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花都酒店某間VIP套房外,貼著牆根站著四個一動不動,戴著W型墨鏡的彪形大漢。明眼人看到這四個大漢,肯定會猛點著頭叫聲好,不愧是特級保鏢。為什麼說他們是特級保鏢?不說其他什麼的,單單從他們能數小時都一動不動的站著就可看出來啦,而也由此可猜出他們身後房間內的人的重要性。 這房間不愧是VIP客房,一進門就是一個超大的會客廳,客廳中央的地板上鋪的是手工編織的地毯,在地毯四周則擺著幾張典雅的真皮沙發,和正中央的一張雕龍刻鳳的紅木茶桌。紅木茶桌上擺著精美的點心盒,和一套漂亮的茶具。而和地面相隔5、6米的廳頂上,則吊著一盞巨大的由無數水晶構成的吊燈。客廳的邊上則是一個古典的酒櫃,數百支年份種類產地各不相同的美酒,就擺在那里。 這個客廳的布置讓人好像回到了古代一樣,像極了人類未進入太空時上流社會使用的豪華家具擺設。當然,這些東西不可能是那個時代的,畢竟沒有什麼家具可以保留那麼久的歲月。不過,這些東西的價值卻是非常可觀,單單那塊手工編織的地毯,就等于百戶工薪家庭百年的總收入。而那些真皮沙發,在皮草動物幾乎絕種,全部是人造皮草的年代,隨便一張沙發就可以換來一艘巨型運輸艦。由這些就可以知道為什麼花都酒店的VIP房敢收那麼貴的費用吧。 客廳邊上有幾道門,其中一道房門打開的房內是一間臥室,此時在這臥室內,一個身穿一套能把身形的玲瓏凹凸給展現出來的雪白色連衣長裙,並擁有一頭飄逸金發的女子,正對著牆壁上那可說是古代藝術結晶的大鏡子擺弄著各種姿勢。而這個女子旁邊站著的那個身穿緊身黑色西服,身材修長的短發女子則用贊歎地語氣對那白衣女子說道:“小姐,您這個自然不做作的模樣,才是最好看的,相信看到您的人一定會被您迷住。” 金發女子,也就是星零轉身瞥了一眼西裝女子雯娜,然後嬌笑道:“那當然啰,我一定能夠迷住全宇宙的人的。” 看到星零此刻的樣子,雯娜不由一下子呆住了。星零看到雯娜被自己迷住了,不由撲哧一聲笑了起來。星零這一笑立刻讓雯娜清醒過來,她晃晃腦袋,為自己感性認識的升級高興,也為星零擔憂。 自己不是擔憂其他什麼,而是擔憂娛樂圈的事,自己因負責娛樂公司事務,接觸了許多娛樂圈的人,娛樂圈的黑暗能讓知道的人聞聲色變。小姐滿懷美好心情進入娛樂圈,可以想象接觸到那些黑幕時的失落。不過這樣也許會讓小姐又多一種不同的情感體驗吧?反正只要注意小姐的安全其他就不用怎麼擔心的。 想到這,雯娜把自己擔憂的心情扔到一邊,有點小心的說道:“小姐,聽說酒店送了一張您演唱會的門票給唐龍。”說完忐忑不安的看著星零,她怕星零不願意把票送給唐龍啊。 正照著鏡子的星零,聽到這話,身子一下子僵硬住了,星零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動作,難道是因為自己想到唐龍厭惡自己時的樣子而擔心他不會來看嗎?當然,星零立刻否認了這個念頭,因為自己那時戴著墨鏡,唐龍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誰,怎麼會不來看呢?這麼一想,星零的身軀就恢複了正常。當然這些變化,在外人看來不過是一瞬間的工夫,不留意的話,根本察覺不出星零的心理變化。 星零用很平靜的聲音說道:“哦?酒店怎麼搞到門票的?不是說大部分被兩大企業內銷了嗎?還有為什麼要送給唐龍啊?” 雯娜聽到這話感覺自己的思維出現跳動,如果自己擁有肉體的話,相信此時心髒已經加快了跳動,不過,雯娜是不會說實話的,她含笑說道:“因為兩大企業在這享受貴賓服務,所以送了幾百張票給酒店以示感謝,而酒店就把這些票送給其他貴賓。相信他們把唐龍當成了貴賓吧。聽說送給唐龍那張票位置是最好的,是離舞台最近一個位置呢。” 星零聽到這話,強忍住滿心的歡喜,繃著臉點點頭說了聲哦。不過她很快就開始檢測起這種情感,她發現這是由于自己雖然心里很喜歡唐龍來欣賞自己的演唱會,但又要表現出自己不怎麼在乎唐龍,才產生出這種情感。感覺到這些,星零不由有點迷惑,為什麼人類會有這樣的情感出現呢?明明歡喜得不得了,卻要做出不在乎的樣子,唉,真的搞不懂。 星零不知道她已經進入了誤區,她雖然聽雯娜的話開始做回自己,但在借助唐龍體驗情感方面,卻還是依照從愛情小說看到的那些情感表現,來設定自己遇到和小說內容符合的情形時,作出和主人翁一樣的態度表現。她錯誤的以為這樣一來,自己就能夠體驗所有情感,進而讓自己擁有完美的情感體驗。 不知道星零出現問題的雯娜,察覺到星零語氣中欣喜的感情,不由暗暗得意,看來自己看的那些肥皂劇滿有用嘛。沒有辦法,自己這些感情貧乏的機器人,絕大部分的感情認知都是通過學習,而不是體驗來獲得的。 “小姐,我們應該去看看會場布置得怎麼樣了。”雯娜看看時間差不多了,忙出聲提醒道。 星零挽著雯娜的手臂說道:“好啊,看完會場布置,你要陪我去逛街哦。” “逛街?”雯娜苦笑道:“小姐,您不用測試一下那些音響設施嗎?再說您現在都不戴墨鏡了,要是您去逛街的話,您一定會被人堵住的!難道您忘了上次的教訓?”雯娜搞不懂自己這個小姐怎麼那麼喜歡逛街,在街上走來走去,從這個商店走到那個商店有什麼好的?要買東西直接買來就行了,何必這樣東看西看的浪費時間呢? 星零想到以前自己首次以肉身抵達人類社會,就興奮的跑出去逛街,卻被人圍追堵截的情形,不由心有余悸的吐吐舌頭,但她還是晃著雯娜的手臂撒嬌說道:“我們逛街的時候可以戴墨鏡的啊,這樣就不會被人家攔了。” 雯娜為難的說:“可是小姐,演唱會還有好多事要我去理……”雯娜還沒說完就看到星零那楚楚可憐,異常失落的神情,看到星零擺出這副表情,雯娜只好無奈的點點頭說道:“好啦,等把演唱會的事情搞好後,我陪您去逛街吧。” “萬歲!快!不要磨蹭了,我們馬上去看演唱會的會場吧,早點搞完就早點去逛街啊!”星零興奮的一邊喊,一邊拖著雯娜往門外走。雯娜苦笑的搖搖頭,心想不知道是誰在鏡子前呆了幾個小時呢? 萬羅聯邦邊境星系,骨龍云星系某處太空中,五艘某星球地方艦隊的巡邏艇,正緩慢的游蕩著。 排在中間的小隊旗艦上,一個負責雷達監控的士兵在看了一下毫無反應的雷達後,向身旁的伙伴歎道:“唉,真不知道政府和軍部搞些什麼,居然被民眾抗議一下就准備把所有的地方艦隊撤掉。” 那個士兵點點頭不滿的說:“就是啊,說什麼地方艦隊假扮海盜襲擊保護的商船,我們要襲擊那些商船需要假扮什麼海盜嗎?就算有人假扮海盜也不能一竹篙打翻一船人,把所有地方艦隊都撤銷啊!” 這時坐在中央的艦長取下全息頭盔呼了口氣,加入了部下的談話中說道:“軍部早就看中我們這些地方艦隊的勢力范圍了,畢竟他們的勢力范圍固定在軍事基地,哪像我們是行政星球啊。我敢肯定民眾抗議的事,軍部一定在背後推波助瀾,說不定那些被警察抓住的假海盜還是軍部搞出來的。” 第二個士兵一拳砸到控制台上,狠狠的罵道:“那幫豬玀!整天叫嚷正規軍正規軍,可打海盜時卻只會說是地方軍務,從不派正規軍去征剿,到頭來出生入死保一方平安的還不是我們這些地方艦隊!” 第一個士兵點點頭感歎道:“就是啊,他們所謂的正規軍有什麼用,上次要不是唐龍力挽狂濤消滅了帝國的先頭部隊,靠那些正規軍的話,現在骨龍云星系恐怕淪陷多時了。還有啊,看看上次的軍妓事件,就可以知道那些正規軍比海盜還下賤!媽的,我就不相信這麼多星系就骨龍云星系才有軍妓,不然怎麼唐龍才一下子就遇到了。” 艦長看著漆黑的星空歎道:“唉,看看現在聯邦成什麼樣子,海盜縱橫,南方有三個星系叛亂,政府和軍隊又異常腐敗,而且現在的社會還搞出什麼等級制。我女兒以高分考上了星系一級學校,可是我的密碼等級只有G級,不能進入D等級以上才有資格入讀的一級學校,只好在本地的球級學校讀了。就為了這,我女兒難過得好幾天沒吃飯。” 第二個士兵點點頭說道:“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事,上次我好不容易存了一筆錢,准備帶女朋友去高級酒店享受一下,誰知道他媽的酒店居然說我等級低而拒絕服務,搞得我女朋友跟我大吵一場,差點因此而分手了。” 艦長苦澀的說道:“現在不但國家腐敗,整個社會也變態了。原本拍我們馬屁的那些地方官員乘這次的海盜事件落井下石,處處為難我們。而軍部更是離譜,不是開始吞並我們,就是讓我們退役,把這些戰艦轉手賣給其他國家或者干脆賣給海盜。我想這次他們把我們分成小隊派出來,絕對不安好心!” 負責雷達的那個士兵有點奇怪的說道:“怎麼不安好心?這附近沒聽說有海盜出現啊?”第二個士兵插嘴說道:“就是啊,這里是戰爭警戒區域,海盜不會跑到這里來找死吧?” 艦長搖搖頭說道:“難道你們沒有聽到傳聞嗎?這里雖然沒有發現海盜的蹤跡,但是在這附近已經有5艘軍艦失蹤了。” 聽到這話,負責雷達的士兵慌忙看了雷達一眼,看到沒動靜後,才緊張的向艦長問道:“長官,到底是什麼傳聞?有軍艦失蹤了?這附近除了幾個垃圾星外,就是軍事星和行政星了,可沒有什麼黑洞啊。” 艦長望著外面的星空說道:“不久前軍部還沒有接收地方艦隊,就開始派軍艦在這附近巡邏了,可惜這些巡邏的艦艇,卻突然之間失去音訊,派人來調查也毫無結果,所以軍部才會讓我們來這里作誘餌,我們身後可是有上百艘軍艦跟著的。” “咦?我們身後有上百艘軍艦跟著?怎麼雷達看不到他們?”雷達兵敲敲雷達不解的說。 “他們關掉了動力停泊在那里,所以你依照熱能雷達是探測不到的。”艦長說道。 雷達兵一聽忙把雷達轉換成金屬探測系統,立刻一陣BB的警報聲響起,其他的士兵被這聲音嚇了一跳,全都緊張的看著雷達兵。雷達兵看到自己嚇著大家了,不好意思地說道:“沒事,我想看看那些軍艦在什麼地方,所以啟動了金屬探測系統。呵呵,你們看,那幫家伙全跟在後面呢。” 大家看那接到屏幕上的雷達影像,看到近百個亮點在屏幕的下方,再想起艦長的話,也就松口氣不去理會了。 當雷達兵要把雷達系統轉回熱能探測的時候,艦長突然指著屏幕問到:“我們艦艇四周的那些小亮點是什麼?” 雷達兵抬頭一看,發現自己這些巡邏艇四周有著許多微小的亮點,忙按動身前的鍵盤,看了一下計算出來的數據後,雷達兵笑道:“那些是一些小型金屬隕石或者是金屬垃圾,對我們艦隊的防護罩不起作用,而且我們艦隊向前移動的氣流會讓它們散開的。” 艦長松口氣說道:“繼續掃描四周,發現什麼可疑的立刻報告後面的軍艦。記住小心點,我們雖然是誘餌,但也不要給魚吃了。” “是!”雷達兵忙應道,同時也把雷達轉換為熱能探測。 從宇宙中來觀看,可以看到雷達兵說的那些圍繞著巡邏艇的金屬隕石。突然之間,隕石碎裂開來,從里面鑽出一個個的人形物體,在漆黑的宇宙中,可以看到這些人形物體都有著一雙散發著紅光的眼睛。 這些人形物體一從隕石出來就立刻撲向近在咫尺的五艘巡邏艇,它們在接近巡邏艇防護罩的時候,手中一道光芒閃過,防護罩裂就開一條縫。雖然防護罩很快合攏回去,但是這些人形物體已經貼在巡邏艇艦身了。 巡邏艇內的雷達在那些人形物體出現的時候,就開始BBB的叫喚起來,雷達兵還沒來得及反映過來,艦艇內的電腦已經瘋狂的叫道:“警報!警報!防護罩遭受不明物體攻擊!” ※※※ 艦長緊張的大喊道:“怎麼回事?” 雷達兵慌張的喊道:“長官,那些隕石突然有熱能反應,我們艦身外面有10個熱能點!” “到底是什麼物體?”艦長看到屏幕上的10個小亮點,本能的認為沒有什麼危害,松口氣問到。 雷達兵按動一下按鈕,讓屏幕把那些亮點放大,這一放大,整個巡邏艇內的人都呆住了,因為那個亮點明顯是人類的形狀啊! “不可能!人類的身體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熱能的!”雷達兵慌張的大喊道。與此同時,艦艇電腦再次警告道:“艦身遭到攻擊,即將損壞,艦內人員立刻穿上太空服!” 艦長臨危不亂一邊穿著從頭頂掉落下來的太空服,一邊命令道:“立刻將情報報告後方軍艦!” 通訊兵忙碌了一番後,臉色青白的回應到:“報告長官,我們四周被一層電波隔離,不能向外聯絡!” 艦長聽到報告立刻惶然失色的失聲喊道:“什麼?!”但他很快反應過來,按住指揮台的通訊按鈕,向全艦命令道:“所有人員注意,准備格斗戰!不用慌張,敵人只有10個,我們一定能夠消滅它們的!”在喇叭傳來各艙室士氣大振的叫喊聲後,艦長滿意的點了點頭。 穿好太空服的他,掏出手槍,面對著艙門站好,而那些通訊雷達等士兵在發現自己的工作毫無用處後,也掏出手槍依靠椅子掩護,把槍口對准了艙門。 這時,指揮室的喇叭把各艙室的聲音傳了過來:“機艙室戒備!”“水手室戒備!”“通道走廊戒備……啊!”喇叭突然傳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接著無數聲槍聲響起,並帶著亂糟糟不知道喊些什麼的大叫聲。 好一陣子,喇叭再也沒有聲音傳出來了,艦長帶著滿頭的冷汗,按動通訊按鈕說道:“各艙室彙報情況。”喇叭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反應,指揮室內的人不知道怎麼搞的,突然感覺到一股冰冷的寒意充滿了全身,身上的汗毛全都豎了起來。 艦長剛氣敗的大喊道:“各艙室……”就聽到咔嚓咔嚓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指揮室內的人立刻把自己縮進椅子後面,而艦長也閉上嘴巴,躲到自己指揮椅後面,用顫抖的槍口瞄准艙門。 艙門噗哧一聲打開了,一個身形巨大,身高高達兩米多,全身閃閃發光,像是鑲滿鑽石的人形物體走了進來。 不用艦長下命令,所有人員在這個人形物體走進來的時候,就立刻開槍,數十道激光飛快的朝這個人形物體撲去,可惜激光一接觸到這個人形物體的身體,不是彈射開去,就是倒射回來。 看到這一幕,艦長失聲喊道:“反射裝甲!” 眾所周知,激光在擊向光滑反光的物體時會彈開,依照這個原理,設計出來的裝甲叫反射裝甲。不過很少會把反射裝甲安裝成人穿的盔甲,因為實在是太重太累贅了,據說穿這樣的盔甲要花上一個多小時,並且很難走動。而且也不會把這裝甲裝備到戰艦,這種裝甲承受不了戰艦主炮激光的熱度,被高能主炮射中的話,還沒來得及反射就被溶掉了。由于這些問題,反射裝甲都是裝備到高級轎車上,但遭受爆炸性激光球的攻擊還是會損壞的。這也是為什麼唐龍那輛高級轎車,遭到手提鐳射炮的攻擊後會立刻爆炸的緣故。 聽到艦長的話和看到自己的攻擊毫無效果,大家都停止了射擊。此時,那個穿著反射盔甲的人,很隨意的把手抬起來,聯邦軍人臉色鐵青的看到,這個敵人手中居然握著一把巨大的鐳射炮! 艦長慌忙扔下手槍高舉著雙手喊道:“不要開槍,我們投降!”士兵們互相望了望,再看看那個散發著寒光的鐳射炮,只好無奈的扔掉手槍,高舉雙手站起來。 這個敵人聽到艦長的話,盔甲眼睛的部位突然發出一陣紅色的光芒,他的手一緊,好像就要開槍。艦長嚇得大聲喊道:“不要!你開槍的話,這艘戰艦回毀掉的!到時候大家會一起完蛋!”也是,鐳射炮在這開槍的話,肯定會穿過身體,擊中控制台的機器,一不小心整艘戰艦都會爆炸。 那個穿著反射盔甲的人可能也考慮到這些,放下手中的鐳射炮,一種甕聲甕氣地聲音從盔甲內傳來:“人類,我接受你們的投降。” 所有的聯邦軍人聽到這話不由一呆,人類?哪有人這樣稱呼自己同類的,難道他不是人?艦長有點結巴的問道:“你們是什麼人?” 那個人眼中紅光一亮,他好像准備要說什麼,但是他卻又好像是聆聽什麼似的,然後側身站在門口。這時一個同樣是穿著反射盔甲提著鐳射炮,身形幾乎和第一個人一模一樣的人走了進來。他向先前那個人點點頭,然後和那個人面對面的側身站在門邊。 聯邦軍人一看這架勢就知道這些神秘人的長官要進來了。果然,隨著腳步聲,那兩個人把鐳射槍斜掛在自己胸前,啪的一聲敬禮。 也在他們敬禮的同時,一只穿著金屬制造的長筒靴的腳,踏進了艙室。被那金屬長筒靴吸引住目光的聯邦軍人,不由由下往上看,金屬長筒靴上面是一條黑色帆布褲,接著是有著一個金色骷髏頭的腰帶,同時也看到了帶著長筒金屬手套的手,而再上面則是兩排紐扣的黑色高領帆布衣服。看到這衣服的第一個感覺就是這衣服是軍服,但卻不知道是哪個國家的,因為這個人的肩章上的軍銜是一個小小的白色骷髏圖案。印象中根本沒有哪個國家用骷髏圖案來做軍銜。 再往上看,有些士兵立刻腳軟的攤倒在地,因為進來這個人的脖子上居然是一個黃金色的金屬骷髏頭!本來艦長也被嚇了一跳,但是他很快看出那是一個面具,或者說是個套住整個腦袋的骷髏頭形狀的頭盔。那些癱在地上的士兵,也看清楚了,忙不好意思地站起來。 這個帶著骷髏頭頭盔的人,向他的部下回了一禮後,徑自來到控制台。按動那長筒金屬手套的一個按鈕,數條直徑幾毫米的線頭,像活的物體一樣,靈活的鑽進了控制台的電子系統內。 艦長直覺的認為這個人在竊取軍艦電腦內的資料,他此時正想著如何把神秘人入侵的消息報告出去呢。雖然那個穿反射盔甲的人說的人類那句話,讓他有點誤會這些人不是這個宇宙的。當然,雖然那個什麼除了這個宇宙還有無數個宇宙的言論和那些科幻片從小聽到大,但是艦長現在還是不怎麼相信這些人是外宇宙的人,以為這些敵人是故意這麼說,好讓自己誤會。 原本毫無動靜的艦載電腦,再那個戴著骷髏頭盔的人眼中發出一陣紅光後,突然B的叫了一聲,並出聲說道:“向長官報到!”聽到這話,聯邦軍人愣愣的不知道怎麼回事,但是那個戴骷髏頭盔的人卻點點頭一邊收回那些線頭,一邊說道:“接受你的報到。” 艦長馬上反應過來,暗自罵道:“媽的,軍艦被他們接收了。” 這時一個同樣帶著金屬骷髏頭盔的人走進來向原來那個人敬禮道:“戰艦破損處已經修複完畢。” 艦長愣了一下,怎麼這個同樣戴著金色骷髏頭盔的人要向人敬禮?而且為什麼那兩個站在門邊的人卻不向他敬禮呢?不過看到後來的那個人肩上的軍銜只是兩條交叉的骷髏骨時,不由恍然大悟的看看那兩個身穿反射盔甲的兩個人,可是在他們身上卻找不到軍銜,這又讓艦長迷惑起來,他搞不懂這幫神秘人的身份高低是怎麼來辨認的。不過艦長卻知道那個軍銜是一個白色骷髏圖案的人是這伙人的頭目。 這個頭目向那個人點點頭,然後扭轉頭好像自言自語的說道:“回基地。”他的那些部下沒有回答,出聲回答的是艦載電腦,只聽電腦說道:“遵命!請做好准備,即將進行空間跳躍!” 艦長又被嚇了一跳,什麼時候艦載電腦能夠聲控了?以前要空間跳躍都是利用人手來控制的啊,難道剛才那個人他輸入了什麼程序把電腦功能更改了? 當艦長看到這些人完全沒有坐上座位戴好安全頭盔的意思,不由焦急地喊道:“這位長官,要空間跳躍了……” 那個頭目回頭看了艦長等人一眼說道:“我忘了你們人類承受不了空間跳躍,好吧,都坐回座位去。” 聽到這話,所有的聯邦軍人慌忙回到自己座位,系好安全帶,戴上安全頭盔。在戴上頭盔時,艦長透過屏幕看到遠處的4艘友艦發出空間跳躍時特有的光芒,不由暗歎了一聲:“看來他們也被夾持了,唉,我總算知道上次那5艘軍艦是怎麼不見了。”他沒來得及細想就感覺到身子一麻,眼前一黑,看來空間跳躍開始了。 關掉動力爐靜靜等待魚兒上鉤的那上百艘聯邦軍艦的旗艦內,一個中校正跳腳大罵道:“這幫鄉巴佬,為什麼關掉通訊?媽的,要是任務失敗,看我不扒了他們的皮!” 這時檢測的雷達兵突然說道:“長官!地方艦隊同時進行空間跳躍!” 中校一愣:“空間跳躍?任務還沒有完成啊,他們敢抗令?”他的副官想了一下進言道:“長官,你看會不會是魚兒已經吃下誘餌了?” 中校聞言身子一震立刻命令道:“全體注意,全速朝目標移動!計算他們的跳躍方位!”近百艘戰艦立刻啟動動力爐,功率全開的朝地方艦隊的地點駛去。當然,此時地方艦隊已經跳躍了。中校看到這些並沒有慌張,為了這次任務,星系軍部把優秀的雷達員都調撥了過來,相信很快就可以計算出他們跳躍的出口。 不一會兒,雷達兵報告道:“已經計算出他們的出口位置,方位S123X45Z468Y23!” “好!立刻輸入電腦,全體准備空間跳躍!”中校心花怒放的命令道。不過當殺氣騰騰的近百艘軍艦在目標點跳出來的時候,開動雷達的最大功率都找不到一艘艦艇的影子。不死心的中校,命令雷達兵再次複算,可卻依然毫無結果,最後幾乎把這帶反轉過來也沒有發現什麼,只好無奈的罵罵咧咧的回自己駐地去了。 艦長在聽到艦載電腦說出跳躍完畢後,立刻摘下頭盔,朝那幾個神秘人看去。發現這些人真的不依靠防具就進行了空間跳躍,不由一呆。但是看到那些被反射盔甲包裹著和戴著金色骷髏頭盔的人,他自以為是的認為他們是依靠那些東西才安然進行空間跳躍。 為自己解釋釋然的艦長一邊和自己的部下靠攏,一邊開始打量起四周來。他猛然發現,這五艘艦艇正朝一個紅色的星球駛去。他知道自己這種艦艇的跳躍范圍,從只跳躍了一次來看,說明沒有離開這個星系,但是這個星系有紅色的星球嗎? 這時他的雷達兵靠前來悄聲說道:“長官,我們沒有走多遠,屏幕上方的那個小星星就是駭可軍事星。” 艦長看了一眼那豆粒般大的星星點了點頭,而他的通訊兵也悄聲說道:“長官,剛才我閉著眼睛想悄悄的啟動通訊器,卻發現艦載電腦拒絕我的命令,整個電腦已經被他們控制住了,我們該怎麼辦?” 艦長早就知道艦載電腦被控制了,所以沒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悄聲說道:“看他們的樣子像是要回基地,等我們摸清情況後在找機會通知軍隊來圍剿吧。”士兵們聽到這話都點點頭,好奇的看著屏幕上那越來越大的紅色星球。 這些聯邦軍人沒有注意到,在他們說悄悄話的時候,站在門口的兩個穿著反射盔甲的人,眼中紅光大亮,端起鐳射炮就要開槍。那個頭目看到這些,眼中的紅光突然閃爍了一下,那兩個人就乖乖的放下了武器。 而此時戰艦也慢慢的進入了紅色星球的大氣層。

上篇:第五十九章     下篇:第六十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