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小兵傳奇 第二章 收編osfpu計劃  
   
第二章 收編osfpu計劃

聽到唐龍說完,唐金立刻跳起來大喊道:“什麼?宇宙三大軍火組織之一的OSFPU?媽的!它居然敢招惹我們大唐,我一定要它好看!我這就讓議會免除OSFPU的軍火采購!我看他們商品沒了一大半還能做什麼生意?” 唐木跟著嚷道:“該死的OSFPU!枉我把國內軍工產品以優惠價賣給他,沒想到它居然敢打我老大的主意,看我不滅了你們!” “你們說什麼?難道你們都和OSFPU組織有關系?”唐龍吃驚的問道。 “當然有關系啦!三大軍火組織和我們這些宇宙排名前十的國家,沒有關系是不可能的,不然你以為他們從哪里弄這麼多的軍火來販賣啊!”唐金不以為意地說。 “媽的,這豈不是說三大軍火組織都和宇宙十大國家有關系?難怪他們橫掃宇宙呢!”唐龍氣憤地罵道。 也是,如果不是這五個小弟控制了好幾個大國,恐怕自己就算找到了OSFPU組織的老巢,自己也只能夠干瞪眼,因為宇宙十大國可不是現在的自己能夠抗衡的。 “哈哈,老大放心吧!現在排名前十的國家幾乎都控制在我們手中,三大軍火組織哪里還敢唧唧歪歪的,他們都要看我們的臉色啊!”唐木大笑道。 唐龍聽到這話也笑了,供貨在自己手中,銷售貨物的人恐怕日子不好過了。 想到自己整天被刺殺的日子,他不由得陰笑道:“借些人手給我,我要讓OSFPU組織好看!” 唐火來興趣了,他忙靠前來說道:“老大准備殺雞給猴看?沒問題,我手下有大把的精銳殺手,我把他們都交給老大您。” 唐金也忙說道:“我把武萊國的情報部交給老大,這樣老大想殺哪個就殺哪個。” 唐木等人也紛紛表示了資助,在這一瞬間,OSFPU組織即將要面對來自數個宇宙大國的襲擊了。 聚會很快結束,除地頭蛇唐金留下外,其他人都滿意的回去自己的地盤。 暗夜帝國首都,一艘飛船悄然降落在某座宇宙港,而這個宇宙港早早就被一大票的黑衣大漢團團圍住。 本來想來干涉的員警,看到這些大漢胸襟上的標志,不由縮縮脖子躲在一旁。因為這些家伙是暗夜帝國第一大黑幫鐵木社的成員,連帝國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都對這個鐵木社睜只眼閉只眼,自己這些小員警哪里敢惹? 雖然這些員警不敢干涉,但他們都非常好奇的躲在角落張望,准備看看這麼多的黑幫成員在等待什麼重要人物。 黑衣大漢簇擁一個氣勢十足的男子走了出來。 看到那男子的樣子,大部分員警都是滿頭疑惑,暗自猜測這個男子在鐵木社中的身分。 原因無他,鐵木社的高層十分神秘,除了幫內成員,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們的長相,特別是那鐵木社的社長,更是神秘到可以和至高無上的皇帝陛下相比了。 不過那些擁有貴族身分的員警,在看到那男子的樣貌後心中猛地一驚,飛快的扭轉頭當沒看見,心中不斷的反覆催眠自己:“我昨晚喝醉了在家休息,今天哪里也沒有去。” 而一些知道自己嘴巴不牢靠的,更是決定下班後立刻去找醫生消除自己這段記憶,免得以後不小心說出來給自己惹了大禍。 平民出身的員警雖然看到這些上司的怪異神情,但他們不敢出聲詢問,因為有許多秘密是只在貴族中流傳的。 這些秘密自己這些平民根本不能知道,為了腦袋瓜子能夠安穩的存在,還是不要那麼好奇的好。 正准備踏入掛著鐵木社標記轎車車門的唐木,看到車內的人不由微微愣了一愣。 不過他也沒有過多的遲疑,上車後就在一票黑色高級轎車的護衛下,朝鐵木社的總部駛去。 接過一雙玉手遞過來的雪茄,唐木眯著眼睛向那雙手的主人問道:“你怎麼來了?” “人家等不及想見到你嘛!”一個很嗲聲嗲氣的聲音響起。 這聲音的主人有著一副嫵媚的模樣和誘人的身軀,是個讓男人一看就會心癢癢的大美女。 “噢,才走沒幾天就想我了?”唐木笑嘻嘻的讓那美女給他點燃雪茄。 那美女貼在唐木胸口,一手輕輕撫摸唐木的胸膛,仰著臉,眯著眼,聲音有點朦朧的說道:“人家每時每刻都在想你嘛!對了,這次去哪里了?有沒有做成大生意啊?” 唐木噴出一口濃煙,隨意地說道:“沒談成什麼生意,只是去武萊國玩了幾天。”而他抱著美女的手,則在輕輕撫摸著那美女的脖子。 “你好壞哦!騙我說去談生意不帶我去,早知道你是去玩的,我就是死也要跟著去!”美女撒嬌道,她完全沒有注意到唐木那被煙霧籠罩著的冰冷目光。 唐木咬著雪茄,露出雪白的牙齒陰笑道:“既然這樣,那麼你去死吧!”說著就輕松扭斷了美女的脖子,那美女還沒搞清楚怎麼回事就香消玉殞了。 唐木隨手把那美女扔到一邊,像沒一回事似的抽口煙後才問道:“查清楚是誰派來的嗎?” 前方駕車的司機這時才像存在似的回答道:“是三……三公子派來的。”說到那個三字時,他明顯遲疑了一下。 唐木瞟了司機一眼,這一眼就讓那司機心頭顫抖不已。 唐木沒有說話,直到猛抽了幾口煙後才冷哼一聲怒罵道:“這幫該死的逆子,皇帝還生龍活虎的就到處拉攏勢力,你說他們是想爭奪太子之位,還是想把皇帝給干掉好篡位啊?” 司機一聽這話立刻冷汗直冒。 天哪!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啊!這問話不管怎麼回答都不妥,他只能恐慌的連聲說著:“臣不知,臣該死。” 如果不是開著車,看他的樣子恐怕是要跪下來磕頭謝罪了。 唐木沒有理會這個司機的恐慌樣,閉上眼睛沉思起來。 看到唐木的樣子,司機才偷偷的喘口氣擦了把冷汗。 鐵木社的總部就建在暗夜帝國首都中央地帶,單單看它和政府部門同處一條街,就知道鐵木社在暗夜帝國的權勢有多滔天。 唐木進入社長辦公室,一個模樣斯文的中年人彎著腰低著頭,恭敬的說道:“歡迎社長歸來。” “嗯,軍師,我不在的這幾天辛苦你了。”唐木含笑向那中年人點頭說道。 “這是屬下應當做的。”中年人沒有任何一絲得意,小心翼翼的說道。 在前來拜見的部下都離去後,中年人乖巧的關上門,而唐木則按動了桌上的一個按鈕,辦公桌背後立刻露出一道暗門。 進入暗門後,可以發現這是一個放滿儀器的房間,最中間的,就是五塊放在玻璃罩中,被無數細小電線連接著有點像人腦的東西。 進入這個房間後,那個中年人立刻向唐木跪下磕頭問好。 唐木像是早就習慣了一樣,揮揮手說道:“中丞相不必多禮,起來吧!” “禮不可廢,臣謝陛下。”中丞相說出這話後,才起身站在一旁靜靜等待著唐木開口。 好一會兒,唐木才歎口氣說道:“對方勢力非常強大啊!宇宙四大黑幫,武萊國的總統,排名第三、第四、第十、第十八、第十九的大國,還有數十個中等國家。” 原本面無表情的中丞相聽到這話,不由得吃驚的張開了嘴巴,失聲說道:“唐龍居然如此強大?” “沒錯,就是如此強大,這都是那四大黑幫的功勞。”說著,唐木敲了敲中間一個玻璃罩。 他冷笑道:“如果不是朕的密探,先一步發現這五個家伙的機器人身分,並從他們的程式中獲知一切,真讓他們發展起來的話,恐怕唐龍的勢力就要加上我們這個宇宙排名第二的暗夜帝國了。” 說到這,唐木突然笑了起來:“嘿嘿,如果這次不是親自前往天堂星,恐怕還不知道唐龍已經變得如此強大,要是我們還按照他只是一個星系首腦的印象來對付他,一定會連怎麼失敗的都不知道。”說著就把自己在天堂星的經過原原本本說了出來。 已經清醒過來的中丞相立刻跪下,帶著哭泣的聲音說道:“都是臣等無用,委屈陛下冒險了。” “為了自己的帝國,這算什麼委屈,算什麼冒險?” 唐木微微一笑,揮手讓中丞相起身後詢問道:“這次唐龍遭遇了OSFPU組織的刺殺,你看我們要不要做做手腳?” 中丞相想了一下後搖搖頭說道:“陛下,微臣以為,我們應該站在唐龍那邊合力打擊OSFPU組織。” “哦?把原因說來聽聽。”唐木很感興趣的說道。 中丞相恭敬的說道:“是的陛下,微臣只想到兩點愚見,一是四大黑幫和數十個大國都站在唐龍那邊,就算我們在暗中支援,也無法讓OSFPU組織在他們的打擊下存活下來。 “二是OSFPU組織占據了全宇宙三分之一的交易,這個組織消失的話,也就空出了三分之一的市場。 “只要我們能夠進入這個市場,不說頂替OSFPU組織,就是占據了十分之一,我們也能獲得大量的資金,同時我們還可以利用和四大黑幫的盟約擴大勢力,這對提升我國國力是個重大契機。” “嗯,你說的沒錯,既然不論我們幫不幫忙,OSFPU組織都不能避免滅亡,那麼我們還是從中撈取好處算了。”唐木點頭說道。 “是,微臣會讓下面准備搶奪OSFPU組織利益的行動。”中丞相恭敬的說道。 “嗯,不知把唐龍和四大黑幫的關系泄漏出去的話,那些被四大黑幫控制的國家會有什麼反應?”唐木再次問道。 “按照微臣的估計,應該沒有預想中的效果,反而會讓唐龍權勢大增。因為普通人只會看到強者,卻不會在乎這個強者是怎樣成為強者的。”中丞相沉吟了一下後說道。 “那麼派出人去顛覆唐龍的無亂星系怎樣?朕記得鎮東將軍是無亂星系出身的,按照他的本土身分,已經能夠在無亂星系站穩腳吧?”唐木再次問道。 “陛下不可,鎮東將軍他雖然是無亂星系出身,但此刻卻身分高貴,是我軍的實權將領,要他這樣的軍人從事陰謀活動,簡直就是大材小用。 “而且大唐已經牢牢穩固了他在無亂星系的統治,根本無法從內部顛覆大唐的。”中丞相忙勸阻道。 “嗯,也是,他的舞台是戰場,陰謀並不適合他。”唐木點點頭說道,說到這,唐木像是突然想起什麼的說道:“那個威神帝國你覺得怎麼樣?居然可以毫無聲息的吞並了一個宇宙大國,不知道可以和他成為盟友暗中對抗大唐嗎?” “微臣認為可以嘗試接觸,只是陛下要提防對方的宗教手段,絕對不可讓他們和我國的官員有過多接觸。”中丞相說道。 “朕自然清楚,嗯,好吧,朕也該回宮了,那些事情就交由你去處理吧。”唐木含笑道。 “是,恭送陛下。” 中丞相恭敬的彎腰低頭。 陳抗正在他那間豪華辦公室里焦急的跳腳不已,因為董事所給的時間期限到了,而自己動用一切手段去謀殺唐龍卻沒有成功,像是自己派出大部隊准備把大唐首都星給炸了,可卻得到唐龍出外巡視的消息,搞得派出的部隊只能躲在暗處等待機會。 唐龍能等,那些殺手也能等,但自己卻不能等啊! 雖然這次不成功不會被趕出組織,而且自己是上層成員,也不可能為這點事降職的,但起碼就給董事和同僚一個辦事不力的印象,這個印象足以使自己一輩子就只能待在這個位子上。 而自己這麼年輕就成為了總經理,哪里會願意一輩子待在這個位子上啊? 唉,現在就盼望著董事把期限給延長一點了。 “媽的,該死的唐龍,一般人遇到刺殺,不是躲在家里就是躲在地下基地,你這家伙怎麼反而是滿世界亂晃啊!居然還有心情跑到武萊國天堂星去? “也不知道他和天堂星的黑幫有什麼關系,居然一到那里就讓天堂星戒嚴了,也不知道派去的殺手有沒有成功? “唉,要是唐龍乖乖的待在大唐首都星,讓我連人帶星球給炸了那該多好啊!” 陳抗一邊焦急的來回踱步,一邊不停的發著牢騷。 就在這個時候,通訊聲響起,被嚇一跳的陳抗慌忙接通通訊,螢幕上的圖像赫然就是那個董事。 他臉色冰冷的向陳抗詢問道:“怎麼樣?解決了沒有?” 陳抗看到上司臉色不好,不由得小心翼翼的說道:“抱歉董事,像打擊大唐經濟之類的事進行得很順利,只是一直沒有找到機會來暗殺唐龍,請董事再給一段時間,屬下保證一定完成任務。” 董事有點奇怪陳抗怎麼膽戰心驚的,但他以為是自己成為董事後權威更盛的緣故,不由得滿意的點頭說道:“我再給兩個月時間,你要加大力度啊!” “兩個月?” 陳抗愣了一下,但很快清醒過來歡喜的說道:“是,屬下一定完成任務!” 原來他因為沒有按時完成任務而會被處罰的擔憂,立刻煙消云散了。 “還有,你交結一下當地的政府官員,加深一下他們對我們組織的好感。”董事接著說道。 “是,屬下會辦妥的。”陳抗立刻應道。 不過他嘴上是這麼說,但心里卻覺得有點奇怪,因為組織和自己現在所在地的政府一貫是關系良好,怎麼董事特別提醒要收買這些政府官員呢? 嗯?“對我們組織”?明白了,應該是三大軍火組織鬧別扭的緣故,不然也不會說這句話的,嗯,看來應該加大組織的影響力才行。 看到自己部下的神情,明白他已經了解自己話里的含義,董事很滿意的點了點頭,有這麼優秀的部下,上司當然滿意了。 他在勉勵了陳抗幾句,並讓他注意自身安全後,結束了通話。 陳抗擦把冷汗,原本吊得老高的心總算落了下來,對于上司讓他注意自身安全的事,他倒沒在意,被他理解成上司關心自己呢! 放松下來的陳抗給自己倒了杯酒,一邊寫意品嘗一邊輕松的自語道:“兩個月?嘿嘿!我就不相信唐龍兩個月不回大唐,只要他一回來就可以完成任務了。” 陳抗在輕松自在的時候,房門突然打開。 一個中年男子急切的跑進來喊道:“總經理,對大唐的經濟打擊出現問題了!” 陳抗愣了一愣,接著立刻跳起來吼道:“出現問題?出現什麼問題?” 使用經濟手段讓大唐經濟崩潰,是陳抗對付唐龍這麼多手段中唯一表現優良的,現在聽到出現問題了,立刻慌張起來。 他可不想董事才給自己增加了期限,就鬧出這麼大的問題來。 “我們的資金莫名其妙少了十分之一!”那中年男子張口說出讓陳抗差點昏倒的消息。 陳抗整個人傻了,一般這種經濟打擊的行動,都會帶來大筆的利潤。 可是現在利潤沒有得到反而虧了,要知道那筆資金的十分之一,等于一個中等國家十年的總收入啊,居然就這樣沒了? 陳抗怒吼道:“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白白不見了這麼多資金?” “屬下也不清楚,只是統籌部在例行檢查的時候發現不見了一批資金。”那中年男子小心翼翼地說道。 “媽的!不清楚?一大筆資金不見了居然不清楚?你們這幫凡人!”陳抗憤怒的吼叫起來。 中年男子低頭不敢吭聲,就算是被罵成凡人他也不敢辯解,誰叫自己根本不清楚資金怎麼不見了呢! 惱怒異常的陳抗,立即召集人手開始調查資金消失的原因,他可不相信這麼一大筆資金不見了會沒有蛛絲馬跡留下,要知道那可是天文數字般的資金,是不可能無聲無息被偷走的。 在陳抗這邊雞飛狗跳的時候,遙遠的,武萊國某附屬國內的一顆私人星球上,有著一大片寬敞豪華的建築群。 在這建築群四周則是全副武裝的私人衛隊,看這些衛隊的裝備,可以比擬強大的武萊國正規軍了。 不過和正規軍不同的是,這些私人衛隊的標志只是幾個字母:OSFPU.是的,這里就是占據全宇宙三分之一軍火交易的軍火組織─OSFPU的總部。 而在那建築群的中央,則是一棟被大量私人衛隊團團守護的豪華莊園式三層建築,此刻建築物內的大廳里,十個老嫩不一的男子正圍坐在圓桌旁,這十人就是OSFPU組織的最高領導─十大董事。 那個召集人來對付五大黑幫的白胡子老頭,看到眾人都放下了通訊器,不由出聲說道:“好了,手底下都交代好了吧?” 看到眾人都點點頭,他也就繼續說道:“這次召集大家聚在一起,相信大家也知道怎麼回事了,我們中高層的組員都遭到了刺殺襲擊,單單在這幾天就損失了一大批優秀骨干。 “這樣下去,不用敵人來打,我們組織就會崩潰,我們這次聚會就是要想出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不用想,凡人也知道我們的敵人就是那五大黑幫,不然不會我們才做出和他們作對的決定就遭到襲擊。”陳抗上司說道。 陳抗上司的那個對手馬上反駁道:“我不這樣認為,我就不相信五大黑幫會這麼快就得到我們要對他們下手的消息,而且如果是五大黑幫下手的話,為什麼另外兩個軍火組織卻沒有遇到這樣的事情? “就是那幾個合作的黑幫,也沒有這種刺殺的事情發生。由此可以得出是我們組織的敵人下的手,而不是五大黑幫。” “我們的敵人?我們的敵人海了去了,你這樣說不是等于沒說!”陳抗上司輕蔑的瞟了對手一眼冷哼道。 這話讓大部分的老頭點頭不已。 也是,自己組織的敵人真是滿天滿地,哪里能夠知道是誰啊? “不要吵鬧,還是讓我們仔細分析一下,既是我們的敵人而又擁有如此手段的家伙是誰吧!”白胡子老頭出聲說道。 就在這些人開始思考敵人中誰有這麼大能耐,居然可以輕易干掉自己組織大量骨干的時候,門外突然傳來吵雜聲。 在他們全都皺眉望向門口的時候,一個私人衛隊的軍官,闖進來大喊道:“不好了!我們遭到武萊國正規軍的襲擊!” “什麼?!”十個董事齊聲喊道,聲音里包含不可思議、不敢相信等等的感覺。 “怎麼回事?為什麼一點痕跡都沒有?”陳抗也是滿臉不可思議的喊道。 他調集大量的人手,甚至動用了潛伏在各大銀行里的人手來幫忙調查,可耗費了這麼大的功夫卻一點收獲都沒有。 “天哪!又不見了一筆資金!”一個工作人員突然大叫起來。 聽到這話,陳抗立刻推開身前的一個部下,親自操控起電腦,等看到調出來的資料,陳抗整個人傻眼了,因為就在這麼一會兒工夫,總資金金額居然又不見了十分之一! 遲疑了一陣,陳抗咬牙命令道:“立刻收回所有資金!” 在場的人聽到這命令,只是稍微愣了一愣就去執行命令了。 他們知道對手有絕頂的高手坐鎮,不然不可能找不到任何蛛絲馬跡,也不可能憑空不見了這麼多資金。 既然不能和對方抗衡,那麼只有立刻收回資金,免得到時全部被吞了。 “不好!我們失去了資金的控制權!”正操作著電腦的人員突然驚呼起來。 “什麼?快聯絡銀行!”陳抗大喊道。 他的部下立刻有人撥通了通訊。在場的人現在是冷汗直冒,資金的控制權居然可以失去?這是非常不可思議的。 因為銀行都知道這些資金是誰的,是不可能解除控制權的,現在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只能說是被駭客入侵。 “總經理,銀行部門說我們的帳號根本就沒有任何異狀。”聯絡銀行的那個部下,一臉怪異的說出讓人發愣的答覆。 “沒有任何異狀?” 陳抗愣了一愣,但很快想起什麼的喊道:“去,讓其他星系的人查詢我們帳戶資金情況!” “是!” 在場的人都不是笨蛋,從陳抗的話里,他們聽出也許是有人戲弄自己。 看起來資金損失了很多,其實可能分文不少。 不過一段時間後回報的消息,卻讓所有人張開嘴巴呆在原地,而陳抗更是無力的栽倒在地,因為外星系部下回報的消息是,所有帳號都只剩下一元錢幣,也就是說這次為打擊大唐經濟而彙集的天文數字般的金額,就剩下一塊錢了。 “還愣著干什麼?快給我找出是誰干的啊!”坐在地下的陳抗抬頭沖著部下大吼道,嚇得那些部下立刻埋頭苦干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才好?這麼多錢不見了,我該怎麼辦才好?”坐在地上的陳抗喃喃自語的猛拉著自己的頭發。 他的那些部下看到陳抗的樣子,連忙小心快捷的逃離這個房間。 至于他們為什麼敢擅自離開?很簡單,組織這麼多資金沒了,陳抗這個負責人肯定要擔上責任,到時陳抗的地位恐怕連自己都不如,還是不要留在這里被陳抗遷怒為妙。 就在這時,一道通訊聲響起。 好一會兒後,陳抗才清醒過來打開通訊,一聽他就興奮得喊道:“什麼?唐龍回來了?好!給我立刻干掉他!” 掛掉通訊後,陳抗立刻神色飛揚起來。 他一邊捶著手掌,一邊嘀咕道:“這是我將功贖罪的唯一機會,只有干掉唐龍才可以減輕我不見了大筆資金的罪過!” 太空某處的隕石帶里,有數顆並不是很顯眼的隕石。 而在這幾顆隕石所處的位置,可以清楚看到那顆如籃球般大小的大唐首都星。 不過這幾顆無論怎麼看都是隕石的物體內部卻是別有洞天,如果能夠去除隕石外殼的話,可以發現是一艘外形慓悍的戰艦。 戰艦內幾個士兵正在操控台前忙碌著,可以看到被擴大的大唐首都星大氣層上,有一群戰艦簇擁一艘飛船正緩緩進入星球。 “發現目標,目標鎖定,核彈准備。”隨著這些話語,那數顆隕石外面的隕石外殼都裂開一個漆黑的圓洞,黃色的光芒開始在這圓洞深處聚集。 而在這幾艘戰艦充填能量的時候,他們沒有發現,在他們遙遠的下方處,數十艘漆著大唐飛龍圖案的雷神炮艦,仰著頭,已經充滿能量紅彤彤的炮口,正瞄准那三艘裝扮成隕石的戰艦。 就在那幾艘戰艦充填完畢准備發射的時候,那數十艘雷神戰艦已經搶先噴射出數十顆火紅的光球。 毫無意外,那幾艘戰艦連同他們附近的一大批隕石,一瞬間就被擊成了粉末。 恢複正常的陳抗立刻發現部下走光了,不由一邊咒罵著那些忘恩負義逃離的部下,一邊收拾起自己沮喪的心情。 他拿起酒杯,倒了杯美酒,一邊品嘗一邊嘀咕道:“唐龍啊!這次我直接把星球給炸了,你就是躲在你的基地內也沒用。為了讓我將功贖罪,只好和你說永別了!” 就在陳抗仰頭喝酒的時候,大門被猛地撞開,回過頭去一看,陳抗不由傻了眼,因為數十個全副武裝的特種兵的槍口,都對准了自己。 “你們是什麼人?”陳抗有點緊張的問。 他不是緊張這些人,而是緊張這些人背後的指使者。 因為他懷疑這些人是總部派來的,要知道他這個公司表面上看起來和普通公司一樣,但里面卻有嚴密的保安設施,沒有誰能夠悄然無聲進入自己的辦公室的。 現在對方居然可以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說明了什麼?難道是因為伏擊大唐經濟的資金被吞了的事? 可是就算這樣,上面也不可能這麼快做出反應啊!要知道這經濟伏擊行動是由自己一手操控的,第一個知道的人就是自己,在自己沒有彙報前上面沒可能知道的,那幫忘恩負義的家伙,可是知道越級報告是上面的大忌啊! 再說了,自己怎麼說也是總經理,那筆被吞掉的錢雖然龐大,但也不可能和總經理這個職位相比啊! 想到這些,陳抗不由得底氣十足的再次吼道:“你們是什麼人?” “陳抗,你策劃謀殺我家主公,證據確鑿,我依法將你逮捕!”一個明顯是軍官的人走前一步冷聲說道。 “啊?你家主公?” 發現跟自己想像中不同,這些人根本不是上面派來的,陳抗在放下心之余不由愣住了,自己所在的星球是商業中立星,政府部門都是為商人服務,別的勢力不能夠進入這個星球,自己什麼時候得罪了這個星球上的人啊? “不用裝傻扮懵,你擁有大唐高貴的爵位受到萬民的愛戴,卻策劃謀殺大唐的最高統帥,像你這樣的人根本不配再擁有大唐爵位,現依照大唐最高統帥給予我的權力,剝奪你的貴族爵位!”那個軍官說完後一揮手喝道:“拿下!” 幾個大漢立刻朝陳抗撲去。 “什麼?你們是大唐的人?你們不可能來這里的!快放開我!” 被幾個大漢抓住的陳抗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就滿臉不可思議的死命掙紮。 也是,除了公司上層外,根本沒有誰會知道自己待在這個星球上,但是上層是要滅掉唐龍的,根本不可能出賣自己,大唐是怎麼找到自己的呢? 一邊掙紮一邊被押著往外走的陳抗驚訝的發現,自己這棟辦公樓已經被無數的武裝士兵占據了。而自己那些部下更是被銬成一串帶著往外走,一大批穿西裝的人,不是操控電腦檢查著自己公司的資料,就是翻閱著公司的檔案。 看到這些,可以想像自己這家公司徹底被控制了。 明白自己已經完了的陳抗突然狂笑起來:“哈哈哈,你們就是抓到了我又怎麼樣?我已經派人去炸毀你們大唐的首都星了,現在恐怕你們的最高統帥已經連同你們的首都星一起毀滅了!” “哦,你是說那幾艘表面是隕石,其實運載了核裂彈的戰艦嗎?呵呵,不好意思,他們已經被我大唐軍擊沉了,大唐首都星依然安然無恙。至于我嘛!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唐龍笑嘻嘻的出現在陳抗面前。 “你、你沒有回大唐?”陳抗吃驚的望著唐龍,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情報會出現錯誤。 “呵呵,放開他,畢竟我和他也是相識一場嘛!” 唐龍向部下揮揮手讓他們退下,然後拍拍發愣的陳抗肩膀笑道:“跟我來,我帶你去看一場戲。” 陳抗傻愣愣的跟著唐龍上了飛船,也不知道跳躍到什麼地方,等飛船停下來的時候,發現數千艘戰艦正圍困著一顆星球。 看到那些戰艦上的標志,陳抗不由一愣:“武萊國的戰艦?這里是武萊國?” “這是武萊國附屬國家中的一個私人星球,也許你也不知道吧!這個私人星球就是你們OSFPU組織的總部。” 唐龍說著按動了一個按鈕,螢幕上立刻出現了星球上的戰斗場面,一票強悍的武萊國士兵,正逐街逐巷的攻擊著一票穿著黑色作戰服的武裝分子。 還沒來得及為唐龍如何得知,自己都不知道的組織總部所在而吃驚的陳抗,立刻被場面吸引了,因為那些身穿黑色作戰服的武裝分子,胸口的標志,顯示這些人是組織的士兵。 “怎麼回事?為什麼武萊國要攻擊我的組織?”陳抗緊張的問道。 他雖然不知道組織的總部所在,但他知道組織和宇宙排名前幾的大國關系都很友好,沒有特殊原因,武萊國是不可能會攻打組織的! “因為你們得罪了我的老大!”一個聲音從身後傳來,陳抗扭頭一看,整個人再次傻了,因為說話那個人居然是武萊國的新任總統!像陳抗這樣的人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好不容易清醒過來的陳抗,有點結結巴巴地說道:“您是武萊國的總統?我們組織沒有可能會得罪您的老大啊!請不要聽唐龍對我組織的誣蔑。” 陳抗可不認為,組織會凡人到去得罪武萊國總統的老大,這一定是唐龍誣蔑自己組織把武萊國總統給騙了。 唐金聽到陳抗的話立刻跳腳罵道:“媽的,敢說我老大誣蔑你們?敢說沒有得罪我老大?你們還真是有夠大膽的啊!死到臨頭還這麼嘴硬!老大,讓我干掉這個家伙!”後面這句話是對唐龍說的。 不是笨蛋的陳抗,當然明白唐金口里的老大是誰。 他驚訝的指著唐龍大喊道:“什麼?唐龍是你的老大?” 難怪他吃驚,唐龍這個一處偏僻地區的統治者,居然是武萊國總統的老大? 這不可能,不然唐龍也不會在無亂星系打生打死,才統一了一個星系。

上篇:第一章 幕後老大     下篇:第三章 藍夢云之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