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四卷 第二章 無論如何,都無法從平塚靜手中逃脫  
   
第四卷 第二章 無論如何,都無法從平塚靜手中逃脫

一大早蟬聲就很吵.

開著的電視里正說著今天是今夏最熱的猛暑還是什麼的;你是不是每天都這麼說啊.再說為什麼每年都會出現十年一遇的人才啊.

我因為炎熱而產生的煩躁把電視一下子關掉,窩在沙發中,打開了掌機的開關.

今天也不打算外出,要在家里游手好閑的過一天.小町貌似也在自己的房間學習所以起居室里就我一個.

從暑假開始到現在不到兩個星期.

我的生活一到暑假就會一成不變.一覺睡到中午,看看寵物百科,看看"夏季兒童動畫特輯",心血來潮的跑去書店,下午就看書要不就是打游戲,接著就是學習.我對于這樣的生活十分滿意.

暑假,對于孤零零來說就是解放區.並不是天使禁獵區.(天使禁猟區是日本漫畫家由貴香織里于1995年開始連載的漫畫.我看了下劇情簡介,貌似是糾結到死的那種= =.)

就算一整天無所事事也不會給別人添麻煩.這麼一想因為一直都不和別人產生聯系所以平時也都沒有給別人添麻煩的.我還真是個好孩子.

總之,在暑假誰也沒法束縛住我.

沒錯,我自由了.用英語來說就是Freedom!就是剛大木!我就是,我們就是剛大木!(俺がガンダムだ!seed,00一起中槍.)

什麼也不用做.這實在是美妙.也就是說,對于自己所生活的世界來說已經別無他求了.不過在打工中被別人說"哎呀,你什麼也不用做了!"總會用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吧.太難受了,因為過于難受所以就辭職了.

這麼一說,打工也充分地完全沒有做呢.

雖然在加入侍奉部之前也時不時的會去打工的……大部分情況下,都會不習慣已經成型的人際關系,大概三個月左右就辭職.而且要歸還制服的時候也會覺得特別麻煩而采取貨到付款的方式送過去.

這麼一想的話,我的時間還真是被侍奉部奪去了不少呢,不過不管怎麼說在暑假也沒法對我出手,唔呼~~哈哈哈哈哈哈~!(這里應該是模仿steins;gate里岡部倫太郎的笑法.)

當我正這麼得意的大笑時,手機響了起來.又是亞馬遜發的郵件嗎?說已經從千葉縣市川市的倉庫出發什麼的?一邊這麼想著一邊拿起了放在桌上的手機.

一看屏幕是一封郵件.

發信人是平塚老師.

關閉郵件畫面.

呼,這下就沒事了…….接下來只要等到半夜"抱歉啦~之前電池沒電了~"或者是"好像正好沒有信號來著~"這麼回複就可以了.這麼回複對面也沒法責怪你.不愧是我.中學的時候,鼓起勇氣向女孩子發的郵件有四成概率都是被這麼回複的.順便一提三成沒有回信,剩下三成則是mailer-daemon這樣的外國人發來的郵件.這方面就算努力了也沒什麼好事.(mailer-daemon是因為不明原因發送失敗後退回的說明郵件的寄件人title,郵件內容一般是英文的.)

以做完一件工作的爽快心情,我再次回到沙發上.

再次拿起休眠狀態的游戲機.最新的游戲機都有這種休眠功能實在是不錯啊.可以切實有效的利用時間.問題是最新過頭了的話,總會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功能.通信功能先不說,觸屏游戲(touch panel play)什麼的是干嘛的也完全搞不懂,怎麼都只能想到下流的詞.

手機又響了.

干嘛啊,這次又是哪個白癡這麼無聊?一邊這麼想著一邊過去取手機.這次響的時間長得要命,看來是電話的樣子.

根據剛才郵件的時間差推測是平塚老師.一般來說,教師打來的電話還會興高采烈去接的家伙沒幾個,當然我也是一樣.

此外,既然都無視過一次了,要是現在再接也有被罵的可能性,因此我選擇再次放置不管.大概是又放棄了吧,我的電話再一次陷入沉默.

正當我安下心來的瞬間,在非常短的時間內大量的短信一口氣的發了過來.

這是啥啊太可怕了.這個人對自己的男朋友什麼的也這麼干嗎?

因為來的短信實在太多了,我戰戰兢兢地看了一眼.

打開了在屏幕的最上方也就是最新的一封短信.

發件人:平塚靜.

題目:"我是平塚靜.確認郵件後與我lia nxi"

(原文就沒把漢字打出來,大概是平塚老師打太快手滑了吧)

正文:"比企谷君,想就暑假中侍奉部的活動事項與你盡快取得聯系.回頭qin g你聯系我.某非你又在睡覺嗎(笑)?從剛才開始就給你發了好幾次郵件打好幾次電話了,你都看到了吧?"

可怕!太可怕了!感覺都產生輕微的精神創傷了!

感覺平塚老師結不了婚的理由可見一斑了,真是的,這個人到底有多喜歡我啊.可怕.而且好嚇人.

翻翻之前的郵件,每一個都是相同的內容,簡要來說,就是"在長假里給我參加志願者活動來"的意思.

別開玩笑了.這種時候肯定是要果斷要裝作沒看到才對.

毫不猶豫的關掉了手機電源.這種時候不會有其他人跟孤零零聯系這點實在是方便!

心情終于好轉之後,小町從二樓自己的房間走了下來,起床之後就沒換衣服的樣子,一副在內衣上面套著我穿不下的t恤的打扮.

"休息嗎?"

"恩,除了讀後感和自由研究以外基本上都做完了."

"辛苦了,要喝點什麼?咖啡還是麥茶還是MAX咖啡?"

"原來MAX咖啡不算咖啡啊…….那就喝麥茶吧."

Max咖啡不算咖啡,這是常識.奶咖和max咖啡則有著天與地的區別.在我看來前者可以分類到咖啡里,max咖啡則是分類到混合牛奶里面.

咖啡界的異類,這就是max咖啡.順便一提輕小說界的異類就是gagaga文庫了.(姑且一提,本書就是小學館gagaga文庫的,感覺從小說的題材來看確實和角川系的差別很大.)

我走向廚房,從冰箱里取出冷凍的麥茶倒好.

"給"

"噢"

小町雙手接了過去,以咕嚕咕嚕的氣勢喝了起來,用"哈~"的感覺吐了口氣之後將杯子放在了一邊.

"那麼,哥哥."

小町突然一副很正經的表情.

"小町很認真的學習過了."

"嘛,確實呢.雖然還沒全部做完吧."

剩下自由研究和讀書感想文.而且考試複習是永遠都也不會結束的.

也就是GoldExperience·鎮魂歌了.

(jojo第五部黃金之風主角的替身能力,用原作的話講,沒有結束就是「結束」,這種沒有結束的能力就是鎮魂曲的能力.)

不過在這麼幾天之內就把作業幾乎全部做完也算是十分努力過了吧.

"對于這麼努力的小町,小町覺得應該給自己一些獎勵."

"你是丸內的OL嗎……"(東京丸內坐落著很多名牌企業,OL也都過著比較滋潤的生活,有種說法是丸內的OL中美女的比例相當高.)

此外,說出"給自己的獎勵"這種話,一種單身女性特有的可憐兮兮的感覺油然而生.一瞬間腦海中浮現出了平塚老師的臉.

"總之獎勵十分必要.所以哥哥必須要陪著小町去一趟千葉."

"你的理論碉堡了.有都能在鳥人大賽獲獎級別的飛躍性了."

(日本國際鳥人錦標賽是一個由日本關西讀賣電視台主辦,日本航空協會協辦的手工制作滑翔機,人力機飛行比賽.第一屆比賽舉辦于1977年,之後每年的七,八月間都會在琵琶湖畔舉行每年一度的競賽,並且逐漸成為日本各大學的航空相關系所與航空愛好者高度關注的比賽活動.)

被這麼說了的小町"姆"地鼓起了臉頰.看來我沒有no的選項了.

"嘛,我明白了.有什麼想要的東西嗎?太貴的可不行哦,錢包里只有四百塊."

"便宜的不也買不起麼…….也不是想買什麼,能夠和哥哥一起外出就足夠了啦.啊,剛才那句小町得分非常的高!"

"煩死了."

不過,看來不是纏著我要買什麼的樣子,主要是想要我陪她開開心心的出去玩吧.雖然這種事情和朋友一起去就行了,嘛,不過都是女孩子的話,去千葉被搭訕就麻煩了.實際上在千葉站周邊的繁華地段附近都有著通稱"搭訕路"的地段的樣子.不過自從我路過被劫以後,就再也沒接近過那附近了.

此外,要是和奇怪的男子一起玩了的話,我就不得不讓這雙手沾上鮮血了.

這次還是按小町說的辦吧.

"出門倒是沒問題.你先去換衣服.要是你這幅樣子出門的話我就要用激光筆對著路過的男子的眼睛射擊了.啊啊,剛才那句八幡得分挺高的吧?"

"沒,那句妹控台詞說實話挺惡心的.而且做法也是邪門歪道."

My little sister退後了兩步.

……是嘛.我還以為一下子就能得80000分左右呢,而且還以為會有"只給八幡"這樣心有靈犀的回應讓我胸口一緊來著.小町的評分真是嚴格呀.(八萬和八幡在日語發音都是hachiman.順帶一提第三卷里面出現過的漫畫名8·man也是相同發音的a.)

居住在千葉的兄妹有很高概率都是妹控的.我的妹妹就是這麼可愛所以也沒辦法.經常會有說著"我有妹妹可是一點都不可愛!"之類的家伙在,這是因為那啥,只是因為那是你妹妹所以才不可愛的.(對了,的確高坂兄妹也是住在千葉的= =.)

"雖然不知道去千葉做什麼,不過只是要我陪的話倒是沒什麼."

"哦,謝謝啦.小町要去做些准備,哥哥也換一身方便活動的衣服吧."

方便活動的衣服.嗯,是不是要打保齡球什麼的呢.挖了坑要怎麼辦?正確答案就是保齡球了.(冷笑話吧這是= =.)

不過,要說到方便活動的打扮的話,最方便的只能想到全裸的話要怎麼辦.小學五十米跑的時候還有說什麼"我要認真了"就赤腳的家伙.嘛雖說這是我自己吧.

T恤配上牛仔褲,我在上面披上襯衫適當的打扮了下.正在穿襪子的時候,看到小町啪嗒啪嗒地在家中跑來跑去.

這家伙從剛才開始就東奔西跑看看找找的.小動物系的可愛指數是不是上升了不少啊.

我一邊發呆地看著(特技)一邊等著,小町也終于換完了衣服.還是和平時一樣在我面前就換,不過看上去比平時更加遮遮掩掩的樣子.

"嘿咻"

最後對著照著自己的鏡子決定了poss,好好好,真是可愛真是可愛.能不能快點啊.

小町最後戴上鴨舌帽向我回過頭來.

"好了!let’s go!"

這麼宣言著的小町雙手都抱著行李.兩個包包里面好像塞得滿滿的,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我無言的伸出手去,小町有些高興地將其中的一個遞了過來.不要這種程度就高興啊,你是最近的輕而易舉就開始倒貼的女主嗎?

出門前確認門是不是鎖好後,我們向著車站的方向走去.

"我說,這個行李是啥?我到底在搬著什麼?我是牦牛嗎?やくみつる?"(牦牛是a自nico的視頻,另外牦牛和漫畫家やくみつる前半發音相同,算是文字冷笑話.)

我一邊走著一邊手指著包包向小町問到.小町安靜地食指抵在了嘴邊.

"秘·密♪"

接著拋來一個電眼.

"煩死了……"

"呼呼,secretmakes woman a woman.秘密會讓女人更有女人味哦哥哥."

"你是朱蒂嗎.那是看柯南記住的吧……"(本身是電影里面的台詞,柯南里面作為關鍵台詞出現過.)

作為兄妹的特征,漫畫,特別是小學時候買的漫畫有很強的共有財產的傾向,在男女生之間都有很高人氣的漫畫這方面更加明顯,因此這種捏他很容易就能互相明白.

……嘛.過來看看的時候看到我在看漫畫的話,母親總是會說"也讓小町看看".同時我要是帶著耳機聽音樂的話就會說"把一邊的耳機給小町"之類的.白癡嗎,又不是打得火熱的情侶,倒不如說更像是男子高校放學時的電車.讓海老名同學看到了估計要流鼻血了.

把擺弄著手機走路的小町拉到道路的側邊,我環視著安靜的街道.

通往車站的路上太陽灑下耀眼的光輝.行道樹懶洋洋的伸展著枝葉(原文是わしゃわしゃ形容貓咪在地上打滾撒嬌的樣子,原文直譯的話是"行道樹像是說著'撓這里’的,わしゃわしゃ的伸展著枝葉"不會翻,意譯一個吧.)野貓在樹蔭下安穩地打著瞌睡.

不知道從誰家的院子里傳來了蚊香的味道和白天電視節目的聲音.

在並排走著的兩人身邊,跑過了一群騎著山地車的喧鬧著的小學生集團.我和小町都無意中停下來目送著他們離開,然後再次邁出了腳步.我的步幅比平時稍慢一些,以和小町一樣的速度走向車站.

到了車站,剛要走向檢票口發覺小町在揪著我的衣擺.

"哥哥,這邊這邊."

"啊?去千葉的話要坐電車……"

我這麼說著回過頭來,小町一邊"那邊"的指著一邊將我拉了過去.

我被帶到了巴士環島的地方.眼前停著一輛謎一樣的箱型車.

在駕駛席的門前有個黑色的人影.從張弛有度的身體曲線很容易看出是個女性.衣擺卷起打成了節的t恤配上丹甯熱褲,腳上是像登山靴一樣的旅游鞋.長長的黑發綁成單馬尾,帶著棕色的棒球帽.因為帶太陽鏡所以看不到臉上的表情.只是朝著我這邊嘴角嘲諷一樣的歪了一下.

——只有討厭的預感.

"那麼,對于不接電話有什麼好的理由要說嗎,比企谷八幡."

颯爽地摘掉太陽鏡,對我投以尖銳目光的,自不必說是平塚老師.哇,怒火中燒呢.

"沒……,我家電波信號不太穩定.大概和社長的頭發數以及天線數有著什麼關系吧,就像鬼太郎的妖怪天線似的,從公司的名字就感覺太軟弱了,有什麼可soft的啊!在建立文庫之前先把天波覆蓋好啊!雖然我因為喜歡一直在看來著!"(這段看不懂?沒關系,我也看不懂= =.鬼太郎是1956年開始連載的妖怪漫畫.渡航總是吐槽自己的老板不怕被炒嗎= =.)

"哥哥會被抹消掉的……會被以正義之名制裁掉的."

小町一邊擔心著我的人身安全一邊制止道.沒事的.因為那家伙是個老好人的……真的沒事吧?還有信號方面請想些辦法.(大概是說出版社附近信號不太好= =?這種東西我也無從查證= =.)

"呼,算了.反正一開始也沒期待你能說出什麼正經的理由來."

那一開始就不要問啊……雖然我想這麼說,看到平塚老師一邊露出微笑一邊繼續說著我就開不了口了.

"反正,只要你沒卷入什麼事件或者事故就行了.因為之前也遇到過所有多少有些擔心你."

"……老師"

之前也遇到過,大概是說我遇到交通事故那件事情吧.學生遭遇事故什麼的,身為教師會知道也是理所當然的.怎麼說呢……老師正經起來也是個好人啊.

"費了不少勁最後能和你妹妹取得聯系我也算是安心了."

"好可怕……"

像暴風雨一樣的郵件也好,確認安全的方法也好都好嚇人!而且做法不是基本上和跟蹤狂一樣嘛!算是知道了被他人愛著的可怕的一面.這個夏天才不需要愛呢.("不需要愛的夏天"是02年夏季檔的電視劇名,當年創下了超高的收視率.)

"有什麼事情嗎,接下來我和妹妹要一起去千葉."

聽到我這麼說平塚老師有些意外的啪嗒啪嗒眨起了眼睛.

"什麼嘛,原來沒看郵件嗎.我們也是要去千葉的哦,作為侍奉部的活動."

"哈?"

有發過這樣的郵件嗎?雖然一開始打開看了看,因為好像病嬌(養得累)一樣的郵件太嚇人的緣故就把電源關了.我姑且看看地掏出了手機.

這時,從背後傳來了聲音.

"小企!好慢啊!"

回過頭去,只見由比濱手中提著鼓鼓囊囊的便利店袋子,紮眼的粉色遮陽帽配上想讓人吐槽"是不是布料不夠了"的短下擺的t恤以及熱褲,十足的夏天的打扮.最近就連小學生都不會這麼短袖短褲的穿了哦.

好像藏在由比濱的影子里一樣站著雪之下雪乃.

搭配立領襯衫的是雪之下十分罕見的長褲裝.雖然肌膚露出很少,卻因此感覺到格外的清涼感.

"額,為什麼你這家伙也在啊."

"說是為什麼……當然是因為部活啦.你不是聽小町說了才來的嗎?"

一邊偷看著這邊由比濱一邊回答道.……哈哈,大概明白的差不多了.就是這麼回事了,平塚老師想要邀我出來參加部活,因為我無視掉了所以就和由比濱聯系,接下來又和小町聯系這麼個過程了.

可惡!真是卑鄙!利用被小町邀請就會喜不自禁的我對妹妹的愛情什麼的!這不是完全把我給引出來了嘛!

不過這個時候要說最卑鄙的不還是向我隱瞞事實把我帶出來的小町嗎.憤恨之余可愛度又增加百倍.要是繼續可愛下去就糟糕了呐.

要說當事人的小町的話,一看到兩個人就精神煥發的打起了招呼.

"結衣學姐~呀哈羅~!"

"小町~呀哈羅~!"

這樣打招呼很流行嗎?好像白癡趕緊住手吧.

"呀哈,……你好啊,小町."

連雪之下都差點被帶得這麼說了,不過中途就恢複自我了的樣子.而且以非常不得了的速度臉紅了起來.

小町緊緊地握住了由比濱的手.

"也叫上了小町,小町好高興!"

"全都是靠的小雪啦~我也是從小雪那里收的聯絡的,叫上小町是因為平塚老師拜托的樣子呢."

哦?也就是說,平塚老師→雪之下→由比濱→小町→我這樣的順序嗎.

聽到這些小町一下子朝著雪之下跳了過去.

"是這樣的啊!謝謝!最喜歡雪乃學姐了!"

被小町這麼當面說了,雪之下一瞬間退縮了,稍稍偷瞄了一下小町的表情後"咳"地咳嗽了一下.

"……沒,只是'那個’需要有人照顧一下."

您好,初次見面,我叫"那個".

"……所以說這並不是我的功勞.只是因為必須依靠你才行呢."

一副害羞樣子的雪之下.看到這個由比濱和小町都笑眯眯地露出一副慈愛的表情.

不好,這樣下去連小町都會遭雪之下的毒手了.雖然由比濱為時已晚,還是得把小町帶到正道上來.不進行軌道修正可不行!

"小町,沒必要感謝雪之下.倒不如說,你該感謝需要被照看才能讓你一起來的我的渣渣度才對."

呼呼,說出口了呢,這下小町毫無疑問就會對作為兄長的我產生感謝尊敬和愛情了.

"……"

"……"

"……"

本以為會這樣的,場面卻一下子陷入了沉默.只有快速電車駛去的聲音刺痛著耳朵.

看到誰也說不出話來,雪之下漏出了笑聲.感覺這樣的笑容已經好久沒有見到了呢.

"果然叫小町一起來是正確的呢.作為那個的對手,拜托了呢."

"雖然很想趕緊找個人替代小町呢~"

被妹妹嫌棄了.

差一點就掉出眼淚了,趕緊抬起頭掩飾過去.照到臉上的太陽有些熱,我向平塚老師搭話道.

"這麼熱,趕緊把事做完吧."

"別這麼急,最後一個人馬上到."

緊接著我就看到了邁下車站的台階,向這邊走來的人影.看到那幅四下張望的身影,那是誰我瞬間醒悟了.

無意識地自己就高高的抬起了胳膊.

于是那邊也發現了,向著這邊靠了過來.

"八幡!"

即使還是上氣不接下氣,戶塚也向著這邊露出了清爽的笑容.

比盛夏的太陽還要耀眼.不過這幅笑容也會投向我以外的人啊……這麼一想胸口就難受起來.喉嚨像是被什麼堵住了一樣,緊接著就轉變為了痛苦.心頭的傷口在化著膿.

不過看到戶塚的可愛笑臉兩秒就治好了.用英語來說就是smile既pretty又cure.戶塚真可愛.簡稱就是戶可愛.(戶塚'とつか’和可愛'かわいい’開頭和結尾都是ka,所以接在了一起.)

我身邊的小町也一下子竄出來對著戶塚打起了招呼.

"戶塚前輩,呀哈羅~!"

"嗯,呀哈羅!"

這是什麼啊好可愛,肯定會更流行的.

"戶塚也是被叫來的嗎?"

"嗯.說是人手不足.不過我真的可以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啦!"

我斷言道.

而且就算不是千葉,去別的地方也完全沒問題.

不過,為什麼平塚老師會叫上戶塚有些搞不懂啊.大丈夫!這下就全員到齊了.……全員嗎?

我向著周圍環視了一圈.

"材木座呢?"

"……那是誰?"

雪之下微微地側了側腦袋.于是平塚老師"嗯"的像是突然想到似的說明起來.

"也叫過他來著,不過因為劇斗還是comike還是截稿期什麼的拒絕了."

噢噢,材木座真的假的啊,只是有著拒絕的理由這點實在是羨慕.現在大概正在游戲中心和同伴愉快的玩著呢吧…….不過截稿放在最後對于想成為作家的人來說算怎麼回事啊.

"那麼,我們走吧."

聽到平塚老師這麼說,我們開始乘上箱型車.一打開車門,發現箱型車能坐下七個人.

駕駛席,助手席,最後一排三個人,中間兩個人.

"小雪,來吃點心吧點心!"

"那個不是到了之後再吃的東西嗎……

看來由比濱和雪之下要坐在一起的樣子."

也就是說…….

哦?也就是說和戶塚以及小町的三明治就是誓約勝利之劍了呢,這樣就贏了!(約束された勝利の剣,估計沒人不知道吧.)

當我得意洋洋的正要坐到最後排的時候,衣領被一下子拽住了.

"比企谷坐助手席."

"誒?等,為什麼啊!?"

一邊被使勁拽著我一邊抗議道.平塚老師擺出了單手遮住變得通紅的臉的姿勢.

"不,不要誤會哦?!可,可不是因為想和你坐在一起哦?!"

哦哦,好一個蹭得累啊.只要無視年齡的話還是挺可愛的.

"只是因為助手席的死亡率是最高的哦!"

我為了從平塚老師的手中逃脫而拼命掙紮,平塚老師則是呵呵地露出了笑容.

"……開玩笑的.既然要長時間駕駛,那麼還是盡量不要無聊比較好不是嗎?和你談話會很愉快的."

"是這樣嗎……"

面對這麼平靜又柔和的笑臉就根本沒有放抗的余地了.看到我老實地坐在助手席後,平塚老師滿意的點了點頭.

確認全員上車後,老師和我系上了安全帶.接著,平塚老師轉動著方向盤,踩下了油門.

離開已經看慣了的當地車站,箱型車開始前進.既然要去千葉的話,從這里走十四號國道會比較快吧.

只是平塚老師卻不知道為什麼開著車轉向了出口.汽車導航所指向的,不管怎麼看都是高速公路.

"那個,我們不是去千葉的嗎?"

聽到我這麼問,平塚老師狡黠的笑了

"我反過來問問你,你到底是什麼時候錯認為我們要去千葉車站的?"

"沒,也不是錯認為吧,一般來說去千葉就是去千葉車站的吧……"

"你覺得是去千葉車站?很遺憾!是去千葉村!"

"您這股非常那個的興致是怎麼回事……"

可能是和別人交往起來比較吃力的人時不時會有的毛病吧,長時間不與人接觸後總是會過分的興致高漲起來.雖然隔一段時間之後才會這個樣子,第二天回頭一想的時候總會陷入自我厭惡之中.要是明天平塚老師不會情緒低落就好了.

話說回來,千葉村啊……好像在哪里聽過的樣子……是哪里來著?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二卷 第一章 于是,由比濱結衣去學習了     下篇:第一卷 3.由比濱結衣總是東張西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