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四卷 第八章 于是,載著雪之下雪乃的車子開走了.  
   
第四卷 第八章 于是,載著雪之下雪乃的車子開走了.

第八章于是,載著雪之下雪乃的車子開走了.

回去時的車子十分安靜.

後排座位已經全滅,出發不到三十分鍾全員就陷入了名為"睡倒"這種坐汽車旅行時常有的狀態.(睡倒原文是寢落ち,指事情干到一半就睡趴下的樣子,我只能想到睡倒這個詞)

在助手席上的我也十分放松的陷入迷迷糊糊的狀態.不過要是現在我睡著了平塚老師就太可憐了所以我努力保持著清醒.

高速公路很通暢.雖然我們是學生在放假可能不能產生什麼實感,不過今天是工作日的,而且還在盂蘭盆節之前,往千葉市方向的道路沒有任何會擁堵的因素.

我忍耐兩三個小時應該就能到了吧.

"就預定在學校解散可以嗎?不過怎麼說一個一個的送回家也太費功夫了."

大概平塚老師是在考慮回去的路要怎麼走吧,這麼向我問道.

"沒什麼關系吧"

聽到我的回答老師嗯的點了下頭.平塚老師大概也是累了,很想早點解散的感覺.

平塚老師依舊看著前方,不經意地開口了.

"這次……有點懸崖勒馬的感覺呐.一步走錯大概就要出問題了."

我不記得有講過事情的經過,大概是從哪里聽來的吧.說的是鶴見留美的那件事.

"是,很對不起."

"我不是在責備你啦.不可能責備的吧.倒不如說都覺得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做的不錯了."

"雖然方法是最差勁的呢"

"是啊.你最差勁了."

"為什麼要對我的人格批判啊……不是在說方法嗎"

"會想出這種方法的時點上你就最差勁了.不過,可能正因為你很差勁,才會被落入深淵的人親近呢,這樣的資質十分寶貴啊."

"真是讓人不愉快的誇獎方式啊……"

有種十分脫力的感覺.

然而與我相對的平塚老師似乎有些開心地哼起了歌.

"那麼,這次的得分要怎麼辦呢~"

"八幡的大勝利了呢,這回"

這次從企劃立案一直到出品全都是我.……嘛,結果上來說雖然到底幫到了沒有十分的微妙,看我的意願上心程度和態度就應該給好評了.

"唔.不過,要是雪之下不決定接受這個事件的話你也不會行動吧.而且,要是沒有由比濱的那些話你們也根本找不到行動的理由."

"咕,難道是並列第一嗎……"

好可惜啊——正當我這麼想的時候,被回以一個只有討厭預感的蔫笑.

"你是什麼時候覺得會是並列第一的?"

"又來這個……"

"本來這次你就打算翹班的吧.扣掉這一分後雪之下和由比濱是一分,而你是零蛋."

"總感覺我早就猜到了……"

"不過還是辛苦了."

忽然從駕駛席伸過一只手來.平塚老師一邊單手操作著方向盤,像是在敲一樣的摸著我的頭.

"被當成小孩會很難為情的請快住手."

"害羞咯害羞咯"

大概是嘲弄我十分有趣吧,依舊纏人地不斷摸過來.

"啊,沒,比起我來,我是覺得老師難得不害臊嗎.不管怎麼說老師這個年紀還把高中生當小孩."

"比企谷,你還是睡了好."

手刀咻地像我的脖子飛來.

"額"

于是意識就陷入了漆黑的隧道之中.

xxxx

身體被胡亂地搖晃著.

"比企谷,醒了哦.趕緊起來."

"嗯……"

睜開眼皮,展現在眼前的是看慣的風景.是我平時上的高中.

時間大概剛過中午.

是因為太疲憊了嗎?不小心就睡著了.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睡著的,不過還沒進入深度睡眠所以就完全清醒了.

"不好意思,貌似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嗯?……啊啊,什麼嘛.不用在意.你也很累了吧.撒,趕緊下車吧."

被微妙地溫柔的平塚老師催促著,我下了車.潮濕的盛夏空氣向皮膚纏了上來.離海很近,是這附近的空氣.只是兩三天沒感覺到,竟然無用地懷念起來.

在地面上,大家不是打著哈欠就是在伸著懶腰.

從箱型車上取下行李,各自零散地做著回去的准備.因為柏油路面返回的熱氣更加感到炎熱.

全員都檢查完有沒有丟下東西,隨便地站好了隊.平塚老師一臉滿足地看著這些.

"大家都辛苦了.到家之前都還算合宿的,回去的時候也小心一點.那麼解散吧."

為什麼是一臉陶醉的表情啊,大概是在出發之前就打算結束的時候要這麼做來著吧……

小町重新背好包包向我仰看過來.

"哥哥,要怎麼回去?"

"坐京葉線再坐巴士吧,回去的時候再買點東西."

"啊呀啊呀Sir!"

一個敬禮,十分精神的回應.

"既然是京葉線,雪乃學姐不一起回去嗎?"

"是呢.……到中途為止"

雪之下點了點頭

由比濱和戶塚互相看了看彼此.

"那,我和小彩一起坐巴士吧"

"嗯,好呢,那再見"

正當我們做著各自踏上回家的路的道別時.

伴隨著低沉安靜的駕駛音,像在慢慢潛行一樣的,黑色的專車橫在了我們面前.

左側的駕駛席坐著初老的男性,可以看到制服帽子和花白的頭發.後座窗戶上貼著貼膜的緣故從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況.

"有錢人就會有這樣的專車呢……"

有種車頭會帶個金閃閃的飛魚還是什麼的感覺.汙點什麼的都被擦得干乾淨淨一塵不染.這車總感覺在哪里見過啊……

我正頻頻打量這輛車的時候,司機瀟灑的下車對著我們行了一禮,用著機敏的動作打開了後車門.

從車中走出的,是明明在盛夏還給人以小春日和的舒適感覺的女性.

"Hi~雪乃醬~"

雪之下陽乃身穿純白的連衣裙,優雅地走下車來.

"姐姐……"

"唉,小雪的,……姐姐?"

由比濱一邊使勁眨著眼睛一面比對著雪之下和陽乃小姐.

"喔!好像啊……"

小町一面低聲嘟囔著,戶塚則是嗯嗯地點著頭.處于兩個極端而又十分相像的兩人就好像相片與底片一樣.

"雪乃醬真是的,說了暑假要回家來也完全不回.姐姐因為擔心就過來接了!"

"為什麼會知道你的位置啊……這麼清爽反而更恐怖."

"大概是跟蹤手機的GPS吧.真是做不來一點好事呢."

就在我和雪之下小聲交談的時候,陽乃小姐從旁邊插了進來.

"啊,是比企谷君!什麼嘛,果然是一起去玩了嘛.嗯?是約會嗎?是約會吧!這個小壞蛋!真羨慕啊!青春啊!"

"又是這個開關啊……我都說過不是這樣了啊"

一下一下用胳膊肘捅了過來,只能感覺十分礙事.就算露出一副困擾的表情也完全不起作用,順著就纏上來已經開始幾乎完全的身體接觸了.我一面憂郁著一面感受著礙事的香氣說實話真的很煩人.

"那,那個,小企在困擾著呢"

由比濱抓過我的手腕將我從陽乃小姐拉開.陽乃小姐的動作一下子停住了,好像不可思議一樣的打量著由比濱.只是,其中夾雜的一瞬間的銳利的視線沒有逃過我的眼睛.(比濱小姐快跑啊!這女的為了妹妹什麼的做得出來的!!)

安穩的微笑浮現出來,陽乃小姐轉向由比濱.

"誒多,是新登場的角色呢.你是……比企谷君的女朋友?"

"才,才不是!完全不是!"

"什麼嘛,那就好.剛才還在想萬一是來給雪乃醬礙事的孩子要怎麼辦才好呢.我是雪之下陽乃,是雪乃醬的姐姐."

"啊,您真是客氣……我是小雪的朋友由比濱結衣."

"說是朋友,呢……"

在笑眯眯的表情背後,聲音中帶著少許的冷漠.

"是嘛,原來雪乃醬也有好好交到朋友呢.太好了.我放心了"

雖然話語和口氣都很柔和,卻營造出從中伸出棘刺的氣氛.

"啊,不過,對比企谷君出手可不行哦?因為那個雪乃醬的."

"才不是."

"都說了不是了."

我和雪之下幾乎同時說道.

"你看!呼吸都同步了!"

陽乃小姐像是十分開心的笑了.是在拿我們尋開心嗎?還是說連這也是演技的一部分嗎?

"陽乃,往旁邊讓一讓."

聽到聲音陽乃小姐的笑容忽然停住了.

"好久不見啦小靜"

"別用這種叫法"

大概是因為害羞吧,平塚老師哼地轉向了旁邊.我很吃驚這兩個人竟然認識,于是問平塚老師.

"老師,是認識的人嗎?"

"以前教過的學生"

"也就是說……"

因為平塚老師的回答太簡略所以我打算追問地開口,卻被陽乃小姐打斷了.

"嘛,話中有話的說話方式還沒改啊,小靜.那,雪乃醬,我們要走了哦"

被這麼說了雪之下也沒有要動的意思.幾乎是完全當耳邊風的狀態.

"你看,母親還在等著呢"

到目前為止從來沒有改變不配合態度的雪之下突然起了反應.

短暫的猶豫,終于像是放棄了一樣的吐出了短短的歎息,看向我和小町.

"小町君,難得你邀請我實在是對不起.不能和你們一起回去了."

"額,也,也是呢……那個,既然家里有事的話……"

因為方式過于正經八板,小町由于讓人感到疏遠的雪之下的話語困惑地回答道.

雪之下浮現出透明的微笑,用幾乎小到消失的聲音告別了.

"……再見"

像被陽乃小姐從背後推著一樣,雪之下消失在了車內.

"比企谷君.拜拜~~!"

陽乃小姐揮了揮手,就告知司機.

"請去都築"(都築區位于神奈川縣橫濱市附近,簡單來說離千葉不算近= =.)

司機簡單的還以一禮後,靜靜開了門,看也沒看我們一眼地鑽入了駕駛席.

看來最開始行得一禮不是朝著我們,而是朝著雪之下的樣子.

透過黑色的車膜看不見里面的情形.

只是,雪之下一定還是如往常一樣的用坐得筆直的姿勢,只有視線看向車外吧.我這麼想到.

專車安靜地啟動了引擎,平穩的開動了.沿著直線筆直前進,接著在轉角處消失了.

在我呆然注視著這一切時,由比濱突然拉了拉我的袖子.

"呐……那輛車子……不會是……"

"嘛,專車不管哪個長得都差不多啦.不可能每輛車都能記得那麼清楚,怎麼吃得消."

我說出違心的話語.

其實,在看到那輛專車的瞬間,我就注意到了.

這個暑假,我再也沒有和雪之下雪乃見過面.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插圖     下篇:第四卷 後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