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七十九章  
   
第七十九章

“全艦主炮瞄准3點鍾方位,攻擊後立刻轉移到6點方位,攻擊!”冷繃著臉的達倫斯中將把手一揮,數百艘帝國戰艦的主炮同時發出轟鳴,無數道巨大的激光束撲向了3點鍾的方位。這數百艘戰艦一射擊完,立刻按照命令轉移,因為他們都知道不轉移的話,肯定會被敵人夾擊的。 “雷達員彙報情況!”達倫斯的副官,一個有著棕色短發,掛著中校軍銜,滿臉剛毅之色的中年男人,不等達倫斯開口,立刻向監控雷達的尉官下達命令。 “報告長官,30艘敵艦被擊潰!”尉官敬禮回答道。 “敵襲!5點鍾方位,准備承受攻擊!”戰艦的電腦突然傳出這個聲音,艦上人員紛紛回到崗位系好安全帶,或者是抓住附近的物體。而外面那些戰艦則立刻移動到旗艦面前,准備替旗艦擋住攻擊。 屏幕上光芒一閃,達倫斯所在的旗艦艦體晃動了一下就沒事了,但眾人都知道,就在剛才那一霎那,己方的戰艦又消失了十幾艘。 安坐在指揮椅的達倫斯冷冷的說了句:“地圖!”隨著他的話語落下,一幅全息星系圖立刻浮現在他面前。幾個掛著大校軍銜的參謀官立刻掏出電子筆跑了過來。 “這是我方位置,這里、這里、這里都發現敵人蹤跡,這里、這里已經辨明敵方艦隊數目,分別是2000、3000兵力。”一個大校熟練的用電子筆在星系圖上指出剛才說的地方。 只見在星系圖上有一小塊藍色的三角形,被五六塊紅色的三角形團團包圍住。達倫斯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參謀官分析著敵我雙方情況分析。別人以為他在思考著戰況,其實他正在回想這段日子發生的事: “銀鷹帝國統帥部令,命達倫斯子爵中將率領3000戰艦前往姆歐星系剿滅擾亂星系平衡的海盜,祝君早日凱旋。宇宙曆3434年2月3日。”一個年輕的校官宣讀完命令書後用既羨慕又妒嫉的神態看著達倫斯。 如果有其他帝國的使者聽到這道命令書,肯定會非常吃驚,因為一般來說帝國的任何命令都要在前頭加上‘遵照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旨意’這些字。不過由于帝國有公爵和伯爵的存在,所以凡是軍隊命令都是用‘銀鷹帝國統帥部令’來開頭,而政府命令則用‘銀鷹帝國丞相令’來開頭。 達倫斯敬禮後,面無表情的接過命令書。他一早就知道這道命令了,而且他還知道自己是被三皇子親自點名來擔任指揮官的。對于三皇子,雖然不熟悉,但凡是帝國的人都知道三皇子是個狂妄自大並且嗜殺的家伙。 再說姆歐星系根本就是三皇子的領地,可以說姆歐星系自從成為三皇子的領地後,人口就一路減少。在這麼恐怖家伙控制的地方肯定會有一兩伙受不了壓迫的海盜出現,但這些海盜卻絕對不可能在聚集了5000兵力後,還能四處晃悠。難道三皇子的私人艦隊十幾萬的兵力是擺著好看的? 所以不用說,這件事絕對有陰謀。達倫斯雖然不明白伯爵為何會同意三皇子的請求,但習慣服從命令的他還是遵命行事。但他比較煩惱的是伯爵居然把他的千金給送上自己的旗艦。帝國不同于聯邦,帝國軍的戰斗崗位上是沒有女性存在的,所以伯爵千金的出現讓旗艦的士兵們大聲歡呼。不過很快他們就開始唉聲歎氣了,也讓他們了解到伯爵千金是個什麼樣的人。 伯爵千金先是看到什麼都很好奇的東問西問,接著就是開始動手操控這些儀器,更讓人不知道怎麼辦的是,她居然對戰斗機非常感興趣,甚至拿出伯爵千金的身份逼迫那些飛行員教她駕駛戰斗機。 當她把那些小型武器玩厭以後,就開始把主意打到戰艦身上,不但強行搶去戰艦駕駛權,還駕駛著戰艦,在部隊陣隊中橫沖直撞,幸好她沒有學會怎麼控制火炮系統,不然恐怕還沒找到海盜,艦隊就被她破壞得七七八八了。 當伯爵千金總算對這些失去興趣的時候,她又開始纏上了達倫斯。要達倫斯陪她聊天,陪她去玩,甚至在開軍議的時候來胡搞蠻纏擾,如果不順心就是發刁使性把旗艦弄得雞犬不甯。達倫斯責罵她幾句更是給他來個一哭二鬧三上吊,最後搞得達倫斯只有關她禁閉,不然這場仗也不用打了。 處理完伯爵千金的事,才剛安靜點,雷達就發現了海盜蹤跡,早就被伯爵千金煩透的士兵立刻興奮異常的准備戰斗。據偵查顯示,海盜和統帥部給的情報一樣,確實是5000艘由商船改造的戰艦。 這場戰爭的結果和士兵們想的一樣,那些海盜毫無陣型、沒有搭配,5000艘戰艦就這樣亂哄哄沖過來,被嚴陣以待的帝國軍一下子打個稀巴爛。不過當大家都失去警覺心的時候,無數火力強悍的神秘戰艦突然出現,把沉醉在勝利中的帝國軍打了個昏頭昏腦,3000兵力就在這一瞬間喪失了三分一。如果不是達倫斯和其他艦長奮力轉移陣地,恐怕早就全軍覆沒了。 最後把殘余兵力轉移到一個隕石帶,並且開始利用隕石作掩護展開游擊戰,可四周已經被這些神秘艦隊團團包圍住了。雖然游擊戰有力的消滅了那些敵人,但由于兵力是在太過懸殊,3000兵力現在只剩下500來艘了。 達倫斯看了一下那些正專心研究戰術的參謀官,還有那些集中精力控制戰艦的官兵們,不由歎了口氣。雖然沒有人說出來,但誰都知道這些神秘艦隊是三皇子的私人艦隊。 達倫斯雖然一早就料到三皇子會來謀害自己這個情敵,但他卻想不到三皇子明知道伯爵千金在艦上,還能發起如此猛烈的攻擊。在這猛烈的攻擊下根本不能存在什麼幸存者,害死伯爵千金的話,他和伯爵就是死敵了,難道三皇子已經不再需要拉攏伯爵了? 想到這,達倫斯眉頭猛地一跳,因為他想起一貫巴結伯爵的三皇子為什麼敢明著來抗爭,原因只有一個,皇帝開始對伯爵下手了!不然十分愛惜自己兵力的三皇子不可能冒著巨大損失來攻擊自己。就這短短的幾天游擊戰,自己已經消滅了三皇子上萬的兵力,等于三皇子十分一的兵力就這樣沒了。 如果皇帝沒有開口,三皇子是不可能把爭奪帝位的籌碼扔到這里來,而皇帝下的命令肯定是:誰搞定伯爵和公爵誰就為太子。這樣的話,那些皇子什麼本錢都舍得掏出來的。 “嗯,如果皇帝開始動手的話,現在帝都的情況肯定比這里凶險。唉,好朋友,一定要好好保護好你自己啊。”達倫斯在心中感歎道。 對于伯爵,達倫斯他除了忠心外,沒有多大的感情,相比起來,他關心自己那唯一的朋友更多過關心一手提拔自己的上司。他不止一次在凱斯特面前說伯爵和公爵的不是,因為他認為這兩個權威顯赫的大人根本沒有成大事的氣度。按照他們的權勢,把皇帝拉下台自己去做,都不會有什麼反對意見。可他們就是不這麼做,反而安心于權臣的地位。 既然他們一心做個權臣那麼就應該含蓄一點,可他們無論做什麼事都沒有把皇帝放在眼里,連一點虛偽的掩飾都沒有。一般的權臣還是挾天子以令天下的,做什麼事都以皇帝名義來做。可他們居然把皇帝扔到一邊自把自為,好像在向全天下顯示他們不需要服從皇帝命令似的。也許凱斯特說的對,他們這樣做是向某個神秘人表示忠心呢。 知道這個秘密後的達倫斯曾向凱斯特表露過,自己效忠的對象是帝國的伯爵,並不是那個根本不知道是什麼人的神秘人。而凱斯特則有點隱諱的表示,他效忠的是整個帝國,而不是某個人。達倫斯很明白凱斯特話里的意思,他效忠的是這個國家,而不是公爵,也不是皇帝,更不可能是那個神秘人。 其實達倫斯有些話沒有說出口,這些話他不敢說,因為說出來就是大逆不道的。在達倫斯心中,真正效忠的對象是他自己。他願意效忠伯爵,一是伯爵發掘出自己的才能,二是伯爵很有權勢。如果伯爵願意當皇帝的話,達倫斯願意替伯爵消滅一切反對者。但是伯爵卻沒有這個野心,反而忠心等待著一個神秘人登上皇位。 既然伯爵沒有野心,而且自己也不願意把忠心獻給那個神秘人,那麼自己的忠心還是留給自己吧。在戰場中下定決心的達倫斯,並不知道自己這個決定會把自己帶往何處,但他並不後悔,為自己而努力是沒有什麼後悔不後悔的。 “長官!敵艦突然撤離了!”雷達員的大喊讓達倫斯從自己的思維中清醒過來。達倫斯抬頭看了一下星系圖,那些紅色的方塊開始快速的撤離戰場,不一會兒就完全離開了雷達的探測范圍,完全消失了。 達倫斯剛想詢問怎麼回事的時候,那個雷達員的驚叫聲又再次響起:“報告!一支數目2萬的神秘艦隊進入雷達有效范圍!”那些原本因敵艦離開而准備歡呼的士兵們聽到這話立刻閉上了嘴巴,全都神色緊張的看著屏幕上顯示出來的一大塊黃色方塊。 在雷達員報告的一瞬間,電腦也把這支艦隊的戰艦數據分布列了出來。看到上面的數據,所有的人都吸了口冷氣,因為這支艦隊居然沒有3級以下的戰艦,全都是1、2級的大戰艦啊。難怪剛才攻擊自己的那些戰艦會立刻逃走,面對等級這麼高的強悍艦隊,誰會留在這里等死? 帝國艦隊的等級分布沒有聯邦的那麼繁瑣,帝國簡單的把凡是主炮超過100門的戰艦統稱為1級戰艦,80門到100門的叫2級戰艦,60門到80門的叫4級戰艦,60門到40門的叫5級戰艦,而40門以下的則統稱為6級戰艦。 “2萬艘全是1、2級的戰艦?”達倫斯看到這個數目若有所思的喃喃道。而通訊兵也在此刻轉身向達倫斯說道:“報告,對方傳來聯絡通訊,請問接通嗎?” 大家都看著達倫斯,眾人都覺得達倫斯應該思考一下再作決定,但達倫斯卻讓他們失望了。幾乎是在通訊兵報告的同時,達倫斯就說出:“接進來。”的話。 眾人都閉著氣緊張的看著慢慢展開的屏幕,屏幕展開,一個擁有一頭披肩金發,模樣帥氣,但神態卻好像有點流里流氣,肩掛帝國中將軍銜的年輕人。他露出笑容向達倫斯招下手,樂呵呵的說道:“喲嗬!兄弟,這幾天過得還好嗎?”看到這個人,所有的人都松了口氣的癱坐在位子上。這是自己長官的好朋友,和長官並列帝國雙傑的凱斯特子爵中將。 達倫斯抖了一下嘴角,語氣平淡的笑道:“還不錯,3000兵力剩下不到500。” 凱斯特作出一個吃驚的表情喊道:“還不錯?3000兵力被30000正規軍圍了四天,在消滅了近萬敵人後,自己還剩下500兵力,這還算不錯?換做我早一開始就被他們干掉了!你這家伙實在是謙虛過頭了,要知道謙虛過頭就是驕傲啊!這可要不得哦。”凱斯特說著伸出手指晃了晃。 “幫我補給、維修和導航,這些兄弟已經幾天沒有休息了。”達倫斯看著那些已經趴在地上睡著的部下,歎口氣對凱斯特說道。 凱斯特點點頭:“沒問題,過來我這邊吧,我搞了一瓶好酒哦。”達倫斯無語的點點頭。 在凱斯特旗艦指揮官室內,達倫斯剛接過凱斯特遞來的酒杯就問道:“帝都怎麼樣?” 凱斯特笑了笑:“我還以為你能忍到什麼時候才問呢。”喝了一口酒繼續說道:“一個字:亂!兩個字:混亂!三個字:很混亂!四個字:非常混亂!五個字……” 看到凱斯特還想說下去,達倫斯忙打斷道:“好了,我知道帝都很亂,說說到底怎麼亂吧。” 凱斯特再次喝了一口酒才說道:“你走後的第一天,帝都各大莊園的奴隸大暴動,近千萬人的大暴動啊!警察部門和情報部門居然連一點先兆都沒有發現,所以暴動發生後,這兩個部門的首腦換人了。” “換人?換了誰?”達倫斯聽到這話立刻抬頭問道。因為帝都警察部門和帝都情報部門,控制著整個帝都的治安和情報,選的人選稍微不好,就會引起大亂。 “派特_奧姆斯公爵擔任新的帝都警察司長,傑爾森_奧姆斯公爵擔任新的帝都情報司長。”凱斯特抓了塊牛肉一邊嚼一邊說道。 “奧姆斯家族的兩兄弟?他們是皇帝的親族啊,伯爵和公爵沒有反對嗎?”達倫斯很吃驚的問道。皇帝親族擔任這兩個敏感職位,等于這兩個部門控制在皇帝手中了。 凱斯特搖搖頭說道:“沒有反對,因為他們的心神都放在出征萬羅聯邦上面了。”說到這他突然嘿嘿笑起來說道:“他們上任的時候那個神氣的樣子,好像只要他們一出馬,奴隸暴動就會立刻平息下去的。嘻嘻,可惜奴隸暴動到後面已經擴展到其他星球了,整個首都圈一片混亂。那些警察根本就不夠用,最後他們只好來求我了。” “求你?為什麼?”達倫斯也捏了塊牛肉吃起來。 “嘿嘿,整個首都圈只有我的禁衛軍第三艦隊在啊,當然你的第四艦隊也在,不過你這個指揮官不在,不求我求誰呢。”凱斯特得意的笑道。 達倫斯不解的問道:“帝都禁衛軍七大艦隊只剩下第三第四艦隊?其他的哪去了?” “都調去其他地方打海盜了,他們都是帶著整隊艦隊去的,就你比較特殊,只率領3000兵力去打海盜。” “都去打海盜?怎麼你沒份呢?” “嘿嘿,統帥部發布命令的時候,我剛好在郊區和美媚玩,所以沒有接到命令。原本統帥部還想處罰我,不過遇到奴隸暴動的時候,他們只好來巴結我了。” “統帥部想處罰你?伯爵和公爵都不在帝都?” “當然不在啊,他們在前線秘密編組部隊呢。”凱斯特撇撇嘴說。 達倫斯點了點頭:“難怪。”他總算知道為什麼皇帝敢下手了,以前伯爵和公爵無論遇到什麼事都有一個人留在帝都,現在兩個人都走了,遇到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皇帝不下手才怪呢。這麼說來,伯爵把千金送到自己身邊,不是想讓三皇子顧及千金而不敢放手攻擊自己,而是他知道帝都風云迭起,要自己保護好千金呢。想到這,達倫斯突然意識到自己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忘記了,到底是什麼事呢?可惜他習慣想不起就暫時不要去想,所以就放過這一絲念頭。 “呵呵,你知道我費了多少時間平定奴隸暴動呢?告訴你,只有一天哦,我一天就把首都圈的奴隸暴動給平定了!”凱斯特伸出一根手指晃個不停,而且他不等達倫斯說話就繼續說道:“知道我怎麼開始的嗎?我呀,一開始就動用重兵,找了個除帝都外暴動鬧得最凶的星球,把那些奴隸圍起來,給他們來了個超級大屠殺。嘿嘿,現場直播的大屠殺啊,殺得那可真是血流成河,由太空看去,都能看到一大片的紅色呢。嘻嘻,為了增加震撼場面,我下令不准動用激光武器,只能用鐳射刀來劈殺。哈哈,而且在士兵完成屠殺後,我還特地請他們吃血淋淋的生牛肉,呵呵,我的性格是不是很壞啊?”說完就得意的看著達倫斯。 “你就殺了一個星球的奴隸,然後把殺戮場面播給那些暴動的奴隸看,就解決了暴動?”達倫斯問道。 凱斯特笑道:“對呀,我就是這樣做的。那些暴動的奴隸看到立體影像後,全都嚇得躲回莊園去了。呵呵,你看我這個辦法多麼省事啊。” 達倫斯皺皺眉頭說道:“你這方法只能暫時壓住暴動,下次奴隸暴動將會更為激烈,你應該把所有參加暴動的奴隸都處死。” 凱斯特笑了笑說了句:“我怕麻煩嘛,全部殺光的話,要十幾天呢,反正他們還敢暴亂的話,再殺不就行了。” 達倫斯搖搖頭歎道:“唉,你就是心腸軟。” “對了,你怎麼不問問我為什麼會跑到這里來?”凱斯特靠前達倫斯很感興趣的問道。 達倫斯笑了一下說道:“我不問你,是在等著你自己說出來。” “嗨,又被你騙了。我平息暴動後,發現你走了好幾天而且音訊全無,我就發覺不對勁,所以就帶著第三艦隊和第四艦隊來找你了。” “第四艦隊也來了?怎麼沒看到?”達倫斯驚訝的問。其實他驚訝的不是第四艦隊也來了,而是凱斯特怎麼可能調動自己的艦隊呢?第四艦隊除了自己誰也調動不了,難道那些軍官看到情況不對開始動搖了?看來回去要好好訓導一下他們才行! “嗨別說了,我是想把第四艦隊帶來,可他們卻說除了你的命令外誰的都不聽,現在他們還呆在首都圈外圍呢。”說到這凱斯特靠前來悄聲說道:“兄弟有一套哦,恐怕伯爵也指揮不動第四艦隊吧?” 達倫斯微微一笑,同樣悄聲回答道:“你也不賴啊,公爵又能指揮得動第三艦隊嗎?” 兩人閉上嘴巴互相看了看,突然哈哈大笑的碰杯了。他們都知道對方已經完全把麾下艦隊變成自己的私人物品了。 “是了,我剛到達姆歐星系的時候,就接到伯爵和公爵傳來的命令,他們命令我們盡快趕到前線去,說什麼大業需要我們盡一份力,你說應該怎麼辦?”凱斯特臉色凝重的說道。 達倫斯沉思了一下說道:“看來兩位大人為了進攻萬羅聯邦,甚至不要帝國內的勢力了。看他們這麼心急的樣子,敢情這次戰爭是為了迎回那個神秘人呢。他們叫我們去,一是增加戰斗力,二是想讓我們向那個人效忠。” “那我們去不去?”凱斯特有點心急。 達倫斯笑道:“去,當然要去,我們要想往上爬就要有戰功,這麼好的立功機會怎麼能不去呢,至于效忠的事,到時候看看再說。” 凱斯特點了點頭,默默不語的喝著美酒,而達倫斯也是這個樣子。好一會兒,凱斯特突然淫笑道:“對了,你這次和伯爵千金一同前往,同住同吃了這些天,有沒有把她給那個了呀?” 達倫斯臉色一片青白,他總算想起自己忘了什麼,自己居然忘了把關禁閉的伯爵千金放出來,想到伯爵千金現在的樣子,達倫斯不由打個寒顫,立刻起身掉頭就跑。而隱約知道怎麼回事的凱斯特,當然連忙跟在後面,准備看熱鬧。

上篇:第七十八章     下篇:第八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