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二卷 第一章 于是,由比濱結衣去學習了  
   
第二卷 第一章 于是,由比濱結衣去學習了

職員室的一角被設置成接待處,放置著黑色皮革沙發和玻璃面桌子,被劃分了出來.旁邊就是窗戶,從窗戶可以看見圖書館.

從開放的窗戶中.舒服的初夏之風吹了進來,吹動了一張紙.

我沉醉于這感傷的光景,探尋著風的流動一樣盯著紙張的飄動.輕飄飄地.像是零落的淚水一樣的虛幻,那張紙向著地上飄落.

然後,當!像鐵錘一樣,鞋跟跺了一下.

優美地伸長的腿.即使被緊身的西裝長褲包裹著,也可以看出苗條與細長.要把西裝長褲穿得很合身需要有很好的身材.要是穿著裙子的話有裸腿或者褲襪的加成便可以滿足工口的成分,特意將這種魅力隱藏起來的西裝長褲,總會讓人感覺俗氣.沒有細長且完美地伴有肉感的腿的話會破壞西裝長褲本身的形態,不如說會讓人感覺丑陋.

但是,眼前的西裝長褲不一樣.展現著即使稱作黃金比例也不會有意見的勻整.

不,不只是腿.緊致的腰身描畫著平緩的曲線,這條曲線不久很漂亮地在胸前隆起……Oh,這是富士山嗎?

從腳邊到胸口的線條就像是小提琴一樣,不,不是普通的小提琴,簡直是那個名器·斯特拉迪瓦里,以完美的造型為傲.【斯特拉迪瓦里,意大利著名小提琴制作家】

問題是,這上面有著像是運慶·快慶做出來的金剛力士像一樣可怕的形象.【運慶和快慶是做雕塑的家伙,快慶銀魂33集出現過】

不管是用藝術的眼光還是文學的眼光還是曆史的眼光看都是很恐怖的.

教國語的平塚先生使勁咬著香煙的濾嘴,用貌似在忍耐怒火一樣的表情斜著我.

[比企谷.我想說什麼,你懂麼?]

[啊.啊……]【日語念的是[さ,さぁ]】

受不了她那大大的眼睛放射出來的視線,我邊裝傻邊把臉轉開.

這時候,平塚先生開始將右手從小指開始活動著關節,只是這樣就手指就響起了嘎達嘎達嘎達的聲音.

[……難道,你想說你不清楚?]

[さ,サーイエッサー!我打算這麼說的!搞錯了!我懂得!我重寫!別揍我!]【他把之前的さ帶上個懂了的意思的詞說了出來.我不懂這詞具體哪國的話……】

[當然要重寫.真是的……還以為你稍微有點改變結果還是這德行.]

[因為我的口號是貫徹初衷]

誒嘿~地笑了一聲,感覺平塚先生的額角響起了劈的一聲

[……果然只能把你打醒了啊.電視機啊任何東西都是打了更好.]【電視壞掉敲一下.我以前經常在老電視機上干的事.你們懂得】

[不,不不,說我是什麼精密機械稍微有點……而且最近的電視都很薄的不能打喲.果然能感覺到年齡的差別呢.]

[沖擊的!ファーストブリットおぉっ!!!]【沖擊的第一擊.超能奇兵里面的史德雷特·庫卡的必殺技.01年的7月番……平塚先生在廣播劇里面用過】

呼.響亮的喊出很有氣勢的叫聲,我的腹部發出一聲咚的很沉悶的聲音.我的腹部被拳頭打了.【找打啊……】

[……咕啊]

我將飛遠的意識拼老命地拉了回來然後抬起了連,平塚先生很陰險地笑著.

[不想嘗嘗擊滅的第二擊的話,就別再給我廢話]【擊滅的第二擊,後面還有抹殺的最後一擊……都用出來吧】

[抱,抱歉……抹殺的最後一擊還是請饒了我吧]

老實地道歉之後平塚先生滿意了,ぎし的一聲坐在椅子上.我的立刻謝罪貌似奏效了,用好像很暢快的神色微笑著.因為平時言行都很蛋疼所以忘掉了,果然這個人是美人啊.

[[超能奇兵]真不錯啊……能讓比企谷早些理解]

訂正.果然這家伙只是蛋疼的人.好像只是對于自己說的a能被理解感到高興罷了.

最近我已經了解了先生的興趣了.簡而言之就是熱愛熱血漫畫或者動畫吧.知道了一些完全無所謂的知識還真讓人困擾.

[那麼,比企谷.姑且問你一下吧.這個胡扯淡的回答的意圖到底是什麼]

[你問是什麼也……]

雖然被問了就回答是人之常情,但我的所有想法都集中在了那張紙上了,所以這之後的回答我完全沒准備.讀了那個也不能理解我的話,接下來,怎麼辦呢……好像看穿了我的思想一樣,平塚先生吐了一口煙將視線投向我.

[雖然能理解你腐爛的本性,還是想著多少能有些成長吧.在侍奉部度過的日子沒能給你影響嗎?]

[哈啊……]

一面回答,一面回想起了先生說的在[侍奉部]的日子.侍奉部簡單來說就是聆聽學生的煩惱,幫忙解決的部.但是,實際上只是為了將學校生活很殘念的家伙們總括起來處理的隔離病房.我的話是在那幫忙,順便矯正我腐爛的本性和腐爛的眼睛的狀況.特別是雖然這麼說但是什麼都沒干,所以實在沒什麼感覺.隨便彙報下怎麼樣呢?

……戶塚很可愛.嗯,就這些.

[比企谷……你的眼睛急速地腐爛咯.還有把口水擦了.]

[哈!不好,一不注意……]

[你的蛋疼與其說改善不如說惡化了啊]

[不,我覺得跟先生的蛋疼來比的話還是很輕微的……這個年齡了還說什麼[超能奇兵]實在]

[擊滅的……]

[是讓人覺得果然是成熟的女性做的事呢.能感覺到將名作好好傳播的使命感,恩恩.呀真是很棒啊.]

為了回避被揍我想盡辦法說好話,平塚先生將拳頭收了起來.但是,眼神依舊銳利,讓人覺得是野獸啊.

[真是的……總之,重新交一份職場見習希望調查表.還有,作為傷了我的心的補償來幫忙點調查表]

[……是]

我眼前是一大疊的紙堆.就是說樣把這些一張一張分清楚,就好像不做不行的面包工廠打工.而且還附帶監視員.

即使是和女教師獨處也不可能有什麼心跳加速的展開,當然因為被揍的沖擊而碰到胸部這樣幸運的猥瑣事也不可能發生.

那些全都是謊言.說謊!galgame和戀愛喜劇的作者全部來給我謝罪才好.

這個千葉市立總武高校有個叫[職場見習]的事.

收集各人的希望之後決定見習的職業,真正地去那個職場.讓人實際感受到出社會的體驗就是寬松教育的項目.

這個本身並不是什麼大事.每個學校都會有類似的項目吧.問題是這東西在緊跟著期中測試.就是說,我要分出測試前寶貴的時間來對付這種雜事.

[就算這樣,為什麼要在這個時間辦這東西啊……]

不耐煩地將紙根據希望職業的種類分類,我邊這麼問道,坐在空著的寫字台上的平塚老實叼著煙回答我.

[就因為是這個時期哦,比企谷.暑假一過,就有三年級的路線選擇的這件事聽說過麼?]

[還有這種事啊.]

[班會里應該有說的吧……]

[哈啊,對我來說,班會就像客場作戰一樣完全不聽的喲]

哎呀真的,為什麼班會要叫HR呢?根本不在家里對吧?真是討厭啊.【HR=homeroom 同年級學生定期集會接受導師指導的大教室.這里我因為後面的句子翻譯成班會】

而且主持班會的還有個叫值日的制度也很糟.值日,是要在班會和上課時發號令,但是只有我發號的時候罕見的一片死寂真是饒了我吧.葉山他們發號的時候倒是滿場笑聲四起,那家伙帶著微笑看著這一切明明像是家庭團聚般,到我的時候可是誰也不發一語耶!甚至可以說,噓聲都沒有的情況,連客場作戰都不如.

[……總之,不只是簡單散漫地接受測試,為了讓你們明確地抱有通向未來的意識才在暑假前,期中考之後設置了職場見習.]

雖然這個的效果有點靠不住,這麼加了一句之後平塚先生呼地吐出圈狀的煙.

我上的千葉市立總武高校是升學校.學生的大半都希望升學,而且確實地去升學.當然,從進高校開始就保持著升大學的念頭.

因為從最初開始就計算了好了大學的四年,他們缺乏對將來的展望.好好地考慮將來的事的,就是我這種人了吧.絕對不工作.

[貌似又在考慮著什麼不正經的事哪……你要去文科還是理科?]

[我嗎.我要——]

[啊——!在這里啊!]

我剛要開口就被這個吵鬧的聲音打斷了.

咕嚕地被綁成團子狀的明快發色的頭發不高興地搖動著.還是一樣的短裙,有兩三個扣子沒扣上的清涼的胸口.是最近熟悉起來的由比浜結衣.或說回來明明是同班卻在最近才熟悉什麼的,某種意味上反倒反映出我的社交能力的強大.太酷了.

[哦呀,由比浜.不好意思借用下比企谷哦]

[並,並不是我的東西!完,完全沒事!]

一邊回答,由比濱一邊呼呼地全力地揮手否定著.沒有這種事!感覺這樣的語感也包含了進去.被這樣全力拒絕還真有點受傷啊……

[有什麼事?]

回答我的疑問的不是由比濱,而是在她後面突然出現的少女.雙馬尾的黑發垂到前方配合著動作輕巧地跳動著.

[因為你一直不來部室所以來搜索你了喲,由比濱同學她]

[那個,不需要用倒置法暗示跟自己沒關系,我懂的]

這個黑發的,只有臉很棒的少女叫雪之下雪乃.長相上就像Bisque Doll一樣的漂亮,但是那個態度就像陶器一樣冰冷.

從今天碰面的第一句或就是否決我這件事,就可以看出我們平時的關系了.姑且,雪之下和我同屬于一個部,侍奉部.部長是雪之下.然後,在那里我的雪之下以血洗血,互相對立,總而言之只是揭開對方過去的傷口並在傷口上抹鹽,天天做著這樣完全無謂的抗爭.

聽了雪之下的話,由比濱不滿地擺出了仁王像般的姿勢.

[特地地邊走邊問呐.然後,大家都[比企谷?誰啊?]這麼回答.超奇怪的啊.]

[這個追加情報我完全不需要啊……]

為什麼這家伙特地來刺痛我的心啊.雖然沒這麼打算天性卻是個狙擊手啊.

[超奇怪的呢.]

而且還用不高興的表情說了第二遍.多虧了你,我的存在在學校不被認知的事實再次向我襲來.不,嘛不是這樣,要找在學校誰都認識的人的話也沒什麼有趣.我的存在不被知曉到了這程度意外地我很適合當忍者也說不定.

[怎麼說呢,那個,不好意思.]

不被人所知真對不起,什麼的這麼悲催的謝罪還是第一次.我要不是在班上擁有強韌的精神力的人的話可是會從眼睛里飆淚的喲

[沒,沒,沒事的……那,那個……所以]

由比濱在胸前撥弄著手指,不好意思的動著開始扭扭捏捏的.

[手,手機能告訴我嗎?後,後啦,特地的到處找人也太奇怪了,很不好意思……被問到是什麼關系啊,完全沒有,這回事的.]

因為難耐自己到處找我的事實吧,她回想著,連紅了起來.視線離開了我,在胸前玩弄著手指,轉向了一邊,然後,視線一閃瞄了我一眼.

[嘛這沒什麼……]

說著我取出了手機.立刻,由比濱也有些高興地手忙腳亂地把手機拿了出來.

[……什麼啊這個長途車樣的手機.]【長距離トラックみてぇな攜帶.還有別的意思麼】

[誒?不可愛嗎?]

由比濱開始炫耀著她那便宜的吊燈一樣的手機.這時候類似奇怪的蘑菇玩偶的吊帶呼啦呼啦地搖著超讓人煩悶.

[我哪懂啊.比取的感性完全不了解.什麼啊,你喜歡發光體嗎?烏鴉嗎?還是壽司通?]【這里的a不清楚.懷疑和海邊的卡夫卡有關.村上春樹的小說】

[哈?壽司??還有別叫我比取.]

[比企谷.我認為說到發光體高中生應該不懂哦.你選錯a了呐.……只有壽司很棒.]

被眼睛閃閃發光的平塚先生吩咐了……咿呀那個[剛才說了很棒的話!]般的表情有點煩人啊……

[居然不能了解這個的可愛,果然是眼睛腐爛了吧?]

[公認比企谷的眼睛腐爛了]好像已經逐漸變成既定事項了.嘛,我早就放棄了,也罷.

[嘛算了.紅外線能用麼?]

[不,我的是智能手機所以沒帶紅外線功能]【很多智能手機都淘汰了紅外線】

[誒——,那麼就手打?……麻煩啊]

[這種機能對我來說完全不必要喲.本本來就討厭手機啊.給.]

我把手機遞出去,由比濱怯聲怯氣地收了下來.

[我,我來打啊……雖然沒什麼問題.話說啊,毫不猶豫地就把手機給別人好果決呢……]

[不是,反正內容被看見了也沒什麼困擾呐.只有從妹妹,亞馬遜或者Mac那里會來郵件.]【亞馬遜 最大的網上商店.mac 蘋果電腦】

[哇!真的耶!而且基本都是亞馬遜!?]

啰嗦.

由比濱在從我這收下的手機上用驚人地速度開始輸入些什麼.看起來笨手笨腳的,意外地動作挺敏捷的.從今天開始就叫你指尖的埃爾頓·塞納吧.【埃爾頓·塞納 巴西車手,先後開過卡丁車和F1,1994年5月1日,在聖馬力諾大獎賽上意外喪生.】

[打得真快呐……]

[嗯——?挺普通的吧?說起來,小企的話,因為沒有通郵件的對象手指不會退化嗎?]

[真失禮呐……我在中學時候也有和女孩子通過郵件的喲]

我這麼一說,由比濱嘎當一聲把我的手機掉到地上.喂,那是我的我的耶.

[假的吧……]

[訥,你意識到你剛才的反應很過分嗎?沒注意嗎?給我注意一下啊]

[……啊—.呀,因為小企和女孩子,這種事無法想象……]

啊哈哈地笑一聲打算蒙混過關,由比濱撿起了掉在地上的手機.

[你笨蛋啊.就算是我也可以那個哦,稍微認真一點完全沒難度的哦.在換班後大家交換地址的時候只要把手機拿出來到處看看,[……啊,那,那麼,交,交換一下吧?]這樣被搭話,說我很受歡迎也行呐 ]

[那麼……,嗎.溫柔有時也很殘酷呢]

雪之下浮現出溫和的微笑.

[別可憐我啊!這之後也好好地通了郵件的!]

[那個女孩子給人怎樣的印象呢?]

由比濱將視線落在手機上,用有點冷漠的聲音這麼問道.但是,說來奇怪她原本高速運動的指尖完全靜默了,一動不動.

[嗯……健康而溫和的感覺呐.因為,夜里七點的時候送郵件過去的話,第二天早上就會回一封郵件說[對不起,睡著了—.學校見—]這種程度的健康,雖然這麼說不過在學校因為很害羞所以沒說過話,這樣靦腆而文雅.]

[嗚,這個是……]

由比濱像是在壓抑著嗚咽一般用手掩住嘴,眼淚大顆地流了出來

雖然這句話沒說完,但我已經完全了解了.

[裝作睡覺而無視了你的郵件呢.比企谷君,請別逃避,好好地正視現實吧.]

為什麼全說出來了啊雪之下小姐.為什麼用這幅誇耀勝利般的表情這麼說啊雪之下小姐.

[……現實之類的我超清楚的啊.因為知道的太多了已經是可以變成比企佩蒂亞的水平了.]【原文比企ペディア.這里用了音譯.ペディア英文是rates或者deals.意思太多了.大概是取行市的意思】

呀—,哈哈哈哈哈,真懷念哪—.該說是年輕氣盛嗎?那個時候的我真是純真哪—.

沒想到會因為同情而被詢問地址,出于禮貌而回我的郵件,這種東西完全沒去懷疑.結果就是兩周里,不管我多少次地發郵件過去,那邊一次都沒回信,總算注意到的我終于停止了.

[好像比企谷給我發郵件了~真惡心啊饒了我吧.]

[那家伙絕對是喜歡薰喲~]

[恩恩~絕對沒戲沒戲!]

一想到這樣的話在可能女孩子之間流傳真心想去死.雖然真的喜歡!【大老師的又一件傷心事啊……】

拼命地用著文字符號的我真是過分可悲了.用心形之類的會讓人覺得惡心嗎?——想著這些事,用著星星啊,太陽啊,音符啊這種東西……光是回想起來就會讓要痛苦得要昏過去呀真的.

[比企谷……那,那麼我們來交換郵件吧?我會好好回信的喲?不會裝睡的喲?]

說著這些,平塚先生從由比濱手里接過我的手機開始輸入自己的地址.以怒濤之勢被同情了.

[不,我不需要這樣的同情……]

和先生通郵件總覺得很悲催啊.這和每年情人節從母親那收到巧克力的意味完全一樣吧.

什麼啊這個可憐的感覺.這種時候雪之下的漠不關心反倒是很感謝.

結果,添加了兩個人的地址的手機重新回到了我的手上.只是單單加上了一點數據,重量明明應該是不會變的,但似乎感覺到變沉了.

這就是羈絆的重量,嗎.……真輕呐.過去那拼死依賴著不滿千克的數據的我真是滑稽.

這些記錄我一定不會用吧——雖然這麼想著,還是打開了電話簿來看.一看,在那的是……

☆★ゆい★☆【☆★結衣★☆】

這麼寫著.喂這個根據五十音順序到底怎麼排到一起的喲.還有,不管怎麼看都像是垃圾郵件的寄件人一樣.

這樣比取十足很有由比濱的風格.我直接無視收起了手機.

因為雜事感覺將時間過的很快,剩下的只有幾張了.把這些果斷解決了吧.

斜眼看看這里的平塚先生,嗯哼地清了下嗓子.

[比企谷.已經可以了哦.幫了我的忙了.可以走了.]

不看著這邊,將叼著的的香煙點上火,這麼說著.可能是因為剛才的同情的影響,平塚先生非常的體貼.甚至于連她的態度都能感覺出和氣,只是在平時完全不溫柔啊這個人.

[明白.那麼去社團了]

拿起放在地上的書包搭在右肩上.這里面放著今天為了在部室里讀而帶來的小說,漫畫和期中測試學習用的幾本教科書.

應該會和平時一樣,沒有委托人來,度過閑暇的時間吧.

我邁出腳步,由比濱跟在後面.雖然這家伙們不來接我也能迅速地回去的……

快走到門邊的時候,從背後被叫了一身.

[啊啊,對了.忘了說了,這次的職場見習,是三人一組行動的.為了讓人們能和關系好的人組隊.]

什,什麼……

聽到這些我無力地垂下了肩膀.

[哦春哥.班上的家伙絕對討厭和我一組……]

[現在還准備到自宅職場見習嗎,你……]

平塚先生目睹了我強大的意志,浮現出戰栗的表情.

[我覺得你絕對是討厭[和喜歡的家伙組隊]這事]

[哈,說什麼傻話]

我回頭的同時瀟灑地將頭發攏上去.然後,睜大了眼睛,以眼之力全開地向平塚先生投射著視線.順便也閃了下牙齒.

[孤獨之痛什麼的到現在已經完全不在乎了喲!因為已經習慣了!]

[丑……]

[笨,笨蛋啊你,英雄任何時候都是孤獨的喲.但是英雄很帥吧.就是說[孤獨=帥氣]這麼一回事]

[是呢,只要有愛和勇氣當朋友,也有這麼說的英雄呢.]

[是吧?哇你很懂行呐]

[嗯,覺得很有意思.注意到那些幼兒們沒有愛沒有勇氣也不是朋友這點是什麼時候呢]

[什麼啊這個扭曲的趣味……]

但是,然而,雪之下說的沒錯,沒有愛沒有勇氣也不是朋友.只是用漂亮話的砂糖塗抹的虛偽的虛像罷了.那里的本質只有欲望和自我滿足.一味的跟隨並不是朋友.這麼說球也不是朋友.【應該是a足球小將,球是我的朋友】

溫柔和同情,愛和勇氣還有朋友,順便還有球,我都不需要.【到最後連愛和勇氣一並否定了的大老師……】

特別樓的四樓,東側.在部室里能將運動場盡收眼底.

青春的音樂從開放的窗口飄入.

努力進行著社團活動的少年少女們的聲音回響著,混合著金屬球棒的打擊聲于高鳴的哨聲,還有吹奏部的單簧管和小號錦上添花.

在這樣響亮的青春BGM之中,要說我們侍奉部在干什麼的話,就是什麼都沒做.

我在讀從妹妹那借來的少女漫畫,雪之下的視線落在皮革書皮包裹著的文庫本上,由比濱則是慵懶地按著手機.

一成不變的0分的青春.

在部室里嘰嘰喳喳的,這是哪里的社團都有的事吧.我們學校的橄欖球部室貌似已經變成麻將館了,在練習前後來一回半荘好像已經變成通例了.為了這個,第二天早上能看見橄欖球部的部員在教室,走廊里交換著部元(只在橄欖球部里流通的一種通貨.絕不是現金.擁有和日元很相似的特征.)【半荘,日本麻將的一種規則】

依我之見,只是在部室里玩麻將罷了,但在在他們看來確是偉大的交流,是光輝四射的青春的一頁吧.

到底他們之中的多少人本來就知曉麻將的規則呢.以我所知津田沼的ACE中沒完沒了地玩上海和脫衣麻將的人應該不多.他們肯定是為了融入伙伴間而學習,記住規則.順便一提上海是用麻將牌玩的游戲,跟麻將的規則完全無關.就是說脫衣麻將才是記憶規則的唯一方法.人,為了乳 房是可以全力以赴的.【津田沼 千葉的地名……我真討厭麻將啊】

擁有共同語言是為了成為朋友所必須的.

以前的由比濱結衣之類的人就這是個的典型.

想到這些,我把少女漫畫做上書簽,看向了由比濱.一看,由比濱單手拿著手機露出曖昧的笑容,發出了似有似無,但是卻很深沉的歎息.雖然聽不見吐息聲,但是胸口大大地上下起伏,所以能察覺到歎息的深沉.

[怎麼了嗎?]

說出這句話的並不是我,是雪之下.雖然視線仍舊盯著文庫本,卻好像注意到了由比濱奇怪的樣子.又或者她能聽見歎息聲.不愧是惡魔人,擁有著地獄耳.

[啊,嗯……什麼都,沒有.因為收到了有點奇怪的郵件,嚇了一跳罷了]

[比企谷君,不想被起訴的話今後請不要發送猥瑣的郵件]

以性騷擾為前提,而且我還被當做了犯人.

[不是我呀……證據在哪喲.拿出證據來啊證據]

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露出誇耀勝利的神情瀟灑地將肩膀上的頭發撥開.

[這句話就可以當做證據了呢.絕對是犯人的台詞喲.[證據在哪?][了不起的推理,不當小說家真是屈才了][我和殺人鬼在一個房間里了嗎]]

[最後那個,不如說是被害者的台詞吧……]

都可以豎起死亡flag了.被我這麼一說雪之下歪頭說[是這樣嗎?]開始啪啦啪啦地翻起文庫本.好像是在讀推理小說.

[不.我覺得小企不是犯人喲?]

由比濱帶了些延遲這麼說道,翻著文庫本的雪之下的手瞬間停了下來.用眼神問著[證據?].喂,你就這麼想把我當成犯人啊.

[嗯—,怎麼說呢,因為內容是班上的事呢.所以,應該跟小企沒關系.]

[我也是一個班上的耶……]

[原來如此.那麼,比企谷君就不是犯人了呢.]

[居然認同了證據的有效性……]

你好,我是二年級F班的比企谷八幡.

我受傷得情不自禁在心中做起自我介紹起來.但是,沒有被當成犯人就當做是好事吧.

[……嘛,經常有這種事的嘛.不會太在意的.]

這麼說完由比濱啪地蓋上了手機.這個樣子就好像蓋上了自己的心一般,這樣的沉重.

經常有這種事,由比濱這麼說了,附帶說一句我從來沒收到過那樣的短信.

……沒有朋友太棒了呐!

咿呀,但是認真的說的話,很多朋友的人的話,一直都不得不應付著像這樣錯綜複雜的東西.實在有夠受的.因為這一點,就把我從與班上的人搞好關系,被世俗所汙辱這種觀念中解放出來.按佛教來考慮我真是釋迦.偉大.

由比濱那之後就沒有再碰過手機.

只能推測那封郵件有怎樣的內容,但恐怕不是什麼愉快的東西.更何況由比濱是笨蛋,一個天然型的傻瓜,會關心我和雪之下的老好人,所以也會有些奇怪的感傷吧.

像是強行趕走不愉快的事,由比濱仰面靠著椅子大大地伸了個懶腰.

[……清閑啊]

因為封印了手機這個消磨時間的道具,由比濱無聊散漫地靠在椅背上.這樣做就好像強調著胸部一樣讓人不知道往哪看,又不可能將視線投向不會讓人目無所措的雪之下的胸口.

擁有安心安全的胸口,以絕壁為傲的雪之下合上文庫本,像是要教誨由比濱一樣開口了.

[沒事干的話為什麼不學習呢?離期中考沒多少時間了]

雖然這麼說了,但雪之下完全沒有逼迫的樣子.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口氣.但是,這應該是因為,對于雪之下來說期中測試只是例行作業.這家伙好像是在但凡稱作測試的測試中都取得了年段第一的女人.現在只是期中測試的程度當然不會動搖咯.

由比濱大概也知道這事,mumu地哼哼著有點不自在地移開了視線,小聲地在嘴里嘟噥著.

[學習什麼的,沒意義不是嗎?出到社會上又用不上……]

[出現啦!笨蛋的陳詞濫調!]

太過于,太過于合乎預想的台詞反倒讓我驚訝地喊了出來.喂,沒搞錯吧,時至今日的高中生里居然還有說這種話的家伙啊!

被說成是笨蛋有點生氣了,由比濱一躍而起開始反駁我.

[學習什麼的沒有意義的!高中苦短,為了這種東西花費時間太可惜了吧!人生只有一次的喲?]

[所以,不能失敗吧]

[超虧本的思考!]

[這叫做風險對沖]【風險對沖是指通過投資或購買與標的資產收益波動負相關的某種資產或衍生產品,來沖銷標的資產潛在的風險損失的一種風險管理策略.】

[按你的情況,高中生活完全失敗了不是嗎……]

是這樣.完全對沖不起.喂不是吧,我的人生被將死了嗎?用英文來說的話是checkout嗎?旅館嗎?【checkout 結賬,退房】

[說起來,還沒失敗吧…….只是和他人稍微不同一點.這叫個性!異于他人且不分好壞!]

[沒,沒錯!個性!學習苦手也是個性!!]

兩個人一起,喊出笨蛋的陳詞濫調其二的瞬間.但是,個性真是個便利的詞呢.

[金子美玲聽到了會生氣吧……]【金子美玲,活躍于上個世紀20年代的日本童謠詩人.】

雪之下歎息著以手扶額.

[由比濱同學.你剛才說學習沒意義,但其實並非如此.不如說,靠自己去探尋意義才是所謂的學習.你的說法與人們不斷學習的理由背道而馳了吧,所以說不能以此為借口將學習一概否定]

這個是,正論.也可以說是大人的漂亮話.所以,這些言語開始與大人們相通了.[學習到底是什麼?]這樣以回顧過去的視角才能講出來的話.所以,對于眼下正在向大人邁進的人並不通用.

事實上,做出這樣的結論,並不是在裝腔作勢之類的,雪之下是真摯地這麼想的吧.

[小雪的腦子好用所以沒事啦……我,不適合學習……周圍,誰也沒在學習……]

聽到了這小聲的話雪之下的眼睛驟然眯了起來.感覺到了氣溫在一瞬間下降般的寂靜,由比濱也受到驚嚇閉上了嘴.好像回想起了以前受到雪之下的嚴厲批評的事.開始全力地為自己辯護.【指做曲奇的事】

[會,會,會好好學習的!……說,說起來!小企有在學習嗎!?]

哦哦,在被雪之下的怒火燒到之前回避了.好像是計劃著將矛頭指向我自己開溜.但是很遺憾.

[我有在學習的.]

[被背叛了!明明認為小企也是笨蛋同伴的!]

[失禮呐…….我若說國語的話可是年段第三的哦……其他的文科科目也並不差]

[騙人……完全不知道……]

順便一提在這個學校,不會貼出測試的結果.只會單獨告訴本人自己的分數與排名.由于這樣,變成了要靠小道消息得知他人的排名,但是我因為沒有門路所以我的排名不為人所知.基本上誰也不會來向我問排名.當然排名以外的事也不會來問.

[難,難道說,小企頭腦很好?]

[沒那麼好喲]

[……為什麼是你來回答]

當然跟雪之下比的話分數上可能稍微有點差距,但是要說頭腦是好是壞的話自然是好的.所以,在這里由比濱是一騎絕塵的笨蛋.

[嗚嗚—.只有我像個笨蛋……]

[沒有這回事哦,由比濱同學]

發出冷靜的聲音,雪之下的表情溫和下來,瞳孔閃耀著堅定確信的色彩.聽了這句話,由比濱的表情一下開朗了.

[小,小雪!]

[你不是像個笨蛋而是天生的笨蛋喲]

[嗚哇——!]

由比濱砰砰地叩打地雪之下的胸口.雪之下覺得非常麻煩一般擋下攻擊,短短的歎了口氣

[我說的是僅憑考試的分數呀排名這種程度的東西來衡量人的價值的笨蛋喲.考高分的人中也有明顯的劣等人呢]

[喂,為什麼現在盯著我喲]

不是瞥一眼而是被目不轉睛的盯著了.

[姑且說一下,我是因為喜歡學習才去學的哦?]

[嘿誒……]

[我可是只在學習了呢]

雪之下一直在對著驚訝的由比濱多嘴.她不由的面部抽動了.

[嘛,我和你一樣呐]

[……雖然沒有否定]

[那邊的否定一下啊!為什麼我變得這麼可悲啊!]

雖然雪之下很泰然,但是移入了感情的由比濱發出了悲痛的喊聲.像是擔憂著雪之下心中的傷一樣一把抱住了她.[……好熱],雪之下面露難色地說著,但由比濱完全不聽她所說的,只是緊緊地抱住她.慢著!我也要我也要!我也是一直在學習的!為什麼不緊緊地一把抱住我啊.呀,雖然來了的話也很困擾呢.

但是,那樣啊.為什麼男男女女的現充都喜歡近距離接觸呐.像母子接觸般自然嗎?或者你是美國人嗎?吐槽時敲別人的頭,有什麼事時就抱在一起,這樣的行為實在精明.那些家伙缺少心之壁,已經到了就算乘上eva也不能發動AT力場的程度.

由比濱依舊抱著雪之下的腦袋,像是要撫摸她的頭一般忽然開了口.

[但是啊,小企在努力學習相當意外呢.]

[不,其他的家伙們要是希望進學的話到了現在這個時期也在學習吧.到了暑假去參加暑期講習的也大有人在.]

這個千葉市立總武高校是升學校.而且,大學升學率也很高.眼界高的家伙在二年級的暑假左右應該就開始考慮著高考了.是時候開始煩惱著差不多該去津田沼的佐研究班或者西千葉的川合塾現役館,再者去稻毛海岸的東新了.

[而且,這麼說吧.我可是盯著預備校的獎學金的.]【預備校 可以理解為高考補習班】

[……廢料?]【日文獎學金 すからしっぷ,廢料 すくらっぷ】

[那種東西就算不想要也會送上門來的喲.難道不像活著的產業廢棄物嗎,你]

[難得啊雪之下,今天真溫柔呢.還以為你絕對會連我活著的事一概否定了.]【抖M啊】

[你的奴性到了這個地步反倒可以說很清爽呢……]

雪之下按壓著太陽穴,做出痛苦的表情.

[訥訥,廢料是什麼啊]

好像連廢料都不懂,由比濱跟不上話題.誒,不會吧由比濱小姐.

[すからしっぷ指的是獎學金喲]

[最近的預備校免除了成績優異的學生的學費了.就是說,拿到獎學金,還從父母那拿到預備校的學費的話,這些就全都是我的錢了]

一想到這里,我快活地手舞足蹈.到了在屋子里跳霹靂舞被妹妹翻白眼瞪著的程度.

我自己抱持著明確的目的便能夠努力學習,雙親能夠得到與投資額相符的成果的話也可以安心.順手我還能賺錢.完美的妙計.

但是,女子二人組露出微妙的神情.

[欺詐不是嗎……]

[以結果來說能夠完成學業,也不能咬定說父母虧本了,預備校一方能有得到獎學金的學生入學就沒問題.不能絕對斷言是欺詐就是這個男人的性質惡劣之處呢]

說的太狠了.很,很棒不是嗎?只是撒了不傷害任何人的白色謊言不是嗎?

[進路,嗎……]

這樣嘟噥著由比濱瞅了我一眼.然後,加重力道緊握雪之下的袖子.大概被這個氣勢嚇到了,雪之下擔心地看著由比濱的臉.

[……有什麼事嗎?]

[啊,不,沒什麼,事情是沒有……兩個人,都很聰明嘛,畢業的話,大概不會再見吧,稍微這麼考慮了下]

說完之後,由比濱啊哈哈笑一聲想打馬虎眼.

[是呢……絕對不會和比企谷君之類的見面呢]【什麼時候這句話才能變成傲嬌語氣啊】

雪之下面帶著微笑說道,我只是無言地聳了聳肩.驚訝于我沒有回嘴吧,雪之下投來疑問的視線.沒什麼喲.大概,你說的沒錯吧,雪之下.

哎呀,這是世之常情.有著決心去往同中學的家伙們不在的地方,拼命地學習,考上了縣里有名的升學校的人.拋開過去,打定主意不再碰見同年級學生的家伙.因為有這樣的人,由比濱的擔心不無道理.【里面的家伙用的是やつ,單數,很可能就是指他自己……】

同屬一類人,長久地保持聯絡,才能夠保持親密.這樣子根據實際情況最後才可以將關系維持下去.

所以切斷這些的話,人無論何時都能變為獨自一人.

就因為這樣,只能靠著電話或郵件來維系,有時會不能繼續維持下去.人們將這些稱之為友情吧.一定是這麼叫的.所以,大家把一切托付在手機上,將朋友的人數與電話簿上登記的數量等價換算.

由比濱緊握住手機,向雪之下展開笑顏.

[但是,有了手機就不會有這種事了.不論何時都能取得聯絡!]

[所以說吧,每天都通郵件請免了……]

[誒誒!?討,討厭嗎……?]

[……,時常會很麻煩的]

[你太老實了!]

……這倆人關系真好呐.但是,啥時候好到頻繁通信的關系了喲.

而且,無法想象雪之下發郵件.

[每天都發,你們這樣聯絡到底都說了什麼東西啊]

[誒多…….[今天吃泡芙喲☆]之類]

[[是哦]]

[[小雪,會做泡芙!?下次想也吃點其他的點心!]這樣]

[[了解]]

[雪之下,回信太簡單了吧……]

[除此以外的情報都不必要吧]

雪之下呼地移開了視線不滿地說.真可悲我居然了解了你的感受.

咿呀,真的嘛,像那樣雜談的對話該說什麼好呢.會話的基本應該算是天氣,[是晴天呢][是這樣呢]就結束了不是嗎?在話筒旁語塞了的就瞬間就說[啊,剛才,天使過去了.嗚呼呼]不是麼?

[手機啊……別這麼依賴這個吧.我認為這也是很不完備的交流手段呐]

我覺得手機這東西是一種能夠加速人的孤獨化的設備.即使有電話打來也能選擇放置或者拒接,也可以不回郵件就這麼無視了.能夠選擇性取舍人際關系,也能依照心情選擇是否與人交流.

[沒錯呢.回不回郵件是否接電話都要看接收方的呢]

雪之下點頭肯定了我隨口的嘀咕.因為是只有長相很好的雪之下,她應該有被各色人等詢問地址或號碼的經曆吧.

說起我的話,在純真的中學時代曾經拿出勇氣向可愛的女孩子詢問過地址.在那時,[對不起,現在沒電了呢—.之後我會給你發郵件的],被這麼回答了.我很疑惑明明沒告訴我的地址,打算怎麼發過來啊.到現還在等著……

[而且,真正討厭的郵件就無視掉了]

聽到雪之下作為補充,斷斷續續地吐露出的話,由比濱用食指頂下顎,歪著頭[嗯?]

[這麼說……不討厭我的郵件的意思?]

[我沒說討厭啊.只是麻煩]

雪之下不好意思地從緊盯著自己的由比濱臉上移開視線,臉紅了起來.稍微有點可愛的反應,但跟我無關所以無謂至極.

因為雪之下這樣的反應,由比濱[哇—]一聲飛撲上去.雪之下繃著臉一副不高興的表情,背過臉去.卻不反抗.跟我無關所以無謂至極.

[這樣啊,但是手機確實不完美.]

由比濱或許深切地感受到羈絆是多麼脆弱的東西,緊緊抱住雪之下.

[我……,認真學習吧……,若是能考上同一個大學就好了]

小聲地說著由比濱看向了地板.

[小雪,決定要上哪個大學了嗎?]

[不,還沒具體決定.作為志願想考國立理系]

[頭腦好的單詞出現了!那……那麼小,小企呢?順,順便一問哦]

[我是私立文系]

[那樣的話說不定我也能去!]

笑容回到了由比濱的臉上.喂,什麼啊那個反應.

[事先說明一下,私立文系可不是意味著笨蛋哦.給我向全國的私立文系學生道歉.本來我和你的水平就不是一個檔次]

[嗚…….所.所以說會努力的!]

由比濱送來了雪之下大聲地宣言.

[因為如此.從這周開始進行學習會]

[……因為什麼?]

[測試前一周內沒有社團活動,午後很閑吧?啊啊,這周的星期二因為市教研取消了社團活動,所以那時候說不定也行]

徹底無視雪之下的疑問,由比濱自顧自地安排起來.但是,說起來市教研這個詞在中學時代聽到過.市教研是指市教育研究會,因為教師不得不參加,就會縮短授課且暫停社團活動.

嘛,由比濱的打算不是不清楚.有以國立理系作為志願的學年第一的雪之下,還有國語年段第三的我在的話,在測試之前應該很有把握了.不僅如此,有一個傻瓜妹妹的我有關教學還是有自信的.沒有教出成果只因為妹妹是傻瓜.

如果說有一個問題,就是我沒有幫忙的意思.

問我討厭什麼的話,我最厭惡自己的私人時間被奪走.討厭到拒不參加體育祭之後的慶功宴.看吧,不是因為沒有被邀請哦!時間是有限的資源,為了他人而抽空是非常痛苦的.

[啊……]

怎麼拒絕呢?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話題在向莫名其妙的方向前進.

[那麼,普雷那的薩莉亞餐廳行嗎?]【プレナ不清楚什麼意思就用了音譯,サイゼ根據下文應該是指薩莉亞餐廳(サイゼリア),一個意式連鎖餐廳】

[我無所謂的……]

[由比濱,那個,怎麼說呢]

不早點說出來就要變為決定事項了!利落的地拒絕掉,我這麼想的時候被打斷了.

[和小雪兩人出門是第一次呢!]

[是嗎]

……………….

我,從一開始就沒被邀請.

[小企,你說了什麼?]

[沒,沒什麼…….請加油]

我覺得一個人學習更有效率呢!……絕對不會輸的.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國中暑假作業 讀書心得     下篇:第一卷 2.不管何時雪之下雪乃都會貫徹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