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軍火販子?”愛爾希等人聽到唐龍的話全都失聲驚問。 “對,軍火販子。”唐龍點點頭,並開始按動W型墨鏡耳旁的按鈕來尋找上次輸入的那個陳抗的號碼。 開始有心掌握整個連隊大小情況的尤娜,小心翼翼的問道:“長官,您怎麼認識軍火販子的?” “說出來你們也許不相信,上次在木圖星時我去銀行彙款,在銀行門口遇到的,我還訂購了一艘軍艦呢。”由于唐龍上次臨急臨忙的一回來就登機出發,所以直到現在才把事情說出來。不過唐龍只是把大概經過說了出來,但是買了什麼軍艦,有什麼裝備,他卻沒有告訴自己的部下,因為他准備讓部下有個驚喜呢。 聽到唐龍說訂購了一艘軍艦,女軍官們吃驚的互相看了看,而尤娜則吞吞口水,有點遲疑的問道:“長官,您訂購到軍艦准備讓誰駕駛啊?我們這些人都沒有經過戰艦駕駛學習。” 唐龍立刻傻了眼,非常吃驚的喊道:“你們都不會駕駛軍艦?!”看到諸女都肯定的點點頭,唐龍不由悲號一聲:“我怎麼這麼蠢呢?居然沒有搞清楚就花兩千億去買船!慘了慘了,不知道現在退貨來不來得及呢?” 唐龍一邊嘀咕著一邊把找到的通訊號碼撥通,並焦急的等待著陳抗的接通。女軍官們則以為唐龍已經把船買下來了,現在的她們已經知道兩千億聯邦幣有多大作用,所以在一旁心急的等待著,看唐龍能不能把錢退回來。 萬羅聯邦某星球上的某棟大廈的頂層,一個漂亮的女秘書皺著眉頭快走在鋪著地毯的走廊上,至于她為什麼皺眉頭,則是因為她身後有著一道猥瑣的目光集中在她的臀部上。這個猥瑣目光的主人,身上是一套又舊又皺的西裝,腳下的皮鞋也不知道多久沒擦了。而這個西裝衣領豎起來,並且樣貌長得和他的目光同樣是那麼猥瑣的男子,正是那個賣武器給唐龍的軍火商人——陳抗。 女秘書來到掛著董事長室牌子的門口停住,側身把手往門口一擺,用很平淡的語氣說道:“先生,董事長在里面等著你了。” 陳抗帶著一絲淫笑點了點頭,在經過女秘書身邊的時候,飛快的摸了一下女秘書的臀部,在女秘書的驚叫聲中,嘿嘿笑著走進了房間。 走進房間的陳抗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個站在落地玻璃窗處,背著手看著風景的男子背影。陳抗他忙整理一下衣服,換上一副恭敬的表情彎腰恭聲說道:“科長。” 那個被陳抗稱為科長的男子,很傲慢的嗯了一聲,緩慢的轉過身來,可以看到他是一個身形有點偏胖,而西服款式有點花俏,樣子肥頭大耳的中年男子。 科長拉開辦公桌前的椅子坐下,沒有說話的拿起來桌上的一根雪茄咬在口中。陳抗看到這些忙快步上前拿起桌上的打火機,小心的幫科長點燃香煙。 科長美美的吸了口煙,把後腦靠在椅背上,眼睛斜視著陳抗,用很重的鼻音說道:“陳抗啊,你最近的業績不怎麼好啊。” 陳抗慌忙說道:“科長,我這段時間已經很努力的四處拉客戶了,這不,這幾天就收到了一張2千億的訂單。” 科長聽到這話,放下香煙,坐端正,有點奇怪的問道:“兩千億的訂單?你那附近應該沒有空余的客源啊,收了多少定金?” 陳抗從科長不小心說出的話里知道,原來分給自己的地方根本沒有什麼客源,怪不得自己到處亂竄這麼久,甚至跑到街上去拉客也才只弄到一票訂單,敢情這個科長給小鞋自己穿呢!當然,陳抗是不會表現出自己不滿的,他仍很恭敬的說道:“由于這次的客戶名聲很大,所以沒有收定金。” 科長聽到這話猛地跳起來,點著陳抗的鼻子罵道:“你腦袋秀斗啦?忘了我們的宗旨嗎?什麼客戶名聲大,就是天王老子也要收定金!說說這個客戶是誰?” 這次陳抗顯得有點遲疑,話語在嘴里吞吐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就是那個唐龍。” “唐龍?”科長愣了一下,不過他很快想起了這是誰的名字,他臉色鐵青的怒吼道:“唐龍!你居然把武器賣給那個唐龍?!你不要命啦?你給我滾!我革你的職!” 陳抗一下子呆了,他沒想到科長居然是這樣的反應,自己好不容易才升上一級業務員,居然就這樣被革職?當陳抗正想為自己辯解什麼的時候,一道強制立體通訊突然出現在這個辦公室中。 看到這個身穿雪白西服,模樣斯文,帶著金絲眼鏡,頭發梳得光亮照人的中年人,這個中年人就是那個責罵坎穆奇,並且說出唐龍是災星的人。 陳抗呆了呆,因為他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可是那個肥頭大耳的科長,立刻收起憤怒的表情,換上一幅異常諂媚的笑容,搓著手、曲折腿、彎著腰巴結的說道:“歡迎總經理您大駕光臨,您的到來真的令屬下深感榮幸,屬下對您的敬仰如……”看到這個科長現在的樣子,不由讓人懷疑他屁股上是不是有一根搖個不停的狗尾巴。 陳抗完全沒有去看科長的丑態,他細小的眼睛瞪得大大地,緊緊地盯著那個立體影像,總經理?沒聽錯吧?在組織中除了董事局外的第二層核心人物,管理著數十個國家事務的總經理居然出現在自己面前? 那個總經理像趕走蒼蠅似的向科長揮揮手,就讓那個滔滔不絕的科長立刻閉嘴,恭敬的站在一旁。總經理看了有點緊張的陳抗一眼,笑著說道:“你就是那個只用了幾年時間就從一個跑腿的皮條客,升上一級業務員的陳抗?” 陳抗慌忙恭敬的鞠躬說道:“很高興見到您,我就是陳抗。”陳抗抬起頭來時,看到科長妒嫉的眼神,不由暗暗得意,沒想到吧,你老子我的名字連總經理都知道哦。 科長看到陳抗臉上的得意神色,異常不滿,忙出聲提醒道:“總經理,陳抗這段時間根本沒有業績,而且最近的唯一一票生意居然是和唐龍做的!” 陳抗立刻心慌的低下頭,但他卻咬牙切齒的暗自詛咒著科長:“媽的!又沒少給你回扣,你這王八怎麼老針對我?” 總經理揮手制止科長告狀的話,才剛說了句:“陳抗……”就聽到陳抗身上傳來BBB通訊器的聲音。 陳抗也顧不得回應總經理,立刻掏出小型通訊器接聽。而原本這非常不禮貌的動作,在這里不但總經理沒有說什麼,就是那個科長也沒有說什麼,大家都閉上嘴巴等著陳抗接電話。別人可能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這樣,但陳抗卻非常清楚。自己這些人雖然是賣軍火的,但怎麼也算是商人,而商人最根本的宗旨就是顧客至上。所以無論何時,只要是顧客的電話,就一定要接聽,這在組織中來是用文字規定下來的。 陳抗用真摯的語氣說道:“您好,我是陳抗,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不過陳抗在聽到對方報出名字後,臉色僵硬了一下,但很快就恢複原來熱情的語氣說道:“原來是唐龍先生啊,您訂的貨還沒有那麼快……呃……退貨?不是吧?!”此時陳抗的臉色已經是鐵青了。 而偷聽到這話的科長,不由暗自樂了起來,陳抗這次倒黴了,不但沒有收到定金,而且對方還要退貨。我們組織就是為了防止出現這樣的狀況,才不管是誰都要收取定金的啊。嘿嘿,相信陳抗一接到訂單後,就開始調動物資了,這次對方要退貨,那些巨額的調動費還不虧死你!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您要退貨呢?要知道我們做生意講究是誠信啊……不會駕駛軍艦?”原本忐忑不安的陳抗,聽到這話立刻松了口氣的說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可以送您幾套培訓器材,和派幾名教官去教導您的部下,不知道這樣的話,可不可以讓您打消退貨的念頭呢?” 正為自己言而失信而有點內疚的唐龍,聞言一呆,對話筒說了句:“請等一下。”就向身旁的諸女問道:“對方說可以教會我們開軍艦,你們說怎麼辦?還要不要購買軍艦?” 愛爾希第一個贊成的說道:“好啊!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開軍艦啰,把軍艦買下來吧。”尤娜卻有點擔憂的說道:“可那是兩千億啊,而且我們是飛行連隊,自己購買軍艦的話,軍部可能不同意吧?” 唐龍笑道:“軍部那里不用擔心,憑我們和他們的關系他們不會怎麼樣的。” 潔絲點點頭說道:“我認為買軍艦好,畢竟我們不能老是窩在基地里,像上次,空中被人一圍,我們連走都走不了。” 比較不說話的莎麗也出聲說道:“擁有軍艦的話,可以在宇宙駕駛戰機了。”戰機隊的軍官都渴望能夠在無邊的宇宙中飛行,聽到這話都紛紛同意購買軍艦。 唐龍看到凌麗不說話,就點名問道:“凌麗,你怎麼認為呢?” 凌麗看了唐龍一眼,出聲問道:“不知道長官訂購的軍艦是什麼型號的?具有什麼功能?我的意思是要買就買最好的。” 唐龍有點得意的笑道:“嗬嗬,現在不說軍艦的資料,但是可以提示一下,上次圍在我們基地上空的那些軍艦,一艘大概只值10來億,而我們那艘可是價值兩千億的好東西哦。” 尤娜看到姐妹們都同意了,也就開始把思維轉向購買後怎麼駕駛的問題上,她向唐龍提議道:“長官,不知道他們的培訓設施什麼時候能夠送來,我們要學多久才能學會呢?” 愛爾希立刻插嘴說道:“長官,等我們救出李麗紋後,就立刻回去學習。” 唐龍一愣,有點不解的問道:“怎麼了?明天救出李麗紋後,我們還有好幾天的假期啊,不玩了嗎?” 愛爾希撇撇嘴說道:“外面除了買東西就沒什麼意思了,而且到處都是壞人,還有什麼好玩的嘛,我還是覺得回去自己的家比較好。”聽到愛爾希的話,女軍官們都認同的點點頭,她們雖然出來沒多久,可卻已經覺得外面的世界沒有長官說得那麼美好,當然,這話她們是不敢說的。不過她們卻早有解救出同伴後,就立刻回家的念頭。 唐龍聽到這話,再看到女軍官們的表情,只能無奈的歎了一息。以前自己讀書時,根本接觸不到世界的陰暗面,但卻自以為是的以為已經非常了解這個美好的世界。可是離開父母身邊出來後,看到了這個世界的陰暗面,擁有這些的世界哪里稱得上美好啊。不說其他地方,單單就這個風景迷人、商城眾多的旅游之都,誰能相信這里是黑幫遍地、官匪勾結的邪惡星球呢?看來自己想讓她們因體會美好世界,而放開往事的計劃失敗了。不是嗎?才出來沒多久,就有姐妹被人綁架,並將要被賣到夜總會去了。這樣的遭遇還想讓她們認為這個世界是美好的嗎? 經過這些思考,唐龍第一次明確了解到自己已經有了厭惡這個聯邦的情感。以前他厭惡的只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官員,在他見到的整個部門的官員都參與腐敗的事情後,開始變得厭惡所有官員,並自然而然的開始厭惡整個聯邦。當然,此時的唐龍還沒有產生要改變聯邦狀況的志願,畢竟他現在只是一個19歲的小青年,覺悟還沒有那麼高。 一直靜靜偷聽著話筒傳來唐龍和女軍官們對話的陳抗,終于等到唐龍表示不會毀約的承諾。當陳抗松口氣想詢問什麼時候幫唐龍培訓軍艦駕駛員時,又被唐龍的話搞得一愣:“呃……您要136套特種裝備?您購買的軍艦上不是有……明白,這個當然沒有問題,我們擁有現貨。嗯?明天下午5時前送到旅游之都漫蘭星的花都酒店?呃……時間上是沒有問題,但是您真的確定要送到那里嗎?您要的可是軍備物資啊……” 還想打消唐龍念頭的陳抗,突然被總經理嚇了一跳,因為總經理居然插嘴說道:“答應他!”陳抗雖然不知道總經理怎麼會插手自己的生意,但對方是自己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哪敢說不?所以忙說道:“好的,既然是您的要求,我一定會把貨送到您指定的地點。至于價錢嘛……” ※※※ 原本以為又可掙一筆的陳抗再次失望了,不是唐龍來砍他的價,而是總經理再次插嘴說道:“免費送他!” 陳抗和那個科長都呆呆的看著總經理,搞不懂總經理為何把‘在商言商’的規定拋棄了,但看到總經理的臉色,說明他不是說笑的。陳抗只好肉痛的回複唐龍:“價錢就免費了,您是我們的大主顧,這點優惠還是會給您的。沒什麼,這一百多套特種裝備不值幾個錢,不用放在心上。嗯,好的,等你通知我時,我再把培訓器材送去。再見。”掛掉通訊的陳抗,心中暗罵:“不值幾個錢?一百多套的特種裝備值好幾億,比那艘軍艦的提成還多!娘的!不愧是災星,跟他做生意別說有掙,不虧本都算好了!” 看到陳抗講完電話,科長張開嘴剛想說什麼就被總經理打斷了:“借你的辦公室用用,我和陳抗有話要講。”科長聞言一呆,搞不懂總經理怎麼這麼看得起陳抗,不就是以前比較會做生意嘛,可現在他根本沒有什麼業績,為何要和他單獨對話呢?當然,科長可不敢反抗總經理的話,乖乖的走了出去。沒辦法,別看自己現在是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長,可自己的級別在組織里連條屁毛都算不上。臨走的時候,科長怨毒的看了陳抗一眼,因為他知道陳抗可能會一步登天了。 總經理看著有點呆呆的陳抗說道:“你知道我要和你說什麼嗎?” “屬下不知。”陳抗恭敬的說,但心里卻罵道:“媽的,誰知道你要說什麼!你一句話就讓我損失了好幾億,要不是看你是總經理,我早罵開了!” “我將給你一個任務,全力支助唐龍。”總經理說。 “全力支助唐龍?”陳抗異常不解,怎麼總經理會下達這樣的任務呢? 總經理點點頭說道:“對,全力支助唐龍。而全力的意思是只要唐龍需要武器,你就要全力滿足他的要求,當然這是要錢來換地。不過你要保證給與唐龍的武器,是出廠價和最好性能,不能打折扣。總之一句話,一定要唐龍買得到最好最便宜的武器!” 陳抗呆住了,出廠價供給唐龍?那自己掙什麼?好一會兒他才說道:“呃,總經理,屬下很疑惑,我們為什麼要……” 陳抗的話沒有說完就被總經理打斷了:“你知道現在宇宙的形勢嗎?” 陳抗雖然不知道總經理為何突然轉移話題,但還是點點頭說道:“在黑洞彈失效後,整個宇宙就因此失去制衡力,而變得混亂不堪。宇宙各地都開始出現無數起小規模戰爭,相信不久宇宙大戰的時代就會再次降臨。” “你也許會奇怪我為什麼要問這個問題,但這個和我們組織的壯大是息息相關的。” 陳抗點點頭:“我明白,宇宙越是混亂,我們組織就越能掙錢,但是我們組織為什麼要幫助唐龍壯大呢?” 總經理笑了:“不是我們組織,而是我要唐龍壯大,因為董事局里有位董事去世了。” 剛聽到前面那句話,陳抗嚇了一跳以為總經理要叛亂,這個可不要搞自己,組織的實力有多恐怖,自己非常清楚,可不想不明不白的死了。不過在聽到後面時,陳抗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成為一級業務員後,陳抗知道了許多組織內的秘密,其中一個秘密就是:整個組織的領導層,也就是董事局,是由10個固定名額的董事組成,只有在有董事死亡後才會進行補缺。當時自己知道只從第二層人員中選拔董事的過程後,非常驚訝,因為這個過程很古怪。因為居然是要這些候選人選出一個代理人,讓這代理人在一定時間內擴展勢力,在規定時間到後,誰的代理人勢力最強大,誰就入選董事局。 這規則還有其他各種規定,例如這個代理人不能選已經擁有勢力的人,只能選白手起家的人;同時也規定除了武器優惠販賣外,不能有其他的任何幫助;除了董事局、候選董事、代理人供應商外,不得把代理人泄露給組織其他成員。而其中最讓人不解的一條就是不能讓代理人知道自己被人選中,也就是說,要讓這個代理人至始至終都以為,他的壯大是他努力得來的,他的行動是按造他自己的意願而進行的。總之就是不能讓代理人,察覺到自己是一具被人操控的扯線木偶。 陳抗想起自己獲悉這些秘密後,心中的那個激動是如何得難以平息。難道不是嗎?這簡直就像是神一樣的控制著人們眼中那些大英雄,或者是建國者這些大人物的命運啊!那些英雄們有誰能知道他們以為是為自己理想而奮斗的一切,全都是人家為了爭奪一個席位,而搞出的一場賭博啊。 在了解組織的秘密後,陳抗深深地為自己英明決定而佩服。自己自幼就聽說過這個神秘的組織了,為了自己的野心,好不容易費盡心思才經過重重考驗加入組織,可直到加入後,才知道這個名為OSFPU的組織,比自己想象中更為厲害,因為這是個能夠像神一樣把整個宇宙玩弄于掌心的龐大地下組織啊。可惜,能夠像神一樣的人,整個宇宙只有10個,只有董事局的那10個人才能使用這樣的權力。 陳抗開始覺得自己心跳加速了,為什麼會心跳加快,因為擁有董事候選資格的人讓自己擔當代理人供應商啊!雖然每次進行董事候選的時候,那些代理人都將變成風云人物。但是,只要董事候選完結,所有的代理人都會遭到組織的清洗。就像是下棋下完了,重擺棋子來過。 而至于擔任供應商的人,則不論成功失敗都會進入第二第三管理層,這可是一步登天的機會啊。相信如果運氣好的話,自己也有可能進入董事局啊!別看自己的外表像個中年人,自己的真實年齡卻是個年輕力壯的青年,這樣的自己絕對可以等到那些老家伙死掉的機會! 而現在,陳抗也明白總經理為何會挑選唐龍來當代理人,在總經理管轄的國家范圍內,除了唐龍這個出現沒多久就成為風云人物的家伙,還真沒幾個人有資格擔當代理人呢。 總經理看到陳抗猛點著頭,就知道他明白自己所說的話了。自己可不是胡亂選到陳抗的,陳抗以前的業績是有目共睹的,只是被那個忌才的科長壓住才爬不起來。有他當供應商的話,唐龍應該能夠免除後勤方面的問題。這樣一來,自己就有希望進入董事局了。已經達到第二管理層的總經理,比陳抗更了解董事局所擁有的力量,為了成功,就算讓他耗盡所有家財,也在所不惜。只是希望唐龍災星的稱號是對敵人而言的,要不是那個董事死得太突然了,相信自己也不會選中不是很了解的唐龍吧。 兩人商談一些細節後,總經理就關掉了立體影像。而此時的陳抗也開始忙著交付特種裝備給唐龍,至于科長那妒嫉怨毒的眼神,陳抗當沒看到。因為自己和他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 為獲得免費裝甲而高興的唐龍,在向部下說出陳抗的那些話後,部下們不由都感慨居然有這麼大方的商人。而當唐龍想要讓部下出去休息的時候,凌麗突然出聲說道:“長官,您覺不覺得這件事有點古怪?” “古怪?你是說陳抗免費送武器的事古怪嗎?”唐龍問道。 凌麗搖搖頭:“屬下不是說那個軍火商人,而是說曼德拉情報司長的事。” 唐龍眉毛一挑:“曼德拉?你覺得他怎麼奇怪了?” “長官,曼德拉應該算是漫蘭星的地頭蛇吧?”凌麗問。 “嗯,不但是地頭蛇,而且還是最大條的地頭蛇。”唐龍點點頭。 “是呀,相信您也知道,情報系統出身的陳昱先生在成為新總統後,情報系統的勢力一定會大大加強,可以說各星球的勢力都要看他臉色行事。既然他沒有在得勢後動黑幫,這就說明他和黑幫有約定,可為什麼現在他要幫助您對黑幫下手呢?還有,對于那個官匪勾結的情報,按理情報司的情報系統,一早就應該知道,可剛才為什麼他不一開始表明憲兵司不可靠呢?而且,曼德拉先生好像熱情得過分,好像巴不得我們和黑幫開戰。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長官您相信情報司不會受賄嗎?”一直都在思考陰謀制造者是誰的凌麗,在看到曼德拉的表現後,終于掌握到一點線索了。 唐龍聽到這話,猛地一震,搖了搖頭語氣沉重的說道:“所有部門都收黑幫的錢,情報司沒有理由不收。相信銀行里面沒有他們的資料,不是被他們刪除了就是他們收現金。”此時才醒悟過來的尤娜有點不解的問道:“情報司也是和黑幫一伙的?那他為什麼還要幫助我們?” 愛爾希插嘴說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當官的哪有那麼熱情的,沒有好處他才不理你呢。” 凌麗點點頭說道:“這就是讓我不明白的地方,情報司幫助我們打擊蝶舞會,到底能夠獲得什麼好處?蝶舞會滅亡的話,這個星球的官方勢力可是少了一大筆收入啊,相信那些官方勢力是絕對不答應的。而情報司居然會為了我們,而願意去得罪這些官方勢力,不知道這里面到底有什麼陰謀呢?”說道後來,凌麗已經變得有點自言自語了。 唐龍沉思了一會兒,搖搖頭說道:“暫時把這件事放在心里,畢竟我們現在還要依靠情報司的幫助把人救出來。好了,現在夜了,都回去吧。” 凌麗想想也對,既然不知道情報司為何要幫助自己,那就暫時接受他的好意吧。于是她和其他軍官一樣,敬禮後轉身離開了房間。

上篇:第六十二章     下篇:第六十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