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一卷 8.于是比企谷八幡在思考  
   
第一卷 8.于是比企谷八幡在思考

出路指導調查

總武高等學校 2年 J組

姓名雪之下雪乃

出席序號38 女

請寫出你的信念

絕對正義

畢業紀念冊中,關于將來的夢想寫了什麼?

繼承父親的基業

為了將來現在在努力什麼?

人心掌握術

老師的評論

我雖然對你的這份正直感抱有好感,但是你為什麼不嘗試下別的選擇呢?

還有就是你的人心掌握術太爛了,繼續加油吧.

「小雪,好帥啊……」

「討厭的家伙討厭的家伙討厭的家伙討厭的家伙討厭的家伙!」

-----------

青春.

寫成漢字僅僅就2個字,這個詞語卻能深深打動人心.勾起已踏入社會的人們些許甘甜苦澀的鄉愁,是年輕少女們永久的憧憬,並且是讓我這樣的人抱有強烈的嫉妒與深深的憎惡.

我的高中生活並沒有像之前描述的那種充斥著美麗的幻想情節.而是泛著暗土色的,一片灰暗的世界.自從開學典禮遭遇車禍就開始混沌不堪.這之後也就是學校與自家之間的往返,休息日去圖書館,過著和現今的高中生格格不入的平淡生活.戀愛喜劇什麼的完全沒有任何交點.

但是,我卻沒有對此感到一絲遺憾,不如說這是我的驕傲.

我很享受.

頻繁前往圖書館讓我能把大長篇的科幻小說讀完,在夜里對偶爾從廣播里傳來的主持人聲音著迷,在由文本支配的龐大電子海中發現能溫暖內心的文章,這一切都要歸功與我每天如此渡過才能發現,才能相遇.

我為這一個個相遇發現而感謝感動得落淚,卻絕對沒有悲傷的眼淚.

我不會否認,如此渡過的這些時光才是該被稱為高中一年級的青春年華.我非常堅信.並且這份信念從今往後也不會改變吧.

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否認了其他的所有人,現在正謳歌著青春的人們的時光.

正處在青春正中央的他們,就連失敗也能變成美好的回憶.爭斗也好口角也好都是煩惱的青春中的一道滋味.

只要通過他們所擁有的青春過濾器,就連世界都能淨化.

如果是這樣,即使我這樣的青春時代,也許也被染上了戀愛喜劇的色彩.或許並沒有任何差錯.

那麼,我這里也將會在何時散發出光芒呢?就算有死魚眼一樣腐爛的眼神.僅僅懷抱著這樣的期待就能感到心中有什麼油然而生.

對,在侍奉部里渡過的日子里,我學到了一點.

總結來說就是.

寫到這里的時候我停下了筆.

在放學後的教室里一個人留下的我伸了個懶腰.

並不是被人欺負什麼的,只是被平塚老師要求重寫作文.是真的哦?我沒有被欺負哦?

開頭寫得很順暢的作文到了最後的結論卻一直下不了手,結果就弄到了這麼晚.

之後的去活動室寫吧…….

決定好了之後我立刻將紙和筆迅速地塞入包里,離開了已經沒人的教室.

通往特別樓的走廊上一個人都沒有,只有運動社團的呼喊聲回蕩著.

今天雪之下也在活動室里看書吧.這樣就不會受到任何人的影響認真寫作文了.

反正那個社團是什麼都不做的社團.

只是偶然得會有奇怪的人出現,那是真的非常罕見的.畢竟學生們的煩惱大多都會找身邊的人商量,或者就這麼自己忍耐著,一般都是這麼解決吧.

這應該才是正確的做法,是大家都期望的做法.但是,偶爾也有無法這麼做的人.比如我還有雪之下還有由比濱還有材木座.

友情啊愛情啊夢想啊之類的,對多數的人來說肯定是美好的事.扭扭捏捏地煩惱著的樣子也仿佛閃閃發光.

也就是說,他們就這麼稱之為青春.

但是,事實上,這只是對沉浸在青春之中的自我陶醉吧,心理扭曲的人就會這麼認為.我家的妹妹一定會說「青醇?那是你看到的光芒?」.我說那是青云啊.你笑點看太多了吧!

(注:小町說的是青云線香的廣告歌詞,笑點是日本播了45年的搞笑類綜藝節目)

我打開活動室的門,雪之下就在一貫的位置,以與平時毫無區別的姿勢看著書.

她聽到開門聲抬起了頭.

「我還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

說完雪之下將書簽夾入文庫本里.和曾經完全無視我專心看書相比已經有了很大的進步.

「嗯,我本來也打算回家的.但是有些事要做」

我走到雪之下的斜前方,抽出了椅子坐下.這就是我們的固定位置.從包中取出作文紙鋪在桌上.雪之下不時地看過來,有些不愉快地皺著眉頭.

「……你,把這間活動室當做什麼地方了?」

「你不也是在看書麼」

說完雪之下被戳中痛楚一樣移開了視線.今天似乎也沒有人來委托.在甯靜的活動室里只剩下秒針的聲音.說起來,這種沉默還真是久違了.一直都很吵的家伙不在的緣故吧?

「說起來,由比濱在哪?」

「今天好像和三浦同學她們出去玩了」

「喔…」

這還真是意外,也不算吧.本來就是朋友.而且那次網球比賽之後,就算旁人也能看出三浦的態度變得更柔和了.這應該要歸功于由比濱終于將她的真心話說出來的關系吧.

「比企谷君也是,你的好兄弟不一起來嗎?」

「戶塚有社團活動哦.托你特訓的福,他現在充滿干勁呢」

也因此不怎麼來找我了.我好難過.

「不是戶塚同學,而是另外一個」

「……誰?」

「什麼誰啊……就是那個嘛.一直都躲在你身邊的那個」

「喂,別說些嚇人的話啊…….難道說你擁有靈能感應麼?」

「……哈,幽靈什麼的太荒唐了.不是那種東西」

雪之下歎了口氣用「那要不要我把你變成幽靈?」一樣的眼神瞪著我.還真是令人懷念的對峙啊.

「所以說,是那個.才……財津同學?是叫這名字麼」

「啊啊,材木座啊.他不是我兄弟」

連算不算朋友都很難說.

「他說『今天是決戰日啊…….抱歉讓我先渡過截稿日』什麼的就回去了」

「聽上去像賣座小說家一樣呢……」

雪之下露出厭惡的表情說道.

不是不是,至少考慮一下我的立場啊.那家伙,都不寫正文,就直接把設定插圖和簡介拿給我看哦?『喂,八幡!我想到了嶄新的設定,女主角是橡膠人,第二女主角是能將其無效的能力!這個絕對好賣』白癡啊.這根本就不是什麼嶄新的設定,完全是抄襲吧.

于是,我們有一段時間就這麼進行著毫無營養的對話,這之後又回到了各自的日常.難得一遇,該這麼說麼.

那麼,這里是不是也算是我和雪之下的日常呢,不過好像也不能這麼說.

我們之間斷斷續續的對話也沒有交點,和以前一樣不得要領.

「我打擾了」

突然,門打開了.

「……哈」

雪之下已經放棄了,按著腦袋輕輕地歎了口氣.在這種安靜的空間里突然打開門的確會讓人想發牢騷呢.

「平塚老師.進來之前請敲門」

「嗯?這不是雪之下的台詞麼」

平塚老師帶著不可思議的表情從身邊拉了把椅子坐下.

「有什麼事嗎?」

面對雪之下的問題,平塚老師露出了之前的仿佛少年一樣閃耀的眼神.

「嗯是關于你們那場比賽的期中發表」

「啊啊,那個…」

早就忘記了.不如說無論哪件事都還沒解決,忘記也是理所當然的.

「現在的戰績是每人2勝.暫時保持平局.嗯,追加賽是戰斗漫畫的精髓.……個人比較傾向雪之下由比企谷的死而覺醒,這樣的展開」

「為什麼我要死啊…….而且說二勝,我們其實還什麼都沒有解決啊.而且來委托的只有3個人」

這個人算術不會麼?

「根據我的計算,正好是4個人喲.不管你認為是獨斷還是偏見」

「你這麼我行我素反而讓我覺得輕松了」

這個人是胖虎麼?

「平塚老師,能請你把比賽的評分基准告訴我嗎?就像剛才那邊的吼的一樣,我們什麼煩惱都還沒有解決呢」

「嗯……」

面對雪之下的質問平塚老師沉默了下來.

「也對啊.惱這個字是豎心旁,也就說心的旁邊有凶相.然後再在這凶上蓋個蓋子」

「你是幾年B班啊!」

(捏他 三年B班金八老師)

「或者說煩惱這東西是深藏在內心附近的東西,並不說找人商量的內容就是真正的煩惱」

「你之才那些說明,完全沒有必要吧」

「也不是說了什麼很漂亮的話」

我也雪之下立刻給予她評價,平塚老師稍稍有些失落.

「是嗎……我還認真醞釀了一下呢」

嘛,總之勝負之分完全按照她的意思走.老師來回看了看我們然後有些別扭地說道.

「真是的……你們在一起攻擊他人的時候還挺融洽的……感覺像多年的朋友一樣」

「哪里像……我不記得和這個男人做過朋友」

雪之下聳了聳肩膀.我以為她肯定會斜眼瞪著我,但是完全沒有把臉轉向這邊.

「比企谷,不要這麼失望.古話說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嘛」

老師仿佛是在安慰我.我才沒有失落……但是這份溫柔讓人好疼啊.

「也是呢……」

很意外地雪之下居然附和了.但是是你先擊沉我的吧?

但是雪之下是不會說謊的.也不會偽裝自己的心意.所以,我決定相信她的話.她的臉上露出了溫柔的笑容.

「總有一天會有喜歡比企谷同學的昆蟲出現吧」

「至少換個可愛點的動物啊!」

我已經謙虛到不說要個人類了.那邊,傲慢的雪之下握緊拳頭,一副終于說出來了的表情.

不知道是不是覺得自己說得很好,眼神閃閃發光的,看上去很高興.

但是被說的我這邊可是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所以說,和女生的聊天不是應該更嘻嘻哈哈甜甜蜜蜜羞羞澀澀的麼?這不對吧?

現在,正想把心中浮現的念頭付諸于筆頭的沖動讓我重新握住鉛筆,雪之下又看了過來.

「說起來,你在寫什麼呢?」

「煩死了,沒什麼」

于是,我奮筆寫下了作文的最後一句——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7.偶爾戀愛喜劇之神也會做些好事     下篇:第一卷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