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機動風暴 五百六十八 狼來了  
   
五百六十八 狼來了

五百六十八 狼來了



至于打成什麼樣子都還不清楚.****

但實話,很多人覺得,迫于軍部壓力不得不出擊的魔鬼戰旅撈不到什麼好處,對方可是嚴陣以待,聽軍部是下了死命令,讓李鋒必須遞交一分戰斗報告.

而更嚴重的壓力已經到了周芷那里,看著貝克給出的慎重建議,周芷只是笑笑,況悄悄好,想來那些人的忍耐力也差不多到了.

如果魔鬼戰旅的平均水平只是第二第三戰團那個樣子,這樣危險的計劃根本沒有意義,純粹是癡心妄想,但對于第一戰團的戰斗力,周芷還是知道的,雖然沒親眼見過,但他們在大洋洲完成的事兒絕對不是偶然.

而對于李鋒,周芷是靜觀其變,像李鋒這種人是無法干涉的,更不是個受別人指揮的主兒,這跟男女之間沒有關系,周芷不會因為和李鋒發生了什麼,就向著他,如果那樣,周芷就不是周芷了,像她這樣的絕世尤物也早被別的男人金屋藏嬌了.

她給李鋒的並不僅僅是機會,同時也是危險,至于取得什麼樣的結果就看李鋒和他手下士兵的實力了.

TIN的行動很順利,但只是摟草打兔子----捎帶,關鍵還是李鋒口中的軍事行動,上面的壓力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他的這次行動必須拿到成果.

周芷撥通了李鋒的直線,李鋒同學的早餐剛剛吃完.

"李鋒上校,你的軍事行動怎麼樣了,上頭已經下了最後通牒,如果你不能在今天下午五點前給我一份漂亮的戰報,我想你這個指揮官也做到頭了."

"呵呵,美麗與智慧並存的周少將.能否讓我把餐後飲料喝完呢?"

另一頭的周芷有時候對李鋒真是恨得牙癢癢,這家伙真不是一般地欠揍,事已經逼到沒有退路了,竟然還這麼悠然自得.

"當然可以.如果做的不好,你以後可以天天在家里喝飲料了,開個飲料廠都沒問題!"

"少將笑了,就我這頭腦,做生意會賠死的,下午五點,戰報會交到你的手上."

"很好!"

兩人地談話簡短明了,趙甜甜忍不住笑道:"干嘛不告訴她,我們已經攻占了叛軍基地."

"哈哈.難得有讓她為難的機會,找什麼急嘛."

李鋒接過果汁,南美洲的特產.叫什麼名字他也記不住了,反正是滿好喝的.

此時的委內瑞拉地區的重要人物都暗自聚集了,他們在等待結果.一方面是TIN的大范圍行動引起了他們的注意,另一方面,這次戰斗的結果,也將決定這個地區未來地發展,弄不好,這個李鋒上校就可以滾蛋了,奶奶的,這家伙堅持是饕餮,他的部隊也是饕餮,明明人不多.吃地卻比同樣數量的軍隊多出五倍,簡直就是養豬!

他們也見過李鋒的食量,足以把別人地胃口都嚇沒,整個隊伍里面除了那個叫做趙甜甜的參謀長算是正常的美女,其他人都是怪物.

想來他還是太年輕了,自從來了之後,但凡送禮的是來者不拒,肯定也要受到彈劾.當然正常況下是沒用的.畢竟所有人都一樣,但這些把柄在落井下石的時候卻非常有用.只要這次戰斗打得不好,哼哼.

由于TIN的行動,弄得一些報靈通的人也不敢輕舉妄動,他們都明白什麼叫明哲保身,在局勢還未明朗前,靜觀其變.

對于李鋒來,錢不是什麼問題,他自身已經算是世界上有數的富豪之一了,所有這些東西都由後勤部門處理,變賣後按照況寄往戰士們的家里,每個人都有親人,就算他們不需要錢,不代表他們地家人也不需要,李鋒不會讓自己的戰士有後顧之憂的.

光靠軍部的那些薪水是不夠的,李鋒自然要打些擦邊球,只要戰爭贏下來,誰也不會放個屁,送上門來的錢,不要白不要,不夠的他自己還要添補一些.

這些都是細節,李鋒覺得自己應該做,魔鬼戰旅的每個戰士都是他地兄弟,這些人把命交給他,他就有義務讓每個人沒有後顧之憂.

而在處理這些事兒上,趙甜甜可是一把好手,關系網絡比較好地她,可以輕松地完成一些麻煩的手續,畢竟官官相護,有關系好辦事.

李鋒只需要把事交代下去,她總能處理得妥妥當當,不知不覺中,李鋒也明白自己很難離開這個女人,而魔鬼戰旅也離不開她.

從生活到工作,趙甜甜已經成為李鋒不可或缺地得力助手.

而在叛軍基地,吉拉迪諾以及被俘虜的那些叛軍首腦一個個都奇怪地閉著眼睛,他們已經看不下去了,絕對是怪物,絕對是屠殺!

一支支趕來救援的軍隊,一支支被吃掉,基地周圍的密林堅持就是吞噬生命的地獄,而不知況的部隊接到命令仍是拼命地往這里趕,畢竟誰都知道吉拉迪諾的心狠手辣.

而都在趕路的況下,魔鬼戰旅的第二戰團第三戰團的戰士已經不知多少次跟敵人交手了,他們深刻地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戰爭,雖然以前他們已經經曆過,但感覺跟現在完全不同.

戰士們接到的是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救援第一戰團,多殺一個,多牽制一支隊伍,就等于減輕了第一戰團的壓力.

對于第二第三戰團的戰士來,這是一份榮耀,同時也給大家灌注了力量,要知道一直活在第一戰團榮耀陰影下的他們渴望證明自己,而現在他們不是被救援,而是去救援第一戰團,這是難得可以揚眉吐氣的機會.

而不知怎麼敵人也在救援,由于指揮混亂,所有部隊都亂成了一團.除了目標一樣,隨時都會碰頭,而碰面的結果就是你死我活!

吳超和迪戈在隊長奧布里的帶領下,一路穿透性的急行軍.終于在下午三點多的時候抵達了目地地,也是他們幸運,正好見識了一下,什麼才是第一戰團的戰斗力.

那是絕對讓同是戰友的他們都震撼的戰斗力,在這一路上,他們已經取得了非常輝煌地戰果,而且以難以想象的毅力抵達這里,准備為"救援"貢獻一份力量,可是看到這種戰斗場面.什麼都明白了.

而抵達的第二第三戰團的戰士則到基地內休整,當到一定數量則替換第一戰團,這時他們才知道.就如戰前李鋒所,這是一場狩獵,一場實戰訓練.

吳超和迪戈看到了那戰斗.那無與倫比的壓迫力,也深深為在這樣的隊伍里而驕傲,不需要自卑,因為他們也是魔鬼戰旅的一份子,他們也學習了狂戰功,終有一天,他們也會有這樣的戰斗力.

抵達的戰士們觀看了魔鬼戰團地戰斗方式和戰斗力,這種場面永生難忘,也絕對會給他們樹立清晰的目標.

吉拉迪諾知道自己完了,徹底完了.但是沒什麼好的,他遇上地不是人類,是魔鬼,人是無法和魔鬼斗的,看看自己身邊的人,一個個都毫無反抗地**.

吉拉迪諾歎了口氣,他知道,南美洲完了.第一個是他.第二個倒黴的不知道是誰,但這不是普通人能抵擋的.他也終于明白魔鬼戰團在大洋洲創造出來的奇跡是怎麼回事,那不是誇大,只是一個超越常識的事實.

在五點的時候,魔鬼戰團被替換下來,由抵達的第二第三戰團的戰士組成新的狩獵部隊,等待對手的到來,而實際上附近裝備最精良地叛軍幾乎都被魔鬼戰團殺光,後面來的裝備更差,除了數量,恐怕就什麼優勢了.

"周芷少將,我希望你明白現在的況,再按照李鋒愚蠢的作戰方式,納稅人的錢,戰士的生命都將白白浪費!"貝克義正辭地道.

周芷收到了他的信息竟然沒有反應,這讓貝克頗為憤怒.

"給我接通周芷,我和他吧."

"是,閣下."

噌……

"周啊,好久不見,還是那麼精神."

"閣下,您也是精神矍鑠啊."

"周啊,事大體況我也知道了,雖然我很想多給他點時間,但我們不能拿士兵的生命開玩笑."

影像中地周芷微微一笑,"閣下,我剛剛得到了戰報,我想您看了之後,應該會改變主意地."

"哦,是嗎,發過來吧."

數據傳輸很快,老人點開懸空的感應屏,一分簡單到堪稱簡陋地戰報,但上面的數字卻足以讓人閉嘴,甚至難以置信.

吉拉迪諾叛軍,總部被貢獻,生擒叛軍首領吉拉迪諾,截止到下午五點,三大戰團剿滅叛軍六萬人以上,兩天內,徹底掃清奧里諾科南岸的所有叛軍主力.

"呵呵,周,據我所知,軍事行動才剛開始,而聽到大規模戰斗是從昨天才開始的吧,這份戰報是怎麼出來的?"

老人不緊不慢地問道.

"周少將,我希望你認真對待,不要隨便拿一分可笑的報告糊弄我們,即使是出動一個集團軍,也不一定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完成這樣的戰績."貝克少將嚴肅地道.

這份戰報有點太離譜了,真以為他們是傻子啊.

周芷面不改色,"正如貝克少將所,我也不太相信,但在明天上午,叛軍首領吉拉迪諾將被押送到巴倫西亞,我想有什麼疑問都會解開的."

"周芷少將拖延時間是沒有意義的!"

"貝克,既然周都這麼了,我們就多等一天好了."

關掉了通話,貝克依然是絲毫不信.

"閣下,據我們的報,狙擊戰團,猛獸戰團依舊在奧里諾科的南部,一天的時間,他們就突飛猛進也不會有多少斬獲,何況敵人又不是白癡,而正面對抗的只有魔鬼戰旅一個特戰旅,而他的人則陷于和叛軍的糾纏中,並不是很適應雨林作戰,我覺得這份戰報就是個天大的笑話!"

"貝克,如果這只是個笑話,那,李鋒也將為這個笑話付出他的大家,但如果是真的,那應該明白這意味著什麼."

老人不動聲色地道,他一生見過無數的奇跡,包括麥考利的戰神傳,這個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兒,奇跡雖然不常發生,但並不代表沒有.

所以時間會證明一切.

第二第三戰團的戰士們開始了戰斗,他們就不像第一戰團那麼輕松了,這樣的局面,是李鋒和第一戰團精心為他們設計的,他們必須要渡過這個坎完成蛻變,能獲得多少,就看他們自己了.

大局已定,叛軍也不是白癡,經過一天的戰斗,他們都知道了點什麼,救援的部隊越來越少,不過李鋒的計劃也已經完成,狙擊戰旅和猛獸戰旅的斬獲也頗為豐厚,畢竟也是王牌部隊,追擊一些敵人不成問題.

到晚上的時候,消息終于傳播出去,整個南美洲都發生了"巨震".

抵達南美洲,一直吃喝玩樂的李鋒指揮官,終于完成了他在南美洲的第一戰,雖然籌備用了數天時間,但解決戰斗只用了一天,而叛軍委內瑞拉南部的吉拉迪諾部就這樣煙消云散,而吉拉迪諾本人也別生擒,不過在被押送到巴倫西亞,還沒接受審問就自殺了.

他必須得死,如果他被TIN敲開嘴巴,會有很多人手牽連,那些人是不會讓他活著的,這也是預料中的結局.

但南美洲的所有叛軍終于明白了事實的真相----狼來了!




上篇:五百六十七 有一種緒叫絕望     下篇:五百六十九 人怕出名豬怕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