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三卷 第二章 我和戶塚彩加的青春戀愛喜劇果然沒坑爹  
   
第三卷 第二章 我和戶塚彩加的青春戀愛喜劇果然沒坑爹

在受到蠻橫的命令二十分鍾後,我在停車場准備回家.

就如雪之下所說,引出由比濱的干勁然後請她回來應該是最省事的方法了吧.

我對由比濱回來這件事也沒有什麼異議.在reset了的現在,應該已經保持在合適的距離了.之後只要維持住就應該不會有問題了.

那麼,要怎麼激發出由比濱的動機呢?

總不能為了帶回來就在脖子上套上繩子牽著回來什麼的.要是說"請你回來吧"又不能變成以前那樣的氣氛了.

——到底要怎麼辦啊.

先好好考慮一下.

不過……還是不明白.道歉?但是我又沒做錯什麼啊……

和小町吵架的時候,最後都會在一種稀里糊塗的情況下結束…….這回的事情總覺得不會稀里糊塗就完事的…….

就在我陰沉地不斷撓著頭的時候,被不經意的搭話了.

"八幡?啊,果然是八幡!"

回過頭去,被夕陽照得閃閃發亮的戶塚彩加正害羞著.僅僅是站在那里,飛舞的塵埃就因為光的粒子改變了樣子……戶塚簡直就是天使.

一瞬間被吸引住的我覺得還是應該裝酷到底.

"喲."

"嗯!喲!"

為了呼應我一般戶塚也舉起一只手,稍顯生硬的動作可能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緣故,還露出了"嘿嘿"的害羞笑容.不行了實在太可愛了.

"八幡也是現在回去麼?"

"啊啊,戶塚也已經結束網球部的活動了嗎?"

身著運動服的戶塚往上背了背球拍稍稍想了一下,搖了搖頭."雖然還沒結束,因為晚上還有課所以我就先走了."

"有課?"

怎麼講呢,像戶塚這麼可愛的應該會去沖繩演藝學校之類的地方上課然後成為偶像吧.(沖繩演藝學校,1383年建立的表演藝術學校,培養了眾多傑出的歌手,偶像和演員.)好!我要買100張CD,抽到握手券之後再找個地方賣掉!

"那個呢,是網球的課啦.部活只有基礎練習不能當做主要的"

"誒——還是挺認真在練的嘛"

"沒,沒那麼厲害啦……因為……很喜歡的關系"

"誒?不好意思,請你再說一遍……"

"沒那麼厲害?"

"不是那個,是後面的."

"因為……很喜歡……"

"ok!這次聽清楚了!"

我猛按心中的X鍵把剛才的話銘記在內心深處.

我大大的歎了一口幸福的呼吸,戶塚一副呆呆的表情"嗯?"的歪著頭.總之我的目的達成了!Mission Complete.

"啊,不好意思啊戶塚,是要去上課的吧?走了啊,拜拜."

輕輕的揮了揮手之後跨上了自行車.正要騎出去.後背傳來的小小的抵抗感,像是有什麼在拽著一樣.回過頭去原來是戶塚抓住了我的襯衫.

"那個……上課是從晚上開始的,所以在開始之前有點時間……,離車站很近,走著很快就能到……不是,我是想說,要一起去玩嗎?"

"誒……"

"要是有時間的話,就好了呢……"

大概被這麼拜托了還會拒絕的家伙不可能存在吧.就算之後還有打工,我也有自信肯定會請假.然後到生活不能自理為止都會一直請假下去.

如果是來自女孩子的邀請的話,首先要環顧四周,找出組織懲罰游戲的那些家伙們,在確認之後不管結果如何都拒絕掉.

戶塚是男人.

……是男的啊.

嘛,但是是男的嘛.不管怎麼樣都有絕對的安心感.

以戶塚為對象的話,即使被溫柔的對待了也不會產生誤會,也不會趁著氣勢不小心告白被狠狠的甩掉,留下亂遭一把的印象.嘛,雖說向男人告白云云在說出口的時點上我在社會上的印象就已經崩壞了.

"我要去.反正回到家也就是看看書什麼的."

這還真是相當嚇人程度的沒有事情做啊.看書,看漫畫,看事先錄好的動畫,打游戲,膩了之後學習.而且這些還都相當有意思所以還挺麻煩的.

"是嘛,太好了……那我們去車站吧!"

"你要坐後面麼?"

我砰砰地輕輕拍著載重架問到.

兩個男人共乘一輛腳踏車也不是什麼新鮮的事情,倒不如說挺常見的.所以,戶塚坐在後座上緊緊環抱住我的腰說"八幡的背……好寬呢"什麼的一點不自然的地方都沒有.

然而戶塚使勁搖著頭.

"不,不用了啦.我,挺重的……"

不管怎麼看都比那邊的女生還輕……雖然想這麼說,我也只是回答是嘛.畢竟戶塚不太喜歡被像女生那樣對待呐.

"到車站雖然有點遠,我們一起走著去吧."

戶塚有些害羞的沖我微笑了一下,在我之前一步走了出去,我也推著自行車跟在後面.

一邊走著,時不時還回頭,像是要偷看我的表情一樣悄悄仰視著看我.走五步看一下,走八步看一下.……哎呀,不用這麼擔心我也能好好跟住的啦.

兩人互相不說話的拐過了薩莉亞旁邊的公園,向著步道橋的方向前進.總覺得好像正在交往中的初中生情侶一樣一邊互相在意著卻總是失去開口的時機的,酸酸甜甜的一段時間.小鹿亂撞的我都要死了.

跨越國道的步道橋是兩層的構造,上面是汽車,下面是行人.吹來的風將汽車廢氣一腳踢開,在陰涼下不斷運輸涼爽的空氣.

"好舒服啊八幡."

以此為契機,戶塚在五段台階之上回過頭來,那清爽的笑容都想讓人照下來用JPG保存一樣,十分的具有初夏感.

"是啊,這種程度用來睡午覺剛剛好呐."

"八幡在課間都睡了那麼多了還會想睡啊?"

戶塚一邊嗤嗤微笑著一邊問道.不是那麼回事啊……只是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事情做所以才總之睡了再說的……

"在西班牙有種叫'謝斯塔’的午睡的習慣.通過這種行為可以減輕困意,下午的工作效率會上升的.聽說這是在某些企業里很常見的做法呢"

"誒……八幡是好好想過才睡午覺的啊."

"啊,那啥,算,算是吧."

當然根本沒這種想法的,只是扯了一些貌似靠譜的話而已.這都完全信了真是沒想到,有點得意忘形了呐…….有點搞不懂是因為我如此的受到信賴還是戶塚很容易騙呢.大概是後者.將來很可能被壞男人給勾搭上.好擔心啊.我不把戶塚保護好可不行!

爬完步道橋很快就要到車站了.在筆直的路上我們以不變的速度前進著.

當車站出現在視線之中的時候戶塚稍微放慢了步調,可能是煩惱要往哪個方向走.

"去哪?"

"誒多……哪里有可以在短時間內就變得心情愉快的地方呢……"

"……積累了很多壓力了嗎?"

怎麼說呢,有種強烈的罪惡感.啊啊,話說我家貓剛來的時候由于逗弄過頭得了圓形脫毛症.就因為這件事直到現在貓都不太親近我.賞玩系動物要是照顧過頭的話會產生壓力的,對戶塚也要多加注意才行啊.

"啊,那個,不是說我啦……"

"雖然不是很明白,總之卡拉ok或者電玩中心的不行嗎?"

"要選哪個呢?"

被難以做出決定的戶塚這麼問了,得好好想想.

卡拉ok和電玩中心都是可以讓心情愉悅的好地方,一個人一首接一首的點歌,放聲高唱然後稍稍出汗的感覺非常的舒服.不過唱了五首歌之後喉嚨和精神就疲憊了,不知哪來的店員端來飲料的時候那股氣氛也尷尬的不得了.而且在結束之後會產生非常強烈的"我到底在干些啥啊……"的感覺.

另一方面游戲中心就會讓人產生恰如其分的愉快心情.比如說,格斗游戲就是只是高手之間的舞台,菜鳥要是隨便摻和的話只會被狩獵掉,不過要是猜謎游戲就能度過一段愉快的時間.最近默認的都是聯網對戰,甚至可以和全國的挑戰者進行淘汰賽.然後在這個過程中一邊"哼,無知的家伙"小聲念著一邊不斷贏下去感覺相當爽.之後一心只想著打上海完成萬里長城制霸的目標,回過神來的時候都已經過了三個小時什麼的真是最棒的消磨時光的方式.結束之後,"我到底在干些啥啊……"的感覺也是最棒的.(上海是一種牌類游戲的名稱,大概是以一定的規則從麻將山里抽出特定的牌,達成一定條件就叫萬里長城,作為chinese真是感覺無比蛋疼= =.)

嘛,問題就是不哪邊最後都會覺得"我到底在干些啥啊……".

卡拉ok還是電玩中心,就好像哪里的料理評選會式的終極選擇難題一樣,真不愧是千葉.這種時候解決的方法還是有的.

"嘛,去姆大的話哪個都有"(姆大陸的簡稱,日本某連鎖綜合娛樂中心)

值得一提的是,姆大是被稱為綜合娛樂中心的存在,卡拉ok游戲中心什麼的自不用說,就連保齡球台球,酒館都一應俱全.嘛,只要是繁華地段的話就會有很多的人,所以在去之前要做好充足的自衛對策的准備,

"是嘛……那就去姆大吧"

被這麼催促著我推著自行車走過車站的環島,把車停在了姆大的自行車停車場.

乘上電扶梯,朝著首先映入眼中的電玩中心走去.

一進入大廳,聲音的洪水就從四面八方湧了過來,一瞬間好像進入了不同的世界一樣.閃閃發亮的裝飾燈,升起的煙,不輸給音響的笑聲.

手邊的是抓娃娃機的區域.

在看到情侶一邊大呼小叫的吵鬧著一邊操作著機械臂的瞬間就產生了想回去的沖動.混蛋啊,不良們你們都在干什麼呢,趕緊沖他們下手啊.之後去麻煩警察你們再互毆好了…….

情侶的男方要麼就是在和娃娃機苦戰,要麼就是在和店員交涉請他們把娃娃取出來.最近貌似讓店員代為取出來的服務也有了.

寬松教育要是在這麼進行下去的話……(日本的寬松教育,讓最近的社會產生一種這是"完蛋的一代"的氣氛,嘛,我也聽別人說的= =.)

從那里經過的我和彩加走向了電子游戲區域.

"啊,好厲害……"

戶塚不由自主的說道.

雖然是我看慣了的光景,對戶塚來說貌似十分新鮮.

手邊上是格斗游戲,里面是猜謎和麻將這種所謂的桌上游戲系,中間夾著射擊游戲.右邊是卡牌游戲的機器,其中特別要使用實體卡片的那條回廊貌似最為盛況.

格斗游戲和麻將還算馬馬虎虎,然後猜謎游戲的人則是稀稀拉拉的.不能小瞧的是射擊游戲和解謎游戲(誰能告訴我猜謎游戲和解謎游戲有啥區別= =.弱雞,完全搞不懂.),經常有著好像看著白癡一樣卻打出高分的怪物一樣的人.這樣的人的表演經常造成大量圍觀形成好像展覽一樣的場景.

"八幡平時都玩些什麼?"

"我的話……猜謎或者上海吧……"

不管怎樣脫衣麻將也說不出口吧.

總之兩個人玩的話猜謎游戲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我一直玩的マジアカ在格斗游戲區的邊上.(全稱QUIZ MAGIC ACADEMY,魔法問答學院,是日本著名游戲制作會社KONAMI于2003年7月推出的大型智力問答游戲,在游戲中玩家要扮演魔法學校的學生,通過回答問題來使角色升級.游戲中的問題每星期都會更新一次,同時游戲還可以通過網絡來和身處異地的玩家對戰,配合上禦宅族喜聞樂見的背景設定和人設,本作受到了極大歡迎.以上是百科,話說這貨貌似還有動畫的,還有制作公司就是AIC= =.)

"戶塚,這邊."

因為周圍聲音很大所以我一邊做著動作一邊說道.戶塚點了點頭,然後揪住我的襯衫跟了上來.那,那個……因為戶塚貌似是第一次來所以為了防止迷路也只能這麼做了呢.嗯,一點不自然的地方都沒有.非常自然.Super natural.

這時,在從格斗區的旁邊經過的時候,看到了某個眼熟的外套的身影.十分了不起交叉著的雙臂上可以窺見到護手,在庫庫庫做作地笑著的同時,後面的發髻也晃來晃去.那家伙站在正在進行對戰游戲的人身後數人排著隊,,時不時的還說笑念叨著些什麼.

"那個……八幡,那個該不會是是材……"

"是別人."

趕緊讓露出"啊類?"表情詢問的戶塚收聲.

確實看著眼熟,但是那並不是熟人.

我的熟人才不會是像那樣能夠和別人愉快談話的人,因為那家伙沒有朋友的.

"是嘛……我覺得是材木座君啊……"

"啊,戶塚,別把名字說出來啊."

"哦?有人在呼喚我的名字……什什什什什麼——!這不是八幡嗎!"

被發現了嗎……

孤零零擁有著"對被叫到自己的名字十分敏感"的特性.連帶著平時自己被叫名字的情況十分少見的那部分,偶爾被叫到的時候就會表現出超反應.這就是我.太過吃驚都會"咿,呀!"這樣做出無聊的反應.而且乘坐總武線的時候,聽到"下一站,市谷"的廣播總會不由自主的想要回答.(市ヶ谷,地名,和八幡的名字音近.)

"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呐,你們在這里做什麼?……這里可是戰場.只有有著戰斗都覺悟的人才能來的地方呐."

"只是很普通的被戶塚邀請了而已."

並沒有迎合材木座做作的演技,只是平常的應對.材木座露出些許痛心的表情,真是一點都不可愛啊.

"那麼八幡,是有什麼事情要做嗎?"

"不,只是來稍微玩一下."

"神馬?!等一下,是說和戶塚氏一起嗎?"

誇張的大吃一驚的材木座瞪大了眼睛看向了戶塚.戶塚嚇了一跳鑽到我身後.

"嗯,嗯……"

"吼吼,稍等一下"

露出惡心的笑容,材木座小跑著離開了.看來是去和剛才說話的人做道別的寒暄.一分鍾後呼哧帶喘的又回來了.

"那麼,讓我也參加吧"

"真是的,又沒邀請你."

不知道什麼時候決定和我們一起行動的材木座似乎是沒有把我溫和的抗議聽進去的余裕,一邊肩膀起伏地喘著氣,一邊用袖口擦著汗.

"呐材木座,剛才的那個是你朋友?

"非也,是[url=]アルカナ勢[/url]"

"那個啊,因為那個人的通稱什麼的沒聽說過啊."(大老師認為アルカナ勢是那個玩家的通稱,這個怎麼翻啊,怒跪.)

"哦,那並不是通稱哦,那家伙的通稱是ash the huntdog"

"啊……"

"只用'鐵劍’擊倒對手,即使被找茬吃到真人拳,真人踢,音速煙灰缸,也會華麗的接住煙灰缸,引起更多的反感被暴揍一頓,名稱就由此得來.是姆大的老手.本名不知道,大家都叫他ash桑."(音速煙灰缸是指游戲中心找茬時候特別使用煙灰缸的情況……為了這段我都查到格ゲー專門字典去了,傷不起啊……)

"哦,是哦."

真牛逼.大概是我至今入手的最沒用的情報了,ash桑的由來什麼的能用上的機會大概一次都沒有.

"那アルカナ勢是什麼呢?"

雖然問出口的是戶塚,不過我嘴邊也抱有同樣的疑問.話說材木座還真是以我們也能聽懂專門用語的前提在說呢.嘛,也沒想很詳細的知道,聽聽就算了.

"嘛,這是指打同一個游戲的人呢,有時候使用游戲名稱,有時候也用地域,舉例來說'アルカナ勢之中尤其是千葉勢最為垃圾’這樣的感覺呢"

千葉勢,原來很垃圾嗎…….我可是很喜歡的啊,千葉勢什麼的,特別是千葉的部分.

"哦——,那麼,是你的朋友嗎?"

"非也,是アルカナ勢"

"所以說那不是朋友的意思嗎?"

和材木座說話實在太累了,明明都是日本人說的日語卻聽不懂是怎麼回事.而且,アルカナ勢算什麼語?アルカナ勢應該是勢力的勢的意思吧,明明用形容集團的詞語就好了的.

被我問到,材木座少許的陷入思考.

"嗯,要怎麼說呢.遇到的話會搭話,也會互通情報,也一起去縣外遠征過……不過,既不知道本名也不知道是做什麼的,除了動畫和游戲之外也沒聊過.……喂,我和ash桑算是朋友嗎?"

"別問我啊……不要用提問回答提問沒在學校學過嗎."

"唔,與其說是朋友,不如說是格斗游戲的同伴更合適吧.對我來說比起朋友更加值得信賴."

"格斗游戲的同伴嗎……很好理解.不錯呢,這種說法."

排除了朋友這種詞彙的曖昧性的表現方式我挺喜歡的.

在世上不是定義,而是根據功能分類的用語更加簡單易懂的情況有很多.比如說到結婚,比起愛啊戀啊這些詞語,互助關系啊ATM啊臉面啊想要留下後代這些的更加容易理解.不過ATM這個還真是過分啊.

"就是這麼回事吧,也就是說我和八幡是體育小組勢."

"誒,是這麼嗎?"

這是多麼壯絕惡心的說法啊,有點討厭.也就是說在總武高勢之中尤其是體育小組勢最為垃圾嗎.

不過拜此所賜,我和材木座不是朋友的事情就這麼明確宣言了實在是太好了.是體育小組勢就沒辦法了嘛.

"那我和八幡也組成過體育小組,所以也是體育小組勢了呢"

"是,是這樣的嗎……?"

我和戶塚不是朋友嗎…….震驚.

不過等一下,不是朋友的話也就是說還殘留著戀人的可能性了.好!不對,一點也不好.

"不過,通過游戲認識的人也能變多總覺得好厲害啊."

"哦,是,是這樣嗎?"

材木座因為戶塚的話動搖了.

"啊啊,話說確實很厲害啊,我還以為你更孤獨的呢."

"沒,沒有啦.格斗游戲有著名為'激斗’的組隊戰,連全國大賽也有.那可是非常火熱的呐.為了在大賽中獨自病倒的游戲同伴而聚集起來的戰士們獲得優勝的事跡也是有的.那時候會場都沸騰了,連我都落淚了呐."

"好像甲子園一樣呢."

"嗯,確實呢."

哦……這家伙意外地屬于擅于交際那類的啊.

"哇,感覺好棒啊."

聽到戶塚的拍手稱贊,材木座突然就開始得意忘形起來.一進入到自己擅長的領域就開始說個不停就是我們孤零零的惡癖.

"然也!游戲就是好東西啊!不僅限于格斗游戲呐.聚集同伴一起制作游戲,然後再去聚集享受這個游戲樂趣的人,這樣的人們之中又會出現制作下一代的游戲的人.這樣的圓環鏈鎖不是十分的美妙嗎?不久之後我也要成為其中的制作者."

"誒?材木座君要成為制作游戲的人嗎?好厲害!"

"嗚喔!喔哈哈哈哈!"

……啊,啊類?

"我說你,成為輕小說做作家的夢想要怎麼辦啊?"

"啊啊,那個啊,不做了."

干脆地毫不猶豫的就這麼說了.

"為什麼這麼突然就……"

"嗯,果然還是因為輕小說作家算是自由業者吧.保障之類的什麼也沒有,能做到什麼時候也不知道,而且最重要的是不動筆寫的話就沒有錢賺,很糟的吧.在這一點上,游戲公司的話只要進了公司就有收入了呐!"

"你還真是感覺良好的渣滓呢……"

"哼,我可不想被八幡這麼說呐!"

確實如此,和不想工作就要當職業主夫的我十分相似吧.

"但是你沒有制作游戲的技術吧."

"嗯.所以我就要當游戲的腳本作家,這樣我的創意和文章力就能充分發揮了呐.又可以過著安定的生活,用著公司的錢做自己喜歡的東西."

"是,是嘛……那你加油吧……"

已經隨便怎樣都好了.要說的話,認真為這家伙將來的夢想考慮的自己才好像笨蛋一樣.

"話說回來八幡,有貴客來此處游玩吧.由于此處乃吾之主場,就由我來給你們帶路吧.有什麼想玩的嗎?"

可能是因為取回了主導權的緣故,材木座格外的有干勁.帶路還是什麼的,只要環顧四周哪里都有些什麼就全知道了,絕對是非常多余的關心.

"啊,我想拍大頭照."

和我一樣環視店內的戶塚指著左後方遠處的大頭貼區.

"八幡,不去拍大頭照嗎?"

"為什麼啊……一般那邊不都會寫著,這里是女生,情侶專用的區域嗎?"

大頭貼區現在已經是男子禁制了,似乎是除了女生和情侶的情況都不能入場的.這是多麼的差別對待啊.現代的apartheid(種族隔離),聯合國應該采取緊急處理.

另一方面這邊是三名男生,哪個條件都滿足不了.

"是,是嘛……那,悄悄地,不行嗎?"

"沒,倒不是說不行……"

話說回來,被這麼拜托了還真是難以拒絕啊.

"喔哈哈哈哈!不要擔心!八幡,我說過是我的主場了吧.我只要露個臉就可以了."

"誒,能做到這種事嗎?你挺厲害的嘛,跟著你就感覺超靠譜的."

也不是特意跑來日常的樣子,卻能被店員記熟了臉什麼的,感覺有點帥氣啊.真不愧是材木座Da☆Ze.

"交給我吧,跟緊了"

以這樣說著的材木座為先頭向著大頭貼區前進.威風堂堂自信滿滿,讓人感覺不到任何的不安.這簡直就是和王者風范這個詞相稱的威容,真不愧是材木座Da☆Ze.

然後,就當走到了大頭貼區域前的櫃台處時.

"等一下你們想干嘛,只有男性進去可不行,我說客人."

"唔!啊,不,不好意思……"

百分之十左右的正如所料,被店員輕快的全力制止了.真不愧是材木座Da☆Ze.

"果然呢……"

"啊哈哈,沒辦法呢."

因為在預想范圍,也沒有感到十分吃驚的,我和戶塚互相看了看彼此.

只是,下個瞬間,奇跡發生了.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啊,請進請進."

店員小哥繼續保持著輕快的調子,邊把材木座趕到外面去邊給我們讓開了路.材木座就像脖子後面被拎起來的貓一樣無抵抗的被拉走了.

"……怎,怎麼回事啊?"

雖然戶塚眨著大大的眼睛表示不解,不過理由毫無疑問就是戶塚的容姿了.

"……誰知道呢,總之既然讓我們進去了我們就進去吧."

"嗯,嗯……."

戶塚以一種不能釋然的表情跟了上來.

在區域內有各種各樣的機種.說實話,哪一個都閃閃發亮濃妝豔抹地醞釀出一種美啊花啊蝶啊,好像新宿歌舞伎町一樣的氣氛.(日本有名的大型紅燈區,有興趣可以去搜一下圖片看看是什麼感覺.)

不僅如此,應該是樣品的照片吧,簾子上也好,機器上也好,感覺很受歡迎的家伙的大頭貼貼的到處都是,全員都是同一張臉.相當的嚇人.

為啥這些妹子都是同一張臉啊?要是不通過發型和服裝根本就分辨不出來了.現實版的判子絵嗎?(判子絵,是指同一部作品中角色都是同一張臉的諷刺語,判子日語是印章的意思.= =.)

"嗚哇……太比取了……"

和這個相比別說是由比濱了,就連三浦都覺得端莊了.這就是"你所不知道的世界"嗎?實在是嚇人.(你所不知道的世界,從1973年開始播出的著名靈異類節目,通過采訪,分析,還原靈異場面,感覺像是迷信版的走進科學,一直播出到1994年,2005年又以'新·你所不知道的世界’複活.)

"嗯……,就這個吧.八幡,這個行嗎?"

"……啊啊,好啊."

說實話,一點也不好.

進到機器里面,戶塚拼命讀起了說明.

"…選擇背景……,嗯……貌似這樣就好了."

說完拉著我的手往前走了幾步.

"哦?哦?什麼?這就開始了?這個要怎麼嗚噢!好閃!"

閃光燈突然就打了過來.什麼玩意,太陽拳不是只有天津飯會用嗎,悟空和大頭貼也會用嗎?

"再來一張咯~"

在合成音響起的瞬間,閃光燈又打了好幾次,絕招被偷走了啊,天津飯!

"結~束~了~接下來請寫上落款哦~"

"落款嗎…….要寫什麼好呢."

屏幕切換,移動到了落款所用的界面,在畫面上顯示出了落款時間的倒計時.

"確認一下照片……唔,嗚哇!靈,靈異照片?!"

打開畫面的戶塚在吃驚之余還緊緊抱住我的胳膊,噢噢,嚇,嚇了一跳.

一邊抑制住心中高漲的鼓動,看了一下那張靈異照片.確實有個一臉怨恨的男子露出了半張臉.

話說這是材木座.掀開簾子蹲著像是在找著什麼.

"啊,什麼嘛,是材木座君啊……太好了"

"你這家伙在干嘛……"

"嗯……裝作東西沒了匍匐著進來了呐.這樣就你就沒法和戶塚氏一起搞好關系了,我要把自己拍進去讓照片糟蹋掉!如何!由于我的緣故你的回憶就變成殘念玩意了!"

"我說你,自己這麼說不覺得可悲麼?"

"哼,這種程度的悲傷,在修學旅行的照片販賣時就已經跨域了呐.為什麼只是把我拍進去女生就哭出來了呐."

嗚哇,這家伙也埋著不得了的地雷呢.

"啊……那個,怎麼說呢,對,對不起啊材木座"

"沒什麼,別在意."

這麼說著的材木座拭去了眼角浮出的淚水.材木座並沒有錯啊.本來就該是照片販賣這玩意的錯.

"話說那個照片販賣的制度也挺過分的還是取消的好啊.要偷偷地買喜歡的女生的照片還會暴露什麼的."

"……我,我也遇上過這種事"

"八,八幡……今後再制造更多的回憶吧.我也會盡量和你一起的."

被戶塚以非常強烈的氣勢安慰了.有,有這麼奇怪嗎……我覺得對于中學生來說是挺平常的事情啊……

就在說著這樣那樣的事情的時候落款的時間已經過去了,照片印了出來.

"皮膚照的好白……"

"修正的好厲害啊這玩意……"

"噢噢.話說,閃閃發亮的八幡好討人厭啊…….這邊還閃閃發亮的只有眼睛是渾濁不清的……"

嘛,被那種閃光燈打了,整個曝光了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嘛.而對于照進去的材木座只有美白的效果,至于對戶塚來說就是把連一般的美少女都比不上的美少女的那一面發揮了出來.

"那,給.這是八幡那份."

用手好好分成三份的戶塚將大頭貼遞了過來.

"然後,材木座君的也給你."

"哦哦?我可以接受嗎?"

"誒?嗯!"

戶塚展露出比大頭貼上更加閃亮的笑顏.相比之下材木座眼眶已經濕潤了.

"那麼我就受領了!"

材木座十分重視地接受了,也許是錯覺,看上去異常的高興.

我也同樣看向了手中的大頭貼.

也許是落款的時間剛剛夠趕上,只有三張寫上了文字.

我這一張是戶塚的非常圓滾滾的字體寫著的"體育小組勢".原來很喜歡這個名稱啊……

另外一張寫的是"關系很好"

"唔……雖然我和八幡關系也不算好……"

"是啊,關系並不好."

"是這樣的嗎?我覺得關系很好啊……"

戶塚不可思議的歪了歪腦袋.

"不,要說的話我是Ribon派"

"然也.こどちゃ真是不錯……"(こどものおもちゃ,中譯玩偶游戲,該片描寫了小學生和中學生男女之間的感情變化故事,表現了男女主角的關系從敵對到好朋友,從好朋友到產生好感,從產生好感又跌回疏遠,從疏遠回到諒解,最後又從諒解到戀人的過程.來自百科= =.)

"對吧,原作最後真是複古啊"

"哈?動畫才是更優秀吧?"

我和材木座互相咂著舌頭正面頂在了一起.

"啊啊?"

"喔?喔?"

看到我倆互相大眼瞪小眼地進入臨戰狀態,戶塚撲哧的笑了.

"兩個人關系真的很好呢."

"哈?哪里有……"

"哼,就是的."

"嘛,就這樣吧,因為戶塚超可愛笑容的緣故就原諒你了,我周一給你拿原作過來,讀完給我寫反省文."

"那我就拿DVD過來,准備好寫報告吧."

哼———材木座一邊把臉轉向一邊偷偷把手頭的大頭貼塞到錢包里.

"真是的,要不是八幡亂折騰就能好好寫落款了.也不會就只寫了兩張了.作為贖罪下個月體育課給我選芭蕾.不然我又成一個人了."

"哎呀,我也不願跑步,最開始我也想選芭蕾來著.啊?兩張?"

是這樣嗎?就在我想要確認的時候,我的袖口又被輕輕拽了.

一回頭,戶塚正"噓——"地將手指立在嘴邊.

悄悄張開手掌,剩下一張的落款寫著"八幡·彩加".感覺好害羞啊,我現在臉絕對燒起來了.

"啊,都已經這個時間了,差不多了……"

"啊啊,上課是吧"

對了,戶塚可是上課之前有空才來這里的.完全沒有考慮到讓戶塚開心,總覺得有些抱歉.

"那我走了哦.八幡看上去也有精神了"

"哈?"

"總覺得最近沒什麼精神呢.轉換一下心情."

"戶塚……"

話說回來,今天早上小町也說過類似的話呢.雖然自家妹妹有點怪所以沒太在意,不過有常識的戶塚這麼說的話就很在意了.

"雖然發生了什麼我也不太明白……不過八幡還是像往常那樣最好了"

戶塚用手機看了一下時間說道"那,下次在再一起玩哦",就加快腳步走掉了.在看不到之前,回過頭來大大的揮著手,我也高高的舉起手回應.

"唔,戶塚氏真是溫柔啊.明明沒有對八幡溫柔的價值的."

"啊?什麼?你還在啊?話說我才不想被你這麼說呢."

"哼,不愧是我的友人啊戶塚氏,真是出色."

"……你啊,覺得自己是戶塚的朋友嗎?"

"誒,不,不是嗎?"

"我才不知道.這麼明顯的事情別這麼容易動搖啊."

這家伙最近角色崩壞地厲害啊.沒問題嗎.

"啊,等一下,你們在干嘛呢,不行啊,別隨便亂進——"

聽到了輕快的店員奔向出口這邊的聲音.

"唔,糟糕.我先脫離了!再會!"

"那個不是蔬菜隨便吃嗎……"(這啥捏他,查都不知道怎麼查= =.)

進行著腦袋有病的爭吵,我和材木座從那個地方逃了出去.從視界的一角看到材木座又被店員抓了回去.

就像戶塚說的,陷入沉思煩惱著一點也不像比企谷八幡.我的作風就是不論何時"煩惱的話就放棄掉",果斷的當做什麼事情也沒有就好.

因為一些事情就改變自己的態度什麼的,不誠實可不行啊.

在跨上自行車之前,輕輕地將手中的大頭貼放到了錢包里.

買個框子什麼的裝起來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2.不管何時雪之下雪乃都會貫徹始終     下篇:第一卷 4.盡管這樣班級也如往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