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天堂星D區古蘭街附近的黑幫份子驚奇的看到數百輛的救護車呼嘯的駛入古蘭街,一個小癟三向他的頭目問道:“大哥,剛才我沒有眼花吧?救護車居然開進古蘭街?” 頭目喃喃道:“我也不清楚我是不是眼花了,古蘭街那幫窮鬼居然可以叫救護車?” “是呀,要知道他們以前受了傷都是用些土辦法解決的。”小癟三說到這突然恍然大悟地說道:“我知道了,剛才的爆炸聲一定是另外一個黑幫吞並他們搞出來的,這些救護車是那個黑幫叫來的!” 頭目點點頭:“看來應該是這樣,不然古蘭街的人怎麼可能叫得起救護車呢,要知道就那治療光線用一次都要一萬武萊幣,別說他們用不起,就連我們都用不起呢。” 小癟三笑道:“大哥,你說是哪個黑幫笨到犧牲大量人手去進攻古蘭街啊?要知道那條街根本沒有什麼油水。” “可能不是為了吞並,而是為了出氣,畢竟沒有誰會要古蘭街這條破街的。”頭目這話才剛說完,無數運載著各種材料的工程車,像螞蟻搬家一樣湧進古蘭街。同時還有一輛銀行的運鈔車緊隨其後。 看到這一幕的小癟三吃驚的說:“工程車!大哥,看來那個黑幫要改建古蘭街啊!” 頭目愣了一下,但很快反應過來的喊道:“快回去報告幫主!”古蘭街附近的黑幫頭目都在同一時間接到手下報告古蘭街出現大變化的情報,雖然從警局那里知道是一個新成立的飛龍會進攻古蘭街,但由于情報太少了,還是紛紛派人出去打聽。不過那些去打聽的人不敢進入古蘭街,都躲在外面探頭探腦,這樣當然打聽不到什麼消息了。 唐龍在付出幾億武萊幣後,工程隊立刻開始拆除工作,而那些被治好的古蘭街黑幫份子則在街上圍著一大堆從運鈔車卸下來的鈔票發呆。 站在鈔票堆上的唐金,看到下面這些人呆滯的樣子不由得聳聳肩幫的說道:“我說你們也太鄉巴佬了吧?不就幾千萬的現金嗎?有啥好大驚小怪的。原來各幫的幫主出來,幫你們的會長我發鈔票給兄弟們,每人一疊,記住領取鈔票的兄弟都要報出自己的名字!” 原來的10個幫主立刻跑出來喊道:“排隊、排隊,一個一個按照順序來!”那些原本還在發呆的幫眾聽到這話立刻排成10條長長的隊列,然後依序報名從原老大手中領走一疊鈔票。而唐金則利用這個機會,很輕易的把這幾千人的模樣和名字都記了下來。人類的話可能沒有辦法記住這麼多人,但他是機器人啊,只要把聲音和圖像存檔,以後就可以隨時調出來了。 唐金看到發完錢地上還有上百萬現金,不由對那10個歡天喜地聚在一起數著鈔票的原幫主喊道:“維納你們10個頭目過來,把這些錢拿去買些食物和美酒回來,要最豐盛的!”聽到買吃的維納幾個飛龍會的新頭目立刻招呼了數十個手下跑過來執行唐金的命令。本來這種事直接打個電話就行了,但是唐金樂意發號司令,而看那些幫眾樂呵呵收拾鈔票的表情,恐怕他們是非常樂意拿著現鈔去買食物的。 不要怪這些古蘭街流氓轉變得這麼快,混黑社會也就是為了幾個錢。現在新老大不但手頭大方,而且實力強悍,不跟著他們難道還要造反?要知道幾千人打七個人都打不贏還敢談什麼造反? 唐龍出聲說道:“還有,去幫兄弟們訂套制服回來,錢不夠用這張卡,密碼是6個1,不用省錢,盡管用。”說著就扔了張銀行卡給那個維納。 接住卡片的維納向唐金恭敬的說道:“大哥大,兄弟們的制服要哪種款式的?” 唐金插嘴喊道:“哪種款式?你沒有看過電影嗎?全套的黑西裝、黑領帶、白襯衣、白襪子、黑皮鞋、墨鏡,這可是標准黑幫禮服,難道你不知道嗎?” “明白了,屬下這就去辦。”維納正要離開的時候,唐龍再次叫住了他:“等等,你們抱著這些現金上街不怕被搶嗎?把武器帶去,還有去找個大軍火商過來。”唐龍一邊說一邊解下身上的沖鋒槍、手槍、手雷,而唐金見狀也忙和金一等人把身上的武器交給這些准備外出的幫派成員。 唐龍本來還想讓他們順便叫幾輛清潔車過來,但是看到整條街道都是建築材料,而且還塵土飛揚,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因此他沒有注意到那些黑幫份子在看到自己解下槍後露出的奇怪神情。 “是,謝謝大哥大賜槍。”那個維納滿臉激動地撿起唐龍的那把手槍,而他身後的幾個頭目紛紛爭奪唐龍那把沖鋒槍,到最後沒有搶奪成功的頭目只好撿起幾顆手雷了。這些頭目很感激唐龍他們對自己的信任,不是嗎?在幾千個剛投效的手下面前解下自己的武器,除了信任自己這些人外還能有什麼?他們沒有其他念頭,因為在見識唐龍他們雄厚的金錢力量後,他們就不想回到以前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了。 邊上的工程人員根本沒有理會唐龍他們這票人的動作,他們都在全心全意拆除建築。他們這些人都是官方的雇員,非常清楚在天堂星好奇心是足以讓人丟掉性命的。為什麼天堂星的工程隊是官方的?呵呵,在這天堂星上官方最掙錢的部門除了D區警察外,就是工程隊了。因為每次黑幫火並後,黑幫都要花費大量的金錢來裝修他們地盤內的建築啊,如果破破爛爛的哪里還有客人上門? 維納腰間插著嶄新的手槍,邁著八爺步,帶著數十個要麼挎著沖鋒槍要麼別著手槍、手雷的兄弟,扛著一個大麻袋往外面走去。那些呆在街口探聽情報的黑幫份子,一看到古蘭街的地頭蛇出來了,立刻靠前去套近乎。 正當維納樂呵呵的和他們打著哈哈的時候,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了過來:“喲,維納哥,身上有錢了啊?居然換了把新手槍呢。怎麼,看不起兄弟是不?連聲招呼都不打一下就闖了進來啊?” 圍著維納這一伙的那些黑幫份子紛紛散開,他們知道說這話的人是這條街的頭目,最是讓人惡心難纏,要不是自己老大親自和他打了招呼,根本不可能進來打聽情報。看來這次維納有難了,這附近的人都知道,古蘭街之所以這麼破落,很大程度是因為這附近幾條街的黑幫聯手攔截客源的原因。 “啊呀,蛇哥,看您說的,我這不就向您請安了嗎?”維納滿臉笑容的向攔住自己的一個身材又瘦又高,禿頭,沒有眉毛,正用一把匕首刮著臉的男子鞠躬說道。維納鞠完躬還回頭對自己的兄弟們喊道:“來,快給蛇哥問好!” 幾個頭目和幫眾雖然一臉的怒色,但想到自己還是不要給新老大惹麻煩,于是都恭敬的喊道:“蛇哥好!” 看到這幫以前甯死不屈的古蘭街流氓居然向自己鞠躬問好,蛇哥一時不由愣住了,但他很快反應過來的含笑說道:“好好,你們准備去干什麼啊?”蛇哥雖然一臉笑容,但心里卻罵開了:“他媽的!這幫雜種怎麼突然變得這麼乖巧?搞得我現在想攔截他們也沒有理由了。他娘的!要不是周圍這麼多其它幫派的人員,我還能笑嘻嘻的和你們說話?!”蛇哥非常清楚如果今天攔下古蘭街流氓的話,不用一下子自己心胸狹窄的評價就會傳遍整個D區,到時候恐怕沒有幾個客人會來自己的地盤玩樂。 “噢,蛇哥,我們是奉老大的命令去購買食物呢。”維納含笑說道。 “咦?奉老大命令?你們幾個原來不都是老大嗎?怎麼現在全成了人家部下了?”蛇哥和附近的黑幫份子都吃驚的看著維納,他們雖然知道古蘭街出現戰斗,但沒想這些原來幫派的老大不但能完整的走出來,而且還投靠了新老大。按照黑幫之間用武力吞並後的習慣,勝利的一方絕對不會放過失敗一方的頭目,這叫斬草除根。 “是啊,我們老大既豪邁又大方,新老大肯要我們,我們這些沒有什麼本事的人當然跟著新老大了,大家混黑幫也不就圖那幾個錢嘛。”維納笑道。 蛇哥思考了一下後說道:“哦,對了,你們說去購買食物是吧?怎麼不來光顧我蛇哥的店面啊?是不是看不起我蛇哥啊?”他准備借這個機會好好打聽一下這個飛龍會的底細。 維納立刻醒悟過來的說道:“哪能呢,我這不是來找蛇哥幫忙嗎?”說完向背著大麻袋的手下揮揮手說道:“把錢拿過來。”當麻袋被打開後露出里面上百疊的鈔票時,周圍的黑幫份子都不由自主地吞吞口水,這些都是些底層的幫排成員,哪里見過這麼多的鈔票啊。 蛇哥雖然經手過許多金錢,但那都只是屏幕上的一組數字,根本就沒有見過上百疊的鈔票擺在面前,看到這一堆紙質的物品,蛇哥暗暗嘀咕:“錢還是看得著摸得了才過癮啊,嗯,等下我就去銀行取他上千萬擺在辦公室好好欣賞才行。” “蛇哥,這里是132萬,請您准備四千人的飯菜,能送到古蘭街最好,不行的話,通知我們過來取。”維納說道。他不怕蛇哥吞掉這筆錢,這里這麼多幫派成員,他敢這麼做的話那就不用在這地方混了。 “嗯,好好,到時我會親自送上門的。”蛇哥點點頭說。聽到這話的小癟三們都露出驚訝的神情,覺得蛇哥這個老大有必要為一百多萬親自送貨上門嗎?而那些老油條則若有所思的點點頭,他們都清楚蛇哥不會把這一百多萬放在眼里,他會親自送上門,是為了能夠見識一下飛龍會的老大。因為蛇哥不了解這個新鄰居的底細,睡覺也不安穩啊。 維納就是這些老油條中的一條,所以他沒有怎麼吃驚,只是回了句:“有勞您了。”就轉移了話題:“蛇哥,不知道您這有沒有服裝店呢?我家老大要我們去訂購兄弟們的制服。” “訂購制服?”蛇哥看看身旁這些身穿各種款式,沒有一件衣服款式相同的手下,晃晃腦袋笑道:“沒有,你去其他街看看吧。呵呵,你們老大還真古怪,混黑社會還要什麼制服啊。”這話引起周圍黑幫份子的一片哄笑。 維納沒有接話,先制止身旁憤怒的兄弟們,然後向蛇哥行個禮說了句:“那不打擾您了。”就帶著手下去其他街了。 “大哥,我覺得好窩囊!”維納身旁的一個大漢突然喊道,其他成員也跟著叫呼起來。 維納喝道:“夠了,難道我就不窩囊嗎?!你們要知道,我們現在都是會長的手下,不能意氣用事。放心,這個氣能討回來的。” “能討回來?”幫眾都疑惑的看著維納。 “當然能,你看看我們會長老大那大手筆的氣勢,你看他會讓飛龍會就窩在古蘭街嗎?”維納說出這話,幫眾們想了一下後都搖搖頭,那是,一來到就大肆派錢、大興土木,這樣的老大哪里會甘心窩在小小的一個古蘭街啊。想到這幫眾們都露出興奮的神情。 “劉哥,你帶人去找大軍火商,我帶人去訂購衣服。”維納向一個原幫派老大說道。那個劉哥也不多說,點點頭就帶走了一半人。 “小謝,你不是有個娘舅在做服裝嗎?帶我們去那,肥水不流外人田嘛。”維納向一個手下笑道。 那個小謝撇撇嘴說道:“他看不起我這個窮鬼的。” “我說小謝啊,你現在口袋里就有一萬元,哪里還是窮鬼啊,再說了這次我們可是去訂購數千套衣服哦,這麼大的生意上門,你那娘舅巴結都來不及,哪里還會看不起你啊。”知道小謝底細的幫眾紛紛打趣起來。 想到這些的小謝,立刻抬頭挺胸的喊道:“跟我來!”就走到前頭帶路了。看到他小人得志的樣子,幫眾都笑了起來。 “怎麼?又來打秋風了?我說你怎麼不長進呢,隨便在哪混也好過在古蘭街啊。”那個小謝剛走進一家店鋪,一個中年人就用尖酸的語氣數落他。 小謝被氣得滿臉通紅的說不出話來,維納拍拍小謝的肩膀,接著從兜里抽出自己那疊工資狠狠地拍在桌上說道:“這夠不夠還小謝借你的錢啊?”其他幫眾也同樣抽出自己那疊鈔票砸在桌上喝道:“這夠不夠啊?!” 中年人立刻被嚇呆了,但他很快兩眼放光的看著桌上的鈔票,一邊吞著口水說:“夠、夠。”一邊把手伸向這十幾疊鈔票,不過卻被小謝攔住,他冷著臉從兜里抽出20張面額一百的鈔票扔給中年人說道:“加倍還給你!”說完感激地對四周的幫眾的說道:“謝謝各位大哥,不過我才跟他借了1000元,各位大哥把錢拿回去吧。” 維納這幫人也不是大花子,立刻把自己的錢收了回來。接著維納掏出唐龍給的那張銀行卡說道:“老板,做四千套標准黑幫服裝需要多少錢啊?” 那個正懊惱不已的中年人聽到這話不由一愣:“標准黑幫服裝?”小謝插嘴說道:“就是電影里面黑幫份子穿的那種黑西裝、白襯衣、黑領帶、墨鏡、白襪、黑皮鞋!” 中年人立刻一邊搓著手一邊緊緊地盯著維納手中那張卡片的說道:“原來是那種啊,這五件一套的西裝……我就虧本一點,每套收你們2000元好了,四千套一共是八百萬元整,請付先期訂金四百萬元。” “有沒搞錯!一套西裝要2000元?你以為你做出來的西裝是名牌啊!”小謝立刻嚷道。 中年人瞪了小謝一眼,然後滿臉為難之色的對維納說道:“這位大哥,我給你們做的西裝可都是選用最上等的西裝布料,2000元一套算是虧本的了。” 維納揮揮手說道:“2000就2000,要是不是上等布料你就等著關門吧!”說著把卡扔給中年人後說道:“收了錢就快點跟我們去量身材,帶多幾個幫手去,我可不想天黑了都沒有量完。” “是、是,您稍等。”中年人說著就用銀行便捷轉賬機劃賬,不過他在一看卡內的數字時,不由猛地呆住了。小謝這個怕他娘舅搞鬼而一直跟在他娘舅身邊的人,也和他娘舅一樣的呆了一下,但他很快清醒過來,並慌張的喊道:“大哥你們快來看看!” 維納幾個人立刻靠了過來,他們看到轉賬機上的數字也不由一呆,好一會兒才齊聲驚歎道:“天哪!居然有上萬億資金!”不過他們很快捂住嘴巴,小心的四處張望看看四周有沒有礙眼的人。在發現沒有什麼不對勁後,他們才松口氣的目目相望。 “會長的老大好有錢哦,隨便拿出一張卡就有上萬億,不愧是超級大黑幫的頭目。”一個幫眾感歎道,眾人聽到後紛紛點頭贊同。 維納臉色嚴肅的說道:“大家聽我說,大哥大把這張卡的密碼都告訴我們,這表明對我們的絕對信任。從大哥大從不露出真面目,也不親自掌控飛龍會來看,說明他不想讓人知道太多,所以我們以後都不要再提起什麼大黑幫的話題。”幫眾聽到這話狠狠地點了點頭,他們這些底層的流氓聽太多某些人知道上司的秘密被滅口的事,他們可不想這樣不明不白的被人干掉。 維納說完就盯著那個中年人惡狠狠的說道:“老板,你既然能在D區活到現在,應該非常清楚什麼事情應該記得,什麼事情應該忘記吧?” 那中年人不愧是在D區長大的,他一臉笑容的說道:“來,先生,請輸入密碼劃賬,收到訂金後,本店保證三天內就能完成您所需要的物品。” 看到這個中年人這麼識相,維納滿意的點點頭輸入密碼劃賬,成功後就把卡片收回貼身收起,然後帶著中年人和中年人那幾個做幫手的家人,往古蘭街走去。 他們回到古蘭街的時候,發現劉哥早就把軍火商人帶回來了,那個蛇哥的食物也送了過來,幫眾正蹲在街道旁吃著飯菜喝著美酒,而會長也在和那個軍火商人商討著什麼。維納也不打擾會長,直接交待中年人去和幫眾量身材。接著在把卡片交還給唐龍和彙報消費情況後,就帶著手下跑去吃飯了。 唐金在送走軍火商人後,就興沖沖的來到唐龍身邊說道:“老大,我跟那個軍火商人買了可以裝備一個師的單兵裝備,他只收我100億哦,還是貨到後才付款的呢。” 正吃著東西的唐龍,有點奇怪的看著唐金說道:“這很正常啊,有什麼好興奮的?” “嘻嘻,想到不久我就可以帶著部下去開戰去搶奪地盤,我就興奮啊!”唐金笑道。 唐龍一聽這話忙勸道:“我說你不要整天想著開戰好不好?如果你肆無忌憚的攻擊其他黑幫,恐怕會引得整個D區的黑幫圍攻你呢。以後攻打黑幫一定要有借口懂嗎?沒有借口不可以隨便攻擊。還有啊,別忘了我交代給你的任務。” 唐金得意洋洋的說道:“老大我沒有忘啊,剛才稅務官來查我們飛龍會稅務的時候,我就送了一百萬給他和他拉關系,他一收下我們的錢,就確定我們飛龍會現在的稅收一年只需要交納一萬元哦。” 唐龍猛地把飯給噴出來,吃驚的說道:“你就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直接給那個稅務官一百萬?” 唐金不解的摸摸腦袋說:“對呀,有什麼奇怪?那家伙和我見面的第一句話就是:給我好處,我降低你們的稅收。所以我立刻塞錢給他了。” 唐龍聽到這些話後整個人愣在那里,這里的官員還真夠厲害的,居然直接開口要錢,原本還以為要偷偷摸摸去送錢呢。唐龍想了下後對唐金說道:“你就順著這個稅務官的線去巴結其他官員,而警察方面,你就順著那個宇宙港附近的湯姆警長的線去巴結其他警察。反正不論官職大小,只要是手握實權的人物,就給我把他們收買下來。” “嗯,我會的。”唐金點點頭說道:“老大,現在我們怎麼辦?就這樣看著工程隊施工嗎?” 唐龍搖搖頭說道:“不要浪費生命,好好訓練一下這幫黑幫份子,把他們訓練成有嚴格紀律的戰斗人員,像他們這麼散懶,怎麼進行黑幫火並。” “我明白了。”唐金確實明白唐龍的意思,唐龍是想把這些黑幫份子訓練成軍隊呢,這樣一來就等于在武萊國的心髒附近安插了一顆致命的釘子。 吃飽了躺在牆角,三三兩兩聚在一起聊天的幫眾們,突然發現自己的會長一手拿著一根不知從哪弄來的鞭子,一手拿著一個擴音器站在大街中央,不由都好奇的探頭觀望。 唐金干咳了一下後喊道:“兄弟們,相信大家也知道混黑社會最重要的就是要有傲人的體能和過人的才識,只有擁有這兩樣才能混出個樣子來!”聽到這話,幫眾們紛紛點頭,他們很奇怪的看著唐金,不知道唐金說這些話干什麼,因為這點誰都知道啊。 “為了讓我們飛龍會能夠傲視于天堂星,我,你們的會長,決定對你們進行一系列的嚴格訓練!簡單一句話就是說,我要在最短時間內提高你們的體能、提高你們的才識!我會和這5位長老給予你們最嚴格的訓練!好,現在我念到名字的到第一隊去,由金一長老教導。” 幫眾對于這種訓練沒有什麼意見,畢竟以前的幫派老大也時不時帶著自己進行體能格斗訓練。在幫眾按照唐金的安排分成六隊後,他們才驚訝的發現會長居然能夠叫出每個人的名字。而且連續喊了四千個人的名字後,他的聲音居然不會嘶啞,依然洪亮。 有心人很快發現在每一隊里,沒有哪個原來幫派的人能占據優勢,10個原幫派成員的人數,在隊里面是非常均衡的,看來會長是要借訓練的機會把原來的幫派建制打散呢。有心人當然了解這是新老大必須要做的,所以也就沒有怎麼吭聲。 一開始被唐金親自率領的幫眾還沾沾自喜,因為自己是由會長來訓練嘛。不過他們很快發現,這根本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在其他幾隊的人被帶到還沒拆遷的建築樓頂,或被帶入這些建築內進行訓練後,唐金立刻凌空猛抽鞭子地喊道:“給從街頭跑到街尾來回10趟!沒有完成的人不許吃飯!快跑!” 幫眾看著眼前這堆滿建築材料的街道傻了眼,在這樣的地方跑?這豈不是比跑障礙賽還困難嗎? 唐金看到沒有人動彈,不由得嘿嘿笑道:“不跑是嗎?看手雷!”說著掏出顆手雷往人群里一扔,幫眾看到手雷朝自己飛來,立刻嚇得向前飛奔。 在一聲巨響後,幫眾們心有余悸的回頭一看,卻發現唐金正提著沖鋒槍追來,並且一邊追一邊大喊道:“快跑!”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無數的激光束就射在幫眾們的腳下。幫眾們當然是立刻跌跌撞撞的奔跑起來。 看到這一幕的唐龍不由想起了自己在訓練營的情況,看來這些機器人都有虐待的傾向呢。

上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下篇:第一百二十五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