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機動風暴 五百六十四 迷霧  
   
五百六十四 迷霧

五百六十四 迷霧



理想和現實總是有差距,第二天,戰士們依舊乾淨利索地被橫掃了,但至少有一點不同,傑農也被揍了,至少別想拍拍屁股走人,這大概是戰士們最爽的事兒了,晚上雖然大家都想好好地議論一番,但太累,倒頭只能呼呼大睡.

第三天的況還要好,訓練結束後,戰士們在接受過程中又有進步,至少讓第一戰團的人不會那麼囂張了,而且被打得多了,覺得那拳頭也沒那麼重了.

尤其是打中對方的時候,更爽,那是擊中人的感覺,並不是怪物!

當真正到了第六天的時候,差不多第一戰團過來參與練習的戰士都被扁過了,從一開始的狂扁對手到被狂扁,雖然依舊是以少敵多,但結果不同了,戰士們的提高是很明顯的.

這對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來,絕對是振奮士氣的,郁悶了這麼多天,終于狠狠出了口惡氣,而所有第一戰團派來的陪練也被召集起來開會.

晚飯間歇,戰士們圍在一起狂吃,"你們,他們的隊長會怎麼批他們?"

"真想看看,那比放假一天還爽!"

"哈哈,你這家伙下腳夠狠啊,直接朝著人家的命根子踹."

"得了吧,你還不是一樣."

成長是在不知不覺中的,有第一戰團來的這些欠揍的陪練在,訓練也不是那麼辛苦了,一想到明天還有一天,他們還可以更凶狠地扁對方,別提多開心了.

軍營里充滿了歡聲笑語.

至始至終.參加訓練的只是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第一戰團好像跟他們的旅長一樣呆在軍營里放假.只是偶爾能看到一些閑散人士.

而此時被打得鼻青臉腫的第一戰團地戰士們被集中起來開會.

與外面戰士期待地況不同,油門和醫生則是樂呵呵地望著眾人,大家地表也差不多.

"辛苦大家了.忍了這麼多天."

"團長,這是應該的,我們都是魔鬼戰旅的兄弟."

"嗯,具體況我也一直在觀察,大家地存在讓預定的訓練計劃圓滿完成,各隊隊長也已經推舉出適合的人才."油門笑道,讓魔鬼戰士裝羊實在是件痛苦的事兒.尤其是在戰斗中克制著狂化的沖動,其他戰士的提高是明顯的,但問題是這種差距顯然不是一天兩天能追上地,所以在戰斗中必須把握主節奏,給他們壓力的同時也不斷的給點信心,也就是俗稱的放水了,這年頭放水也是要看水平的.

肉體總歸是有極限,但意志是無限的,就是要反複錘煉打擊戰士們的意志.以形成百折不撓,無論面對什麼困難都絕不會有絲毫懈怠放棄的意志.

"哈哈,看來戰士們打敗你們都很開心,今天就讓他們好好的痛快放松一下,晚上也不加練了,全體休息,而明天,你們則要展示出最強地力量.給我好好的讓他們清醒一下!"

"團長.您的意思是,我們可以狂化?"

"沒錯.只要不出人命就成,其他的你們隨便吧,記住,我要的是雷霆打擊,給他們樹個榜樣,這樣將來才不會因為一點點的得利就沾沾自喜!"

"是,團長!"

"稍息,立正,稍息,解散!"

油門和醫生笑看著戰士們離開,他們有點期待明天了,大概這里的每個人都在期待明天,基礎訓練結束,就開始雨林作戰訓練了,那個時候就不像平時訓練那麼安全了.

明天的課題是----永遠不要輕視對手!

來到南美洲地第一期訓練終于臨近尾聲了,經過這樣"充實"地七天訓練,大家對熱帶雨林的基本狀況也有了相當地適應,至少沒人在乎這鳥地方有多麼不爽了.

這些都在其次,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的戰士們最爽的事兒就要來了,因為今天將有和第一戰團陪練戰士的最後切磋,第一戰團的隊長們都會出席,最重要的是,他們的旅長要來.

對于這個傳中的男人,大概除了第一戰團比較熟悉,其他兩個戰團幾乎沒怎麼見到過,大多數訓練都是由油門帶領的.

戰士們整齊地等待著李鋒的到來,這個一手締造了魔鬼神話的人,在極端的時間內從一個普通的士兵成為現在最赤手可熱的軍官,而且不像其他特戰旅的旅長多少都有點背景,何況還有兩個旅長都是原魔鬼隊的成員,而從魔鬼隊訓練班出來的人,現在也都取得了不凡的成績.

而這一切都源于這個男人.

戰士們在等待著,等待著在他面前證明自己,吳超和迪戈就是其中之一,他們來這里就是沖著李鋒來的,別他了,就連一個大隊長都是軍中的偶像,一線戰士崇拜的不是那種坐辦公室泡秘書的,而是這樣的狂戰士.

李鋒出現了,左右是油門醫生,後面則是加布力爾帶領的十名第一戰團的大隊長,筆挺的軍裝,沒有什麼裝飾,當這十四個人站在兩個戰團數千士兵面前的時候,每個人都感受到一種氣勢.

什麼都沒,什麼都沒做,戰士們的血液不知怎麼就想燃燒,戰士們看到了那雙眼睛,一雙具有奪魂攝魄壓迫力的眼睛,任何事都無法移動這鋼鐵般的目光.

這個男人就是魔鬼戰旅的支柱,只要他在,魔鬼戰旅就會所向無敵,戰無不勝!"現在以隊為單位,讓旅長看看你們訓練的成果!"

油門吼道,戰士們早就有點急不可耐了.

吳超和迪戈並不像其他戰士那樣信心滿滿,本身水平就比較高,更覺得事有點蹊蹺.奧布里舔了舔舌頭.終于可以痛痛快快地出手了.身為魔鬼戰團的戰士,一名從無數劫難中活過來的狂戰士,他可以容忍一切.但絕不會容忍自己在那個男人面前失敗.

只要他在,只要站在那里,就足以讓魔鬼戰團的戰士們瘋狂.

一些實力比較強且精神敏銳地戰士已經發覺有點不對勁了,陪練地戰士們正在壓抑著狂化地沖動,心中的野獸正在呐喊.

那真是的撕開一切對手地力量和信心.

醫生看了看李鋒,揮揮手,"開始!"

奧布里望著一圈人."你們一起上吧,千萬不要留!"

吳超和迪戈點點頭,"三三出手!"

九個人自然不會客氣,其他圈子也分批開戰,奧布里一動不動,任由對方轟了過來,其他戰士也沒有留,這時想收也收不住了.

轟轟轟……

每一拳每一腳都結結實實地擊中,但奧布里沒有想象中的飛出去.甚至身體都沒多少晃動.

吳超等人知道那不妙的預感要實現了,奧布里擦了擦嘴角,看都沒看眾人,仰天一聲大吼,而幾乎同時,其他戰圈也有同樣的吼聲.

狂化了!

魔鬼戰團的殺手锏----終極狂戰士!

狂化需要一定的刺激,但只要李鋒在,狂化卻變得異常容易.

眾人也是聽過.但不明白究竟是什麼況.但很快他們就體會到了,吳超自認為很快很刁鑽的攻擊根本連對方地邊都摸不到.而對方的出手,根本躲不過,迪戈好不容易雙手擋住了,但這一拳卻把整個人轟出六七米,重重地摔在地上.

這才是第一戰團的實力,真正的以一當百.

只是一會兒功夫,狂戰士幾乎都取得了壓倒性的勝利,偶爾有比較強的隊,也無法壓制住狂戰士.

這就是他們的真正實力,百折不撓的鋼鐵戰士.

李鋒望著場下的戰斗,感受到了那股力量,自己給予了戰士們力量,而戰士們又反饋了這種力量.

雖然狂戰士地戰斗力很恐怖,但參賽的各隊戰士也沒有放棄,魔鬼戰旅的基本守則就是永不放棄.

跌倒,站起來,再跌倒,再站起來,一遍又一遍……

"戰斗力不錯,有很大進步."

"呵呵,那是頭兒在,這些子想在你面前露一手.李鋒望著下面火熱的戰士,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其中蘊含的力量,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必須提高自己的水准,他可不想自己的軍隊差別太大.

第二第三戰團的戰士們都在為自己地同伴加油,可惜在強大地狂戰士面前,他們還是沒的發揮.

第一輪結束,第一戰團地戰士全勝,此時兩個戰團的戰士已經有點鴉雀無聲了,李鋒很滿意這種效果,適當的讓他們清醒清醒有助于後面更加危險的戰斗.

這次李鋒沒有多什麼,一路保持著冷酷,看了一會兒就帶著大隊長們離開了,留下油門和醫生繼續監場,至于怎麼調動戰士們的積極性,他們已經是輕車熟路.

而通過這些天的檢驗,已經選出了相當數量的第一批狂戰功的修習者,大約占百分之五的樣子,不過會擴大到百分之十,盡可能多給一些人機會,一個隊只要有兩三個學會,很快就會帶動起來,至于如何突破狂化發生蛻變,那只有看個人的意志了.

不過李鋒會為他們准備一場盛宴.

"加布力爾,戰士們調查得如何了."

"只能是大體了解,還是有一定危險性."

"身為軍人,哪有安全的戰斗,也差不多是該把他們放出去練練了."

"是!""對了,今晚上又有個聚會,跟我一起去吧."

"汗,頭兒,饒了我吧."

"唉.這是培養你的社交能力.一起去.記得,我們是去吃喝玩樂的,砸場子也沒事兒.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反正很多人等著看熱鬧,就滿足一下他們的要求."

"嘿嘿,如果這樣我就放心多了."

加布力爾聳聳肩,長時間跟一線部隊作戰,大家的悍氣都有點重,以前適應地一些場合也不那麼適應了.

對于三大戰旅地到來.南美洲地主戰派都在不同場合表示了不滿,軍部都在做什麼,怎麼派來的一個比一個渣,這麼搞下去,南美洲永無甯日,而與之相反,非洲區,三大戰旅可是一路高歌猛進,雖然是各自為戰.卻表現得非常優秀,雷行的驚雷戰旅充分發揮出優良地裝備高素質精英作戰的戰法,並不跟對手硬拼,把對手由弱到強一口一口吃掉.

薩爾塔的烈魂戰團還是秉承著洛基家狂攻的戰略,尤其是薩爾塔也繼承了魔鬼隊的風格,攻擊風格狠辣,偏重于攻擊,戰術上也是以攻擊為主.以攻代守.最有效地打擊敵人就是對自己最好的保護.

坦克的戰團,這家伙就比較直接了.同時也是戰爭狂人,對于重裝戰旅,只要戰術得當,他們需要地只是簡單的從正面擊潰對手就行了,這個機甲戰旅的新型重裝機甲的火力實在猛得嚇人,正面對抗,根本沒人是他們的對手.

非洲戰場的捷報頻傳跟南美洲這邊就形成了鮮明對比,軍部內部也是矛盾重生,只是這件事兒由于剛剛開始,還是可以壓得住的,不過也夠周芷受的,軍部的官僚們要地是戰績,哪怕沒有什麼大的戰績,先來點的也好,結果三大戰旅扔了進去愣是連個水泡都沒打出來.

在魔鬼戰旅按兵不動的時候,狙擊戰旅和猛獸戰旅卻在做聯合突擊,總算有點交火,但並沒有深入的意思,時間就這麼耗著.

不得不,對面的叛軍對于李鋒的這一舉動頗感意外,實話,什麼迷惑對手,出其不意,那是扯淡,他們在這里紮根了這麼多年,有什麼風吹草動早就知道了,那李鋒真的是見面不如聞名,軍隊真地在原地訓練,偶爾在他們附近巡邏一下,但一槍都不放,有部隊戒嚴,但總覺得只是警戒,沒有什麼攻擊地意思.

真不知道這人是狂妄自大,還是粗線條,就算不想動手,場面總是要應付應付的,吉拉迪諾地報人員依舊關注著李鋒的一舉一動,但不得不吉拉迪諾自己都有點失望,不過也好,就這麼耗著最好,他也通過各種物質手段刺激一下這位新來的特戰統領,讓他好好享受一下南美洲的美好.

另一方面下令士兵們加強戒備,這種況不可能一直持續下去,不論是來自軍部的壓力,還是他自己,肯定是要開戰的,不過就目前況看,對方恐怕只是要應付差事,吉拉迪諾自然也要配合一下.

又是三天,這三天戰士們主要是恢複性訓練加休整,而被挑選出來的戰士也進行了狂戰功的修行,有第一戰團的幫助,入門還不是問題,至于能到什麼程度就看個人的資質和努力了.

吳超和迪戈也在其中,兩人悟性也是相當不錯的,很快就形成了循環,剩下的就是感悟其中的妙處,剛開始肯定不會有什麼提高,但這是慢慢來的,不停地積累,到了條件成熟的時候就會爆發出來.

而訓練最後一天的慘敗也給眾人敲響了警鍾,任何時候都不能自滿,更不能覷敵人,就像對面的叛軍一樣,如果把他們當成烏合之眾,肯定是會吃虧的.

無論對手強弱,都要以最強的力量橫掃他們,這才是魔鬼戰士.

現在他們只是知道這個概念,具體行動還需要慢慢磨煉.

相比其他戰士,他們的運氣已經相當好了,以前哪有這麼好的環境和准備.

三天之後,李鋒終于下達了范圍攻擊命令,依舊是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仿佛魔鬼戰旅只有這兩個團似的,而李鋒給孫悍和老K的命令很簡單,那就是自由作戰,讓他們戰旅相互配合,攻擊叛軍東面的側翼,基礎目的,穩步擴張,同時熟悉雨林作戰的環境,這對機師們也是個考驗.

從身體上熟悉,到在這種環境中熟練地運用機甲,戰士們都需要一個適應過程.

憑借著天然屏障,吉拉迪諾過得很舒服,尤其是他料到對方會攻擊,軍隊也做好了准備,尤其是對對面的魔鬼戰旅,給予了足夠的重視,畢竟名頭嚇人,吉拉迪諾也怕對方在放煙霧彈,把自己的精銳部隊拉了上去,在雨林中解決對手,在這種環境,他的部隊還真不怕什麼人.

戰斗果然跟想象的一樣艱難,雖然做了適應性訓練,但對于這種環境,戰士們還是有相當的不適應,尤其對方利用地形的偷襲,給第二第三戰團造成了極大的困擾,而且兵力不足啊,進展十分緩慢,戰士們糾纏于叢林戰,戰況很不樂觀.

因為這樣,外界的批評也越來越多,尤其是軍部那邊的爭論就更大了,什麼魔鬼戰旅,也太丟人了,表現最差的就是魔鬼戰旅,對這樣的人委以重任,實在太欠考慮,不能因為他在大洋洲的一些冒險僥幸的行為就肆意誇大.李鋒等人絲毫沒有閑著,一方面配合著外界的議論,另一方面眾人也在慎重地考量著第二第三戰團的況,出現這樣的狀況完全在意料之中,一方面熱帶雨林帶來的困難遠比熟悉的沙漠難得多,另一方面,李鋒並不是把三戰旅聚集在一起,而是分開行動,可以第二第三戰團承擔了正面戰場嚴峻考驗,能在天時地利都不如對方的況下打成這樣已經相當不錯了.

就目前看,他們的計劃已經初步達成,雖然仍是針對魔鬼戰團,但跟集中力量地壓上還是不同,不然第二戰團和第三戰團的況會更慘,經過了幾次攻擊,雖然獲得了一定的戰果,但仍是沒有取得實際上的進展,畢竟吉拉迪諾的武裝可不是一兩個人,他們還真不怕消耗.

經過交手,也是老手的吉拉迪諾大約也了解了對方的實力,確實很不錯,但人數太少,這種地形本身也不適合大范圍的攻擊,他們的裝備優勢也不見得能發揮多少.

大體上了解況之後,吉拉迪諾也知道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東面的狙擊戰旅和猛獸戰旅,他們的進展雖然不快,但一步步地蠶食著他們的地盤,而且是清掃式的攻擊,看來這兩個才是主力,以魔鬼戰旅的名頭吸引人,讓另外兩個戰旅攻擊,唉,不知道這指揮官是天生樂觀,還是把別人當白癡了,本來兵力就不夠,還玩什麼玄虛,嘖嘖,看來也太看他了.

他有足夠的兵力,防住正面,然後集結兵力拖住對手,同時還可以雇傭一些雇傭兵來幫忙,這些毛沒長齊的孩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如果到了危險的時候,他還可以從其他軍閥那里獲得幫助,畢竟他要是掛了,接下來就輪到他們了.

但就目前況看,就沒什麼必要了,畢竟要這些吸血鬼幫忙,是要付出巨大代價的.




上篇:五百六十三 敲開地獄之門(一萬二,求月票)     下篇:五百六十五 積極備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