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七十五章  
   
第七十五章

那艘豪華游艇上中央的聚會大廳里,數百個名震一時的大海盜和他們帶來的部下,把這個可容納數千人的大廳給擠滿了。數千個坐在海盜大腿上的小姐,面帶笑容的一邊任由海盜撫摸,一邊灌海盜喝著美酒。 原本喜歡喧鬧的海盜們此刻並沒有發出什麼聲音,只是默默享受滑嫩的肌膚和香甜的美酒,大家的眼睛也沒有看著懷中的可人兒,而是緊緊地盯著大廳中央舞台上的那個人。 這是一個年約五六十歲,一頭標准的軍人發型,身形高大,擁有不輸于年輕人的強健體魄,大大的國字臉,一雙銅鈴大眼,最引人注意的是他那一嘴刺人的黑色濃須。 只見他抓著一瓶美酒,抖動胡須,裂開雪白的牙齒,用粗豪的語氣說道:“兄弟不才,添掌神風海盜團多年,也沒和各位大哥多多交流,真是抱歉,我李濤在此自罰一瓶!”說著就仰頭灌酒,咕嚕、咕嚕記下就把一瓶酒喝光了。 海盜就是喜歡如此豪氣之人,不由一陣叫好。 李濤把酒瓶一扔,擦了下嘴,拱手說道:“這次兄弟我請各家大哥前來,一是讓我們這些大哥聚聚會增加感情,二是有一單大生意,兄弟覺得一個人吞不下,所以想和大哥們合計合計,看能不能聯手奪得這個富貴。” 下面的海盜哪個不是人精?在這道上混的人怎麼會不知道神風海盜團代表哪個勢力呢?所以雖然知道李濤想說什麼,但也沒有人站出來說話,大家都想看看李濤開出什麼條件,看應該怎麼來討價還價。 當然,李濤是不會蠢到讓冷場出現的,這不,立刻有個沒什麼人認識的海盜團長站起來嚷道:“李老大,你說有富貴可奪,我們當然心動,但你怎麼也要說說這個富貴是什麼,還有我們要做些什麼才能得到啊!” 李濤含笑點頭說道:“這位大哥不用心急,先不說富貴是什麼,讓我說一下我們要干什麼吧。聯邦准備征討穆恩雷斯的事,相信大家也知道,兄弟我說到這,大家應該都猜到了。沒錯!任務就是在聯邦進攻穆恩雷斯的時候,我們這些海盜在聯邦境內大勢搶奪,把聯邦攪得雞飛狗跳就行了。” 李濤話才說完,立刻有數十個海盜頭目站起來往外走。李濤連忙喊道:“各位大哥,請聽兄弟說完!” 李濤看到那數十個海盜頭目停下腳步回過頭來,馬上提高聲音接著說道:“你們怕什麼?怕被聯邦剿滅還是怕去搶劫啊?我們這些做海盜的什麼時候不被聯邦征剿,什麼時候不去打劫了啊?反正都一樣何不買個人情呢?也不是兄弟我說泄氣的話,聯邦軍大部隊來了,我們肯定打不贏。但我們是干什麼的?難道還會傻得和大部隊較量嗎?在我們各自地頭的星際環境,相信大家都敢拍著胸口說比自家後院還熟悉,這樣一來我們還怕那幫從其他星系調來的聯邦軍嗎?至于那些地方艦隊,嘿嘿,我想那些編制快取消的艦隊應該不放在我們眼中吧?” 李濤見大家聽到自己這番話都若有所思起來,不由加把勁的說道:“兄弟我可不是讓大家把兵力集合起來搶劫哦,大家還是在各自的地盤活動,不過是在約定時間內同時作大規模、大聲勢的搶劫行動。如果聯邦派兵來剿滅,那麼我們就跟他們打游擊。大家想想,這樣一來和以前有什麼區別嗎?根本就沒區別的嘛,一定要有區別的話,也只不過是在同一時間搶劫而已啦,這又有什麼困難呢?”說著李濤還攤攤手。 海盜大哥們聽完這些話,開始仔細思考起來,如果按照李濤說的,確實是沒有什麼區別,可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李濤這個家伙還要為穆恩雷斯出面干嘛呢?自己平時也是整天打劫和聯邦軍隊捉迷藏的啊,現在換成整個聯邦的海盜同時打劫,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在大家思考的時候,一聲冷漠的聲音在大廳響起:“有什麼好處?”順著聲音望去,角落一張只有五個人的桌子特別引人注目,因為這五個人身旁都沒有小姐,也沒有喝酒,全都靜靜的坐在那一動不動。 不過這五個人雖然冷漠,但模樣都是很酷很年輕的帥哥,他們的衣服也和他們一樣的酷,因為他們腳上穿著金屬制造的長統靴,身上是一套統一的黑色帆布制服。別的海盜團也有統一的制服,但沒他們那麼顯眼,因為他們的制服上居然有骷髏圖案的階級肩章。而那句話就是從這五人當中,那個擁有一頭齊肩黑發,模樣漂亮得像女扮男裝的一個年輕人說的。 通過屏幕顯示,李濤一下子就看到是誰說的,這個漂亮的年輕人,李濤在迎接各位老大到來時就留意上了。當時李濤看到這五個人的時候,心中被嚇了一跳,因為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是標准的軍人動作,而且他們居然有著嚴格的階級制度。其他人看到他們的骷髏肩章可能以為是團隊標志,但李濤一眼就認出那是軍銜,只是把軍隊的星星換成骷髏了。 當聽到那個很漂亮的年輕人說出唐虎這個名字時,自己居然很想掏搶,因為這個名字太敏感了,和那個風云人物的名字是那麼的相像,人們不是常把龍虎合在一起的嗎?不過李濤還是壓下了自己的沖動,不管這個唐虎是什麼身份,只要自己一掏槍,這個會議就別想開了。那些海盜頭目可都是帶著深深的戒備來開會的,隨便一點火花就能引起一場大火啊! 當然,李濤也馬上調查唐虎的情況,調查後,李濤發現這個黃金骷髏海盜團的地盤在骨云龍這個沒什麼油水的星系,這個海盜團居然可以在軍管星系存活下來,而且還能擁有數十艘戰艦,真是不簡單啊。 李濤非常清楚海盜裝備戰艦的意義,一般來說,海盜的武力都是商船改裝成戰艦的,除了自己這個假扮的海盜外,沒有哪個海盜團的武力全都是軍用戰艦。不過聽說偏遠的文閩星系有專門賣戰艦給海盜的店鋪,不知道這個骷髏海盜團是不是在那買來的呢?如果這樣的話這個海盜團的資金可是夠雄厚啊! 李濤本來有點懷疑唐虎是唐龍的什麼人,不過想到唐龍這小小尉官不可能擁有這麼大的本事,從資料來看,唐龍只是個運氣好,性格直的家伙,要對付他的話,很隨便就可以解決啦。也因為這樣,李濤斷定唐虎和唐龍只是同姓而已。其實說李濤在意唐虎,還不如說李濤在意唐虎的那幾個部下,因為這幾個人給李濤的感覺是‘好人才!’如果能夠把這些人才弄到手該多好啊。 這些念頭在李濤腦中一閃而過,李濤已經向那個有著齊肩黑發,模樣很像是一個美女假扮男人的年輕人點頭說道:“唐虎老大有興趣嗎?這次的報酬很豐厚啊,穆恩雷斯一統聯邦的話,參加的每個海盜團可以任選一顆文明星,他頂住聯邦進攻的話,每個參加的海盜團都可以獲得南方三個星系中的一顆文明星。也就是說凡是參加的團隊,不論勝敗都將獲得一顆由你們自己控制的文明星球!” 李濤的話立刻引起一陣嘩然,一顆自己控制的文明星!也就是說這顆文明星上的軍政完全由自己來控制,稅收也是進自己的腰包,星球上的美女也等于全是自己的。到時候自己就等于土皇帝啊! 看到海盜們都流口水了,李濤不由陰陰一笑,不過他的笑容才剛展開,一個聲音立刻讓他變得苦笑起來。 還是那個唐虎說道:“抱歉,我可以參加,但我不要文明星,還是給現錢或者戰略物資比較好,因為我的海盜團已經有基地了。” 這時唐虎附近桌子坐著的一個美女海盜團長靠前來好心的提醒道:“要錢干嘛?有了文明星還怕沒錢嗎?和一次性的金錢比起來,那才是源遠流長的財富呢!”這個美女團長就是那個開黑船剛打劫完星海財團經理,就被黑龍海盜打劫,最後逃到文閩星系的那個。 唐虎知道外人不知自己底細,有這種想法是正常的,所以沖著這個美麗的女海盜含笑點頭說道:“謝謝您的提醒,不過我們海盜團確實不想要文明星。”唐虎這些機器人在這個時候才不願弄個文明星做包袱呢,給他文明星還不如給礦物星。不過礦物星也不用誰來施舍,他們想要的話,搶個來就行了。再說,唐虎的電子腦直覺的感覺到穆恩雷斯給海盜文明星沒安好心,不過為了讓聯邦變得更亂,唐虎沒有說出來。 美女海盜看到唐虎對自己笑,以為唐虎改變主意了,可沒想到唐虎還是這樣說。原本還想勸告,可看唐虎斬釘截鐵的樣子,只好歎口氣回到自己的座位。 美女海盜的部下看到老大的樣子,不由低聲笑道:“大姐動情了。” “大姐不要理會這種娘娘腔,這麼白癡的人沒什麼用的!”一個海盜氣憤地說。 “喲,吃醋啦?” “沒……沒有!我只是不想大姐喜歡上一個笨蛋!”那個海盜臉色通紅的辯白。 “閉嘴!”美女海盜說話了:“你們這幫笨蛋!你們看他們一伙人的樣子,難道他們會分辨不出一筆錢和一顆文明星哪個重要嗎?” 海盜聽到這話都看了看唐虎那五個人,看他們一臉冷酷神態,胸有成竹的樣子,白癡也不相信他們居然連這也分辨不出來。想到這,海盜都搖了搖頭。 一個海盜悄聲向美女海盜問道:“大姐,難道他們認為穆恩雷斯事成之後會反悔嗎?”美女海盜撇撇嘴說道:“不會這樣想就真是白癡了,不過穆恩雷斯想借用我們力量的話,應該不會不注意這方面的。不要吭聲,看看李濤接下來說些什麼。” 李濤在看到海盜頭目開始交頭接耳的時候,就知道海盜們起疑了。當然他並不慌張,因為他早就預到會這樣的,所以他連忙出聲說道:“請各位放心,穆恩雷斯將會和參加的海盜團簽訂合約,要是穆恩雷斯他違約的話,我們可以讓他身敗名裂,不用擔心他給我們下黑手!不想參加的可以離去,但請不要把消息傳出去,哪個傳出去的話,那就是與所有海盜團為敵!”說著做了個請的手勢。 聽到這話,海盜們都沒有離去,既然有合約保證,自己還怕什麼?他們不由定下心來,開始討論什麼時候簽訂合約了。 此時,唐虎身旁的一個大漢悄聲問道:“首領,我們怎麼辦?還要和他簽約嗎?” 唐虎笑了笑:“為何不呢?我們期待的是聯邦混亂起來,這麼好的機會我們當然要盡點力了。至于那些什麼文明星,我們這個時候還不能要,暫時我們的能力還不足夠控制一個星球的人類呢。”四個大漢聽到這話,抬頭看著這幫正鬧得歡的人類,不由露出一絲笑容。 哧的一聲,老爺車晃了晃才停下來。唐龍呆呆的看著眼前這五層高,破破爛爛的樓房。雖說在轎車開往郊區的時候,自己就知道老爸的公司不怎麼樣,但也沒想到居然是這麼爛!方圓數公里除了一道幾百米長的破爛圍牆,就是這棟圍牆內的爛房了,除此之外根本看不到什麼建築物。 下了車的唐龍傻傻的看著大門上的牌匾,上面寫著“宇宙大統一聯合總部”的字,讓唐龍忘了自己身在何方。好一會兒唐龍才有點結巴的向父親問道:“老爸這是公司嗎?難道你參加了政黨?” “政黨?”正往大門里走的唐爸爸,臉上出現了狐疑的神態,突然他好像想起什麼,忙跑出門口看了一下牌匾,這一看讓他立刻跳起來喊道:“死胖子!怎麼公司名字給換成這個!”說著就跑進了大樓。 唐龍不解的看著陪在自己身旁,抓著零食來吃的老媽,唐媽媽瞥了一眼牌匾,一邊往里邊走一邊解說道:“你老爸公司負責內務的主任很喜歡更改公司名稱。” 唐龍嘴巴張開了合不回去,怎麼有這樣的主任呢?更換公司名字不但要交納一大筆費用,而且每換一次名字,業務就會流失一大部分,為什麼老爸不把那個主任革職呢?疑惑不解的唐龍跟著老媽進入了大樓。 這座大樓和其他公司差不多,一進門都是一個大廳,不過這個大廳太哪個了。不是說不夠寬敞,而是在這個近千平方米的大廳里,居然堆滿了各種各樣破破爛爛的金屬機器,或者說是金屬廢品。而在金屬垃圾堆里面有一張寬大的桌子,桌上放著接待處的名牌。 這個原本應該是年輕女性擔任的接待員,卻是一個2米多高,滿臉胡須、一身橫肉,咬著雪茄玩著啞鈴的彪形大漢。這個大漢看到唐媽媽,裂開牙齒笑道:“大姐,怎麼這麼有空啊?喲!這位就是我們的小公子吧?” 唐媽媽用下巴指了一下這個大漢向唐龍說道:“他叫彪悍。” 唐龍腦袋嗡的響了一下,居然有人叫彪悍?不過他也忙鞠躬說道:“彪悍叔叔好,我是唐龍。”此刻的唐龍終于醒悟到父母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這個彪悍叔叔居然叫老媽做大姐?而且這個彪悍叔叔不是普通人,雖沒在軍中混上多久,但唐龍還是一下子能確定這個彪悍叔叔肯定當過兵,而且還是格斗技巧很高的那種兵。 彪悍叔叔眯著眼睛打量了一下唐龍,然後笑著說道:“嘿嘿,聽說你最近鬧得不錯哦,不愧是我們的小公子,有血統呀!” 唐龍聽到這話,不由一呆,這話是什麼意思?唐龍老覺得自己的性格和父母不一樣,自己有時喜歡橫沖直撞,有時喜歡來陰的,完全沒有父母那些穩重柔和的性格,看來這個家伙說的是客氣話呢。 唐媽媽沒有怎麼理會那個彪悍叔叔,依然一邊吃著零食一邊往里邊走去。看到水泥樓梯,唐龍再次感慨這個地方的破舊,居然連自動電梯都沒有,而且這公司肯定沒有什麼清潔員,因為樓梯兩邊已經長滿青苔了。 才剛來到二樓,就聽到唐爸爸那既氣敗又聲嘶力竭的聲音傳來:“死胖子!上次我還誇你有進步,怎麼這次你這家伙會搞出什麼宇宙大統一聯合總部?難道你想去參選嗎?” 接著一個有點得意的中年人的聲音也響了起來:“老大,你上次會誇我,還不是因為上次的公司名是唐氏帝國,這次你這麼激動,恐怕也是因為這個名字被換了吧?” “哪……哪有這回事!你別轉換話題,你搞出這個政黨色彩濃厚的名字來當公司名,有什麼企圖?工商署的注冊處怎麼會同意你換這個名字呢?”唐爸爸的聲音再次傳來。 唐龍聽到這不由搖了搖頭,怪不得老爸的公司破破爛爛,看這公司從上到下的素質,不破產都算是奇跡了。 剛才那聲音立刻響起,不過更剛才比多了一股諂媚的味道:“嘿嘿,一麻袋錢扔過去,什麼名字也可以改啊。老大,現在聯邦開始混亂了,干脆我們別開這撈子什麼公司,轉行搞政治怎麼樣?聽說搞政治更容易掙錢呢。” “他姥姥的!我就知道你心懷不軌!搞政治?倒垃圾的清潔工政治能力都比你高!你這家伙又浪費了一大筆資金,你不安本分、無所事事、浪費公帑!我要處分你!罰你……罰你一個禮拜不准吃肥肉!” 唐龍有點要摔倒的樣子,剛開始以為老爸要大發雷霆呢,可沒想到居然是這麼兒戲的處罰,而那個什麼主任的表現卻好像這個處罰很嚴重,因為他居然用哭腔說道:“老大不要啊!我以後不敢了,請不要讓我不吃肥肉啊!我一天不吃就睡不著覺的呀!我英明無比的老大,請您大發慈悲放過小的這一次吧?好不好?我求您了!” 唐龍進去二樓的辦公室一看,一個滿頭肥肉的大胖子正跪在老爸面前,抓著老爸的西裝,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求饒,而辦公室內其他幾個人,化妝的化妝、照鏡子的照鏡子、玩電腦游戲的玩電腦游戲、聊天的聊天、看報的看報、打電話的打電話,反正就是沒有一個人在看那個胖子和唐爸爸演的戲。 不過在唐龍和唐媽媽進來後,所有的人,包括那個胖子都起來喊了聲:“大姐。”接著所有的人都把目光集中在唐龍身上,那幾個風韻猶存的中年婦女更是欣喜的走前來,圍著唐龍轉,並且一邊轉一邊動手動腳,東捏一下西摸一把的叫著:“這就是小公子啊,好可愛哦,長得好像老大耶。” “好可愛?我是三歲小孩嗎?怎麼他們都是老大大姐的叫?難道我爸媽都是黑社會的頭目?”唐龍一邊躲著這些中年婦女的揩油,一邊胡思亂想起來。 躲在唐爸爸漂浮車內的2號星零,正在車載電腦內亂竄,因為它居然找不到進入前面這棟樓的任何接口。也就是說這個公司的電力和電腦系統完全和外面隔離了的。 “怎麼會這樣?自己發電還說得過去,怎麼連電腦也不和外面連接呢?”迷惑不解的2號星零立刻開始尋找唐爸爸和唐媽媽的資料。 “唐忠、男、45歲、宇宙大統一聯合總部公司老板,業務范圍金屬垃圾回收、身份證號3388XXXX。劉菲、女、43歲、家庭主婦,身份證號3390XXXX……奇怪,怎麼會有這麼簡潔的資料呢?連以前的學籍資料都這麼簡單,只記錄了哪年在哪畢業……耶?公司名字在短短的20年中居然被更改超過了6000次!那豈不是一天更改一次以上?有古怪!看看這家公司最早的名字是什麼。”被激起興趣的2號星零開始拼命的翻閱資料了。 “什麼!工商署在20年前居然被不明歹徒襲擊過,20年前的庫存資料被破壞了?哼!只要在網絡上存在過,星零就不信找不到資料!”發現車載電腦功能不夠用的2號星零,跑回星零基地開始全力搜尋資料了。 不一會兒在中央工商總部的資料備份中,2號星零終于查到了20年前的公司注冊資料:“宇宙曆3413年,唐忠在拉德星工商署注冊了一家以回收金屬垃圾為主要業務的公司,注冊資金100萬聯邦幣,公司名字為蠍豹回收站。第二天更名為唐劉金屬垃圾回收站,第三天更名為唐氏機械回收站,自此一天改名一次,至今為止的改名費的總金額達到數十億聯邦幣。3414年5月31日更名為唐龍機械集團,這個名字一直保持到第二年才被更改。也是在這一年,拉德星工商署被人襲擊,所有公司資料被人銷毀。而那以後,這間公司又恢複了一天改一次名的習慣。” 2號星零看著這些資料有點不知怎麼辦了,雖然感覺到這些可能和唐龍的家人有關,但又不知道他們搞這麼大的舉動是為了什麼。想到這些,2號星零不由得開始自言自語起來:“奇怪,他們情願花費大筆資金去改名,也不願去拉業務,每年的財政收入都是赤字,還差點被稅務署宣布破產。他們的舉動好像是保護那個‘蠍豹回收站’的名字不被人知道,這個名字真的需要那麼保密嗎?” 想到就做的2號星零,立刻把‘蠍豹回收站’這幾個字輸入搜索欄,按下搜索按鈕後,卻得到一個剛才那個公司的資料。2號星零不死心,把蠍豹這幾個字拆開來搜尋。這次密密麻麻的資料立刻把屏幕塞滿了,當然大部分都和那間公司沒有什麼關聯。 不過2號星零是什麼人,很快從數以億計的資料中找到了一份感覺有關聯的。當2號星零把這唯一的一份資料調出來的時候,它一看就目瞪口呆了。好一會兒,2號星零才歎口氣嘀咕道:“怪不得……。”說著就把這份資料從網絡上永久刪除了。 通過老媽的介紹,唐龍認識了老爸公司的所有員工,那個胖子的名字就叫做胖子,這胖子整天帶著笑容,好像很好相處。而那三個中年美婦,特別妖豔的那個叫做妖姬,對這個妖姬唐龍感覺怪怪的,好像她很想把自己吞進肚子似的。那個一臉嫵媚之色的女人叫做狐狸,用眼神瞟人的時候,讓人心髒會不可控制的加快跳動。而剩下那個一臉優雅神色的女子叫做玫瑰,看到她,居然有種神聖的感覺。 那個高高瘦瘦的中年男子叫竹竿,雖然感覺很瘦弱,但卻覺得他體內隱藏著強大的力量。那個矮矮的中年人叫地雷,雖然他一臉和善,但卻可感覺出他隱含著危險。一個戴眼鏡的斯文中年人叫眼鏡,微微眯著的眼內時不時閃過一絲寒光。而那個模樣和善,身形厚實的中年人叫大塊,一身的肌肉充滿了爆炸感。至于最後一個模樣很普通毫無特色的中年男子則叫凡人,這真是個凡人,根本感覺不出什麼,相信躲在人群中,誰都不會去注意。 剛開始聽到他們居然把花名當本名用,唐龍有點想笑,但在感覺到這些人隱約流露出的氣勢後,唐龍變得苦笑了,因為他感覺出這些人全都當過兵! 那個竹竿的手有常年握槍的繭,那個大塊右邊的肩膀比左邊厚,是常年扛著重物才有的,估計是扛重型單兵鐳射炮的結果。那個戴眼鏡的斯文人,眼睛的一閉一合間都會閃過鋒利的眼神,估計地上的螞蟻在干什麼,他都能注意到,是個出色的狙擊手。而那個玫瑰的手腕則有戴手套的痕跡,而且身上還隱約有著一股藥水味,相信是個醫生,其他幾個看花名就知道是干什麼的了。察覺到這些後,唐龍在心中歎了口氣,他已經猜出父母和這些人以前恐怕是一同服役的戰友,甚至很可能是同一個傭兵團的人。 唐龍沒有問父母為什麼不告訴自己實情,反正不管父母是軍人還是傭兵都是自己的父母,何必在意他們以前做什麼呢?如果他們怕以前殺戮太多,從而引起自己的反感。那他們就真的多慮了,因為自己雙手也同樣沾滿血腥了啊。 唐龍笑了一下向胖子問道:“胖子叔叔,你們都有花名,那麼我爸和我媽的花名是什麼呀?”原本在唐媽媽介紹這些人的名字後就一直留意著唐龍的眾人,聽到唐龍這話不由一愣,但很快互相打個眼色笑了起來。 胖子樂呵呵的笑道:“我的老大的名頭很好聽哦,他叫做毒蠍,而大姐的名頭更漂亮,叫做狂豹哦。” “毒蠍?狂豹?”唐龍感覺這兩個名字有點熟悉,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不過他沒有在意這些,反而注意老媽怎麼會有個狂豹的花名。 “老媽,你居然叫做狂豹?難道老媽你的本性是很狂暴的嗎?還有老爸,你的花名叫做毒蠍,相信你一定是十分陰險,才會獲得這個花名吧?天哪!我的父母居然騙了我19年!嗚嗚嗚……”唐龍抱著腦袋蹲在地上痛哭起來。 原本看到唐龍很鎮定,大家都開始露出了笑容,而唐忠和劉菲則一臉尷尬的看著唐龍。不過等唐龍突然痛哭起來,大家都嚇了一跳,全都焦慮的圍上來。特別是唐忠,看著唐龍,想說什麼又不知道說些什麼的挫著手。 突然間,唐龍猛的抬起腦袋,臉上一絲淚痕都沒有的奸笑道:“我要求賠償!給我加零用錢!”看到唐龍的樣子,大家都愣了一下,但很快全都笑了起來,紛紛喊著有一套啊!不愧是小公子! 而唐忠和劉菲則不客氣地狠狠的在唐龍腦袋上來了幾下,打得唐龍抱頭鼠竄。打鬧了好一會兒,唐媽媽才含淚摸著唐龍的腦袋說道:“兒子啊,不是爸媽不肯跟你說,也不是爸媽故意瞞你,我們最初是希望你過上平凡的生活,可沒想到你會去當兵的,現在媽媽就告訴……” 唐爸爸打斷唐媽媽的話說道:“好了,不要婆婆媽媽的,反正唐龍你記住,不要去打探我和你媽的花名,讓人知道你是我的兒子,會有很多麻煩人物來找你麻煩的。等你強大到不怕任何人的時候,而你那時仍然想知道父母的過去,我們會告訴你的,現在你就暫時遺忘這件事吧。” 聽到唐爸爸的話,所有的人都呆呆的看著他,臉上都露出了不解的神態,而唐媽媽則一臉憤怒的看著唐忠。唐忠當然知道老婆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表情,因為昨晚自己已經默認老婆向唐龍說出真相,現在突然改變主意,當然會是這個臉色了。 唐龍看到老媽的臉色,忙轉移話題笑道:“老爸你這公司是干什麼的?”雖然唐龍不知道爸媽之間出現什麼問題,但他知道老爸不說自有他不說的道理。 “噢,我們這公司是金屬垃圾回收的,讓胖子叔叔帶你到處看看吧。”唐忠說著向胖子使了個眼色,胖子當然明了,立刻拉著唐龍往外走,一邊走一邊說道:“別小看我們這金屬垃圾回收哦,我們把報廢的機械稍微修改一下,就可以當成新的來賣呢,這可是一本萬利的。來來,叔叔帶你去熟悉一下業務,以後這間公司就是你的啦,不熟悉可不行。”當然,唐龍也不是笨蛋,知道老爸有話和老媽說,所以也配合著和胖子說起話來。 “姓唐的!你這是怎麼回事?家里說的一套全是放屁的?為什麼不告訴唐龍?”唐龍一走,劉菲立刻大發雌威。 “哎呀,老婆,難道你沒看到那緊急燈亮了嗎?”唐忠無奈的指著辦公室某張桌子的電腦說道。 眾人聽到這話立刻回頭看去,果然,那電腦有一盞紅燈一閃一閃的。劉菲有點吃驚的說道:“難道那個家伙來了?”說到那個家伙,大家的臉色都變得凝重起來。連原本一直帶著笑容的幾個美婦人,也換上了一幅沉思的表情。 唐忠點點頭說道:“百分之百是那個家伙來了,當初設置這個裝置不就是為了那個家伙嗎?所以我才不讓你現在告訴唐龍我們的事,免得他擔憂。好了,明天叫唐龍回軍隊去。” 劉菲遲疑了一陣,最後歎了一息後無奈的點了點頭。

上篇:第七十四章     下篇:第七十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