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一百零五章  
   
第一百零五章

“給我頂住!頂住!”唐納文揮舞著拳頭聲嘶力竭的大喊著,他也不想這樣毫無一個家主的風度,但戰況讓他已經喪失了維持風度的興趣。他帶來的兩百艘戰艦才一會兒工夫就消耗了一大半,就是強悍無比的X戰艦也被凱撒家干掉了好幾艘,不瘋掉都算他心理素質好了。 “他媽的!凱撒家從哪里買來這麼多的古怪戰艦?上次是圓柱形的戰艦,這次又來一種菱角形的戰艦,全都是沒見過的!”原本還擦著冷汗嘀咕的唐納武,看到5艘自己口中的菱角形戰艦朝這邊撲過來,立刻跳腳喊道:“媽的!快上去20艘攔住那幾艘菱角形戰艦!不要讓他們突入我們陣勢!所有戰艦給我瞄准射擊!” 唐納武口中的菱角形戰艦,是一種頭特別尖銳的戰艦。這種戰艦的火力倒不是很猛,只有上百門的火炮孔而已。不過他們皮厚、沖擊力猛、速度極快,完全是靠沖撞來毀滅敵艦的。他們那像磨得鋒利的三菱銼刀似的艦首,可以輕易的把戰艦戳成兩截,簡直就像遠古時期的突擊騎兵!唐家那幾艘被毀掉的X戰艦,就是這5艘菱形戰艦的功勞。 唐仲普滿頭冷汗地看著戰況往一邊倒,自己這邊雖然有著好幾十艘火力強悍的X戰艦,但對方全都是高級戰艦,並且數量是自己的兩倍以上。這些戰艦把自己這邊的戰艦團團圍住,上下左右、前前後後、四面八方進行群毆!而更為苦惱的那5艘菱形戰艦,居然在自己這邊的陣勢中竄來竄去,根本沒有任何辦法阻攔他們!不知道這些菱形戰艦是哪個王八蛋制造的,居然皮厚得根本不怕X戰艦的齊射!而且突擊速度時的速度比救生艇彈射出去時的速度還快!那個艦首也不知道是什麼材料做的,居然堅硬得可以在把厚實的戰艦撞個對穿後,自己還一點事都沒有! 唐海東根本沒有心情去理會戰況,反正他在家將的旗艦上只需要看就行了,什麼事都不用他去做。現在他是非常痛恨自己,為什麼自己那麼看不起唐龍呢?要是自己一直跟著唐龍,那麼現在自己也在中州星舒服的喝著美酒,等著下次會議的晉升了,哪里還會遇到像現在這樣一只腳踏進了棺材的情況啊! 與唐家驚慌擔憂相對的是凱撒家的歡喜得意,已經可以看到唐家就要被自己滅亡了,凱撒家的人全都士氣沖天的發起猛烈攻擊。 唐納文看到那5艘被自己戰艦圍住的菱形戰艦,尾部突然發出一道藍光,不由得立刻驚慌的喊道:“快!瞄准他們開火!絕對不能讓他們靠近!” 其他戰艦的指揮官在看到這一幕後也下達了和唐納文相同的命令。不久前的經驗告訴他們,一旦這種戰艦的尾部冒藍光,就是這些敵艦發起突擊的時刻了! 這些菱形戰艦尾部的藍光越來越亮,他們身上承受的激光炮火也越來越多。從太空看去,就像5把鋒利的菱形刺刀正接受傾盆大雨的沖刷一樣。忽然,這些戰艦尾部的藍光瞬間消失,這些戰艦的艦體同時也是一閃而逝,給人感覺好像跳躍進空間了一樣。 唐家的人沒有為這些戰艦的消失而歡喜,反而是驚恐萬分的四處張望,並大聲向四周詢問:“誰中招了?誰中招了?” 他們驚恐是很正常的,因為當他們發現那5艘菱形戰艦的時候,自己這邊已經有5艘戰艦,被它們的突擊力和鋒利的艦首,穿了個透穿。 正一邊心驚膽戰,一邊命令部隊攻擊那5艘戰艦的唐納文,突然接到了一道通訊,這是唐仲普發來的。本來臉上皺紋就多的唐仲普,此刻更因那眼中的疲倦和驚慌神色,讓他整個人足足老了幾十歲。 唐仲普語氣黯然的對唐納文說道:“家主撤吧,我們打不過的,已經損失了一半多的兵力了!” “撤?不行!我才剛占領紅獅星,怎麼能就這樣撤退!”唐納文瞪著眼喊道。他不願占領紅獅星沒一天就被人趕走,更不願放棄紅獅星存在宇宙銀行的30多萬億!因為他知道只要擁有那30多萬億,就算自己這些戰艦全部毀掉也可以瞬間就買回來。 唐仲普聞言一愣,表面上沒說什麼,但心底卻恨恨的想到:“媽個巴的混蛋!你的旗艦沒有受到攻擊當然是不想撤了!說什麼剛占領紅獅星,等你旗艦被轟個稀巴爛時看你撤不撤!” 正當唐仲普暗自嘀咕時,唐納武也跳出來要求唐納文撤退。唐納文剛想拒絕的時候,他的旗艦猛地一震,接著警報響起:“艦體受損11%!火炮毀壞20%!” 唐納文一聽電腦的提示音,立刻跳起來喊道:“所有戰艦火炮瞄准x12z34方位連續射擊!給我轟出一個缺口來!”雖然唐納文沒有說出撤退這個詞,但因為剛才他說的那個空間方向是中州星所在的方向,所以聽到這個大家都知道要撤了。 唐家那些早就被打得士氣降到谷底的士兵們,立刻精神煥發的發動奮起一擊,所有炮火都朝那個方位猛烈轟擊。而正圍著唐家慢慢折磨的凱撒家,根本沒想到唐家居然還有這麼猛烈的火力,立刻被唐家炮火轟出了一個缺口。這個缺口一出現,被困以久的唐家艦隊,不管三七二十一立刻朝缺口沖去。 凱撒家旗艦上的指揮官看到這一幕,不由冷笑的命令道:“艦隊往那缺口集合!記住!本爵指揮的艦隊一定要如云流水般的移動!哪個艦長沒有辦到,本爵給他好看!”隨著這個指揮官的命令,包圍住唐家的凱撒家艦隊,開始像一個收縮前進的水母,快而整齊的向那缺口集合。 “渾蛋!沒有命令亂動干什麼?排好隊列,不要擠!不要亂!”看到部下毫無規矩的往那缺口沖去,唐納文氣得跳腳罵道。他擔心大家擠在一起,會減慢速度,會給敵人狙擊的機會。不過他的好心被部下們當驢肺了,唐家各戰艦的指揮官聽到唐納文的話後都在心中罵道:“什麼不要擠,不要亂?還不是想要我們讓路讓你先出去?哼!大難臨頭各自飛,誰管你?” 而所在戰艦已經沖到缺口的唐海東,更是望著自己父親的旗艦陰笑的想到:“嘿嘿,最好你這個慢慢吞吞的老家伙被人干掉,這樣整個中州星就是我的了。哼,弟弟,不要怪哥哥狠,誰叫你要在老家伙的旗艦上呢?讓我詛咒你們的旗艦被摧毀吧!”唐海東不懷好意的念頭才剛想完,他就覺得戰艦猛地一震,接著身子一熱,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看到屏幕上清晰的顯示出,沖出缺口的戰艦都被凱撒家調過去的那層厚重的戰艦群摧毀,唐納文臉色難看的命令道:“聽從命令!所有戰艦朝xxx方位連續射擊!”他表面上為那些戰艦被摧毀而顯得不好看,但誰也不知道此刻他心里卻有著一種丑惡的快感,他正猙獰的想到:“一群目無長上的混蛋!敢不聽我的命令?死了活該!”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大兒子已經完蛋了,不過這個時候的他就算知道了也沒什麼反應吧?畢竟活命要緊啊。 看到沖向那個缺口的戰艦被摧毀,而且自己家主並沒有下達撤退的命令,唐家的戰艦各自調動火炮方位,瞄准xxx方位連續射擊。 凱撒家旗艦上的指揮官,看到唐家掉轉頭攻擊不由為之一愣。原本以為唐家想從那缺口逃走,所以把兵力都往那缺口附近移動。因此其他薄弱的陣勢立刻被突如其來的打擊打懵了,並且很快露出一道寬大的缺口。 剛看到這一幕,就接到損失報告的凱撒家指揮官,立刻大喊道:“他媽的!上當了!快調動戰艦往那xxx方位集合!無論如何一定要困死唐家的戰艦!” 當唐納文看到敵艦跟預想中一樣移動的時候,不由面有得色的笑道:“所有戰艦聽令,所有引擎全功率空轉!” 聽到這命令的唐家各艦動力員都是一愣,引擎空轉對引擎耗損非常巨大,而且還全功率空轉?這樣下去,這些新買的戰艦沒用多久就要維修了。想雖這樣想,但他們還是服從命令。剛才那一票不服從命令,而被敵人轟成塵埃的友軍慘狀,還曆曆在目呢。 唐納文等到凱撒家戰艦都往xxx方位移動後,立刻下令喊道:“方位正前方!引擎全開,撤退!”說完率先帶著旗艦朝凱撒家讓出來的空隙沖去,其他戰艦當然是立刻遵照命令撤退了。本來就全功率空轉的戰艦,突然加速前進,使得所有的戰艦都猛地一震,然後像導彈一樣的朝目標方位沖去。速度可以和剛才的菱形戰艦突擊時相比了。 凱撒家指揮官發現自己又上當了,立刻惱怒的喊道:“追!掉頭干掉他們!”正在前進的凱撒家戰艦聞聲立刻掉頭,這一來馬上讓前進的隊形停滯下來。並且由于戰艦太過于密集需要互相躲閃,而且戰艦有向左掉頭有向右掉頭的,一下子功夫整個隊形都混亂了。 凱撒家的指揮官氣得狠狠地打了自己一個耳光罵道:“他媽的!我真是頭豬!居然忘了叫他們向同一個方位掉頭!” 而唐家當然早就利用這個機會進行空間跳躍逃走了,至于剩下的那幫怒氣沖天的凱撒家戰艦,只能無奈的去收複紅獅星,清點損失了。因為他們知道沒有提前通知烏蘭星的情況下,自己根本不能過境追擊。而等得到通知烏蘭星後,唐家早就回到中州星做好下一場戰斗准備了。 中州星的宇宙港口,無數衣著華麗的家臣整齊的排在港口。他們前面,也就是港口大門的兩側,是一支數千人的儀仗隊。家臣們的右邊則是數百人的鼓樂隊,而後面就是那密密麻麻、花枝招展的女眷們。這些女眷四周則是唐龍領的地面部隊,有警察、有猿人,這些武裝力量把整個宇宙港圍得水泄不通。 “來了、來了,快!奏凱旋曲!”負責鼓樂隊的一個家臣,在看到天空出現了戰艦的身影後,立刻對那幫鼓樂手喊道。 很快,一首整個宇宙都通用的凱旋曲在這宇宙港響了起來。聽到音樂,那隊儀仗隊立刻抬頭挺胸,抽出儀仗刀,豎握在自己前方。 那些還在悄悄說著話的女眷們立刻閉上嘴巴,並不知從哪掏出粉底、鏡子之類的小化妝物,開始緊張的查看自己臉上有沒有不對勁的地方。 她們在被父兄帶來這里的時候就被告知要展現自己最美的一面,她們相當清楚自己父兄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唐龍這個英俊的青年是未婚的。雖然她們當中大部分都沒有親眼見過唐龍,但父兄拿給她們看的唐龍的立體影像,可是讓她們看得臉紅心跳哦。 當然,與這些女眷滿臉焦急之色相比,前面的家臣中很多年輕家臣露出了焦慮的神態。這些年輕家臣時不時回頭看身後女眷中的某個人,不論有沒有得到自己意中人的回應,這些年輕家臣們都痛苦的低下頭。 沒有得到回應的年輕家臣,是因為知道意中人已經放棄自己了,而傷心的低頭。得到了回應的年輕家臣,卻因為看到意中人那痛苦的神色,為自己無能為力去改變什麼而低頭。 在家臣焦急等待唐龍出現的時候,已經從旗艦下來進入宇宙港的唐龍,一邊帶著尤娜等負責政務的人往外走,一邊說道:“信息阻攔器安置好了嗎?” 尤娜點點頭說道:“已經安置好,整個中州星都被籠罩住了。” 唐龍想了下說道:“嗯,唐納文他們不大可能被凱撒家全部滅掉,肯定會逃回幾十艘戰艦,通知莎麗潔絲她們做好准備,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一場戰爭的了。” “是。”尤娜點頭掏出通訊器,開始通知呆在大氣層中指揮戰艦的莎麗和潔絲。 尤娜旁邊的愛爾希插話說道:“我們可以在靠近烏蘭星附近布雷啊,這樣有可能讓他們一跳躍出來就中招哦。” 唐龍搖搖頭:“布雷雖然可以打擊一下他們,但卻不能完全消滅他們,而且還絕對會讓他們意識到中州星換主人了。再說了,我們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直接跳躍到中州星來。” “那,我們把他們引到地面來,然後直接把唐納文他們抓捕不就行了?這樣多麼方便快捷啊。”愛爾希不死心的繼續說道。 唐龍還是搖搖頭說道:“誰敢保證中州星的人不會向他們告發我們呢?要知道太空的信息阻隔器只是保證不讓星球的信息傳不到太空,他們一進入大氣層就能接收到信息的。得知消息的他們,絕對會拚死反抗,這會加大我們損傷的。而且在星球的大氣層內進行戰艦戰,對整個星球都是一場巨大的災難。要知道引力的問題會讓被摧毀的戰艦直接掉落地面的,所以我們只能在中州星附近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聽到唐龍的話,愛爾希嘟嘟嘴不吭聲了。 快要走出宇宙港口大門時,唐龍突然回頭對緊跟在身旁的麗舞說道:“你負責安排那些移民,普通移民待遇和我們領地的民眾一樣,那些人才的待遇要和我們的待遇相同。”說到這他又對已經通知完莎麗的尤娜說道:“尤娜你盡快讓這些人才進入崗位,讓他們把學問、研究、實驗都搞起來,到時候大家想一下看看給個他們什麼研究目標。” “是。”麗舞和尤娜立刻應到。麗舞他們還沒什麼,尤娜就很感慨地看著唐龍,她很欣慰的發現唐龍開始具有領導者的味道了。 走出門口的唐龍先是聽到一陣刀劍金屬敲擊的聲音,接著就聽到一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抬眼望去,發現港口已經被數萬人圍住了。定睛一看,全都是這個星球的那些家臣。而且自己前面,也就是宇宙港門口居然有一大票的儀仗隊,用儀仗刀交叉組了個刀廊。看到這些,唐龍皺了皺眉頭,心中嘀咕道:“勞民傷財。” 當然,唐龍不會在這個時候說出的,那多煞風景啊。 看到從刀叢中從容通過的唐龍,家臣們立刻跪下高喊道:“參見主公!” 那些女眷雖然也跪在地上,但卻抬頭偷看著唐龍。可惜由于離唐龍太遠,除了幾個身影外根本看不到什麼。 “歡迎主公歸來。”那個馬圖滿臉恭敬的第一個跪爬前幾步說道。看到馬圖的動作,唐龍的直系家臣紛紛爬前幾步再次歡呼唐龍回來,他們都希望主公能記住自己。 唐龍揮手說道:“好了,都起來,跟著自己上司去處理政務,我們有大批的移民要安排。”隨著唐龍的話語,那些道謝後起來的外系家臣驚訝的發現,唐龍那些直系家臣居然向唐龍身邊的幾個美女恭敬的行禮,並且很乖巧的跟在她們身後分成幾批站立。 很快,尤娜、麗舞、凌麗、愛爾希等人都帶著手下走了,唐龍的直系部下就剩下馬圖和關和以及彭文峰、張開這四人。 看到彭文峰、張開還呆在這里,唐龍不由說道:“彭文峰、張開,你們負責中州星的治安巡查,並且維持移民時的秩序。” 彭文峰、張開聞言心中一喜,自己變成整個星球的治安長官了。雖然他們非常高興,但還是壓住喜悅,滿臉恭敬的遵命離開了。 馬圖和關和看到所有直系家臣都離開了,就剩下自己,不由得忐忑不安的看著唐龍,他們可不想讓那些外系家臣發現自己是唐龍手下最沒用的。 唐龍曾從凌麗口中知道這兩個家臣遵照自己的命令拉攏了許多人,不由滿臉笑容的拍拍他們的肩膀說道:“上次的任務你們兩個做得很好,等過一陣子讓你們負責外交,現在暫時跟在我身邊吧。” 馬圖和關和聽到這話立刻歡喜的跪下道謝,隨後恭敬的站在唐龍身後,並且抬頭挺胸得意的看著前面的外系家臣。他們雖然比唐龍大了幾十歲,但他們對于唐龍像誇獎後輩一樣的誇獎自己卻是很是享受,畢竟他們從小到大接受的都是下臣的教育。 對于唐龍讓他們負責外交這點,兩人偷偷的互相看了一眼,雙方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火花。因為唐龍沒有說誰是正誰是副,可以斷定正副之分是看自己跟在唐龍身邊的表現來區分的。他們都在心中決定,一定要好好表現自己並且狠狠的打壓對方。因為無論在哪個勢力哪個國家,外交大臣都是一個重要的,屬于組織核心的職位。 唐龍看到這些數目繁多的外系家臣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不由皺了下眉頭,對他們說道:“你們以前擅長處理什麼政務的,就去向我那些負責這個部門的家臣報道。大家不用胡思亂想些什麼,只要你努力做事,該升官的照樣升官,該獎勵的照樣獎勵!具體情況馬圖和關和會向你們介紹的。”說著就帶著衛兵轉身進入宇宙港,登上戰艦離開了。相對于處理政務,唐龍更習慣于指揮戰斗,他知道自己政務不行,所以發布完命令後就走人了。 馬圖、關和看到唐龍走了,不由一呆,但很快被那些外系家臣圍上來巴結、詢問的動作,搞得他們沒空去思考唐龍剛占領中州星後,為何不安定一下人心就離開的事。反而開始立刻得意洋洋的向他們介紹唐龍手下各個部門的負責人,並且使出渾身力量拉攏他們站在自己這一邊,以便自己能在爭奪外交大臣正職的爭斗中獲勝。 那些女眷們看到唐龍居然這樣就走了,絕大部分都露出失望的神色,只有一小部分人是松了口氣似的和身邊的人交談起來。當然,她們這些嬌生慣養的小女生是不可能在外面呆久的,很快就三三兩兩的帶著家里的老護衛離開這里,她們才懶得管父兄在干什麼呢。至于那些猿人早就跟著彭文峰、張開去巡邏整個星球了。 唐龍回到旗艦上,對管理軍隊的莎麗和潔絲交待一番後,鑽進游戲室玩他的游戲去了。原來的領地士兵知道唐家主還有可能回來,所以對自己不能回陸地沒什麼意見,並各自在檢測自己的崗位系統。 而那些投靠過來的原凱撒家士兵由于自己家人都被安排到陸地了,雖然對不能進入陸地而有點不自在,但還是能安靜呆在自己崗位。 懸浮在中州星大氣層中的93艘戰艦,除了對破損戰艦進行維修工作外,其他的就靜靜的等待著戰爭的到來。至于那些運輸艦,早在給戰艦補充完畢後就躲到中州星的另一邊去了。唐龍可不想這些沒有戰斗力的運輸艦,呆在這附近從而被流彈摧毀了。 烏蘭星勢力范圍的某星域,空間一陣扭曲,唐家逃出生天的戰艦終于完成了空間跳躍。此刻臉色可以和死人相比拼的唐納文,皺著眉頭命令道:“向烏蘭星發去請求通過的通訊,各部彙報損失。” 沒多久,通訊員就報告烏蘭星同意通過的答複,接著唐納文的副官向唐納文報告道:“主公,這次戰役我們損失了20艘高級戰艦、50艘中級戰艦、40艘運輸艦……” 副官的話還沒有說完,唐納文就咬牙切齒氣敗的喊道:“可惡!居然除X戰艦外全沒了!” 不怪唐納文如此氣敗,居然才一會兒工夫就沒了110艘戰艦。自己唐家剩下的兵力,加上唐龍那幾艘,還不到一百,這以後要怎麼打啊!現在只能祈求凱薩家不會立刻攻打中州星,不然唐家絕對完蛋!想到這,唐納文瞪了副官一眼後問道:“X戰艦損失了多少?” 副官吞吞口水,小心的瞥了唐納文一眼後說道:“損失了32艘,三個家老都只剩下一艘旗艦了。” “什麼!32艘?X戰艦的防禦度有800度!怎麼可能損失這麼多的?!”唐納文不敢相信的瞪著副官問道。 副官被唐納文的凶惡眼神嚇得結結巴巴的說道:“呃,是由于……是由于這些損失的X戰艦大多數都是兵員不滿,戰斗的時候……戰艦……戰艦的能力並不能全部施展出來,所以……” “可惡!”唐納文一拳捶在控制台上咬牙切齒的吼道:“紅獅星那幫該死的賤民!如果不是那幫賤民暴動,本公絕對不會損失這麼多的X戰艦!早知道就該把他們殺個精光!” 在唐納文眼中,200多億的X戰艦絕對比那些十幾億的戰艦重要。與之相比起來,更不要說那些不值分文的士兵了。對于犧牲的士兵,唐納文只是感覺人手不夠用而已。除此之外,根本沒有什麼其它的感覺。 “暫時不要維修戰艦,直接回中州星!”唐納文不愧是家主,很快從傷心的情懷中恢複過來,立刻下達回中州星的命令。 聽到唐納文開頭那句話的副官,在心中暗自嘀咕道:“什麼暫時不要維修戰艦?運輸艦都完了哪有什麼材料來維修!而且我們會損失這麼大,還不都是因為你們這幫家伙只顧搶劫沒有派人警戒造成的,真是不知所謂!”當然,他想是這樣想,但卻沒有在臉上表露出來,反而是恭敬的領命下去傳達命令了。 不一會兒,唐納文那44艘傷痕累累的X戰艦,終于進入了中州星的勢力范圍。唐納文發現唐龍居然沒有來迎接自己,不由皺眉問道:“怎麼沒人來迎接的?沒有通知指揮塔嗎?” 副官忙回複到:“主公,不知道是我們的通訊器出問題,還是中州星的指揮塔出問題,反正是連接不上中州星的信號。”他才說到這,雷達員就報告:“報告主公,雷達上有反應,1艘X戰艦從大氣層中出來了。” “真是的,居然才派出一艘戰艦來迎接!”唐納文嘀咕了一句,揮揮手讓副官指揮戰艦繼續前進。唐納文並沒有往其他方面想,他以為唐龍的其他戰艦都在維修,所以才派了一艘來迎接自己。 雷達員報告完畢後,就回到自己的崗位。不過他突然發現雷達上顯示中州星處有幾十個亮點,可是很快又暗了下去。熟悉雷達功能的他,知道這是表示有幾十艘飛船懸浮在中州星的大氣層,因為停放在港口的飛船雷達是檢測不出來的。雖然這一幕讓他覺得奇怪,不過他沒有在意,以為這些亮點是民用船,或者是自己的雷達壞了。畢竟不久前那次遭遇的攻擊太厲害了,出點問題很正常。 他會有這個觀點,是因為誰都知道中州星除了唐龍的7艘戰艦外,就再也沒有戰艦存在了,根本不用在意什麼。當然,雖然絕大部分雷達員都是這個觀點。但還是有盡職的戰艦雷達員因為這件事而向旗艦雷達員發來的請示,可是都被旗艦雷達員以不用在意打發了。 待在游戲室內的唐龍突然被人叫了出來:“主公,唐納文他們已經進入中州星雷達范圍。” 從游戲艙爬出來的唐龍邊走邊向通訊員問道:“他們居然真的逃跑回來了,他們還有多少艘戰艦?” “還有44艘X戰艦,全都有不同層度的損傷。” “好,命令所有戰艦准備,等我命令來個萬炮齊射!”來到指揮室的唐龍一邊興奮的說道,一邊命令旗艦沖出大氣層。 “是!”通訊員立刻把唐龍的命令傳達到所有戰艦。那些靜止的唐龍戰艦,接到命令後立刻啟動引擎,開始緩慢的向太空移動,並且開始充填能源彈藥。 看到自己的故鄉就在眼前,唐家死里逃生的士兵們都露出了激動地神情。駕駛戰艦的士兵也下意識的加快了速度,希望能盡快的回家休息。就因為這樣,動力受損和為了顯示地位而特別放慢速度的幾艘旗艦外,其他戰艦都快速的撲向中州星。 站在隕石號旗艦的唐龍冷笑的向通訊員命令道:“向他們發出勸降通訊!” “是!”早就把信號輸入電腦的通訊員,第一時間把勸降通訊傳給了這些蜂擁而來的戰艦。 接到通訊的唐家戰艦全都愣呆了,很多人都用手指挖著自己耳朵看自己是不是聽錯了。第一個清醒過來的是唐納文,他在聽到唐龍勸降的通訊後只愣了一下就跳腳大罵道:“他媽的!他敢勸降?他一定是投靠凱撒家了!唐龍是敵人!給我抓住他!”罵完就立刻命令自己的旗艦加快速度,准備親自把唐龍的旗艦撕個粉碎。他沒有命令射擊,因為他看到唐龍才只有一艘戰艦。此刻的他被一連串的打擊氣暈了,根本沒有去想唐龍憑借什麼來要求自己投降。 這些脫離隊伍呆在後面的幾艘旗艦,立刻遵照唐納文的命令加速前進。不過也不是所有旗艦都加速,唐仲普的旗艦不但不加速而且還倒檔後退起來。當然,在這緊張時刻根本沒有人留意到他這艘戰艦的異常。 唐家戰艦終于明白唐龍這家伙反叛了!全都興沖沖的超唐龍撲去。40多艘戰艦抓捕一艘戰艦,那還不是手到擒來?被唐龍壓制得不能抬頭的各艦指揮官,都惡意的幻想著抓到唐龍後該如何來凌辱他。 唐納武臉色沉重的看了一下唐龍那艘孤獨的旗艦,扭頭對副官說道:“後退,跳躍到歐德星。” 副官吃驚的看著唐納武,看到唐納武難看的臉色,副官只好吞吞口水,把要勸告的話都吞回肚子里,轉身去傳到命令了。 看到那些戰艦不知死活的朝唐龍沖去,唐納武冷笑一聲後低聲嘀咕道:“一群白癡,他沒有把握敢讓你們投降嗎?哼,別怪我不提醒你們,如果提醒了你們,誰替我擋住唐龍呢?反正我的兒子帶在身邊,其他的也懶得去理會了。” 很快,唐納武的旗艦已經退到唐仲普後面,也是整個陣勢的最後面。在戰艦開始跳躍的時候,唐納武對著唐龍的戰艦冷笑道:“唐龍你夠厲害,來到唐家還沒有一年工夫就把唐家給奪取了!不過你放心,我唐納武是不會這麼容易失敗的!”話說到這,唐納武的戰艦就跳躍走了,戰場上根本沒有人注意到這點。

上篇:第一百零四章     下篇:第一百零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