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八章 富裕國度  
   
第八章 富裕國度

和民眾總算松口氣、不用擔驚受怕的心情,以及軍隊大獲全勝的歡喜心情相比,聯邦政府上自總統下至市長,所有文官都是愁眉苦臉的。 原因很簡單,這次戰斗,把首都星的經濟重區完全摧毀了。整個首都星的經濟倒退十年以上,整個首都圈的經濟因為這連鎖反應,倒退了十五年以上。 沒辦法,首都圈的經濟主要集中在首都星,首都星倒黴的話,其它星球就更加倒黴。 「動用經濟儲備能支撐多久?」煩躁得在辦公室來回走動的陳昱,向召集來的經濟學家問道。 一個在這麼多經濟學家中,最年老的經濟學家,掏出一份文件看了一下後,說道:「總統閣下,根據我們的計算和推測,如果不立刻進行經濟重建的話,我們的經濟儲備只能支撐三個月。」 陳昱不由猛地停下,一臉不可思議表情的問道:「只有三個月?難道我們這麼多的物資儲備,不能延遲民眾暴亂的時間嗎?」 那經濟學家吞吞口水說道:「我們的物資儲備雖然豐厚,但絕大部分是生活物資和軍用物資,這些物資只能保證民眾不餓肚子,其它日常用品和各種消費品都得從外面購買。如果沒有這些東西,已經嬌生慣養慣了的民眾,會把這屆政府趕下台的。」 陳昱聽到這話,立刻在心中湧起一股怒火:「該死的曆代聯邦政府,你們為什麼要如此厚待首都圈的民眾? 「就算當時的首都圈民眾,都是和你們有關系的親友族人,可也不能定下對這些民眾進行免費供給食物、免費供給各種日常生活用品,甚至還每個月免費供給一次奢侈品的法律啊。 「那幫混蛋民眾,這麼多年來已經習慣不用錢,就能夠獲得這些東西的生活,現在要是沒有這些供給,那他們還不立刻造反!」 陳昱知道這是絕對會出現的事情,因為就是議會統治首都圈的時候,他們都沒有免除這種供給制度。 如果自己無法繼續維持這個供給制度,那麼可以肯定,整個首都圈的民眾,會第一時間要自己下台的。 這可不是像上次那樣讓唐龍下台這麼簡單,上次那些民眾只是因為看唐龍不順眼,而游行示威而已,說不好聽點,就是湊熱鬧游行的。 當時唐龍雖然擅自調走了三分之二的物資,而且民眾也很有意見,但由于他們的物資配給還是跟以前差不多,還沒有真正損害到他們的利益,所以在唐龍威脅一下後,他們就立刻退讓了。 可這次除了食物配給,其它物資配給都無法滿足,民眾肯定會拼死反抗的。而且到時還不知道,唐龍肯不肯幫助自己鎮壓這些民眾。 如果唐龍袖手旁觀,讓民眾把自己趕下台,然後控制議會,直接擔任總統的話,那麼政權軍權齊集一身的他,就會把萬羅聯邦變成他的私人產物啊! 想到這些,陳昱心中一抖,慌忙扔掉這樣的念頭,他不敢細想,因為越想越恐怖啊,陳昱有點後悔,自己怎麼會尋找唐龍當合作伙伴了。 他轉移念頭後,向經濟學家問道:「我們的經濟儲備如此巨大,為什麼只能夠保持首都圈三個月的供應?按我的估計,就算支撐幾年也不成問題啊。」 經濟學家無奈的說道:「還不是其它勢力,看我們倒黴了,故意提高價格的緣故。」 「媽的!這幫趁火打劫的混蛋!他們怎麼能這麼做!」陳昱不顧風度的罵了起來。 聽到這話,經濟學家都低下頭,在心中嘀咕道:「拜托,誰叫你一上台就喊著要統一聯邦,等于把所有勢力都當成敵人。 「既然是敵人,那麼在看到你有難時,不來個落井下石的舉動,難道還要幫你渡過難關啊?」 陳昱突然想起什麼的問道:「難道我們一定要跟這些勢力購買物資嗎?我們不是可以……」 陳昱的話說到這,就突然停住了,因為他想起,首都圈是被聯邦的其它勢力團團包圍住的,要是跟外國購買物資的話,肯定才剛運進國境,就會被這些勢力攔截扣押。 一個經濟學家明顯沒有發覺陳昱已經發現自己的錯誤,于是好心的提醒了一下。不出意外,他得到了一道白眼的獎勵。 陳昱咬牙切齒了一陣後,問道:「你們能不能夠在三個月內,重建我們的經濟重區?」 經濟學家聽到這話,立刻全都把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三個月?別說笑了,那片被毀的經濟區沒有兩三年的工夫,根本別想恢複原貌。 陳昱垂頭喪氣的癱坐在椅子上,看到這,那個年老的經濟學家有點小心的提醒道:「總統閣下,您可以向我們萬羅聯邦的那些大家族請求一下援助,也許他們能夠……」 他的話說到這就停住了,因為陳昱向他們揮揮手,讓他們退下。 等人都走了後,陳昱點燃雪茄,狠狠地吸了一口,望著縹緲的煙霧,陳昱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他知道那經濟學家提出,向各大家族求援是非常好的辦法,可是如果自己能夠得到那些大家族的支持,自己還需要傷這個腦筋,向這些經濟學家詢問解決辦法嗎? 想到這些家族對自己拜訪的要求,紛紛找各種借口拒絕,想到本已經定下日期的林家,居然突然表示林震東最近沒空,讓自己下次再約定時間,陳昱就不由把雪茄咬得咯吱響的,低聲罵道:「說得倒是很委婉,還不是明確表明不想支持我嗎?他媽的!」 陳昱非常清楚,這些家族為什麼不願支持自己,肯定是和林南有關,那家伙早就巴不得自己下台了。 想到這,陳昱吐口煙想道:「不過林南啊,你以為我下台了,這總統之位就一定是你坐嗎?要知道那些大家族支持的,可不僅僅是首都圈一個勢力啊。說不定他們之間做了協議,要把首都圈讓給其它勢力呢? 「再說了,就算這些大家族不願讓首都圈這個勢力消失,而繼續支持你當這個總統。可是,你可不要忘了現在首都圈的軍權在誰手中,那家伙是這麼好相與的?說不定他想自己當總統呢!」 想到唐龍的存在,陳昱猛然想起不久前收到的那份、由自己派出的親信進入無亂星系大唐國收集的情報。 想到自己由于忙著處理經濟問題,還沒有來得及看,他不由立刻按動桌子上的幾個按鈕,調出一段數據觀看起來。 坐在一艘貨運船上的鄧濤,不知道那個身為萬羅聯邦總統的老板,為什麼要讓自己來這個無亂星系,調查一個叫大唐勢力的總體情況。在他想來,無亂星系是一個整日混戰、落後貧窮的地方,這地方有什麼好調查的。 由于沒有通往無亂星系的航班,鄧濤在耗費了一番工夫後,總算找到一個四處販賣軍火的熟人,坐上了進入無亂星系的飛船。 鄧濤覺得自己還真是夠好運的,找到的熟人,居然剛好要去無亂星系的大唐做生意。如果不是這樣,自己就算找到進入無亂星系的飛船,也不知道大唐這個勢力在無亂星系什麼地方啊。 想到自己身旁的熟人很有可能了解大唐情況,鄧濤立刻開始收集情報了:「張哥,這大唐是個什麼樣的地方啊?」 正哼著歌曲的張哥,聞言笑道:「那里是個美麗富饒、遍地金錢的地方。」 「美麗富饒?這是說無亂星系的一個勢力嗎?」鄧濤不由疑惑的想,但他不去問這個,而是兩眼放光的說道:「遍地金錢的地方?張哥,給我說說。」 鄧濤會這樣表現,是因為他這麼久以來,都是給張哥一個瘋狂渴望發財的年輕人的印象。 「嘿嘿,你也知道,這只是誇張的說法,不過告訴你哦,在大唐那里確實容易掙錢,各種掙錢的機會幾乎隨處可找,不說這附近幾個國家的商人往大唐那里跑,就是一些遙遠國家的商人都會跑來。」張哥說道。 鄧濤不怎麼相信張哥說的話,掙錢機會隨處可找?騙人也不是這樣騙吧? 雖然是心中不以為然,但鄧濤還是裝著吞吞口水的樣子,焦急的問道:「張哥,什麼掙錢的機會啊?給我說說。」 「嘿嘿,這個可不能說,要*你自己去尋找的,這可是行規哦。」張哥眨眨眼笑道。 鄧濤當然知道這是商人之間的行規,不過,你這個軍火商也搞這行規干什麼?鄧濤心中怒罵一陣,但表面上卻可憐巴巴的哀求不已。 當然,在一個不在意、一個不想說的情況下,關于掙錢的話題很快結束了。 「張哥,你這次運什麼貨物去大唐啊?居然裝了滿滿一船的。」鄧濤轉移話題說道。他不會直接詢問有關大唐的話題來收集情報,這種收集情報的方法是最蠢的,隨時會讓人懷疑自己的身分。 「哦,是一批老古董,火藥槍和火藥彈。」張哥隨口應道。 「火藥槍和火藥彈?激光武器普遍前的那種古老武器?這些古董值多少錢?」 鄧濤滿臉的驚訝,他沒想到,張哥居然會運這些老古董去大唐販賣。 難道大唐富裕到居然有人購買這些老古董收藏?不是說無亂星系的人吃了上餐沒下餐的嗎? 而且,按照無亂星系的混亂情況來看,就是有錢人要買武器,也是購買新式武器裝備自己的護衛啊,哪有可能去買古董? 「哦,剛才我說的老古董,是表示這批貨的款式古老,而不是說這些貨是古董,這批貨都是剛生產出來的。」張哥看鄧濤誤會了,不由解釋道。 本來對張哥運送古董槍械去大唐賣,就已經很驚訝的鄧濤,聽到這批貨居然是剛生產出來的新鮮貨,不由得傻了眼,好一會兒才問道:「張哥,你這貨能賣錢嗎?不會連燃料費都掙不回來吧?」 張哥看鄧濤一臉自己有沒有毛病的神態,不由激動地說道:「我是這麼白癡的人嗎?告訴你,這批貨可以賣三百萬武萊幣!聽清楚,是三百萬武萊幣,不是三百萬萬羅幣!」 「三百萬武萊幣?三億萬羅幣?不可能吧?」鄧濤一臉的不相信。 由于萬羅聯邦軍閥割據,各地軍閥都私印貨幣,原來的萬羅幣幾乎不能流出首都圈,所以宇宙銀行把萬羅幣兌武萊幣的彙率,提到了一百比一。 「哼哼,我也不多說,等錢到手了,你就相信了。」張哥一臉不爽地說道。 「呃,張哥,我不是不相信,只是這太讓人驚訝了,怎麼會有人買這種早就淘汰不知道多少年的火藥槍啊。」鄧濤陪著笑臉說道。 張哥想了一下,換上一副笑臉說道:「呵呵,不怪你,當初我看到這消息的時候也不敢相信呢,等我找上門去,才發現對方是真的要,因為和他們簽訂合約後,他們立刻就給了一半的貨錢。」 「簽約?張哥,在這無亂星系中,合約還能有效嗎?」鄧濤問道。不要說無亂星系了,就是現在的萬羅聯邦里,合約也不見得有多少個遵守。現在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有啊,合約的法律效用早萬年就失效了。 張哥說道:「其它地方我不知道,但大唐的合約是有效的,像我這樣如果吞了訂金,不按合約辦事,不但我和我的組織不可能再出現在大唐,而且還會被無數的雇傭兵追殺。 「不說被雇傭兵追殺這種事,單單不能進入大唐做生意,就能讓我虧死,因為大唐里面的人都是遵守合約的。要知道,我的組織在萬羅聯邦時被人騙了好幾次,動用所有關系,卻連人都找不到一個,最後還是我自己掏腰包抵虧空。 「現在我的組織都不怎麼和其它人做生意了,專門做大唐的生意,利潤不但比以前高,而且安全。看來還是大家都遵守合約,才能掙錢呢。」說到後來,張哥不由感歎不已。 「嗯,這麼看來,大唐非常注重合約,也就是說大唐非常注重經濟發展,看來張哥前面說的話很有可能是真的了。」收集到一點情報的鄧濤把這事記在腦中,繼續問道:「張哥,什麼人舍得花這麼多錢,來購買這批貨啊?就算是買來玩,也不用這麼多貨吧?」 「哦,是一家射擊場要的。」張哥說道。 「射擊場?難道大唐的人居然可以進行這些悠閑活動?」鄧濤再次驚訝了。 「哈哈,我說你是把大唐看作和無亂星系其它勢力一樣了,我不多說,只告訴你,大唐絕對超過軍閥割據前的萬羅聯邦。」 張哥看到鄧濤因為自己這話而發愣的樣子,不由笑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雖然在大唐,這種射擊場不是什麼人都能開的,不過競爭卻非常激烈,所以這個射擊場,特意讓我弄些威力比較厲害的火藥槍,也因為這樣,這批貨才能賣到這個價錢。」 「射擊場不是一般都使用激光槍之類的武器嗎?怎麼大唐的這個射擊場要使用這種火藥槍?要知道射擊場那些能反射激光束的防具,是擋不住火藥槍的子彈的,那個射擊場怎麼進這麼危險的武器,不怕讓客人出現傷亡嗎?」鄧濤不解的問。 「呵呵,不是一個射擊場使用這種火藥槍哦,而是大唐所有的射擊場都是用這種武器。剛才我已經說過,這些射擊場不是普通人能開的,大唐的射擊場規定,沒有爵位和軍銜的人是不能進入的。 「在大唐,能夠進入射擊場使用這種武器的人,都是有身分、有地位的,你想射擊場對于客人的安全措施,還能夠不做足嗎?」張哥笑道。 「啊?射擊場居然變成貴族俱樂部?怎麼能夠這樣?」鄧濤是個民主主義者,所以聽到這種非常明顯的等級機構,不由立刻不滿起來。 張哥再次笑道:「呵呵,人家大唐可是獨裁統治的國家,當然能夠這樣。不是我說你,你也不用一聽到有關獨裁的事就這麼激動,在這年頭,民主和獨裁的爭斗早就不是主要問題了,說不定某天有個皇帝能夠統一全宇宙呢。」 看到鄧濤一臉不相信的神態,張哥笑了笑,轉移話題說道:「之所以這種火藥槍射擊活動,能受到大唐的貴族階層歡迎,最根本的原因,是大唐的主人喜好這種活動,頂頭上司都玩這玩意,下面的人當然也要跟著學了。」 鄧濤很快平靜下心情,他聽到這話後,不由問道:「既然大唐的主人喜歡這活動,既然射擊場都需要這種火藥槍,為什麼大唐不自己生產,反而要向外購買呢?不要說大唐沒有這種生產能力,誰都知道這種武器的生產很簡便,隨便一家金屬工廠就能夠生產。」 張哥點點頭說道:「大唐當然不會沒有這種生產能力,要知道,大唐可以自己制造戰艦呢,對大唐的工廠來說,這點小玩意根本不值得一提。 「也就是因為這樣,大唐的商業部根本不可能空出一家工廠來生產這武器,再加上大唐不允許私人制造武器,所以射擊場只好對外購買了。」 兩人就在這哈拉之間,來到了一顆藍色星球附近。 得知這個星球就是大唐的首都星,鄧濤不由一愣,他這才想起自己一路來,根本沒有受到任何的攔截和盤問。 難道大唐的勢力,強悍到讓這附近沒有任何一股海盜存在?這風平浪靜的地方,還是無亂星系嗎?而且一路來,自己根本沒有看到一艘大唐的警戒部隊,難道大唐的警戒系統居然這麼松懈? 鄧濤把這疑問向張哥說出,得到了一個「大唐附近沒有海盜,警戒部隊都在邊境。」的答複。 雖然鄧濤對于這個答案不是很滿意,因為在進入大唐邊境的時候,根本就沒看到警戒部隊,但由于飛船已經進入港口接受檢查了,所以鄧濤也就沒再發問。 張哥陪著宇宙港的人員檢查貨物,和等待飛船貨物進行消毒,而鄧濤則仔細打量著這個宇宙港。 看著這些先進和嶄新的設施,鄧濤不由感歎這個宇宙港,比萬羅聯邦首都星的宇宙港還漂亮、還先進。 對于張哥表示這種宇宙港在大唐首都星上有數千個,他有點半信半疑。 不過在看到這個宇宙港的數千個船位,停停出出,幾乎沒有一個船位能夠空上五分鍾的時候,他相信了。 同時也相信張哥所說的另一句話:大唐首都星宇宙港的吞吐量,一天起碼有五萬艘以上。 對于這點,鄧濤深感震驚,一天五萬艘飛船的吞吐量,萬羅聯邦在軍閥割據前,首都星宇宙港的吞吐量也沒有達到這個數字啊。 這巨大的吞吐量帶來的不單單是繁華,還帶來了巨大的經濟利益。 照張哥說的,這大唐不但是無亂星系最富裕的勢力,還很有可能,是這附近一大片的星系中最為富裕的勢力。 走出宇宙港的鄧濤,雖然已經自認為自己對大唐的富裕有了一定的了解,但在看到宇宙港外的情形時,還是發覺自己對大唐的富裕程度不了解。 寬敞乾淨的街道,美麗鮮豔的花草樹木;路旁無數棟雖不高大、卻非常美觀漂亮的建築;數目雖然繁多、卻井然有序、悄然動停的車流;斯文禮貌、卻匆匆忙忙、充滿朝氣的人群。 這一切,都讓鄧濤感覺到萬羅聯邦的首都星,根本比不上這個大唐的首都星。 鄧濤在感歎時,突然發現來來往往的人群中有個古怪的現象,當人群碰到某些特定的人時,會突然停下,滿臉恭敬的向這些特定的人點頭行禮問好,並自動讓開路,給這些同樣禮貌還禮問好的特定的人通過。 鄧濤看出這些人群對那些特定的人,是發自內心行禮問好和讓路的,因為他們臉上根本沒有任何一絲的不情願,有的只是恭敬羨慕,和一點點的妒嫉,絕對沒有厭惡之類的神情。 鄧濤發現這些特定的人,單從外表看,根本看不出他們和普通人有什麼區別。 不過在他仔細觀察下,鄧濤發現這些特定的人胸口,都有一枚細小的徽章。 這徽章的圖案不是一樣的,鄧濤就發現有弓箭、長槍、斧頭、盾牌之類的圖案。這些圖案應該是用來區分他們之間地位高低的,只是鄧濤不知道,哪種圖案代表的地位比較高,哪種圖案代表的地位比較低。 張哥發現鄧濤在留意什麼,不由得咧嘴笑道:「那些是爵位徽章,簡稱爵銜,大唐所有官員都有這種爵位徽章,這爵銜和軍銜的等級是同等的。 「大唐的爵位分得很細,有七階二十一級,沒有爵銜和軍銜的,要向擁有爵銜和軍銜的人行禮問好,而等級低的要向等級高的行禮問好,這可是寫入大唐法律的。」 「哼,封建制度。」鄧濤忍不住低哼一聲。 聽到鄧濤這話的張哥笑道:「也不算封建制度,跟萬羅聯邦考公務員一樣,只要成為公務員就能擁有爵位,而且除了最高幾階爵位可以終身保留外,其它爵位退休後就會被取消的,大唐的爵位是不能世襲的。呵呵,是不是很像萬羅聯邦的職位制度啊? 「還有啊,大唐特別為不願意做官的人和外國人,准備了一種榮譽爵位。這爵位是按照對大唐貢獻度來頒發的,這榮譽爵位除了沒有薪金和權力外,其它的待遇和正規的爵位同等呢,你張哥我還差上那麼一點,就可以獲得榮譽爵位了。」說到這,張哥不由得意洋洋起來。 鄧濤沒有注意張哥得意什麼,他老早就沉思著大唐的爵位制度。 思考過後,鄧濤發覺這大唐的爵位,好像除了受人尊敬以外,和民主政治的職位制度沒有什麼區別啊,想到這不由問道:「不能世襲的話,大唐的那些貴族不會反對嗎?我知道大唐的前身可是家族制度啊。」 張哥笑道:「呵呵,爵位達到一定程度後,可以推舉一個人當官,這種被推舉的人,可以直接獲得比推舉人低上一兩級的爵位,比從下面一步一步爬上來的人,省了不知道多少艱辛呢。 「而且擁有爵位和軍銜的人,在很多方面都有優惠,還有他們的薪金是非常高的,高得讓你不敢相信。再說了,那些貴族哪敢有什麼意見,要知道,大唐可是唐龍一個人說了算的,膽敢反抗的,全都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 「想到這,我就鬧不明白,唐龍好端端的皇帝不做,跑去萬羅聯邦當元帥干什麼。」張哥說到這,不由一臉的不解。 「原來唐龍是大唐的主人,總算明白老板為什麼讓我來大唐收集情報了。」這才知道大唐主人是誰的鄧濤,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不再說話了。 看著屏幕上鄧濤拍攝下來的影像,陳昱直到雪茄燒到手指了才清醒過來,他茫然的看了一下自己的辦公室,然後深深的歎口氣。 他是搞情報出身的,能夠從簡單的一點東西,就看出內藏著的信息。 陳昱沒有看後面關于軍事的情報,不說自己不關心這點,就算自己關心,也可以知道後面的軍事情報沒有什麼價值。 按照大唐這麼嚴密的間諜系統,如果鄧濤真的找出什麼有用的軍事情報,這份數據肯定送不回來。 陳昱已經從剛才那些影像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情報,簡單來概括的話,那就是:大唐富裕、大唐重視商業、大唐等級森嚴、大唐制度嚴密、大唐充滿朝氣。 陳昱撫摸一下剛才被雪茄燙傷的手指,歎口氣說道:「唉,與虎謀皮就與虎謀皮吧,反正在這年頭里,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說到這,陳昱眼中寒光一閃,輕聲自語道:「不過,咸魚變活魚的事,也不是沒有可能的。」 陳昱說完,起身按了桌上一個按鈕說道:「備車,我要去軍部。」這話才剛說完,陳昱明顯愣了一下,因為這場景、這句話都讓自己非常熟悉。 想了想,陳昱搖搖頭歎口氣,轉身離開了辦公室。

上篇:第七章 紅色機甲戰士     下篇: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