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三章 唐龍遇刺  
   
第三章 唐龍遇刺

無亂星系大唐中州星,唐龍正閉著眼睛坐在沙發上,輕輕的有節奏的敲擊著扶手,躺在唐龍懷里的小黑貓很膩意的翻個身繼續呼嚕、呼嚕的休息著。唐龍看起來很自在,不過他卻用耳朵仔細聽著幾個部下這段時間來的彙報。 「主公,這幾個月我方兵工廠全力開動,總共制造了三千萬枚移動式武裝衛星、三千艘白鯨戰艦以及等量的武器能源,現已經平均分配給南方北方兩個軍團。外交方面頗有成就,和目標外各國都建立了友好關系,並互相建立了辦事處。」尤娜說道。 凌麗接著說道:「主公,我特工人員潛入目標國,以其他國家的身分,掌控了許多重要部門的官員。在目標外的國家中,也以其他身分拉攏了許多重要官員,只是各國首腦由於時間問題,並沒有完全掌握。 「但是在對各國重要人員的略微試探中,卻發現無人願意投靠我國。」 柳斌跟著說道:「主公,我密探人員已經潛伏在目標國各重要基地,隨時可以進行破壞工作。目標國有見識、有能力的重要人員也被監控中,隨時可以讓他們消失。可是並不能策反目標國重要人員。」 唐龍聽到自己的兩個情報主管都說無法策反敵國人員,不由問道:「為什麼都不能策反呢?給予他們的條件不夠好嗎?」 凌麗和柳斌互相看了一眼,柳斌沖凌麗點了下頭,把發言權讓給了凌麗。 凌麗也不客氣逕自說道:「我們給予的條件很豐厚,可是由於我國聲勢不夠,讓他們以為我國比他們本國弱小,所以不肯投靠我們。」 唐龍搖搖頭歎道:「唉,名聲不夠響亮啊,如果我們大唐的聲勢跟武萊國一樣,恐怕我們還沒提出招攬他們,他們就自動找上門來投靠我們了。」 聽到這話大家都低下頭,雖然大唐在無亂星系中很強大,但誰叫大唐是從偏遠地區發展起來的,現在無亂星系的一些國家中,恐怕還有人不知道大唐的存在呢。 看到部下們的樣子,唐龍笑了起來:「呵呵,大家不用垂頭喪氣的,當我們這次戰役的第一階段完成的時候,我們的名聲肯定會響亮起來,到時候,那些勢力的重要人員就會開始考慮我們了。」 說到這,唐龍向麗莎和愛爾希問道:「南方軍團和北方軍團准備得怎麼樣?」 麗莎和愛爾希腳跟一碰,挺身同時說道:「主公,軍團已經整合完畢,隨時可以出征!」 「嗯,很好,小黑貓抓來的那三萬多艘戰艦,就用當成預備役留守後方,可看情況投入戰斗。對了,那些戰艦的外形要更改一下,免得讓外人以為我們和海盜勢力有勾結呢。」 看到負責這項工作的部下點頭了,唐龍站起來揮手說道:「那麼現在開始按計畫行動!」 「遵命!」在場所有人同時喊道,他們知道一場大戰役就要開始了,全都激動得滿臉通紅。 萬羅聯邦靠近大唐中州星的隕石地帶處,三十艘艦身沒有漆有任何標志的高級戰艦,小心的向大唐前進著。 這支小艦隊的旗艦上,魏非有點擔憂的向一路來都沉默不語的陳昱說道:「總統閣下,大唐能夠讓我們組建流亡政府嗎?」 「應該可以。」陳昱沉吟了一陣後說道:「畢竟唐龍對萬羅聯邦還是有野心的,我們的流亡政府,是唐龍控制萬羅聯邦的最好工具。」 說到這,陳昱發現魏非臉色有點難看,不由笑道:「不用擔心,我們也不是那麼好控制的,再說了,等我們實力強大了,誰控制誰還說不定呢。」 聽到這話,魏非愣一下,他聽出了陳昱話里的含義,但他並不認為這樣做很好,可惜想到要想重建萬羅聯邦,沒有外援是根本沒有可能的,只好微微歎口氣,心中自嘲自己是軍人,不應該管這些屬於政治的事情。 在魏非胡思亂想的時候,通信兵突然報告道:「閣下,有一封自稱是大唐邊境巡邏隊的通訊傳過來!」 「雷達有沒有發現?」 陳昱一邊問一邊看星系圖,這一看讓他暗自惱怒:「該死的,這里還是萬羅聯邦的勢力范圍,大唐居然跑到這里來檢查?」 說是這樣說,陳昱也知道這種以前可以引發戰爭的事件,現在卻連沖突級別都算不上,誰叫萬羅聯邦變弱了。 「沒有任何發現。」雷達兵回答道。 陳昱嘀咕了一聲:「看來唐龍把那隱形材料弄出來了,大唐的科技真的有這麼厲害?」 陳昱會這麼說,是因為他知道,唐龍大肆收集上次那些被摧毀的隱形戰艦的殘骸,當時自己也讓人去收集,可研究部什麼結果都沒出來,首都圈就被占領了。 「接通。」陳昱一邊說一邊向雷達兵命令道:「用電子望遠鏡觀察四周,大唐的戰艦很有可能具有隱形功能。」 通訊接通,一個身穿藍色軍服、肩掛中尉軍銜的年輕人,敬禮後語氣冰冷的說道:「我是大唐邊境巡邏第七隊隊長,請貴方立刻關掉引擎和關閉武器系統接受檢查,不然我方將視貴方為敵人進行攻擊!」說完就靜靜的等待陳昱回答。 陳昱額頭青筋突突的跳個不停,他沒想到大唐一個小小的巡邏隊長,居然這麼狂妄,一上來也不詢問一下對方的身分,就直接要求解除武裝!哪有這樣不給面子的?難道他們不怕得罪人嗎? 陳昱語氣有點沖的喊道:「我是萬羅聯邦的總統,我要見你們的唐龍閣下,立刻給我帶路!」 那中尉聽到這話冷哼一聲,也不說其他的,繼續冷冷的說道:「請貴方立刻關掉引擎和關閉武器系統,接受檢查,不然我方將視貴方為敵人進行攻擊!」 接著一個三十秒的讀秒器就出現在螢幕上,意思很明顯,三十秒過後還不照著做,就發起攻擊,明白這點意思的陳昱被氣得喘不過氣來。 就這時,使用電子望遠鏡偵查的雷達兵的偵查結果才報告上來:「閣下,對方距離我方一千三百四十五公里,數量為三百艘X型戰艦,炮火已經鎖定我們了!」並且把圖像給播放出來。 只見螢幕上的那三百艘大唐戰艦,不客氣地把自己這邊的三十艘戰艦團團圍住,並用已經充填能源隨時可以發射的主炮對准,看樣子只要自己這邊稍有不對,或者讀秒器為零時,他們就會立刻發起攻擊。 聽到這話,陳昱吞吞口水,狠狠地瞪了螢幕上的那個中尉一眼,咬牙切齒的喊道:「關閉引擎,關閉武器系統!」 陳昱的部下當然是立刻遵命行事,誰也不想因為這點小事被干掉。 而且對方離自己只有一千多公里,自己居然沒有發現,這場仗還沒打就已經輸了一半。 那中尉沒說什麼,敬了一禮就單方面切掉了通訊,接著,那三百艘戰艦很快靠近到陳昱他們能夠肉眼看到的地方,當然,陳昱他們也看到這些戰艦派出了數百艘的交通艇,靠前來登艦檢查。 看到全副武裝、身穿藍色軍服的彪悍士兵沖上來,並虎視眈眈的用槍對准了陳昱他們,那些陳昱帶來的衛隊准備拔槍相向,卻被陳昱制止了。 他不信唐龍會下令逮捕自己,再說外面有三百艘戰艦瞄准著呢,既然反抗是無用的,那就不要引起不必要的誤會了。 而且陳昱也意識到大唐出事了,不然按照外交規矩,在自己報出身分後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待遇。 這些大唐士兵並沒有檢查陳昱這些人的身分,也懶得和他們說話,直接把登艦的人分成三股,一股負責監視,一股拿著個儀器逐艙室、逐艙室的對著所有人掃描,也不知道他們探測些什麼,而最後一股則跑去控制台,檢查艦載電腦的航行記錄。 看到這些,陳昱意識到這些大唐士兵是在搜尋某個目標,大唐發生什麼事了?這些大唐軍兵都憋著一股怒氣呢。 檢查完畢後,這幾個帶隊的士官互相交頭接耳了一陣,然後其中一個掛著上士軍銜的士官,向陳昱敬禮說道:「抱歉,冒犯閣下了。」 聽到這話,那些殺氣騰騰的大唐士兵,立刻收起槍械排隊站在一旁。看到這一幕,一直提心吊膽的萬羅聯邦人,都松了口氣。 「沒事,對了,我是萬羅聯邦的總統,希望能和唐龍閣下見面,不知道需要什麼手續?」陳昱再次報出自己的身分。對於這些大唐兵在搜尋什麼,陳昱還沒有傻得直接開口詢問。 「這個,請您向中州星的外交部提出。那麼,打攪了。」上士說完,禮貌的再次敬了個禮,然後就帶人回到戰艦,接著戰艦也解除臨戰狀態,並且打出了歡迎燈放行。 在陳昱這三十艘戰艦,小心翼翼通過這條由大唐戰艦組成的通道時,其他人員,包括陳昱,都仔細觀察著這些大唐戰艦。 看到這些戰艦,有見識的文官和所有軍官臉色都不是很好,本來他們根本不相信,這全是由X戰艦組成的艦隊是巡邏隊,可看到這些X戰艦艦身的番號,又確定了這些X戰艦的身分。 他們沒有想到,大唐居然用X戰艦來當巡邏隊,要知道,在其他地方,X戰艦都是當主力戰艦的。 難道在大唐,X戰艦是制式軍艦?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大唐的武力也太嚇人了,因為在雙方官兵素質同等的條件下,一萬艘X戰艦,絕對可以輕松干掉五萬艘高級戰艦。 在大家都看著這些X戰艦沉思的時候,維爾靠前魏非跟前小聲說道:「大哥,你看出剛才那些士兵手里拿著的儀器,是干什麼用的嗎?」 「沒有看出來,你看出來了?」魏非扭頭看著維爾問道。 「我猜那是能量探測儀。」 維爾說出這話,看到魏非挑了下眉頭,不由忙說道:「不是普通的能量探測儀,而是那種探測目標近期內是否使用過鐳射武器的儀器,就跟火藥武器時期的硝煙探測器一樣功能!」 魏非震驚的瞪著眼說道:「這不可能!以前聯邦的員警署,就曾要求科研部開發這種儀器,可是現在的科技,根本無法把檢測微量能量波動的儀器小型化,當時科研部就說,這種小型探測器是無法開發的! 「大唐只是一個小勢力,他們哪有可能開發這種儀器?」 「如果不是,那他們的舉動怎麼解釋?我敢肯定那儀器不是熱能探測儀,也不是DNA探測儀。再說大唐是小勢力的話,他們怎麼能夠這麼快就通過那些殘骸研究出隱形材料呢?」維爾說道。 聽到這話,魏非無語了。 由於唐龍和那些隱形戰艦進行過多次戰斗,萬羅聯邦的人都沒有懷疑唐龍和那些隱形戰艦勾結。 看到兩個哥哥聚在一起,也靠前來湊熱鬧的萊威插嘴說道:「大哥,二哥,你們注意到那些大唐兵身上的制式武器了嗎?我敢肯定,比我們聯邦的制式武器好不知道多少倍!」 聽到這話,魏非、維爾回想一下那些大唐兵的武器模樣,發現和自己聯邦的武器略有不同,兩人不由互相看了一眼,同時歎了口氣,心中非常震驚大唐的科技之發達,總體科技不提升的話,這些小東西是不可能發明出來的。 這樣看來,大唐絕對不是自己想像中那樣的小勢力啊。 好一會兒,萊威四周望了望,小心翼翼的向魏非問道:「大哥,我們的行為可以說是背叛了唐龍的,現在要去投靠唐龍,我們會不會……」 魏非神色肅穆的輕聲說道:「只要他願意讓我們組建流亡政府,對我怎麼樣都行。」 維爾忙安慰道:「唐龍既然能夠創下這麼大的基業,相信不會在乎我們這點事的。身為聯邦軍人,第一效忠物件當然是萬羅聯邦了,這是誰也不能指責的。當時他可是萬羅聯邦的元帥呢,他總不能說我們不效忠他,而效忠聯邦吧?」 魏非歎口氣:「如果他能夠這麼明理就好了。」 萊威笑道:「怕什麼,現在我們和他不同陣營,他有什麼名義處罰我們,安啦,如果不對勁我們可以逃走嘛。」 聽到這話,魏非眉頭皺了皺,不吭聲了。 三十艘戰艦在抵達中州星的時候,又是一批X戰艦圍上來,然後火炮全開的監視著讓他們降落在宇宙港,接著就被控制塔要求配合鎖死戰艦武器系統,並且要求他們將武器上繳保管。 對於這點,陳昱他們都沒有什麼意見,這些都是安全常識來的,而且一般來說,來訪國戰艦是不能降落在拜訪國的首都星的,連停留在外太空都不行,自己的戰艦能夠在大唐首都星降落,算是給了天大面子了。 陳昱一邊派人去聯絡旅館安頓自己帶來的人員,一邊帶著幾個主要的軍政要人離開宇宙港,前往外交部。 出了宇宙港,陳昱他們才發覺這里已經被戒嚴了,到處都是持槍攜彈,正一臉嚴肅神情檢查行人身分的武裝員警。 「總統閣下,看來這里情況很不妙呢。」陳昱的一個手下出聲說道。 「剛才路上遇到軍隊檢查的時候,就知道不對勁了,因為沒有可能這麼詳細檢查的。看來大唐不是有人叛亂,就是重要人物被刺殺。」陳昱點點頭說。 「那怎麼辦?如果發生這些事的話,我們豈不是很難見到唐龍?」一個官員擔憂地說。 「去外交部詢問一下情況,才能決定下一步該怎麼辦了,唉,走一步看一步吧。」陳昱捏了捏眉間歎道。 來到外交部略一詢問,陳昱他們全都吃驚了,因為外交部給出的消息,居然是唐龍遭到刺殺!唐龍雖然幸免,但也受了傷。 得知這一情況,陳昱也知道現在不是和唐龍商談組建流亡政府這事的時候,也就交代轉達一些慰問的話,離開了外交部。 「閣下,我們現在該怎麼辦?」一個官員小心的問。陳昱帶來的官員中,沒有一個有和他政見不同的,而且也沒有一個地位和他不相上下的,也就是說,在陳昱帶來的這麼多人當中,所有事都是陳昱一個人說了算。 陳昱想了下後說道:「購買幾棟樓宇,讓我們的人安頓下來,讓那些經濟專家把我們帶來的錢,拿三分之二去組建複國基金,讓他們去搞投資,怎麼來錢怎麼搞,但不要違反了大唐的法律,盡量在短時間內讓我們的資金增值。 「還有去聯絡軍火商,等唐龍同意我們組建流亡政府了,就大肆購買軍火,最好是收購一些軍工廠,免得受制於人。 「還有收購一家研究所,讓那些科研專家繼續研究他們的課程,不過要求他們研究主要集中軍工方面。 「軍隊的人去聯絡萬羅聯邦出身的人,就算他們不肯資助我們,也要讓他們對我們同情,還有要去收攏我們以前的那些士兵過來,這些都是老兵,作用不可替代。 「最後是去和外交部商談建立萬羅聯邦的大使館,就算是個辦事處也行,我可不想什麼事情都由我出面。」 「是。」幾個部下立刻遵命行事。 陳昱本來以為要好一段時間才能和唐龍見面,但他很快發現事情不對勁,因為從新聞上,看到大唐已經發現了刺客是附近一個國家派遣出來的,大唐的民眾在抗議之餘,紛紛叫喧要進行報複。 然後緊接著就是唐龍站出來宣布發兵報複,不接受任何人調解,並明確表示,但凡支援那國家的,都是大唐的敵人,接著就是命令大軍出發。 陳昱覺得不對勁,是因為大唐的數萬軍隊,居然一下子就整合完畢的出發了,擔任萬羅聯邦總統的他,當然知道,在這時代大軍開拔需要多長時間的准備。 這樣看來,唐龍老早就打算對那個國家下手,不然根本不可能如此快速派出軍隊的,唐龍遇刺的事,可能就是大唐自編自導的一個陰謀。 想到這,陳昱立刻讓人聯系唐龍要求見面。布置完任務後,陳昱就一邊觀看新聞,一邊等待著回音。 看到新聞采訪民眾對於這起事件的反應,看到大唐民眾紛紛叫好不已,全都在叫喊著滅國的口號,陳昱不由暗自嘀咕:「這是做戲還是真的?這些民眾居然這麼狂熱?不過這很有可能是真的,畢竟這里是無亂星系,民眾對於戰爭都習以為常了。 「如果是在萬羅聯邦,單單首領受到刺殺就派出軍隊,議會根本不可能同意,因為民眾會游行示威,哪個議員敢投票同意,就讓他下台。而唐龍這邊,所有人都贊同戰爭,唉,國情不同啊。」 很快,外交部發來通訊,說唐龍願意見陳昱,並已經派車來接送陳昱。 得知這消息的陳昱,立刻整理一下等下要和唐龍商談的話題,而他的部下也開始整理著各種合約和方案。 唐龍是在官邸接見陳昱的,對於那嚴密的防護設施和苛刻的檢查程式,陳昱早就習慣了,心平氣和的來到和唐龍見面的大廳。 兩人進行一番禮節上的客套話後,唐龍笑著問道:「不知道陳大總統此次前來有何貴干呢?聽說貴部在我這里大肆投資企業購買地產呢,怎麼?准備轉行當商人了?」 陳昱臉色一變,心中暗罵:「該死的家伙,嘲笑我是吧?我就不相信你不知道首都圈已經淪陷了!」 但想到自己現在除了有些手下和有點錢外,什麼都沒有,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只能強忍怒氣,擠出個笑臉說道:「閣下說笑了。」 看到唐龍笑嘻嘻的准備說什麼,為了不讓唐龍說出氣死自己的話,陳昱忙表明來意:「唐龍閣下,相信您也知道萬羅聯邦首都圈被林家攻陷,為了不讓萬羅聯邦的正統滅絕,我在此懇請您容許我們在您的國家組建流亡政府,讓我們保留下萬羅聯邦正義的火種,我們……」 陳昱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唐龍打斷了。 「好處,我要好處,你們拿出什麼好處給我?讓我滿意的話,我就支持你組建流亡政府,不然免談。」唐龍把手一揮說道。 陳昱和他帶來的人全都傻了,怎麼這個家伙說得這麼直接?難道不會隱晦一點嗎?如果傳出外面去,那不知道有多難聽呢。 陳昱更是郁悶,自己准備了好長一篇激昂動人的話語,沒想到才剛起個頭,就被削掉了,看唐龍現在的樣子,說那些激昂動人的話是沒用的,直接提出好處還更妥當。想到這,陳昱在心中無奈的歎口氣,然後向部下點了下頭,一個文官立刻拿著一份檔案雙手送上。 鳳冰也不客氣,直接拿過來遞給唐龍。 唐龍翻看了一下,就把文件扔到一旁說道:「複國後給予我國最優惠國待遇,所有礦產我國具有優先采掘權。嗯,這條件是滿不錯的,不過這是確立在你們複國後才能實現的,我要的是能夠立刻到手的好處。」 看到唐龍隨手扔掉檔案,陳昱就知道唐龍對這些條件不滿意了,其實也是,這等於是開空頭支票,誰也不會同意的,但自己現在連國家都沒有了,還能給出什麼條件呢?給錢?給得少唐龍不在意,給多了,自己無法發展。 想到這些,陳昱只好攤攤手無奈的說道:「您說吧,您需要什麼?」 唐龍摸著下巴說道:「我的部下告訴我,你這次除了帶文武官員出來,還把萬羅聯邦的頂尖科研人才也帶出來了。我這人才緊缺,所以我要這批科研人才。」 「不行!」 陳昱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一樣,這年月誰不知道人才的重要性啊,看看白鯨戰艦的戰斗力和其他戰艦對比,就可以知道了。 要是沒了這些科研人才,自己就算重新奪回萬羅聯邦,用不了多久也會重新失去的,所以怎麼也不能答應。 「哎呀,不要拒絕得這麼快嘛,你現在連根基都沒有,捏著這批人才干什麼?再說了,這樣朝不保夕的日子過上幾天,這些嬌寵慣了的人才能夠頂得住嗎?你不怕他們被人挖走啊?到時候就什麼都沒有了。」 看到陳昱開始思考,唐龍打著官腔說道:「所以啊,交給我就沒有這些問題了,還有,我也不是要讓他們變為我的人,只是幫我工作幾年,等你們複國了,還是可以讓他們回去效力的嘛。」 陳昱明白唐龍說的話,自己現在這麼弱小,研究設施之類的東西,都無法滿足那些人才,時間一長,這些把研究工作看作是他們人生的人才,恐怕會心萌離意。 而且唐龍也說只是要這些人才工作幾年,等聯邦複國後就交回來,雖然這話不知是真是假,但怎麼也算是個台階吧。 想清楚這些後,陳昱點頭說道:「好,就讓這些人員為大唐效力幾年。不過我希望閣下能夠撥出一塊地方,讓我們建立總部,同時,我們也需要徵集軍人和組建艦隊,這些請閣下同意。」 「這沒有問題,至於地方嘛,我看在XXX星的XX區就很不錯,整個區租給你們了。 「至於場地租金,我也不多要,每月五千億武萊幣就好了,那區能夠容納數億人,區內的所有水電、網路、交通全部齊全,還有一個滿大的宇宙港呢,就這麼點錢算便宜的了。」唐龍笑道。 陳昱愣了愣,五千億武萊幣的月租?難道要把這大唐首都星的中央廣場,租給我當基地啊? 當然,雖然陳昱等人都認為租金太貴了,但還是點頭同意。 他們也沒有去詢問這基地的環境設施具體情況,現在只要有個落腳點就成,反正自己這邊錢多,設施不滿意的話隨時可以重建。 「不過我希望按照國際慣例,貴國的軍隊調動權要在我手中,畢竟我不希望有不受我管制的軍隊存在於我的領地內。」唐龍說道。 對於這樣的國際慣例,陳昱當然立刻點頭說道:「可以,不過我要求我軍只負責貴國的安全巡邏,絕不參與貴國對外戰爭。而且當我軍要回國作戰時,閣下不能阻攔。當然,敵人入侵的時候,我軍會服從貴軍指揮作戰的。」 說到這,陳昱笑了笑:「不過,我想恐怕沒有人會來您這拔虎須的。」 「呵呵,沒問題,不過,沒有經過戰火鍛鍊的軍隊,能有戰斗經驗嗎?當然,這是你們考慮的事了。」 唐龍說完這話不理會沉思的陳昱等人,拿起那分文件笑道:「來,讓我們簽約吧,對了,要把剛才商談的幾個約定也寫上去。」 還在思考到底要不要讓組建的軍隊為唐龍打仗,從而攢取經驗的陳昱聞言一愣,但很快笑著點頭,只是這笑容有點苦澀,因為唐龍這家伙連空頭支票都要啊。

上篇:第二章 屠殺首都圈     下篇:第四章 考核風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