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三卷 第一章 于是,平塚靜再次點燃戰端的導火索  
   
第三卷 第一章 于是,平塚靜再次點燃戰端的導火索

把看著好像死海文書一般,寫著無聊東西的紙堆扔到桌子上.

"……這是啥"

一大早就看了某種本體不明字里行間散發著可怕氣息的文章.

混雜交織著既視感和違和感,不用說自然是材木座義輝老濕全力的次作資料設定.真希望在次作之前先把前作寫了.

不管怎麼看都是支離破碎,在設定資料的階段就已經矛盾頻發破綻百出.

值得欣賞的不過是主人公是孤高的劍士這一點.

孤高所以至高.所謂真正的英雄就是一個人.

因為孤高所以強大.沒有持有羈絆也就是說沒有必須守護的東西.必須守護的東西換言之就是弱點.希臘的英雄阿基里斯,或者是最強的僧兵武藏坊弁慶,就是因為有弱點才會失敗.肯定只要他們沒有弱點,就會作為勝利者在曆史上刻下自己的名字的.

因此沒有弱點,沒有必須守護的東西,和別人沒有聯系的人才是最強的.

也就是說,我,就是最強的.

在材木座寫的垃圾設定里面,這個強到作弊級別的最強劍士只有孤高這一點的設定還算現實.其他都是垃圾所以都劃掉吧.垃·圾——這樣寫上,完美了.

以清爽的感覺辦完一件事,正好妹妹小町也准備好了早飯.

工作的雙親已經出了家門,在飯廳里只有我和小町.

小町正以圍裙的姿態將兩個人份的早飯擺好.我說啊,不要在無袖背心和短褲上面穿圍裙啊,會看起來像果體圍裙的吧.

眼前是狐狸色的小圓餅和咖啡.邊上擺著果醬的瓶子.

烤的恰到好處的圓餅散發著香氣和從美麗清澈的咖啡中飄起的氣味合奏著組曲,色彩繽紛的果醬也十分甜美.美麗又治愈的早餐.

"我吃了."

"好好~請吃吧~小町也開動了!"

兩人都雙手合十之後,情緒高漲地把小圓餅往嘴里送.

"今天的早飯看上去很棒對不對,圓餅什麼的不是很英國風嗎?"

"……哈英是什麼,新的必殺技嗎?"

"不對,是超有英國感覺的意思."

"喂真的假的.而且准確的說應該是英倫風哦."

"哥哥在說什麼呢.英倫什麼的不是國家的吧."

"英國的話國際上來說是說Great Britain或者是United Kingdom整體.所以說英國樣式的應該說作英倫風,這是豆知識."

"夠,夠了啦,只不過是日式英語!就和グレート義太夫一樣的東西而已!"(グレート義太夫,藝人)

……グレート義太夫不算是日式英語吧.

一邊聽著小町瞎杜撰的詞,我把手伸向了煉乳.

順便一提在咖啡中加入煉乳的max咖啡喝法就是千葉風.再進一步說近未來的籃球動畫就是飛籃扣殺了.(飛籃扣殺·バスカッシュ!就是籃球バスケ用剛剛的構詞法造出來的……這段翻譯怒跪……尼瑪的日式英語,求更好的翻譯法.)

"我說啊,說到英國人的話不是應該配紅茶嗎"

"雖然我也知道,不過哥哥更喜歡咖啡啊.我覺得剛剛的話小町得分很高哦."

"是啊.得分沒准是很高呢.有那種分數制度的話,很好懂很不錯呢."

Yes也好no也好好感度也好全都展現出來一定會很輕松吧.No就好好的說出來,低的好感度就好好讓人看出來的話,也不會讓人誤會,只要乖乖放棄就好了.只是如此就能拯救多數的可憐男子.

聽到我一邊啜飲著偽max咖啡一邊做出的回答,小町嘴里的小圓餅好像土沙一樣掉了下來.臉色蒼白,連肩膀也打起哆嗦似的抖了起來.

"哥哥……好奇怪……"

"哈?"

"很怪啊!平常小町這麼說的話,都會冷冰冰的回應的.明明正是那冰冷的態度才反而能感受到愛的!"

"奇怪的是你吧."

你的感受性得有多豐富啊.

"嘛,玩笑先放到一邊."

雖然小町這麼說,不過因為搞不懂到哪算是玩笑,有點可怕.如果小町是會被冷淡對待而產生快感的變態的話,以後要怎麼相處也很麻煩.每天都冷淡處理然後逐漸賺取得分嗎?這算什麼扭曲的兄妹愛啊.

"哥哥最近好奇怪啊.沒有霸氣……倒是和平時一樣.而且眼睛像腐爛一樣……也是原本就這樣了.啊,吐槽半吊子……也是以前就開始了.嗯……總之很奇怪!"

"你到底是在擔心我還是在黑我啊……"

我也挺擔心自己到底是被愛著還是被討厭著的.

"嘛,最近比較悶熱嘛.很容易腐壞的吧,眼神也好根性也好."

"哦哦,說了不錯的句子嘛!"

被小町直白的佩服了我也少許的心情舒暢,哼哼地用鼻子笑了一下.不過好好想想的話,是不是被說了挺過分的話啊.

"而且是這麼回事吧.到了六月就不行了什麼的.也沒有節日,又下雨,又很熱.明明是六月卻一點獎勵也沒有,算什麼啊!"(注:六,音同日語的獎賞.)

"這句說的很糟呢."

"是,是嘛……"

小町的評價標准以外的還挺嚴格的.

一臉得意說出來的話被否定感到微妙的寂寞感.稍稍理解了一些平塚老師的心情.

一想到平塚老師,發現差不多是該去學校的時間了,要是遲到了就會吃到鐵拳的制裁.我把剩下的圓餅用千葉風的咖啡沖下去,對小町說道.

"我要走咯"

"啊,小町也一起走."

姆姆地像松鼠一樣嚼著圓餅,小町興沖沖地換起衣服來.所以我就說你不要就在這里換衣服啊.

"我先出去了啊"

好~在身後聽到小町有些延遲的回應,走出了玄關,一股梅雨時期特殊的潮濕感覺纏了上來.

從職場見學那天以來,就沒記得天空放過晴.

***

潮濕的空氣在校舍中翻滾著.在登校人群之中,人在換鞋的地方擠在一起更是讓不快指數上升.

孤零零,從這個詞的語感總會讓人想到只存在于陰暗的角落什麼的.我班上的孤零零,倒不如說是堂堂正正的上演著.就像為了證明這一點一樣,我身邊就如同台風眼一樣,在學校內形成了真空地帶.

朋友多的家伙在這悶熱之中還要被帶有36度高溫的物體包圍著真是不得了呢.梅雨夏季孤零零的舒適實屬異常,竟然能享受通風良好的學校生活.

換好鞋抬起腦袋,正好撞上了某張熟識的臉.

"啊"

由比濱結衣正提好室內鞋,一副困擾的樣子把視線飄到一邊.我沒有移開視線,而是像平常一樣搭話.

"早"

"……嗯,嗯."

到此對話結束.重新背好書包.涼爽的亞麻油氈地板只響起了一個人的腳步聲.這聲音也漸漸混入了雜亂的腳步聲之中.

我和由比濱之間微妙的氣氛從周六那天開始就沒有變過,這幾天一直持續著.不知不覺又到了周五.早上被主動打招呼,或者是在教室里一起走什麼的也沒有,回到了和以前一樣及其和平的生活.

Ok!超cool!完全的reset!

本來孤零零就是給誰也不會添麻煩的存在,和別人沒有關聯,就不會給別人留下印象.簡直是究極的生態環保健康可持續的清潔生物.我通過reset重新取回平穩的心態,由比濱也從虧欠中解放,回到了原現充的生活中去.作為選項來說肯定是不會錯了.不,倒不如說是無比正確.

再說了,不過是救了小狗程度的恩情,連掛在心上的必要都沒有.而且也不過只是碰巧偶然的,就像還回丟了的錢包,給老年人讓座的級別的事情,然後"不妙,我真是做了件大好事!別把我和那邊那群吊兒郎當的白癡們當作一路的,我可是有人性的!"這樣一個人可以自娛自樂的事情而已.

這樣碰巧的事情不論何時都沒有掛在心上的必要.我孤獨入學的起因根本沒有特別在意的必要.

所以這件事就到此為止.Reset之後各自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去就好了.雖然人生不能reset,人際關系卻可以reset.這就是我,和中學的同學一個人也沒聯系過……這不叫reset,叫delete,呵呵.

***

干燥無味的第六節課結束了.

因為我是刻苦用功的學生,所以在上課中和誰也沒說過話地安靜的上了每一節課.

順帶一提第六節是口語課.要和邊上座位的人半強制地進行英語對話.不過練習開始的瞬間邊上的女生就開始玩起了手機,雖然被巡視的教師看到有可能會被批評,不過依靠著我的固有技能·氣息遮斷,沒有被發現就完事了,真不愧是我.

……不過這個技能,什麼時候才能解除啊.

放學的HR結束之後技能的效果也絕贊持續中,誰也察覺不到地收拾好了東西.這是什麼間諜啊.

不妙.沒准接下來會被CIA挖角也說不定.要是搞錯了被AIC挖角了的話,就乖乖地制作天地無用的OVA吧.(AIC,某元老級動畫制作公司,《天地無用》是其名作.這例子舉得甚是微妙,有興趣可以百科.)

思考著這樣的事情,身後淨是"這才是青春!"的不體諒他人的喧噪聲不斷聒噪擴張著.

准備前往社團,一邊做著准備一邊頻頻說著前輩和顧問壞話的運動部.

"今天帶了什麼好吃的?"這麼說著笑作一團的文化部.

還有,聊著放學後的游玩計劃的歸宅部.

其中有著聲音最大的吵鬧著的一伙人.

"今天顧問竟然休息,真是羨慕足球部啊."

一看原來是葉山他們男女七人混在一起,圍成一圈聊著天.其中棒球部的童貞風見雞大岡正抱著不平.然後,橄欖球社的那個沒出息大和恩恩地點著頭.然後接過傳球的金發的得意忘形戶部就開始吵鬧.

"糟了!你們今天有社團的家伙真不走運!咋辦類—?今天咋辦類—?"

"隨便了."

三浦像是對戶部所說的一點興趣也沒有地右手拿著手機玩著,左手不斷地捋著鑽頭一樣的卷發,一旁的海老名同學和由比濱陪著,今天班上的女王大人也好好地君臨著.

被三浦托付,戶部突然就有了干勁似的.

"那麼31好不好?去31成不?"(注:31冰激凌)

在一瞬間的停頓之後,三浦啪嗒一下合上了手機.

"欸?一點也不好———"

完全不是你說的隨便不是麼!

一不留神就在心里對他們的對話吐槽了.孤零零的吐槽技藝就這樣一天天不斷磨練著.

不留意就把目光向著三浦他們移過去.

然後就和其中的由比濱目光重合了.

"……"

"……"

明明都互相意識到了對面的存在,也不去說話,就像監視對面的舉動似的不斷互相偷看.

舉例的話就像在當地的車站的時候,在站台上別的乘車口看到同一個初中的同學,"糟了,貌似是大船君……"如此我這樣察覺到的時候,對面也"啊……是誰來著……比,比啥來著,嘛隨便了."的狀況,你好好給我回憶別放棄啊.

啊,是這麼回事.並不是因為對方記不住我的名字,而是我的記憶力不一般,大腦十分優秀的緣故.孤零零對記住人的名字意外的十分拿手.因為每次被搭話都心驚膽戰的緣故吧.

要說記憶力得有多好的話,向著一次話也沒說過的女生叫名字,那個女生會露出"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好可怕……"被恐怖扭曲的表情.嘛,我的事情就到此為止.

總之,我和由比濱的關系就像一流的劍豪間交手之時互相試探的瞬間一樣."這場比試……先動的一樣就輸了呐……"一樣的氣氛.

打破這份微妙空氣的,是三浦.

"果然還是去打保齡球吧"

對著三浦這個不著邏輯的提案,海老名同學點了點頭.(只有海老名,八幡是帶敬稱的,果然上次的本性流露把他嚇著了吧.= =.)

"我知道了!大頭釘絕對是誘受的!"

"海老名,安靜一點,擦乾淨鼻血.好好做好你的偽裝."

一邊呆住了說著,三浦向著海老名遞出了紙巾.意外的溫柔啊——雖然這麼想,不過怎麼看都是電話俱樂部的紙巾,所以有點微妙.(電話俱樂部,某種風俗產業的店,詳情我也不懂= =.)

"保齡球可以有啊!不如說除了保齡球以外都不在考慮范圍內!"

"對吧!"

得到了戶部贊同的三浦自豪的揪著鑽頭.但是葉山似乎不這麼認為地擺出了一副在考慮什麼的姿勢.

"不過上周去過了呐.久違地去扔一下飛鏢如何?"

"隼人這麼說的話就這麼辦吧~♪"

三浦瞬間就翻了個個,你的特技難道是是翻面子嗎?(注:面子是日本一種游戲,總之就是把卡片什麼的翻來翻去,具體我也不懂.= =,)

"那麼就去吧.沒玩過的人告訴我,我教你哦."

如此說著,葉山從椅子上站起來走掉了.三浦,戶部.海老名也跟了出去.察覺到了某個慢了一拍的存在,三浦回過頭來說道.

"由依,你在干什麼,走了哦."

"欸,啊,啊……嗯,現在就來."

就這樣,在會話中只負責聽的由比濱慌張地拿起書包站起身,啪嗒啪嗒小跑著從我身邊經過的時候步調慢了一下.是在猶豫著嗎,是和三浦他們一起走,還是去侍奉部.

嘛,這是因為這家伙太溫柔了,明明沒有在意這邊的必要的.

可是就算想著不去在意就好,我總在她眼前晃來晃去也不可能不在意的吧.

不好不好,孤零零可是絕對不能給別人添麻煩的.

這里就早點走吧.比企谷八幡要颯爽(cool)的走咯.要說有多颯爽(cool)就像能把錄音機里面說的內容預先吹進去那麼颯爽.(注:這是什麼捏他,求助= =.)

COOL!COOL!COOL!

我極力不去看向由比濱那邊,悄悄從教室中溜了出去.

***

特別樓四層,侍奉部的部室里,雪之下雪乃像往常一樣一副平穩不變的冷淡表情坐在房間的最深處.

和平時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在看文庫本而是在讀時尚雜志這一點上.真稀奇.

要說還有什麼不一樣的話,就是換穿了夏季制服.

雪之下並沒有穿著西式外套,而是換成了學校制定的夏季背心.雖然學校制定換言之就是老土的代名詞一樣的東西,不過雪之下一穿就漂浮著一股清涼感.真是不可思議.

"好"

"……什麼啊,是比企谷君啊."

雪之下發出輕輕的歎息,馬上又把目光落回到時尚雜志上.

"我說,別一副換座位時隔壁的女生一樣的反應.你這不是比平時更加若無其事地傷人嗎."

平時的學校生活也並非是精神創傷的量產地,只不過什麼事情也沒發生的生活中時常埋下會精神創傷的種子而已.哎呀,尤其是在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上,相比之下更加接近心里話所以性質更惡劣啊.

每個月例行的換座位可謂是最典型的例子了.

"明明我什麼壞事也沒做,為什麼會有一種好像是都我的錯的氣氛啊.既然是抽簽決定的那麼應該去怪抽到我身邊的壞運氣才對啊."

"倒是承認了自己身邊的座位是最差的這一點呢……"

"我才沒說是最差的呢,是你先入為主的想法吧."

"對不起呢,下意識真是可怕."

這麼說的雪之下微微一笑.雖然下意識這一點上又增加了多余的傷害.

"剛才那麼說也只是不小心下意識的,別在意.我以為會是由比濱同學來著."

"啊啊,是這麼回事啊."

雪之下會這麼想也不奇怪.由比濱這幾天並沒來部室里露臉.所以肯定會在意今天會不會來的吧.

"前天是去動物診所檢查,昨天是家里有事……"

一邊看著手機的屏幕雪之下小聲說著.應該是由比濱發過的郵件吧.沒給我發過的郵件什麼的.

最終,由比濱今天也不會來部活吧.

就算來的話,我也會采取和今早同樣的態度的吧

變成這樣的氣氛的話,最後會怎麼樣我也不清楚.

不知不覺拉開距離,不知不覺斷絕了交流,然後,不知不覺變得再也不會見面.這就是我.

小學的同學也好,中學的同學也好,大家都是這樣不再見面的.和由比濱大概也會這樣.

部室很安靜.

只有雪之下翻動雜志的不斷反複的廉價的聲音.

話說回來.最近老是十分吵鬧呢.最開始只有我和雪之下的時候一直是沉悶的度過,剩下的時間就只是互噴而已.

不過一兩個月之前的事情,竟然會這麼懷念,就在我盯著門發呆的時候,雪之下就像看透我心中所想一樣開口了.

"由比濱同學的話今天也不會來了哦,剛才來郵件了."

"是,是嘛……也,也不是很在意由比濱的事情哦!"

"那個惡心的口氣是怎麼回事……"

一邊放下心地撫著胸口,意識從門那邊離開看向了雪之下.

雪之下悄悄地歎了一口氣.

"由比濱同學,是不是再也不會來了呢……"

"你去問問她不就好了."

雪之下的話應該是和由比濱一直好好保持聯系的,問問的話一定會回答的.

但是,雪之下無力的搖了搖頭.

"我不能問啊.我要是問了的話,那孩子一定會說來的,就算她不想來……也會來的吧……"

由比濱結衣就是這樣的人.比起自己的心情會把其他事情看作優先.所以會和孤零零搭話,發郵件也會給你回信.

不過,這是溫柔也好同情也好,僅僅是義務而已.然而卻會讓經驗值低的男生"啊,啊類?某非……這家伙喜歡我?"這樣誤會這一點上實在令人困擾.明明還是更加簡單易懂一點的好,我說真的.

如果有著能將女孩子發來的郵件自動轉換成帶敬語的軟件就好了.這樣也就不會有奇怪的期待什麼的了.阿類,這玩意賣得動嗎?

我正做著大發橫財的白日夢,雪之下沉默著盯著我看.

被這樣端正的面容盯著看的話會心跳加速的.因為恐懼……

"您有什麼事嗎……?"(八幡變敬體了= =.)

"你和由比濱同學之間發生什麼了嗎?"

"沒,什麼也沒有."

即答.

"要是什麼也沒發生的話,我認為由比濱同學不會突然不來的.吵架了嗎?"

"沒,沒吵架,我覺得."

被雪之下這麼質問,一不小心就語塞了.

不過我也並沒有說謊,那算不算吵架我也沒法判斷.

原本我們之間也沒有到吵架這麼深程度的關系,孤零零是和平主義者.在無抵抗之前無接觸,從世界史的角度來看就是超·甘地.(甘地我就不多解釋了= =.)

我所知道的吵架只有兄妹之間的吵架,那是我還是小學生時候的事情了.大抵都是以小町召喚出父親,我的生命值歸零結束的.要是父親不在的時候吵起來的話,陷阱卡發動,母親一出來的話,最後還是我輸.(游戲王= =.)被一通說教,到晚飯的時候,以關系好好的圍坐在飯桌旁將兄妹吵架結束掉.

當我這麼沉默著思考的時候,就像計算著時間一樣雪之下再次開口了.

"由比濱同學考慮不周,又不夠慎重,經常不怎麼思考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別人的私人領域也毫不在意的就踏進去,隨後又隨便糊弄過去,最後又引起騷動."

"你倒是更像在吵架……"

要是本人聽到了估計都哭出來咯.

"請你聽到最後.雖然有各種各樣的缺點,……不過,並不是壞孩子."

雖然覺得都舉出這麼多缺點了,不是壞孩子還能是什麼,不過看到雪之下一邊紅著臉頰一邊視線外移,用要慢慢消失不見的聲音說出來,也能明白這是雪之下流的最大稱贊了.要是本人聽到了估計都哭出來咯,感動的.

"嘛,這我也知道.並不是吵了架什麼的.本來吵架這種事情是更加親密的家伙們才會做的事情吧.所以比起說是吵架……"

我因為語塞而撓了撓頭,雪之下將手抵在下巴上做出思考的姿勢.

"口角,之類的?"

"啊啊,雖然有點類似,我認為還是有些不同,雖然沒說中但是更接近了."

"那麼是戰爭?"

"沒說中而且還更遙遠了."

"那,殲滅戰."

"你聽我說的了嗎,我說更遙遠了."

不知道為什麼向著更激烈的斗爭的方向去了.思考的這麼自然也太織田信長了.(織田信長大家都懂得,軍神.)

"那……就是分歧,之類的了呢."

"啊啊,就是那樣的感覺."

倒不如說就是那麼回事.就是為了得到了正行之地圖的那玩意.(勇者斗惡龍里面的幻之地圖,需要通過交錯通信(すれ違い通信)獲得,分歧在日語里也是すれ違い.)

中學的時候,要進行交錯通訊的時候,同學們就會"這個8man是誰?"一瞬間騷動一番.(8man,以其命名的漫畫的主角機器人,我去查了一下wiki,對他的描述是這樣的:8マンのボディは,谷博士が國外から持ち込んだ戦闘用ロボット08號である.ハイマンガンスチール製の身體,超音波も聞き取れる耳,通常の壁なら透視できる「透視裝置」の付いた眼,弾丸よりも速く走れる能力を持ち(最高3000km/h),原子力(ウラニウム)をエネルギー源とする.不會日語的同學看看其中的漢字部分也能猜個大概齊.)

不過話說回來,游戲機的那個什麼通信機能還是趕緊取消比較好.要是聯網對戰還好,需要和身邊的人有交流為前提的游戲設計毫無疑問就是"孤零零殺手"("孤零零殺手"(ぽっち殺し)音近"痛宰"(ぶっち殺す),這個詞的話,某幻想殺手的名台詞里就有).拜此所賜根本沒法進化圖鑒就完不成了哦.(pokemon,口袋妖怪的通訊進化大家應該都知道的= =.)

"是麼,那麼就束手無策了呢."

雪之下吐出小小的歎息合上了雜志,一副把話咽在肚子里,只是看透一切陷入消沉的軟弱樣子.

就此,雪之下不再發問.不論何時,我和雪之下都保留著距離.

我和雪之下保持距離感的方式大概很相近.

世間若是就某一話題而交流的話,會觸及到個人的隱私的情況十分稀少."今年多大?""在哪里住?""生日是哪天?""有兄弟姐妹嗎?""雙親的職業是?"這種話自己從來沒有問過.

其中的理由可以猜到幾個,可能是本來對他人的就沒有太大的興趣.也可能是不想踩到地雷.嘛,還有,孤零零本來就不擅長提問題,就是這麼回事.一點脈絡都沒有的質問,總覺得居心不良.

不問過于深入的問題,絕不探入對方的的領域,因此才會像劍之達人之間的互相試探一樣.

"嘛,這就是所謂的那個吧,所謂的'一期一會’什麼的.有相遇就會有離別."

"明明是十分美麗的話語,為什麼你一用就向著相反的感覺去了,真是奇怪啊……"

雪之下呆然的這麼說了.實際上,小學的時候,和轉了校的家伙做出會寫信的約定之後唯獨沒有給我回信,然後我就有再也不想寫信的感覺.明明有好好給健太君回信的……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來者必拒,去者不留.大概這才是不會背負風險的唯一方法.

"不過……確實,人和人的連系意外的無趣,因為一些細碎的事情就會簡單的毀壞."

帶著些自嘲的口氣雪之下喃喃道.

就在這時,門唐突的"嘩啦"一聲打開了.

"不過也會因為一些細碎的事情就建立起來了喲,雪之下.還沒有到放棄的時候."

說著隨便又帥氣的台詞,飄動著白衣向我們走來的還能是誰.根據對我平日造成的攻擊評判肯定就是平塚老師.

"老師,請你敲門……"

平塚老師完全沒有在意雪之下的抱怨,環視著部室.

"嗯.由比濱不來部室已經一星期了嗎……雖然現在的你們應該已經盡自己所能想過要做些什麼了…….某非現在已經是重症了嗎.真是的啊"

平塚老師用了好像感慨著什麼一樣的口氣.

"那個,老師……有什麼事情嗎"

"啊啊,就是這個.比企谷,之前和你說過的.慣例的'比賽’的事情"

說到比賽我確實想起來了,我和雪之下之間到底那一邊才更懂得'侍奉’的徽章戰斗(ロボトルファイト)的玩意.(徽章戰斗,ロボトルファイト,出自動畫徽章戰士,具體我也不懂= =.這玩意是啥.)可不是ロボポン的那玩意啊(ロボットポンコッツ

和徽章戰斗音近,某部漫畫).

在這之前,平塚老師說過比賽的規則要有一部分的改變之類的好像游戲公司才會說的話.

"今天我就是來發表新的規則的."

平塚老師交叉雙臂,擺出仁王站姿.我和雪之下也調整了下姿勢坐的更端正一些,然後互相看了一眼.平塚老師還在做著充足的醞釀,那份磨蹭的舉動反而增添了緊張感.仿佛能意識到自己吞下吐沫的喉嚨發出的聲音一樣的寂靜.

像是將這份流淌著的沉默破壞一般,平塚老師嚴肅的開口了.

"請你們之間互相厮殺吧."

"……好古老."

最近周五的特別放送里也看不到了.

(中間有一段全是a的我實不會翻了,等我有機會問問日本友人的)

話說回來最近的高中生不會知道那部電影(應該是指電影《大逃殺》系列,已經被列入限制級的電影)的了吧.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向雪之下看去.雪之下就像看著路旁的垃圾一樣的冷淡眼神看著平塚老師.

某種意義上承受視線直擊的平塚老師,要糊弄過去的咳嗽了一下.

"咳咳……總,總之,簡單來說就是適用于大逃殺的規則.因為是三人混戰所以長期化的戰斗漫畫才是王道.簡單地說就是YAIBA的花古夜篇了呐"

"又說了一些令人懷念的名字……" (YAIBA,青山剛昌的漫畫,這貨在柯南之前好久出的,可想而知得有多古老.)

"因為是三人混戰的大逃殺,當然也可以結盟共斗啦.你們不光是互相對立,最好也學著互相協力比較好."

原來如此,確實最開始就商量好把礙事的家伙先擊潰是大逃殺的定式.

"也就是說,一般情況下比企谷君都會是在不利的狀況中戰斗了呢……"

"沒錯."

在我提出抗議和反駁之前,就已經被順理成章的接受了.不管怎麼想都是我VS另外兩個人的構圖.不過,和達到徹悟的境界的我相對比的,平塚老師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放心吧,今後也會不斷積極地勸誘新部員加入的.啊啊,當然去勸誘的是你們啦.也就是說通過自己的手可以增加同伴的數量哦.目標!151只!"

雖然平塚老師自信滿滿的說著,不過在同伴的數量上會如實的反映出年齡,最近應該都接近500只了吧.(這個捏他應該是在吐槽老任的口袋妖怪越出越多吧= =.當然151只那個年代都是15年前的了,這是吐槽平塚老師的年齡.)

不過,這個人真是把增加同伴說的這麼簡單啊.

"不管是怎麼做都是對比企谷君不利的規則呢.都沒有勸誘的對象."

"真是不想被你這麼說呢……"

"什麼嘛,你們不是都已經讓一個人入部了嗎.不要想得那麼難."

嘛,要說的話確實如此,不過,不論何時都沒有可以順利進行的保證.

(口袋妖怪動畫op1的歌詞括號里面是大木博士賣萌的歌詞,原文里也有,要是沒有大木博士我都沒看出來喵.= =.大老師賣萌可恥啊喵.)

實際上,那個順利成功的由比濱現在也不在了.也許是因為注意到了這一點的緣故,平塚老師的表情少許陰暗了一些.

"話說回來,由比濱也不來了呢……正好.在補充人員缺失的意義上去招攬新部員吧"

平塚老師這麼一說,雪之下立刻用吃驚的表情看去.

"等一下!由比濱同學並沒有說不干了……"

"不來的話是一回事哦,幽靈部員對我而言毫無必要."

剛才表情中平和的氣氛消失了,平塚老師用只能感受到寒氣的強烈眼神向我和雪之下掃視著.

"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這並不是詢問或是確認,而是訓誡吧.采用疑問句也是在側面責備著我們的過失.

無法做出回答,我和雪之下沉默著.平塚老師繼續說道.

"這里並不是你們的玩樂俱樂部.要玩青春版的過家家給我到別的地方去.我希望你們能在侍奉部完成的是自我變革,而不是把自己泡在溫水里自我欺騙."

"……"

咬緊著嘴唇的雪之下游移著視線.

"侍奉部並不是在玩.而是正經的總武高的社團活動.而且就如你們所知,要照顧沒有干勁的人只需要到義務教育為止,既然自己選擇了這個地方,沒有意志的人只能滾蛋."

干勁和意志嗎……

"那,那個……我干勁和意志都沒有,可以滾蛋了嗎……?"

"你認為受罰的人擁有那種自由嗎?"

被拳頭的關節不斷響著的平塚老師瞪了.

"您,您說得對……"

果然還是逃不了嗎……

平塚老師在輕微的威嚇了我之後,再次看向雪之下.雖然雪之下面無表情,在態度之中也帶著些許不滿.

看到了這個的平塚老師像是有些受不了的微笑了.

"我也明白,因為由比濱的緣故,部員增加,活動也活躍起來了.還是再有一個人的話平衡性會比較好.所以你們在周一之前給我確保一個有著干勁和意志的人作為補充."

"周一之前有個有著干勁和意念的人嗎…….還挺詳細的……喂,最終不會被山貓給吃了嗎"

"你還真是喜歡宮澤賢治呢……"

國語學年三位和貌似第一位確實容易交流.

(宮澤賢治的童話《山貓與橡子》,我去看了一下,完全沒看懂= =.)

不過到周一為止的話,包括今天在內也只剩四天了.在這期間帶來一個對侍奉部的活動有干勁,同時有著自我變革意志的人,這可是相當亂來的難題呢.什麼啊,輝夜姬嗎?——啊啊所以這個人才結不了婚啊.(輝夜姬的故事= =.部分來說就是輝夜姬給求婚者出了三個超級難題作為考驗,然後沒結婚就飛到月亮上去了= =.這吐槽太狠了.)

恐怕到時候會和輝夜姬一樣,從本家那里來人接的喲.(月亮上的人接輝夜姬回了故鄉,這里恐怕是說老家會強迫平塚老師去相親= =.)

"真蠻橫……"

將僅有的抵抗含恨說出,平塚老師只是微微一笑.

"真遺憾,我認為這是本人風格的溫柔哦."

"這算什麼嘛……"

"不明白就算了.那麼,今天的部活就到此為止了.確保部員的事情給我想些辦法."

平塚老師說完就不講理的把我和雪之下趕了出去,又把兩個人的書包之類的東西從房間中扔出來之後,砰的關上了門,上了鎖然後就若無其事的走掉.

對著那個背影雪之下搭話道.

"平塚老師,我先做個確認.只要可以'補充部員’就可以了吧?"

"說的沒錯哦,雪之下."

只是簡簡單單留下這麼一句話平塚老師就離開了.只是在回頭時的表情不知怎麼的帶著笑意.

目送平塚老師離開之後,我和雪之下看了看彼此.

"呐,人員補充要怎麼做?"

"誰知道呢,邀請別人之類的事情一次也沒有做過,不太清楚呢.不過心中有想要讓他加入的人呢."

"誰?戶塚?是戶塚?還是戶塚呢?"

其他人怎麼也想不到.實在無法考慮到戶塚以外的人啊.

在我的怒濤般的戶塚攻勢下,雪之下一副為難的表情.

"不是的.雖然可能也會請他加入,不過不是有更簡單的方法嗎?"

雖然雪之下這麼說,不過會和我們搭話的也沒有其他人了.絞盡腦汁也只能想到葉山隼人那個稀世真現充.嘛,要是拜托葉山的話,他應該會幫忙的吧,不過擁有干勁而且抱有意志這一點達沒達到也不太清楚.其他人就再也想不出了.啊?你說材木座?這名字真少見,那是誰啊?

看到我懶得去想,雪之下小小的歎了一口氣.

"不明白嗎?我是指由比濱同學哦."

"哈?她不是不干了嗎?"

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拂了拂肩上的頭發,用飽含意志的眼神向我看來.剛剛一直有的那股看透世俗的感覺完全消失不見了.

"那又如何?再一次讓她加入不就好了.平塚老師說只要補充人員就行了."

"嘛,雖然確實是這樣……"

確實,只要補充了人員就解決了.只是與其說是遇到瓶頸,倒不如說是干勁的問題.總之,只要由比濱自己沒有動機的話就再也不會靠近這個部室了.

雪之下自身似乎也察覺到了這個問題,思考一樣的把手放在下巴上.

"……總之,要想些辦法讓由比濱同學像往常一樣回來."

"你干勁真不得了呢"

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有些自嘲的微笑道.

"是呢……雖然是最近才察覺到的,這兩個月之間我變得喜歡上這樣了."

"……"

我肯定是張大了嘴的.

雪之下竟然會從嘴中說出這種話……

面對我的無言以對,雪之下似乎有點狼狽,臉稍稍紅了一些.

"干,干什麼啊?表情這麼奇怪."

"啊,沒什麼.而且我才沒有什麼奇怪的表情."

"就是有."

"才沒有."

"訂正,就是目前表情也是現在進行時的奇怪."

那麼告辭,這麼說著雪之下走掉了.側臉上完全看不出直到剛剛為止還有的消沉表情,而是同平常一樣的,一副無畏的自信滿滿的雪之下雪乃的表情.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第一章 于是,由比濱結衣去學習了     下篇:第一卷 3.由比濱結衣總是東張西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