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四卷 第三章 葉山隼人並非對誰都是如此.  
   
第四卷 第三章 葉山隼人並非對誰都是如此.

山的輪廓線進入了視線之中.

"哦哦,好強,是山呐."

"真的,是山呢."

"喔,是山."

面對我無意中漏出的話語,雪之下和平塚老師鸚鵡學舌的回應道.

對日日夜夜都在廣大的關東平原的懷抱之中生活的千葉人來說,山是十分稀罕的東西.

雖然在十分晴朗的日子從海岸沿線可以看到富士山,不過除此之外的山,特別是這種綠油油的山,能看到的機會卻不多,因此稍微看見山就會情緒激動.就連那個好像從來不會感動的雪之下都吐露出了感慨的歎息聲.

之後車內變得安靜起來.

不論是我還是雪之下都望著窗外廣闊的風景.

由比濱正頭搭在雪之下肩上發出睡眠的呼吸聲.繼續扭頭看的話,最後排的小町和戶塚也睡著了.剛出發的時候還是玩撲克牌和UNO什麼的十分的吵鬧,不過貌似已經膩了.(UNO也是一種卡牌游戲,和撲克牌不同)我也在此期間充當了平塚老師的談話對象……為什麼我們非得互相介紹自己喜歡的動畫作品best10啊……

不過,這種光景總覺得很懷念啊.好像修學旅行和林間學校之類的回程中的巴士一樣.鬧騰累了的同學們因為用光了力氣所以變得安靜下來,我因為沒有什麼要花力氣的事情所以依舊用敏銳的目光看著窗外.

和高速公路的隔牆一道壓迫過來的聳立的山巒,突然張開黑暗的大嘴的隧道之中有著亮堂堂的橘色燈光.

看著窗外流逝的風景,強烈的既視感向我襲來.

……我想起來了.

"對了……千葉村是中學的時候,自然課教學的時候去的地方……."

"確實,是位于群馬縣的千葉市的度假設施呢."

雪之下像是補充一樣的說道.

"啊啊,你也是去的千葉村麼?"

"我三年級的時候才回到這邊的,所以沒參加過自然課教學呢.因為有畢業相冊所以只是知道有過這回事."

"回來?你去了哪里了嗎?倒不如說你干嘛要回來啊?"

"問法之中充滿著惡意呢……不過也沒什麼."

我回過頭去,雪之下還是看著窗外.因為從微微打開的窗戶吹進的風而飄起的黑發的緣故,看不到她的表情.

"我留學來著.我之前沒有說過麼.你的記憶容量和軟式磁盤不相上下呢."

"容量好少……話說別拿磁石對著我,忘了怎麼辦啊."

"你們這種年歲一般是不知道軟盤的吧……"

平塚老師像是呆住了一樣的說道.不過稍微早一些型號的PC上基本上都是帶著FD驅動器的吧.(即floppy drive,軟驅.)

"沒,大概在我出生前後還是有的."

"虧你還記得呢.和MO相提並論的記憶力呢"(即Mag-Optical,光磁盤,比當時的硬盤的容量還大,並非我們現在的光盤CD-ROM.現在已經完全淘汰了.)

因為搭上了話而覺得自己說了不錯的句子的平塚老師"呼呼呼"十分愉快的笑了.不過從大容量的代名詞竟然說出MO這點來看,年齡方面就很糟糕了.

"沒,MO一般來說沒人知道……"

"要是MD的話我倒是知道……"

雪之下有些困惑的說道.(Mini-disc迷你光磁盤,這個知道的應該比較多吧,因為比cd唱片體積小很多所以一度很流行,隨著mp3的發展也被淘汰了.)

"咕!竟然不知道MO……這就是年輕嗎……!"

平塚老師用悲壯的聲音叫道.因為有點可憐所以我就接著補充下去.我真是溫柔啊.

"嘛,嘛,MO一般都是哪里的企業才用得上的,所以在一般家庭中不太普及.並不是老師已經上了年紀的緣故啦."

"你這不是知道嗎!"

平塚老師的胳膊像是要揍我似的伸了過來.

"等!方向盤,方向盤!"

"等到了的,你先給我記著."

"請不要期待和MO相提並論的記憶力……"

嘛,雖說MO比起FD來容量要大很多吧.

汽車向著千葉村一路駛去.

雖說是工作日,道路卻相當混雜.不時會發生一公里左右的短距離擁堵.

"意外的堵呢."

"因為這附近露營地很多,而且還有溫泉的啊.要是千葉市的初中生的話慣例來說都會去猿京溫泉附近吧."

"哎呀,連地名都記住了呢……"

"是嘛,原來這里是比企谷有著痛苦回憶的地方呐……想忘也忘不掉."

"請不要把別人的回憶黑曆史化.我可是對這樣像是修學旅行之類的事情超了解的呢."

"就像祭典男一樣嗎.經常會有在這種活動的時候就會變得很開朗的學生呢."

"啊,不是……只是對于怎麼心無雜念地度過特別拿手……"

重新看畢業相冊的時候,我的表情跟死了似的,還嚇了一大跳.不過沒准同學看的時候會更驚訝也不一定."還有這個人來著?"的意義上.

"這次和自然課教學一樣是三天兩夜沒問題吧."

"三天兩夜?要過夜的嗎?我什麼都沒帶啊!"

"沒關系,貌似小町都已經准備好了的樣子."

雪之下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啊啊,那些包是這麼回事,我的東西和小町自己的東西所以是兩個.

"你的妹妹出乎意料的是個能干的孩子呐."

平塚老師像是感慨一樣的說道.

"對吧,是我自豪的妹妹哦.又可愛,又漂亮,又貌美的簡直合稱3K啊."(可愛漂亮貌美日語都是k開頭的.)

"實際上不就是1K麼……"

雪之下呆住了地說道.

離開高速路之後,從輔路又進到了山路里面.

沿著蜿蜒的山路,箱型車使勁向上爬著.

xxx

一下車就聞到了濃密的青草的氣息,也許是心理作用感覺氧氣也更充足,大概是深綠色森林的影響吧.

在開闊的地方停著幾輛巴士.這里是千葉村的停車場.平塚老師在這里停了車子.

"唔~好舒服~!"

由比濱下車後使勁伸了個懶腰.

"……只是枕著別人的肩膀睡覺當然舒服了."

"嗚……對,對不起啦."

被雪之下這麼尖刻地說了,由比濱雙手合在一起道著歉.

"哇,真的是山呢!"

戶塚遲一步地發表了對山的感動.因為平日都在平地上生活所以懷抱著對山的憧憬,果然是千葉人啊.小町則是一邊說著"小町去年才來過這里呢!"一邊做著深呼吸,恰如其分樂在其中的樣子.

嘛,雖說我不是由比濱,不過樹葉縫隙間投下的日光和高原的涼風確實讓人心情愉悅.

將來我也想在這樣的土地上不和人交往的當個家里蹲啊.買東西什麼的就用通販好了.

"嗯,空氣很新鮮呐."

這麼說著的平塚老師開始吸起了香煙.這樣您還能品味空氣嗎…….

"接下來我們走著過去,先把行李拿下來."

"呼"地好像十分美味地深吐一口,平塚老師說道.

當我們照著指示將行李從車上拿下來後,又來了一輛箱型車.哈,看來是有野營場地所以一般客也會來的樣子.因為是公共設施所以收費也很便宜,也許能算是秘藏的寶地也不定.

在所有人都下車之後,車子又從來時的路開走了.貌似只是負責接送而已.

從車上下來的有四名年輕男女.

就像盛夏的未熟果實一般,男女四人也好像要展開一段愛情故事的樣子.這樣的家伙會在河中間的沙丘上搞BBQ什麼的,被扔下後連連呼救吧.

要不,就是抱著野餐的心情穿著平常的衣服登山,最後遇難了什麼的.當我想著這類事情的時候,那一幫人中的一個對著我微微招了招手.

"呀,比取谷君"(正常的比企ヶ谷的發音是hikigaya,這里葉山錯念了谷的另一個讀法,成了hikitani)

"……葉山?"

令人意外的是,集團中的其中一人竟然是葉山.不,不僅僅是葉山,仔細一看,來的全是葉山集團的.三浦,還有金發的得意忘形戶部,個性強烈的腐女子海老名同學.……啊類?童貞風向標大岡呢?

"你為什麼會來這里啊……搞BBQ嗎?那樣的話推薦你去河中間的沙洲哦."

"沒,不是來BBQ的.只是BBQ的話不會拜托父母特意開車送到這里來的."

葉山苦笑道.不是這樣嗎,那要不要推薦他們穿著普通的衣服爬山呢——當我這麼想的時候平塚老師掐掉煙頭說道.

"呼,看來全員到齊了."

全員,也就說葉山他們一開始就算在成員之中了吧.

"那麼,你們知道這次叫你們來的原因嗎?"

被問到的我們互相打了打照面.

"聽說是附帶住宿的志願者活動."

"嗯,說是來幫忙的"

對著雪之下的話戶塚點頭贊同道.旁邊的由比濱則是一副茫然若失的表情.

"哎?不是合宿嗎?"

"小町聽說是野營來著!"

"我根本就什麼都沒聽說……"

喂,到底哪個是正確答案.你們傳話游戲的水平也太差勁了吧.

"我是聽說志願活動對于內定可以加分……"

葉山用夾雜著苦笑的笑容說道.

"嗯,我是聽說能夠野營才來的哦?"

"我靠,只是這樣不就糟了嘛!"

三浦揪著她的卷發,戶部則是撓起了他長長的後發際.

"我只聽說葉山君和戶部君要一起野營hshs."

只有海老名同學的理由很奇怪,她最後說了什麼?(hshs是網絡用語,哈嘶哈嘶的縮寫,用來形容興奮時候的喘氣聲.)

平塚老師輕輕地扶額歎息了一聲.

"呼…….嘛,大致上還是對的.你們暫時先幫我做志願者活動."

"那個,具體的活動內容是……?"

"不知為什麼我就被校長要求監督地區的志願者活動了……所以就把你們給帶來了.你們要作為小學林間學校的志願者干活.要輔佐千葉村的職員,老師們還有孩子們.簡單來說就是干雜活的.……說極端點就是奴隸."

好想回去啊…….就連黑心企業一開始也會給一些糖衣炮彈.嘛,正因為有糖衣炮彈所以才是黑心企業倒是了.

"同時也兼辦侍奉部的合宿.葉山所說的工作的什麼內定加分也不會吝嗇你的.自由活動時間也讓你們玩."

哈哈,原來如此.因此大家才會理解成那樣的吧.只聽到了自己感興趣的部分呢.

"那麼,我們趕緊動身吧.在本館把行李放下就開始干活."

以這麼說著的平塚老師作為先頭,我們也跟隨著她開始前進.雖然這麼說,我們也不是什麼團結的集團.緊跟在平塚老師後面的是我和雪之下,在後面是小町和戶塚,接著是由比濱.再接下去是葉山他們散漫地跟著.正好是以由比濱為中心,所以姑且看上去還算是一個集團.

從停車場到本館鋪著柏油路.途中,雪之下用有些陰郁的表情開口了.

"那個……為什麼連葉山君他們也來了呢"(雪之下用的是相當客氣的口氣)

"嗯?——啊啊,是在問我嗎?"

平塚老師回過頭來.

"嘛,都用敬語了那可不是嗎"(大老師用的姑且也是敬語但是一點尊敬的感覺也沒有,嘛,也是說明他和平塚老師關系好吧= =.)

會在這種場合讓雪之下用敬語的人也只有平塚老師了吧.聽到我這麼說,雪之下莫名其妙地露出開朗的笑容.

"啊拉,並不是僅限于此呢.即使不是對長輩,為了體現出和對方的距離感而使用敬語的情況也是有的,您也是知道的吧比企谷先生."

"哎呀,您說的真是太對了呢雪之下小姐."

我和雪之下之間"嗚呼呼"和"喔吼吼"的空笑應酬被平塚老師打斷了.

"還是老樣子呢你們兩個.是說叫來葉山他們的理由嗎,只是因為人手不足而在學校的公告欄上招募來著呢.你們沒看吧.而且本來我也沒想到這樣也能招到人的."

"既然這樣為什麼還要特意招募呢?"

"只是形式上的問題呐.讓別人看到我只能和你們打交道可不怎麼有趣,只是為了體面才用這種手段的.我也不太擅長和那種潮了吧唧,現了個充的學生打交道的.光是看著,心就在痛."

倒不如說,這些話讓我的心都在痛了.拜托了!趕緊來個誰把她娶了吧!

"不過即使如此我也是教師呐,不盡可能的公平對待可不行."

"哈……教師真是辛苦啊"

話說因為受關照還是特殊對待還得被敲啊.

"與其說是教師,不如說大人都是這樣更加合適吧.在社會上時不時會有這樣的情況."

身處組織之中就必須承擔起組織的負的一面.

何況在即將要長期相處的情況下,考慮到之後的的事情必須得四處周旋.低就算不想低也得低的頭,去就算不想去也得去的酒會,就算不想聽的東西也不聽不行.就算和討厭的人的每天見面,也必須一起工作.

能回避這樣的事情的除了職業主夫就只有尼特族了.

在不得不工作的基礎上還得注意人際關系,簡直就是懲罰游戲嘛.有沒有好好處理人際關系啊?又不會發獎金的,這種事情也太奇怪了吧.想來想去果然我還是不能去工作.

平塚老師對我和雪之下回過頭,柔和的微笑道.

"這也是一次很好的機會不是嗎,你們也學學其他交流方式的應對方法比會較好."

"沒,不可能的吧,和那樣的搞好關系什麼的."

"錯了,比企谷.沒必要搞好關系.我說的是應對.既不是敵對也不是無視.只是讓你學習干脆順利的事務性的相處方法.這就是所謂對社會的適應."

"就算你這麼說"

連無視都被封印的話也只能舉手投降了.

"……"

雪之下剛剛說到中途就一直沉默著.既沒有回答也沒有反駁,而且也沒有就此認同.

面對我們的態度平塚老師只能苦笑.

"也沒法一下子就變成那樣,心中裝著這些就好."

被這麼說了我們也還是無言地走著.

好好應對,嗎……?

也許,並不是那麼難的事情.雖然好好相處算是情感方面的問題,不過好好應對的話只是自身技巧的問題.

制造出話題,附和話題,表現出對對方回答的同感.在這個過程中縮小對方的進攻區域,同時也是不著痕跡的告訴對面自己的守備范圍.這就是所謂的好好應對吧.

也許一開始不能高明的談話,對話卡住的情況也是有的吧.也許也會做出不適當的回應.

只是和其他的技巧一樣,這只需要反複練習就能熟練掌握.

畢竟,所謂和人好好應對的行為,不過就是欺騙自己,欺騙對方,對方知道自己被騙,自己也知道被對方所騙,這樣的循環連鎖而已.

除此之外什麼也不是.說到底就像他和她們在學校里學到,並且實踐著的東西是一樣的.

同樣是所屬組織或集團所必須的技能,大人和學生之間的,不過是規模上的不同.

那麼,這說到底也不過是虛偽,猜疑和欺瞞而已.

xxx

在本館放下行李後,這次又叫我們去什麼"集合的廣場".在那里等著的是將近100人的小學生.

應該都是小學六年級生吧,體格什麼樣的都有,顯得十分散亂.要是制服裝的高中生或是穿正裝的工薪族的話,就算數量龐大也能看上去十分統一,沒這麼混亂的吧.不過,要是大家都隨心所欲的著裝的話,小學生更能把這份混亂性表現出來.

而且最重要的是,因為基本上所有人都在同時說話,所以感覺更加吵鬧.嘰嘰喳喳的煩死人了.這份騷動將我們完全壓倒了.

成為高中生之後,能近距離接觸小學生集團的機會幾乎完全沒有.這份力量感(好聽的說法)實在讓人吃驚.這里是動物園嗎.

看看身邊,由比濱冷場了一樣的站在那,雪之下則是臉色微微發青.

雖然有老師站到了學生們的正中間,卻像是什麼都不打算做的樣子,只是盯著手表看.

幾分鍾過後學生們也注意到了這份異常,開始安靜下來.嘰嘰喳喳……嘰喳……嘰……

"好,到安靜下來大家花了三分鍾的時間."

出,出出出,出現了!!全校集會或者年級會在說教前會出現的傳說中的台詞.真是沒想到到了這個年紀還有機會聽到啊…….

就如同我預想的一樣,那名教師先是以一通說教開始.這是為了在一開始就控制住因為林間學校興奮過頭的兒童的常用手段吧.我在小學的時候也經曆過所以還記得.

在說教之後,則是公布接下來的安排.

第一天最開始的活動似乎是定向越野的樣子.也沒准叫做徒步拉力.

所有人一邊打開"林間學校指南"一邊聽著說明.

在那個指南的封面上畫著動畫風格的插畫.啊啊,那個畫風是女孩子畫的吧.大概是實行委員的孩子畫的,因為比較擅長畫畫于是"我,我倒是也能畫……"這樣的感覺就讓她畫了.我衷心祈禱以後這件事不會成為那個孩子的黑曆史.

"那麼最後介紹一下來給大家幫忙的哥哥姐姐們.首先來打聲招呼.請多多關照."

"請多多關照——"

那個就好像配餐時候全員一起要求說的"我~開~動~了~"的拖著長音的寒暄多重奏一樣.

畢業儀式的時候也會這麼喊口號的,"留在心中的","小——學——旅——行——"一樣的感覺.我也被要求這麼叫過,確實有討厭的回憶留在了心中所以肯定沒錯.(注:貌似在畢業典禮上回顧小學生活時發言人會說"這是留在心中的"然後台下齊喊"小學旅行~",應該是這個意思吧= =.)

小學生們用好奇的視線一起看了過來.

于是緊接著,葉山向前邁了一步.

"接下來這三天將由我們給大家幫忙,要是發生什麼事情的話請告訴我們.大家也要在林間學校制造出很多很多美妙的回憶哦.我們也要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響起了掌聲.小學女生們也不知道怎麼的就開始"呀~呀~"的叫了起來.此外,教師方面也報以熱烈的掌聲.

哦哦,葉山好強啊.感覺他超適應的呢.提前也沒打任何招呼突然就能這樣,而且還能做出和小學生等級相符的寒暄的家伙可沒幾個啊.

要是只看外觀上的話雪之下貌似也做得到……

"既然你是侍奉部的部長,不去打個招呼嗎?"

"我不怎麼喜歡立于人前的."

意外,倒也說不上.本來這個家伙什麼都不做就夠顯眼的了,而且為此也吃了不少苦頭.所以才不喜歡特意往槍口上撞也不一定.

"不過我很喜歡立于人上……"

是這樣嗎……

"那麼,定向越野,開始!"

伴隨著教師的一聲令下,學生們五人六人分成了小組.大概是事先就分好的吧麼,很順利都分出班別了.(日語里的班更像是軍隊里那種規模的,參考火影里面的班的人數吧.)可能整個林間學校活動期間都要按照這個班來行動吧.

可能小學生等級的分組不會產生什麼灰暗的氣氛.不論哪個孩子都是一副開心的表情.

大概是"校園種姓"還沒有概念具象化吧.隨著進入初中,高中,就會產生那種殺氣騰騰的明確的區別了.所謂的小學時期真像是在幸福的箱庭之中一樣啊.真是的,果然小學生最棒了.(まったく,小學生は最高だぜ.某蘿球教練完全中槍.)

我們幾個難得的聚到了一起.一邊遠望著一團小學生,戶部撓著頭發開口了.

"哎呀—,小學生真是年輕啊——.我們高中生就好像大叔一樣."

"我說戶部,能不能別這樣?這樣我不就跟老太婆一樣了?"

"沒啊,我開玩笑的啦!因為他們那麼丁點兒嘛."

因為被三浦"嗷嗷"地威嚇了,戶部特地辯解道.一瞬間,我似乎感覺到了平塚老師的視線,大概是錯覺吧.我心中不斷祈禱著,希望就是這麼回事.

"不過,我小學的時候就覺得高中生是很厲害的大人了."

像是接著先前的對話,戶塚有些懷念的說道.聽到這句話小町也將食指抵在了下巴上歪了歪腦袋.

"小町來看的話也覺得高中生很像大人哦?除了哥哥之外."

"……喂,我可是很像大人的吧.發著愚蠢的牢騷,說著肮髒的謊言,做著卑鄙的勾當什麼的."

"那個好像十五歲的夜一樣的思考方式根本就不像大人啦,哥哥……"(15の夜,原作為漫畫,講述的一群墮落的不良少年的故事.)

"小企心中大人的形象是這麼可悲的東西嗎!?"

聽到小町和由比濱說些有的沒的,戶塚一邊嗤嗤的笑著一邊拍了拍我的肩膀.

"在家里可能不怎麼看的到啦,學校里的八幡可是很成熟的感覺呢,既帥氣又沉著冷靜,呐?"

"戶,戶塚……"

正當我感動的要命就快哭出來的時候,聽到了"哼"的一聲混雜著嘲笑的冷笑聲.

"那只是因為沒有談話對象,看上去才那樣的.正確來講,應該是在因為孤獨而憂郁著吧."

一回頭就看到了那個家伙.雪之下正露出如同寒冰一樣的微笑.于是我也擺出了和那個相似的冷笑.

"……為什麼會知道在教室之中的我呢.你是跟蹤狂嗎?知道騷擾防止條例嗎?想要社會性的死一次嗎?"(又來了,大老師的雪之下模仿秀,請自行想象成高雅知性的口氣.)

"比之前更像了……"

在由比濱呆然的笑容旁邊,"咯吱"地響起了踩斷枯樹枝的聲音.

"……你那個,……是在模仿誰?"

明明是夏天的,卻能在雪之下背後看到吹雪的幻影!

抽著筋的笑臉超恐怖的!對不起!我錯了!

在一旁聽著我們交談的葉山像是領會了什麼似的,,點了好幾次頭.

"啊啊,這樣啊.那個孩子是比取谷君的妹妹啊.我還說怎麼和戶塚長得不太像呢."

一邊說著,葉山一邊朝著小町走了一步.喂,別靠小町這麼近.

"我是比取谷君的同學,葉山隼人.請多關照了,小町醬."

"哈……你好.哥哥受你照顧了."

小町有些嚇到的後退了一步,將自己的氣息藏在了由比濱的身後.就那樣有些距離的觀察起了葉山.

"隼人君,怎麼說也不會是小彩的妹妹.更像小雪的妹妹吧!"

那不是只有發色像嗎…….

聽到由比濱的話葉山搖了搖頭.

"沒,雪之下同學沒有妹妹的."

"啊,原來如……哎?為什麼隼人君會知道呢?"

"要說為什麼……"

葉山朝著雪之下的方向偷偷送了個眼神,雪之下並沒理會,而是轉向了小學生的方向.

"我們應該做些什麼呢"

"啊,說的也是,我去問一下平塚老師."

可能是讀出了不和諧的氣氛,葉山走掉了.

雪之下對葉山總有種帶刺的感覺.雖然對我也是刺刺的,不過對我是攻擊性的刺.而對葉山的感覺像是種排他性質的刺.是現充過敏症還是什麼的.沒,其實我也對現充過敏,不知道抗過敏藥管不管用啊.

葉山走掉後,小町悄悄溜到我身邊.

"哥哥,大事不好了!"

"怎麼了."

"和那樣的帥哥當對手,哥哥的勝面是零啊!這是危險信號!"

"煩死了,你管我."

就為了報告這種事情啊.這個蠢妹妹.再說本來我一開始就沒打算和那個家伙爭什麼.只要對面不先搞出什麼來,我也不會和葉山怎麼樣.

然而意想不到的追擊襲來了.

"確實大事不妙…….比取谷君散發一股很強的受氣,又很有弱氣受的感覺.所以只要葉山君一推估計立刻就陷落了呢."

"是,是嗎……我會小心的."

出乎意料的這就是我和海老名同學的初次對話.深切的希望盡量不要再來第二回.受氣是什麼啊?才不會發出這種氣呢!

就在這些有的沒的時候,葉山已經帶著平塚老師回來了.開始了這次工作的說明.

"這次定向越野的工作,是想請你們去終點准備午餐.學生們的飲料和便當的分發就拜托你們了.我會用車子先運過去的."

"我們也能坐車去嗎?"

"沒有這種空間了.趕緊動身吧.你們得比小學生他們先到."

既然是准備午飯,那的確不比孩子們先到就糟糕了.現在已經有相當數量的學生出發了的樣子,那我們得多有趕才行啊.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3.由比濱結衣總是東張西望的     下篇:第一卷 5.也就是說材木座義輝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