時候走回集合地點了。 唐龍來到集合地點,十幾輛花都酒店的旅游車已經在等候,而自己那些部下也非常准時的集合在那里。當然,四周免不了圍了一大票好奇心盛的人在的觀望。 原本為自己擁有如此紀律性強的部下而得意洋洋的唐龍,在看到自己部下的樣子後,發現不對勁了。士兵雖然排成隊列,但是她們的樣子都露出了擔憂的神態,而尤娜這些軍官則圍成一團焦慮的說些什麼。 唐龍還沒有來得及詢問,發現唐龍的尤娜等人已經一窩蜂的圍上來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唐龍被吵得頭昏了還沒聽出她們說什麼,只好叫在自己印象中比較冷靜的莎麗來說明。 原本一臉慌張的尤娜看到唐龍讓莎麗來說明,眼中瞬時出現了失落的神色,因為她知道自己在長官心中根本不是連隊的大姐。其實也不能怪長官的,自己除了年齡根本沒有什麼可以當大家大姐的資格啊。想到這,尤娜心中不由自卑起來,也沒心去聽莎麗是怎麼回答的。 聽到唐龍的問話,眼神中雖流露出擔憂味道,但卻能依然保持冷酷表情的莎麗立刻說道:“長官,李麗紋那一組8人,至今沒有一個人回來。” “什麼?!”唐龍大吃一驚,原本自己就有點擔憂這些沒有接觸過社會的女子會不會出現什麼麻煩,現在果然來了。 唐龍不相信她們會沉迷于購物而忘了集合時間,這些女兵其他什麼的可能比不上正規軍人,但紀律性卻是能和正規軍人相比的。現在不是迷路了就是出現了什麼問題,但她們有嘴巴有旅游手冊,根本不可能迷路,所以只能是出現什麼問題了。 唐龍一邊說:“聯絡不上嗎?”一邊按動W型墨鏡的按鈕准備接通李麗紋的電話。在離開花都酒店的時候,唐龍跟花都酒店要了一大批的通訊器發給部下。 莎麗看了一眼在身旁彎著腰,不斷擦著冷汗的花都旅游車的車長,搖搖頭對唐龍說道:“聯絡不上,關機了。” 發現無法接通通訊的唐龍氣敗的罵道:“媽的!我怎麼會貪方便讓她們使用酒店提供的通訊器呢,早知道這樣的話,我就每人裝備一個定位儀!”唐龍很後悔,當時自己是想到每個人都有私隱,沒有人願意被人時刻掌握自己的位置,所以才沒有這麼做。現在想來,要是當時給自己的部下裝備了定位儀,現在只要一按W型墨鏡的按鈕,就能立刻知道她們的位置了。 那個車長有點忐忑不安上前一步說道:“先生,也許她們是有什麼事慢了一點而已,我們等多一陣她們就會回來了。” 唐龍根本沒有理會這個車長,如果是其他人自己還沒有這麼擔心,畢竟自己的部下雖然沒有社會常識,但對人心的邪惡卻有充分的了解。可是李麗紋那一組人全都是沒有受過毒害的少女,雖然她們知道自己要面臨的命運,但也因為姐妹們對這些純純少女們的保護感作怪,從不對她們講起那些黑暗的事,使得這些小姑娘腦中還是雪白的一片。雖說上次李麗紋差點被強暴,但看她後來的表現,好像忘了那事。雖然為此而祝福她,但也因為這樣更為擔心,誰知道她再次遇到相同遭遇時,會不會讓她回憶起往事,從而使她人格分裂呢? “知道她們走的路線嗎?”唐龍問道。 諸女都搖搖頭,原本一直沒有吭聲的尤娜發現唐龍是看著自己說這話的,不由有點慌張,並且非常自責難過的說道:“對不起長官,我們事先沒有互通聲訊,所以完全不知道她們走的是什麼旅游路線。”說完就負罪般的低下頭。 唐龍雖然奇怪尤娜樣子怪怪的,但也沒有多想,直接命令道:“尤娜、莎麗跟我去警局,其他人回酒店等待!” 一直站在旁邊的車長聽到這話大吃一驚,剛才自己的慌張和擔憂的神色都是裝出來的,本來就是嘛,遲到一點有必要搞那麼緊張干嘛?要不是客人至上,看到這些客人都這麼緊張,自己才不會緊張一份呢。現在聽到唐龍居然要去警局,不由感覺這幫人真是小題大作了。 他忙上前開口說道:“先生,您的伙伴現在還不能斷定出了什麼事,說不定只是遲到,不用搞得那麼……”他話還沒說完就被唐龍打斷了。 “閉嘴!我的部下是不會遲到的!她們在集合時間過了還沒有到來,一定是出了什麼事!你的任務就是把我這些部下送回酒店,要是途中出了什麼事,老子槍斃了你!”唐龍惡狠狠的說。 雖然看不到唐龍的模樣,那唐龍那陰冷的語氣,讓車長只覺得脖子涼颼颼的。他心中不斷的翻騰著:“部下?!槍斃?!媽呀,敢情這個少年是個軍官啊,怪不得情報司長也要向他鞠躬賠罪呢。”對于情報司長向唐龍鞠躬賠罪的事,早在事發沒多久就傳遍了整個酒店,只要有點頭腦的人都知道那個帶著W型墨鏡的年輕人不是個普通人物,要不是覺得這個年輕人太過小題大做,車長也不會上來說那些話的。 唐龍不理會車長在那點頭哈腰的保證不會出問題,揮手讓女兵們上車後,帶著尤娜和莎麗出了看熱鬧的人群,攔住一輛計程車,往最近的警察局開去。 唐龍身為一個健康並且審美觀正確的男人,當然知道自己的部下在男人眼中里是個怎樣出色的美女。他不是不解風情,只是他把手下這些美女,當成跟自己手足一樣重要的人。相信正常人是不會對自己的手足產生愛戀的感覺,也因為這樣,唐龍才能在如此自在的在花叢中過活。 不過,正常人雖然不會愛戀自己的手足,但卻一定會保護手足不受傷害。唐龍就是基于這樣的心情,撲向警察局。他並不害怕那些花言巧語的感情騙子,因為那需要時間才能傷害自己的手足。可是他卻害怕那些使用暴力的流氓,如果落入他們手中,恐怕自己的手足已經受到傷害了。 唐龍暗暗咬牙,不出事還好,要是真的有人傷害了自己的手足,自己一定會把他們銼骨揚灰!

上篇:第五十七章     下篇:第五十九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