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trike the blood 第九卷 黑之劍巫 序章  
   
第九卷 黑之劍巫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翻譯: 拉拉姐,零,frey,冰零,葉隱,小雪,雷叔,小夫

圖源:小夫

修圖:Nevermore

丙烯酸玻璃外面,延伸著無盡的黑暗.

深海之夜——

幾乎讓人透不過氣的靜寂和寒冷,透過碳合金制的船身一點點滲入皮膚.

投光燈映照出的,只有如雪花般紛紛下落的浮游生物遺骸.潛水調查艇"伊斯魯斯"正朝著陽光無法觸及的海底持續下潛著.

"潛航深度多少了?"

身穿藍色潛航服的艇長用急躁的口氣問道.從屬于民間潛水調查公司的他,是個有著近十年潛航經驗的老手.這個原來愛開玩笑並且性格開朗的男人今天卻十分地不悅,渾身散發著一股想要殺人的怒氣.

似乎是對艇長的態度感到無可奈何,年輕的駕駛員事務性地回答道.

"已經超過了四千米,離潛航界限還有兩千五百米"

"……真的沉到這種地方了麼?那東西?"

艇長不高興地哼了一聲.

他們被委托來進行調查的弦神島東面海域最深處,水深超過九千米.如今能潛到那種深度的潛水艇屈指可數.換句話說那里對人類而言就是禁斷的領域.

"神話時代的生物兵器麼……說那玩意的殘骸在這附近能找到,這都是哪兒傳出來的流言?估計又是什麼毫無根據的傳說之類吧?"

"誰知道呢.沒准是半魚人之類說的吧?"

"……半魚人?"

"哈哈,開個玩笑.不過這次的委托人是'魔族特區’的企業吧?那麼就算認識這方面的人也不奇怪啦"

"確實.那這種無聊的調查也干脆順便交給那些家伙們不就行了"

艇長厭惡地說完後深深歎了口氣.

據說在太古時代被制造出來的生物兵器的痕跡——這便是"伊斯魯斯"這次的搜索對象.這太過愚蠢的工作內容就是艇長不高興的原因.

說來當初建造潛水調查艇"伊斯魯斯"的目的,是為了調查研究深海生物的生態系統和進化過程.去發掘連是否真實存在都不能確定的老古董,顯然不是它本來的任務.

"不管怎麼說我還是覺得這不值得花那麼多錢去找呢.不是有傳言說'天部’那些人留下的古代兵器(納拉克瓦拉)也被特區警備隊輕松破壞了麼"

"是指黑死皇派帶到弦神島上的那東西嗎?嘛,說到傳言,還有一種說法說其實是第四真祖把它破壞的……如果是真的,還是別太小看古代兵器為好……嗯?"

一直在觀察探索用顯示屏的駕駛員突然疑惑地皺起眉頭.

艇長則用詫異的表情看著他.

"怎麼了?"

"跟地形數據有些出入……就是這里,能看出來嗎?"

駕駛員所指的屏幕上顯示著CG處理過後的海底地形.通過3D影像再現的是過去調查得到的地形數據.而用框架線條來顯示的圖像則是"伊斯魯斯"的聲呐取得的實時情況.本應該完全一致的兩個數據發生了奇怪的錯位.

海底有一塊跨越數千米的區域,微微地向上隆起.

"好像也不是聲呐受變溫層影響造成的錯誤呢.是海底異常隆起嗎?"

"不是……這片海域並沒有火山活動的征兆.這個形狀……簡直,像是什麼生物一樣……"

"生物?"

怎麼可能——艇長盯著駕駛員蒼白的側臉發出驚歎.但是,屏幕上聲呐的解析畫面正不規則地一點一點變換著形狀.

那看起來確實很像爬行在海底前進的生物.

全長數千米的鱷魚或是蛇——又或許是一條巨龍.

"怎麼可能有這種生物存在……太大了……這簡直……真的就是神話里的怪物啊……!"

艇長自言自語地想要說服自己,他身旁的駕駛員卻突然發出了慘叫.

緊接著一陣像爆炸沖擊般的激流瞬間朝潛水艇襲來.

那是帶有海平面以下四千米水壓的,強烈的深海波——

在海底附近出現的狂暴漩渦將"伊斯魯斯"如樹葉一般卷得翻來覆去.保護駕駛坐席的耐壓殼受到強烈擠壓發出悲鳴般的聲音.

漩渦的來源不用確認也已經很明顯了.是怪物.沉在海底的巨大怪物微微地動了動身子.光是這樣,就在周圍制造出了強烈的沖擊波.

"確……確認到生物魔力的脈沖波!這家伙……是活著的……!"

駕駛員死死地抓住座椅大叫道.

全長數公里的超巨型海中生物.這實在是超乎常識而又荒唐至極的存在.然而,現在卻實實在在出現在他們眼前,帶來了壓倒性的破壞力和恐懼.

"回避……!緊急回避!快上浮!"

艇長不禁尖叫道.但是"伊斯魯斯"的船體在海水中劇烈翻滾,連上下的方向感都消失了.緊急上浮用的壓艙物已經脫離,但在狂亂的漩渦里幾乎沒有任何作用.

就在下一個瞬間,像是被什麼巨大的物體夾住了一般"伊斯魯斯"停了下來.

船體在可怕的震動中碎裂開來.耐壓殼也發出異樣的響聲.

"超,超過了耐壓界限!船要被壓壞了——"

"在這種深度下……嗎!?"

在駕駛員的悲鳴聲中,艇長屏住了呼吸."伊斯魯斯"的潛航界限即使在這種狀況下也還留有余力.尤其是特制耐壓殼因為考慮到乘坐人員的安全,被造成能夠承受水下一萬米水壓的硬度.如此堅固的"伊斯魯斯"卻正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壓碎著.

"艇,艇長!"

"難道……"

船外提供照明的投光燈已經被破壞,周圍陷入一片黑暗.在這之前最後出現的光亮,是像岩石一樣無數的利牙——

抓住潛水艇"伊斯魯斯"的,是巨大怪物的下巴.

"難道,我們……正在被吃掉嗎……!?"

艇長驚愕地低聲說道.

話還沒說完"伊斯魯斯"的耐壓殼就碎裂開來,連感受海水之冰冷的余暇都沒有,他們的意識便沉入了無盡的黑暗.

月齡一.既朔之夜——

兩名少女正在一個有如迷宮般複雜的地道不斷奔跑著.

其中一名是個個子嬌小的女孩.年紀不大卻給人一種老成的感覺,但臉上依舊留有藏不住的稚氣.估計還是小學生,大概十一二歲的樣子吧.

她身上穿著分體式的藍色泳衣,外面只披了一件寬松的外衣而已.連沙灘拖鞋都沒穿的裸露雙腳看著都讓人覺得心痛.

"還跑得動嗎?"

牽著這名小學生的是一個十六七歲的高挑少女.

修長的手腳和美麗的臉龐.淡色長發紮成了馬尾辮.少女的右手則握著一把厚刃的銀色長劍.也許是接受過特殊訓練吧,明明已經跑了很長距離她的呼吸還是一絲不亂.

"是的……但是……"

穿泳衣的小學生不太有把握地回答道,然後停住了腳步.

阻擋兩人去路的,是用銀色鐵柵欄制成的百葉門.為防止魔獸逃跑而特制的堅固鐵柵欄光靠少女們柔弱的腕力是不可能突破的.

然而,馬尾辮少女卻坦然地望著百葉門微笑了一下.

"別擔心.絕對會讓你從這里逃出去的.因為這就是我的任務啊"

少女一邊說一邊揮起了銀色長劍.不假思索地朝著擋在眼前的百葉門劈了下去.這太刀技術讓人感覺似乎沒發力一樣,又有如舞蹈一般優雅.

僅僅是這一擊,她眼前的數根鐵絲被一並切斷了.

百葉門上出現的間隙並不是很大,但也足夠兩人通過.少女翻動著馬尾辮,靜靜地放下了長劍.

"姐姐……你到底是?"

穿泳衣的小學生稚嫩的臉上浮現出驚訝的表情.馬尾辮少女一邊穿過百葉門一邊回過頭,稍顯得意地笑道.

"——煌坂紗失華.獅子王機關的舞威媛哦"

"舞威媛?"

"為了防止大規模魔導災害和魔導恐怖事件所設立的特務機關的代理人……我想想,說得簡單點,就是正義的魔法少女,大概就是這種類型的吧"

紗矢華用裝模作樣的口氣一邊說一邊擺出得意洋洋的樣子.

而這名小學生則面無表情地望著紗矢華,有些冷淡地歎了口氣.

"魔法少女嗎……哈……"

"啊,啊咧!?難道我被當成笨蛋了嗎!?"

"那個,比起這種事,我們被警備人員發現了哦?"

小學生用像在應付把自己當小孩子的笨蛋大人一樣的態度說道.

嗚嗚,紗矢華消沉了一會兒後又重振精神.她抬起頭面向警備員的方向將銀色的長劍水平橫置.

"沒,沒關系哦.不過,稍微後退一點"

紗矢華向前邁出一步,將手中握著的長劍變形了.銀色的刀刃前後分裂開並旋轉一百八十度,變成了一把近代的洋弓.這就是獅子王機關的試做型可變制壓兵器"六式重裝降魔弓"的本來面貌.

紗矢華從藏在裙子下面的箭套中取出伸縮形飛鏢,拉長變成了箭矢.

"煌華麟!"

紗矢華拉緊弓弦,放出了銀色的箭矢.

那並不是一般的箭,而是會發出轟響的鳴鏑箭.這是為了實現靠人類的聲帶和肺活量不可能辦到的高密度咒文詠唱而制作的特殊咒矢——但若只是以普通人類做對手的話,那爆炸般的巨大音量便已極具威脅了.

鳴鏑發出的轟響和沖擊波在狹窄的地道里產生劇烈回響,橫掃了埋伏中的警備員讓他們紛紛昏倒了.咒箭就這麼筆直地向前飛去,擊穿了地道出口處的大門.

"好厲害……"

親眼目睹了咒箭的威力,小學生不禁發出感歎.她這坦率的反應讓紗矢華一下子露出仿佛被拯救了似的表情,

"嘛,這種程度不算什麼.我說過我是魔法少女了吧"

"哈?這只是咒術吧?不過我也覺得這也夠厲害了就是"

小學生依然用冷淡的口氣回應到.這使得紗矢華"嗚嗚"低吟著蜷縮起了身子.下一刻,她的表情忽然變得認真起來.

"你,會游泳嗎?"

地道出口前方,是一條寬約十米的狹窄水路.這是環繞在人工島內的觀光用運河.只要渡過這條運河,應該就能離開這里.

幸運的是運河的水流比較平穩,游過去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比起強行從正門突破,恐怕還是走水路更為安全.

"我很擅長游泳.可以游五十米"

泳裝少女帶著自滿的表情回答到.

紗矢華安心地點點頭,然後拿出一枚薄薄的金屬板.金屬板在她手心里變幻形態,最後變成了一只小鳥的模樣.這是被咒術賦予虛偽生命的式神.

"太好了.那抱歉,你先走吧.游過運河之後這孩子會送你去安全的地方的"

"……姐姐呢?"

"馬上就會追上你的所以別擔心"

紗矢華把洋弓變回劍的形狀,露出了逞強的笑容.接著她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從胸前的口袋里拿出一張照片.這是張曾被粗暴地撕裂,然後又被透明膠帶仔細粘好的照片.從中好像可以感受到照片主人心境的變化和事情經過.

"……但是,要是我沒能跟你會合的話,就去找這個男人吧."

"曉古城……先生?"

從紗矢華那兒接過照片的小學生驚訝地歪過頭問到.

照片上是一名穿著高中校服的少年.反面則是以暗殺必要信息的名目詳細記錄著他的個人資料.

"嗯.雖然是個又笨又色不管哪兒的女孩子都會立馬出手的變態蠢蛋,嘛,多少還是有些優點什麼的……"

"——是姐姐的戀人嗎?"

小學生用恍然大悟的表情抬頭看著一直在找借口的紗矢華問道.

紗矢華的臉瞬間變得通紅,她拼命搖頭,

"戀!?戀……!?才,才不是,還,還不是……"

"……還不是?"

"不,不是那樣,那家伙只是附帶什麼的,就是說,那個負責監視他的可愛女孩子,一定會幫你的啦——!"

"是這樣嗎……那個,可能我太多管閑事,不過有時候還是坦率點比較好哦"

"所以我說不是這麼回事了啦!總,總之,快點走吧!"

在小學生冷靜提出的建議下,紗矢華激烈動搖起來,趕緊強硬把她推向了運河那邊.泳裝少女默默地歎息了一下.用指尖試了試水溫之後,少女下定決心跳進了河里.

小學生剛才擅長游泳的發言看來並沒有誇張.她以穩健的自由泳姿勢朝著對岸前進而去了.

"……接下來"

目送少女離開不久後,紗矢華拿起劍朝身後望去.

兩人一路跑來的地道深處,傳來了人的腳步聲.應該是打算把泳裝少女帶回去而來的追兵吧.但是似乎只有一個人.很有規律的腳步聲甚至能感覺到此人十分從容.

"居然被小學生說教,獅子王機關的舞威媛也真是沒面子啊"

很快,追蹤者就現出了身形,輕笑著說到.

追蹤者的身份是一名年輕女子.看起來似乎和紗矢華同齡的少女.

充滿古風氣質的黑色長發,身上的高中制服也是黑色.雖然有著即使在黑暗中也耀眼奪目的美貌,但憤世嫉俗般的眼神卻給人冰冷的感覺.

"那都是她誤會了……!話說你聽到了啊!?"

紗矢華帶著敵意低吟道.黑發少女則是看著這樣的她不禁笑了出來.

"非法侵入者竟然抱怨自己的話被人偷聽什麼的,這也太沒道理了……不是麼?"

"對犯罪者改變態度也沒有道理啊?"

紗矢華一邊說一邊把長劍指向少女.

黑發少女沒有帶武器.卻依然毫不動搖地朝著持劍的紗矢華走去.這種挑釁的態度仿佛在說隨便你什麼時候攻過來一樣.

"正好.我也正想問問你們科斯基艾麗澤,把那麼小的孩子關起來到底是想做什麼呢"

紗矢華把劍舉到雙眼正中,靜靜地估測著兩人之間的距離.

還差一步.黑發少女只要再跨出一步,紗矢華的攻擊就能立刻擊中她.

能破除所有防禦連同空間一並斬開的"煌華麟"的攻擊——

"獅子王機關的六式重裝降魔弓……印刻了疑似空間切斷術式的,鎮壓兵器的試作品麼.雖說確實是很強大的武神具——"

黑發少女突然停下來露出優雅的微笑.緊接著騰的一聲輕輕踩了下地面,瞬間就消失在了紗矢華面前.

"誒!?"

先手發動攻擊的是反而是黑發少女.她一瞬間沖進了紗矢華的懷中,施展出了與文雅的態度相反的,犀利的膝踹.

紗矢華勉強用雙手擋住了這個攻擊.當然,無法用劍.因為讓對方近了身,武器在攻擊范圍上的優越性完全被無效化了.

"這種距離的話,六式就不能攻擊了吧?"

黑發少女在紗矢華耳邊喃喃細語.紗矢華無法反駁只能緊咬牙關."煌華麟"的疑似空間切斷,在和敵人近身的狀態下是無法使用的.因為過于強力的空間龜裂會讓身為施術者的紗矢華自己也受到傷害.

"唔!那就——!"

紗矢華抓住對方連續攻擊的空隙,取出了咒符.那是為了制造戰斗用式神的金屬薄板.然而紗矢華還沒來得及注入咒力,少女的手刀就擊中了她的左手.

紗矢華的手腕受到沖擊而麻痹,咒符紛紛散落到空中.

"舞威媛的裝備在詛咒和暗殺方面特別強化過.然而卻不適合單獨的肉搏戰斗.我說的對嗎?"

少女一邊不斷地持續攻擊一邊說到.

要說是樂在其中,倒更像是在跟朋友對考試答案一樣的氣氛.也可以說是在考量紗矢華的戰斗能力.

"——那可不一定!鳴響吧!"

擋開少女的攻擊,紗矢華順勢將蓄好的咒力釋放而出.

從紗矢華手中散落的咒符一齊變成了猛禽的形態.那是擁有尖刀般鋒利的尖爪利嘴的,全金屬制的猛禽們.

"用壓縮詠唱來實現的遠程發動……原來如此,真不愧是……!"

受到式神們的襲擊,黑發少女朝背後跳了回去.六個式神同時出擊就算是她也不能靠近紗矢華了.

紗矢華趁機將"煌華麟"又變成洋弓的樣子.

雖然很讓人氣憤,但近身戰確實是對方占上風.只有讓式神把黑發少女引開,再用咒箭釋放的沖擊波將她一口氣打倒.

就算用魔法來防禦,能承受"煌華麟"直擊的也只有南宮那月級別的魔女和吸血鬼真祖之類的人了.手無寸鐵的黑發少女不可能抵擋紗矢華的攻擊.

這樣就結束了——紗矢華拉緊弓弦.

就在下一個瞬間,黑發少女全身爆發出裂帛般的氣息.

"——火雷!"

攻擊她的式神們仿佛被透明的錘子敲打了似地一下子被吹得四散開來.

少女使用了像子彈般凝縮過的高濃度咒力把式神們擊落了.

"什……!?"

紗矢華急忙放出咒箭.但是黑發少女已經提前來到她背後.失去了目標的咒箭猛烈爆炸,震落了地道的牆壁.

紗矢華的表情因焦慮扭曲了.

但是她焦慮的理由並不是咒箭的爆炸.

而是黑發少女擊落式神的戰斗技法.紗矢華很清楚這種戰技,所以思維才混亂了起來.

黑發少女使用的毫無疑問是"八雷神法"——將增幅後的咒力變換成物理攻擊力,對魔族用的咒式戰斗術.這是為了能空手壓制魔族而編制成的極為特殊的咒式戰斗術.

而能夠使用這一戰技的,就紗矢華所知,這世上只有一種人.那就是獅子王機關的劍巫."八雷神法"是劍巫的技能.

"這個招式……難道,你跟雪菜一樣……!?"

紗矢華把恢複成長劍形狀的"煌華麟"橫著往身後一掃.

但黑發少女的速度更快.她依舊背對著紗矢華,將全身重量朝紗矢華壓下去.保持這種互相緊密接觸的姿勢,一般不可能還可以進行攻擊.然而,

"——柝雷!"

超近距離釋放出來的爆炸沖擊,把紗矢華擊飛了.

黑發少女使用的是把咒力變成物理攻擊力,進行的零距離撞擊.紗矢華的內髒受到激烈震動,連悲鳴都沒能發出口便被摔到地上.

"……為什麼……你會……劍巫的招式……!?"

紗矢華痛苦地喘息,費力地發聲問到.

黑發少女沒有回答,只是無言地低頭看著趴在地上的紗矢華.

少女手中握著的,是銀色的長劍——"煌華麟".

雖說除紗矢華以外的人應該不能使用空間切斷術式,但現在這種狀況,根本用不著使用那種技能.只要把劍揮下,她就能奪走紗矢華的生命吧.

"你……也是劍巫,嗎?"

紗矢華用虛弱的聲音問道.

不是,少女搖搖頭.

"我是六刃——劍巫的影子哦"

少女淡然地報上了門號.

還沒聽到這句話,紗矢華的意識便墜入了無邊的黑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八卷 愚者與暴君 插圖     下篇:第九卷 黑之劍巫 第一章 樂園之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