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四卷 第一章 如此這般的,比企谷八幡過著暑假  
   
第四卷 第一章 如此這般的,比企谷八幡過著暑假

"嗚,嗚哇……"

像是要把小小的呻吟聲壓過去似的,電風扇一邊咔啦咔啦作響一邊來回地搖著頭.以和電風扇同樣的速度,小町也慢悠悠地扭過頭來.

"哥哥,這個不行啊……"

小町將經曆風吹日曬,已經褪色的稿紙放在了桌上.

"雖然知道哥哥很那個,不過這篇作文還是不行啊…….不行啊!"

"吵死了.是你讓我給你抄的.不喜歡就別看."

因為被小町使勁的否定了,同時也是因為自己以前寫的東西被看到而感到害羞,我從小町手里一把搶過稿紙.

"抱歉抱歉.因為有可能用得上所以先借我啦~……嘛,不過貌似基本上還是用不上的."

最後又加了多余的一句話之後小町再次從我手上取回了作文,開始往筆記本上寫起了什麼.

也就是說,這就是所謂的暑假作業.

雖然在小學時會發名叫《暑假之友》的學習用的小冊子,不過到了中學之後似乎就不再發了.也就是說之後,假期·朋友為零.用帥氣的說法就是《Friend/Zero》了.因為登場人物很少,作畫貌似會很輕松.(渡航寫第四卷的時候貌似正值FZ第一季熱播= =.)

現在小町正在構思讀書感想文.

我以前所上的,也就是現在小町上的初中假期作業很少.英語和數學題,國語的單元漢字,自由研究.然後就是讀書感想文了.

一邊在邊上看著開始停下筆"嗯嗯……"地呻吟的小町,我打開了冰得涼涼的MAX咖啡喝著.這可是一般的純咖啡所比不了的哦.從喉嚨滑過的煉乳的獨特甜味浸入整個大腦.帶著碎冰的喝法也強力推薦.

我在腦中做了做最近很流行的那個隱形營銷.嘛,因為我也沒拿到錢所以也不能算是營銷吧.(隱性營銷,利用口碑等等傳播手段的營銷行為.)

在桌上攤開了好幾本教科書.不愛學習的孩子所特有的"總之先把所有科目都打開"的壞習慣顯露無疑.

我將埋在教科書中的紙抽出一張掃了幾眼.有著《中學三年級暑假作業》印刷文字的講義上,寫著小町要完成的暑假作業項目,內容就如之前所述.

我的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句話上.

"呐,貌似不是讀書感想文也行,寫普通的作文如何?"

"誒——?"

小町抬起了臉,從椅子上半站起來地向我手頭看了過來.

"你看,這里.讀書感想文,此外還寫著《和稅相關的作文》."

不擅長寫讀後感的孩子往往首先就不擅長讀書.既然不擅長讀書,那自然也就會變得不會寫文章.小町就是其中的典型.平時也不讀書的,除了短信也沒好好寫過文章.

對于這樣的孩子,從不用看書就可以搞定的方面來講,普通的作文多多少少難度會低一點吧.

"也不是啦——稅什麼的小町又不懂."

"稍等一下啊,我記得我中學的時候寫過."

這麼說著,我在桌子上的紙箱里翻了起來.這個箱子簡單來說就是我的回憶BOX,其中我一直一來的作文也好,唱片也好自由研究也好,都被母親塞了進去.這次是因為小町說想要抄我的讀書感想文,所以才堂堂登場的.

在我一通翻江倒海之後,終于發現了類似的東西.

"是這個了吧"

"讓我看看讓我看看!"

小町好像一下子纏到我胳膊上一樣地飛撲了過來,然後就那樣從我手中拿走了稿紙.

關于稅收

三年三組比企谷八幡

累進征稅制度是惡.

向賺錢更多的人征收更多的稅,另一方面卻一視同仁地不予補償.越是賺錢,越是工作,就越是被征稅,而與此相對得到的東西卻什麼也沒有.

也就是說,工作就輸了.

要是累進征稅是以將幸福平等化為目的,那只能說是愚蠢至極.而且本來平等的幸福之類的就是不可能的.再說只從金錢的角度測量人的幸福本身就已經很膚淺,而且考慮不周了.從今以後應該開始檢討是不是要用以朋友和戀人的數量為對應的課稅制度——《現充累進課稅制度》才對.

剛讀了開頭的一部分小町就立刻將稿紙折了起來.然後一邊短短地歎了口氣,一邊用微妙的表情嘟囔道.

"還是寫讀後感吧."

"是,是嘛…….總覺得抱歉了呐."

"小町才是,覺得很抱歉……"

電風扇的馬達一邊"嗡"地響著,一邊嘎達嘎達地搖著頭.

蟬也像是才回過神來似的開始叫了起來.

"……那,這麼著吧.我來幫你做自由研究吧?呐?"

"嗯,那我就不抱期待的等著了."

這麼說著的小町再次看向了筆記本.

本來,作業這種東西不是自己做就沒有意義的.像我這樣打算幫忙也不僅僅是因為小町很可愛的緣故.要是只是因為可愛的話,最多也就幫著寫寫讀後感.

"哈……得趕緊做完啊.不做考試的複習也不行……會趕不上假期末的模擬考試的."

"這種事一般都要靠平時的積累才對吧."

"所以說,小町平時有好好'積累’啦!"

"我說那是'積累沒看的書’和'積累沒打的游戲’意義上的積累吧……"

說是積累,都已經是問題堆積如山的狀態了.

這樣的小町,竟然是應考生.

"我先問清楚,你要考我們學校是認真的?"

連確認的必要都沒有,我的妹妹就是個笨蛋,超絕拔群的從本質上就是閃閃放光的笨蛋.

"當然是認真的,要不是認真的我也不會想抄哥哥的作文了."

小町一臉認真的回答道.雖然抄不抄的怎樣都好了,不過這個不是求人的態度吧我說.

嘛,要是本人真的希望那就行.問題就是小町的成績.

"還真是選了個挺高的志願呢.你的成績也不過是一百名前後吧?"

"因為我想上和哥哥一樣的學校呀."

"……"

不由自主的視線就模糊起來了.雖然平時是對我沒有一絲一毫敬意的妹妹,卻能在不經意之間窺見到溫暖的愛情.眼眶開始發熱,就差在虛空中落下雨水了.

"要是別人談及和哥哥在同一所學校的妹妹的話,相比較之下小町看起來不是個性格超好的孩子嘛!拜初中時候哥哥的惡評所賜,小町一入學就受到了超好評!都快被當做天使了!小町簡直就是天使!"

報考動機真是差勁啊.

"……啊啊,是嘛."

這哪門子的天使啊.是Devil吧我說.小町簡直就是小惡魔.(マジ天使和マジ小悪魔算是對應的說法吧,比如可以說黑貓マジ天使,對應的就是綾瀨マジ小悪魔.)

"嘛,總之想做就做吧."

"嗯,加油!"

這麼回答的小町再次動起了自動鉛筆.明明是讀書感想文,為什麼一上來就開始在稿紙上寫這點實在是個謎.你先把書看了啊.你是那個啥嗎.在新動畫開始的時候會"因為戰斗前這段就是坨屎所以切掉","因為很垃圾所以把A part給跳過"這樣自大的家伙嗎.

我走向書架,找起《心》這本書來.確實在再版的時候,因為有名的漫畫家畫了封面所以我就買了.只是因為封面不一樣了,銷量就會變好的情況在輕小說中占了九成.嘛,雖說夏目漱石不是輕小說作家吧.

手指在排起來的書脊上滑動著.

接著,目光停留在了一本名叫"科學變魔術~今天開始就能在聚會上表演了~"的書上.因為是本相當古舊的書,所以以此依稀可以緬懷一下老爸年輕時候還是底層職員的苦惱.

進入社會之後就不再存在所謂自由人這種一文不名的生物了.肯定一到了忘年會(年末聚餐)就會有被人"喂,比企谷,說點有趣的事情吧.""耍個絕活耍個絕活!"這麼吆喝的時候.不過要是我自己的話估計都不會被邀請.就算被邀請了,因為一直一言不發第二次也不會再叫我,所以完全沒有這種擔心.再說什麼叫忘年會?這東西是這麼容易就能忘的嗎? 還有別把我也給忘了啊.

總之,要是在小町的自由研究中用這種書那也太失敬了.于是我就在下一層抽出了《心》.

"拿著,總之你先讀了之後再寫."

看到我把書遞過來,小町一邊"唉"地抱怨著一邊不情願地收下,開始看了起來.確認到這點之後,我的目光又回到了剛才那本科學變魔術上.

草草翻了幾頁,有什麼用牙簽串著香煙點著之後不會落煙灰,或者是用酒浸過的紙片點的著,而只用酒精的紙片卻點不著什麼的.仔細想想,淨是些就算是在宴會上能想起來也用不上的玩意.

不過其中夾雜的各種科學小知識卻意外的有趣,不知不覺間就用心讀了起來,發生了像是和在收拾房間時同樣會發生的事情.

等到突然回過神時,哪里傳來了"嘶—嘶—"的規律的呼吸聲.往那邊一看,小町已經搖頭晃腦的打起了瞌睡.應考生前途堪憂啊.

我將風扇的強弱調小了一些,然後把丟在沙發上的毯子悄悄地搭在小町肩上.

小町,加油吧.

七月已經接近尾聲.戶外的蟬兒們正在盛大合唱中.

為了減輕小町的負擔,最近的家事還是我來做好了.這麼想著我為了購物而走出了家門.順帶也去找找自由研究能用得上的書籍,牛頓,科學還是むー什麼的.(都是科學雜志的名字,其中むー是日本自己的科學雜志.)

因為炎熱,從柏油路面上不斷地湧著熱氣.

在下午的街道上只有蟬和路過的汽車的聲音回響著,行人很少.真是沒想到住宅區附近的居民們也會在最熱的時候外出.

糟了,我要是選擇在剛過正午的時候出門就好了.因為太久沒有外出這種事情都沒注意到.

因為本來我今年暑假的目標就是盡量不出門的.

原本,暑期長期休假存在的原因就是因為天氣太熱了.這樣的前提條件絕對不會變.證據就是,在夏季也很涼快的北海道暑假就特別的短,相反在寒冬時寒假就很長了.因此可以證明,長期休假制度就是根據氣候條件才制定的.

隨帶一提本來暑假就是為了在酷暑中保養好自己的身體才制定的.要說遵守假期本來的意義的話,外出才是絕不應該的行為.在暑假外出什麼的,從法理上來講就處于灰色地帶不是嗎.(灰色地帶在法律上是指本身不應有卻被默許的行為.)

對于舉止禮儀自不必說,就連規矩也好好遵守的模范學生的我來說,自然是要老老實實宅在家里過假期了.請不要說我是現實中的"小企"哦.(小企發音很像家里蹲,第一卷的梗誰還記得= =?)嘛,說了也沒事,反正在中學時已經被叫習慣了.

不過,為了可愛的妹妹,多少還是要出去走走的.不做不行啊,因為愛嘛.

畢竟是到了車站前,人也多了起來.在公車站稍等片刻,在車上晃個十分鍾就到了海濱幕張.

食材什麼的到附近的超市就能買,不過要是買書的話,有著大書店的新都中心就要更方便一些.

盛夏的海濱幕張以十分的熱鬧而著名.既有summer sonic,在職業棒球比賽的時候又會放煙花,而且最重要的是因為離海很近所以海上運動十分盛行.只是問題在于,不論哪個都與我無緣,基本上人多的地方我只會覺得煩.(SUMMER SONIC·サマーソニック是毎年8月上旬的到中旬之間的一個周六和周日在東京圈和大阪舉行的日本少有的大規模都市型搖滾音樂節)

融入這麼煩心的人群之中連自己的氣息都消失了.反正本來不就有抹消自己的氣息這一說法嗎.

不僅如此,被如此多的人包圍,不是會比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感覺到更深一層的孤獨感嗎.簡單來說,所謂孤零零指的不是周圍的人口密度,而是指個人的精神層面了.就算別人離你再近,要是不覺得對方和自己是同一種生物,那干涸的心也是得不到滿足的.

和朋友家人,或是和戀人一起行走時人們步幅會放慢.這到底是因為在意自己的身旁呢,還是因為被對話分去了精力所以擔心腳下,抑或是想要在一起的時間更長一些呢.

切!別那樣站成一排啊那邊的三人組!你們是那啥,フラット3嗎?要有多強調防守啊!(フラット3是前日本國足的陣型,強調防守上的變化,貌似.)

我從三個人身邊,以王牌選手(原文是ファンタジスタ,指以一人之力主宰比賽的選手)的機動力悄悄溜了過去.接下來眼前如出現了四個如同カテナチオ一樣的制服女子高中生.(カテナチオ是指全員幾乎專職防守,只要幾人參與進攻的陣型,如意大利隊.其實我也不懂= =.)此外,因為她們還不時誇張地爆笑,不時一邊聊天一邊擺弄手機,所以腳步一個個都磨蹭的要死.這個也很難超過去啊.

你們所不足的是!熱情思想理想思考高雅優雅努力全不夠啊!

而且最重要的是——!

速度完全不夠啊!!(a自超能奇兵的名台詞= =.)

我一邊在心里面做著無聊的抱怨,一邊樂悠悠地加快腳步超過了一個又一個的行人.身旁既沒有朋友也沒有女朋友,一個人步步生風地走著的孤零零,只運用想象力就可以在這世上過得其樂無窮.

而且基本上一個人走著的男生腦子里想的都是這些吧,這可是相當有趣呢.

一邊不斷積累著為了不知何時會被卷入戰斗而做的生存練習,我走向了有著諸多折扣店,專賣店的ブレナ幕張的購物功能區.

正在瞎逛的時候,某個綠熒光色的運動服進入了我的視野.總覺得那個運動服在哪里看到過,應該和我們平時體育課上穿的是同一款.

這麼說來應該是同所高中的家伙吧,盡量別讓他出現在我視野里好了.……當我正要移開視線的時候,眼球卻與想法相違背.不由自主的身體就轉向了那邊.

一言以蔽之,沒錯,這就是命運.

光滑柔順的美麗頭發,眩目地反射著日光的白皙手足.在扶正背著的球拍時,悄悄漏出的呼吸與大氣融為一體,喚來一陣清風.

是戶塚彩加.沒有發現我,而是好像有些在意身後的稍稍回過頭來.喂喂,這是"回身的美人"嗎?(見返り美人·回身的美人,是日本浮世繪(對世間事物的描繪)著名的菱川師宣所繪制畫,現在也泛指美女回頭.)

和從瀝青地面上騰起的熱氣一道,一瞬間讓人以為看到了幻影.

感覺十分礙事的人群就好像霎那之間淪為了背景,全世界變得似乎就只有我和戶塚兩個人一樣.我一邊這麼想著一邊舒緩了緊繃的嘴角.

肯定,不管你身在何處,我都會一眼認出你.我如此確信著.

"戶zh"

說到一半我的喉嚨就堵住了,取而代之的是發出了奇怪的聲音,還被附近路過的一家人一邊從遠處投以了奇異的視線,一邊加快腳步離開了.

我向戶塚投以安靜的視線,在戶塚身後有個人影一邊大大地揮著手一邊靠了過去.那個男子穿著和戶塚一樣的運動服,還背著類似的球拍.

因為他們看起來關系那麼要好,所以我就變得很難搭話了.發出怪聲也不是我故意的啊.

可能是因為遲到了吧,那個人向戶塚稍稍做出了抱歉的姿勢.之後戶塚輕輕搖了搖頭.

即使從遠處也能清楚地看到戶塚羞答答的笑容.

兩個人三言兩語的交談之後,就結伴向著購物中心的方向走掉了.

我目送著這一幕,再次向著ブレナ幕張的方向邁開了腳步.

暫時什麼也無法思考,幾乎就像機械一樣動著兩條腿.

……原來如此啊.戶塚是在社團活動啊.在社團也有朋友的啊.既然是暑假,有社團活動也是理所應當的.在結束之後順便去逛逛也很普通.對嘛,對著這樣的朋友就算展露笑容也沒什麼特別的嘛.

只會和我關系好什麼的,我是從什麼時候開始這麼認為來著.不論是小學還是中學,會和我說話的家伙肯定和所有人關系都很好,而且朋友很多的.我認為是朋友對方卻不這麼認為什麼的;對我來說是最好的朋友,那家伙卻不這麼想什麼的,明明這樣的事情經常都有的.

可惡,因為這種程度的事情就動搖,我的心智也太懦弱了.要是加上醬油的話大概會挺好吃的.(這里的懦弱原文寫作豆腐,怎麼看都是冷笑話吧= =.)

終于找到了電梯,我扶上了扶手.就算一時糊塗了,接下來也會自動的向上爬才行

途中,突然在下行的電梯上發現了某個熟悉的面孔.

都是盛夏了還穿著外套的蠢蛋我只認識一個.這個與其說是熟人倒不如說是恥人吧.(熟人·知人,恥人日語里發音相同.)

和材木座一起的兩個人可能就是所謂的游戲同伴了,他們好像在親密交談的樣子.我在這里節選一下他們的對話.

(因為接下來翻譯難度太大了,我盡力= =.)

"あるかな搞起"(翻譯:接下來去游戲中心打'あるかな’吧?)

"妥"(翻譯:行)

"搞起"(翻譯:我也去)

"ACE搞起"(翻譯:要去的游戲中心選ACE怎麼樣?)

"犧牲"(翻譯:ACE太遠了不行.)

"元帥困了"(翻譯:我很困太麻煩了.)

"渣渣"(翻譯:你們完全沒有干勁啊)

"完全的犧牲"(翻譯:那我就犧牲一回吧)

"犧牲搞起"(←已經完全搞不懂在說什麼了)

這麼聽下來,貌似只用他們才懂的語言也能讓對話成立的樣子.別給我只用單詞對話啊!你們挽救日語的精妙之處挽救過頭了吧!

因為看他們那麼開心我也不好意思打擾他們,而且要是被其他人認為是他們的同伴就糟了.我就裝作沒有發現材木座.只是在交錯之時材木座一眼就發現了我,瞬間和我目光相交了.

"哦?"

"……唔—"

在被搭話的當下我就撇過頭去打了個哈欠."因為在打哈欠所以沒有注意到哦~"做出了這樣委婉的回應.我對于這樣的手段十分拿手.

上下行的電梯自然完全不會停下來,加速地拉開了我和材木座之間的距離,我們就這樣漸行漸遠.

電梯將我載到了三層,跟隨著人流我走進了書店.

都不需要在店內環視一圈書架的位置關系我就能把握住了.

進門右轉是漫畫,在那里面是輕小說.在隔開道路的地方是小說,里面的架子是文庫本的架子.呼,完美了.……對了,理科系的書在哪啊?

因為一般都不會看那方面的書的緣故,怎麼都找不到.嘛,人對于自己不感興趣的東西既無法看到也無法認知呢.

因為不管怎麼說也不能去問店員,所以就在店里面好好找找吧.那個啥,並不是說我沒有搭話的勇氣什麼的,這只是不想因為這麼點事麻煩店員的我的好心而已哦.

反正也不是多麼大的地方,從一頭走到另一頭也花不了多少時間.

向前走著的同時感覺到了視線.難道是萬有引力G men來了嗎?!不是這樣的!這本稍微有點H的書是那啥!只是暑假的自由研究而已!我不覺得只是稍微H點就是不行的!正當我一邊准備著說辭一邊回過頭去,卻和意外的人物對上了視線.(這里的G men是指FBI,也就是government men的意思.順帶一提有本兄貴雜志名字也是G-men = =.)

可能是為了對付日曬,在肩膀上搭著羽毛披肩,在裙子下面還有護腿.雖然比制服裝看上去感覺更加活潑一些,卻還是不失清純的,帶著手表和包包之類的高雅裝飾品.

雪之下雪乃.我所屬侍奉部的部長.貌似的確是住在這附近來著.這家伙也來書店了嗎.

"……"

"……"

誰也沒有搭話,互看了大約兩秒.對對方來說有足夠的反應時間了.

雪之下不動聲色的將手上的書放回了書架.然後就那麼走出了書店.

MU☆SHI!(無視!)

簡直都能稱之為清爽級別的無視了.這個都不算是無視了,簡直是默殺啊默殺.都是能跟波茨坦宣言相並列的默殺了剛剛那個,到了能上曆史教科書的等級了.(《波茨坦宣言》是1945年7月26日在波茨坦會議上美國總統哈利·S·杜魯門,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和英國首相溫斯頓·丘吉爾聯合發表的一份公告.這篇公告的主要內容是聲明三國在戰勝德國後一起致力于戰勝日本以及履行開羅宣言等對戰後對日本的處理方式的決定.實質是二戰後期美,英,中三國向日本勸降的一份公告.)

完全對上了視線而且距離連一米都不到卻被無視了.平時班上對我的那種無視簡直都太可愛了.因為那種可是把我當作不認識的無視!可是這個算什麼?這也太過分了!

……不過要說有雪之下的風格倒也的確是.

一邊混雜著原因不明的苦笑,我又看向了剛才雪之下在的那個架子.那里乍一看似乎是寫真集的區域.我還想"這家伙也有喜歡的演員或者偶像什麼的,意外的少女嘛"之類的,一邊掃了一眼,卻發現不管怎麼看都是動物系的寫真集.其中有一本掉出來的,是貓的寫真集.你差不多該養一只貓了吧我說.

在書店挑了幾本書,除了自由研究可能要用到的書之外,自己要買的東西也買完了.

手提袋上傳來了確實的重量感.

……因為是暑假所以稍稍買的有些多嗎.

把司馬遼太郎全部看完,把玩到一半的游戲全通,打打工,稍微一個人旅游一下——在暑假之前只在腦中形成的為數眾多的計劃(大概四個月份的量),要是都做完了就好了.(司馬遼太郎,日本右派作家.原名福田定一.司馬的小說,把曆史上推動生產力向前發展的人物放在革新與守舊勢力尖銳斗爭的環境中,從各方面來歌頌他們的"勵精圖治"和"文治武功".)

話說回來,現在開始的話應該還不要緊,還有一個月,不不,大概兩周左右就夠了,哎呀只剩一周的時候也可以享受的.……誒?只有三天了?如此這般磨磨蹭蹭的時候,日子就過去了.

走出大樓,我再次暴露在太陽的光芒下.

太陽已經開始微微地落山了,不過還是很熱.吹來似乎要黏在人身上的潮風.雖然是盛夏,不過因為周圍都是埋實的土地,而且高樓大廈一棟接一棟所以感覺蟬聲的距離很遙遠.

我一邊向著巴士站走去,一邊將手中沾上汗的手提袋再次握好.

不過呢,只需要像這樣買完東西就可以暫時享受舒適的閱讀生活,長篇系列也可以一口氣讀完,這正是暑假的最棒的地方.我推薦《德爾菲尼亞戰記》和《十二國記》,《守護者系列》之類的.(列舉的都是超過10卷以上的,而且有著宏大故事設定和世界觀的作品= =.)

只是和別人一起到處胡鬧並不是暑假的意義所在.

我要說的就是[夏天=大海·泳池·燒烤·祭典·煙火]就一定是正解這件事.

在涼爽的房間里獨自閱讀,洗完澡一個人一邊"嗚哈!"叫著一邊全裸的吃冷飲,深夜一個人獨自看著夏季大三角,點著蚊香一個人盯著發呆,一個人聽著風鈴的聲音犯迷糊……不管哪一個不都是美好的夏季回憶嗎?

夏天一個人過就行了,還是一個人比較好,而且又這麼熱的.

這個世界就算和我沒有關聯也正常運轉著.

這個,即使比企谷八幡不在了也一樣運轉的世界——我產生了這樣的實感,並對此感到安心而沉靜.

無可替代的存在什麼的不是很可怕嗎?一旦失去就再也無法取回;絕對不能容忍失敗;無法再一次得到什麼的.

所以我經常為我自己所構築的,連人際關系都稱不上的人際關系感到高興.要是發生了什麼就輕易的切斷,誰也不會因此受傷.

既不接觸,也不隨意涉足.如此一來我和她——

"啊,是小企?"

即使是隔著盛夏的嘈雜也依舊清晰傳來的聲音.明明只是自言自語的程度卻傳到了我耳邊,這是因為我正思考著她的事情的緣故嗎.

我不自覺的橫過身體正要擦身而過的兩人組中,有著由比濱結衣.一如既往的團子頭上綁著黑色的發帶,透氣織法的白色對襟毛衣和熱褲,以及腳上的羅馬式涼鞋,一副夏季的打扮.

"噢……"

"嗯!好久不見~"

我在簡單回應之後,由比濱露出了笑眯眯的表情.

應該是一起去玩的家伙,在身後有個探出來的腦袋.三浦由美子.不僅僅是在二年F組,而是在全總武高位于校園階級最上位,讓所有的男生抱有恐懼的,獄焰的女王.身穿光澤的,後背大大敞開的的連身短裙,十分高跟的涼鞋正不高興地咔噠咔噠點著地面.

偷看我的眼睛因為睫毛油也好眼線也好眼影也好幾乎全黑,就好像泰斯特拉蒂一樣.什麼嘛,今天有day game嗎?(泰斯特拉迪,活躍于日本的古巴籍棒球選手,是古巴的哦,day game是白天的比賽的意思吧= =.)

"什麼啊,原來是比企尾君啊"

只有兩個字說對了……

被人這麼一說雖說感覺上我被當作了超級傻瓜,實際上卻並不是那麼回事.他們和她們位于校園階級頂層的人,對于比自己低階層的人多數情況下並沒抱有惡意.與其說是惡意倒不如說是不感興趣.就像人對于自己不感興趣的事物自然就會采取冷淡的態度一樣.

"由依,一會見咯—我先給海老名打個電話—"

一邊這麼說著,三浦不等由比濱回答就躲進了數步之外的陰涼處.因為對我沒有興趣所以絕對不會和我搭上關系.

和這樣不願和自己搭上關系的階級上位者相處也很輕松,所謂的身份階層,就是他們為了徹底地回避爭執才結成的.多數的紛爭不和都是在階層之間發生的.而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正因為想要介入其中,爭端才會產生.要是完全的區分開來那根本連碰都碰不上了.

三浦靠在牆上打起了電話,再確認這一點之後由比濱開口道.

"今天是要和由美子她們一起去玩的啦……小企在做什麼啊?"

"……呃,購物?"

我像是要拿給她看地提起了袋子.可能是很久沒有和家人以外的人說話的緣故吧,說不出多于一個單詞的話來.

"這樣啊.沒有和誰一起出去玩嗎?"

"沒有吧."

"誒?為什麼?都放假了啊"

為什麼?——給我來這個嗎?"放假=玩樂"的方程式如此自然就成立了實在是可怕.你是那個嗎,"不把時間表排滿就會變得不安綜合症"的孩子嗎?雖然腦袋里面想說的詞一個接一個的冒出來,嘴上卻怎麼也利落不起來.

"休假就是要,休息吧"

貌似兩個單詞以上的話已經能說出口了.好,接下來可是會越來越流暢的哦.當我正憋著一股勁想要說三個單詞以上的句子的時候,卻只發出了呼呵呵的笑聲所以搞的怎麼也集中不了精神.

"……怎麼了,不舒服嗎?"

由比濱有些不安的問到.應該是看我不怎麼說話很擔心吧.不過很可惜!要是真的擔心的話首先就不要向本人問這種問題啊!

"沒啥很平常."

雖然聽我這麼說,由比濱也沒有改變一副窺探的視線.

……嘛,實際上可能我的態度和平時還是有少許不同的.我現在,在警戒著由比濱結衣.因為重置了互相之間的關系,有點搞不清楚要怎麼樣保持那股距離感才是正解也不一定.

我一邊回憶著平時的說法,一邊斟酌著盡可能輕松的口氣.

"……因為很熱啊.要說的話,會很懶散,電車軌道也都伸長了,狗什麼的也吐舌頭了.知道熱脹冷縮嗎?"

"跟狗沒關系吧.不對,雖說我們家那只也吐舌頭了."

"那不就是有關系了嘛……那個啥,你們家的狗,擊球還真是厲害啊.叫薩布……薩布羅來著?"

"是薩布雷!"

原來是薩布雷啊,薩布羅是那個,是棒球選手來著.貌似也回到マリーンズ隊了,今年值得期待啊.

話說回來,狗還真是能伸啊,不管是舌頭還是身體.話說千葉君一年到頭都在伸舌頭啊,趕緊收回去吧,會變得干干的哦.(千葉君是千葉縣的吉祥物犬.)

"話說,小企明明是夏天出生的卻對夏天很頭疼呢."

"……為什麼知道我是夏天出生的呢,你是跟蹤狂嗎?"

(這里大老師說的是'なぜ私が夏生まれだと知っているのかしら.あなた,ストーカー?’完全就是雪之下那種媽媽一樣的知性口氣;要是大老師口氣的話就該是'何で俺が夏生まれだと知ってるかよ.お前はストーカーなのか?’了吧.真的只是人稱和語氣詞上的差別,請盡量想象成高雅的口氣= =.)

"那是什麼啊?!模仿小雪嗎?有點像!"

由比濱一下子爆笑起來.要是雪之下也在這里我們就死定了呢.

不過,很像是吧.每次洗澡的時候對著鏡子練習也練出成果了呢.話說我到底在干嘛啊?

"那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啊,快說啊."

"沒有啦,前段時間去卡拉ok的時候,不是你自己爆料的嘛."

"白癡啊,我才沒爆料呢,我只是打算告訴戶塚一人而已!"

"原來對象是小彩啊!"

由比濱響起了驚愕的聲音.

喂喂,除此之外我還打算爆料給誰啊.

"嘛,原本在夏天出生呢,就是因為剛出生時太柔弱了所以為了避開酷暑而在空調房里出生的,所以很受不了熱氣啊."

"哈……原來如此呢……"

一邊點著頭不知道怎麼就理解了的樣子,隨便編出來的東西就這麼相信了我也很困擾的.

"啊,所以說嘛,因為馬上就是小企的生日了,所以我們來開生日派對吧!"

"不,用不著,趕緊住手."

"即答的拒絕!而且還是三回!"

"沒啊,你看……要是女孩子還好,男生的話生日會什麼的也太難為情了,所以還是算了."

不管怎麼說,在那種場合下到底要做出怎麼樣的表情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微笑就好了?中學的時候倒是因為想過可能會收到意外驚喜,而做起了大吃一驚的練習,不過都已經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已經不做了.

"啊,要是派對不行的話,大家一起出去玩怎麼樣?"

"大家是指誰?"

要是不搞清楚這一點就要出大事了.尤其是在剛入學的時候,偶然的被經常說話的家伙邀請去一起玩,結果來的幾乎全是不認識的家伙.而且因為是入學最初的活動所以要是不怎麼說話的話立刻就會變成自己一個人獨自直行的路線.拜學生活動所賜我對"大家一起出去玩"這句話銘記于心.首先是不是在邀請自己就能一目了然,實際去玩的時候被如何對待也很明了.

"小雪和小町和小彩之類的呢"

哎呀,材木座同學被排擠了呢~~

嘛,被排擠也是當然的,要是我也會第一個把那家伙排除掉.

看到我幾秒鍾都沒有做出回應——

"要是,不行的話……就,我們倆……"

由比濱食指抵在一起,用從下方的眼神朝我窺探過來.看到那雙眼睛我不由得心跳加速,趕緊避開視線,腦袋也高高揚了起來.

"沒啊完全沒有不行啊.特別是有戶塚的部分!"

"就這麼喜歡小彩嗎?!"

"完,完全沒有喜歡什麼的!只是有點在意而已!"

"那不就是喜歡了嘛!"

由比濱一邊抱頭一邊大喊起來.

呼……一不留神就進入了由比濱的節奏了呢.為了不產生誤會而有意識的保持距離還是挺辛苦的.

不過,和戶塚去哪里玩玩倒是挺不錯的提案.今天好不容易見到卻連話也沒說上呢……真是的!我這個沒骨氣!膽小鬼!螺旋藻!

"那我們玩什麼?"

聽到我這麼問,由比濱若有所思之後回答道.

"煙花大會!我們去煙花大會吧!"

"從我家可以看的海上的煙花,我才不想特地往外跑呢."

"超自我中心!"

被尖銳的用手指了.由比濱一邊"嗯—"的念著一邊思考了一下.

"……那,試膽大會!"

"妖怪很嚇人的吧,不行."

"因為那種理由嗎?!"

沒,因為千葉的靈異景點中經常有那種非常不得了的…….半夜在網上看到之後真的會害怕的睡不著.雄蛇池還有東京灣觀音什麼的八住靈園什麼的;這附近某個大學前面的刑場遺址還有某無線電殘址什麼的.就算可能發生戶塚緊緊抱住我的這種幸運事件,恐怕在那之前我的腰先嚇軟了的可能性會更高一些也不一定.

我拒絕之後由比濱還是沒死心.

"那,海邊……或者泳池?"

"啊,那個有點那啥啊……不行吧,會很不好意思的."

"唔……我也是,有點不好意思……"

由比濱像是害羞似的低下了視線,身體也扭捏起來.話說你要是覺得不好意思就不要說出來啊,我這邊也開始不好意思起來了啊.

"還有其他的嗎"

"我知道了!野營吧!"

"因為有蟲子跑出來絕對不要.只有蟲子不行.抱歉."

"超任性的!而且好沒出息!不干了!笨蛋笨蛋!"

由比濱動用起她貧乏的詞彙量責罵著我,生氣地背過臉邁開了腳步.

"……沒,就算不做什麼有夏季感的事情也沒關系吧.就普普通通好了."

嗒,由比濱停下了腳步.回過頭來的時候已經完全不見怒色了,而是大大的微笑.

"是嘛……也對呢.那,再聯絡咯!"

"啊啊,會有節制的聯絡的."

聽完我的話,由比濱再一次轉過腳跟走向了三浦那邊.一幅無聊表情的三浦雖然好像有些不高興的樣子,不過在由比濱合起雙手道歉之後也恢複了平時的模樣,開玩笑的敲了由比濱的腦袋一下後兩人再次走了起來.

目送完這一幕,我也踏上了回家的路.

大大地伸了個懶腰,積雨云也被夕陽染成了茜色.

開始有涼風吹來,對熱昏的腦袋剛剛好.走回家途中正好可以享受一下傍晚的涼爽.

青色與茜色交織的黃昏時刻.想要完全看穿那條境界線,貌似暫時還需要一些時間.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四卷 國中暑假作業 讀書心得     下篇:第一卷 2.不管何時雪之下雪乃都會貫徹始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