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trike the blood 第八卷 愚者與暴君 終章  
   
第八卷 愚者與暴君 終章

下沉,意識在漩渦般的光中,慢慢地下沉.

在這逐漸淡去的意識中,少女闔上碧藍的眼睛微笑著.

曾經被封印在她體內的"被詛咒的靈魂"已然消失,而其"力量"由一個少年——新一代的第四真祖所繼承.作為監視者的少女,已經完成了她的使命.

她的永眠並不是毫無意義的,

只要知道這一點就已經足夠了,少女就能滿足地,笑著消失.

那個少年肯定會把自己的事情忘卻的吧.

必須要為已經實行的"宴"付出相應的代價才行,這一點,即便對已經成為第四真祖的少年來說,也不例外.他們會忘記少女的存在,與少女度過的每一天,少女的名字.但是,他們不會忘記作為曉凪沙的存在.如今的凪沙,已經不再是第四真祖了,所以,有關她的記憶才得以保留,正如少年所期望的那樣.

自己實現了少年的願望,少女以此為榮,

接下來就只需等消散在光中.

沒錯,原本應該是如此的,但是,

——你,真的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嗎?

好像感覺被人這麼問了,

少女沉默著搖了搖頭,

要說沒有留戀的話肯定是假話,

還想在這座島上生活,還想和他走得再近一些.就是這麼簡單的願望.

——那,就這麼辦吧……

好像有人在明確地呼喚著少女,說道,就沉睡在我的體內吧.

一片純白的視野內,向她伸出了手,

那是黑發少女的手,

同時擁有過去透視能力和靈媒素養,連真祖的力量都能夠容納接受的異能巫女——少女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走吧,古城君還等著呢.

這句誘惑的語言打動了少女的心,

她下意識地把向她伸來的纖細的手,握得更緊了.

下沉的意識,開始上浮,

進入光芒之中,再一次,回到了盛夏碧藍的天空下,

接著兩人再一次合為一體——

*

兩周前,弦神島·舊南東地區沉沒了,那是曉古城聯手阿古羅拉消滅了"原初"之後的第二天.

這里本來就是一塊計劃被解體的廢棄區域,所以對人工島管理公社來說,信息操作起來也很容易.只要對外說明這是把預定的解體工程給提前了就行了.而且還有名為防止新型感染症擴大的正當理由,因此市民對于舊南東地區的拆除出人意料地輕易接受了.

盡管受到了人工島沉沒帶來的災害,但死傷者卻奇跡般地少之又少,原因正是留在島內的居民基本都被疑似吸血鬼化了.正是吸血鬼所擁有的頑強的肉體和生命力,才使他們幸免于這場災難.諷刺的是,由"焰光之宴"所導致的吸血鬼感染症,反而救了這些人.

和症狀出現的時候一樣,吸血鬼感染症輕易就沉寂化了,患者基本都已經恢複到了原本的日常生活.他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失去了些重要的記憶,卻幾乎沒有人覺察到這一點,心中的空白遲早會被填上的吧,

只要他們身邊還有能為他們填埋的人存在——

"喲,醒了啊,維爾小姐……"

那一天,矢瀨基樹拜訪了人工島管理公社所管轄的魔族專用的醫療設施.

這里與其說是醫院,到不如說是研究所或是實驗室之類的地方更為確切.這里進行著接近于人體試驗這樣風險極大的研究,以此為代價,這里才得以提供試驗階段的超高水平的醫療技術,這里就是——只有"魔族特區"才會有的危險設施.

聽說在這里接受治療的某位患者,取回了兩周之內的記憶,所以矢瀨才買上花束趕了過來.

"真是的,回收霧化了的吸血鬼這種工作,真不是人干的事啊.對于只會一點操作氣流水平的能力者來說,負擔太重了"

原本穿著睡衣躺在床上的吸血鬼坐了起來,可能是因為把淺黑色的頭發全部剃掉了的關系吧,讓人感到發育環境之好的容貌比起以前更顯得稚嫩了.

這也許,是因為她已經從她所背負的東西那里解放出來的緣故吧.

在那場"宴"的晚上身負重傷,連實體都變得難以維持的維爾迪亞娜,負責回收她的正是矢瀨.而她,在這個收容她的設施中,已經在生死之間徘徊了長達十天之久.

其實最終把她從死亡邊緣拉回來的,既不是矢瀨,也不是"魔族特區"的醫療技術,而是多虧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人們的幫助.

"嘛,獅子王機關的鐵面醬也是,對于之前稍微利用了你的事情感到有些過意不去吧,所以就在讓你複活這件事上,花了不少精力呢,聽說好像都借用了某真祖的力量呢"

矢瀨壓了壓豎起的頭發,笑著說道.

盡管如此,這次的事情從獅子王機關的角度來說,結果可能並不算壞,雖然並不是一開始期望的形式,但他們還是達到了目的.讓第四真祖在日本誕生,並且由普通的高中生,而非他們無法控制的"被詛咒的靈魂",來接手.

這樣一想的話,救一個吸血鬼的小姑娘,也就算是最低代價的贈品了吧.

"你,是誰……?"

維爾迪亞娜抬起頭來看著譏笑著的矢瀨,如此問道.她的眼神中浮現的,是那種面對初次見面的生人時,所具有的不安和警戒感.

她已經記不起來關于矢瀨的事情了.

"啊啊,這樣啊,是"原初"的記憶榨取能力的影響嗎……嘛,畢竟你的情況是記憶被連根拔起了所以也沒辦法呢……即便是盡可能避免與小阿古接觸的我也都被挖掉一塊了"

"記憶?"

維爾迪亞娜看著自己的手問道.如今的她,應該已經失去了大多數的記憶,她那些僅僅為了家族的報仇而活著的記憶,大多都和第四真祖有關,這些記憶,都被"原初"給奪去了.

這對她來說應該也算不上完全的不幸吧.

正因為失去了記憶,她才得以從第四真祖的詛咒中解放出來.雖然已經無法取回失去的東西了,但可以獲得新的東西.而且,她也有了自己的歸宿,雖然她本人可能都沒能察覺,但維爾迪亞娜已經有了等著她回去的朋友們.

這與她本來所擁有的東西比起來可能實在是微不足道,但這些都不是借助伯爵家的威名或是第四真祖的力量而得到的,都是由維爾迪亞娜自己的力量獲得的.

"我是……誰……?"

維爾迪亞娜用孱弱的聲音向矢瀨詢問道,矢瀨笑著回答了她,

病房里擺放的花瓶中,已經插上了大量的鮮花束,而這些並非矢瀨帶來的.

"你的名字叫維爾迪亞娜·卡魯阿納——是魔族吃茶店"獄魔館"里人氣第一的笨手笨腳女服務生喲"

對于矢瀨的這番話,她有一瞬間不知所措地皺起眉頭,但是又像是稍微鬧別扭一般笑了起來.

從病房里看出去,弦神島的天空一片碧藍,

一度停止了的時間慢慢地流動了起來.

*

而與此同時——

躺在病房床上的曉古城,醒了過來.

總感覺對這個病房有印象,應該是在MAR附屬醫院里吧.由于之前為了探望住院中的凪沙來過這里好幾次,已經很熟悉這棟建築里的氛圍了.

不過,古城所在的並不是凪沙那樣的單人病房,而是一般患者用的大病房.

可能是因為平時不太被使用吧,這間病房里的空氣里稍微有些灰塵的感覺.

這種氣氛就好像古城並非是在住院,而只是單純在醒過來之前被人隨便搬到這個空病房來的一般.話說隱約記得好像有人告訴他,在擊退第三真祖的襲擊之後,古城和淺蔥馬上就失去意識了.

雖然病房里放置著四台病床,但只有古城一個人睡在病床上.

而病房里,還有一個人,那是一個穿著皺巴巴白衣的女性.

"呵嗯呵……你醒啦,古城君?"

哼著鼻歌回過頭來的,是一位嘴里咬著冰棍的棒子,一臉困意的女子,曉古城的母親,曉深森.

"這里是?"

身為醫生的話好歹別在患者的病房里吃冰棍啊,古城煩躁地如此問道.不過深森卻完全不顧兒子的不滿,大搖大擺地往沒人的病床上一坐.

"古城君你們剛來MAR的時候,正好打了個雷,你還記得嗎?"

"……打雷?"

"你好像是被這個雷嚇到昏過去了,不過倒沒受傷,所以等冷靜一下之後就可以回去了喲"

"…………"

古城看了看一臉壞笑的深森後,望向了窗外.

第三真祖"混沌的皇女"所使用的眷獸的外形正是巨大的雷云.如果堅稱破壞MAR的醫療樓棟的就是打雷的話,應該也能堅持到底的吧.只要篡改自己公司制造的警備記錄板上的內容的話,就不會留下證據了,事件就能被完全平息掉,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了.

"地下的那個"靈柩"是怎麼回事?那東西為什麼會在MAR?"

"這樣啊……被你看到那個了啊"

深森翹起了眉梢露出了有些困擾的表情,這可愛的表情實在無法想象是出自一個年過三十的有孩子的母親.

"其實呢,古城君,那個是外星人的尸體哦.是從墜落的UFO中回收來的,我們收到了NAU的委托正在對其進行秘密調查——"

"繼續給我編!"

本打算認真詢問的古城,聽到了這樣的回答,以推翻小桌台一般的氣勢將毛毯扔了出去叫喊著.啊呀,真是不錯的反應啊……深森帶著欽佩的口氣說道.

"你啊,一般這種情況下還會說這種隨便的話嗎!?我可不是隨便撒個謊就會信以為真的人喲!?"

"那位公主,是從地中海的遺跡中挖掘出來的"天部"的遺產哦,MAR受人工島管理公社的委托對其進行管理,還有正式的合同呢"

"呃……"

在深森無可辯駁的說明面前,古城只得沉默.想來,完全沒有證據顯示這個冰塊曾被破壞過或者沉睡在其中的公主曾經外出過.與她接觸過的所有人都失去了記憶,那個"靈柩"的位置和當初搬進來時始終沒有變化.

"你……到底了解到什麼程度?"

古城盯著母親,詢問道.母親到底是明知古城的真面目還在那里裝作不知道呢,還是也已經失去了記憶呢——古城對她的想法一無所知.

"嗯,你指什麼呢?"

深森從冰櫃里又拿出一根冰棍,含進了嘴里.看著滿臉幸福模樣的她,古城開始有些覺得好像什麼事情都已經無所謂了.

不管深森和牙城怎麼想,有一件事是毫無疑問的.

那便是,她們在救援凪沙的行動中也出力了.這一點從以前開始都沒有變過,既然如此,那現在如何也就無所謂了.而且事實上古城也同樣對雙親有所隱瞞,如果古城單方面表示不滿的話,多少也有些不公平.

"啊——啊……今天的後續工作又要累死人了.可能一段時間內回不了家了,凪沙就交給你來照顧了哦"

"嗯,雖然還不太明白,你也別太勉強自己,畢竟都上了歲數了"

古樹抬頭看著起身的母親,沒什麼惡意地損了她一句.深森哼了一聲,好像有點受傷地撅起了嘴,之後把什麼東西伸到了古城面前,

就是那根凍得硬梆梆的半透明的冰塊.

"……冰棍,吃嗎?"

深森一臉調皮地眯著眼問道.古城只得擺出一副真受不了的表情苦笑著收下了冰棍.

"——古城君!"

這之後不久,和母親擦身而過進入病房的,正是凪沙.

她穿的不是制服而是體操服,話說凪沙在學校倒下的時候,好像正在上體育課.這種醫院里穿體操服的搭配真是不配得有些滑稽.

"凪沙……身體,沒關系了嗎?"

"咦!?怎麼了,露出這麼擔心的表情.雖然已經很久沒有倒下過了自己也嚇了一跳,不過和以往的一樣,不過是貧血罷了,也就打了個點滴而已,說是之後再做一些檢查,沒什麼異常的話就可以回家了……話說,古城君,制服上有血!什麼情況啊,你怎麼了!?是因為剛才的打雷嗎!?"

凪沙還是一如既往,說話吵吵鬧鬧像機關槍一樣.

古城一語不發地站了起來,把這樣的妹妹抱在了懷中,她的身體如此嬌小,還留有小孩子的感覺,然而從這個身體中感受到的體溫讓古城安下了心來.

凪沙安然無恙,古城他們——古城和她拼命想要保護的人,確實地在這里.

"怎……怎麼了嘛,古城君!?是因為打雷了嗎!?剛才打的雷有這麼可怕嗎!?"

對于古城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凪沙有些不知所措,但看不出有厭惡的樣子,只是單純地有些害羞吧.

不過之後凪沙也放棄了害羞,說著好啦好啦,苦笑著拍拍古城的背.

"真是的,真拿你沒辦法啊,古城君,大家都看著呢"

"……大家?"

古城聽到這話感到有些困惑,立刻往病房的入口看去.

只見門口站著兩個穿著制服的少女,其中一人背著黑色的吉他包,是個初中部的轉校生,而另一個人,則是梳著一頭華麗發型的同級生.

"發現妹控一只……"

淺蔥半睜著眼,盯著緊抱著凪沙的古城.

邊上的雪菜也面無表情,用一種怪怪的平聲調同意道,

"前輩還真是一個沒得救的妹控呢"

"這……不,不是這樣的!事情不是這樣的,這只是令人感動的重逢場面啊!之前經曆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所以才這樣啊!"

古城慌慌張張地放開妹妹的手,得以解放的凪沙害羞得臉頰通紅,但還是喜形于色地微笑著抬頭看著古城.

"那凪沙我就先回診察室了,深森醬有說過,回去的時候會用車子載我的"

"這樣啊……那,我們先回去了"

"嗯,雪菜醬,謝謝你陪我一起過來,淺蔥醬也是,謝謝來探望我,古城君就拜托你們兩個照顧了!"

凪沙依次握住雪菜和淺蔥的手,然後就急急忙忙地跑出了病房,動作看上去像是可愛的小動物一樣.

雪菜目送著她的背影,一臉溫柔的表情在那里偷偷地笑了出來.

"凪沙醬還真是可愛呢"

"真的呢,這就難怪古城會成妹控了"

"都說了不是妹控了啊"

淺蔥這感慨的低語讓古城張牙舞爪地抓狂起來,雪菜也在邊上說著,這個誰知道呢,一副完全沒有相信的表情看著古城,起著哄.

"不過,凪沙醬能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

"算是吧……話說回來這次徘徊在生死線上的其實應該算是我們啊……"

古城看了看還留著破壞爪痕的醫療樓,無力地歎了一口氣.

之後,古城便開始做起了回家的准備.

已經確認了凪沙平安無事,也揭開了冰之"柩"的謎團,古城現在最想做的事,就是盡快回家.

"記憶恢複了嗎,前輩——?"

在走出醫院前往車站的路上,雪菜突然問道.

古城有些詫異,回頭看著走在右邊的雪菜.

"……監獄結界的那個,果然不是在做夢呢"

"是的"

雪菜點頭認可了古城的話.

時間已是晚上八點剛過,距離古城他們在MAR昏倒只過了三個多小時,

但古城他們在監獄結界中所度過的時間,遠遠超過這三個多小時,所以他才會懷疑這是不是在做夢.

這麼說的話,監獄結界本身就變成了存在于南宮那月夢中的空間了,

與現實世界的時間流動有所差異也就說得通了.

所以,古城他們在夢中所體驗的事情,其實也全都是現實,

在夢中遇見的人們,他們的死成為了這座島過去發生過的事情了——

"雖然現在想起來的事情越來越多了,但說實話,好像都是些不太願意回想起來的事情.總感覺好像還忘記了一些重要的事情呢"

古城握緊拳頭,像是在自言自語般地低語道.

腦海中殘留的,只有斷斷續續的記憶碎片,這些到底是事實還是虛幻,如今的古城已經分不清楚了,也沒什麼實感了.

然而,這些記憶的碎片,也確實讓古城的感情產生了強烈的動搖.

雖然總有一天,這樣的感情應該會被自己處理好,但那一天決不是現在.現在,這些碎片好似尖銳的玻璃,一旦觸碰,心就會流血.

"被迫看自己以前的樣子什麼的,精神上實在有點受不了啊,就像聽親戚的老婆婆不斷重複自己年輕時的回憶一樣"

淺蔥也以厭煩的口氣贊成了古城的意見.

她所回憶的那些記憶,和古城的不一定相同,但是,她也肯定有她自己的苦惱吧.而如今,古城和淺蔥都經曆了這樣的一段時間.

"……姬柊沒事吧?"

邊上雪菜的態度好像有些事不關己,古城對此抱有一些疑問,便問道.

雪菜卻好像有些困擾的樣子,移開了視線,

"我,因為不是魔導書的效果對象,而且本來預計的記憶共享的事情,也因為種種原因,失敗了呢"

"誒?是這樣嗎?"

"這算什麼嘛……太耍賴了"

淺蔥和古城頗有怨氣地看著雪菜,一想到只有他們兩個體驗了暴露過去羞事的經曆,總覺得有些不可理喻.

"但是,沒有了解到曾經的前輩是什麼樣子的,還真有些寂寞呢"

雪菜若無其事地漏出了這樣一句話.

淺蔥卻把這句話聽得真真切切,表情一下子變得警戒起來.

而雪菜發現了自己說錯話了,稍微有些慌張了起來.

"可,可能會影響監視的任務,我是這個意思"

想想也是這麼回事吧,古城一臉疲憊地歎了口氣.

"也無所謂吧,相應的,你來到這座島以後的事情,我都好好記著呢"

她來到弦神島之後的三個月時間里,古城遭遇了好幾次生死攸關的時刻,而最後都化險為夷了.而這期間,雪菜始終在古城的身邊,這是想忘都無法忘記的.雖然指的是這個意思,

"是這樣呢,也是啊"

不知為何,雪菜和平時不太一樣,心情不錯地點了點頭.

另一方面,淺蔥卻感到有些無趣,鼓起了一邊的臉頰,

"說起來,有一件事想要問古城"

"什麼事?"

"你,最後,到底是怎麼看阿古羅拉的?"

聽到淺蔥的這個提問,古城好像喉嚨口卡進了刀一樣,咳嗽了起來.

雖然不太清楚具體怎麼回事,但淺蔥過去和阿古羅拉見過好幾次,如果她重新體驗了過去的話,必然是回憶起來了的.她可能覺得當時沒有問的問題,說不定現在能問了.

"什麼叫……怎麼看……?"

"喜歡,她嗎?"

淺蔥的視線徑直盯著古城,古城感到無法回避了.轉頭想要若無其事地回避她的視線的時候,卻發現和一直盯著自己的雪菜對上了眼.

古城的後背冷汗直冒,這里無論做出什麼樣的回答,都會讓她們無法接受的吧.

忽然,一張宣傳單被遞到了被逼無路的古城面前.

在十字路口分發宣傳單的,是一個燕尾服加上黑色斗篷奇妙打扮的男性登錄魔族.宣傳單的內容是吃茶店的開店兩周年紀念活動,還附了一張很不錯的套餐的優惠券.貌似在哪里見到過這個店名,不過現在這個情況,已經無所謂了.

"哦哦,話說肚子餓了呢,去吃東西吧,看,這傳單上還有附贈特典呢!"

古城把宣傳單當成救命稻草舉到了面前,勉強發出了愉快的聲音.

淺蔥和雪菜驚訝地看著這樣的古城,歎了一口氣.

"算了,我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

"就是呢——"

兩名少女都互相看了看對方,兩人都發出了共犯者般的笑聲.

繼承第四真祖名號的少年,懷著無法表達的想法,再一次回到了日常的生活中去.

皓白閃耀著的月光靜靜地流淌,照亮了他和他的伙伴們的身姿.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愚者與暴君 第五章 愚者與暴君     下篇:第八卷 愚者與暴君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