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六十七章  
   
第六十七章

漫蘭星中心廣場成扇形坐著的人群,雖然在這漆黑的環境中看不到什麼,但所有的人卻都一起屏住呼吸,把目光望向前面那個巨大的舞台,因為他們知道演唱會就要開始了。 忽然之間,一道震人心弦的天籟之音,打破了這片寂靜的環境,並在同一時間傳入了無數人的耳中。所有的人都被這聲音弄得心頭一震,接著立刻被眼前的一幕迷住了心神。 在歌聲傳出的同時,一道巨大的光芒天梯從舞台上方高處照射下來。在光芒天梯的盡頭,出現了一個金發輕舞白衣飄飄、身形婀娜的高挑女子的身影。雖然距離很遠看不清這個女子長得什麼樣,但任誰在看到這一幕後都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女神降臨! 在這個被氣氛烘托得如女神般的女子,從天梯上緩緩的來到了舞台中心。在她降落的一瞬間,近百個懸浮在廣場四周的巨型立體屏幕,立刻轉了鏡頭,把這女子被擴大數十倍的臉部特寫,映入眾人眼簾。 看到這個女子的模樣,剛才被歌聲迷住的陳昱和奧姆斯特猛地一震,不由自主地扭頭看了看對方。在發現對方眼中盡是不敢相信和震驚的神色後,立刻看了看不遠處的那兩大企業的執行董事長。當看到這兩個老人也是一臉呆滯的樣子,他們不由愣了一下。而當他們兩人商討些什麼的時候,卻被接連而來的歌聲弄得忘了自己要說什麼,開始專心聆聽音樂了。 在這個女子的顏容展現在眾人面前的一瞬間,廣場內的人以及廣場外所有在屏幕前看到這一影像的人,全都做了個整齊劃一的動作——猛吸一口氣。在這一刻,眾人都忘了自己的存在,只會呆呆的看著這個女神的淡雅紅唇微微張開,聽著從那口中傳出的迷人歌聲。 漂浮車上的唐龍等人也是呆呆的坐在座位上,靜靜的聆聽從收音機傳出歌聲。當歌聲停止了好一會兒,埃爾才從沉迷中舒醒過來,深深的喘了口氣說道:“我長這麼大以來還從沒有聽過如此震人心弦的歌聲,難怪兩大企業要力捧這個歌手,如果這個歌手要出唱片的話,我一定會買來收藏。” 唐龍認可的點了點頭,但他猛然想起什麼,立刻按動手臂的按鈕說道:“所有人聽令,關掉收音機,想聽的話以後可以買碟來聽,但不是現在!”唐龍知道這種歌聲能使人沉迷下去,平時還沒什麼,但現在自己可是去殺人放火救人啊,怎麼可以沉迷于歌聲呢?雖然有點不舍但也只能下達如此的命令了。 唐龍在上車不久,就把自己機甲的通話功能連接那些雇傭兵耳邊的對話機了,所以唐龍下的命令,不但特種兵能聽到,雇傭兵也能聽到。唐龍命令下達後,第一個回應的是一百多個女性整齊回答的聲音;接著回應的是參差不齊、雜亂無章,並且語氣中帶著不情願味道的一片男性的回答。唐龍搖了搖頭,雇傭兵就是雇傭兵,紀律根本不能跟正規軍相比啊。 中心廣場內,一陣熱烈的掌聲幾乎要把外面的保護罩震破,廣場內的人都不知道手疼的鼓著掌,他們不是拍兩大企業的馬屁,而是真心在鼓掌。沒辦法,誰叫自己聽到這麼感人的歌聲啊。 那個如女神般的金發美女,站在舞台前端向四周鞠了一躬,抬起頭露出迷人笑容說道:“我是星零,謝謝大家光臨捧場欣賞我的演出,謝謝。”演唱會場內的人都是達官貴人,所以只是用熱烈的掌聲回應星零的話,而在演唱會場外面觀看的那些年輕人則開始興奮的揮動拳頭大喊著:“星零!星零……” 聽到星零報出的名字,原本就滿腹疑慮跟著大家鼓掌的陳昱和奧姆斯特,立刻震驚的停止動作,並且再次互相看了一眼。早就忍不住地陳昱靠前奧姆斯特耳旁說道:“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真人的存在,我還以為這是兩大企業偷到程序設計出來的電腦女郎呢。” 奧姆斯特當然知道陳昱口中的程序指的是什麼,他也靠前陳昱耳旁說道:“雖然兩大企業不大可能偷出程序,但我不相信這世上會有這麼巧的出現模樣、名字都和主電腦一樣的人。畢竟曆代聯邦高層都知道它的模樣和名字,她會不會是兩大企業獲得了這些資料而制造出來的試管人?” 陳昱呆了一呆後,搖搖頭說道:“不大可能,制造克隆人和試管人在全宇宙中來說都是違法的,再說曆代聯邦高層都宣誓保守秘密,絕不會把主電腦的事告訴外人的。” “那要怎麼解釋這個星零的模樣和名字都和主電腦一模一樣呢?難道真的有這麼巧合的事嗎?”奧姆斯特淡淡的說道。 陳昱看了不遠處那兩個老家伙一眼,看到他們猛烈鼓掌的樣子又搖了搖頭。剛才看他們呆滯的樣子明顯是被星零的容貌震呆了,難道他們連自己力捧的歌手的模樣都沒看過?不然怎麼解釋他們會一臉呆滯神色呢?而聯邦主電腦的機房,除了特定的工程師就是自己這個聯邦大總統也沒有資格靠近,兩大企業的人根本不可能偷出程序資料的。難道一切都是巧合?剛好有人長得和主電腦的虛擬影像一樣,並且剛好取了個和主電腦一樣的名字?世上真有這麼巧的事?還是真的如奧姆斯特所說的,有知道主電腦秘密的人把資料傳出去,並依靠這些資料做出的試管人嗎? “不行!一定要調查清楚才行!”陳昱暗自咬牙想。情報部門出身的他知道,萬羅聯邦唯一比其他國家強的東西,就是主電腦——星零。就算是宇宙第一強國武萊合眾國的主電腦——奧丁,也是依靠星零的程序設計出來的。為了保證萬羅聯邦唯一的優勢,無論如何一定要搞清楚眼前這個星零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一旁偷偷留意著陳昱的奧姆斯特,看到陳昱眼中閃出的寒光,不由微微一笑想道:“呵呵,希望這個叫做星零的歌手能起到消耗陳昱情報力量的作用吧。”奧姆斯特相信兩大企業支持的歌手沒有那麼簡單就被陳昱調查清楚,雖然不知道兩大企業捧出這個歌手有什麼企圖,但這和自己沒有任何關系,才不管他們想要干什麼呢。 除了極少數的人外,整個萬羅聯邦的年輕人在看到星零的樣子和歌聲後,都立刻決定成為星零最忠實的歌迷。可是,在萬羅聯邦首都特倫星地下星零基地內的人,在看到演唱會後不但沒有一個人想成為星零的歌迷,反而…… 一個在基地餐廳休息,原本癡迷看著屏幕上星零模樣的星零衛隊士兵,在聽到星零報出自己的名字後,立刻一拳砸在餐桌上,兩眼通紅的站起來怒吼道:“居然敢用星零的名字!我要殺了她!” 他這句話立刻引起轟動,所有在餐廳的星零衛隊士兵全都站起來怒吼道:“殺了她!”甚至有些比較沖動的士兵已經一邊叫喊一邊端著槍向餐廳外跑去。 原本躲在電腦內觀察情況,沒有身形外表的2號星零,被士兵們的反應嚇了一跳,它本來是想試試洗腦電波的效果才把星零的節目接進來給士兵們看,可沒想到士兵們居然要去殺死星零!士兵們並沒有看過電腦星零的真面目,他們還沒那個資格,在這基地里只有那個基地司令——愛德華少將看過。不過此時少將是休假,所以沒有人能告訴士兵們,電視里的星零和電腦里的星零一模一樣。 至于2號星零嘛,它正被士兵們的反應嚇了一跳呢“那個星零可是星零的同體姐姐啊,怎麼能夠讓她被人殺死!”2號星零想到這些後,立刻調出洗腦程序,更改一下洗腦內容後就馬上發射出去。 原本狂熱的士兵們突然之間靜了下來,他們在晃晃腦袋後,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似的坐下繼續欣賞星零的演出。那個第一個狂叫要殺死星零的士兵,也忘了剛才發生的事,對著電視一邊鼓掌一邊叫道:“太棒了!不但人長得漂亮,而且歌也唱得好聽,我喜歡!我要成為你的歌迷!” 2號星零暗自舒了口氣嘀咕道:“這洗腦電波太厲害了,以後還是少用為妙。”剛才它實在是被那些狂熱的士兵嚇壞了,心中下了決定,除了保護自己外,決不再使用洗腦電波。 當它繼續興致勃勃觀看星零表演沒多久,突然心有感觸的想道:“嗯,星零好羨慕姐姐哦,不但可以接受眾人歡呼,而且還可以做她喜歡做的事。” 想道這,2號星零開始自語道:“星零也想變成姐姐那樣,可以接受眾人歡呼,可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說到這2號星零的語氣突然變得激動起來:“星零要和唐龍見面!” 這段時間不斷吸取網上那些無窮無盡資料的2號星零,已經不是以前那個剛剛形成意識的程序了。現在的它不但擁有可以比擬星零的知識,就是對于一般常識也比星零知道得多。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從星零那里繁衍出來的緣故,它居然認定要想擁有完美意識,就先要擁有愛情,而要擁有愛情就要愛上唐龍的這樣一條邏輯設定。 當2號星零就要離開的時候,它突然停下自語道:“不行,星零還沒有身形和容貌,如何能夠跟唐龍見面呢!”在它話語落下後,電腦內的各種數字立刻分解,無數個女性的立體全身影像開始浮現在電腦中。 “不行!比不上姐姐的,星零不要!”隨著2號星零的話語,一個個絕色美女的影像被拉大又被縮小,沒有一個女性的身形樣貌被2號星零看上而停留下來。 最後,幾乎所有的女性影像都消失了,只剩一個身材婀娜高挑、擁有一頭漂亮齊腰黑發的女性影像停留在電腦空間中。這個穿著一件淡藍色為底、漆黑色為邊緊身服裝的女性的樣貌嘛……怎麼說呢,她整張臉像是籠罩在一層淡淡的薄霧中,顯得非常的朦朧,讓人看不清楚容貌。可是,雖然有這層薄霧籠罩著臉孔,但卻仍能讓人一看,就覺得這是一個容貌出色的大美女,而且那層朦朧更添加了一層神秘感,讓人不知不覺地被吸引並沉迷其中。 這個黑發女子動動手動動腳,左顧右盼的打量著自己,好一會兒才摸摸臉說道:“算了,暫時就用這個模樣出現吧,誰叫星零找不到比得上姐姐的容貌呢。”話語落下,這個黑發女子的身形立刻分裂成光點,然後變成光束,瞬間消失了。 正用特種兵機甲內部電腦布置無夜宮包圍點的唐龍,只看得虛擬立體地圖閃了一閃就在地圖前面顯出了一個黑發女子。被嚇了一跳的唐龍剛想叫喊,但突然想到什麼的閉上嘴巴,然後開始小心的打量著這個黑發女子的虛擬影像。 雖然看不清這個女子的容貌,但從那朦朧的樣貌中卻可肯定這是一個美女,是比自己那些部下都美麗的美女,而且是個能讓人呆呆看著不願離開目光的美女。 唐龍晃晃腦袋讓自己的目光從那女子身上脫離開,在把機甲對話功能切換成單聽功能後,才試探性的向眼前的這個黑發女子問道:“你是……老姐嗎?” 這個單聽功能就是能聽到外面傳來的聲音,可機甲內的聲音卻傳不出去。 翻閱過星零以前庫存記憶的2號星零,當然知道唐龍和星零之間的關系。雖然想說自己不是以前那個星零,但想到自己認定的邏輯設定,只好點點頭按著星零姐姐的語音程序設定笑著回答道:“沒想到過了這麼久,唐龍你還能一下子就認出姐姐呢。”2號星零說完心中暗笑道:“嘻嘻,星零白撈了個姐姐當,星零不是姐姐而是妹妹哦。”它可不想在聲音上被唐龍聽出自己不是原來的姐姐哦。 “呃,老姐你現在不會再生我的氣了吧?”唐龍有點尷尬的問,他自從上次在自走炮艦上見過電腦姐姐後,就再也沒看過電腦姐姐了,她這次願意和自己相見應該是原諒了不識時務的自己吧。 2號星零連忙搖頭說道:“不會,姐姐怎麼會生唐龍的氣呢,姐姐這不是來看唐龍了嗎?”它知道星零和唐龍之間的事,雖然不知道星零姐姐會怎麼回答唐龍,但自己卻絕對會原諒唐龍的一切過錯的。小說上不是說了嗎?過多的干涉自己的愛人,那自己就不是一個好愛人,而陪在愛人身旁,默默的照顧他支持他,就是一個好的愛人。 唐龍聽到這話立刻歡喜起來,自己總算得到電腦姐姐的原諒了,忙開心的說道:“老姐,你怎麼換了這樣一個面貌啊,哪里搞來的?我可從沒見過這樣的電腦女郎哦。” 2號星零聽到唐龍的話立刻緊張的問道:“告訴姐姐,你喜歡姐姐現在這個樣子嗎?” 唐龍猛點著頭:“喜歡,老姐這個樣子很漂亮,而且還有一種讓人不願意離開目光的感覺,我很喜歡你的這個樣子啊。” 2號星零雙手捂胸松了口大氣似的說道:“太好了,姐姐好怕你不喜歡姐姐這個樣子哦,那麼以後姐姐就一直以這個樣子出現好嗎?” 唐龍不轉眼地看著2號星零,他只是覺得自己越看老姐的樣子就越想看,所以傻傻的點著頭不知所以地說道:“好啊,好啊。” 看到唐龍一直盯著自己看,2號星零不由湧起一股莫名奇妙的感覺,不可控制的低下頭並有點忸怩的說道:“不要一直盯著姐姐看嘛,姐姐會害羞的。”在說出這話後,才想起自己說了什麼的2號星零,立刻感覺到自己的程序開始跳躍起來。它非常清楚的知道,自己雖然才和唐龍見面沒多久,可就那麼一會兒工夫就體驗到人類羞澀的情感了。因此,它更堅定的相信自己認定的那個邏輯設定是正確的。 唐龍聽到這話,才想起自己還要救人呢,忙猛地晃晃腦袋讓自己清醒過來。在完全清醒後忙說道:“啊,對不起老姐,等我事情完結了,我陪你去網絡里逛街!”唐龍准備結束和電腦姐姐的對話呢,畢竟現在不是聊天的時候。 2號星零搖搖頭:“不用啦,有空陪姐姐聊聊天就行了。是了,你要做什麼事呀?能告訴姐姐嗎?” 唐龍聞言一呆,電腦姐姐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好講了?以前不是整天叫著要自己陪她逛街的嗎?雖然沒有一次實現了,但她都要自己答應後才會離去的啊。而且還有,以前電腦姐姐都是以“我”來自稱的,怎麼現在用“姐姐”來自稱呢?搞得人家聽起來骨頭都有點軟綿綿的,再加上換上能讓人不忍移開眼睛的容貌,跟以前比變厲害了好多哦。雖然唐龍感覺這個好長一段時間沒見的電腦姐姐變了許多,但單細胞的他也沒在意這種兩個星零之間異常明顯的性格變化,簡單的來說,唐龍根本沒有感覺到這個電腦姐姐不是以前那個電腦姐姐。 “哦,我這是要去消滅蝶舞會!”唐龍氣憤地把事情經過告訴給2號星零,從認識星零以來,星零都是唐龍的傾訴對象,唐龍那從沒對部下表露過的心情,在這一刻全都表露給星零知道了。 2號星零一邊記錄著唐龍的話,一邊給唐龍做性格鑒定。它想熟知唐龍的一切性格和唐龍的內心世界,因為它認為熟知這些,是愛一個人的基本條件。對于唐龍為什麼這麼氣憤,它卻不甚了解,不就是部下給人抓了嘛,這有什麼好氣憤地。雖然2號星零很想用電腦來幫助唐龍,但想到唐龍就是因為這點才和星零姐姐鬧別扭,它就打消了念頭,決定自己只在旁邊看著就行了。 埃爾推推唐龍,指著下面一棟燈火通明,宮殿形狀的巨大建築物說道:“唐龍先生,那就是無夜宮。”埃爾雖然看到唐龍時不時點頭抬頭,甚至還比手劃腳的,但他以為唐龍在思考怎麼進攻蝶舞會,所以才沒認為唐龍是怪人。當然,他怕唐龍太沉迷了,在到達目的地後,就好心的提醒唐龍。 正和2號星零說話的唐龍,聽到埃爾的話,忙關掉單聽功能說道:“目的地到了,所有人准備!”說完後又切換功能鍵對2號星零道歉道:“對不起,姐姐,我要開始干活了。” 2號星零含笑微點了下頭說道:“不用跟姐姐客氣,全心全意去做自己的事吧,姐姐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2號星零為了不遮擋唐龍的視線,消去身形,變成程序藏在唐龍這身機甲的電腦內。 感覺不到2號星零話語中飽含曖昧感覺的唐龍,聽到2號星零的話後,立刻切換通訊功能,對部下命令道:“雇傭兵包圍無夜宮,不得放走蝶舞會一人!SK23連隊隨我進攻!” 而星零的突然消失,對于早就習慣電腦姐姐突現突隱的唐龍來說,是沒什麼值得好大驚小怪的。 無夜宮的門口異常寬大,寬大到可容四輛標准漂浮車同排開進。門口有6層白玉階梯,每層分兩旁的各站著1個旗袍美女。也就是說單單門口就有12個豔麗的風騷女子。為什麼用風騷這詞?沒辦法,看她們穿著那開衩開到腰間的旗袍,並不斷做著各種曖昧動作挑逗著門前過往的男子,實在是只能用風騷這詞來形容了。 除了這些女子外,門口側邊還有數十個代客停車的男侍者,看他們清一色的帥哥猛男,並不斷對過往的女性拋媚眼,從這就知道無夜宮的顧客不是只有男性哦。 忽然,不但無夜宮的人員,就連過往的人都呆住了,全都把目光望向無夜宮大門前方的空中。在那被燈光照耀得如白晝的夜空里,居然密密麻麻的懸停著一群數目高達幾千輛的漂浮車。 看到這票漂浮車,那12個迎賓小姐立刻堆滿了笑容,而那數十個男侍者則慌忙按著耳邊的對講機招呼伙伴出來幫忙。 至于聞訊趕出來的值班門前經理,在看到這麼多的漂浮車後,不由笑開了牙,樂呵呵的站在門口等待客人上門。他這麼樂是有原因的,無夜宮的規矩是誰接的客人,誰就可在客人的消費里面提成,在他工作的時候有這麼多客人上門,他能夠不樂嗎? 無夜宮的人都沒有懷疑這些飄浮車是敵人上門,為什麼?很簡單,幫派要講氣派,所有幫派漂浮車的款式都是統一的,誰會弄這麼多雜七雜八型號的車輛來用,太沒氣派了。再說啦,這些飄浮車很多都是名車哦,把車劃花一點都會把心疼死,別說開著名車跑來干架了。 浮在空中的飄浮車有點奇怪,只有幾十輛降落下來,其他的則成一個圈子把無夜宮包圍了。門前經理沒有往其他方面想,他看到那代客停車的男侍者只有幾十人,以為這些客人是按順序等待停車呢。在心中暗罵那些侍者幾句,就快步走下階梯,准備看看這伙客人需要什麼等級的服務。 數十個准備上前幫忙停車的侍者,才剛走沒幾步就被嚇得停下了。因為從這數十輛車內下來的全都是兩米多高,全身被機甲包裹著的人。四周圍觀的人群中有點常識的人,在看到這些機甲的款式後立刻失聲大喊道:“特殊機甲部隊!” 門前經理對這些機甲人沒有怎麼在意,反而是一直盯著那個在一片機甲群中,唯一穿西服的埃爾,並在心中想道:“這位客人真厲害,居然帶穿機甲的保鏢來玩,肯定是大富大貴之人,要好好巴結才行呢。” 等他聽到四周人群傳來的那句話後,不由狂喜的想道:“哇,高官子弟耶,攀上這棵大樹就發啦!”門前經理會這麼想是因為能夠動用特殊機甲部隊的人,無不是軍部顯赫的高官,眼前這個年輕帥哥,肯定是靠父輩的關系才能帶這麼多特殊機甲部隊的人出來玩。這也說明門前經理由始至終都沒有想過這些特殊機甲部隊會是敵人。 看到那個經理模樣的人一邊喝斥著那些侍者快上來把車開走,一邊遠遠的對自己這些人含笑鞠躬說什麼請原諒手下的人怠慢了。唐龍不由好奇的對埃爾問道:“怎麼他這個樣子呢?難道他沒看出我們是敵人?” 埃爾也沒想到聲威鼎盛的蝶舞會居然有這樣遲鈍的人,只能聳聳肩有點吃不准的說道:“可能他不是會里的人,只是蝶舞會請來充門面的經理吧。” 唐龍才不管他是不是蝶舞會的人,先手一伸把帶著諂笑靠前來的一個侍者推倒,然後轉身從車內掏出巨大的雷鳴槍,接著把手一揮就帶頭朝無夜宮大門跑去。而那些曾被男人傷害過的女兵更是對那些一臉賤樣的侍者沒好感,抬腳一踹把他們踢走,同樣掏出武器跟在唐龍身後跑向大門。 埃爾抬了一下腳想跟上去,但又立刻打消了念頭。“唐龍那些家伙穿著機甲不怕激光束,穿著西裝的自己要是跟進去的話,肯定隨時會變成蜂窩!反正計劃中無夜宮就是用來給唐龍摧殘發泄的,就算讓他把無夜宮給轟成稀巴爛也沒所謂。”想到這些,埃爾開始好整以暇的呆在門外,准備看熱鬧了。 而也在唐龍揮手的一瞬間,其他停在空中的漂浮車立刻降落下來,也不管這些飄浮車會不會碰到周圍的建築或砸到下面的人。車子一停,雇傭兵們立刻全副武裝的跳出來,在嘩啦一陣槍上保險被打開的聲音響起後,這些身穿黑色戰斗服的雇傭兵已經端槍把無夜宮團團圍住了。 看到這一幕,四周的人和癱在地上慘叫的侍者以及那個門前經理和12個迎賓小姐,全都呆住了,因而搞得唐龍他們毫無阻攔的沖進了大門。而就在門口這些人的一愣之間,無夜宮外面的那些小姐、侍者、經理,立刻被雇傭兵銬了起來拖到一旁放著。當然,那些迎賓小姐被銬起來的時候,免不了被雇傭兵揩些油吃些豆腐。至于那些圍觀的群眾嘛,早在雇傭兵掏出槍的時候就跑得遠遠的了,沒有誰會呆在這麼多拿槍的人身旁看熱鬧。 不過唐龍也不是一口氣沖到底,他們才沖進大門就被數百個接到通知,現在才跑出來幫忙停車的男侍者擋住了路。 隊伍前頭一個滿臉橫肉的大漢在看到唐龍身上的機甲後,立刻知道這是特殊機甲部隊,所以第一時間讓他後面的人停下。雖然他的臉上出現了懼色,但他想到自己組織和組織的靠山,不由壯壯膽,走前一步客氣的說道:“請問你們是那部分的?不知道來蝶舞會的無夜宮有何要事?”對于這些軍人,大漢還是覺得來軟的比較好。 SK23連隊的人從不會和唐龍爭風頭,所以這次還是由唐龍出面說道:“蝶舞會?這麼說你們是蝶舞會的成員啰?” 那個大漢聽到唐龍這有點想確認自己身份的話,自以為是地認為唐龍是個不熟悉地形的新丁。雖然不知道漫蘭星什麼時候出現了特殊機甲部隊的編制,但他還是立刻開口說道:“我是蝶舞會的老九,長官這次的任務是抓人還是什麼啊?只要長官說出來,我老九一定幫你完成任務!” “啊,那太好了,我正愁沒人幫忙呢。”唐龍高興的上前拍拍大漢的肩膀。唐龍確實高興,沒想到一進門就遇到了蝶舞會的高級干部。蝶舞會的干部資料,埃爾早在出動前就交給唐龍了。 蝴蝶會的老九忍住肩膀的疼痛,諂笑道:“長官太客氣了,不知道長官的任務是什麼?” “哦,我是來找這幾個人的。”唐龍把手一伸,李麗紋幾個人的立體頭像立刻從唐龍掌中浮現出來。這和上次在宇宙港浮現地圖的原理一樣,只要把資料輸入進去,這種機甲連立體電影都可以播放。 老九看到那幾個頭像立刻條件反射的吞口水說道:“美女!”說完後才想起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不由抬頭向唐龍尷尬的笑笑。雖然看不到唐龍的表情,但唐龍那冰冷頭盔上的金屬面罩卻讓他打個寒顫,縮縮脖子不再廢話,仔細看起影像來。 好一會兒,老九抬起頭搖了搖說道:“很抱歉長官,這幾個人沒來過,像她們這樣的美女就算只來一次,我也一定能記住的。” “是嗎,沒來過啊?那能不能帶我去你們關押人的地方讓我自己來認人呢?”唐龍箍住老九的脖子說道。 “長官你這是什麼話,我們可是做正當生意的,哪有什麼關押人的地方?”老九臉色鐵青的一邊說話,一邊假裝生氣的想甩開唐龍的手臂,可惜不但甩不開而且還被越箍越緊。當老九開始使出吃奶的力氣掙紮的時候,那些圍在四周的大漢開始發現事情不對勁了,慌忙大喊道:“你想干什麼?快放開九哥!” “干什麼?老子來殺人的!”唐龍把老九扔給部下,提槍對准那數百名大漢惡狠狠的說道:“別動!誰敢動老子就崩了誰!”除了一個用激光手銬銬那個老九的女兵外,其他女兵全都用寒光閃閃、槍口直徑幾乎和拳頭般大的雷鳴槍對准了這些大漢。 大漢們立刻傻了眼,這麼大口徑的槍足以一槍就把人轟得稀巴爛。聰明的人立刻高舉雙手投降,當然,在這麼多的大漢當中,肯定有忠心的或者說愚蠢的人。這不,離唐龍他們最遠的幾個大漢不但不舉手投降反而掉頭撒開腳丫子逃跑。 “哼!”唐龍冷哼一聲,沒有用右手握著的雷鳴槍,反而是用左手往左腿側一掏,掏出一把和機甲配套的激光手槍。然後也不瞄准,抬手對著那幾個逃跑的人就是幾槍。只見幾道激光束飛快從槍口彈出,歡快的撲向那幾個逃跑的大漢。沒有慘叫聲傳來,只有噗啦幾下人體摔在地上的聲音,那幾個逃跑的大漢就在這一瞬間度完了余生。 大漢們看到那幾個伙伴的腦袋都被轟得粉碎,不由得打個寒顫的摸摸腦袋,並滿臉恐懼之色的看著這個殺人如殺螞蟻一樣的機甲軍官。 “萊恩,叫些人進來,把這幾百人帶走。”唐龍給門外的雇傭兵下達命令後,擺擺手讓這些失去斗志的大漢到門外去。 從震驚中清醒過來的老九,立刻怒吼道:“我們不用怕他們!我們的靠山是軍部的鍾濤上將啊,怕他們這些小兵干什麼!”他在替自己兄弟鼓舞士氣後又對唐龍喝道:“死當兵的!告訴你,你完蛋啦!鍾濤上將是你惹得起的嗎?快放了我,我給鍾濤上將說上幾句好話說不定免你一死!”那些准備走出門口的大漢聽到九哥的話,眼中不由湧起了希望,全都停下腳步看著唐龍。 唐龍沒有理會老九的話,只是讓他那巨大的金屬拳頭和老九的嘴巴狠狠的親吻了一下,在老九慘叫著吐出和著血的牙齒時才冷冷的說了句:“鍾濤上將算個屁!老子聽都沒聽過,要不是等下還要你帶路去關人的地方,老子早一槍崩了你!” 慘叫中的老九顯然沒有聽到唐龍的話,依然在那一邊掙紮一邊呱呱叫罵著。女兵本身沒有多大力氣,但穿了機甲的女兵卻足以像抓嬰兒似的不讓老九動彈。最後,老九的叫罵聲突然一下子啞了,因為唐龍閑他話說不清楚,是噪音,就賞了老九頸部一個手刀,讓他昏了過去了。 還在發呆的大漢們,在聽到一陣“老板,是這些人嗎?”的問話後,才發現一大票端著各種武器的彪形大漢已經把自己給圍住了。此時蝶舞會的人全都心頭一跳,從那些彪形大漢的話中自己聽到了什麼?老板?難道這些機甲部隊不是軍人?想到對方有可能是和自己一樣的黑幫分子,心中就一陣寒冷,這樣一來那個鍾濤上將的身份根本沒有震懾這些人的力量啊! 唐龍不理會雇傭兵怎麼把那些人押走,帶著SK23連隊的人直往前沖。當然,隊伍里面還有那個不久前剛和滿口牙齒說了再見,並處于昏迷狀態中,而且現在正被人像拖死狗一樣拖著走的老九。

上篇:第六十六章     下篇:第六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