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trike the blood 第十卷 黑暗神王的新娘 序章  
   
第十卷 黑暗神王的新娘 序章

網譯版 轉自

翻譯:lxm,無戀人,零,小雷叔,AK,冰零,frey,小雪,小夫

監督/校對/潤色:小夫

插畫圖源:肝神大妹

世界被染成了一片雪白.

濃霧籠罩著傍晚的森林.

從烏云密布的天上落下的細雪,將景色染成一片純白.

一個人影正踉踉蹌蹌地走在如此寒冷的雪道上.

那是個大概六七歲的年幼少女.是個容姿俏麗的小姑娘.

她的臉頰在夕陽的余暉下顯得蒼白,從那小小嘴唇中吐露出來的氣息也是白色的.

身上披著的不合身的寬大大衣,也讓她顯得更為可愛.

不過,她那緊咬嘴唇的側臉卻看不到這個年齡應有的幼氣.

少女沒有理會凍僵的指尖所傳來的疼痛,只是一言不發地走著.圓圓的眼瞳中看不出任何感情,仿佛是一件精美的玻璃工藝品.

牽著面無表情的少女的手的,是一位身著巫女裝的年輕女性.

女性邊留心年幼少女的體力,邊毫不遲疑地在視野不利的傍晚山道上走著.而她肩上背著的,是跟巫女裝不相襯的黑色樂器盒.

兩人一言不發,在飄落的雪花中向前走著.

就這樣到底走了多久呢——

終于,女性在路上停下來了.

注意到了朝自己接近的邪惡氣息,她轉向了自己的身後.

多虧了隨風飛舞的新雪,兩人的腳印並沒有被留下來.要憑借味道來跟蹤她們本來也是一件難事,但女性還是清楚地意識到有人正在追著她們.

"沿這條路一直走下去,有一座神社.你走吧——我去阻止他們"

身著巫女裝的女性蹲下來看著少女的雙眼,溫柔地對她說道.

就在這個瞬間,少女那至今為止都是一潭死水的眼瞳中,第一次出現了不安的波瀾.為了不放開女性的手,她用她那纖細的手指使勁抓住了她.

看到少女如此反應,身著巫女裝的女性忽然露出了溫柔的微笑.

少女有著優秀的靈視能力.也許就在剛才的一瞬間里,她窺視到了在這之後等待著她們的命運吧.

"你一個人也沒問題的.帶上這個走吧.這是護身符哦"

女性說著,從旁邊的矮樹上折下了一段樹枝,別在了少女的大衣胸口處.

小小的樹枝上帶著尖刺般的葉子和熟透了的紅色果實.那是具有除魔力量的姬柊樹枝.女性使用了僅剩的一點咒力,在樹枝上施加了法術.這個即興制作的護符將會為少女指引方向吧.將帶領她到高神杜的結界去——(小夫:請注意一下是高神杜而不是高神社,因為主觀印象那是神社所以很多人會被誤導,杜在日文中一般意指森林,但是看台版也沒翻出來我這里也保留了原文)

"獅子王機關會保護你的.去吧"

身著巫女裝的女性用強硬的語氣說著,同時把手伸向了背後的樂器盒.

樂器盒中裝著的是武器.那是一把用銀色金屬制成的薙刀.刀身上那無數的崩口,正述說著她們至今為止的戰斗之慘烈.

女性推了推少女的後背.少女緊咬著嘴唇,就這麼一言不發地開始跑了起來.

即使腳多次陷進了雪里,少女還是拼命地跑著.

強風吹亂了少女的頭發,飄落的淚花也凍成了雪白.

雪,愈發猛烈了——



盛夏的森林——

那是一片酷暑難耐的熱帶雨林.

空氣潮濕得令人喘不過氣,陽光也十分強烈.

地上樹木叢生,阻擋著外來的入侵者.色彩鮮豔的鳥兒在空中飛舞.在落滿樹葉的地面上爬來爬去的,是尋找著尸肉的蟲子們.

空氣中彌漫著熟透的果實與不知名的絢爛花朵的芳香,以及,硝煙與火焰的味道.生與死的氣息清晰可辨,給整座森林染上了濃厚的色彩.

她正站在古老的石造祭壇上眺望著這份景象.

森林的深處藏著一個小小的神殿.一名少女正被綁在神殿中央的祭壇上.

她有著細膩的褐色肌膚與蜂蜜色的秀發.美麗的面容上殘留著稚嫩.裝飾著純金的豪華衣著,讓人覺得她有神殿的支配者的氣質.

只不過,她的臉上凝結著的是恐懼與絕望.

充滿少女視野的是,大量的鮮血.本該守護著神殿的神官們,全都變成了淒慘的尸體堆積在少女周圍.

虐殺了神官們的,是穿著軍裝的士兵們.

他們組織性地鎮壓了神殿,向著少女所在的祭壇一擁而入.

殘存的神官雖然還在拼死抵抗,但那顯然也不過是垂死掙紮而已.神官們被僅數名裝備了強力槍械和魔術的士兵束手無策地蹂躪著.

我必須逃跑,少女這麼想著.

然而少女卻動不了.她全身僵硬得如同石頭一般,連一根手指頭都沒法自由活動.眼睛也沒法閉上,只能呆呆地看著眼前發生的慘劇.

終于,一名襲擊神殿的士兵發現了她.

士兵端起了不風雅的對魔族用來複槍,接近了祭壇.

然後,士兵把來複槍的槍口對准了她的胸口.

緊接著,一個有著金黃色毛發的敏捷身影,怒吼著飛奔而來.

"休得無禮——!"

敏捷身影的真實身份是魔族.那是一位穿著神官衣著的豹頭獸人.大概他在趕到祭壇之前闖過了激烈的戰斗吧.獸人的雙手沾滿了從敵人身上噴出來的鮮血,而他自己身上也留下了無數的傷痕.

"你們這些侵略者休想碰這位大人一根汗毛!"

"——!?"

注意到獸人接近的士兵,猛然重新架起了來複槍.不過獸人的攻擊速度更快.他充分發揮自身的壓倒性的臂力,將士兵的頭顱拍在祭壇的牆上.

士兵所戴的頭盔,隨著令人不悅的聲音碎裂了.

受了這強烈的一擊,就算頭蓋骨粉碎了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吃了獸人渾身的一擊,本來就不一般的人類根本不可能活得下來.

可是,士兵的動作並沒有停止.反而若無其事地笑著.

士兵扯掉破裂的護目鏡,沾滿了鮮血的臉繼續猙獰地笑著.注意到這點的獸人表情僵住了.士兵在兩人緊緊貼在一起的距離下掃射起了手中的來複槍.

"咕哦——"

獸人嘴里吐出了血塊.士兵毫不留情地將子彈射向被打飛到祭壇附近的獸人.

在自己眼前上演的慘烈死斗,讓少女的意識陷入了絕望.盡管如此,少女還是動彈不得.沒法發出悲鳴聲,也沒法移開自己的視線,僅僅只是被恐懼所支配著.

無法繼續維持獸化狀態的獸人,變成了滿身瘡痍的老人.

就算是回複能力再怎麼優秀的魔族,受了如此重傷離死亡也就是時間的問題了.別說繼續戰斗,他已經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確認了這點,士兵們慢慢站起身來.然後,再次把槍口瞄准了祭壇上的少女.

"——覺醒吧"

士兵扭曲了殘破不堪的臉,說出了奇妙的話語.少女僵直得如同人偶,只能看著這非現實的景象.

"覺醒吧,紮紮拉麻吉烏!"

士兵的手指用力扣下了扳機.少女領悟到這次自己是逃不過了.

然而,她所畏懼的沖擊卻沒有向她襲來.

因為對准了少女的來複槍,連同持槍士兵的手毫無征兆地消失了.

"什!?"

士兵發出了驚訝的聲音.

接著他全身都被銀色的光芒纏上了.

光芒的真實身份是蛇.無數帶有尖牙的蛇無聲無息地纏上了士兵的全身.而當士兵注意到的時候,一切都已經結束了.

士兵被數不清的蛇活活吞食,連尸體也沒有留下.

一切只在轉瞬之間.蛇群不見滴血地將士兵的全身吞噬殆盡,便與出現時同樣,融入虛空中消失無蹤了.

少女那僵直的身體得到了放松,倒在了祭壇上面.

接著她聽到的是,悠哉而又優雅的腳步聲.接著,便響起了不合場合的輕薄的聲音.

"——真不像樣呢,族長閣下.居然讓這些不解風情的家伙侵入到聖域里來.紮紮拉麻吉烏的神官也墮落了呢"

一位年輕男性穿著與熱帶雨林不搭調的純白西裝,穿過神殿的走廊走了出來.那是個金發碧眼的美貌青年.

青年俯視著倒在血泊中的身著神官服的老人,憐憫地笑了起來.

"迪米托里葉·瓦托拉……嗎.沒想到……居然要靠你這家伙……"

老人一邊痛苦地呼吸著,一邊自嘲地輕聲說道.

青年苦笑著搖了搖頭,默默地看著老人的這麼一副樣子.

神殿周圍的戰斗不知不覺地結束了.已經聽不到槍聲了.只有飄散在空氣中的尸臭味愈發濃厚.

"……他們……呢?"

老人斷斷續續地問到.

看著神殿外面,瓦托拉也漫不經心地搖了搖頭.

"他們已經被我的部下鎮壓了.不過守護著聖域的你們一族全滅了喲.真是遺憾"

"是嗎……"

老人喉嚨里咳出了鮮血.他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了吧.

用盡最後一分力氣,老人不放心地伸出了手,指向了祭壇上的少女——

"拜托了……瓦托拉……請將那位大人帶走……將新娘……"

用嘶啞的聲音留下了這句遺言,他也終于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瓦托拉面無表情地看著老人的最後一刻.

神殿隨著爆炸聲搖晃起來.大概是士兵們設置的炸彈啟動了吧.

石柱倒塌了,整個神殿陷入火海之中.

在這炫目的火炎背景中,金發碧眼的青年貴族抬起了臉,斜視著躺在祭壇上的少女.

少女的目光被這美麗而又令人畏懼的青年吸引了,不成聲地嘟噥著.

"迪米托里葉……瓦托拉……"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短篇 雪菜√Before/After     下篇:第九卷 黑之劍巫 第五章 制裁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