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一百二十二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黑發美女想了想,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伸出手向唐龍說道:“先生您好,我是天堂幫少幫主——陳怡。” 唐龍愣了一下,但仍伸手和陳怡握了一下後說道:“您好,我是劉龍。”他護照上的這個假名用的是唐龍母親的姓氏。唐龍看到陳怡的目光望向唐一,不由說道:“這是我的兄弟,叫唐金。”出門前唐一那五個家伙的名字分別換成了金、木、水、土、火這五個字。 唐金聽到唐龍的介紹忙伸出雙手握住陳怡的另外一個手,一邊偷偷的撫摸一邊諂媚的笑道:“原來天堂幫少幫主親自出馬招待我們,真是讓在下三生有幸,不知道在下有沒有邀請少幫主共進晚餐的榮幸呢?” 陳怡厭惡的皺皺眉,不留痕跡的抽開手,不理會唐金的話,而是盯著唐龍的雙眼笑道:“不知道劉龍先生這次來D區是純粹游玩呢?還是……” 唐龍笑了笑,瞥了一眼這個美女後笑道:“我這次來D區主要是因為我這個兄弟想組建個黑幫玩玩。”說著指了一下唐金。 “組建個黑幫玩玩?”陳怡震驚的看看一臉笑容的唐龍,又看看和那個女子調笑的唐金,看他們的樣子敢情以為組建黑幫是過家家呢,想到這陳怡臉色一沉對唐龍說道:“哦,這麼一來的話我們豈不是敵人了?” “呵呵,在沒有向警局申請黑色卡片之前,我想我們不會成為敵人的。”唐龍含笑說道。 陳怡眼中寒光一閃,點點頭說道:“是的,您沒有在申請黑色卡片以前,您依然是我們的客人。” 唐龍看到這個氣勢逼人的美女不由笑了一下,故意說道:“對了陳小姐,不知道我們在申請黑幫後,應該做些什麼呢?我們都沒當過黑幫份子所以不清楚怎麼回事,陳小姐能教一下我們,讓我們長長見識嗎?” 陳怡惱怒的瞪了唐龍一眼,心中氣憤地罵道:“渾蛋!真的把組建黑幫當成過家家了,居然向黑幫份子詢問怎麼組建黑幫!”心中雖然這樣想,但她也知道唐龍現在是一等金卡客人,客人的疑問還是要回答的,于是她惱怒的說道:“申請組建黑幫後還要擁有地盤,同時還要有固定的收入,每月要上繳一大筆稅金,不然警局會取消你的黑幫資格!” “哦,敢情這里的黑幫就跟企業一樣呢。”唐龍有點吃驚的說,他沒想到警局居然可以用沒有繳稅的條件來取消黑幫,這不跟企業一樣嗎? “這里的黑幫就是跟企業一樣!區別只在于企業是用商業手段來打擊對手,而黑幫則是用武力來打擊對手。”陳怡有點無奈的說。 一直沒插嘴的唐金突然張嘴說道:“這還算黑幫嗎?真是的,和電視里的黑幫不同嘛。” 陳怡冷哼道:“哼!笑話,要是我們這些黑幫和電視里的黑幫一樣肆無忌憚的打打殺殺,老早就被政府消滅了!” “你們為什麼成為黑幫?”唐龍問道。 “為什麼成為黑幫?嗬嗬,這個世界要麼成為有錢人高高在上,要麼就成為窮人趴在地上,像我們這些既沒有本事又沒有能力的人,不想趴在地上當窮人,那麼就只有成為黑幫才能成為高高在上的人。”陳怡冷笑道。 “成為高高在上的人真的那麼重要嗎?”唐龍不解的問,他自己現在也是高高在上的人了,可卻並不覺得自己有什麼與眾不同。 “哼,飽漢不知饑漢苦,你沒有在底層生活過當然說高高在上沒什麼了不起了。”陳怡厭惡的說。她認為唐龍這種一出世就高高在上的人沒有什麼好說的,為什麼這樣認為呢?簡單了,如果不是出身好,20來歲的小青年能夠隨時掏出700萬弄7張一等金卡嗎? 唐龍想反駁,但想到自己的家庭屬于中上水平,而且自己除了剛參軍的時候受了點苦外,其它時間也真如陳怡所說高高在上的,也就不吭聲了。所以一下子,車廂內除了唐金和身旁的女子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其他人都沉默不語。 很快就在這沉悶的氣氛中,車子停了下來,陳怡第一個打開車門出去後帶著一絲勉強的微笑說道:“尊貴的先生們,酒店到了。” 出了車門的唐龍看到這家名為天堂酒店的樣子不由呆了一下,因為這家酒店的外表雖然金碧輝煌,但卻很矮小,跟其他都市的普通酒店一比顯得很小氣的樣子,這樣的酒店就是這條街最好的?唐龍不是嫌棄這酒店,他就算是住茅屋都可以的,他是奇怪既然天堂幫在這條街很有勢力那為什麼酒店不建好一點呢? 陳怡看出唐龍的疑惑,出聲說道:“幫派的酒店大部分都是這種款式的!”說完向幾個來迎接的酒店門童交待了一番,就帶著那個陪唐金說話的美女徑自走入酒店。 酒店內某個房間內,一個坐在辦公桌前抽著雪茄的中年人正聽著陳怡彙報情況,只見他聽到有人襲擊自己的愛車,不由得咬牙切齒的說道:“肯定是骷髏幫干的!他們早就不忿我們比他們多出一條街!” “爸,這件事不用想也知道,和我們有過節的只有骷髏幫。我想讓您注意的是那個叫劉龍的人,他想在D區建立幫派啊!”陳怡急切地說。 “建立幫派?哼,這些小少爺吃飽了撐著沒事干學人家組建黑幫?不用理他,只要他敢建幫,我們會讓他明白黑幫不是這麼好玩的!”中年人不以為意的吸口煙說道。 陳怡不滿的說道:“爸,你又小看對手了,別忘了S區的幾個大黑幫就是這些小少爺組建的!” 中年人聽到這話臉色沉重起來,他點點頭說道:“嗯,那麼我們應該在他一開始建幫就把他們完全消滅才行!”說到這他發現陳怡搖了搖頭,不由瞪眼說道:“怎麼?你懷疑你老爸我沒有這個能力嗎?我們天堂幫的兩萬弟兄可不是擺來好看的啊!” 陳怡搖搖頭說道:“不是懷疑您的能力,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心中有個感覺,感覺如果我們惹上他們是一件非常錯誤的事情。” “咦?怎麼你會有這樣的感覺呢?”中年人很吃驚的看著陳怡。他非常清楚自己這個女兒的能力根本不比其他大黑幫的繼承人差,甚至比他們還好,就算面對快要滅幫的困境都沒有皺過眉的她居然會有這樣的感覺?看來那個小少爺要好好了解一下才行呢。 “我也說不清為何會有這樣的感覺,可能是那個劉龍給人一種高深莫測的感覺吧。老爸,我認為那個劉龍絕對不是什麼小少爺那麼簡單,因為他不但擁有武力驚人的手下,身上還具有一種常年發號司令的人才有的氣勢!” “哦?氣勢?有沒有老爸這麼有氣勢啊?”中年人咬著香煙嬉皮笑臉的作了個挺現三角肌肉的健美動作。 陳怡搖搖頭說道:“老爸,這不是什麼彪悍的氣勢,如果您身上的氣勢是因指揮兩萬弟兄而形成的,那麼那個劉龍就是……”陳怡想了一下後說道:“就像是只有指揮數百萬部隊的指揮官才有的那種氣勢。” 中年人聽到這話不由一呆,他吃驚的說道:“女兒不要嚇你老爸,如果他有幾百萬的部下,他何必來這里組建黑幫?自己占據個星球當土皇帝不好嗎?” “唉,所以我說搞不懂啊,算了,你自己親眼看看吧。”陳怡說著按動辦公桌上的一個按鈕說道:“那7個一等金卡客人安排在哪個房間?”一個聲音立刻響起:“小姐,按照客人的要求,他們被安排在1號總統套房。” 中年人插話說道:“全都住在1號總統套房?” “是的幫主,他們都住在1號總統套房。” 聽到這個回答,中年人摸摸下巴嘀咕道:“那個劉龍要麼是個怕死的家伙,要麼就是習慣和他的部下同甘共苦。”而此刻,陳怡已經把1號總統套房的立體影像傳遞過來了。 只見在總統套房的客廳處,一個戴著W型墨鏡的年輕人坐在首位的沙發上,而其他六個黑衣大漢則分成兩邊坐在年輕人的左右。陳怡向她父親介紹道:“中間那個就是劉龍,他左手邊的第一個就是他說的兄弟唐金,那5個人劉龍沒有介紹,估計都是他的保鏢。” 中年人歎口氣說道:“唉,女兒,你的眼光還需要鍛煉,這個劉龍哪里是小少爺啊,他們全都是身經百戰的軍人。” “軍人?您從哪里看出他們是軍人?”陳怡吃驚的喊道。 “你看他們的坐姿就知道了,沒有嚴格訓練的部隊不會出現擁有如此標准坐姿的軍人。相信我,起碼我也當了十幾年的兵,是不是軍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中年人點點頭說。 “我沒說不相信您啊,對了老爸,您能看出他們是哪個國家的軍人嗎?”陳怡好奇的問。 中年人搖搖頭說道:“這哪能看出來的,不過調查一下哪個國家的軍隊會嚴格訓練軍姿的就知道了。” “這叫人怎麼查嘛,有這麼多個國家。”陳怡不滿的撇撇嘴。 中年人笑道:“不,這很容易查的,因為現在根本沒有幾個國家會要求軍隊嚴格訓練軍姿,看看我國號稱宇宙最強大軍隊的武萊大兵就知道,除了身上穿著軍服外,言行舉止比我們這些流氓還更像流氓。” 陳怡點點頭不吭聲,因為此刻那個劉龍開始和部下說話了:“唐金,明天你帶著金一、金二金三去找軍火商人,買幾件乘手的武器,同時打聽一下這區最弱小的黑幫是誰,他們的地盤在哪里。我帶金四、金五去警局申請組建黑幫。”金一這幾個名字就是那五個機器人的名字,跟著唐木的就以木為姓,跟著唐水的就以水為姓。 唐金向唐龍問道:“老大,這最弱小的黑幫是指擁有地盤的呢,還是沒有地盤的? “當然是擁有地盤的黑幫了,那些沒有地盤的黑幫我們去消滅他們有什麼好處?難道你這麼快就收集到情報了?說來聽聽。”唐龍揮揮手說。 唐金笑道:“嘻嘻,我哪都沒去,哪有可能收集到情報,是大姐給我的資料里面有記載。”說到這唐金拿起一個水果咬了口後才繼續說道:“D區的古蘭街由10多個黑幫占據,是D區火並事件最多的一條街,這10個黑幫都很弱小,隨便挑一個就行了。” “嗯?他們這麼弱小,附近的黑幫怎麼不吞並他們?”唐龍好奇的問。他對于唐金吃東西的事已經不吃驚了,因為剛才唐金偷偷的告訴他,唐星為了不讓他們因為不用吃喝的問題,而被人認出是機器人,所以給這些外出執行任務的機器人全都改造了一個人工胃,可以把食物轉化為能源。 “嗨,那條街是D區最破爛的,平時都沒有什麼客人上門,沒有什麼油水的。而且那條街的黑幫份子都是些窮凶惡極的家伙,所以附近的黑幫都不願犧牲大量人手去吞並一條沒有油水的破街。” “嗯,既然這樣那麼你就去搞些武器來,等我申請組建黑幫後就挑一個目標下手吧。”唐龍點點頭。 唐金突然興奮的說道:“老大,我們建幫的時候來個開門紅,把那條街的人全部殺光怎麼樣?” “笨蛋!”唐龍狠狠地敲了一下唐金的腦袋,然後惡狠狠的說道:“看電影看白癡了是不?全部殺光?到時候我們到哪里去招收手下?你以為就你們六個人可以統一天下嗎?還有以後不要動不動就殺人啊什麼的,多動點腦筋!” 唐金摸摸腦袋委屈的說道:“老大,我本意不是這樣的,可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有點嗜血的沖動。” “嗯?嗜血的沖動?你們會不會?”唐龍心中一驚,扭頭向那5個面無表情的機器人問道。 5個機器人同時搖頭說道:“不會,老大。” 原本以為其他幾個人也會如此的唐金吃驚的喊道:“你們沒有那種很想見血的感覺嗎?” 5個機器人再次同時搖頭說道:“不會,大哥。” “嗚,老大我不要變成嗜血狂魔啊,老大救救我!”唐金可憐巴巴的抱著唐龍大腿喊道。 唐龍腳一動,把唐金彈開後問道:“現在還有沒有那種嗜血的感覺?” 唐金晃晃腦袋後說道:“被老大你敲了下腦袋後,那種感覺就消失了。對了老大,你這樣敲我的腦袋手不會疼嗎?” 唐龍雖然心中有些不安,但看到唐金也真的沒事了,也就笑道:“我剛參軍的時候,整天和5個跟你一樣但比你還厲害的教官赤手空拳的對打,你說我現在敲你腦袋,我手會不會疼呢?” 唐金吃驚的張著嘴巴問道:“跟我一樣的五個教官?赤手空拳對打?嗚,難怪老大你能一腳把我踢飛呢。”說到這,唐金心中暗自嘀咕道:“靠,我說老大怎麼這麼神勇,原來是和5個老版機器人練對打練出來的,老大不愧是老大,居然可以和機器人對打。哎呀,這樣說來機器人驕傲的金屬身軀在老大面前不是沒有什麼用?嗯,如果是人類的話肯定會妒嫉老大這麼一個人的存在,不過老大是我們的創造者,就像人類一樣不會妒嫉他們的上帝,我們這些機器人怎麼會妒嫉老大呢?嘻嘻。” 唐龍他們閑聊了一陣後就各自回房休息,雖然唐金他們不需要休息,但起碼要做做樣子嘛,他們可是非常清楚自己正被攝像頭偷拍哦。 中年人關掉影像後對陳怡說道:“女兒啊,你說他們口氣是不是大了點?居然猖狂到以為7個人就可以吞掉古蘭街?” 陳怡搖搖頭說道:“既然他們能夠知道古蘭街的情況,那麼他們也清楚自己的實力,如果沒有這個能力,我想他們也不會說出這些話來。我比較擔心的是他們怎麼會擁有這些詳細的情報,從他們的對話中就可以聽出,他們那個大姐收集的情報肯定不止古蘭街這個地方。” 中年人吸了口煙後說道:“我擔心的和你擔心的不一樣,我不怕他們組建黑幫後擴大勢力,我怕的是他們並不是單純的組建黑幫。” 陳怡眉毛一挑說道:“哦,您是懷疑他們帶有政治目的前來組建黑幫的?” 中年人點點頭說:“嗯,從那個劉龍那句‘我剛參軍的時候’這句話就可以聽出他現在仍是個軍人,如果他退役了他會說‘我以前剛參軍的時候’,別小看‘以前’這兩個字的區別,那代表著一種懷念。你想想一個現役軍人沒有什麼目的,會離開軍隊來組建黑幫嗎?” “那我們需要上報政府嗎?”陳怡有點焦慮的問。 中年人搖搖頭說道:“上報什麼?這天堂星其他勢力組建的黑幫還少嗎?多他們一個不多,少他們一個不少。再說了,我們這些流氓也沒有什麼義務為政府當眼線吧?告訴下面的弟兄,不要惹這幾個家伙,只要不把火燒到我們身上,就隨他們怎麼鬧吧。” “我們就這樣放任他們?”陳怡吃驚的說,她不敢相信這是習慣把一切威脅在冒起前就消滅掉的父親說出來的話。 中年人歎道:“唉,難道你沒看到那5個面無表情的大漢時不時看著鏡頭嗎?他們早就發現我們偷拍了,可依然毫不在意的討論殺人放火的事,會這樣做的人要麼就是自大狂,要麼就是胸有成竹,你說他們是自大狂嗎?”說完,中年人低頭吸煙不再吭聲了。 陳怡低頭咬牙切齒的捏緊拳頭,她非常憤怒劉龍這幾個家伙不把天堂幫放在眼里,心中打定了個主意,准備給那個劉龍一個狠狠的教訓。如果中年人知道女兒的想法肯定會制止她的念頭,可惜中年人沒有可以讀他人想法的能力。 第二天,唐金帶著三個機器人,咬著根雪茄,一搖三擺的走出了天堂酒店大門,也沒有叫車,就這樣徒步走上街頭。而唐龍則帶著兩個機器人,坐著天堂酒店提供的轎車朝D區警察總署開去。 不過車子開出二十分鍾的時候,就在路邊停了下來,司機回頭對唐龍說道:“抱歉,尊貴的先生們,出了這里就不是天堂幫的勢力范圍了,我們天堂幫的車子不能進入其他幫派的勢力范圍,請您下車換過一部車吧。請放心,沒有幫派人會傷害一等金卡客人的。” 唐龍聽到這話點點頭,帶著兩個機器人下車了,他沒有留意到那個司機嘴角露出一絲獰笑的暗自低語道:“嘿嘿,是的,D區的幫派不會傷害一等金卡客人,可是那些紅卡客人卻不一定哦。” 唐龍下了車帶著兩個大漢開始在街邊等車的時候,一個賊眉鼠眼的瘦小青年,有意無意的靠過來,當他就要撞到唐龍幾個人的時候,一個機器人飛快的捏住了那個小青年的手腕,咔嚓一聲,那小青年就捂著手腕哀號起來。 唐龍皺皺眉問道:“怎麼回事?” “老大,他想偷東西。”機器人才剛說完,那個哀號的小青年立刻叫嚷起來:“你汙蔑人!我堂堂金卡客人會偷你的東西?大家快評評理啊這幫家伙隨意傷害客人啊!”隨著這個小青年的叫聲,四周閑逛的人群立刻一窩蜂的湧了過來,這些手拿棍棒的家伙開始紛紛指責唐龍不對,幾個模樣凶殘的家伙更是叫嚷著要給唐龍一個教訓,並且開始摩拳擦掌准備動手了。 唐龍一看這場面就知道對方是有意謀的,因為這幫家伙手腕都沒有那種卡片識別器,簡單一句話,這些准備向自己動手的人是某個幫派請來的客人打手。看來天堂星規定幫派不能對客人動手的規矩也有漏洞可鑽嘛,不知道哪個幫派會對剛來天堂星還沒有一天的自己這伙人下手呢?這個不用多想,一猜就可以知道是那個清楚自己來天堂星干什麼的天堂幫干的好事了。 有了這層認識的唐龍也不多說,對著那個手腕斷了還指著自己叫罵的小青年,當面一拳把他給轟倒在地。唐龍身邊的金四金五,看到老大動手了,立刻對四周的人群拳打腳踢起來。這兩個家伙都是金屬機器人,雖然外表披著人皮,可皮膚下面卻全是堅硬的金屬。再加上機器人強大的馬力,不好運的被機器人轟中腦袋當場掛掉,好運點的也被打斷幾根肋骨斷手斷腳而已。 四周不知情的游客和黑幫份子呆呆的看著這起客人斗毆事件,才開始沒多久就塵埃落定,並且是人少的一方獲得完勝。人家三個赤手空拳的人對20多個手拿木棍小刀的人,不但把對方打得全部趴下,而且自己衣服一點血跡一點皺紋都沒有,不是完勝還能是什麼?他們在驚訝于唐龍他們居然如此厲害之時,也有些好奇唐龍這伙如此厲害的人怎麼會出現在D區。 唐龍打完架後,幾輛接到報告的警車才呼嘯而來,車子一停,幾個下車的警察一邊向唐龍說著公務繁忙未能及時趕到深感歉意的話,一邊叫人把地上躺著的殘廢人拖上車運走。在這些警察看來,紅卡客人比黑幫份子還差勁,不但不能給警察好處還整天騷擾其他客人。相比之下他們對打人的唐龍這些一等金卡客人,不但不帶走調查反而恭敬的道歉就不感到奇怪了。 唐龍經過這些事後對天堂星特別勢利的警察也不那麼客氣,直接向他們要求把自己送到D區警察總署。警察一聽開始有點慌張,以為唐龍要去投訴他們,不過在得知唐龍是去申請組建黑幫的,恭敬的態度開始轉變,變得不冷不淡了,說話也沒有以前那麼客氣。當然,他們還是聽從吩咐把唐龍送到了D區警察總署。 “哦?申請黑幫?嗬嗬,你是外地人只要一次性交納一千萬武萊幣就可以了,如果沒有意見請把護照和銀行卡交上來吧。放心,那一千萬很快就會回本的,要知道只有合法的黑幫才能夠開夜總會,才能夠販賣各種特殊物品,不然隨時會有執法人員前去搜查的。當然,地盤這方面的問題就要你和其他幫派商量了,畢竟現在地皮緊張沒有多余的地盤拿來分嘛。”一個肥胖的警官滿臉笑容的對唐龍說道。 合法的黑幫?也虧這個警官敢說出這樣的話。唐龍心中暗自冷笑的把唐金的護照和銀行卡遞給這個警官,這個警官沒有檢查護照是否和唐龍相符,因為他沒有讓唐龍摘下墨鏡。這個肥胖警官拿起護照對照著,對著電腦一陣敲擊,然後一邊問道:“你們幫派的名字叫什麼?”一邊樂呵呵的用唐龍那張銀行卡進行轉賬。 “叫飛龍會吧。”唐龍隨口說了個名字。 “飛龍會?呵呵,D區可是有十幾個幫派叫做飛龍的。啊,不用改了,反正同名的幫派很多。嗯,飛龍會,會主唐金,好,完成了,請你自己輸入幫會主要成員,到時候讓成員拿原來的卡片去任何一個警局門口處更換飛龍會的黑幫卡吧。”那個肥胖警官說完,唐龍身前就出現了一個虛擬輸入器,唐龍在把自己和金一等五個機器人的資料輸入電腦後,那個警官說道:“到時候會有稅務官來確定你們幫派每月的稅收應該是多少。哦,還有,你們要攻擊其他黑幫的時候,到警局報備一下,如果沒有報備,那麼你搶占的地盤是不合法的。”說完不理會整個人愣在那里的唐龍,就把護照和銀行卡扔了出來。 就這樣唐龍在花費了一千萬武萊幣後,一個不起眼,名為飛龍會的新幫派就組建成功了。走出警署的唐龍回頭看看警署大門上的警徽,再看看手中代表黑幫身份的黑色卡片,唐龍不由搖搖頭嘀咕道:“怎麼老感覺有點兒戲似的?” 回到天堂酒店的唐龍,一進房就發現唐金和金一等幾個機器人在擺弄著一大堆的武器,有七把沖鋒激光槍,七把大口徑手槍、近百顆手雷、七套單兵使用的防護裝備,更為誇張的還有六筒單兵鐳射炮。 唐金一看到唐龍立刻站起來歡喜的喊道:“老大,搞定了?” 唐龍把護照扔給唐金說道:“到警局花了一千萬申請組建一個合法的黑幫,嘿嘿,說出去恐怕會笑死人。” 唐金苦著臉說道:“是啊,老二他們肯定會嘲笑我的,根本就沒聽過組建黑幫還要花錢去警局申請的嘛。” “還有更搞笑的,攻擊其他黑幫前要先去警局報備,不然占領的地盤不合法。”唐龍一邊拿起一把武器觀看一邊說道。 “不是吧?居然離譜到這個程度?”唐金張大嘴巴瞪大眼睛,不敢相信地說。 “沒什麼好奇怪的,這里黑幫是一種要交稅的事業組織。對了,你這些東西哪搞來的?”唐龍邊檢查武器邊問道。 “根本不用去哪搞,在街上隨便找個人問問哪有軍火賣,沒一會兒工夫就有一大批的軍火商人找上門來。”唐金說到這突然哭喪著臉說道:“嗚嗚,老大,金卡花費了七百萬,申請黑幫花了一千萬,買武器又用去了一千多萬,來這才一天功夫本金就用了十分之三啊!我的本金根本比不上老二他們啊!” 唐龍一邊穿戴防護裝備一邊笑道:“好啦你,唧唧歪歪些什麼呢?建設幫會設施的錢我出行了吧?” “哇,老大萬歲!嘻嘻,我要把古蘭街建設成全宇宙最墮落的一條街!”唐金興奮的喊道。 “墮落一條街?你還不如把那條街的建築全部鏟平了建造一個巨大的多功能夜總會呢。”穿好防具開始佩戴武器的唐龍笑道。 “對呀,我要建造一個最為雄偉的多功能夜總會。嘻嘻,老大,這出錢的事就麻煩你了。”老早就整裝待發的唐金笑嘻嘻的說,這話才剛說完,唐金就心急的問道:“老大,是現在出發嗎?” 唐龍把全息頭盔戴上後點點頭說道:“是啊,我們再不走,酒店老板就要來趕人了。” “趕人?”唐金有點吃驚的說:“我們是一等金卡客人耶,他們敢趕人?” “笨蛋,我們現在是黑卡的幫派人員了!”唐龍說著敲了唐金的腦袋一下。 與此同時,房門被打開,數十個拿著熱兵器的大漢簇擁穿著一身戰斗服的陳怡走了進來。陳怡看到唐龍七人全副武裝的打扮,不由得條件反射的按住自己腰間的手槍,而她身後的數十個大漢也在同一時間舉槍瞄准。 陳怡看到唐龍他們被數十把槍瞄准依然有條有序的整理裝備,不由懊惱的示意手下放低槍口,然後上前一步說道:“劉龍先生,我們酒店不歡迎其他幫派的成員在此居住,請你們盡快離開,昨晚的房錢就算是我們招待各位了。” 唐龍點點頭說道:“好的,謝謝你們的招待,我們這就離開。”說著就率先朝門口走去,不過當唐龍經過陳怡身旁的時候,唐龍突然停下,打開玻璃面罩,對陳怡露出個笑臉後低聲說道:“你請的那些紅卡客人真的很沒用啊,我連根毫毛都沒傷到,他們就全像死狗一樣的躺在地上了。” “你……”陳怡急喝一聲,可惜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因為6道冰冷的目光讓她動彈不得。當唐龍幾個人離開後,她才渾身是汗的癱倒在地。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