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七章osfpu組織  
   
第七章osfpu組織

唐龍的目標國——北D國首都,附近五個勢力的首腦,都聚集在這個星球上,本來大唐一口氣吞掉三個國家的事,他們會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可是也不知道自己部隊搞什麼,明知道大唐惹不得,居然還搶先過界去攻擊人家,被人家輕易干掉不說,還搞得現在大唐用自衛反擊的理由,派出大軍朝自己這里開來了,再不做准備豈不是等死?所以他們都來商量一下組建聯盟的事宜。 北D元首猛吸口煙後說道:“把我們各自的兵力說一下吧。” 聽到這話,另外幾個國家元首沖自己的秘書點了點頭,看到元首們都同意了,北D秘書先起身說道:“我國兵力有高級戰艦九萬六千艘,地面部隊五億。” 緊挨著北D秘書的一個秘書跟著起身說道:“我國兵力有高級戰艦八萬艘,地面部隊四億七千萬。” “我國兵力有高級戰艦七萬八千艘,地面部隊四億五千萬。” “我國兵力有高級戰艦七萬艘,地面部隊四億。” “我國兵力有高級戰艦六萬艘,中級戰艦三萬艘,地面部隊五億。” “我國兵力有高級戰艦五萬艘,中級戰艦二萬艘,低級戰艦四萬艘,地面部隊四億。” “嗯,中級以後的戰艦不算,也就是說,我們六國合起來,有高級戰艦四十三萬四千艘,地面部隊有二十二億。”北D國元首說道。其他幾個國家的元首得到這個數字,都露出自得的笑容。 北D國元首瞥了眾人一眼後說道:“不知道各位知不知道,X戰艦和高級戰艦的性能比,是多少?” 看到各位元首都神色暗淡的點點頭,明白這些元首也不是不知情況的廢物,欺口氣說道:“是一比五啊,唉,我有點後悔,當初怎麼把軍部要求更換X戰艦的提案,給駁回了。” 他身旁的一個元首無奈的說道:“這沒辦法,當初我也駁回了這個提議。誰叫X戰艦這麼貴,財政不允許。” 其他首腦紛紛應和:“是啊,我也拒絕了軍部這個提議呢,不過就算當初我同意,議會也不會通過啊,實在是太貴了,當時又沒有戰爭,議會不可能同意的。” 北D元首搖搖頭,其實他是知道,X戰艦真正的價格沒有高得這麼離譜,只是因為某個人的緣故,才變得這麼高。味以前還不知道組織為什麼這樣做,自己怎麼也算是組織成員,怎麼沒有優惠呢?現在明白了,組織之所以這樣做,是為了唐龍,也難怪唐龍能夠短時間內擁有這麼強大的勢力。 昨天組織的頂層,自己頂頭上司的頂頭上司,親自通知自己,要求自己盡快讓唐龍的勢力龐大起來,自己怎麼讓唐龍勢力盡快龐大起來?很簡單,讓自己投降。 投降,自己這個民選元首,居然還沒開戰就准備投降,讓人知道了,肯定會被民眾生吃掉的。 不過也因為自己是民選元首,自己只能貪點小錢,照組織的命令行事,自己會成為大富豪安享晚年,這點不怕組織反悔,組織之所以這麼強大,就是因為他的獎勵非常豐厚,而且絕對不會說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 不過如果不遵照命令的話,肯定會浸慘的活著,想死都難,而且家人也會遭到殘酷的對待,想到那些背叛組織而被組織處罰的人現在的情況,北D元首不由毛骨驚然。想到這,北D元首立刻恢複狀態,故意用一種帶著恐懼的聲音說道:“你們知不知道,大唐擁有近二十萬艘X戰艦,還有近六千艘的白鯨戰艦嗎?” “啊!二十萬艘的X戰艦?還有六千艘的白鯨戰艦!” 諸人全都大驚失色,因為按照剛才說的性能比,二十萬艘X戰艦,等于一百萬艘高級戰艦。 而白鯨戰艦更恐怖,六千艘白鯨戰艦,對抗十萬艘的高級戰艦,簡直就是小意思,這樣不成對比的戰斗,還打屁啊。“你怎麼知道的?確定大唐有這麼多戰艦?”一個元首提出疑問。 這讓其他元首跟著詢問:“對啊,我們都沒有得到任何消息,你是怎麼知道的?” 北D元首向自己的秘書使個眼色,秘書立刻拿出一張碟片,一邊說:“這是我方特工偷拍不久前大唐出兵的資料。”一邊把碟片塞進機器播放出來,只見熒幕上顯示的是,一大群X戰艦飛離星球的場面。 那個秘書把畫面停止在萬艦齊飛的時候,然後指著畫面說道:“根據電腦計算,從大唐首都星飛離的戰艦就有十七萬艘左右。”接著按動播放鈕,等到了一扭白鯨戰艦出現的時候,才再次按下暫停,並解說道:“據電腦計算,這批飛離首都星的白鯨戰艦數目,有五千余艘。” 首腦們全都傻了,都把目光望向北D國元首,詢問現在該怎麼辦? 北D元首沉思了一陣,語氣落寞的說道:“我們六方聯合在一起能夠打敗大唐嗎?不能,面對這麼強大的兵力,我們甚至連反抗都沒辦法。” 以眾元首點點頭表示贊同。 而一個比較機靈的元首則小心地說道:“難道我們投降?” 這話一出,幾個元首立刻搖頭說道:“不行,我們是民選政府,我們不能向敵人投降!” “不知道各位想過投降與對戰,對我們這些人來說,區別在什麼地方嗎?” 北D元首突然說出這話,接著趁大家都在為這句話思考而沒有人回答的時候,自問自答地說道:“對戰,剛才我們已經斷定是無法打贏大唐的,戰敗後我們會被大唐通緝,到時肯定是家產充公,自身將被大唐以戰犯罪名處決,家人也會受到牽連。 “而投降呢,雖然不敢保證能獲得高官厚利,但保全我們現在的家財和人身安全,還是可以的。” 聽到這話,眾元首臉色變了一變,全都沉默不語。 過了好一會兒,才有個元首輕聲說道:“議會是不會同意我們擅自決定投降的。” 北D元首陰笑道:“各位,不要忘了現在是戰時,議會的權力都在我們手中呢。再說了,我們這樣做,也是為了我們的子民不受戰火的摧殘,他們會理解我們這個決定的。” “雖然我們可以不理議會直接宣布投降,可是那個,投降後我們……呢,我們國家將以什麼方式存在呢?”一個元首小心地說。雖然他轉口轉得快,但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是什麼,也就是自己這些人的人身財產安全,怎麼獲得保證?誰能保證大唐會放過自己這些人呢? 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望向北D元首,看他這麼熱衷投降,打死也不信他和大唐沒有關系。 北D元首假裝不明白地說道:“將以什麼方式存在?我們這是什麼地方?無亂星系啊,你們以為在無亂星系,失敗者還可以存在下去嗎?我們投降後當然是被大唐吞並啦,難道還想以附屬國的身分存在啊?” 那個試探的元首被氣得臉色通紅,好一會兒他才憋出口氣說道:“如果是這樣,我們才宣布投降,就會被民眾生吞活剝的。”“嘿嘿,我們可以以成為大唐附屬國的理由,來欺騙民眾的嘛,等大唐軍隊入駐後,怎麼做都是大唐的事了,和我們無關。”北D元首說到這,發現眾人己經怒火上身了,不由一整神態,嚴肅地說道:“至放諸位顧慮的,我可以在這里保證,諸位的人身財產安全不受到任何侵犯,而且諸位想離開無亂星系的,我可以幫助諸位成為武萊國的公民,並在武萊國首都圈定居。” “你能辦得到?”,眾人都露出懷疑的神色,他們都清楚,在武萊國首都圈定居,可不是這麼容易的事。 “OSFPU聽說過嗎?”北D元首微笑的說道。 眾人聽到這話全都神色一變,倒吸口冷氣,神態吃驚的看著北D元首。 這個名稱,普通人肯定沒有聽過,但這些達官貴人,是不可能不知道這個估據全宇宙百分之三十軍火交易的組織的存在。眼前這個和自己一樣身分的人,居然是那個組織中的人員?不敢相信,但他們又不得不信,因為從沒有人敢冒充那個組織成員的。北D元首從他們眼中看出了詢問的意思,不由點點頭說道:“我是當中的中層成員,而唐龍則是高級成員。” 他雖然沒有准確的情報,顯示唐龍是自己的黔伴,但看到組織頂層這麼賣力的支持唐龍,就自以為是的認為唐龍比自己高級,因為他可從來沒看到過組織會虧本幫助人的。 至放暴露自己身分這件事,他可不在意,這些像伙都是聰明人,不會亂說的。而且他不覺得這有什麼好隱藏的,自己所在的組織可是非常強大,成員全都是達官貴人,能夠成為組織中的一員,可是一件難得的殊榮。 眾人再次倒吸口冷氣,他們雖然知道那個神秘組織很強大,但沒想到堂堂一國元首,也只是當中的中層成員而己,而唐龍是高級成員的事,更是讓他們吃驚,從這就可以想像,那個組織的高級成員和頂級成員,是什麼身分了。 不過他們在吃驚過後,看著北D元首的目光湧起了一股妒嫉、羨慕、崇拜的神情。 北D元首很享受這種目光的注視,他神態有點高傲的說道:“怎麼樣?決定怎麼做了嗎?” 元首們互相看了看,然後猛點下頭,表示同意了北D元首不久前的提議了。 看到這些人如此爽快,北D元首不由一陣的自得,這自得不是為自己,而是為了組織。 “絕對不虧待對組織有貢獻的人”在這方面,組織做得非常之好,比武萊國那個最會收買人的情報部還受人相信。 誠信不但是一個人立足社會的根本,同樣,也是企業、政府、秘密軍火組織站穩腳跟的基礎。 記得幾十年前也有一個神秘組織突然冒了起來,不知道那組織受到什麼人的幫助,短時間內就橫掃全宇宙,自己所在的組織,包括其他幾個常年敵對的神秘軍火組織,都被打壓得幾乎要聯手對抗了。 不過可惜的是,那新冒出來的神秘組織,對那些有貢獻的人都是表面大肆獎賞,背後卻來個殺人滅口,讓知情人心寒不已。最後那個風光無限的神秘組織,就因為缺少誠信的原因,引起內部背叛、外部疏離,從而在極短的時間內滅亡了。 “很好,那麼大家就回去准備吧,對了,你們決定去武萊國定居還是去其他地方?放心,無論去哪里,組織都會安排好的。”北D元首說道。 那些己經起身准備離開的元首立刻說道:“武萊國!” 北D元首看到自己的秘書和其他元首的秘書,都眼巴巴的看著自己,不由笑道:“放心,少不了你們的,到時帶著家人跟著我們離開吧,組織會獎勵一大筆錢給你們的。” 一個元首看到自己的秘書有點態忑不安,不由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放心啦,0SFFU組織的信譽,是全宇宙最好的,可以不信武萊國講的話,但OSFPU組織說的話,就是一定准的。” 說到這,他向北D元首謅媚的笑道:“大哥,不知道能不能把我介紹進組織呢?地位不用太高,比最低級的成員高一點就行了。”這話一出,立刻讓其他元首醒.悟過來的,跟著巴結北D元首,搞得北D元首費了好大勁,才讓他們離開。 “哈哈,給我沖啊!” 親自駕駛銀甲要塞的唐龍,興匆匆的帶著數萬隱形大軍,朝目標國撲去,不過唐龍的激情立刻被一盆冷水澆熄了,因為他才接近敵軍,還沒來得及開炮,敵軍就發來全國無條件投降的通訊。 “不是吧?一炮都沒放就投降了?我說你們不是這麼水皮吧?你們起碼也有近十萬的兵力,怎麼也得和我們打上一仗才來投降啊!這樣你們一仗不打就投降,豈不是浪費我的表情?”唐龍沖著那個北D國的戰艦總指揮喊道。 唐龍沒有懷疑他們假投降,因為他們把所有戰艦的武器系統鎖閉,同時,還把他們國家的地理、資源、軍事地圖和全國戶籍資料,傳了過來。 地圖和戶籍,可是一個國家的命脈,獻出這些,就表示臣服了,這慣例從古至今都是如此。 那總指揮的額頭立刻冒出了冷汗,他不久前對元首投降命令的不滿全消失了,轉而是滿心佩服元首的先見之明。 因為大唐居然把武裝要塞開來了,單單這個銀白色的武裝要塞,就可以干掉自己全部的戰艦,他這種老兵,一眼就能看出這種要塞的威力如何。 而且這個大唐的總指揮是個戰爭狂,自己投降了不用他消耗兵力,他居然還不情願的樣子。 當然,這大唐總指揮的神態也表明大唐的強大,只有認為自己穩贏了,才會渴望和敵人交戰的。 站在唐龍身後的鳳冰、鳳霜兩人,同時·倩俏的碰了唐龍一下,隨時提醒唐龍是星零、唐星、尤娜等高層人員交代她們的任務。唐龍醒悟過來,立刻一臉笑容地說道:“啊哈,歡迎你們投誠啊,現在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聽到這話,那總指揮欲言又止的吞吞口水,本來他想說投降和投誠的區別,但考慮到會因此引發這個戰爭狂的怒火,兩軍再次開戰,也就閉上嘴,不吭聲的等待大唐對自己艦隊的接收了。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龍分別接到其他五個國家發來的投降通訊,讓唐龍目瞪口呆的暗自嘀咕:“怎麼搞的,眼前這個國家,還可以說被我的兵力嚇得投降了,可我隔那幾個國家十萬八千里這麼遠,碰都還沒碰到,他們就投降了?用得著這麼急嗎?” 鳳冰看到唐龍嘀咕個不停,再次提醒道:“主公,我軍這次出擊的目標,己經結束了,請通知後面的接收部隊進行接收吧。”唐龍點點頭說道:“對,你快通知他們,啊,還有,讓後面再組建一支接收隊伍,因為我們將攻擊其他的目標國,"幸好大唐的接收人員是以接收這一整片星域來准備的,而且大唐的運輸艦多得不得了,不然現在突然要求再建一支接收隊,恐伯沒有這麼容易。 “是!”鳳霜立刻把命令傳了出去。 那些待在隊伍後面,早就得到敵軍投降消息而等得不耐煩的接收部隊,立刻歡呼著撲向前面的星域。 搞得那些摩拳擦掌准備好好打上一仗,卻因敵軍投降而什麼都不能做的官兵,一臉羨慕的目送這些接收部隊離去。 最郁悶的就是愛爾希了,撈了個前鋒當著的她,發現沒仗打,只能沖著指揮椅發火。 唐龍也沒有立刻就出兵攻打其他國家,他還沒有蠢到做出不解除這六個投降國武裝,就全軍離開的蠢事。 要想出發,至少得等後面的接收部隊組建完畢,和這六個投降國行政星全被接收以後才行。 所以唐龍只能無奈的駕駛銀甲要塞,在這六個國家內四處亂逛,對一些垃圾星開開炮的,向四周的民眾顯示一下成風。 大唐首都中州星,一個把禮帽壓得很低、遮住大半臉孔的男子,走進了一家比較偏僻的小酒吧。 他也不理會那些殷勤的服務員,遷自朝一間包房走去。 在他進入包房後,包房門外的幾張吧台,立刻坐上了四、五個大漢,這些大漢雖然大聲地喝酒聊天,但他們的眼神卻警惕的注意著四周,從他們坐的方位來看,可以斷定是在守護那間包房。 包房內,一個滿臉笑容、噠著眼睛的中年男子,坐在擺滿美食好酒的桌子的上首,靜靜的看著那個戴禮帽的男子。那戴禮帽的男子沒有看那中年人,而是直接從兜里掏出一個手機般大小的儀器,貼在牆上,並按了中間一個按鈕。等看到那個儀器上的指示燈開始一閃一閃的工作起來,他才松口氣的摘下禮帽,露出一副普通人的容貌,接著這人扯下自己臉上的人皮面具,真面目赫然就是劉思浩。 一直看著劉思浩動作的中年男子,這時才開口說道:“你也太小心了吧?這家酒吧是我秘密收購的,所有客人和員工都是我的人,不用擔心泄密的。” “呵呵,既然這樣,為什麼你還戴著面具呢?” 劉思浩說到這,指了牆壁上的那個儀器說道:“這是大唐最新的防間諜工具,一個被調到情報部的部下送給我玩的。”劉思浩說得倒輕巧,別人不知道,他卻很清楚,這東西是自己花了幾百萬買來的。 一想到這劉思浩就咬牙切齒,那像伙是自己推薦他進去情報部的,沒想到弄個東西居然敢跟自己要錢l真他*的忘恩負義{“在這工具的工作范圍外,任何竊聽監視手段都會失效,而且在這工具的工作范圍內,什麼錄音、錄影的設備同樣會失效。”說到這,劉思浩有點得意地瞥了那中年男子一眼。 聽到話,那中年男子微微一笑,伸手扯下了面具,露出陳昱的臉孔。 他知道劉思浩暗示自己想抓他把柄是沒用的,他也不在意,手擺了一下笑道:“坐,我找你就是聊聊天而已。” 劉思浩也不客氣,坐下就大吃大喝起來。 本來他是不想來的,可他發現自己以前在首都星布下的釘子,居然全被拔除了,這點讓他心驚,以為情報部掌握了自己的情況,不由得想要逃走。 可他看到自己帶回來的親信,甚至和自己有點關系的人,才回來沒多久,就被調派到各戰艦上擔任格斗兵長官,而和自己關系比較親密的陳怡,被調到其他星球擔任地面部隊通訊長官,而李力軍則被調到某星球,擔任地面部隊後備役訓練長官。 自己則成為首都星地面部隊總長,在其他星球可以說是僅僅比球長低一級,可是在首都星,這總長只比員警總長高那麼一點點,不說要向軍部政府部門出來的主官敬禮,就是在街上,也能遇到需要敬禮的貴族。 雖然劉思浩明白自己被架空了,但他的心安了下來,他認為這種架空是無意的,畢竟自己從來沒有顯示出任何反意。而且如果情報部要對自己動手的話,根本不用架空自己。 雖然自己在萬羅聯邦出身的軍人中算是個角色,可在整個大唐軍人中,自己只是個小癟三。 要動自己,隨便叫個憲兵就可以把自己搞定,而且自己和自己的部下都不會反抗的,因為沒有那個能力和那個膽量。劉思浩比較郁悶的是,自己本想提醒那些親信部下多聯絡,可他們早就因提升為戰艦格斗兵長官而驚喜若狂,哪里還記得自己這個原來的長官啊。看來自己那些錢白花了,居然養了一幫白眼狼。 不過還好,自己還掌握這幫像伙的把柄,雖然這把柄只能讓他們好幾次的晉職無望,但可以通過這個把柄讓他們越走越深,等把柄厲害到關乎他們的生命、地位、財富、聲譽的時候,那就是他們對自己言聽計從的時候了。 而劉思浩也就因為這樣,感覺到自己變得有點孤家寡人了,所以才來和陳昱見面的。一來多個朋友,二來掙點錢花花。想到這,劉思浩不由笑出聲來,陳昱立刻問道:“怎麼?想到什麼好笑的事了嗎?” “沒有、沒有。”劉思浩忙掩飾道:“對了,有什麼事就說吧,能幫的我盡量幫。” “也沒有什麼事,只是你也知道我組建的流亡政府需要兵員,可惜從萬羅聯邦招來的人員,都不是當兵的料,所以想從大唐招兵。”陳昱一邊說著,一邊遞了張銀行卡給劉思浩,看到劉思浩並沒有收,不由加了句:“不記名銀行卡,隨處可取,十億武萊幣一張。”劉思浩一聽,立刻飛快的把銀行卡收起,然後才笑嘻嘻的說道:“這種事不應該找我啊,你直接找唐龍不就行了。”劉思浩可不認為陳昱找自己來就是為了這點事。 “呵呵,唐龍出征在外,還沒有機會和他商量,我想先知道大唐的人口成分。”陳昱笑道。 “人口成分?這根本不算什麼啊,隨便都能查到。哦,明白,我給你說說吧。”劉思浩明白陳昱想要的是軍隊人員成分的資料。“啊,那太謝謝了,給我說說吧。”陳昱滿臉歡喜地說。 劉思浩喝了口酒,思考了一下後說道:“嗯,大唐軍隊的人員成分,主要分為無亂星系出身的、萬羅聯邦出身的、其他星系出身的,還有就是地球星出身的,以及買來的猿人和機器人。” 陳昱聽到後面一句話,眉毛立刻跳了一跳,他立刻問道:“這地球星出身的是哪的?還有,大唐軍隊里面居然還有機器人?"至于猿人陳昱倒沒過問,誰都知道,唐龍從宇宙各地購買了大量的猿人兵。對于這種低下卑*的生物,陳昱根本就沒有放在眼里。“地球星是唐龍早期店領的,據說他當時和地球星簽訂了什麼盟約的,現在他們整天鬧著,要在聯盟里面增強自己的發言權,不過誰也沒當回事,那地球星是個原始星球,除了有十幾億人口外,什麼都沒有的。”劉思浩不以為意地說。 聽到這話,陳昱眉毛又跳了一跳。 劉思浩很快想起什麼的撇撇嘴說:“至放那些機器人,嘿嘿,大唐軍隊可不是有機器人這麼簡單,而是有大量的機器人存在。“我跟你說吧,機器人估了大唐兵員的百分之五十,這些機器人,可全都擁有和普通軍人一樣的待遇,軍銜、薪金、住房、休假、保險之類的待遇一個不缺l當然,猿人也一樣待遇。” 陳昱聽到這,不由目瞪口呆,對放唐龍使用機器人參軍,他能夠理解,因為這不但可以增加戰斗力,還可以節省大筆軍費,可唐龍這樣把機器人當人來看待,那就真的不可思議了。 不過他沒有詢問,因為他聽出劉思浩對此非常不滿,詢問這事絕對得不到真實情況,還是派人另外調查才行,放是他繼續催促劉思浩說下去。 “無亂星系出身的人,在軍隊中估了百分之三十五,猿人估了百分之五,萬羅聯邦出身的估了百分之七左右,地球星出身的估了百分之三,其他星系出身的估了百分之零點幾,可以忽略不計。 “這些再加上估了百分之五十的機器人,就是整個大唐軍的人員成分結構了。”說到這,劉思浩倒了杯酒一口喝光。“那政府人員成分呢?”陳昱再次問道。 劉思浩瞥了陳昱一眼,不吭聲的夾菜吃了起來,陳昱眉頭皺了一下,心中暗自罵娘,但還是滿臉笑容的,又遞了張銀行卡過來。劉思浩心安理得的收下,他知道這些情報雖然不是機密,但陳昱這個外人,是絕對不能向其他人打聽的,因為這會讓人誤會陳昱陰謀對付大唐,只有自己這個和他有過交易的人,才能告訴他,所以能宰多少是多少。 也幸好陳怡對這些資料感興趣,而自己也被迫看了幾遍,不然這次就不能大撈一筆了。 劉思浩一邊把銀行卡放入內袋,一邊說道:“政府部門的人員成分啊,無亂星系出身的估了百分之九十,其他星系的估了百分之三,萬羅聯邦出身的估了百分之六,機器人估了百分之一。” “機器人也能進入政府部門?而且還是百分之一!”陳昱感覺到不可思議。 “唉,這又算什麼,連許多高中生都是官員呢。”劉思浩不以為意地說,他夾了口菜,一邊吃一邊說道:“不過,你可別因為萬羅聯邦出身的比例小,就小瞧人,在軍隊和政府里面,最高層的都是萬羅聯邦出身的人,包括唐龍也是萬羅聯邦出身的。”“哦……”陳昱眼珠骨碌的轉動起來,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劉思浩瞥了陳昱一眼,冷笑道:“不用打這些高層的主意,她們都是唐龍的嫡系親信,而且對萬羅聯邦政府沒有什麼好感,你想拉攏她們?不給你壞事就算是你走運了。” “嗯?為什麼會這樣呢?”陳昱皺眉問道。 “笨,這都想不明白?那些高層全都是跟著唐龍起家的人,別告訴我你不知道她們以前的身分啊。”劉思浩不客氣地說。每當說到這事,劉思浩就後悔,當初自己怎麼沒有緊跟著唐龍,不然自己現在起碼也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大貴族了。唉,誰能想到,當初那個被政府高官壓迫的愣頭青,居然會成為一個越來越強大的霸主呢? 聽到劉思浩的話,陳昱立刻明白了,他只能無奈的欺口氣,就算唐龍的高官誰都能收買,但萬羅聯邦就是連一點收買的可能都沒有,因為萬羅聯邦是迫害她們的仇人。 “對了,地球星的人沒有在政府里面工作嗎?”陳昱轉移話題說道。 劉思浩隨意說道:“有是有,可只有那麼千來個人,而且都是底層人員,在總體比例里,可以算到零點零零幾,這也是地球星整天叫嚷大唐不重視他們的緣故。 “不過這能怪誰呢,誰叫他們的素質這麼差啊,幾十億人里,就只有兩、三千個能夠獲得最低貴族稱號的。而且這些擁有貴族稱號的人,全都離開地球星,並以大唐人自居,可見一個落後星球根本就留不住人啊。” 陳昱聽到這里,目光閃爍不已,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算計什麼了。劉思浩也不理他,逗自大吃大喝。 “有大唐的軍事情報嗎?”陳昱盯著劉思浩問道。 劉思浩沉吟了一下後說道:“過段時間再說,我現在的地位,只能獲知地面部隊的情報,需要找些朋友瞪解。” 陳昱再次掏出一張銀行卡遞過來,說道:“有消息了通知我。” 劉思浩含笑收起銀行卡說道:“沒問題。”說完也不客氣,起身整理一下衣物,戴上面具,收回貼在牆壁的儀器,然後轉身就走。在劉思浩離開酒吧後,一個中年人從包房的暗門出來,看到陳昱看著他,他立刻搖頭說道:“抱歉閣下,劉思浩那防間諜儀器確實有用,我們無法記錄任何東西。” 陳昱欺口氣說道:“唉,大唐的科技確實先進啊,居然制造出這麼厲害的東西來。”他可非常清楚,暗門後面的儀器,可都是武萊國制造的特工專用物品,本來想抓住劉思浩的把柄,讓他為自己服務,沒想到卻毫無功用。 看到陳昱掏出根香煙,那中年人立刻*前來幫忙點火,等陳昱吞吐一口後,他才小心的問道:“閣下,這些情報並不算絕密,為什麼要花費三十億來和劉思浩購買呢?"“劉思浩是個有野心的人,有了這些錢,他的野心會更大,如果他有機會的話,我會給他大筆資金的。”陳昱淡淡地說道。 “是,閣下高明。”中年人滿臉欽佩的點頭說道。 閉著眼睛吸著煙的陳昱,突然睜開眼對中年人說道:“你去查一下地球星在什麼地方,然後派人去聯絡地球星以前的首腦,不用說什麼,只是向他們表達我們的友好就行了。” “是!”中年人鞠躬退下了。

上篇:第六章流亡政府     下篇:第八章馬不停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