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在萬羅聯邦文閩星系和無亂星系之間的隕石地帶處,某顆巨型隕石上存在著一個已經被世人遺忘的萬羅聯邦第一特勤基地。而隔離這片星域的信號隔離機,並不因萬羅聯邦變得混亂而停止工作,反而忠誠于讓聯邦的信息來到這里就停留下來。 雖然是被人遺忘了,但這個基地的軍人根本就沒有在乎過自己是不是被人遺忘了,依然悠閑的過著自己的生活。 基地的位置處在沒有甯P的隕石帶中,可以說在這里沒有白天黑夜的存在。但為了讓基地人員身體的生物鍾能夠正常運轉,熄燈休眠的時間依然和其他行政星同步的。 這不,在一陣喇叭長鳴後,除了登陸口值班室外,整個基地都陷入在一片漆黑與寂靜中。穿著太空戰斗服,腰間挎著激光手槍的巡夜女兵也開始了她們一夜的工作。 雖然唐龍以這里這麼小又沒有敵人,根本沒有什麼好巡視的理由而提出不要崗哨。可是不但其他女兵一致反對,就連對唐龍一直惟命是從的連隊大姐尤娜也反對。她們都認為基地就要有基地的樣子,還說了什麼忘戰必亡之類的一大堆理由來反駁唐龍。 還不知道自己很快就會變為列兵的唐龍,雖然很想用官銜來壓迫她們,但考慮到她們這麼多人,而自己才一個,每人瞪自己一眼,自己都會被瞪死。深感勢單力薄的唐龍,只能無奈的答應了。 伸手不見五指,寂靜得沒有一點聲息的營房,突然傳來一陣微弱的,緩慢開門的吱喳聲。一個捏著嗓子發出的聲音,緊接著響起的門聲嘀咕起來:“坎穆奇真是變態!居然連潤滑油都不留點,搞得我差點被嚇死。那工程團也真是的,怎麼還搞出這種手動房門呢?是自動門該多好,悄然無聲的。” 這個聲音的主人一邊嘀咕著,一邊發出咯咯咯走路的聲音,不過這聲音才響了一下就停下。接著聽到唏唏嗦嗦的聲音,同時那個聲音再次傳出:“好險,要是驚醒她們豈不是全完了?”不一會兒這個營房再次陷入一片寂靜。 不過這片寂靜並沒有維持多久,一聲噗哧的聲音伴隨著帶著水霧的光芒出現在營房某處,而門口的一個人影,在回頭看了看漆黑一片的營房一眼後,就飛快的鑽進了水霧中。在他進去後,這道光芒也立刻消失了。 不過,這個帶著水霧的光芒消失後,整個營地突然光芒大放,黑夜立刻變了白晝。而那數十棟緊閉的房門也在這一瞬間同時打開,數百個身穿軍服的美女悄然無聲的小跑出來。當這些美女在那道鑲在岩壁上的大門前排成一條蜿蜒的隊伍時,營地再次陷入了黑暗。陷入黑暗前,這些美女臉上都出現了古怪的笑容。 “噢,好舒服啊。”全身赤裸浮在水面上的唐龍,膩意的眯著眼睛舒適的伸展著自己的四肢。好一會兒,開始慢慢沉入水中的唐龍才睜開眼睛,捧起水沖洗了一下臉龐,甩了甩了頭後看著空蕩蕩的四周自語道:“呼,總算可以一個人好好的享受這個浴池了。” 說到這,唐龍就覺得自己好可憐,這超級豪華的大浴池簡直等于是那些女兵的聚會場所,不論是什麼時候這里都擠滿了人,自己呆在這個地方十幾二十天了都沒有在這泡過一次澡。不是說自己不能來,其實任何時候那些漂亮的女兵都歡迎自己來,甚至還很多人邀請自己一起來泡澡。 可是自己怎麼敢來呢?這里面全都是讓人噴血的景色啊,自己又不是無能的男子,自己的丑態能夠讓她們看見嗎?唉,可憐這段時間都沒洗過澡,如果不是在這太空基地中,而是在星球上,這麼多天沒有洗澡,自己的皮膚早就爛掉了。 最後沒辦法,為了自己的皮膚著想,只好把自己以前享受過的特訓方案拿出來,讓女兵們累得只想睡覺,只有這樣自己才有機會享受這個浴池啊。想到這,唐龍不由嘿嘿笑道:“真是對不起了,讓你們全部累倒,不過這樣既可以鍛煉你們的身體又可以讓我洗澡,你們也別怪我狠啊。還有啊,這樣一來相信你們以後不會半夜跑到我房間來睡了吧?” 對于女兵們晚上跑到自己房間來睡這點,唐龍還真沒辦法。雖然一開始自己費盡了口舌,包括用軍銜來反抗,終于讓女軍官們答應讓自己一個人睡。可是不知道怎麼搞的,每天起床的時候,都會發現自己睡在女人堆。雖然沒搞出什麼事,但都讓自己煩惱不已,畢竟早上起來的時候被人看到會很不好意思的。不過最為煩惱的是,向那些女兵詢問為什麼睡在自己房間的時候,不是不回答笑笑走人,就是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睡在這里的回答。而向那些女軍官提意見,那些女軍官則用我沒有啊來回答,女軍官是沒有,但女兵們有啊!不過也好,在特訓開始後,相信女兵們是沒有體力半夜爬起來的。 想到自己以後可以一個人睡了,唐龍樂得開始在這寬大浴池游起泳,潛起水來。不過就因為他潛在水里,所以沒有聽到自動門打開的聲音,也沒有看到數百個身穿軍服的美女把浴池給包圍起來。當然,他更不可能看到,幾乎所有的女兵都面帶笑容,眼神古怪的看著在水底游動的那具光溜溜的軀體。 浮上來喚氣的唐龍,膩意的甩甩腦袋並用手梳著頭發。不過他才剛舒了口氣,就立刻被四周的人群嚇得呆在原地,保持梳頭的動作。由于唐龍站在水中,才齊大腿的水位並不能很好的遮擋住唐龍的重要部位,所以女兵們的目光都齊刷刷的盯在同一個地方。 已經看過一次的尤娜等幾個軍官,比其他女兵早一步清醒過來,而且還都不約而同的干咳一聲。被干咳振醒的女兵們滿臉通紅的低下頭,不過她們好像想起什麼似的同時抬起頭嬌聲呼道:“祝您生日快樂,長官!” 幾乎石化的唐龍條件反射的點點頭說道:“哦,謝謝……”唐龍說到這,這才發現女兵們的目光注視在自己身上什麼地方,不由得讓他驚叫一聲:“媽呀!”就立刻雙手捂著要害縮到水中,而且頭也像鴕鳥似的的鑽進水底。 尤娜等人看到唐龍的樣子不由笑了起來,那個唯恐天下不亂的愛爾希則一邊脫衣服一邊大喊道:“讓我們為長官慶生,開個無遮大會吧!”話才說完,就已經光溜溜的跳入了水中。愛爾希大膽的舉動,立刻吸引了數十個女兵作出同樣的動作。 在尤娜等人目瞪口呆中,在那數十個女兵引起的連鎖反應下,基地的女兵幾乎全脫光跳下了浴池,池邊還穿著軍服的就只剩下尤娜等五六個軍官了。愛爾希對池邊揮揮手喊道:“大姐,快下來啊,就剩你們幾個了。”尤娜等人互相看了看,也含笑脫下衣服進入了浴池。 唐龍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包圍了,他還在水底為自己悲慘的遭遇而痛苦:“嗚嗚,我被數百個人看光了,虧大了。嗚嗚,我都忘了今天是我二十歲的生日,為什麼我二十歲的生日會遇到這樣的事啊!” 唐龍不是魚,所以他在水底沒呆多久就抬起頭來喘氣,這一抬頭讓他立刻把眼睛瞪得大大的,因為他四周擠滿了雪白誘人的軀體。唐龍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一具滑嫩的身軀抱住,一個甜膩膩的聲音在唐龍耳邊響起:“長官,生日快樂!” 一聽這聲音,唐龍就知道是女兵中最粘自己的李麗紋,以前李麗紋也不是沒抱過自己,自己也沒當回事。但這次肌膚直接接觸,自己才感受到李麗紋是個很豐滿的女子!被自己身體反應嚇一跳的唐龍一邊說著謝謝、一邊彎著腰、一邊掙脫李麗紋的懷抱往旁邊退去。 不過唐龍很快身子僵硬的停在原地,因為他的背部碰到了某樣東西。唐龍剛打算跳起來的時候,一條雪白的手臂就搭在唐龍的肩膀上,而同時一股吹在耳邊的熱氣伴隨著聲音傳入唐龍的耳朵內:“20歲的小弟弟,要不要姐姐讓你在生日這天成為一個男人啊?” 唐龍雞皮疙瘩猛地跳了起來,因為這個女子一邊在自己耳朵里吹氣,一邊用另外一只手往自己下腹摸去。唐龍當然知道這是愛爾希的手,這個比自己大上三歲的家伙,平時就沒少捉弄自己,根本不像第一印像的乖乖女形象。會變成這樣,不知道是不是為了在原來基地,自己說她要表現本來神色的緣故呢? 唐龍也不遲疑,在愛爾希的手還沒抵達要害前就一把抓住甩開,接著猛地跳起來准備逃出這個浴池。不過唐龍還太嫩了,數百道集中在他某個部位的目光,讓他又立刻蹲下來躲在水中。 緊緊捂住自己要害的唐龍看著四周恐慌地問道:“你們要干什麼?” 唐龍這話才剛說完就被身後的愛爾希打了下腦袋,並聽到愛爾希說道:“切!你這麼害怕干什麼?還怕我們強奸你啊?由于這里物資缺乏,所以我們只能用坦誠相對來為你慶生,還不感謝我們?” “嗚,你敢打長官?”唐龍摸著腦袋對愛爾希抗議道。 “在這里沒有長官下屬,大家都一樣,全都是光溜溜的。我比你大三歲,姐姐打你不行啊?”愛爾希說著又打了唐龍腦袋一下。 看到唐龍摸著腦袋低著頭不敢吭聲的樣子,四周的女兵不由都笑了起來。 看到唐龍低著頭,愛爾希伸手托住唐龍的下巴,讓他抬起頭來,並說道:“小子,我們都不怕給你看,你居然還不敢看?你是不是男人啊?來,讓姐姐我檢查一下看你到底是不是男的。”說著就靠了前來。 唐龍嚇得慌忙往旁邊躲,一邊躲還一邊喊道:“不用檢查、不用檢查!我是男的,絕對是男的!” “好啦,別鬧了。”尤娜這個大姐適時出來說到。不過由于她在唐龍身旁,所以剛好讓躲避愛爾希的唐龍躲進了她的懷里。尤娜雖然臉立刻紅了,但她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拍拍唐龍的肩膀,讓開了一下,接著神色自然的說道:“長官,現在聯邦已經真的完蛋了,我們以後怎麼辦?” 由于2號星零不想離開唐龍,所以凌麗只是隨便弄一下,2號星零就按照墨鏡的通訊功能,來開通這個基地對外的聯絡。因此唐龍他們對聯邦這段時間來,鬧海盜鬧分裂鬧入侵的事都很清楚。不過由于這些資料是從其他國家獲得的,所以詳細情節卻不大懂,這也是為什麼唐龍還不知道自己被降為列兵的緣故。至于一心想早日回到唐龍身邊的2號星零,卻因為唐龍這個善忘的家伙忘了把那墨鏡要回來,從而讓那墨鏡呆在某個櫃子里而無法實現2號星零的願望。因此而無奈的2號星零,就只好呆在基地的控制系統里。 “不是說等戰艦到了,我們自己搞嗎?還要怎麼辦?”經過愛爾希打鬧已經稍微讓自己那快速跳動的心髒減緩速度的唐龍,聽到尤娜的話後不解的問道。 “唉,我是說我們擁有戰艦後,把基地建設成功後,我們要怎麼辦,難道長官你就一直呆在這里?”尤娜歎口氣說道,其實她很滿意這樣的生活,但為了唐龍這個長官,她才說出這樣的話,因為她發現唐龍只有近程目標,還沒有詳細的遠程目標。 唐龍想也不想的說道:“去解救孤女營的姐妹。” “是要解救她們,但這是以後的事,現在不說我們不知道孤女營在什麼地方,就算我們把她們解救出來了,數量那麼龐大的人員,我們這個基地就算建設成4級基地也不能安頓下來。長官你能不能考慮一下其他的?”尤娜語重心長的說。 “考慮其他的?”唐龍搔搔腦袋很不了解的問。 “如果我們真的要脫離聯邦,同時也為了要安頓那些姐妹,沒有一顆我們控制的行政星球是不行的。”一直呆在尤娜身旁不吭聲的莎麗,突然出聲說道。 “一顆我們控制的行政星球?我們才這麼點人,能夠控制一顆行政星嗎?”已經正經起來的愛爾希插嘴說道。 “沒辦法,如果沒有行政星的支持,沒有兵員、沒有物資的我們根本發展不起來。”尤娜歎道。 “長官,你准備往哪邊發展?是往聯邦還是去無亂星系?”莎麗出聲問道。處在隕石帶的他們只有這兩個地方發展了。 “嗯……”唐龍聽到莎麗的話不由盤膝坐在水中,托著下巴開始思考起來。去聯邦?現在聯邦一片混亂,自己這點人去到聯邦能做什麼呢?是聽名存實亡的聯邦命令,還是聽那些手握重兵的軍閥?這麼多的軍閥中,好像沒有哪個讓自己有好感的。去無亂星系?那里的情況自己除了知道有宗教制、家族制、聯邦制、帝制等政治制度存在外,就只知道無亂星系很大,很多勢力存在,其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自己這麼少人去到那里恐怕會被人立刻干掉吧? ※※※ 當腦筋不大好使的唐龍正拼命消耗腦細胞的時候,浴室門突然打開,身穿太空軍服的凌麗出現了。她看到眼前白肉一大片,卻好像早就知道有這回事,根本沒有什麼驚訝表情的說道:“有批數目近百的艦隊進入我們的雷達掃描范圍,並發電說是陳抗來了。” “陳抗?!這麼說我們的戰艦到了?”唐龍興奮的猛地跳起來,在池邊隨便抓起一條褲子就跑。不過跑到門口卻停了下來,接著不好意思地用那褲子遮擋著要害部位,在遍地的衣服堆里尋找著自己的衣服。 不一會兒,已經穿戴整齊的唐龍和女兵們,在對接口處排成整齊的隊列,迎接從一艘長2650米、寬1780米,擁有3000門炮口、上千道導彈魚類發射口的巨型戰艦上下來的陳抗。 身穿筆挺西服,滿臉紅光的陳抗,讓看過陳抗猥瑣樣的唐龍大吃一驚,怎麼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陳抗看到唐龍驚訝的目光當然知道怎麼回事,所以搶先向唐龍招呼道:“真是對不起啊,唐龍先生,本來我們可以提前幾天的,但是由于對這里我們不是很熟,並且要繞很多路,所以直到現在才來到。” 唐龍沒有在意這些,而是兩眼放光的看著那艘巨型戰艦,流著口水說道:“這艘就是我訂購的戰艦吧?” “是的,這艘就是。還有旁邊那20艘高級運輸艦,所有戰艦都幫您漆上了萬羅聯邦軍艦色和金色的SK23的標志。運輸艦里面裝的都是您要求的1000個大功率小型監測衛星,500套特種兵全套裝備、500套各種單兵武器、500套最新的間諜裝備、10架高級的陸地戰車、還有三年份的各種裝備的能源。而這艘戰艦里面也按您的要求做了改裝,在不改變核能鐳射主炮1000門,激光鐳射副炮2000門、防禦度800、50的動力爐的這些裝備下,改成了只需要300人就可以操控自如的控制系統。而艙內也按您的要求建造了500個套間,停機艙也擴大到能夠放下100架Y型高級戰斗機、50架單機50座的救生艇,而能容納500人的游泳池、容納500人的餐廳、500人量的食物制造機、容納200人放有各種游戲機的游戲室、50人的射擊場、50人的格斗場也全部按您要求改建好了。同樣彈藥庫也擴大了,存放有2萬枚射程達百萬公里的太空導彈,4千枚無放射性能源的偷襲者魚雷,20萬枚無放射性能源的隱身水雷。當然能源庫也擴大了三倍,裝滿戰機等機械所需的能源。還有您要求的戰艦人員培訓機也放在這戰艦上,就在游戲室內。”陳抗向唐龍詳細的介紹道。 唐龍聽到這些只能猛點著頭,尤娜雖然同樣為這艘戰艦的數據而驚訝萬分,但還是小聲的在唐龍耳邊提醒道:“長官,我們要脫離聯邦了,還用聯邦軍徽不大好吧?” 唐龍看到戰艦上SK23前面的聯邦軍徽,不由點了點頭對陳抗說道:“陳抗,能不能幫我把戰艦漆成黑色,除了SK23那個標志外,其他什麼的都給我漆黑。” 陳抗聽到這話一喜,因為這代表唐龍要離開聯邦了,這對他未來可是很重要的。所以他忙說道:“顧客是最大的,您的要求我馬上幫您辦好。對了,您准備替這戰艦取個什麼名字?我順便幫您漆上。” “取名字?SK23不就行了了嗎?”唐龍搔搔腦袋說。 “長官,那是部隊名,旗艦要另外有一個名字的,同樣我們那個SK23也要換一下,畢竟這是萬羅聯邦的部隊編號。”尤娜悄聲提醒道。 “換名?煩。”唐龍皺著眉頭想了一下說道:“唉,算了,懶得去想,反正我們這里是隕石帶,旗艦就叫隕石,部隊名就叫S吧,以後戰艦以SZ01、SZ02、SZ03來命名,運輸艦則以SY01、SY02來命名。” “好的,我這就叫人漆上。”陳抗點頭笑道:“對了,請上去點一下物資吧,還有我們的工程隊應該什麼時候動工呢?” “現在就動工吧,我們可以呆在隕石號上。”唐龍邊說邊往戰艦走去,當然陳抗是陪在一旁的,他還有些話要和唐龍說呢。不過其他女兵卻沒有立刻去參觀這艘日後要在其上生活的戰艦,而是在陳抗手下的陪同下去檢查物資合不合數目。至于工程隊,也在陳抗手下的指揮下開始干活了。 在陳抗的指引下,唐龍來到了這艘戰艦的指揮官室。看著這個裝修得金碧輝煌,擁有臥室、書房、客廳、酒櫃這些東西的指揮官室,唐龍不由呆了。 陳抗當然知道唐龍這個年輕人是不可能進入將軍級指揮官室的,所以對唐龍的表現覺得很正常,于是他含笑說道:“唐龍先生不請我坐下嗎?” 聽到這話唐龍才想起自己是這里的主人,忙說道:“請坐。”唐龍和陳抗都不是客氣的人,在唐龍說出請坐的時候,唐龍和陳抗都坐下了。 兩個人都不知道說些什麼好的靜坐在那里,好一會兒,陳抗見不能夠這樣干耗下去,開始尋找話題了:“唐龍先生……” 陳抗的話還沒說完,唐龍就好像想起什麼的說道:“哦,你說剩下的余款是吧?我這就付給你。”說著就拿出了自己的那張軍人卡。 “呃……哦,好的。”陳抗接過唐龍的軍人卡,掏出隨身的轉賬機劃了一下後說道:“您看看數目對不對。”在唐龍確認後,陳抗繼續說道:“唐龍先生,不是我不看好萬羅聯邦,相信您也知道現在萬羅聯邦一片混亂,萬羅幣不是那麼好用,而且隨時會貶值,您最好把卡里的貨幣換成武萊幣或者是物資和藍金這些硬通貨幣。還有,您最好是申請一張宇宙銀行的信用卡,這萬羅聯邦的軍人卡去到外國使用比較不方便。” 唐龍笑道:“謝謝你的提醒,有機會我會去更換的。” 陳抗不知道,唐龍卡里的錢,除了那筆從聯邦軍部勒索來的資金外,其他在曼蘭星打劫黑社會搶來的財寶和那個曼蘭星球長曼德拉彙來的黑金,全被2號星零在宇宙銀行換成硬通貨了。而那些股票,2號星零除了幫股票換了個擁有人外,根本沒有碰它,成為這些大公司的股東來分紅比賣掉股票好。 看到已經拉開話題了,陳抗像閑聊似的說道:“唐龍先生,您被萬羅聯邦流放到這里。哦,不用奇怪我為什麼會這麼說,任誰看到您這基地的位置和設備都知道您被流放了。現在聯邦已經混亂了,在經過您剛才漆掉聯邦軍徽的事,不知道您是不是准備……” 唐龍聽到這話呆了一下,不過很快笑著說道:“是呀,我准備脫離聯邦自己發展呢。”唐龍並不認為自己要干的事不能讓人知道,所以很輕易的就說了出來。 原本以為要花費一番功夫才能得到自己想聽的話的陳抗,沒想到唐龍這麼口直,不由眼放精光的說道:“噢,那麼您准備怎麼發展呢?” “呵呵,我也不大清楚,不過我的部下說要先擁有一顆行政星,現在煩惱的是不知道往聯邦發展還是往無亂星系發展。”唐龍無奈的說道。 “嗯,不知道您是怎麼考慮的,能說來聽聽嗎?”心中跳躍不已的陳抗,強自裝出好奇的神色問道。 “噢,當然可以。聯邦混亂不堪,而且都是些軍閥海盜割據,對他們我大部分都沒好感,而且就我這點人回去也不知道能干什麼好。可我又不了解無亂星系,跑去那里恐怕隨時會被人干掉,所以現在還沒決定怎麼發展。”唐龍搖搖頭說道。 陳抗忙說道:“無亂星系我倒有點了解,因為和他們有生意來往。那里最大的特點是勢力非常的多,幾乎一個行政星球就是一個獨立的勢力。而且政治制度異常混亂,什麼宗教、家族、民主、帝制等各種各樣,凡是曆史上出現過的政治制度在無亂星系都可以找到。” “哇,這麼說來無亂星系不就等于政治制度博物館?這麼多不同的政治制度存在,那他們豈不是天天混戰?”唐龍吃驚的問。 “不是天天混戰,而是分分秒秒都在混戰。在無亂星系上,幾乎每時每刻都有戰爭發生。不過他們的戰爭場面都不大,就是幾十艘戰艦的較量,最大的戰役也不過是數百艘戰艦的較量。”陳抗笑道。 “最大的也就是數百艘?這麼少的軍隊,難道沒有人可以把無亂星系統一嗎?”唐龍很驚奇的問。 陳抗笑道:“呵呵,統一無亂星系?談何容易。您只要看星系圖就知道了,無亂星系四周都有幾個政治制度不同,而且同樣強大的國家存在。這些國家剛好又各自支持無亂星系上與其政治制度相符合的各個勢力,同時無亂星系上的同一個政治制度的勢力又沒有連在一起,反而是東一片西一塊的。哪一種政治制度強大都會遭到其他政治制度的聯手打擊,所以想一統無亂星系是不可能的。” 陳抗看到唐龍皺眉的樣子立刻繼續說道:“不過也不是不可能統一,只要無亂星系四周的國家不干涉,只需以1萬兵力起家就可以一統無亂星系。而能讓這無亂星系四周國家唯一不干涉的理由就是,不是由無亂星系外部的人統一這個星系的。” 在這個時代言詞中的‘兵力’這個詞,說的是戰艦的數量,而不是士兵的數量,因為就算你擁有數以萬億的士兵,但沒有一艘戰艦,也只能任人宰割。所以,一萬兵力也就是指一萬艘軍艦。 聽到這話,唐龍兩眼放光的說道:“也就是說只要我是無亂星系的人,在我進行統一戰役時,四周的國家就不會來干涉嗎?” 陳抗苦笑道:“也不是說不會來干涉,而是不會聯合在一起來干涉。當然,前提要你是無亂星系被認可存在的勢力。不過要記住,你不要露出要一統星系的意願,不然所有勢力都會來對付你的。” “噢,那要怎麼成為無亂星系中被認可的勢力呢?”唐龍問道。此刻他發覺陳抗好象很想讓自己去無亂星系似的,不過唐龍沒有往其他方面想,只是以為陳抗是熱心的緣故,畢竟自己沒有什麼好給人家貪的。 “只要你投靠某個勢力,然後奪取那個勢力的指揮權,這樣你就可以成為無亂星系被認可的勢力。”陳抗繼續向唐龍提供建議。 “我應該加入什麼勢力呢?或者說我應該選擇什麼政治制度呢?”唐龍有點苦惱的問。他對無亂星系實在是太不了解了。 陳抗再次詳細地替唐龍分析道:“帝制靠的是血統,沒有血統很難獲得指揮權,而且造反也不是新人能成功的。民主制靠的是排資論輩和派閥強弱,沒有長時間的打滾根本不可能抵達最高峰。而宗教制度神神秘秘的,除了他們的神,誰也不知道下一個教宗是誰。家族制度雖然也不理想,畢竟他們講究的是姓氏,和講究血統的帝制差不多。不過有些弱小的家族制勢力比較開放,為了增強自己的實力,搞出了像古代分封制度那樣的政策來吸引外姓人加入。也就是說在這些家族中,無論本姓還是外姓,只要擁有功績就可獲得土地,功績大的家臣甚至可以左右主家的決策。” “呃,我感覺好像在上曆史課。”唐龍聽到這些遠古時期才存在的政治制度,不由目瞪口呆。 “呵呵,在無亂星系不但有非常古老的政治制度,同時也有非常古老的風俗習慣。甚至有些家族勢力控制下的民眾,還住在木制結構的房子里呢。不過他們用的東西還是和我們同一時代的,不然他們不可能打贏敵人。”陳抗笑道。 “這麼說我應該去投靠某個弱小的,願意接受外人的家族勢力,我才能在無亂星系站穩腳?”唐龍問道。 陳抗點點頭說:“如果說是想統一無亂星系,那就只有這麼辦。但如果您只是想橫掃無亂星系一遍,那麼您可以雇傭大批的雇傭兵幫您大肆破壞一番。不過到時的結果是,您將被整個無亂星系和它四周的國家聯合摧毀。” “那你知不知道這樣弱小的,願意接受外人的家族勢力,在無亂星系哪里?叫什麼名字?要怎麼投靠?”唐龍已經打定主意賴定了這個見多識廣的軍火商人。 陳抗假裝想了一下說道:“這樣的勢力在無亂星系沒有一百也有數十,不過如果您真的決定要去的話,我建議您去中州星,這顆星球離您這隕石帶只有30光年的距離,是同種制度勢力中離您最近的。控制這顆星球的勢力是無亂星系所有勢力中最弱小的,為了強大,他們對部下一視同仁,功勳的獎勵是同種制度勢力中最豐厚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勢力的家主也姓唐。”

上篇:第八十八章     下篇:第九十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