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什麼?皇帝駕崩了?”在銀鷹帝國遠征軍旗艦上的伊蘭特斯伯爵吃驚的向羅伯斯特問道。 “是的,今天早晨宮女發現的。”羅伯斯特點點頭說道。 “唉,這個皇帝好死不死怎麼選在這個時候死呢?皇子們是什麼反應?”伊蘭特斯懊惱的問。 “全都跑回自己領地去招兵買馬,准備大干一場呢。帝都那幫家伙因為我們不在,所以都跑去和皇子們親熱去了。”羅伯斯特冷笑道。 伊蘭特斯冷哼一聲說道:“亞特斯特的種草就是這樣,怎麼他們不會像他們大伯那樣呢?為了帝國忍辱負重的遠離家門投入敵地。如果他們當中有一個是這樣的人,我們也不用這麼苦惱了。” 羅伯斯特點點頭說道:“所以為了讓銀鷹帝國能夠成為宇宙第一大國,我們一定要迎回皇太弟殿下,依靠這幫亞特斯特的血脈,我們銀鷹帝國根本沒有可能成為宇宙第一大國!” 伊蘭特斯深以為然的說道:“這個當然,他們哪有這種本事,而且這還是先帝……哦,是十二世陛下的遺願。”說到這,伊蘭特斯突然露出憂色說道:“可是,我比較擔心的是那幫皇子,在我們在外征戰的期間,會不會有人得勝登基為帝呢?” 羅伯斯特也擔憂地說道:“是啊,沒有我們壓制的那些軍政官員肯定會投靠某個皇子,不論誰勝都會把帝國的基業擾得亂七八糟的,而且那些皇子根本就沒有資格繼承帝位啊,起碼在這一代是沒有的。” 伊蘭特斯看著羅伯斯特說道:“我們回是肯定要回的,那東西還要我們開啟宣讀,但誰去接皇太弟殿下呢?達倫斯和凱斯特兩人?” 羅伯斯特笑著點點頭說道:“當然是他們,我們一開始培養他們,就是讓他們為皇太弟效勞的。” “那好,把他們叫來,我們交待他們一下如何?”伊蘭特斯問道。 “不用,我們給他們留下通訊就行了,也可以試試他們的忠誠心。”羅伯斯特說道。伊蘭特斯笑著點頭同意了。 在羅伯斯特開始留言的時候,伊蘭特斯突然想起什麼的說道:“你說我們要不要把這些人帶回去?” 羅伯斯特當然知道伊蘭特斯說的是哪些人,他點點頭說道:“要帶回去,就算我們不帶他們回去,早就得到消息的他們肯定會偷偷回去的。不過我們只帶他們回去就行了,讓他們把艦隊留下來,畢竟新占領的骨云龍星系還是需要強大的軍力作威嚇的。” “好,就這樣辦,相信他們一聽到回帝都奔喪的消息,就會立刻拋下部隊跑回去的。把剩下的艦隊交給達倫斯、凱斯特他們管理好了。”伊蘭特斯點頭說道。 這一天,在左拉星系緊張擺出防禦陣型,等待帝國軍每天例行公事般出擊的聯邦軍,突然發現自己被帝國軍放鴿子了!整個左拉星系居然沒有一艘帝國軍艦的蹤影存在! 聯邦軍不敢歡呼,他們那被帝國軍打得僅剩40萬的兵力,讓他們根本不敢也不能大意。經過小心翼翼的雷達探索,以及聯系潛伏在帝國的間諜彙報,聯邦軍終于松口氣大聲歡呼起來,因為銀鷹帝國的皇帝駕崩了! 士兵們因為只知道這件事,所以他們能夠歡快的歡呼,可那些知道帝國軍退到骨云龍星系就沒有再退,反而駐守起來的將領們就沒有心情歡呼,因為這表示帝國隨時能夠再次入侵。 而陳昱這些軍部高層更是沒有一點好心情,一個皇帝駕崩,說明將有另外一個新的皇帝登基,這新皇帝一登基的話,肯定會拿聯邦開刀來建立新皇帝的武勳。現在陳昱等人就只能期待那些皇子和傳聞中一樣的不和,會因搶帝位而引發帝國內亂。這樣聯邦才有時間休整軍隊啊,不然依靠這些疲兵殘艦,聯邦真的是不堪一擊。 在聯邦高層忐忑不安的時候,達倫斯、凱斯特他們則在骨云龍星系,無聊的領著艦隊四處亂逛。不過他們的悠閑日子到頭了,今天他們突然接到部下報告,十萬艘帝國戰艦毫無征兆的進入骨云龍星系,並發電表示服從達倫斯凱斯特兩人的領導。 根本不知道怎麼一回事的達倫斯、凱斯特他們,很驚訝的接見了共計30名的帝國少將。看到這些人,達倫斯更為驚訝,因為這里面不但有兩位大人的直屬部下,還有其他貴族的直屬部下。大人到底在干什麼呢?居然把這麼一票人和戰艦都派了過來,昨天不還和聯邦打得火熱嗎?怎麼今天全撤走了?難道大人發生不測? 想到這臉色已經變得難看的達倫斯立刻瞥了凱斯特一眼,看到凱斯特臉色也不怎麼好看,知道他的想法肯定和自己一樣,意識到出大事了。 一個很年輕的少將看到達倫斯的臉色,立刻上前一步敬禮說道:“中將閣下,公爵和伯爵率領各艦長官,回帝都奔喪了。為了不失去已經占領的骨云龍星系,兩位大人派我們來協防,在各位大人回來之前,我們將接受閣下指揮。”說著掏出一個小型磁碟說道:“這是兩位大人留給閣下的通訊。”說著就這樣站在那里等待著達倫斯的接收。 達倫斯雖然現在內心很震驚,很想知道為什麼皇帝駕崩這麼大的事,伯爵卻沒有通知自己,更想知道伯爵到底留下什麼言語,可是達倫斯沒有動。因為這個少將是公爵的直屬部下,根本不可能由他把東西交給自己,雖然自他說話以來,就一直暗示是在和自己說話,雖然他一直沒有明確地說出名字,但一直在向凱斯特顯示一切都是以自己這個達倫斯為尊,可以說是一直在挑撥離間,自己又不是笨蛋怎麼可能做出如他意願的事呢? 在一旁冷眼旁觀的凱斯特冷冷的一笑,他知道這個少將,可說整個公爵體系就他這家伙和自己做對,可能在他眼中自己擋住了他的晉升之路吧,居然連這麼明顯的挑撥手段都弄出來。凱斯特看到達倫斯沒有動,也不讓達倫斯為難,上前一把搶過少將手中的磁盤,然後不等一臉驚訝的少將說話就揮揮手說道:“這個星系有三個軍事星球,具體資料艦隊電腦里有,你們各自安排一下去處,帶著下面的兄弟去休整一下。” 如果說帝國眾將領中誰最受軍人歡迎,那就是凱斯特了,他不和他人爭論,更是對任何人都露出一臉笑容,而且也不喜歡爭權奪利,所以眾多將官和他都保持著友好關系。在場的少將們經過這麼多天的戰斗,早就想好好休息一下,而且現在遠征軍中就數凱斯特和達倫斯最大軍銜了。既然長官有令,那還能不從嗎?所以少將們立刻敬禮離開了。 眾少將都離開後,達倫斯用說笑的語氣問道:“那個少將在搞什麼?好像特別針對你哦。” 凱斯特搔搔腦袋說道:“我也不知道他那根筋不對,以前在帝都的時候就整天找我麻煩,我晉升為中將後他才稍微收斂了點。來,看看兩位大人留下什麼指示給我們,居然連奔喪這麼大的事都不讓我們知道。”說著把磁盤插入了桌上的電腦。 達倫斯走到凱斯特身旁,靠著桌子笑道:“還不是怕我們卷入皇子們的爭斗中,這是為我們好啊,要知道如果我們回去的話,肯定要被迫選擇一個皇子加入才行。”達倫斯的話說到這就啞掉了,因為他被投影的立體影像弄呆了,而凱斯特也是傻傻的站在那里。 當“公爵和伯爵帶遠征軍回來奔喪了!”這個消息在帝都傳開的時候,四處活動的帝國軍政要員們立刻偃旗息鼓,開始乖巧的做起自己的本職工作來。人心惶惶的民眾和已經開始騷亂的奴隸,也同時定下心來,乖乖的過著自己的日子。帝都就在這一瞬間恢複了平靜,簡直可以說公爵伯爵一殺到,所有鬼魅統統不見了。 在自己領地招兵買馬、調兵遣將、干得火熱朝天的三個皇子們,聽到這個消息全都呆了,而那些謀事們則開始勸告皇子們小心行事。皇子們雖然很不情願,但看到原本和自己很熱乎的官員,一下子變得很乖巧的干起本職工作來,再也沒有跑到自己這里來拍馬屁。再加上自己從小就在公爵伯爵陰影下生活,早萬年就明白,不搞掉那兩個老家伙,自己就算當上皇帝也只是個傀儡。所以皇子們只能忍氣吞聲,靜靜的等待著公爵伯爵的歸國。當然,他們也各自派出了許多精銳的暗殺部隊,看能不能尋找脫離陰影的機會。 ※※※ 幾天後,載著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的戰艦,毫無征兆的分別停在了帝都的兩個宇宙港,陪同他們的還有近千個回來察看誰是新主子的貴族們。 聽聞公爵和伯爵已經抵達,那幫身穿喪禮服,早就在皇城外等待多時官員們,立刻排出整齊的隊伍,准備迎接上司的到來。 而遠在各地的皇子們看到公爵和伯爵居然完好無損的抵達帝都,只能一邊咒罵手下的無能,一邊換上喪禮服,准備前去帝都。他們知道自己沒在帝都呆著做孝子的本分,去到後肯定會被公爵這個老不死責罵。一想到自己被人指著來教訓,心頭就一陣煩惱,所以他們都下令讓飛船用最慢的速度飛行。他們這麼做除了不想早點挨訓外,還想看看自己的部下有沒有機會把那兩個老家伙除掉。 而且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沒有告訴任何人的,同時皇子們也是以為除了父皇外就只有自己一個人知道的。那就是父皇曾告誡過自己,當他死去時,自己立刻回到領地,而當公爵和伯爵召集自己去奔喪的時候,要盡量拖延時間。從這些話里,自己感覺到父皇臨死的時候肯定做了什麼安排。這安排最好是個大爆炸,讓自己那兩個兄弟就這樣被炸死,那自己就可以不費吹灰之力的登上皇位了。 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身穿喪禮服,冷著臉的帶著全身雪白的禁衛軍和同樣打扮的近千跟著自己遠征在外的貴族們,來到了一片雪白的皇宮城門外。 城門口已經站著兩排數萬人的隊列,文官一排武將一排。整個城門處只能聽到風聲和旗幟飄舞的聲音,除此以外連一聲咳嗽都沒有出現。 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沒有理會這些向自己鞠躬行禮的官員,徑自在禁衛軍的護衛下,朝宮內走去。而那些等候的官員看到那些貴族跟著進去後,也慌忙跟了進去。不過不像以前那樣很有秩序地進入,而是像搶東西似的蜂擁而進,當然被撞到被踩傷的人根本不敢吭聲,雖然場面很混亂,但卻依然保持著無聲無息的境界。 羅伯斯特和伊蘭斯特這麼匆忙就是要取出,由十二世皇帝親手紀錄的皇太弟的身份證明來宣讀。本來這份證明在亞特斯特登基的時候就應該宣讀的,但亞特斯特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宣讀,也不願羅伯斯特兩人宣讀。這就是羅伯斯特兩人和亞特斯特對著干的開端。 那份文件放在皇帝的寶座下面,需要羅伯斯特和伊蘭斯特共同開啟才能打開。眾人進入這個能容納數萬大臣的巨殿後,立刻按照平常朝會一樣,各自站到自己的位置上。當眾人看到羅伯斯特和伊蘭斯特同時朝空著的皇帝寶座走去,所有的人都緊張起來,難道他們想當皇帝? 雖然有些貴族想出言制止,但好像顧慮到什麼,張張嘴沒有說話就低下了頭。 一直跟在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兩人身旁的禁衛軍,在看到禦座的時候,下意識的停下了腳步。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雖然注意到自己的保護網消失了,但因自己身上還有一層可以抵擋鐳射炮攻擊的保護罩,也就沒有怎麼在意。他們對自己的保護罩效果很有信心,因為這保護罩為他們不知道擋了多少次的暗殺。 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在禦座兩側站好,伸手在椅子下面摸了一下,紅色的椅墊開始慢慢升起,露出了一個有兩道插孔的金屬盒子來。看到這一幕的官員全都吃了一驚,禦座下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存在?難道里面是傳位遺詔?想到這,貴族們都露出了笑臉,原來自己想錯了,公爵和伯爵確實是一心為國啊。 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從懷里掏出一張磁卡,插入金屬盒子的插孔處,咯噠一聲,盒子打了開了,當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從盒子里合力捧出一卷紙張樣的東西還有幾張卡片的時候,在場的人猛吸一口氣,兩眼放光的看著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手中的東西。 羅伯斯特和伊蘭特斯轉身面向著眾官,羅伯斯特展開那在場眾人都非常熟悉的,只有重大要事才使用的聖旨,有點激動地看了一下眾人,張口說道:“諸位同僚,我,本爵在此宣讀……”羅伯斯特話才說到這就被禁衛軍的驚呼打斷了:“刺客!” 禁衛軍雖然在看到四道人影從禦座的屏風後跳出,撲向公爵和伯爵,但也只能喊出刺客這麼一句話就再也喊不出來。而在場的官員只看到四個人影壓倒公爵和伯爵,驚叫聲還沒從喉嚨發出來就看到四股越來越大的烈焰吞噬了自己。 在帝都外空巡邏的軍艦,突然看到帝都冒起了一個巨大的火焰,連太空都能看到的火焰可想它威力有多巨大,盡職的軍官們立刻拉響警報,開始戒嚴,並撥動和軍部聯絡。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居然一直斷線。改撥其他部門的通訊,也是斷線連接不上。無奈之余只能派出登陸艇前去聯絡。 很快登陸艇就回來了,並且帶來了一個讓人不敢相信的消息:皇宮方圓數百公里內全變成廢墟,圍繞皇宮而建的各部門總部也跟隨皇宮而去。所有參加喪禮的官員全部氣化,帝國中高層官員和絕大部分中上層貴族統統完蛋,可說帝國的軍政要員已經不存在了。 當巡邏隊隊長聽到中央電腦提示,自己已經成為帝都最高軍銜的人,必須肩負帝都防禦重任的時候,不由呆住了。自己只是個中校啊,在中將少將一把抓的帝都,自己居然成為帝都最高軍事負責人? 而因休假沒事干,在農場鞭打奴隸來耗時間的一個郵政所所長。當被中央電腦告知他成為帝都行政最高長官的時候,不由嚇得昏倒在地,而被那個挨打的奴隸乘機殺死,搞得他這個帝都行政最高長官的位子被他的副手接任。 而才航行不到一半路程的皇子們,接到了這個消息,不由立刻歡呼的跳起來,接著就很緊張的詢問自己的兄弟有沒有在現場。得到對方和自己一樣活蹦亂跳時,不由同時咒罵對方的,也是自己的祖宗。緊跟著,這些皇子們立刻下令掉頭回領地,現在中高級官員全都掛了,能讓自己坐上皇位的就只有自己的實力了。 達倫斯和凱斯特會發呆,是因為這個立體影像的主人是身穿萬羅聯邦元帥服的奧姆斯特!達倫斯和凱斯特傻傻的互相看了一眼,接著同時苦笑道:“沒想到是他。” 在兩人感歎的時候,立體影像繼續播放下去。奧姆斯特的圖像消失了,換上了羅伯斯特的圖像,羅伯斯特說道:“不用驚訝,我和伯爵效忠的對象就是他。也許你們會奇怪,為什麼我們回效忠于一個敵國的元帥呢?其實他沒有到達萬羅聯邦以前,曾是銀鷹帝國十二世陛下的愛子,也是亞特斯特陛下同父異母的弟弟。”說到這羅伯斯特感歎道:“而我和伯爵分別是殿下的文教和武教。” 達倫斯和凱斯特點點頭想道:“難怪你們兩個會效忠于他,原來是你們的徒弟啊。” 羅伯斯特當然不知道兩人的心理活動,繼續說道:“奧姆斯特殿下自幼天資聰明、好學多問、勤奮勇敢、和善體貼,在進入少年的時候,殿下更表現出在軍事上政治上的傑出才能,深得皇帝喜愛和重臣們的敬愛與欽佩,此刻殿下的成就已經遠超其他皇子。在重臣們的提議下,皇帝陛下打算立奧姆斯特為皇太子。可惜的是,奧姆斯特的母親只是個沒有貴族身份的女子,所以奧姆斯特在皇家族譜中只能算是個私生子。當時亞特斯特的母親也就是皇後,立刻進行干涉,並且發動多起暗殺奧姆斯特的行動。雖然都失敗了,但足以讓陛下意識到奧姆斯特的危險,為了消除隱患,陛下向皇後做了讓步,冊封亞特斯特為皇太子,冊封奧姆斯特殿下為皇太弟。並且在冊封完後,立刻把奧姆斯特送到萬羅聯邦。我們能夠順利摧毀警戒點,占領骨云龍星系,這都是奧姆斯特殿下的功勞,那份情報就是你們親自去接回來的,這點相信你們現在已經知道了。” 羅伯斯特休息了一下繼續說道:“現在帝都混亂,我們要為皇太弟穩定局勢,再加上皇太弟的身份證明需要我們取出在眾官面前宣讀,所以迎接皇太弟的事就交給你們了,相信你們不會讓我失望的。”影像到這就消失了。 達倫斯凱斯特兩人都不吭聲的靜靜站在那里,好一會兒達倫斯才開口說道:“你對這事怎麼看?” 凱斯特說道:“沒怎麼看,我只覺得奇怪,在公爵的口中,那個十二世是一個充滿父愛而又非常苦惱後宮爭斗,兼且關心民眾的皇帝,對于這點我國的曆史中也是這麼記載的。可是外國的曆史中卻明確的記載著這個十二世是個殘酷嗜殺兼變態的皇帝,皇宮每年要征選數萬的宮女,可這些宮女卻只見進不見出,這點我國的負責宮廷事務的部門有這些宮女的記載。在十二世在位期間共征選了數百萬的宮女,可卻從沒聽說有哪個出來過,而皇宮才這麼點大,這數百萬人哪去了呢?” “還有,根據外國的史書記載,據說被十二世親手處死的人就超過三十萬人,記住這里說的是親手,就算一天殺一個都要殺上幾百年,你想一下十二世有多殘暴。而根據我國和外國的史書記載,十二世在位期間是帝國有史以來奴隸暴動最厲害的。相信你也知道現在奴隸大概多久才暴動一次,而在那個時候,奴隸幾乎是天天暴動的。從這點就可以想象一下十二世的統治是多麼恐怖。” “還有更恐怖的是,根據帝國的記載,十二世在世時共有子孫兒女共上千人,可到他去世後,整個帝國只剩下三個繼承他直系血脈的皇子,哦,現在又多了個奧姆斯特。除此之外,就連一個公主、一個皇孫都沒有留下來。這些皇子皇孫公主們的死亡記錄里,都只有一個相同的理由:暴病身亡。而這剩下的三個皇子,除亞特斯特外,其他兩個都是神經不正常的,所以亞特斯特才會毫無困難的登基。當時宮中曾傳出亞特斯特時常會從睡夢中驚醒大喊不要的流言,這流言直到亞特斯特第一個皇子出生後才消失。” 凱斯特看到達倫斯聚精會神的聽著自己的話,不由舔舔嘴唇繼續說道:“你說,這麼恐怖的人,會因害怕兒子被皇後暗殺,而送到國外去嗎?也許你會以為皇後實在太厲害了,厲害到讓那個恐怖的十二世也耐他不何吧?我告訴你,在十二世在位期間,曾有一次跟隨他國皇後來我國訪問的記者,回去後報道了一則關于銀鷹帝國後宮暴力的消息。也就是說公爵口中的這個皇後,曾被十二世虐待得連在遠處采訪的記者都能發現她的遭遇。我也和皇後的族人交往過,從他們口中知道十二世的皇後是個很慈和的人。而最重要的一點是,十二世的皇後不能生育,亞特斯特是在被封為太子後才掛在皇後名下的。你說皇後會為了一個還沒有掛在自己名下的皇子,或者說她會為了個她不知道的皇子,去殘忍暗殺另外一個皇子嗎?我會說皇後不知道亞特斯特,是因為在沒有封太子前,上千人的家族中,皇後肯定不知道亞特斯特的存在。” 被皇宮內幕震呆的達倫斯,這才晃晃腦袋清醒一下的問道:“你這麼說的意思是公爵說謊了?” 凱斯特笑道:“在奧姆斯特的身份上,公爵沒有說謊,但在奧姆斯特為何會被送到敵國的原因,我想公爵是說謊了。” “噢?聽你的口氣好像你知道奧姆斯特被送走的原因了?說說看如何?”達倫斯很感興趣的說道。 凱斯特撇撇嘴說道:“這還用說,一猜就知道了。以十二世變態的性格,就算他的子女也會被他玩完。負責教育皇子們文武知識的公爵和伯爵,認為奧姆斯特這樣傑出的人才,不能毀在十二世手中,于是向十二世提出讓奧姆斯特潛入敵國埋伏的建議。這里要說一下十二世這個變態,雖然他對親人和奴隸毫不留情,甚至可說是變態的玩弄。但他對手下的官員卻是很寬厚的,不然早就被人推翻了。也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十二世接受了兩位大人的建議,或者說他覺得這樣玩弄自己的兒子比較有趣吧。而當初兩位大人以為剩下的皇子很快就都會被十二世玩死,所以在當時已經在做著迎回奧姆斯特的准備了。可沒想到十二世快掛的時候,居然還有一個精神正常的皇子存在,而且還被立了太子,無奈之余就又建議冊封奧姆斯特為皇太弟。相信十二世在冊封完奧姆斯特後就去世了,不然皇太弟的事,不可能保密到只有兩位大人和亞特斯特才知道的程度。” 達倫斯笑道:“說得真好,好像你在現場似的。好了,現在我們怎麼辦?應該怎麼去迎接奧姆斯特殿下這個聯邦元帥回去?” 凱斯特無奈的聳聳肩說道:“我怎麼知道該怎麼辦,難道沖全宇宙大喊‘奧姆斯特元帥,我們來接你去帝國當皇帝!’恐怕我們才剛喊完,就被人槍斃了,而奧姆斯特殿下也被聯邦政府逮捕了。現在我們能做的只有等唄。” “等什麼?”達倫斯好奇的問。 “等兩位大人宣讀奧姆斯特殿下的身份證明,等奧姆斯特殿下來找我們。”凱斯特說完開始去喝自己的酒了。 達倫斯聽到這話,若有所思的看了一下凱斯特的背影,低頭想了下什麼後,抬頭露出了一絲笑容。

上篇:第八十六章     下篇:第八十八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