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三章 示威抗議  
   
第三章 示威抗議

“媽的!一群寄生蟲!” 難怪唐龍如此惱火,在以前,他就非常討厭首都圈的人高人一等,因為其他星系的民眾都要干活,才能維持生活,而首都圈的人不用干活都有救濟金領,而且各方面都還有很多優惠。 其他星系的民眾最討厭的人,就是首都圈的人,可惜他們最希望的,也就是成為首都圈的居民。 不過如果不是這個政策,那些議員也不可能控制首都圈的,早就四分五裂了。 星零提醒道:“唐龍,資源配給部門應該屬于陳昱管的。”唐龍一愣,是啊,自己可是答應陳昱不過問政務呢。 不過他很快想到解決的辦法:“小黑貓,利用你的能力,把首都圈物資的絕大部分調撥給軍隊,還有軍屬的配給由軍隊發放。哼哼,這樣一來,我看誰還能吃飽撐著跑出來鬧。 “嗯,還要把軍屬集中在一個區居住,派地面部隊守衛,只要軍屬沒事,軍隊就不會有波動。” 小黑貓立刻喊道:“好,我立刻就做,嘻嘻,不把物資調光,我就不是小黑貓,” 唐龍忙說道:“等等,不要都把物資調入軍隊,調撥三分之二就可以了,那民眾要是沒得吃,肯定會造反的。” “好啦,我知道怎麼做的。”小黑貓說完就閉上眼睛。 唐龍思考了一下後,對唐星說道:“老姐,我現在成為了萬羅聯邦元帥,無法離開這里,大唐的戰斗,看來要交給你去指揮了。”唐星笑道:“這沒問題,不過還有兩個多月大唐才准備完畢,你不用這麼早把我趕走吧?” 看到唐龍忙搖手否認,唐星不由笑了笑說道:“對了,你有沒有覺得奇怪啊?” “奇怪?哪方面?”唐龍不解的問。 唐星說道:“我是說,陳昱為什麼同意你的條件,而且居然還有那麼多的部隊認同陳昱的決定,不覺得這其中有古怪嗎?這麼多軍隊都站在他那一邊,為什麼還要依靠你來控制軍隊呢?” “這個……” 唐龍聽到這話不由一愣,是啊,陳昱既然可以得到這麼多部隊的認同,為什麼還要自己來擔任元帥呢? 唐龍思考了一下後,說道:“難道陳昱他已經暗地里控制了部隊?不過現在部隊給我打散了改制,應該不會有陳昱的心腹存在吧?至于他這麼做,可能是想把我擺到台面上來。” “這可不一定,不管怎麼說,陳昱都擁有總統身分,真正忠于萬羅聯邦的軍人,還是忠誠放他的。至放把你擺上台面,恐怕是不安好心的呢。”星零說道。 對于這些話題,星零只會對和唐龍有關的話題感興趣,其余的都是待在一旁不吭聲,靜靜的聆聽。 “嗯,我會注意的。對了,老姐,不知道你能不能聯系一下大唐,讓凌麗和柳斌派遣人手過來,我要慢慢掌控萬羅聯邦的情報系統,到時候就算他們心有不軌,我也能夠做出對策。 “而星零姐,首都圈的戶籍之類的檔案就拜托你了。”唐龍說道。“沒問題,我幫你聯絡。”唐星笑了笑,開始把唐龍的指令傳到大唐。 而星零早就開始依靠她的能力,整理首都圈的戶籍等等之類的電腦資料了。 首都圈外面的星空中,一票戰艦緊跟著兩個披著披風的巨型機器人,快速的朝首都圈飛來。 位置比較落後的那個巨型機器人,通過通訊,對前面那個巨型機器人說道:“二號,我們己經跑了老遠的路程了,還沒有找到那兩股智能波動,干脆回去吧。” “二哥,前面就是萬羅聯邦的首都星了,大哥不是說委托某個人類把主機拆走嗎?我們去那看看,如果還沒有找到那兩股智能波動,我們就回去。” “嗯,既然這樣,我們也不用一個星球、一個星球去尋找,直接去萬羅聯邦的首都星吧。” “好!全體加速!” 隨著這話語落下,原本直立飛行的巨型機器人,立刻變成臥式飛行,緊接著光芒一閃,兩個巨型機器人帶著數千艘戰艦,朝首都星呼嘯而去。 首都星外太空處,聯邦軍的某艘戰艦上,留守的雷達員看著屏幕上 顯示星球上大游行的影像,不由對通訊員說道:“下面星球上的老百姓,還在不知死活的游行抗議、反對元帥,真不知道他們怎麼想的,打仗又不用他們上戰場,當官又沒有他們的份,元帥更沒有危害到他們的利益,他們在鬧什麼?” 通訊員笑道:“還能鬧什麼,吃飽了撐著歎,他們只是看元帥這麼年輕,覺得不順眼,才跑出來鬧的。” 雷達員看著屏幕上密密麻麻舉著牌匾、叫喊著口號的民眾,搖搖頭說道:“唉,真是一群白癡,人家元帥年不年輕關他們什麼事?就算元帥對戰爭一竅不通,又哪輪得到他們來管? “這幫老百姓,既不懂軍事,又不懂政治,有什麼不舒服就跑出來鬧一鬧,還真以為世界沒有他們就不存在似的。” “呵呵,他們很快就沒興趣鬧了。”通訊員笑道。 “噢?你有什麼內幕消息嗎?說來聽聽。”雷達員立刻來了興趣。“你也知道,我有個表哥被挑選到後勤部當官了,他告訴我,首都圈囤儲的物資有大半落入了軍隊手中,而且以後軍屬的配給將由軍隊發放。” “軍屬配給由軍隊發放?這好啊,我們家人的那一份不用擔心被政府抽水了。不過這和民眾游行有什麼關系?”雷達員不解的問。“唉,你還不明白啊,這些民眾能夠活得這麼有滋有味的,還不都是因為首都圈囤儲的那些物資,現在三分之二收歸軍隊,剩下三分之一才屬于他們,可以想象以後他們的日子不會這麼好過了。” “噢,原來是這樣。哼,想起我就覺得不公,我們的家人能夠享受配給,是因為我們為聯邦賣命,可他們那幫家伙什麼都不用千,憑什麼配給照樣和軍屬一樣啊? “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就是應該讓他們好好餓上一餓。”雷達員解氣的說道。 “呵呵,餓倒餓不了,就算物資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也足夠他們過上好幾年舒服生活。不過,政府應該不會再把他們好好養活著,肯定會讓他們參與勞動的,不然豈不是坐吃山空?” 雷達員嗤之以鼻:“勞動?別說笑了,現在首都圈的絕大部分民眾會什麼勞動,除了做生意的人外,其他不是唱唱寫寫,就是跳舞喝酒過日子,不說他們肯不肯去勞動,就算他們肯,也找不到什麼工作給他們做啊。” “不知道他們在得知自己的配給大幅度下降俊,他們會不會暴動呢?”通訊員突然冒出這句話。 聽到這話,雷達員明顯愣了一下,在清醒過來後,他忙點頭說道:“如果在有心人的煽動下,很有可能引發暴動的,我要去通知家里人躲到鄉下去。”說著就想離開。 通訊員笑道:“不用那麼緊張,不說這幫手無寸鐵的民眾暴動會引起什麼大亂,就算引起了亂子,我們也不用擔心的。 “你忘了,各星球的軍屬都聚集在一個區居住,外面有地面部隊守衛,我們家人根本不會發生什麼事的。” “噢,這樣我就放心了,一開始聽到軍屬聚集在一起居住,我還以為軍部把這些軍屬當成人質了,沒想到還有這一層的用意呢。”雷達員松口氣說道。 通訊員歎口氣說道:“其實我們的家人也算是人質,畢竟在這混亂不已的時代,誰也說不清會發生什麼事。 “你沒看到對面的元帥衛隊還處放警戒狀態啊,這說明元帥還不放心我們呢,不然我們都已經是自己人了,他們還警戒誰啊?” 雷達員瞥了一眼處放警戒狀態的白鯨戰艦,笑道:“這你就錯怪元帥了,難道你不知道上次有一小股敵人突進了防線,在星球上引起一場混亂嗎?我想他們就在警戒那些敵人。” 通訊員看著那些白鯨戰艦,點點頭歎口氣說道:“唉,希望是這樣吧。 首都星上,滿街都是游行示威的民眾,他們拿著牌匾高呼著:“唐龍下台!我們不要你當元帥!”的口號,從四面八方的擁擠到軍部。軍部的警衛對這密密麻麻的人群毫不在意,依然面無表情的在崗位上警戒。 隨著越來越響的口號聲,越來越多的民眾加入了抗議隊伍。一個拿著牌匾的中年人,對著通訊器大喊道:“喂,老劉,你在哪?家里?還不快出來抗議,我在XXX路軍部門口呢。哈哈,軍隊會不會鎮壓?你多慮了,你看這麼多天有事沒有? “再說,我們可是首都星的居民啊,那些軍隊哪敢對我們動手,而且我們人這麼多,他要敢動手的話,豈不是背上屠殺平民的罪名?給他天大的膽,他也不敢碰我們一根寒毛的。 “哈哈,就是啊,那小子,一個左拉星系出身的小癟三,居然當上了聯邦的元帥,沒天理啊l也不知道陳昱和那幫議員怎麼想的,元帥這個位置,最低限度也要選一個首都圈出身的人來當嘛。 “呵呵,長得帥有屁用,又不能當飯吃,我女兒不也出來示威游行了嗎?好了,不說了,快來示威、示威,好久沒這麼熱鬧過了,嗯,我等你。” 這時,一個拿著擴音器的中年人,在高處大喊道:“諸位,我得到最新的消息,軍部不經過政府同意,擅自把應該配給我們的物資,運到軍隊去了,也就是說,我們大家以後將不能再過以前的日子了,”說著還利用工具,虛擬出一幅巨大的屏幕,上面正是各種物資調動的數據。 而這同樣的話語,和同樣的屏幕資料,同時在各地出現。 民眾一看,立刻惱怒起來,本來他們的示威抗議絕大部分屬于湊熱鬧的行為,王見存發現軍隊居然搶奪自己的配給,事關自己的利益,大家的熱血立刻上湧,口號也激烈起來:“唐龍滾出去!我們不需要你旦”並且隨著氣氛的熱烈,開始詛咒叫罵唐龍,以及唐龍親人的叫罵聲也越來越多。 唐龍得到報告,不由皺了一下眉頭,小黑貓則興致勃勃地說道:“大哥,他們亂起來了,叫軍隊干掉他們吧,” 唐龍瞪了小黑貓一眼,拍拍報告的資料說道:“小黑貓,你手腳不夠乾淨啊,物資才調配完畢沒多久,外面的人就已經知道了。”小黑貓看了一下資料,委屈的說道:“那些物資調配後,肯定要留下調配資料的嘛,不然豈不是憑空不見了?” 接著小黑貓咬牙切齒的說道:“我可以肯定是調配部的人壞事,因為這些資料只有調配部的人才能夠查詢的,調配部肯定有敵特進入!”“不說這些,唐龍,這件事怎麼辦,現在民眾越來越激動了。”唐星說道。 唐龍拍拍腦袋呻吟道:“唉,怎麼萬羅聯邦的民眾這麼難搞,我大唐的那些子民根本不會這樣啊。” “沒辦法,誰叫大哥你不鎮壓他們,他們以為你軟弱了呢。以前那些議員掌權的時候,稍有不對勁就鎮壓,讓民眾知道了厲害。所以那些議員胡亂搞事,那些民眾不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嗎? “所以啦,大哥,狠下心吧,把他們全都千掉!”小黑貓再次慫恿道。 也難怪小黑貓會這麼對待民眾,如果把整個國家看作一個程式的話,統治機構就是主程式,而民眾就是底層程式,民眾暴動,就是底層程式感染了病毒異變,按照他們這些電腦人的思維,就是應該盡快把這些感染病毒的程式清除掉,免得讓主程式也感染病毒。 唐龍知道小黑貓他們這些直接的辦法,對自己來說是不適合的。自己可以神態自若的殺死數千萬的敵人,可以下令摧毀敵方的整個星球,而不會有任何負擔。但這都是戰爭時的手段,在戰爭中為了獲得勝利,使用任何手段,他都會覺得是理所當然的。 可是現在不是戰爭,而是民眾對自己這個元帥反感而己,難道就因為這個理由去屠殺這些民眾? 雖然唐龍是獨裁者,但他還做不出這樣的事來。 要是其他獨裁者得知,唐龍這個獨裁者居然顧慮民眾的話,肯定會哈哈大笑。 獨裁者之所以獨裁,是因為絕對不願意自己的意志被任何人左右,任何不同意見的人都得消失。 換作他們遇到這樣的事,早就進行鎮壓,把事件還在萌芽狀態前就給清除掉。 唐龍歎口氣說道:“命令部隊,如果民眾不沖擊各機關部門,就不理會他們。但如果他們膽敢沖擊,那麼就當叛亂者處理,格殺不論!”唐龍這話才剛說出,就忙轉口說道:“啊,等等,讓警衛部隊換上麻醉彈。” 准備去轉遞命令的鳳冰愣了一下,但很快點點頭離開了。 唐龍根本沒有任何處理民事的經驗,對這種反對自己的事件,他只能這樣做了。 在他看來,只要不管,這些民眾肚子餓了自然會回家,到時候事件也自然解決了。 他沒有向唐星等人詢問辦法,因為唐星他們都是支持小黑貓的意見,都認為對這些鬧事的,應該直接處理掉。 得到命令的部隊立刻開始執行命令,地面部隊由于自己的家人都集中在一個區居住,而且這些家人都沒有參與游行,所以心里沒有什麼不情願的問題。 雖然有些人不忍把槍口對准民眾,但想到沖擊政府機關,在法律上來說也就等于叛亂,而且命令不是說只要他們不沖擊機關,就不管他們,如果他們這都不識趣的話,那也不能怪自己讓他們好好睡上一覺了。 駐守在軍部大門的機器人士兵,得到命令後,二話不說,直接用虛擬警戒線把大門圍起來,然後通過擴音器大喊道:“不得過界,違者格殺不論!”說著,就嘩啦一陣槍機上膛的響聲,槍口全部對准了大門外的人群。 民眾看到部隊來真的了,全都臉色恐懼的連連後退,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這些過著寄生蟲生活的人,肯定會躲回家里面,不再出來搞事。可惜,一個通過擴音器說出的聲音,從人群中傳來:“怕他們干什麼?我們是萬羅聯邦的公民,是萬羅聯邦的主人,我們有權進入任何一個地方!不用怕,他們是不敢開槍射擊我們這些萬羅聯邦的主人的!”本來只有一個人這樣叫喊,但很快人群中都湧起這樣的叫喊來,人群開始慢慢的往警戒線靠近。 站在最前頭的人原本還有點擔心,但在發現那些警衛沒有理會自己後,不由膽氣一漲,紛紛高喊著口號的往前踏進。 就在這時,不知道哪個家伙突然叫喊一聲沖啊!早就被火熱氣氛弄得有點昏頭昏腦的人,立刻跟著喊聲沖啊,就朝那些警衛沖去。這些機器人警衛,不用什麼人下達命令,他們看到民眾踏過警戒線,二話不說立刻開槍了。 由于不是激光武器,而是麻醉彈,所以砰砰響的槍聲立刻傳遍四周。 聽到這不大尋常的聲音,民眾都愣了一下,畢竟在激光武器普遍以來,大家都沒有怎麼見識過火藥武器。但接二連三倒在地上的人體,以及和電視上古裝片中一樣的槍聲,讓眾人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媽呀!開槍了,快逃,” 一聲驚叫,人群立刻四散而逃,原本吵吵嚷嚷、人流洶湧的軍部大門,很快變得空蕩蕩的,也靜悄悄的了。 機器人警衛收槍後,快速的給躺在地上的人上手銬,接著就把這些麻醉掉的人拖到邊上,然後在這堆人四周安放激光柵欄,于是一個簡陋的監獄,就出現在軍部大樓旁。 在軍部大樓里面觀看著這一幕的唐龍,松口氣自語道:“幸好使用了麻醉彈,幸好這麻醉彈是會響的,不然後果不堪設想啊。 “只是這短短的幾秒鍾,地上就躺了數百個人,要是使用無聲無息的激光武器的話,恐怕前面死掉幾千人,後面的人也不知道害怕,繼續往前沖呢。” 這時門外傳來敲門聲,唐龍用手抹了一下臉蛋,恢複嚴肅的表情說道:“進來。” 大門打開,一男一女兩個模樣都很普通的人走了進來,向唐龍行了個鞠躬禮,喊了聲主公。 唐龍也懶得說些免禮的話,看到他們就立刻出聲問道:“怎麼樣,有進展嗎?” “屬下等人確定,有人在這場風波中推波助瀾,可是並沒有找出幕後指使者,請主公懲罰。”那個女子低下頭說道。 而那個男子也低下頭說道:“屬下等雖然己經發現了數個起哄者,但由于人群突然轟亂離去,場面一片混亂,使得屬下等人無法跟蹤目標,讓目標失蹤了,請主公降罪。” 唐龍煩惱的一揮手說道:“什麼降罪、懲罰的,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只要你們把幕後指使者找出來,就是立功了。 “當然,我也知道這次你們沒有成果,是因為你們人手不夠,而不是你們能力不行。你們放心,我已經讓凌麗和柳斌派人手過來了,到時候就看你們的表現了。 “現在你們的任務,是去打聽一下游行的發起人是誰,我就不信民眾會自動自覺地跑出來游行,一定有個發起人的。” 這兩人聽到唐龍的話,不由愣了一下,他們還以為自己這次會被懲 罰呢,沒想到就這樣了事? 他們在看到唐龍揮手讓自己退下了,忙收斂神識,恭敬的行個禮退下。他們心中都決定好好表現一下,看看到底是密探比較厲害,還是特工比較厲害。 陳昱的總統府內,一個模樣普通的中年人,正恭敬的站在陳昱面前。 陳昱沒有看這個中年人,而是輕輕晃動著手中的酒杯,一邊欣賞著那酒的鮮紅顏色,一邊說道:“怎麼樣?” “抱歉,大人,雖然唐龍的部下開槍射擊民眾了,可是他們使用的全是麻醉彈,並沒有人員傷亡。”中年人彎著腰說道。 “嗯?”陳昱停下手中的動作,沉思了起來。 那個中年人立刻滿頭冷汗,可他根本不敢去擦拭,任由冷汗嘀嗒、嘀嗒的滑落下來。 好一會兒,陳昱才歎口氣說道:“看來我小瞧唐龍了,沒想到他遇到這種民眾要他下台,讓他丟面子的場面時,還能夠控制自己的心情,不願意傷害民眾。嗯,這麼看來,他可不是普通的軍閥啊。”中年人這才掏出手帕,擦了下汗水,有點巴結地迎合道:“是啊,以前那些議員遇到這樣的事時,不是到處呼朋喚友,幫忙在電視上澄清自己,就是雇傭流氓去攻擊游行民眾,或是收買殺手殺掉叫得最厲害的人,哪里會像這樣不管不問的。” “嗯,後面的計劃停止實施。”陳昱說道。 “啊,己經准備妥當了,為什麼要停止呢?”中年人驚訝的問道。“我說過,他不是一名普通的軍閥,他擁有完善的間諜機構,如果我們繼續下去的話,恐怕會被他找出蛛絲馬跡呢。為了雙方還能夠合作下去,現時停止是正確的。 “你也知道,他居然能夠毫不驚動他人的情況下,把絕大部分物資調撥給軍隊。如果不是我親自巡視配給部門,恐怕那幫家伙還一無所知,從這就可看出他的間諜機構有多厲害了。 “再說了,我們一開始要讓民眾和唐龍離心離德的目的,也達到了,不停止後續計畫,還能干什麼?我可不希望唐龍現在垮台哦。”陳昱說道。 “呃,我們既然不實施後面的計畫了,那麼要不要把物資調撥回來?”中年人問道。 陳昱搖搖頭說道:“不用,反正剩下的物資夠民眾過著舒服日子,我們當前的重點還是發展軍力,物資集中在軍隊手中是很有利的。”“呢,大人,屬下有句話,不知道當問不當問。”中年人忐忑的說。 “我把你當心腹,有什麼疑問盡管問,不要帶著疑問去工作。”陳昱喝了口酒,對中年人笑道。 “是,是。”中年人點頭哈腰了一會兒才說道:“屬下不明白,大人您得到了那麼多將軍的支持,只要您登高一呼,首都圈就會落入您的手中,為什麼您還要和唐龍分掌軍政呢?” 陳昱呼了口氣說道:“你認為支持我的那麼多將軍中,有誰擅長指揮作戰的?” 中年人想了一下後說道:“魏非、維爾·約翰森、萊威·嚴克……呢,抱歉,屬下忘了維爾他們是上校。屬下愚昧,這麼多人中,屬下就只知道魏非對指揮作戰很有一套。” 陳昱點點頭:“不錯,你說的三個人,確實是我萬羅聯邦軍官中的佼佼者,可惜,魏非只是個少將,而維爾和萊威只是個上校。“你看看,支持我的數百個將軍中,只有魏非一個可以委以重任,其他的人都是吃干飯的,難怪唐龍一上台,就把他們全部趕去研究軍史。” 陳昱說到這,歎口氣繼續說道:“你說,如果靠這些身居高位卻無能到死的家伙,我們何年何月才能夠得償所願,目睹萬羅聯邦重新統一啊!” 陳昱品了一口酒後,說道:“說到這里,相信你也明白我為什麼不親自提拔魏非上位,因為要把魏非提拔上來,得罪的人可不是一個兩個。 “而能夠這麼做,又不會引起反彈的,就只有唐龍這個外來的過江龍,才能辦得到。” 陳昱說到這,看了中年人一眼,笑了笑說道:“不要以為我讓唐龍上台是為了讓他當替罪羔羊,你可知道唐龍現在的身家,可是他一手一腳打下來的。 “有這麼個人掌舵,我們萬羅聯邦就可以順利的起航。等我們那些新一輩的有為將官鍛煉出來了,唐龍也就失去價值了。” “可是,大人,現在唐龍掌握所有軍權,到時候會不會尾大不掉?”中年人擔憂地說。 “呵呵,有什麼尾大不掉的,唐龍不管怎麼說都是外人,他的根基在無亂星系,不要以為無亂星系那麼容易統一。 “而且,等我們勢力開始強大起來的時候,我們可以聯絡無亂星系的勢力,打擊唐龍的勢力,到時候他肯定急著回去,等他這一走,你想我們還會歡迎他回來嗎?” 中年人覺得陳昱好像有點理想化了,因為根據收集的情報,唐龍這個家伙性格古怪,誰也猜測不了他下一步究竟准備千什麼,說不定到時唐龍發起火來,直接調兵來把陳昱殺了呢。 當然,這些話中年人是不敢說的,看陳昱這麼興致勃勃,自己觸他黴頭是非常不明智的。 “林南呢?”陳昱轉移話題問道。 “林南他去和幾個財團的人見面了。”中年人回答道。 陳昱冷哼一聲:“哼,這家伙,仗著自己是財團認定的下一任總統人選,就不把我放在眼里,居然連這種事也不向我通知一下!”中年人對這種話題不敢插嘴,只是低著頭不吭聲。 陳昱沉默了一下後,說道:“對了,幫我預約一下林家,下個星期我去拜訪一下。” “是那個這幾年才嶄露頭角的林家嗎?”中年人小心地問道。陳昱笑道:“對,就是那個林家,林家有個好繼承人呢,林家的家業能夠這麼短時間內冒起,都是林震東的功勞啊。記住,你要特別表示,我希望能夠和林震東見一面。” “是,那麼,屬下告退了。”中年人說到這,看到陳昱向自己揮揮手,忙鞠了一躬,轉身離去了。 房間內只有陳昱一人,他晃晃酒杯,自言自語地說道:“林南啊,下任總統人選,可不是固定的啊。”說著他突然笑了起來:“呵呵,希望到時候,你的臉色不會非常難看啊。” 在陳昱和部下的談話結束不久,熱熱鬧鬧的示威游行活動,就在一陣砰砰的槍聲中消失了。 而那些鬧得沸沸揚揚要把唐龍趕下台的呼聲,也在槍聲中消失得無影無蹤。 示威游行事件過後,各地機關門口除了多了一大堆的垃圾外,還多了數百名被關在籠子里的民眾。 原本還想怒罵唐龍屠殺平民的人,看到以為己經被殺死的人居然好端端的活著,只是被關在大庭廣眾之下讓人參觀而已,不由都閉上了嘴巴。 雖然大家對唐龍還是不滿,但沒有人再去游行了。誰知道那些警衛下次使用的,還是不是麻醉彈呢?就算是麻醉彈也不干,自己可不想被他們抓住關在籠子里示眾。 至于配給問題,好像只是少了一點而己,並沒有餓著自己啊,嗯,要抗議的話,還是等自己沒飯吃的時候,才去抗議吧。 于是一場莫名其妙冒出來的風波,也這樣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上篇:第二章 快速奪權     下篇:第四章 一號與二號機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