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六十六章  
   
第六十六章

漫蘭星宇宙港的兩個機場警察,無聊的在空蕩蕩的候機大廳晃悠。左邊那個對身旁的伙伴說道:“真他媽的怪事,以前不分晝夜都擠滿旅客的宇宙港居然會有空無一人的一天。”說著縮縮脖子,顯然對這麼寂靜的環境不適合。 “有什麼怪,停泊的飛船都把這港口擠滿了,外面的進不來,里面的出不去,再說也沒人出去,全都跑去中央廣場湊熱鬧了,哪里會有人呢。”右邊那個把玩著電棒的警察不在意的說。 “呸,那里人擠人的我就不信能看到什麼,想看的話,直接看電視轉播不就行了。”左邊那個吐口口水說道。 “呵呵,你以為大家擠在那里是看演唱會的嗎?悄悄找人聊天的人肯定比看演唱會的人多,那里可是拉關系的好地方啊。”右邊那個笑道。 左邊那個還想說什麼的時候,突然聽到外面傳來古怪的聲音,兩人不由緊張的互相望了望。 “什麼聲音?已經掛了閉港牌了,不可能有人來啊!”左邊那個有點緊張的說。 “管他什麼聲音,要是有小偷來,我們正好用來消磨一下時間。”右邊那個獰笑的掏出手槍說道。 “嘿嘿,最好是女的,要是能像上次捉到的那麼夠味就好了。”左邊那個眯著眼睛用舌頭添了下嘴唇,帶著淫笑掏出了手槍。 兩人掏出手槍朝聲音發出的地方沒走幾步,就被從那邊突然沖出的幾道巨大黑影嚇了一跳,才剛條件反射的舉槍,就被一陣巨大的痛楚襲擊得昏倒在地。昏倒前他們看清了那幾個黑影居然是身穿武裝機甲的人,對于這種機甲,看過戰爭電影的人都知道那是聯邦特種兵的裝備。他們昏迷前的唯一念頭就是:軍隊怎麼會在這里? 兩個特種兵迅速的把昏迷的機場警察拖走,剩下的幾個特種兵則悄然無聲,但又速度敏捷的奔向宇宙港控制室。 “埃爾先生,真的是這個登機口嗎?”籠罩在機甲內的唐龍看著眼前這個,被上下五六層數百艘飛船擠得容不下空隙的港口,有點疑惑的問。 依然西服打扮的埃爾,看著眼前密集的飛船有點呆滯的說道:“這個……我也不大清楚,但情報顯示蝶舞會確實准備在這個港口把人送走。”他心中暗自罵娘,是誰想出這麼白癡的點子,難道不知道這個港口現在連人都擠不進去嗎?還說什麼發射飛船! 唐龍狐疑的看了一眼埃爾,也難怪唐龍懷疑,本來埃爾可直接用情報司的名頭接管宇宙港,但埃爾卻說這麼做會驚動蝶舞會轉而讓唐龍的部下動手。當時還覺得有理,但現在想想沒有巡警和值班員,蝶舞會不是更加懷疑?唐龍壓下有點煩躁的心情按動手臂的一個按鈕出聲說道:“潔絲,值班的控制員怎麼說?” 聽到唐龍的問話,已經占領宇宙港控制室的潔絲,看了一眼在雷鳴槍下嚇得臉色清白渾身顫抖的值班員,無奈的搖搖頭回話道:“報告長官,剛才問過了,值班員說他不知道,要不要把他……”說著示威性的晃晃雷鳴槍。 那個值班員聽到潔絲的話,立刻帶著哭腔說道:“饒命啊長官,我只是一名小職員,哪里會知道蝶舞會的事情啊,而且現在宇宙港密集成這樣哪有可能讓飛船離開呀。” 唐龍也聽到了這個值班員的話,心頭一震,因為他知道除了戰艦,其他普通飛船不可能不經過太空港的引導就離開星球。也就是說,除非蝶舞會擁有自由出入星球的小型戰艦,不然只能依靠太空港離開,而現在自己也看到了,這個密集的太空港根本不能讓下面的飛船飛出去。 想到凌麗對自己說過的話,唐龍立刻掏出雷鳴槍對准了身旁的埃爾,隨著唐龍的動作,所有的特種兵也把槍口瞄准了不知所措的埃爾。 “唐龍先生您……”埃爾立刻高舉雙手吃驚的問,他搞不懂唐龍怎麼會把槍口對准自己,那個值班員說的話,他這沒穿機甲的人是聽不到的。 “看這宇宙港密集的樣子,根本不可能讓下面的飛船離開!你們情報司居然敢欺騙我!”雖然看不到唐龍樣子,但這冰冷的語氣和那閃亮的槍口,都讓埃爾心中一陣顫抖,但他也從唐龍這話了解到唐龍並不了解情報司的計劃,只是在看到太空港的狀況時產生了疑惑。 埃爾心情一定,立刻冷笑道:“哼,唐龍先生,我們情報司絕對沒有騙你,我們只是把獲得的情報如實告訴你。要真說被騙的話,那也是我們一起被人騙了。” 唐龍聽到這話,槍口放了下來。唐龍現在的心情異常煩躁,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這段時間做事老是覺得束手束腳的,什麼事都要三思而行。如果自己一獲得蝶舞會的情報就馬上攻擊,恐怕現在已經把人救回來了。偏偏自己顧及對這星球的什麼狗屁影響,跑去聽信情報司的話,搞得現在白白的耗在這里,要是蝶舞會有戰艦的話,那自己的部下不是早就被送走了? 唐龍不知道他自己會變成這樣畏首畏尾,是因為他在知道自己被連隊依為支柱後,無意識的把自己直來直往的單細胞性格壓抑下來,所作的一切都以不影響連隊為前提。 潔絲聽到唐龍沒有回應,不由有點奇怪的問道:“長官,怎麼了?”而剛好此時埃爾看到自己危機已去,整整衣領對唐龍說了句:“唐龍先生,我看等多一下再做決定吧,畢竟情報是說他們在7點鍾的時候登機離去,現在還沒到7點呢。” 聽到埃爾的話,唐龍冷哼一聲,反正他決定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做了。只見他按動手臂一個按鈕,所有特種兵的手臂上空都出現了一幅立體地圖。唐龍這副機甲是指揮官機甲,可以控制全隊機甲上的某些功能。 唐龍在地圖上點中一個地區說道:“命令所有人到此集合,准備攻擊無夜宮,抓住蝶舞會的首腦!” 埃爾一聽嚇了一跳,現在還沒有讓憲兵司和警察司火拼,唐龍這麼早出動,肯定會攪亂計劃的!他一邊出聲制止道:“唐龍先生,您這麼做不怕蝶舞會的人拿您的部下來威脅?不怕他們把您的部下准時送走嗎?”一邊偷偷的猛按衣袖上的一個紐扣,准備通知自己的上司。 “哼,他們誰知道誰是我的部下?再說就算我的部下被他們送走,只要抓住他們的首腦還不是可以讓他們送回來?”唐龍不經大腦說出這話後,不由心中一跳,真是越想就越覺得自己聰明,這麼簡單的問題怎麼自己現在才想到解決方法呢?都是情報司這些白癡把事情想複雜了,才害自己浪費了這麼多時間,看來以後不要輕易聽任別人指手畫腳為妙。 所有的特種兵都聽到了唐龍這話,全都一震,對呀,只要抓到了蝶舞會的首腦,就算姐妹被送走也可以讓他送回來嘛,怎麼自己沒有想到這麼簡單就可以解決呢? 唐龍不理會還要說什麼的埃爾,徑自把手一揮,帶著士兵跑出宇宙港,朝隱藏運兵車的地方奔去。滿臉鐵青的埃爾,在向上司發出短信後也只好無奈的跟了上去。要是唐龍脫離自己的掌握,鬼知道有著災星之名的他會不會真的把這個星球給毀了。 陳昱朝離自己幾個位子的那兩個兩大企業的執行董事長含笑點頭打招呼,那兩個老家伙只是向陳昱點點頭就不理會了。陳昱雖然被他們冷漠的樣子弄得一肚子火,但也知道他們兩個老家伙有這樣對待自己的資格。誰讓他們勢力遍布全宇宙,他們肯在萬羅聯邦這個偏遠國家舉辦演唱會都算是給聯邦面子了。 兩個老家伙對陳昱和唐龍的態度完全不同,是因為他們顧及到唐龍年輕。年輕人做事不經大腦,完全憑心情做事,老人怕唐龍來蠻的,所以用軟索來套他。而成熟的中年人,做事三思而行,瞻前顧後的,所以兩個老人才敢不給臉色陳昱看,反正他顧及兩大企業的勢力不敢怎樣。 奧姆斯特當然能了解陳昱的心情,剛才他向那兩個老家伙打招呼的時候,他們連頭都沒有點呢。沒辦法,對于總部設置在武萊合眾國這個宇宙第一大國的他們來說,自己這些地方簡直就是蠻荒之地,能來這里都不知道是多大的面子了。 奧姆斯特對他們驕傲的神態不奇怪,奇怪的是為何會來這里搞演唱會。在兩大企業在聯邦開演唱會的消息傳出去後,整個宇宙什麼消息都有傳出來,甚至很多國家用酸溜溜的語氣詢問為何要在萬羅聯邦這麼偏僻的地方舉辦演唱會。兩大企業只是以漫蘭星是旅游之都的理由才選定這里的嗎?這個說出去沒有多少人相信,那麼他們選定這個星球還有什麼理由呢? 奧姆斯特搖搖頭決定不想這些,反正這兩大企業就算有什麼陰謀也不會看上聯邦這個蠻荒之地吧。轉移了思維的奧姆斯特想起秘書處在前段時間,彙報發現代號為23TL游戲者的消息。老實說對于這個23TL,奧姆斯特興趣不是很濃。他看過23TL的游戲過程,那只是個還沒完全成熟的戰術家。他會追查23TL是因為其他5個同樣是以23為前綴名的游戲者,這5個人絕對是優秀的戰略家,自己需要的就是這樣的人才。唯一讓奧姆斯特隱約有點不安的是,從紀錄中知道,這5個玩家明顯是在游戲中鍛煉那個23TL,感覺像是有組織有系統的訓練人才,恐怕這六人都已經身有所屬了。 胡思亂想的奧姆斯特突然被身旁走動的人影打斷思維,抬眼看去,發現那個漫蘭星情報司長和陳昱低語幾句就急沖沖的離開了。雖然有點好奇,但他沒動問,反正這段時間自己不需要做些什麼,只要靜靜的等待就行了。 正在這時,全場一片漆黑,奧姆斯特按了一下手表上的按鈕,看到此時正是7點整,不由微微一笑:“蠻准時的,該好好看看兩大企業力捧的神秘歌手是怎麼樣的了。” 此時的唐龍可以用猖狂來形容,為什麼?因為他居然帶著上萬名全副武裝的士兵沖進了繁華的街道。原本擠在街上看著巨大立體屏幕,等待演唱會現場直播的人群,被突如其來的數十輛運兵車,還有後面密密麻麻的武裝大漢,嚇得雞飛狗跳的閃開一條大道。 唐龍覺得速度太慢了,這樣走要走到何時?可也沒辦法,這種運兵車飛不高,只能浮離地面幾尺而已,再說地上人群擁擠,開得快才怪,也不知道情報司哪里搞來的爛車。而那些雇傭兵由于人數太多了,只能靠雙腳跑步,這樣能跑多快?也幸好他們還沒進入布置點,剛出門就被唐龍叫回來了,不然恐怕單單集合人員都要花上好一段時間呢。 煩躁不已的唐龍看到人群中停泊著的漂浮車,不由靈光一閃,忙向部下們命令道:“停下!給我把那些漂浮車征用了!” 原本就為引起群眾驚慌而頭疼不已的埃爾,聽到這話立刻嚇了一跳慌忙說道:“唐龍先生,不行啊,這樣會引起騷亂的!” “關我屁事!誰叫你不弄多點好車過來。”唐龍冷冷的回了一句,就帶人跳下了車。要跑步的雇傭兵們,因為合約的關系,雖然不情願,但也只能背著武器長跑了。很多人都跑得氣喘不已,現在聽到可以搶車來用,哪還不立刻行動? 雇傭兵才不管什麼禮貌不禮貌的,只要雇主有令,就算叫他們朝這些老百姓開槍都沒問題,別說搶漂浮車給自己用了。所以這些雇傭兵立刻三個一伙,五個一群的撲向人群中的漂浮車。 一輛漂亮的漂浮車,被好幾伙識貨的雇傭兵看上了,全都圍在那里爭吵著這部車的歸屬。而車內一個神態高傲的年輕人打開車窗破口罵道:“你們他媽的是哪個部隊的?誰讓你們跑出來的?一點規矩都沒有!快滾開,把少爺我的車弄髒了,賣了你們也賠不起!” 這幾伙原本就因爭吵而怒氣沖天的雇傭兵,聽到這話立刻把那年輕人拖出來拳打腳踢,而那輛漂亮的漂浮車也遭了殃,被發泄得不夠的雇傭兵砸成一堆破銅爛鐵。 總之這條街上的漂浮車,凡是車里有人的,立刻被雇傭兵抬槍把人趕下來,反抗的更被狠狠地揍了一頓,而沒人的則被雇傭兵開槍把車窗打破,打開車門坐了上去。至于怎麼啟動車子?嘿嘿,雇傭兵當中偷車出身的不在少數。 原本因看到運兵車以為是聯邦軍隊,而只是呆在一旁好奇觀看的群眾,發現這些武裝人員居然像土匪一樣的打人搶車,不由驚叫一聲四散而去。當然也有人打電話報警,不過當警察聽到有密密麻麻不知道多少人的武裝人員在搶車,嚇得立刻把電話掛了。而原本在街上巡邏的警察,在看到這幫人的武器和人數後,立刻悄悄脫下警服,混在人群中跑了。 看到這一幕,埃爾手腳顫抖的哆嗦著:“完了、完了,這回全完了。”他知道這麼大件事別想隱瞞下去,這些人群全都是旅客啊,能夠隱瞞嗎?不用多久全宇宙都會知道漫蘭星的治安不好了,這樣一來,漫蘭星的旅游業除了完蛋還能怎樣? 唐龍看到雇傭兵們有點興奮過了頭,搶完車後居然開始打砸四周的商店和追逐人群中的女子。看到這些,唐龍不由抬手沖著幾個正追著一個女子跑的雇傭兵就是一槍。轟的一聲巨響,這幾個故意落後女子幾步追著玩的雇傭兵,被這一槍轟得在空中翻了幾個滾,摔到地上慘叫起來。而那個被震飛好遠的女子,則飛快的爬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後面,驚叫一聲,就嗖的一聲跑遠了。 看著地上那個大坑,雇傭兵們都呆住了,沒想到雷鳴槍居然威力這麼大,就算裝甲車也抵不過這一槍啊。而唐龍的部下,則非常有默契的提槍對准四周的雇傭兵。暫時當雇傭兵頭的萊恩,立刻跑前來想說什麼,但被唐龍制止了。 唐龍啟動運兵車上的高音喇叭,冷聲說道:“在你們完成任務前,必須無條件執行我的命令。膽敢抗令的,死!”這個死字一出口,讓聽到的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雇傭兵當然知道雇傭期間就是要服從雇主的命令,這是職業道德嘛,但卻從沒想過不服從是要死的。雖然心里有點不忿,但看到特種兵手中的雷鳴槍,想到特種兵身上那可抵擋鐳射炮以下武器攻擊的機甲。只能縮縮脖子,乖乖的鑽上搶來的漂浮車,靜靜的等待下一個命令。 埃爾呆呆的看著這一切,他當然清楚沒有素質的雇傭兵一亂起來就會變成什麼樣,可沒想到唐龍居然一槍就把混亂局面收拾了。不知道是該佩服他呢,還是該咒罵他,因為這場騷亂原本就是他搞出來的啊。想到以後的局面將越來越不可收拾,埃爾就一陣頭疼。最後埃爾只好把事情上報給長官,讓他去頭疼好了。 唐龍在踏進一部漂浮車之前,把手一揮命令道:“目標無夜宮,出發!” 隨著唐龍的命令,數千輛漂浮車浮在空中,跟隨著唐龍坐著的漂浮車朝目的地駛去。坐在唐龍身旁的埃爾,看著下面已經被憤怒人群圍住開始打砸的那數十輛運兵車,不由苦中作樂的想:“幸好情報司沒有運兵車,不然……,嘿嘿,這些運兵車的編號可是憲兵司的哦,看來憲兵司要替唐龍背這個大黑鍋了。” 接到情報的曼德拉,先是呆了一下,接著跳腳罵道:“白癡!一幫白癡!怎麼會讓他去擾亂民眾?媽的!”罵了一陣,恢複平靜的曼德拉歎口氣,掏出通訊器撥了個號碼說道:“是我,計劃給我提前執行!” 譚副官關掉通訊器,眯著眼睛看著前面攔住憲兵隊伍前進的近萬武裝警察,扭頭向身旁的一個憲兵作了個暗號,這個憲兵點點頭提著一個一米多長的箱子離開了。 此時一個身穿便裝警服的警官,站在一部開前來的敞蓬警車上,遠遠的對譚副官笑道:“我說譚副官,你們憲兵的職責是防止叛亂,為何撈過界跑來當起警察了啊?”說到這眼睛散發出寒光。 譚副官也笑道:“副司長,這就是你見外了,怎麼說我們憲兵也有維護安定的責任啊,總不能看著黑幫火並而不管吧?” 副司長扭頭看了下遠處傳來激烈槍聲的工廠,回頭笑了笑說道:“黑幫火並?沒有啊,這里這麼安靜哪有黑幫火並呢,想來一定是有人惡作劇戲弄你們吧?哈哈哈。”說完這個副司長就狂笑起來。憲兵們聽到這話全都咬牙切齒的瞪著這個警察司副司長。 一道耀眼的光芒一閃而過,狂笑聲立刻啞了,副司長瞪著不敢相信的眼神,帶著額門上的一個血洞,永遠的倒了下去。譚副官立刻憤怒的回頭怒吼道:“誰干的!”他看到憲兵們驚訝當中帶著解氣的神情,不由暗自好笑。 突然幾個憲兵臉色大變的喊道:“長官小心!”說著朝譚副官撲上來。譚副官當然知道怎麼回事,感覺到身上的防彈衣一震,就立刻乘機慘叫一聲從車上摔倒在地。而與此同時,譚副官身邊的憲兵立刻大怒的端槍朝那個在副司長身旁向這邊舉著手槍的警察開槍了。 得知自己長官被殺,警察和憲兵立刻互相射擊起來,掙紮起來的譚副官喘著氣喊道:“停下!全都給我停下!”譚副官喊這話的音量很微弱,微弱到只能讓他身旁的幾個憲兵聽清楚。 護住譚副官的幾個憲兵忙說道:“長官,情況越來越混亂,停不了了!您快上裝甲車!”說著不等譚副官說話,就連拉帶推地把譚副官送上最近的一部裝甲車。在譚副官進入裝甲車後,這幾個憲兵立刻大喊道:“兄弟們,滅了這幫腐爛的警察!沖啊!”說著就往前沖去,他們的聲音和動作起了帶頭作用,原本就看警察不順眼的憲兵,立刻哇哇叫著的朝警察沖去。 武裝警察雖然擁有不錯的武器,但是只是相對于黑幫來說的,可憲兵不是黑幫,而是准軍隊的暴力機構啊。雖然一開始沖在前面的憲兵被武裝警察打死打傷很多,但在憲兵的裝甲車上來的時候,死傷慘重的就是武裝警察了。因為警察方面的防暴車只有催淚彈、高壓水槍之類的武器,而憲兵的裝甲車則擁有連發機炮,而且裝甲也比防暴車厚了許多。 完全不怕警制武器攻擊的裝甲車,一邊放手的使用連發機炮把身邊的警察轟成碎塊,一邊全功率發動引擎死命的把武裝警察撞倒,然後輾上去。在數十輛裝甲車的帶領下,憲兵們也如猛虎入羊群一樣,端著軍制武器,瘋狂的掃射著四周的武裝警察。眼前血腥的一幕,把沒怎麼見過血的憲兵們引入了嗜血的修羅道,他們居然不接受戰意全無者的投降、不理會倒地受傷者的哀號,盡情的屠殺著落入下風的武裝警察。 憲兵們瘋狂的舉動讓武裝警察恐慌的往工廠那邊潰退,原本還得意洋洋虐殺著敵人的蝶舞會成員,被外面激烈的槍聲和淒慘的叫聲嚇了一跳。蝶舞會的老四和老五相視了一下,立刻帶人往外跑去,他們不相信憲兵和警察翻臉了。而喘過一口氣的殘余黑幫分子也緊張的握著武器,靜靜的聆聽著外面的聲音,他們雖然知道憲兵來幫忙了,而且和警察翻臉了,但卻不知道是誰勝了啊。 老四和老五跑到外面一看,發現警察像被趕羊一樣的被憲兵往這邊趕,不由大吃一驚,老四失聲喊道:“憲兵怎麼敢攻擊警察啊?難道他們不怕……”老四的話還沒說完就看到一道耀眼的光束朝這里飛來,不由嚇得大叫:“哇!快躲!” 轟的一聲,老四等人原來所在的地方被炸了一個大坑,老四晃晃滿頭的塵土從角落爬起來罵道:“他媽的!憲兵司來真的了,居然連大炮都拉來了!” 老五同樣也是滿頭灰塵,但他顧不上清理,焦急的對老四喊道:“四哥,快和總長聯系,讓靠山來制止憲兵司,不然我們全都得完蛋!” 老四忙點頭掏出通訊器准備聯絡總部,但是後方突然傳來激烈的槍聲,一個大漢慌忙跑來喊道:“大哥,那幫家伙不要命的沖出來了!” 原來那些黑幫分子看到那發爆炸的炮彈,立刻知道是憲兵勝利了,所以立刻沖出來准備和憲兵一起夾擊蝶舞會。怎麼知道?警察沒有炮的啊。 被人像狗一樣打的武裝警察,看到工廠門口站有拿著武器的人,立刻如驚弓之鳥一樣的開火攻擊。蝶舞會的人被這雙面夾擊打得昏了頭,立刻慌亂起來。 老四慌張的沖著遠處的警察大喊:“不要開槍!我們是蝶舞會的人啊!” 隨著老四的喊話,數十到激光撲射而來,一瞬間老四就變成了蜂窩。老四至死也不知道他不喊他是蝶舞會的人還不會死得這麼慘,因為那些武裝警察就是因為蝶舞會才會被憲兵趕盡殺絕,一肚子火氣的他們能放過蝶舞會嗎? 抽著香煙,膩意坐在裝甲車內的譚副官,一邊看著屏幕傳來外面的情況,一邊拿起話筒說道:“把他們趕進工廠就可以了,記住不要追進工廠,在外面圍住就行。”在喇叭傳來部下遵命的回應後,譚副官關掉通訊系統後嘿嘿一笑想道:“先讓他們自相殘殺一會兒,等他們全進入工廠後,幾發炮彈就能把他們炸個精光,嘿嘿,這樣多省事啊。” 譚副官在暗自得意了一陣後,想起自己還要做的事,忙從身上掏出通訊器,先撥通了個號碼並只說了句:“可以行動。”就掛掉,然後再撥通憲兵司長的號碼。 “什麼?警察司這幫豬玀實在欺人太甚!給我狠狠地打,把他們全部消滅都沒有問題!”坐在憲兵司長辦公室的憲兵司長聽到譚副官那加油添醋的彙報,氣就不打一處來。火氣沖天的他立刻命令布置在各警區戒備警局的憲兵發動攻擊,他准備把警察司這個討厭的家伙給一鍋端了。想到自己調動了這麼多軍隊,占領蝶舞會的地盤時肯定少了好幾塊。憲兵司長不由歎了口氣,搖搖頭想到:“媽的,算便宜情報司好了。” 憲兵司長給自己倒了杯酒,端著酒杯來到窗口,看著外面的夜景不由露出得意地笑容,以後這個星球就是自己的了。在憲兵司長准備仰頭喝酒的時候,後面傳來敲門和開門的聲音。憲兵司長好奇的回頭看去,這一看立刻讓他臉上的笑容消失了。 站在門口的不是憲兵司長的衛兵,而是一個蒙著臉,身穿緊身黑色戰斗服的大漢。此時這大漢手中握著的黑色手槍,正對准了憲兵司長。 看到這個大漢臂膀的徽章,憲兵司長只來得及說了句:“人質解救部隊……”就在一聲微弱的槍聲中,直挺挺的摔倒在地,而窗口那面高強度防彈玻璃,則在槍響的同時染上了一大片紅白相間的液體。 蒙面黑衣大漢看也沒看地上的尸體一眼,轉身就走,在轉身走出房門的時候,他按住耳朵說了句:“1號目標清除,彙報情況。”在大漢身影消失的時候,還可以隱約聽到:“2號目標清除,3號目標清除……”最後傳來大漢一句話:“任務完成,全體撤離。”後,就沒有什麼聲息了。 從窗外看去,可以看到數十道黑影快速的,分別從憲兵司的各棟樓房跑出來,在集合一下後就飛快的消失在夜幕中。此後整個憲兵司總部一片寂靜,是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那種寂靜。

上篇:第六十五章     下篇:第六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