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科幻太空 機動風暴 六百三十一 爆炸的憤怒  
   
六百三十一 爆炸的憤怒

六百三十一 爆炸的憤怒



薩馬奧的表嚴肅起來,他是非常清楚這種力量的厲害的,因為周芷就是其中之一,這就是頂級雙重異變者的能力,真的非常克制他們這種肉體極限者,當精神力強大到可以轉為機甲的實際攻擊,真的是太難防守了.

局面變得相當困難了!

薩爾塔的臉色也完完全全的嚴肅起來,對于他們這種精神力不夠強的人,最擔心的就是遇到這種對手,如果只是一般的異變,像智舞若那種程度,頂多利用精神力干擾一下機師,而對于薩爾塔他們這樣的級別根本不起作用,他們的精神力也足夠的穩定,就算不能攻擊,做防禦綽綽有余,最怕的就是遇上這種精神力強大到可以跟激光劍的能量融合的對手.

薩馬奧笑了,這是一種看透的笑,他也沒想到這世界上除了周芷,勒米,還有具備這種能力的人,看來他的比賽要到此為止了.

但,洛基家的男人,哪怕是面對地獄也絕不會後退.

父親,請給我力量吧.

仲裁者做好了攻擊的姿勢,紮克利微微一愣,舔了舔舌頭,他嗅到了血腥味,見識了他這樣的力量竟然還敢出手,看來這薩馬奧是要拼命了,他跟刀鋒戰士不同,惺惺相惜只是游戲,難得遇上這樣的對手,那是決不能放過的.

他就是要鬧個天翻地覆!

海盜王出擊了,仲裁者同時出手!

轟……轟……

激光劍的每次攻擊都暴起無數的能量,但這跟周芷和勒米的對抗不同,這是紮克利單方面的壓制,嗜血瘋狂流的頂級攻擊在面對這種精神與能量的雙重攻擊下,也只能勉強對攻,可是同樣的攻擊,對方殺傷雙倍.薩馬奧地身體正承受著巨大的煎熬.

沒有同樣地對抗.這種傷害就會穿透機甲.機甲地保護作用畢竟是有限地.但戰斗地薩馬奧仿佛毫無所覺.依然堅持不懈地戰斗著.

決不能停止!

周芷地臉色也變了.在身邊人耳語幾句.戰斗不能再進行下去了.必須棄權.沒想到紮克利竟然也有如此強地精神力.而且他地精神力極其偏重侵蝕.仲裁者號根本不足以防禦.雖然薩馬奧地精神修為也不錯.但堅持不了多久地.沒有她這個級別地精神力.面對這種攻擊是致命地.

必須棄權!

不然薩馬奧就完了.這次地行動她是最高指揮.所以她可以下令停止.

但工作人員迅速回來.帶回來地消息卻讓周芷也禁不住憤怒.賽事組委會駁回這種棄權.只有選手自己才有棄權地權利.

她太了解薩馬奧了,堅持是一種優秀的品質,但有地時候也太過固執死板了,麥考利死了之後,永遠別想從薩馬奧口中聽到認輸這兩個字.

戰!

洛基風暴連斬,那是堪稱完美的攻擊,薩馬奧演繹得無比精髓.可是這樣的攻擊在紮克利攜帶著黑色閃電,如同海盜魔神一樣的攻擊面前顯得是那麼的蒼白.

那黑色的激光劍帶著雷霆之力砍下,每次對抗,仲裁者都在顫抖,人們仿佛都能聽到那機甲內部受力扭曲聲.

機甲都這樣了,可想而知里面的機師是什麼樣.

薩馬奧已經渾身是血了,他的皮膚開始崩潰,意志是堅定的,但意志並不能真地抵擋這種攻擊的殺傷.

這是另外一種層次的防禦.他已經相當不錯了,可還是抵擋不住.

戰斗的力量卻絲毫沒有變化,但並不代表他沒受傷,薩馬奧現在是憋足了一口氣,這口氣一旦松掉那就真的完了.

死亡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接近!

薩馬奧知道,今天這一關恐怕是不能過去了,如果現在認輸他會活下來,但這樣活著跟死了有什麼區別?

人都有死的時候,家族也有衰落滅亡的時候.

但.洛基家的精神永遠不會滅亡!

吼……

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到薩馬奧地吼聲.那是來自一個不屈男人最瘋狂的戰意,拋棄一切的戰役.人們的腦海里不由的想起了安吉兒的倔強天使!

我不怕千萬人阻擋,只怕自己投降,

我和我最後的倔強握緊雙手絕對不放,

下一站是不是天堂就算失望不能絕望

紮克利也瘋狂了,此時的他也是殺意無限,精神力瞬間狂暴,整個戰機都閃著黑綠色的光芒,激光劍全力砍出----暗黑殛爆!

轟隆隆隆……

光芒伴隨著閃電炸開.

薩馬奧地激光劍被轟爆了,瘋狂地紮克利毫不留地砍掉了仲裁者的頭,那黑暗魔神地機動戰士猛然轟塌了仲裁者號.

繼承了麥考利意志的薩馬奧,終于也倒下了.

其實他的身體早就崩潰了,全靠著一口氣撐著,而剛才那一撞幾乎把所有的生命力都耗光了.

薩馬奧沒有任何懼怕,將軍百戰死,他堅持了,……周芷……,這是他唯一仰慕過的女子,她是那麼的優秀,可惜,他不配啊,只有世界上最強的男人才配的上優秀的她,他努力了,拼命了,但還是不行.

他輸了.

但,至少他沒輸給自己,沒有輸給怯懦.

他配得上洛基這個姓氏.

刀鋒戰士,這是她唯一常的名字,他是多麼想在她的面前和刀鋒戰士戰斗,多麼想……周芷,你一定要幸福……

紮克利瘋狂地摧毀了仲裁者,雖然仲裁者其實已經失去抵抗,但海盜王號沒有停止,徹底的攻擊之下,仲裁者崩潰了……

薩爾塔幾乎瘋了一樣地往上沖,但被周圍的人拼命攔住了.

後面紮克利顯然是故意的.但沒辦法,這次競技本就是生死由命富貴在天,已經有不少選手喪生了.

只是誰也沒想到下一個竟然是薩馬奧.

得勝的紮克利把仲裁者的殘骸狂踩在腳下,如同野獸一樣仰天狂吼.

P這邊的選手區雖然不像USE那邊義憤填膺,但也有些看不過去了.

敵人歸敵人.但彼此之前還存在著一絲敬佩,紮克利有點過了,但畢竟事不關己,李蘭加洛斯站了起來,後面沒必要看了,只留下一句話,"紮克利完了."

什麼意思?

因為有人憤怒了.

沒人比李蘭加洛斯更了解李鋒了,這人看似冷酷,其實特重感.無論是敵人,朋友,兄弟.對手,他都有一套自己的准則,該心狠手辣地時候,絕不留,天皇老子都擋不住,該留的時候,哪怕是敵人也會放一條生路,根本不在乎外面.

為什麼李蘭不去曝光刀鋒戰士的身份,哪怕是沒用.只要是他出來了,絕對可以制造麻煩.

那是因為,他也必須遵守游戲規則,一旦破壞了,那李鋒就等于肆無忌憚了,一旦這個人被激怒,誰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事兒來,那才是真正的魔王降世.

紮克利這樣的舉動顯然是最白癡地,只不過他自己並不覺得罷了.

你.永遠無法想象激怒李鋒的後果.

李鋒離開會場了,周圍的人紛紛讓路,不是他們想,而是一股冰寒到讓人窒息的力量直接把他們推開了.

殺機?

李鋒的內心有著無限的殺機,可能比任何人都高,但他一直在控制,因為他很清楚,一旦過于放縱,想再壓制就難了.他從沒想成為一個殺人魔王.

但不得不.紮克利的行為徹底激怒了他!

所以,他必須得死!

選手休息室.薩爾塔已經砸掉了所有能砸的東西,房間內沒人,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去招惹薩爾塔,現在的薩爾塔就像一頭發狂地野獸.

父親死的時候,似乎天都塌了,但他沒看到.

大哥死了,是死在他的面前,那一刻,感覺整個人都裂開了,最可恨可恨可恨地是,連大哥的尸體都被侮辱了,明明已經分出了勝負.

怒啊,無限的憤怒!

可是能怎麼辦?他的實力還不如大哥啊!

怎麼報仇!

怎麼報仇???

薩爾塔瘋狂地抓著自己的頭發,所有的一切都壓在了他的身上,喘不過氣來,自己最親的人一個個離去,而自己卻毫無辦法.

怎麼辦,究竟該怎麼辦!

薩爾塔忍不住放聲痛苦起來.

男兒有淚不輕彈,長這麼大,這是第一次,父親死的時候,薩爾塔堅持住了,因為他知道他要像一個男人,想洛基家地子孫,但大哥……

SE軍部也震怒了,人們也憤怒了.

可是這也只能是一種憤怒,因為戰場上是實力話,別跟紮克利講究什麼道德,因為他是海盜……

這時門開了,幾乎一閃之間就到了薩爾塔的跟前,緊跟著薩爾塔就被提起來,啪啪啪啪……

雨點般的巴掌甩了過去,……是李鋒!

薩爾塔如同瘋子一樣反撲,李鋒毫不客氣一個背摔,一頓狂打,直到薩爾塔沒有力氣.

兩人就這樣躺在地上,區別在于,薩爾塔快沒氣了,盡管眼神依舊狠辣,而李鋒卻很平靜.只是這種平靜中卻蘊含著讓人不寒而栗的殺機.

"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

"知道!"

"很好,你有個英雄的父親,勇敢的大哥,他們都是我見過的最好的戰士,我不希望他們的繼承人這麼窩囊!"

"是,隊長!"

"給我站直了,走出去,不管面對什麼樣地局面.洛基家的男人都是抬頭挺胸,你大哥是用死告訴你地!"

"是!"這是從薩爾塔的嘴里蹦出來的,牙齒已經咬得咯吱咯吱響.

李鋒緩緩站了起來,他不會停留,這個關鍵的時刻必須打醒薩爾塔.他現在根本沒有頹廢的時間,也沒有頹廢地余地,整個洛基家只剩下他一個人了.

遠在地球的薩爾塔地母親已經昏死過去,作為洛基家唯一地男人,現在的薩爾塔是該站起來了,他根本沒時間在這兒像娘們一樣自怨自艾,要撐起麥考利和薩馬奧留下地.

馬上就要走出門了,李鋒留下一句話,紮克利絕對活不到明天太陽下山.

完李鋒就消失了.這時候他根本不在乎什麼刀鋒戰士身份,都他媽的是狗屁.

薩爾塔幾乎是一骨碌從地上爬了起來,重重地在地上磕了三個頭.每一下都見血,什麼話都不用,什麼都不用啊!

什麼話都不用啊!

既然用實力話,那就只能見真章了.

毫無疑問,這次大戰成了頭條中的頭條,紮克利的恐怖勢力倒在其次了,薩馬奧地死,以及那瘋狂的狀態,以及人類的憤怒成了主題.

在伊文特人看來.這種憤怒中還透著一種無奈,因為紮克利具備了奪冠地實力,根本不懼任何人,恐怕刀鋒戰士也不一定能戰勝他,因為從沒刀鋒戰士使用過那種能力,而且不知哪來的消息,紮克利還根本沒用全力.

整個三大聯盟都知道了一個名字,那就是紮克利,這家伙算真的是家喻戶曉了.

不過真正讓所有人都熱衷起來的卻是緊跟著發生的一件事

號稱刀鋒神教第一信徒的加爾波議員召開了三大聯盟的記者招待會.他代表刀鋒戰士發布一條挑戰宣.

所有媒體到齊了,無疑刀鋒戰士具備這個魅力,誰也不知道刀鋒戰士在這個時候想什麼.

胖子感覺到了力量,真的,每次戰斗,每次的宣布,能都感受到那萬能地可以信賴的力量.

數千人的媒體團靜悄悄地等待著,每個人的眼珠子都死死地盯著胖子的臉,在這個敏感的時候.刀鋒戰士想做什麼?

"刀鋒戰士向紮克利選手發起挑戰.時間明天,為了以示公平.他只用左手迎戰!"

這一消息瞬間傳遍整個太陽系,人們從加爾波的話語中感覺到了一種憤怒.

紮克利可能惹怒了不該惹怒的人,尤其是他最後的那些行為!

這當然不合賽程,應該是上半區地周芷和李蘭加洛斯先戰的,刀鋒戰士有點越俎代庖了,可是誰在乎呢?

誰在乎?

沒人在乎.

先,在接到這個挑戰後,紮克利非常痛快地答應了,今天的戰斗根本沒太大的消耗,一天足以恢複,而愚蠢的刀鋒戰士竟然用不擅長的左手,這種機會絕對不能放過.

只要殺掉刀鋒戰士,他離史上最強海盜王的夢想就不遠了,哪怕不能統治世界,他也將永遠被曆史銘記,因為他殺掉了史上最神秘的機動戰士.

從此建立一個屬于紮克利的神話!

如果全盛地刀鋒戰士,他還是有點忌憚地,但對于一個用左手的刀鋒戰士,他至少有八成把握.

有人自願送死,那就怨不得他了.

作為選手地李蘭加洛斯和周芷,對此也不會反對,他們也沒理由反對.

賽事組委會根本不敢反對,先不他們的話有沒有用,刀鋒戰士和紮克利顯然都不會把他們放在眼里,那些憤怒的觀眾就足以把他們踏平.

這是一場吸引了整個太陽系目光的戰斗,也許,它的曆史意義無法跟決戰相比,但關注度絕對不會比決賽少.

泛太陽系第一人戰,第一界的半決賽就出現了例外,下半區先戰,焦點人物刀鋒戰士與海盜王紮克利.

作為非主流的邊緣人物,從沒有人能到做到像他們這樣赫赫有名.

刀鋒戰士,他是人嗎?不好,這倒不是諷刺,因為在刀鋒神教教徒的心中,刀鋒戰士是無所不能的神.

下午還有)




上篇:六百三十 曝光     下篇:六百三十二 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