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五章 變節  
   
第五章 變節

“唉,不管那移動要塞是不是大唐制造的,都說明大唐的深不可測,因為那移動要塞是整個宇宙唯一的一個啊。 “還有,相信你們也知道白鯨戰艦這種戰艦,雖然除了無亂星系外,其他地方都有這種戰艦存在,但是根據我的調查,全宇宙中最早擁有白鯨戰艦的,還是大唐帝國。 “看來背後支撐這個大唐的財團,實力非常雄厚呢。”老首腦出聲說道。 “這麼說,可以斷定大唐是一個非常有發展前途的國家,雖然現在大唐面臨二十萬大軍的壓境,但是卻依然能夠頂住攻擊。如果我們准備脫離聯盟的話,我們或許可以……” 奸商首腦故意不把話說完,但是誰都不是白癡,後面的意思大家都知道,現在大家都在沉思計算得失起來。 “和大唐結盟後,我們能得到什麼好處?”一個首腦出聲問道。 首腦們猛點著頭,他們都知道這里說是結盟,其實等於投靠,不過投靠人家可以,但是自己的利益一定要保證。 “現在就想好處?對方還不知道願不願意和我們結盟呢。如果大唐沒有把握打贏的話,他早就派人來離問反唐聯盟了。這麼久以來,你們誰看過大唐的外交使者?從大唐一點動靜都沒有來看,足以說明大唐有把握干掉反唐聯盟,所以對這些根本不在意。你們不要說大唐連我們組成反唐聯盟都不知道。”奸商提醒道。 聽到這些話後,大家都深吸了一口氣。 是啊,如果沒有把握的話,大唐的使者早就滿天飛了,可卻誰都沒有遇到過大唐使者,這說明什麼?說明大唐根本沒有把反唐聯盟放在眼裹! 人家在必勝的情況下,他何必和你結盟呢,干掉你,然後並吞你的所有,不是更好嗎? “難道要我們成為大唐的屬國?”一個搞不清狀況的首腦問道。 其他人都給了他一個“你是白癡啊”的眼神。人家都想並吞你了,你居然還想當人家的屬國?真是白癡! 場面再次郁悶起來,因為按照這樣來說,除了投降,好像沒有什麼出路,但是大家都舍不得自己的地位和身家啊。 可是,按照現在無亂星系的情勢來看,自己不找一條出路的話,肯定會什麼都沒有。 找那些大國?這個不用考慮,自己這點身家對他們來說,只是九牛一毛,自己這麼點東西送上門去,他們要不要是另一回事,但可以肯定是也沒人會感謝自己的,等於白送。 再說了,自己這里離那些大國的距離太遠了,恐怕自己投降的好處還沒拿到,星球就已經被大唐並吞了。 所以,要想利用投降來獲得好處,只有找身邊的勢力,還要自己這點東西對這個勢力很有價值的才行,只有這樣人家才會感激,才會給自己更大的好處。 而且最重要的一點是,對方還要有能力保證自己的利益,也就是說對方不會好處還沒給,就給被人滅掉。 說來說去,這附近只有大唐才符合要求。 至於反唐聯盟?自己都在那里受了氣,而且還會被人當肉墊,最重要的是他們吞掉自己,會一點好處都不給的,所以不再考慮中。 “向大唐稱臣怎麼樣?”一個首腦提出這個提議。 “別想了,我們能夠習慣當人家的部下嗎?就算能,大唐也不會允許我們獲得權力的。憑我們在本地的影響力,很難讓大唐放心,到時候恐怕連做個富翁來善終都不能呢! “要知道,大唐也和我們一樣,是君主獨裁制度,換作你們,你們會允許這樣的人物存在嗎?”奸商首腦嘲笑道。 首腦們聽到這話,開始思考起來,到底自己要怎麼樣才能保證利益呢? “我看,我們應該先提出同盟來試探一下,如果不行,我們再把投降的事提出來。利益這方面,我們可以和大唐談判來獲得最好的利益,要知道,雖然大唐擁有移動要塞,但是不管怎麼說,他也只擁有四十二個行政星和五萬艘的戰艦。 “而我們七個國家的滿囤星域加起來,則擁有三百來顆行政星,四萬餘艘戰艦。我們控制的戰艦要是在戰場上倒戈,足以改變戰況的;而且還有比大唐多了八倍的行政星,這些可是非常值錢的。 “當然,也許大唐急切起來,和我們結盟也有可能呢。”最年老的首腦分析道。 這話深得大家的認同,畢竟他們是不會這麼輕易舍棄自己權勢的。 “也對啊,大唐不用干什麼就多了近四萬艘的戰艦,和幾百顆的行政星,相信他不會舍得放過這個機會的。你們說我們應該提出什麼條件?”一個首腦拍掌說道。 “我認為應該……” 於是,七個滿囤星域的首腦就開始七嘴八舌的,熱烈商討起條件來,全都是在為自己爭求最大的利益。 至於國家的利益?拜托,國家就是他們,他們就是國家,保證了他們的利益,就是保證了國家的利益,這有什麼區別的呢? 銀甲要塞此刻正偷偷摸摸的在星空中航行,在被人伏擊後,銀甲要塞每次攻擊都非常小心,先是派出偵察衛星,把目標星球四周偵查了一遍,然後才跑去轟炸。 雖然這樣耗費比較多的時問,但是卻比以前什麼都不管、直接跑到人家星球上面轟炸安全多了。 “好!這次目標就是它了,派出偵察衛星!”選定目標的唐龍,指著屏幕上的一個星球說道。 數千個足球般大的黑色金屬球,飛快的從銀甲要塞湧出,快速的撲向前面的那個星球。 這種偵查衛星,銀甲要塞上面有數十萬個,倒不是唐龍特意裝上去的,而是在制造這個要塞後就裝了上去,屬於基本配置。至於以前沒有用,則是因為唐龍太過自大而已。 就在唐龍等待情報的時候,偵查衛星突然傳來了一幅圖像。 圖像上是一艘小型的白色運輸船,這艘船此刻正一邊向外發射不抵抗的信號,一邊朝銀甲要塞這邊飛來。 “嗯?這艘運輸船干什麼?怎麼朝我們飛來?難道它不知道這個要塞是他們的敵人嗎?”一看到那艘飛船,唐龍不由皺眉嘀咕道。 “那艘飛船一直打著不抵抗的信號,而且是直接朝我們這里駛來,估計是某個勢力的使者吧。”鳳冰說道。 “某個勢力的使者?呵呵,難道想來拉攏這個移動要塞?嗯,派出一艘白鯨戰艦,把那艘飛船的人接進來。”唐龍笑道。 沒見什麼人接令,在唐龍命令下達時,一艘白鯨戰艦就飛出要塞,迎向那艘飛船。 難怪唐龍對這些機器人士兵如此滿意,因為他的所有命令,都能夠在第一時問獲得執行。 “這是白鯨戰艦!”那艘飛船上的一個軍官,看到自己正前方從要塞飛出來的白鯨戰艦,不由得驚呼道。 船上的軍官們都仔細打量這艘白鯨戰艦,紛紛猜測這戰艦的性能。 沒辦法,雖然知道無亂星系外面有白鯨戰艦賣,但就是買不回來,甚至連戰艦數據都無法得到,難怪他們對白鯨戰艦如此感興趣。 七個文官模樣的人聽到這話,沒有說什麼,都把目光緊緊地盯著屏幕上白鯨戰艦那優美的身軀。他們在評估這樣的戰艦威力有多大,大唐有多少艘存在。 這些文官都是首腦們的心腹,知道自己是來干什麼的,所以都在評估大唐的能力,看自己能為君主爭取多大的好處。 不一會兒,飛船就在白鯨戰艦的引導下來到了要塞外圍,然後白鯨戰艦派出登陸艇,接了那七個官員駛進了要塞。 官員們對於自己飛船不能進入要塞,沒有什麼意見,畢竟誰也不會讓不知底細的船只進入軍事基地。誰知道你那船只有沒有什麼古怪,要是進入基地後來個大爆炸,那就好玩了。 經過武器掃描檢查的七個官員被迎到控制塔,他們一看到身後站著兩個美女,坐在指揮椅上的唐龍,就走前一步鞠躬說道:“尊敬的將軍您好,我們是滿囤星域七國的代表。”說完,就分別介紹了自己的國家和自己的名字。 “你們好,請坐,不知道各位前來有什麼事?我們可是交戰方啊。” 起身迎接的唐龍一邊讓他們坐下,一邊示意機器人士兵送上茶點,一邊很好奇的問道。 他原來以為是某個勢力因眼熱自己這顆要塞而來的,卻沒想到是反唐聯盟滿囤星域的七個國家的代表,難道他們是前來要求自己不要襲擊他們嗎? “我們希望能和貴國君主商議一件事情。”官員禮貌的說道。 “哦,我就是大唐最高統帥**唐龍,有什麼事就直說吧。”唐龍好整以暇的說道,看他們這麼禮貌的樣子,就知道有求於己,雖然搞不清楚他們求自己些什麼,但唐龍已經變得很自在了,說話也不那麼客氣。 “啊,您就是……” 七個官員全都呆了,他們根本沒想到眼前這個二十來歲的年輕小夥子,居然就是那個反唐聯盟的最大敵人——大唐的君主。 更沒想到的是,身為大唐君主的他,居然親自率兵深入敵境。 因為按理來說,一個國家的最高首腦,都是躲在最安全的地方,像自己的君主那樣,連前線都不去,更別說跑到敵人後方來了。 七個官員在震驚過後,慌忙起身,行了個單膝跪下的臣子禮節,並再次恭敬的問候,而且恭敬得有點過分,完全超出了跪拜他國君主的禮節。 唐龍一邊讓他們起來,一邊覺得很奇怪。 對於他們行這個禮,大概知道一點制度禮節的唐龍並不奇怪,因為自己的地位和他們的君主同等級嘛。 讓唐龍奇怪的是,他們為什麼這麼畢恭畢敬的,好像自己是他們的君主似的。 “外臣等人這次來,是代表本國君主,向陛下商討一件事的。” 官員恭敬地說,聽得唐龍眉頭一挑,他倒沒在意“陛下”這個詞,他在意的是“外臣”這個詞。 唐龍記得,好像只有屬國的臣下,才對宗主國自稱外臣的,自己什麼時候成為滿囤七國的宗主國了? 不過唐龍也不大清楚,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回事的規定,也許其他國家的大臣,看到其他國家的君主就是這樣自稱的呢。 不理會這些細節,唐龍逕自問道:“有什麼商討?不要磨磨蹭蹭,直接說吧。” “我們滿囤星域七國,願意和貴國結盟,共同消滅反唐聯盟。”官員說道。 “結盟?”單細胞的第一直覺反應,讓唐龍聽到這話立刻搖頭說道:“謝謝你們,不過我們並不需要。” 在唐龍心中來說,本來自己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吞掉加入反唐聯盟的所有國家,現在鬧出個結盟的來,那自己豈不是白白看著眼前的美食吞口水嗎?這樣的事,唐龍是不會干的。 看到對方居然連考慮都不考慮,就斬釘截鐵的直接拒絕,七個官員明顯愣了一下,看來自己君主的第一個意圖落空了。 不過他們也不灰心,因為這個結盟的事,本來就是試探一下的,重要的事還在後面呢。 不過,如果自己就這樣在被拒絕後,又立刻說出來另外一個方案,恐怕非常不妥,於是他們又耗費了不少時間,希望唐龍同意結盟。 當然,死心一條的唐龍根本不松口,最後那七個官員,在留下等回去商量一下再來拜訪的話,就告辭了。 唐龍雖然奇怪,都說不結盟了,還商量什麼、拜訪什麼,但也不在意的說了句歡迎再來,就不再理會。 本來那幾個官員還想過幾天再來,免得讓唐龍看出自己很心急,但是還沒有一天工夫,就被自己的君主催促來了。 因為就這麼一會兒工夫,唐龍又炸掉了幾個星球。 那些首腦擔心,再這樣炸下去,恐怕到時候換不到幾個錢,所以也不怕被唐龍知道自己底細。 “我們滿囤星域七個國家願意加入大唐。”幾個官員看到唐龍後,再次客氣了一下,就把底牌扔了出來。 “加入大唐?”唐龍愣了一下,現在戰況的勝負還不明顯,而且從明面上來看,反唐聯盟還占了上風,怎麼滿囤星域的七個國家,在這個時候來個加入呢? 不過,唐龍很快醒悟到,沒有這麼大的好處隨處可撿,不由問道:“這個加入是那種加入?是表面上的加入,還是實質上的加入?” “我們的加入,是指滿囤星域的軍事、行政、律法、經濟等所有的權力全部交給大唐,變成大唐統治下的領地。”官員解釋道。 “哦,這麼好?”聽到這個,唐龍怦然心動。 這簡直就是並吞啊,怎麼會有這麼好的事?會不會是陷阱呢?不過這樣的陷阱好像陷害不了誰啊。 唐龍知道沒有代價是不會有收獲的,所以開口問道:“你們有什麼要求?” “我們君主希望陛下您,能給出一個星球一百萬億武萊幣、一艘戰艦十億武萊幣或等價貴重品的代價,來換取整個滿囤星域。”官員有點羞澀的說道。 沒辦法,雖然宇宙中有過用金錢交換星球的曆史,但那都是買方找賣方的,那有現在賣方找買方的。 “呃……” 唐龍沒想到對方居然把星球當貨物來賣,明顯愣了一下,但在鳳霜在文官話語剛結束時,就在唐龍耳邊說出全部金錢價格的時候,唐龍立刻跳起來大吼。 “什麼?你們那三百一十二顆行政星球,要我支付三萬一千兩百億?還有那四萬二千艘戰艦,又要我支付四兆兩萬億! “靠法你們當我是白癡還是什麼的?居然敢跟我要這麼多錢! 聽到沒有?“ 一個文官歎道:“唉,當然聽到了,沒想到大唐居然知道我們准確的星球數和兵力狀況,看來戰爭還沒開始就已經輸定了,我們的情報人家早就一清二楚。 “不過幸好大唐沒有最新的情報,不知道我們滿囤星域的戰艦現在只有三萬多艘了。” 另外一個文官也唉聲歎氣的說道:“唉,知道不知道又怎麼樣?談生意?大唐現在都准備直接把星球搶了,看你們還賣什麼錢。 “唉,也難怪大唐這樣想,因為這樣一來,不但不用費錢,而且還能夠有收入呢。唉,怎麼攬上這樣一個差事,命真是苦啊。” 那個文官很焦急地說:“不是,我是說,你們有沒有聽到唐龍說一個星球的價錢,都夠他制造幾萬艘白鯨戰艦的事!” “聽到了啊,那又怎麼樣,還不是……”文官說到這,突然驚呼起來:“啊!他這樣說,難道……難道大唐可以制造白鯨戰艦?他的白鯨戰艦難道不是買的嗎?” 聽到這話,文官們臉色一片鐵青,而護送的軍官則在聽到這話後,插上來問三問四的,得到結果後,軍官的臉色也不比文官好到什麼地方。 因為現在無亂星系的這些勢力中,小國家根本沒有能力制造戰艦,而大國的科技力也高不到什麼地方去,只能制造一些普通戰艦,至於高級戰艦,則全都需要向軍火商人購買。 所以,一個國家如果能夠制造高級戰艦,那麼這個國家的實力再弱,也弱不到什麼地方去。也就是說,能夠制造白鯨戰艦的大唐,實力應該不比那些大國差到哪里,自己這些小國組成的反唐聯盟根本不夠看。 一個文官搖搖頭歎口氣說道:“算了,如實回報君主吧,就看君主怎麼決定了。” 眾人都無奈的點了點頭,沒辦法,自己這樣沒有什麼決定權的人,只能等待君主的決定了。 得到這個消息的滿囤星域首腦們,全都愣住了,他們沒想到大唐居然能夠制造出白鯨戰艦這樣的武器,一方只能夠購買,一方能夠自己制造,哪個厲害一看就清楚了。 “難道大唐不是被某個大財團控制的?要知道,大財團是不可能把技術交給這些控制的國家的。可是如果大唐背後沒有大財團,那麼大唐又是如何在短短的時間內,成就今天的成就呢?”首腦們在苦惱之餘,都不由覺得奇怪。 “我說,既然星球賣不了錢,乾脆我們把國庫的錢卷走了事,這些星球誰要誰拿去算了。” 一個首腦提議道,其他首腦紛紛贊同。 奸商首腦冷笑道:“卷走?哼,還想走啊,要知道現在滿囤星域等於是銀甲要塞的後花園,我們飛船才出大氣層,就會被那要塞俘虜的!” “那怎麼辦?難道不但星球白送,就連國庫的錢都要白送嗎?” 首腦們立刻驚慌的叫嚷起來,他們都不想被大唐捉住,因為一旦被捉,自己的所有身家就都是大唐的了! 不過他們還是希望,能有人找出一舉兩得的辦法來,畢竟國庫的錢也不少啊。 年老的首腦出聲說道:“好了,都別說了。我呢,也是上了年紀的人,沒有那麼多的欲望,看在與諸位當了這麼多年鄰居的分上,也就給大家提個醒。” 首腦們立刻安靜下來,想聽聽這個最年老的首腦要給自己提什麼醒。 “現在無亂星系這麼混亂,隨時朝不保夕,一旦失利就將什麼都沒有,恐怕期盼能夠安穩過完下半生,都是個奢侈的願望。 “而現在呢,還能遇到這個急流勇退的機會,可是以後就不敢保證還有這樣的機會啊。” 聽到這話,其他首腦都沉默了。 他們在得知外面的大國擁有數千個行政星、數十萬艘戰艦的消息後,以前心中那點爭雄稱霸的勇氣就已經消失殆盡,現在他們在意的,是怎麼保證自己這麼多年來積累的財富。 “不瞞各位,我在武萊國中安置了一份不小的家業,足夠我和我的後代過上幾輩子舒服的日子,相信大家也都准備了一條後路吧?” 看到首腦們下意識的點了點頭,年老首腦微笑著繼續說道:“既然都有了這樣的准備,那麼也就不要在乎那點錢,把能通過銀行轉走的私人財產都轉走,剩下帶不走的,就乾脆點全部送給大唐,以便獲取我們離境的允許吧。” 聽到這話,大家思考了一下後,馬上點了點頭。 他們這些獨裁首腦,都習慣把大部分金錢用自己的名義,存放在宇宙銀行,而自己的國庫,只是用來放些工資款、設施款等等公共資金的。 所以,雖然有點不舍那些錢,但也不是很傷心,畢竟這些錢只是自己身家的一小部分而已,能用這點錢換得自己離境,那也是值得的。 “對了,我們最好幫助唐龍獲得這片星域的控制權後再走,因為不這樣做的話,恐怕我們根本不能夠離開這里呢。”看到首腦們開始忙碌著轉賬,奸商首腦不由得提醒道。 首腦們想也不想,就立刻點頭同意了,他們都明白這個慣例的。 於是,在唐龍不知情的情況下,滿囤星域的首腦們都決定把國家讓給大唐,自己跑去做富翁了。 接到再次上門的七個官員帶來的文件,唐龍不由傻了眼:“滿囤星域七國讓國協議書?無條件將整個國家轉讓給大唐? “今天是愚人節嗎?”唐龍扭頭向身後的兩個美女傻傻地問道。 也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的鳳霜、鳳冰,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對方,向唐龍無奈的搖了搖頭。 她們實在是不明白,滿囤星域的統治者搞什麼鬼,只是被自己主公炸了幾十個星球,居然就投降了?哦,不是投降,是讓國,把整個國家讓給了大唐。怎麼他們這麼沒有骨氣啊? 雖然鳳霜、鳳冰有點感歎,但也替自己主公高興,因為不用怎麼費勁,就得到了整個滿囤星域。一下子多了三百一十二個行政星啊,相信尤娜那幾位國內的大人知道了,恐怕又要好長時問睡不著覺呢。 “你們君主難道沒有什麼要求嗎?”唐龍放下文件向文官問道。 雖然協議書里面完全是無條件的,但是唐龍不相信滿囤星域的首腦會這麼好死,會好端端的把國家讓給大唐。 “我們陛下只是希望,陛下能夠讓他們帶著私人財產和親友,安全的離開無亂星系。當然,我們陛下會先幫您獲得這片星域,和那些前線部隊的統治權,等這片星域穩定後,希望陛下能夠履行約定。”文官說道。 唐龍摸摸下巴,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又感覺不到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而且對方這個要求也很合理,於是唐龍點頭同意了。 條件談好了,就應該是掌控滿囤星域的問題。 由於自己現在這里只有一個要塞,唐龍只好把要塞的機器人士兵,抽調了三萬一千二百個出來,每個星球派了一百個,完全接管了滿囤星域所有星球上的雷達系統。 這樣一來,就算滿囤星域想反悔,也可以在第一時間毀掉雷達系統,讓整個星域的星球都變成瞎子。 滿囤星域首腦雖然知道這一點,但他們沒有在意,全都在安排自己親友登上飛船離開。現在雷達系統已經被大唐控制了,誰知道大唐會不會反悔呢,所以還是盡快把親友送走吧。 而唐龍對於滿囤星域首腦的這點小心眼,倒是非常的大度,揮揮手放行了。 首腦們投靠大唐的事,除了首腦的幾個親信外,一切都是在滿囤星域所有民眾,和官員不知道的情況下進行的。所以,在大唐已經控制了所有星球雷達系統的時候,那些民眾和官員,還以為自己國家正和大唐交戰中呢。 等機器人報告已經接管了所有星球的雷達系統後,唐龍猛地跳起來歡呼道:“啊哈!我居然有三百五十多個星球了!哈哈,只要我命令那七個國家的部隊來個窩里反,反唐聯盟就完蛋了!哇哈哈……” 唐龍笑到這,突然停了下來,臉上也出現了尷尬的神色:“糟糕,沒有辦法聯絡國內啊,難道派出通訊艇?可是要怎麼通過彎月、青海星域呢?飛船可通不過阻隔線啊!開著要塞跑回去?沒有要塞威脅,鬼知道這個星域會變成什麼樣,到底該怎麼辦?” “主公,我們可以使用滿囤星域的通訊艇啊,彎月和青海星域的國家肯定不會欄截的。只要聯絡上國內,就可以讓我國艦隊直接跳躍到這里來,配合國內對彎月、青海兩個星域來個內外夾擊。”鳳霜提醒道。 “啊,對呀,我怎麼高興得忘了呢?”唐龍猛拍了自己額頭一下。 “快,快通知國內,讓她們立刻改變計劃,盡快解決反唐聯盟!”唐龍又大喊大叫起來。 看著興奮得手舞足蹈的唐龍,鳳冰、鳳霜兩人微微笑了一下,就去實施任務了。 借我三千虎賁, 複我浩蕩中華. 劍指天山西; 馬踏黑海北; 貝加爾湖面張弓; 庫頁島上賞雪; 馬來半島訪古; 東京廢墟祭祖; 旌旗指處,望塵逃遁. 敢犯大漢天威者,雖遠必誅!!! “格斗兵准備!” 喇叭傳出這話的時候,排在門口的陳兵,攥緊了一下手中的武器,扭頭對身旁正往自己盔甲裝填能量劑的紅發猿人說道:“老猿,動作快點,等下就來不及了甲。” 而A6則上前一步,把老猿擋在自己身後。 “搞好了!” 說著,紅發猿人就把能量劑的瓶子一扔,然後抓起武器,擠到最前面後罵道:“他媽的,反唐聯盟那幫兔崽子,是不是以為老子比較好欺負?每次都集中砍老子的,不但搞得老子的盔甲都爛了好幾套,而且每次充填能量耗費的時問,都是你們的好幾倍!” 陳兵扭頭笑道:“誰叫你長得高,而且喜歡一邊吼叫,一邊沖到最前面,他們不砍你砍誰?” 紅發猿人撇撇嘴,轉移話題說道:“現在是第幾艘了?打了這麼久,我都打懵了。” 陳兵說道:“別問我,我也懵了,問A6吧,他記得呢。” A6頭也沒回直接回了個:“二十四。” 紅發猿人咧嘴笑道:“靠,這麼說,我們已經攻陷了二十三艘敵艦了?按照功勞,我們應該能夠晉升少尉了吧?” “絕對能當少尉的,我們整個團現在只剩下這麼點人了。”陳兵語氣落寞的說道。 紅發猿人回頭看了一下四周,嶺現圍在格斗艙口的格斗兵就一百來人,就是不知道其中有多少個是機器人,可惜除了自己以外,就沒有一個猿人了。 原本還很羨慕機器人那堅硬的身體,可面對鐳射炮,機器人和擁有肉體的士兵一樣,沒有什麼區別,都是一炮死。 想到兩千人的格斗團,居然沒幾天工夫就剩下一百來人,紅發猿人也就失去了大喊大叫的興趣。 陳兵看到紅發猿人的樣子,不由轉移話題說道:“老猿,你干掉了多少個?我可干掉了一百個以上啊。” 紅發猿人搖搖頭說道:“我也記不清楚了,反正也有一百個以上吧。” 陳兵突然想起什麼地說道:“A6,你以前有沒有經曆過格斗戰?” A6搖搖頭:“沒有,以前我是擔任炮手的。” “直︵是的,不是說戰艦格斗兵戰在戰場上是非常少的嗎?怎麼這次會有這麼多的格斗兵戰?簡直就是打不完似的。那些炮手搞什麼的,居然讓他們沖上來了?”紅發猿人嘀咕道。 陳兵苦笑道:“沒辦法,誰叫我們打游擊,把他們的戰艦消滅好幾萬艘,現在已經把他們打瘋了。所以他們一看到我們,就全軍壓上來,死纏爛打的,好讓他們的友軍圍上消滅我們。這樣一來,不打格斗戰斗才奇怪呢。 “你也別怪那些炮手,要不是他們努力在其他敵軍部隊圍上來之前,干掉拖住我們的敵人,好讓我們逃走,我們這支部隊早就完蛋了。” “耶?怎麼你知道這麼多的?”紅發猿人好奇的問。 “笨蛋,誰叫你不看全軍的戰況播報啊,這些戰報那里都有說。”陳兵向紅發猿人比了個鄙視的手勢。 紅發猿人還想說什麼的時候,A6已經大喊一聲:“來了!” 隨著A6的話語落下,眾人感覺到身子一晃,然後格斗兵艙門就啪的一聲快速打開。 早就等候多時的格斗兵們,立刻嗷嗷叫著的沖進了艙門。 另外一處地方的大唐X戰艦內,劉思浩欲哭無淚的看著身邊的士兵。 他根本想不明白,自己怎麼會這麼倒楣? 好不容易把所有從聯邦帶來的部下弄成了戰艦兵,以為最起碼也應該撈個副艦長,或者戰斗機隊長當當,可卻沒想到被任命為格斗兵團長。 本來以為當上格斗兵團長的自己沒有機會獲得功勞了,因為格斗兵在太空戰時,幾乎沒有什麼作用的。但更令自己想不到的是,這次太空戰居然遇到了無數次的格斗戰,搞得自己那“票部下死得只剩下一、兩百人! 現在自己這個團只有三、四百人,其中有一半是機器人和猿人。 猿人好認,機器人卻不好認,因為現在機器人跟人一模一樣,會呼吸,會流血。 “我的班底啊!為什麼該死的唐龍會給機器人披上皮膚?如果不是的話,我就可以認出誰是機器人,那樣我就可以認出它們讓它們打頭陣,我的班底也不會死那麼多啊!” 劉思浩在心底慘嚎著,因為好不容易建立的班底,就這麼沒了十分之八,剩下這麼點人,自己能夠干什麼? “哈哈哈,好爽啊,這麼久來憋的氣,總算可以舒爽了。”身穿全套格斗兵裝備的李力軍,揮舞著手提加農炮,興奮的喊道。 劉思浩扭頭,狠狠地瞪了李力軍一眼,心中惡毒的想:“這個該死的單細胞,為什麼他經曆了這麼多場格斗戰,還能活了下來?而我的那些大將,卻全都完蛋了? “該死的李力軍,你這該死的混蛋,為什麼不替我的大將擋住鐳射炮?這樣我就可以留幾個有用的人才了!” “喂,劉思浩,格斗兵戰斗准備啦,別發愣了。”李力軍拍了拍劉思浩的肩膀。 劉思浩心中咒罵著:“該死的,你這沒教養的家伙,應該叫我團長或者長官才對!我這個中尉的名字,是你這個下士隨便叫的嗎?為什麼你這個混蛋總是沖在最前面,都沒有受過什麼傷?” 但他卻含笑向李力軍點了點頭,說聲謝謝。 格斗兵艙門打開,李力軍第一個歡呼著沖了進去。 而劉思浩一邊想著:“李力軍這個單細胞,喝醉酒罵著唐龍,醒來後卻什麼都不記得。而且原有的對唐龍的怨氣,也在被調入格斗兵後就消失了,還對唐龍充滿感激。 “該死的,是我把你調進來的啊,你感激唐龍干什麼!哼,看來不能讓他參與我的計劃,我的計劃會給他毀掉的!”一邊則和自己的班底,等著那些猿人和機器人先沖進艙門後,才最後沖進艙門。 柳斌看著屏幕上顯示的各地戰況,不由得皺起了眉頭來。 現在他腦中只有一個念頭:“大唐是根難啃的骨頭,而且是特別難啃的那一種。” 也難怪柳斌有這樣的想法。 在三股部隊晃悠了一陣後,根本尋找不到大唐軍的主力,那些心急的指揮官就開始要求分兵,搜尋大唐部隊的蹤跡。 本來就想減少兵力的柳斌當然是同意了,於是盟軍就開始以國家為單位,再次分散兵力去搜尋敵蹤。 也不知道大唐在盟軍中有臥底還是怎麼的,這些以國家為單位分散出去的部隊,居然立刻找到敵軍蹤跡。 雖然只是找到一、兩千艘的小股部隊,但對擁有五、六千艘戰艦的盟軍部隊來說,不算什麼強敵,這些找到敵人的盟軍,當然是在不通知友軍的情況下立刻沖上去,因為這可是關系到戰後分成的多寡啊。 本來以為就算不是輕易獲勝,最起碼也應該是慘勝,畢竟大唐戰斗力還是很強的。可沒想到,大半遭遇到小股敵人的盟軍部隊,都被打得快速撒退,而剩下一小部分的盟軍部隊,雖然把大唐軍打退了,但也不敢去追擊,因為損失太慘重了。 柳斌雖然滿意友軍兵力急遽下降,但也心存擔憂,因為照大唐軍的打法,恐怕是想把自己這些人消耗在這里。 如果戰前有人說,大唐五萬兵力,可以干掉聯盟二十萬兵力,肯定會對他嗤之以鼻。可現在看到了大唐的戰斗力和作戰風格,柳斌不敢不小心對付了。 大唐的作戰風格,是既強悍不畏死讓人心存懼意,又神出鬼沒讓人防不勝防。 而且從戰斗力來看,大唐軍不但士兵能力比盟軍高了一籌,就是戰艦性能也比盟軍高了一籌。 大唐士兵能力比盟軍士兵高,柳斌不覺得奇怪,因為大唐在擁有五萬艘戰艦,並開始訓練士兵的時候,聯盟各國還在努力增兵。 也就是說,現在聯盟的士兵,絕大部分是只經過緊急培訓的新兵,相比起訓練了近半年的大唐兵來說,當然是差了許多,特別是格斗戰,盟軍幾乎是潰不成軍。 讓柳斌覺得奇怪的是,雙方同是X戰艦,為什麼大唐的戰艦在耐久度、火力強度,以及艦載戰斗機的數量,都比聯盟的高呢? 難道那些軍火商偏心?賣給大唐的比較好? 還是大唐的X戰艦,是被大唐軍兵工廠私自改造設備,增強了性能的? 柳斌搖搖頭,現在不是想這些無聊問題的時候,還是想想實際點的吧。 從星系圖上標示的盟軍遭遇戰斗的地點來看,大唐是把兵力分散在聯盟進軍路線四周,形成一個口袋,把聯軍置於半包圍圈內,然後利用這個不是固守型的半包圍圈,實行你進一步他就退一步,你退一步他就進一步,同時還打一槍換一個位置,讓你捉摸不到真正位置的打法,來消耗盟軍兵力、機動力。 “算了,還是先把大唐軍主力逼出來,讓他們打死打活吧,免得現在什麼都不干的,讓人家懷疑我這個總指揮是不是別有用心。呵呵,雖然可以肯定他們早就懷疑了,但他們能奈我何呢?” 柳斌笑了笑,起身命令道:“傳令全軍,聽我命令到達XXX地點集合!” 接到命令,各國指揮官們雖然心中不滿自己又要去聽人指揮,但被大唐軍神出鬼沒鬧得焦頭爛額的他們,還是乖乖的聽令集合。 在前往集合點的途中,滿囤星域的七個指揮官,有意無意的讓部隊慢上一步,並不露痕跡的聚集在一起。 “現在我們怎麼辦?”一個指揮官焦急地詢問同僚。 他和他的六個同僚,都躲在私人的指揮官休息室內通訊,畢竟這次的談話還不能讓外界知道。 “我怎麼知道,也不知道國內怎麼搞的,居然好端端的向大唐投降了,難怪這麼久國內根本沒有運補給過來。”一個指揮官撇撇嘴說道。 “也不是好端端,他們是被大唐那顆移動要塞逼的,他們不投降的話,國內都快給大唐的移動要塞炸爛了。你們考慮得怎麼樣?我們要不要服從君主的命令?”一個指揮官問道。 “還是服從吧,國家已經投降了,我們也就失去了根,不投降也活不了多久。”一個指揮官臉色沉重地說。 “服個屁!老子在這里打生打死,眼看就要勝利了,他媽的居然給我來個投降?我可不服!”一個指揮官嚷道,他心底肯定認為這是個好機會,是個獨立的好機會,因為管著自己的君主投降了。 相信和他一樣想法的人不在少數,不見好幾個指揮官都露出意動的神色嗎? “不服?哼哼,現在國家都投向大唐了,你不服還能怎樣?要知道你的家人,我們的家人,我們麾下所有官兵的家人都在國內啊!如果惹火了大唐,大唐拿我們家人開刀怎麼辦?相信現在大唐早就得到所有在役人員的資料了。”一個指揮官冷笑道。 “呃……大唐不會使用這麼卑鄙的手段吧?”指揮官們都有點遲疑的說。 有些為了野心而不顧家人安危的指揮官,則露出不以為意的表情。 “哼,人家大唐可是獨裁制度,誰知道大唐的君主是個什麼樣的人?就算我們不理會家人的存在而一意孤行,可只要大唐把我們全軍上下的家屬推到屏幕上,士兵們立刻會把我們給撕了!”一個指揮官再次冷笑道。 指揮官們沉默了。 是啊,就算自己不在乎家人,可那些士兵卻在乎啊,只要他們知道自己家人在大唐手里,一定是第一時問投降,而且第一個死的,就是自己這些反對投降的指揮官。 想到這點,立刻把腦中剛才出現的那個念頭扔得遠遠的,他們很清楚,沒有了官兵的支持,自己就什麼都不是。 至於在不久前的游擊戰斗中,自己的一些親屬被大唐干掉的感情問題,則根本不在考慮中。剛才自己連自己的家人都不在考慮中,那些什麼親戚之類的東西,還需要去在乎嗎? “算了,反正只是換個一個君主而已,人家君主都不在乎自己的國家,我們這些當手下的還在乎什麼,降了吧。” 一個指揮官說出的這句話,立刻讓所有的指揮官們下定了決心。 “既然我們已經准備投降大唐,我們是不是應該弄點什麼功績,來巴結一下新主子啊?”一個指揮官苦笑著說道。 “唉,你們又不是沒有接到國內發來的通訊,不是要求我們聽從大唐的命令嗎?現在沒有命令來,我們還是暫時保持原狀吧,誰知道後面是什麼結果,這樣我們也可以左右逢源。”一個指揮官提議道。 這個提議獲得所有人認可,畢竟他們怎麼也不相信二十萬大軍打不贏只有五萬兵力的大唐,自己這樣做,可以說兩方都不得罪。 其實在他們心中,他們根本就害怕自己現在反了的話,會飛快被其他反唐聯盟軍干掉。因為自己這邊四萬多兵力,被大唐打得剩下三萬五左右的兵力,而聯盟雖然也損失了許多兵力,可卻還有十四萬左右啊,打起來結果是什麼,用屁股都想得出來。 所有聯盟軍都在柳斌挑選的方位集合了,那些指揮官紛紛詢問柳斌想干什麼。 柳斌輕輕一笑:“我們不是想把大唐主力逼出來決戰嗎?很簡單,只要發電威脅大唐:”如果不和我們決戰,我們就把這些星球給摧毀了。‘這樣,就算大唐高層不肯出來,大唐基層士兵也肯定也會出來的。“ 說完這話的柳斌,看到指揮官們全都呆住了,不由一陣冷笑,心中不由想著:“全都是白癡,居然這麼簡單的辦法都想不到,還要我來提醒,哼哼!” 那些指揮官全都咬牙切齒的看著柳斌,心中咒罵不已:“該死的!怎麼不早說?偏偏等我們都損失了一大批戰艦後才說,這不是明擺著要陷害我們嗎? “還有,不是你這王八蛋說,要把那些星球按功勞分配,而且表明那些星球是戰果,不可以戰前掠奪的嗎?如果不是這樣,我們早就實行這個辦法了,何必等你來說!” 在心中詛咒著柳斌祖宗十八代的指揮官們,不等柳斌下令,就氣勢洶洶的命令部下,把火炮瞄准最近的一個星球,然後就向四周發射電波,要求大唐軍出來決戰,不然就把所有星球毀掉。 而在面向中州星域來開始構築陣形的時候,排在大部隊中問、柳斌所在的鐵勒國部隊,展開了一個攻守皆宜的陣形。 不注意看的話,根本看不出這個陣形守多於攻。 而更加沒人注意的,是滿囤星域七個國家的部隊,他們由於最慢來到集合地,所以排在大部隊的最後方。 而他們在知道要開戰後,立刻擺出一個隨時可以撒退的守勢陣形。 待在旗艦上的莎麗,接到反唐聯盟的那道通訊,不由微微一笑:“也是時候解決他們了。傳令,全軍在XXXX方位集合,向反唐聯盟發送同意決戰的通訊!” 接到命令的劉易輝、張冠華、李嘉民這三個各統領一支部隊的中校,立刻興奮得向部下喊道:“太棒了,終於不用跟他們玩了!全軍集合!目標XXXX方位!” 看到把整個雷達屏幕都遮蔽住的光點,所有反唐聯盟的人都嚇傻了。 一個雷達兵用顫抖聲音喊道:“前方敵艦四十三萬二千五百艘!” 聽到這個聲音,神經脆弱的某個艦長立刻抱頭哀嚎道:“天哪!情報怎麼會錯得這麼離譜?不是說大唐只有五萬兵力嗎?怎麼變成四十三萬兵力了?五萬兵力就把我們弄得團團轉,這四十三萬兵力要怎麼打啊!” 滿囤星域的那七個指揮官,雖然一開始也驚慌起來,但卻很快露出了笑容,並開始偷偷的用保密通信聯絡:“哇,我們大唐到底怎麼用四十二顆星球養活這麼多戰艦的?真是佩服死我了。”說這話的指揮官,滿臉的敬佩之情。 “呵呵,這樣看來,我們倒是找了個好主人啊。”這個指揮官摸著胡子,含笑點頭。 “對呀,一個國家擁有四十三萬艘戰艦,我長這麼大,還沒有聽過哪個國家有過呢,也就我們大唐才這麼厲害,相信我們大唐統一無亂星系的日子,也不遠了啊。” 這個指揮官已經兩眼放光了,可能幻想到某件能讓他興奮的事吧。 “是啊,我說呢,怎麼我們大唐五萬兵力,一點都不懼反唐聯盟的二十萬大軍呢,敢情我們還留有一手啊,害得我還擔驚受怕呢。” 這個指揮官拍拍胸口露出害怕的神情,惹得眾人大笑。 “哩一哩J1I‘,我們要不要在開戰的時候,從背後來一槍啊?相信有我們的幫助,反唐聯盟會立刻完蛋的。”這個指揮官舔著嘴唇,一臉的紅光。 “不要吧,沒有命令我們就出擊,會留下不遵從命令的形象啊。”這個指揮官擔憂地說。 “對,我們還是等待命令吧,反正沒有我們參加的反唐聯盟,只有十四萬的兵力,根本不夠看。還是不要和那邊的將軍爭功,免得他們以後對付我們。” 這個指揮官忙提醒道,眾人聽到這話,都點了點頭。 “是的,是的,要搞好同僚之間的關系才行啊。”這個指揮官說出的馬後炮,依然有人點頭認同。 柳斌一開始也被那龐大的戰艦群嚇了一跳,但是很快笑了起來,因為雷達員會報道:“前方敵艦四十三萬二千五百艘,其中高級運輸艦三十九萬艘、白鯨戰艦二千五百艘、X戰艦三萬八千艘、不知名戰艦兩千艘。” “哈哈,不錯不錯,沒想到大唐損失了上萬艘戰艦,就讓反唐聯盟損失了五萬多艘戰艦,厲害啊!”柳斌笑道。 不過,他笑完後,還是立刻把不知名戰艦的圖像調出來查看。 這兩千艘戰艦分成兩種,一種是模樣像銼刀的戰艦,一千艘;另外一種外形像圓柱形狀,艦首遍布無數光束發射孔的戰艦,也是一千艘。 柳斌看到這兩種戰艦的模樣,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因為這是他沒有見過的戰艦。 不過他沒有怎麼在意,因為大唐只有兩千艘這樣的戰艦,就算這種戰艦異常厲害,也不用怎麼去注意的,他在意的是那兩千五百艘的白鯨戰艦。 其他指揮官得到這個消息後,立刻把雷達員狠狠地教訓了一頓,罵他們怎麼說話不連續,不但打擊士氣,還害得自己擔憂受怕、膽戰心驚的差點尿褲子。 不過,也因為這個消息,本來已經士氣全無的他們,在得到這個消息後,低沉的士氣立刻恢複了,而且還飛快的達到了頂點。 上至指揮官下至列兵,全都得意洋洋的幻想著自己怎麼干掉大唐軍,獲得怎麼樣的賞賜,如何的升官封爵、光宗耀祖。 滿囤星域的七個首腦得到這個消息後,愣了一下,然後全都扭頭呸的吐了口口水。 一開始,大家只是臉色難看的互相瞪著眼,沒有說什麼。 但是一個指揮官忍不住了,不由出聲嘲笑道:“哼哼,居然拿三十九萬艘高級運輸艦來當戰艦?靠!該死的大唐弄這麼多運輸艦來搞屁啊?媽的,搞得老子浪費了那麼多表情!” “哈哈,那些運輸艦都是裝滿東西的。大唐不會是把所有官兵和政府人員的家屬,都弄上運輸艦了吧?這樣他們就不怕星球被人炸了。”一個查看了雷達資料的指揮官笑道。 “別傻了,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們還會跑出來決戰?里面肯定裝滿了物資財寶之類的東西。”這個指揮官兩眼放光,不斷吞著口水地說。 “唉,以前聽說大唐富裕還不相信,現在我信了。”一個指揮官感歎道。 “噢,怎麼說?”眾人齊聲問道。 “你們看看那些運輸艦,那可全都是高級貨啊,價格不會比X戰艦低,如果裝滿了戰備物資的話,價值絕對比X戰艦高上好幾倍。 “而且按照配置,那樣一艘高級運輸船,可以負責我們這種X戰艦一百艘的補給,大唐居然一下子弄來比他們兵力多了成百上千倍的運輸艦,你們說大唐是不是錢多得發燒啊?”這個指揮官感歎不已。 滿囤星域的指揮官們聽到這話,沉寂了一會兒,接著,一個指揮官說道:“不如我們背後給反唐聯盟一槍如何?這可是為我們大唐立功的好機會啊!” “……兄弟,你是怎麼當上指揮官的?”其餘指揮官都看著這個同僚。 “我妹妹是那個老家伙的寵妃,怎麼了?”這個指揮官有點疑惑不解。 “哦,難怪。”其餘指揮官都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點了點頭。 反唐聯盟戰艦上的屏幕,顯示出大唐軍開始慢慢的分成兩部分。 一部分是三十九萬艘的高級運輸艦,已經在射程外停泊下來。 而另一部分,也就是那些戰艦,則繼續前進。 不過,那三十九萬艘運輸艦不是全部停下來,而是派出了一萬艘跟在後面,恐怕是想戰時補給吧。 柳斌笑咪咪的看著屏幕,悄聲嘀咕道:“大唐不會白癡到學那幫家伙一樣,來個正面決斗吧?不過這樣一來,戰況就猛烈許多了。呵」呵,還真是期待呢。” 看到大唐戰艦越來越近,除了滿囤星域的七個指揮官,以及柳斌這幾個指揮官外,其他指揮官都不約而同的挺直腰杆,氣宇昂然的叫喊道:“目標瞄准,主炮准備,副炮准備,戰斗機升空!” 隨著這些軍官的命令下達,反唐聯盟的戰艦火炮開始自動調焦瞄准。 而戰艦彈射艙也如蜂巢一樣的把戰機彈射出來,讓它們在戰艦四周飛舞,從而讓戰機就像蜜蜂守護著自己的巢穴一樣的守護著戰艦。 大唐戰艦在前進的時候,也開始飛快的布陣。 讓柳斌有點吃驚的是,大唐沒有讓白鯨戰艦排在頭陣,打頭陣的居然是那一千艘像銼刀一樣的戰艦。緊隨那種銼刀戰艦的,則是兩千五百艘的白鯨戰艦。而白鯨戰艦後面,則是三萬八千艘的X戰艦,殿後的就是那像蜂巢一樣的一千艘戰艦了。 不過那蜂巢戰艦,不知道是航速問題,還是故意放慢速度,反正和前方部隊的距離拉得老遠,不過這也許是因為它們殿後的原因吧。 至於那一萬艘的運輸艦,居然超過了蜂巢戰艦,緊跟在X戰艦後面。 看到大唐戰艦越來越近,反唐聯盟的部隊做了最後的陣形調整,戰艦的防護罩也全力開放。 而柳斌則乘這個機會,命令鐵勒國部隊開始緩慢後退,並且把防護罩都集中在艦首。 鐵勒國戰艦後退的速度,慢得簡直讓人感受不到,不過在你不注意的時候,鐵勒國戰艦已經從大部隊中央退到後方了。 至於後面的滿囤星域七國部隊,更是二話不說,防護罩全開的往後退,當然,他們也不敢退得那麼明顯。 當那一千艘奇形怪狀的銼刀戰艦進入射程的時候,早就等得不耐煩地指揮官們,立刻一揮手命令道:“炮火齊射!” 無可計數的光束,密密麻麻的朝大唐戰艦撲射過來。 不過由於反唐聯盟的戰艦是平均瞄准的,所以集中攻擊每艘銼刀戰艦的也就是那麼十來艘,皮厚得驚人的銼刀戰艦,根本沒有在意這點光束對它造成的傷害,繼續前進著。 後面的白鯨戰艦也不是炮灰級的,雖然攻擊它們的光束多不勝數,但還是硬撐下來了。 而它們後面的X戰艦和更遠的蜂巢戰艦,則毫無損傷,因為光束射到它們那里的時候,不是被防護罩抵消了,就是已經沒有了威力。 而更遠的運輸艦群,更不用說了。 至於那一萬艘不知死活、跟在X戰艦身後的運輸艦,因為有三萬八千艘的X戰艦做盾牌,所以毛都沒有傷一根。

上篇:第四章 滿囤星域     下篇:第六章 主力交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