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七十七章  
   
第七十七章

往前走的魏非覺得很奇怪,自己既沒有人脈又沒有錢財,怎麼坎穆奇會讓自己擔任一萬艘戰艦的指揮官呢?從座位走到坎穆奇面前的這段路,讓魏非想起了自己的生平: 魏非出生于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富不了餓不死那種的家庭。不過家里兄弟姐妹太多,父母繳不起這麼多人讀大學,兄弟姐妹都是高中畢業就出去工作,魏非也不例外,不過他的職業是軍人。不知道說他好命還是倒黴,一參軍就進入了剿匪部隊,開始滿世界的追著海盜跑,這一剿就剿到了30歲,不過他也憑著冷靜和運氣,在30歲的時候成為了少將。 雖然18歲的少將在聯邦是滿天飛,不過這樣一步一步爬上來的人,整個聯邦才寥寥幾十人。這幾十人因為相同的經曆,而有了交往,久而久之這些沒有派系的他們就被稱為少壯派。這個少壯派在高層沒有什麼影響力,但卻是下層士兵的偶像。唐龍和他們比起來根本不在一個層次,雖然唐龍最近很出風頭,但唐龍只是下層士兵談論的話題而不是偶像。 魏非接過指揮刀站在張龍魄的身旁,兩個人互相看了一眼,禮貌的笑了笑。他們兩個由于出身不同,所處的派閥也不同,所以並沒有什麼交往,但都聽說過對方的功績。 “第三艦隊指揮官——維爾_約翰森少將!”坎穆奇再次說出一個讓老將們發呆的名字,因為這又是一個年輕的少將啊。 那個藍眼紅發的少將吃了一驚的站起來,連忙跑到坎穆奇面前敬禮接過指揮刀。站在魏非身旁的時候,他和魏非兩人眼中都露出疑惑的神態。因為按照聯邦慣例艦隊指揮官一般要具備中將軍銜才行,少將最多指揮幾支分艦隊或者當中將的參謀官。現在少將當指揮官,那下面的軍官豈不是全部要低一級的? 本來有幾個上將和中將想開口說話,但都被身邊的同伴制止了,在同伴的示意下,他們看到坎穆奇派系的將官臉色都不好看,不由露出了看戲的表情,閉嘴不吭聲了。 很快,坎穆奇已經任命完30支艦隊的指揮官,大家都驚奇的發現,這些全都是少將的指揮官當中居然沒有一個是坎穆奇派系的人,絕大部分是少壯派的將官。雖然老將們口上不承認,但他們心里都知道這些指揮官才是聯邦軍的精銳。 不過更令他們驚訝的是,坎穆奇派系的將官雖然臉色非常的難看,但是卻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反對坎穆奇的任命。由此可見,坎穆奇派系的團結程度遠超眾人的想象,如果是其他派系的頭目做出和坎穆奇一樣的動作,相信派系中的人肯定會跳起來高聲叫嚷反對! 坎穆奇當然知道自己派系的將官現在心中是憋著一肚子的火,他們很想責難自己,但自己這個派系的所有人都是那個神秘集團的成員,而自己是那集團選中的代表,他們就算不怕自己這個大將,也怕自己那個代表資格,所以才不敢吭聲。 當然坎穆奇知道要給個合理的解釋他們,免得他們心生怨氣,對于這個解釋,坎穆奇在更改名單的時候就已經想到了,他不怕這些渴望功績而兩眼通紅的家伙不服氣。坎穆奇在說了些場面話後,就帶著那30名指揮官離開了,當然,走的時候還向自己派系的人做了暗示。 小型會議室內,坎穆奇開始給這些指揮官布置任務了。說是布置任務其實只是把一張磁盤交給他們。那個藍眼紅發的維爾看著坎穆奇有點想說又不知道怎麼說的樣子,坎穆奇看到後不由笑著說道:“維爾少將,有什麼話就直說吧。”坎穆奇的話立刻讓眾人的目光集中在維爾身上。 維爾立刻站起來敬禮說道:“抱歉長官,請恕下官直言。”維爾看到坎穆奇含笑點頭口,才吞吞口水繼續說道:“長官調動30萬兵力,不知道這兵力從何而來?聯邦兵力總共才50萬,除去叛亂的10萬兵力,我們只有40萬,這一下子調動30萬兵力,恐怕……” 在座的誰都知道維爾沒有說完的話里的含義,聯邦50萬兵力,穆恩雷斯控制了已經跟隨叛亂的10萬兵力。那個神秘的慕傑特大將手中的5萬兵力,沒有他的命令誰也調動不了。而北方王張軍龍的15萬兵力也不是說調就調的,剩下的20萬兵力則分散到數個小派閥手中,這些都是自顧自的主,想打他們主意,難啊。說來說去,其實坎穆奇只有他派閥控制的幾萬兵力可以使用,他一下子任命了30個指揮官,夠用嗎?別到時每個指揮官麾下才幾千兵力啊。 坎穆奇當然也聽明白了,他笑了笑說道:“其實你們麾下的兵力來源,已經在給你們的磁盤里面說明了,放心,你們麾下的兵力絕對不會少于一萬編制甚至還更多。”坎穆奇看到少將們還有疑慮的神態,想了一下繼續說道:“呵呵,看你們擔心的樣子。唉,老實跟你們說吧,聯邦50萬的兵力是指正規軍,而這麼大的聯邦當然不可能就這麼點兵力,相信大家不會忘記每個行政星都有一支地方艦隊吧。” 少將們都點了點頭,這誰都知道啊,不過上次的地方艦隊假冒海盜的事件,讓地方艦隊大受打擊,甚至地方艦隊的總司令也因此而提前退休養老去了。現在坎穆奇提起地方艦隊干嘛?難道他要使用地方艦隊?那可都是低級戰艦啊。 “不知道維爾少將知不知道每個行政星的地方艦隊有多少兵力呢?”坎穆奇突然問道。 “報告長官,詳細情況下官不大清楚,不過據說地方艦隊最小編制的是100艘輕型巡邏艇,最大編制的是1000艘包含了驅逐艦以下戰艦的部隊。”維爾站起來回答道。 坎穆奇點了點頭,目光轉向魏非並問道:“魏非少將,在你眼中,這地方艦隊和新兵控制的正規軍,同等兵力下誰會獲勝?” “報告長官,下官認為地方艦隊會獲勝。”魏非雖然不知道坎穆奇怎麼會問自己,但還是恭敬的回答,當然他不等坎穆奇問為什麼就繼續說道:“下官認為地方艦隊會獲勝,是因為地方艦隊或多或少都經曆剿滅海盜的戰爭,戰爭經驗是新兵不能相比的。” 坎穆奇滿意地笑了:“沒錯,地方艦隊雖然裝備差,但他們卻有實戰經驗,因為不管哪個行政星的四周都有海盜的蹤跡存在。呵呵,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從古至今都沒可能完全消滅掉海盜。”說到這坎穆奇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看到少將們滿臉通紅的想說些什麼,坎穆奇忙揮手制止他們並說道:“不用說了,現在不是討論海盜的時候,當然以後有機會滿足你們消滅海盜的願望。我是想告訴你們,整個聯邦的地方艦隊大約有600萬艘低級戰艦,除去各行政星需要防守的必要兵力和南方失去控制的地方艦隊,我已經調集200萬艘地方艦隊分別向四木星系和左拉星系運動,詳細的兵力分布你們去看手中的磁盤吧。” 所有的少將聽到那個600萬這個數字時都呆住了,不但是他們,所有的民眾和正規軍都瞧不起地方艦隊,上次的事件更是讓世人忘記了地方艦隊的存在。可就是從沒想到地方艦隊的數目居然是這麼龐大!雖然他們都是低級戰艦,或者說是炮灰戰艦。可是不管他們的性能有多麼炮灰,都不能不承認這些艦艇都是有戰斗力的戰艦啊!難道沒聽說蟻多咬死象的成語嗎? 張龍魄的眼皮跳個不停,他很後悔自己沒有留意地方艦隊,聽坎穆奇的口氣,所有的地方艦隊已經被他收服了。媽的!他現在把地方艦隊的數目說出來絕對是威脅!不然怎麼全都是少壯派的指揮官里面就只有自己一個是其他派閥的,坎穆奇這家伙敢情是在准備拉攏這些少壯派的同時,借自己的口向勢力最大的北方派閥示威呢。 中央的人就是比外地的人占便宜,坎穆奇肯定是依靠總統和元帥的命令才收服這麼多地方艦隊的。而自己的父親雖說是北方王,表面上是控制了北方幾個星系。可是北方派閥的重要成員都知道,自己這些人真正控制的只有幾個駐兵的軍事星和在附近的幾個行政星,其他行政星只是看在自己那強大的兵力上向父親示好,也因而讓一般人誤以為父親牢牢控制了所有的北方行政星。 像那個穆恩雷斯,別看向外發布成立新聯邦時,得到那三個星系的認同。其實那只不過是三個掛著系長頭銜的人向他宣誓效忠而已,都是做給別人看的。南方星系上千個行政星,他穆恩雷斯敢拍胸膛說個個都忠誠于他?說是誠服,還不都是害怕他那10萬兵力才在表面上誠服。一旦穆恩雷斯戰況失利,那些行政星肯定第一時間反水! 想到這里,張龍魄就不由佩服那個神秘的慕傑特大將,不知道這個快進棺材的人到底用了什麼辦法,居然能把潔目星系的數百個行政星牢牢控制住。父親就曾告訴過自己那段被聯邦掩蓋的暴亂,因為一個副官,而使整個星系同時暴動,除了慕傑特誰也不能辦得到。最可怕的據說是那些居民自願參與暴動的,難怪父親這麼多年來都沒有把勢力伸進潔目星系,那麼恐怖的對手還是不要招惹為妙。 坎穆奇雖然留意到張龍魄失神的樣子,但也沒怎麼在意,讓他成為指揮官的主要目的就是通過他的口讓張軍龍知道自己的實力,讓他在元帥爭奪戰中,幫助自己或者保持中立,總之就是不要和自己爭。 其實這個元帥爭奪戰中坎穆奇沒有任何對手,只要自己平叛成功那麼自己就當定了元帥。他只是害怕奧姆斯特和張軍龍在背後下黑手,讓自己指揮的戰況失利,所以他才會任命真正的精英當指揮官。現在把張軍龍的兒子拉進來,自己就可以用他兒子來威脅張軍龍,他敢下黑手的話,自己隨便找個借口就可以槍斃掉張龍魄,相信張軍龍很快就會明白這些的,因此到時自己只要專心防備奧姆斯特就行了。至于慕傑特這老家伙,請他來當他都不會干,不用考慮。而穆恩雷斯,更不用說了,那是個叛將,等待他的只有槍決! 為什麼坎穆奇會把奧姆斯特當作對手呢?其實這和萬羅聯邦的法律有關,萬羅聯邦法律規定,為了擁有統一的指揮命令,聯邦軍隊只能擁有一位現役元帥,當某位大將功勳超過所有大將時,現役元帥要離職退休,元帥職位由這位立下大功勳的大將接任。 就因為這個莫名其妙的法律,元帥為了不讓某位大將獲得特別突出的功勳,都是輪流讓大將們立功的,而大將們也憋著氣爭奪比其他大將多的功勞。久而久之,大將為了搶功或者詆毀對手,身邊都聚集了由他們控制的勢力。當這些勢力的首代頭目退休後,這個勢力的頭目之位就傳給了勢力中的最高軍銜將領,在這個將領的帶領下繼續和其他對手抗爭。這個傳統就這樣一代傳一代的傳下去,可以說聯邦軍隊中最早的派閥就是因為這個法律而出現的。 也有人在了解軍種派閥產生的原因後,開始考慮更改法律。為了更改出合理的法律,習慣性的向世人發出問卷。可結果卻讓人失望,因為民眾簡單的認為有兩個以上元帥存在,他們會爭權奪利,在戰爭時將會影響戰況,所以反對。 而軍人的回答則更簡單,他們認為只有一個元帥的話,不論下達的命令是對是錯,自己只要聽從命令就完全沒有任何責任。存在兩個以上元帥的話,會讓自己不知道聽誰的,到時無論是對是錯都會被責怪,所以還是一個元帥好。 而此時已經擁有很大的勢力的軍中派閥,更是全力反對,因為他們認為獨一無二的元帥之位才值得自己去爭奪。由于這些原因,這個法律就一直使用到現在。 坎穆奇在說了一些閑談後就讓少將們回去觀看磁盤內的布置,並讓他們三天內到達磁盤內指定的目的地去接收麾下兵力。看著他們離去的背影,坎穆奇微微笑了起來,因為他知道這里面有兩個人在看了磁盤的內容後會大吃一驚。 其中一個會吃驚,是因為自己把從骨云龍星系調來的一萬艘高級軍艦全撥到了他的麾下,這將是聯邦第一支全是由高級戰艦組成的艦隊,當然還有數千艘高級運輸艦做後勤呢,這個可是自己准備大力培養的人哦,不關心點怎麼成? 而另一個會吃驚,則是因為他的麾下兵力不多也不少,整整一萬艘的低級運輸艦,而且是地方艦隊中容量最差的那種。嘿嘿,雖然沒有想要害死他,但也不能讓他立功嘛,讓他做做全職的運輸隊長好了。當然,這種低級運輸艦運不了多少物資的,就算他在運輸上立了功,也大不到什麼地方。 不過,其他少將也會很高興的,因為到時他們麾下指揮的戰艦不是一萬艘,而是7萬艘以上哦。雖然都是低級戰艦,但消滅一支標准配置的艦隊還是可以的。當然,和那只高級戰艦相比,戰斗力是一個地下一個天上的。 在少將們離開沒多久,早就憋著一肚子話的坎穆奇派系將領就湧進了會議室。人才剛坐下,一個上將就首先發難了:“長官,這麼好的立功機會,為什麼不派我們這些人上場,難道你看不起我們嗎?”他的話立刻引起那些將官把肚子里的怨氣吐了出來,瞬時整個會議室都變得亂糟糟的。 坎穆奇突然猛地跳上會議桌,瞪大眼睛氣勢逼人的吼道:“給我閉嘴!”看到坎穆奇這麼嚇人,將官們都縮縮脖子不吭聲了。 “你們這幫笨蛋!你們說說,你們當中誰真刀實槍的打過仗?你?你?還是你?”坎穆奇在O型會議桌上來回走動,一邊走一邊指著腳下的將官詢問。 坎穆奇看到有幾個將官向開口說話,猛地一揮手臂說道:“這場戰爭可不是以前的演習,不是制定一個攻守計劃,然後開始演戲就可以的!這是真正的戰爭!是會死人的!你們誰敢拍胸口說不怕死,老子給他20萬兵力讓他上前線去!” 這里有誰會不怕死?所以大家都低下頭不吭聲了,他們怕抬起頭會讓坎穆奇以為自己有種,把自己派上前線那就慘了。 坎穆奇看已經把眾人的氣焰打下來了,也不再說羞辱這些人的言語。他跳回自己座位坐下後,放緩語氣說道:“所以,為了得到勝利,我們只能依靠那些少壯派的少將。不過你們也不用擔心自己沒有功勞。本官將30支艦隊編制成10支聯合艦隊,而每支聯合艦隊上都安排了一個總指揮、兩個副總指揮、八個參謀的職位。這110個職位都是你們的,我們這里才二十多個人,多出的名額可以把你們的親朋好友安排進去。”其實坎穆奇這樣做,除了搶占功勞外,另一個目的是免得其他派系說什麼少將擔任指揮官不符合軍制,自己這些人里上將都超過了10個,擔任三個艦隊的總指揮綽綽有余,這樣就沒人嘰嘰歪歪了。 習慣爭權奪利的將官們一聽這話立刻露出了笑容,他們當然了解坎穆奇這樣安排的意思:打仗由各艦隊的那些精英少將負責,這樣可以保證勝利,而分功勞的時候,當然是聯合艦隊的頭目占大頭,這可以保證自己這些人獲得足夠的功勳,可以說自己這些人是坐享其成啊。于是將官們開始討論誰座哪個職位和把家里的什麼人安排到什麼職位。 坎穆奇在看到部下對自己的怨氣一下子沒了,不由翹著二郎腿開始得意的聽著部下的討論。可是他聽到這些白癡居然准備把妻子派去當副總指揮,把還讀幼兒園的兒子派去當參謀,不由青筋暴露的猛拍一下桌子怒吼道:“你們這幫白癡!難道你們要讓下面兵變嗎?”如果准備上戰場的士兵發現自己的副總指揮是個不懂任何軍事的娘們,參謀是個還會尿床的小鬼,不兵變才是怪事。 看到將官還用一臉不知道怎麼回事的表情看著自己,坎穆奇氣就不打一處來的繼續罵道:“你們真是蠢到極點!我讓你們把親朋好友安排進去,這些人最基本也得是軍隊的人才行啊,不然你們憑什麼去指揮那些少壯派的少將!記住,副總指揮以上職位一定要具有中將以上軍銜才能擔任,參謀職位要校官以上軍銜才能擔任。”坎穆奇下了定論,不然這幫白癡可能會把列兵捧去當參謀的。 將官們聽到這話忙點點頭,看來他們此刻才想起指揮艦隊戰斗的人不是自己這一派系的呢,自己的直系部下或許會給自己老婆孩子面子,但那些少壯派的可不會給面子自己啊。 坎穆奇無奈的搖搖頭,原本還想這些部下替自己分點憂,看來還是不行啊。唉,誰叫當初自己急以建立自己的派閥,找來的人都是和自己一樣貪圖功名的,但卻都是軍事白癡的人呢。不過這些人也不完全沒有用處,最起碼在搞陷害、搞陰謀這方面他們是非常拿手的。 “聽好,這可是增長我們勢力的大好時機,除了我們這些人擔任外,一定要挑選既忠于我們而又有能力的人來擔任剩下的職位。最重要的一點,把大功勞都給那些擔任艦隊的少將,當然,張龍魄例外。” 坎穆奇說完看到大家又用不解的神態看著自己,不由拍拍腦袋呻吟了一下繼續說道:“相信你們也知道局勢越來越混亂,現在這個時候不是兵力多就權勢大,手中除了有兵還要有會打仗的將!不然就算你有百萬雄兵,也擋不住能征善戰的將軍所率領一支艦隊的攻擊啊!所以我們要借這次平叛的戰役,建立我們的武力!所以把大功勞分給那些少將是收買人心。總之你們把那些少將看作是能讓你們安享晚年的保障,給我用心去收買他們!每個人負責一個少將,誰沒有完成任務,我要他掉腦袋!”說到後面,坎穆奇已經咬牙切齒了。 將官們原本還聽得一頭霧水,不過在知道那些少將是自己以後的保障後,全都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他們也不真是笨蛋,這點道理還是懂的。你要他們去調兵打仗,他們是完全不會,但你讓他們去拉關系交結朋友,他們可是各有各的一套,完全沒有問題。畢竟這些演戲高手,完全可以演個大忠大勇的形象出來,收買那幫年輕少將的心,還不是小菜一碟。 坎穆奇還想說什麼的時候,他的通訊器突然響了起來,當他掏出一個黑色的小型通訊器時,所有的將官都閉上嘴放緩了呼吸,因為那是OSFPU組織的內部通訊器啊。 坎穆奇小心翼翼的看了一下通訊器,發現只是一個短信,而且還不是那個人發給自己的,不由松了口氣。但又有點好奇,組織中除了那個人就沒有其他人知道自己的號碼啊,那到底是什麼人發短信給自己呢?在他看了短信後,他的臉色開始變得很古怪了。 “怎麼了長官?上頭有什麼指示嗎?”一個上將小心地問道。 坎穆奇張張嘴好像想說什麼,但又不知道顧慮到什麼的搖了搖頭答非所問的說道:“好了,把推薦的名單交上來,等下還要發布全軍呢。記住,留10個名額給我。” 將官們雖然知道組織一定有什麼命令,但也同樣知道不應該知道的就不要去知道,所以大家都把剛才的事放下,開始討論起人選來。而坎穆奇則呆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某星球的密室內,陳抗和那個斯文的OSFPU組織總經理正在碰杯。總經理品了一口酒後問道:“怎麼樣?” 陳抗當然知道總經理不是問酒怎麼樣,他恭敬的回答道:“已經辦妥,相信坎穆奇不是笨蛋的話,看到那封‘唐龍前途光明’的短信,應該能夠理解這句話的意思。”說到這,陳抗有點不安的說道:“總經理,這樣做會不會不符合規定?” 總經理笑了笑:“放心,那些無所不在的監察者不會發現這點的,就算他們發現了也以為是坎穆奇收買唐龍的舉動。再說了,其他總經理可能做得更為離譜,在這個時候,什麼陰謀詭計都會使出來,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讓代理者獲得最大的權益。” 陳抗點點頭表示明白,也是,這可是關系到可以控制宇宙的權益,誰也不會乖乖的站在邊上任由代理者自己發展。陳抗突然想起什麼擔憂地問道:“您說唐龍會不會被其他的總經理發現呢?” 總經理搖搖頭:“開始時根本發現不了,不過在後期,看看誰從默默無名之輩變成名震宇宙的人物就能知道了,不過,沒在分出勝負前,也很難猜出誰是誰的代理者。是了,東西准備妥當了嗎?” “所有的一切都准備好了,現在就等唐龍開口了。”陳抗笑道。他沒有白癡到去問坎穆奇可不可靠,因為像坎穆奇這樣的人是不可能知道這種代理者秘密的,同時,就算他有心反叛,其他總經理也不可能接受。組織規定,無論是叛離組織還是從這個總經理手下投靠到另外一個總經理,結果都只有一個——會讓這個背叛者死得很慘。據說這樣是為了減少下面的窩里斗,由于這個規定,一旦選中了一個總經理,那麼你就只能跟著這個總經理走到最後,除非你能夠讓董事會賞識成為新的總經理。 總經理滿意的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只是慢慢的品嘗著美酒。陳抗在沉默了一陣後,再次出聲問道:“總經理,您既然知道唐龍會被調到那個偏遠基地,為什麼不制止呢,唐龍在哪里沒有什麼發展啊。” 總經理搖搖頭笑道:“誰說沒有發展,那個地方是最好的發展地,只要遠離聯邦的唐龍,專心發展,時候到了先進入無亂星系,接著就是控制整個無亂星系,最後等萬羅和銀鷹打得兩敗俱傷的時候,乘機出兵一舉吞並。當唐龍得到這三個國家的時候,足于讓我在眾人中立于不敗之地了。” 陳抗雖然不知道總經理怎麼這麼肯定唐龍會吞並三個國家,但他相信就算唐龍不願意,總經理也有辦法讓唐龍這麼干的。唐龍在被選定的一刻起,他的命運就只能按照計劃書上設計好的路子來走了。陳抗突然覺得自己熱血沸騰,他把杯中的美酒當成是操控命運的權力,一口吞進了肚子。 左拉星系某處,密密麻麻的戰艦正排著隊列緩慢的前進著,被任命為第二艦隊指揮官的魏非,呆呆的看著軍部傳來的聯合艦隊軍官任命書。這次他發呆的時間,比看到自己這支全部是高級戰艦組成的艦隊時所費的時間更久。 這時一道突然在魏非面前冒出的虛擬人像,把魏非驚醒。魏非看到這個藍眼紅發的伙伴,有氣無力的說道:“你也收到任命書了吧?真不知道軍部搞什麼的,居然派了一批根本沒上過戰場的人來當我們指揮官!唉,還以為能夠大展手腳,看來沒希望了。” 維爾樂呵呵的說道:“看來你沒把任命書看完呢,看看任命書最下面一行字,相信你會和我一樣高興的。” 魏非呆了一下,但仍飛快的盯著任命書最後一行觀看,只見在密密麻麻的名單下,有著一行用括號括著的字:(以上軍官由于另有任務均為掛職,不參與聯合艦隊指揮,具體指揮將由各艦隊指揮官商討進行。) 魏非高興的抬起頭說道:“他們是掛職的?不參與艦隊指揮?” 維爾點點頭有點無奈的說道:“是啊,也就是說,送死我們去,領功他們也有一份,而且是占大頭的那一份。” 魏非笑道:“管他們占不占功勞,只要他們不指手畫腳的妨礙我們,全部功勞給他們都無所謂。” 維爾也笑道:“沒錯,只要能夠完全控制艦隊的指揮,我就有九成的把握打敗穆恩雷斯的部隊。如果是那幫家伙來指揮,我想連一成的勝算都沒有!” 魏非還想說什麼的時候,另一道虛擬頭像也突然冒了出來,一個金發碧眼的模樣年輕,身形彪悍的少將一出現就喊道:“喂!你們知不知道,我們聯合艦隊的參謀全都是太子黨啊!不過幸好他們不參加指揮,不然就頭疼了。” 維爾對那金發少將笑道:“萊威_嚴克少將,這些我們早就知道了,其中還有一個神秘人物呢,以前見他這麼囂張都沒有事,還在奇怪,原來他也是太子黨的人物,難怪闖了這麼多禍,一點事都沒有。” 魏非皺皺眉頭:“說的是誰呀?沒聽說哪個太子黨的人很囂張啊。” 萊威少將一臉吃驚的說道:“你不知道嗎?唐龍啊,他以少校的身份擔任我們這支聯合艦隊的參謀呢。” “唐龍?自軍妓事件後就沒聽到了他,那時他不是中尉嗎?怎麼一下子成為少校了?原來他是太子黨的嗎?”魏非撇撇嘴說道。他們這些少壯派一直看不起那些太子黨,因為絕大部分的太子黨都是18、20歲就成為少將的。 太子黨,顧名思義,全都是軍部高官的子弟。是一群到處撩事生非、大勢侵占國有資產、喜歡爭權奪利的年輕人。 維爾有點疑惑的說道:“以前看他的表現都不像是太子黨的人,也沒有聽說哪個太子黨和他很要好。不過以他一出來就是少尉軍銜,和短短一年間就成為少校的事跡,還有這次掛職當參謀都說明他和軍部高層很有關系。不過軍部高層有姓唐的高官嗎?畢竟唐龍惹得都是數一數二的人物啊,這些人根本不用看誰的眼色,為什麼要給唐龍讓步呢?不解,不解啊。”說著維爾搖晃起腦袋來。

上篇:第七十六章     下篇:第七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