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機動風暴 五百六十三 敲開地獄之門(一萬二,求月票)  
   
五百六十三 敲開地獄之門(一萬二,求月票)

五百六十三 敲開地獄之門(一萬二,求月票)



貝克點點頭,"這四人我都見過了,雷行穩重中透著精明,當然也可以陰險,但這種人適合生存,薩爾塔,勇敢,不可多得的猛將,頗有其父之風,但還不如薩馬奧,麥西斯,頗有大將之風,當真是個人才,可惜絕對不是李蘭加洛斯這種天才的對手,至于李鋒……我不看好他!"

"哦?"老人有點樂,本以為貝克會對李鋒有很高的評價.

"閣下,誠然李鋒是個怪才,但此人行事過于自我,而且不按常規,事事喜歡冒險,這種性格對于一個將領來很危險,也許部隊是沒問題,但統領全盤,很可能會處理不過來,如歸對手是李蘭加洛斯這樣的人,任何一個的破綻都可能被對方抓住,相比之下,我覺得雷行更合適,不過這只是我的個人觀點."

老人不斷地點頭,"你得不錯,而且雷行的話,也能得到各方面的支持,阻力不會那麼大,這樣吧,你繼續觀察,既然周少將都了,我們就給他一個機會,一來就原地不動,我倒要看看他能做到什麼地步."

貝克知道,這次的任務根本是不可能完成的,主要是為了考量這些人的能力,為更大的計劃做准備.

"哦,對了,你讓外面TIN的人撤了吧,別弄得此地無銀三百兩,我還沒老朽到需要別人保護."是,閣下."

貝克退下,屋子里留下老人靜靜地坐在那里,他既然來了,就不會輕易回去,事才剛剛開始,不按常理出牌.看看是不是只會耍聰明的人,如果真的可以,就把他也列入名單之中.

可惜.如果周芷是男人,現在就不用這麼麻煩了,女人再強,在某些地方也會有無法彌補的缺陷,曆史上出現過不少女性議長.軍事總長,以及優秀的星際艦長.但她們不可能成為陸軍總司令!

戰爭,依舊是男人的玩意.

周芷不行的話,那只能從其他人中選一個,薩馬奧算是一個,備選地還有幾個經曆過大場面的精銳,只是還要擴大.經過這段時間報的搜集,USE地統治者們也知道了李蘭加洛斯的真正來曆,這無疑是個瘋狂的計劃,他們頂多想到要利用基因技術改造戰士,但從沒想到還有這樣瘋狂且成功率極低的恐怖想法.

不得不伊文特人的四大家族很瘋,但從目前看,他們賭贏了,他們制造了一個真正完美地怪物.

對抗怪物就不能用常人,麥考利的死亡對他們來也是個重創.此人地能力毋庸置疑,但最大的問題是,麥考利再強也是常人,想要對付怪物,常人是不行的.

頗有NUP的壓迫,他們也不得不使用一些以前不可能用過的方法破格提拔人才,這個行動相當危險,但不冒險只能慢慢等死.

觀看李蘭加洛斯大勝之後的處理事地手段.就知道此人絕不會因為一場勝利就驕傲自滿.蔑視天下,膽大心細.不擇手段,而且不為酒色財氣所累,幾乎就是亂世狂人,這種人如果在和平年代,可能會憋死,但在戰爭年代,就是他的天下了.

意識到這點,USE必須做出回應.

他出現在這里是絕密的,非洲那邊也同樣有人過去了,USE統治世界這麼多年,不是那麼容易垮的.

李鋒依舊帶著他的超級美女參謀四處參加宴會晃悠,不得不,已經讓那些有些期待的少壯派徹底絕望了,真沒想到現在軍部派來的人一個比一個渣.

但有什麼辦法,李鋒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第二戰團,第三戰團的訓練依舊在進行,由于各隊都出現了第一戰團的領練者,更是刺激了這兩個戰團地戰士,同樣的訓練,魔鬼戰團的普通戰士竟然跟他們隊長一個級別,這真是讓戰士們無比不服.

都是人,第一戰團的人又不是比他們多只眼睛多條腿,他們做到的,自己也能做到,但……有些事不是光用腦子想就成的."跟上,跟上,你們是娘們嗎,趕緊啊,沒看到對方已經比我們快出十分鍾了!"

"隊,隊長,他是第一戰團的啊,我們……"

"放你的烏拉屁,第一戰團怎麼了,咱們都是魔鬼戰旅地,誰再這喪氣話就給老子滾蛋,快!"

"弟兄們,跟這群兔崽子拼了,是爺們地上啊!"

火氣被激了上來,戰士們一個個向前沖,訓練絕對比戰斗還苦,還玩命,還別在這樣的瘋狂追擊下,距離被一點點拉近.

另外一邊,正在進行格斗,每個隊地戰士各自圍成一圈,每個圈中站著一個普通的第一戰團的戰士,這些人只是隨意挑選的,絕對都是第一戰團的普通成員.

"吳超,上!"

"迪戈,上!"

隊長們就看著自己的戰士一個個沖上去,然後一個個被扔出去,車輪大戰,但最好的結果也僅僅是讓對方難看一點,竟然沒有一個能獲勝.

被挑戰的是第一戰團的第八大隊的戰士傑農,就是一名普通戰士,但就這個人壓制著整整一支隊.

開始的時候戰士們一個個斗志昂揚,如果能干掉這囂張的家伙,肯定是出口惡氣,但現在一支隊都被輪遍了,站著的還站著,可其他人卻一個個躺在地上,愣是沒沾著邊.

其他隊的況也好不到哪里.

傑農就站在那里,冷漠的望著倒在地上一臉沮喪的第三戰團戰士,冷哼一聲:"不是吧,這就完了,跟你們在同一個編制里,真是太委屈了."

"傑農,你太狂了.好歹是一個旅的,有必要這麼話嗎?"

"就是,會打有什麼了不起.咱們是機動戰士!"

傑農面不改色,望著這些在地上的家伙眼神更鄙夷,"原來只會耍嘴皮子啊,誰能戰勝我,我就把在第一戰團的位置讓給他!"

"傑農.這可是你的!"

"沒錯,是我地.你們的隊長奧布里可以作證人."傑農道,隊長原來也是第一戰團的人,所以並不參戰.

"媽地,兄弟們,車輪戰,累也累死他."

"我作證.如果今天誰能戰勝他,我來推薦,無論用干什麼方法!"奧布里道,他正在觀察手下戰士的況,以選出第一批學習狂戰功的人,但想要觀察潛質,首先要讓每個人都進全力,其他人隊伍也在分批進行這個活動.

這些人還整天喊累,比他們當年已經好很多了.兩人一唱一和,場面立刻變得不同了,奧布里心中暗笑,這些孩子真是搞笑,對付一名狂戰士,豈是人多就成的,傑農連一半的勁兒都沒用.

果然戰士們地狠勁都上來了,連抓咬都用上了.漸漸的也不知什麼時候.從一挑一,變成了一挑多.結果三輪過去了,一群人又躺在了地上,由于戰士們拼得很,傑農下手也狠了點,畢竟他地控制度和隊長級別是有差距的.

"奧布里,不好意思,你的兵太孬了,我剛剛熱身完他們就不行了,我要先洗個澡了,這鬼天氣像蒸桑拿似的."

完使了眼神,大搖大擺地走了.

奧布里的臉色立刻陰了下來,沒有理會,而是轉向自己的隊員,"怎麼了,沒氣了嗎."

"隊長,這家伙太厲害了,媽地,真不是人啊,我的骨頭."

"你們的意思是這就完了?"

眾人的臉色有點難看,現實和口號真的是兩回事,剛剛一番較量把他們的信心都打沒了.

"隊長,傑農太厲害了,我們……"

"厲害個屁,剛才是誰喊的,都是男人,誰怕誰,這就慫了,吳超,你不是號稱學過功夫嗎,這就是你的功夫,綿軟無力,迪戈,你練過拳擊嗎,我看是彈棉花吧!"

眾人被奧布里得低著頭,大口地喘息著,神色低落,奧布里也知道時候差不多了.

"你們知道為什麼打不過他嗎?"

"隊長,給我們指條明路吧!"

"是啊,隊長也是狂戰士,肯定知道怎麼才能贏的!"

"錯!你們不用贏是因為你們不知道在為什麼而戰,我們就是第三戰團,為什麼要低第一戰團一頭,你們為什麼非要進入第一戰團?我們為什麼要低人一頭?為什麼不讓第一戰團以我們為榮?"

戰士們愕然地望著隊長,這個……他們想都沒想過,從加入魔鬼戰旅那可以,大家都以第一戰團為榮,那個傳奇地隊伍,每個人都是傳奇,超過第一戰團?

忽然之間,戰士們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欲望是魔鬼,當這個念頭出現的時候就無法很難抹殺了,但沒有人敢接口,因為這個念頭實在太大了!

"咳咳,現在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七天過後會有考核,無法通過的,恭喜你,你可以打道回府了,至于是轉到其他部隊還是退役,可以自由選擇,而其中優秀的,將會由大隊長親自傳授大家狂戰士的訣竅,作為曾經的魔鬼戰團的成員,我可以告訴大家,當初我還不如你們,至于以後地路怎麼走,大家自己選."

奧布里扔下"炸彈"之後也優哉游哉地走了,不得不上面地這招攻心為上可夠狠,不過這些家伙想要達到第一戰團的水平,至少要在地獄里轉幾圈.

第二天當太陽升起地時候,戰士們起床了,沒有人喊什麼口號,但大家的眼神都不太對勁了,一個個冒著狠光,在他們的不遠處,只有兩條路.要麼生,要麼死!

是抬頭挺胸地活著,還是被趕走.都取決于自己!

沒什麼好的,釋放所有的潛力吧!

對于目前的況,隊長們並沒有偷著樂,因為他們沒有閑工夫樂,被派到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的戰士在各自地隊伍里也都是出類拔萃的.尤其在管理方面都有一定的特點才會派往這里,為了不讓他們掉隊.這些人也將接受油門和醫生地錘煉,也算是"因禍得福"吧.

比武切磋是在訓練之余,負重穿越叢林是戰士們最討厭的項目,惡劣的氣候,疲憊的身體,最關鍵的是對意志地折磨.內心深處不斷有個魔鬼在誘惑,放棄,只要放棄了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聽從魔鬼戰旅出來的人調到其他地方也會有不錯地待遇.

刺啦……

"吳超,你沒事吧."

告訴行進中,吳超的腿不知被什麼東西劃了一道火辣辣的口子,在這種沒有醫療條件的況下只能簡單地包紮一下.

"沒事,皮外傷,繼續!"

訓練都是計時的.剛開始兩人的行進還很快,但逐漸地吳超的動作越來越慢,迪戈也發現了,連忙檢查,一看傷口已經紫了,而且血根本沒止住.

吳超滿臉大汗,看了看迪戈,"你先走吧.跟上隊伍.我後面就到."

"到什麼到,還有八公里!"著.麻利的掏出刀子,用火燎了幾下,"你忍住,先處理一下,必須撐到結束!"

吳超折斷了一塊比較粗的樹枝咬在口中,"你開始吧!"

唔……

迪戈的刀子迅速割開傷口放血,當剜掉腐肉的時候,那撕心裂肺的痛,是無法用語形容的,樹枝都被咬斷了,吳超咬住自己的胳膊,愣是沒有喊出來.

迪戈地動作相當迅捷,但額頭也見汗,短暫處理一下,總算況好了些,血液恢複正常.

"我背你!"

"去你的,老子還沒死,走,不能掉隊!"

兩人再次行動,剛才的劇痛也徹底讓吳超清醒過來,可是大約走了兩公里,吳超的臉色就變得很難看了,這種消耗太恐怖了,而且割傷傷口的東西多少有點毒素侵入身體,雖然不是很嚴重,但肯定要加劇身體的消耗,而這時頭腦卻無比的清楚,所以痛楚也加倍.

"吳超,別硬挺了,東西我來背."迪戈實在忍不住了,這樣下去真會出事兒的.

"不,我自己來,你先走吧!"

"滾,要走一起走,來,喝口水,打起精神,我們一定行地!"

在這鬼地方如果一個人受傷掉隊很可能會死在里面.

一咬牙兩人繼續前行,這時對吳超來每一步都是考驗,看得迪戈實在不知該什麼,這子真是瘋了,為什麼要這麼玩命,他加入魔鬼戰旅是沖著精銳部隊來地,挑戰一下自己,但吳超呢,這子的執著讓人害怕.

"吳超,我來背裝備,你這樣是不可能挺過去地,至少還有五公里!"

"不,呼……呼."吳超調整著呼吸,盡量減緩身上的壓力,可是背後的裝備真的越來越重了,但他不能倒下,絕對不能.

兩人就這樣一步步地走著,迪戈時刻注意著吳超的況,他已經渡過了第二個疲勞期,可是隨著時間,又進入了第三個疲勞期,這是潛力耗光的跡象,再這樣下去很危險,這時一定要保持清醒.

"吳超,你為什麼要加入魔鬼戰旅?"

"哈,哈哈,"吳超被這個問題扯回了精神,"你知道嗎,我以前很狂,自認為學過點功夫,機甲也不錯,是隊里的王牌,每次跟伊文特人的戰斗干掉三四架機甲不成問題,但有一次我們團陷入了包圍,等待援軍,結果你知道嗎,哈哈,援軍竟然是一個大隊,伊文特人有三個團啊,可是,這個大隊不是來救我們的,他們把三個團打跑了!"

回憶起往事,吳超的臉色也稍微好了點,精神也集中起來.

"一個大隊打跑伊文特人的三個團???"

"哈哈,出去都沒人信,這卻是我親眼所見,里面的一個普通戰士都牛逼得好像自己是師長似的,當時我就發誓總有一天我也要加入這樣的隊伍!"

兩人邊聊邊走,雖然消耗了部分體力,但吳超的況確實好很多,就這樣又堅持了兩公里.

而其他戰士差不多都抵達終點了,奧布里也在等,怎麼回事,自己隊里最優秀的兩個今天怎麼還沒出來!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其他戰士都歸隊了,兩人還沒有出現,而且也沒發出求救信號,難道是對面的敵人,還是遇到什麼意外?

奧布里看著時間,受了點傷至于耽誤這麼長時間嗎,再等一個時,如果還沒有回來,就要派人尋找了,這兩個家伙在搞什麼!

隊的戰士也在等,當時吳超受的是皮外傷,又有迪戈照顧,大家依照訓練規則繼續前行,沒想到兩人真出了問題.

其他戰士都已經歸隊了,他們隊還在等,眼看一個時就過去了,兩人還沒回來.

"奧布里,還是叫救援隊搜索一下吧,看來是出了什麼事兒."傑農道."再等等,還有六分鍾."這兩個子是他最看重的,也是隊里最有希望第一輪學習狂戰功的,他們肯定不會給隊里抹黑.

"好吧."

其他結束訓練的隊伍都去休息了,他們還在等,戰士們也開始焦急了,叢林絕對是個危險的地方,來這里之後他們很快就明白了.

正在奧布里准備叫救援的時候,傑農的眼睛亮了,"看,他們來了!"

"吳超,你這混蛋,怎麼這麼重,一定要挺住,我們到了!"

遠處出現兩個人影,吳超被迪戈綁在背上,手中拖著裝備,一步一步地挪,戰士們想要沖過去幫忙,但被奧布里攔住了.

"讓他們自己來!"

奧布里咬了咬牙,他知道他的隊員一定可以完成的,不需要任何人的幫助!

迪戈一步步地走著,現在每一步都是靠著意志在支持,前面就是目的地了,一定要堅持住.

最後一百米,迪戈整整走了十分鍾,每一步都是那麼艱辛,隊員們狠狠地握著拳頭,給迪戈加油,而這聲音確實給了迪戈動力.

終于,見到自己的隊友,"隊……長,他到最後都堅持自己走的."

撲通……

"送他們去他們醫務室!"

戰士們連忙抬起兩人,以最快的速度沖了出去,剛才那十分鍾絕對震撼了每一個人,現在他們才真正體會到了一點魔鬼戰旅的感覺.

望著這群新人的背影,傑農笑了笑,"還不錯."

"哼,這群臭子脾氣倒是學的很快!"奧布里眼神里充滿了驕傲,也許他的隊員在實力上無法和第一戰團相比,但這骨氣絕對不比第一戰團差!




上篇:五百六十二 沒有可比性     下篇:五百六十四 迷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