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第三卷 第六章 他和她的起始終于要畫下句點  
   
第三卷 第六章 他和她的起始終于要畫下句點

回到社辦後,我不經意地看向窗外。夕陽正緩緩沒入東京灣,夜幕逐漸降臨東邊的天空,宛如倒下藍色顏料。

「唉,現在該怎麼辦?我都把蛋糕烤好了……」

同樣看著窗外天色的雪之下發出歎息。放學時刻即將到來,在下課鍾響之前的短暫時間內,大概只夠我們把蛋糕切開。

由比濱聽到雪之下的話,不解地歪頭問:「蛋糕?為什麼有蛋糕?」

「還問為什麼……啊,對喔,我們還沒有說。今天找你來這里,是想幫你慶生。」

「咦?」

「由比濱同學最近一直沒來社團……所以想跟你說,請你不要懈怠……另外,也可以算是對你的感謝……」

雪之下輕咳一聲掩飾自己的害羞,但她還沒把話說完,由此濱便撲了過去。

「小雪乃,你記得我的生日啊。」

應該不能說是記得,只是從她的郵件信箱地址推測出來。

反正中間的過程不是重點,重要的是,由比濱沉浸在一片喜悅當中。

「可惜今天已經來不及了。」

雪之下終究受不了那股悶熱,想要跟由比濱拉開距離。由比濱稍微抗拒一陣子,突然想到什麼似地拍一下雙手,雪之下趁機掙脫出來。

「不然,我們去校外慶祝吧!」

「不過校外也沒什麼地方……」

雪之下對突如其來的提議感到猶豫,不過由比濱要她不用擔心,眨著眼睛表示「包在我身上」。

「放心放心,我會負責跟店家訂位。你們為我准備蛋糕,我已經非常開心。」

「其實不只有蛋糕……」

「咦!還有禮物嗎?」由比濱看著雪之下,眼睛閃閃發光。雪之下不久前才從她的擁抱中脫身,現在她又湊了上來。

雪之下一邊回答她的問題,一邊慎防對方再度撲過來。

「嗯,是啊……不過,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准備禮物。」

她說到這里時,看了我一眼。

「咦……難不成……」

由比濱察覺她話中的含意,露出有點不知所措的曖昧笑容。

「啊、啊哈哈,想不到自閉男也會准備禮物∼∼因為前一陣子……感覺……氣氛有點尷尬。」

我一跟由比濱對上視線,兩人又立刻別開。

雪之下也在場時,我還可以假裝不覺得有什麼尷尬,但她現在主動把球丟給我,代表她很清楚我們之間發生什麼事,要我們趕快解決。

這家伙平時明明一點也不溫柔,卻在這種奇怪的地方多管閑事……

我從書包里拿出一個小包裝,若無其事地遞給由比濱。

「……這可不是因為你生日才送的。」

「咦?」

盡管接下來的話實在很難啟齒,我還是勉強自己擠出句子。

「我稍微思考一下。該怎麼說呢……把過去的事情一筆勾銷如何?我救你那只狗的事,還有你始終放在心上的事,全部當成沒發生過。」

我盡量不看由比濱的反應,不留任何空檔地繼續說下去。

「再怎麼說,你都沒有一直過意不去的理由。雖然當時我受重傷,不過對方投保的公司有提供理賠,律師跟駕駛聽說也有來道歉,所以,你一開始便沒有同情或內疚的必要。」

我每說出一句話,心髒便像被揪住似地感到一股壓力,但如果不說出口,就無法了結這件事。

「而且,我也不是因為你才幫忙的。」

由比濱看向我,眼中閃過一陣難過,接著又立刻低下頭。

「我不是賣人情給某個特定的人,所以你也不用執著于還我人情。不過,既然我讓你操那麼多心,相對地應該有所回報,所以想送你這個東西,代表我們從此扯平。接下來你不用再顧慮我,一切都到此結束。」

全部說完後,我呼出一口氣,感覺連胸口的不快都吐出來。

這下子終于能夠解脫,包括令人搖頭的誤會,以及自己搞錯的防衛行為,全部都能畫下句點。不過,這麼想本身或許就是個令人搖頭的誤會,也是自己搞錯的防衛行為。

我看不出由比濱的表情,只知道她緊抿著嘴唇。

「……為什麼你會那樣想?我從來沒同情過你,也沒對你過意不去。只是……」

她的聲音在顫抖,而且相當微弱。我跟雪之下完全無法回答,只能靜靜聆聽。

社辦的一角微微陷入黑暗。再過一會兒,夕陽即將完全隱沒。

「總覺得事情越來越複雜,我開始搞不懂了……本來還以為很簡單的……」

接下來的話顯得比較有精神,但由比濱勉強自己開朗起來,反而讓這句話顯得虛弱無力。

這時,冰冷的說話聲打破現場的曖昧。

「這不是什麼複雜的事。」

雪之下背對夕陽站著。海風從敞開的窗戶吹入,掀起她的頭發。

「比企谷同學不記得自己幫助過由比濱同學,由比濱同學也不記得自己同情過比企谷同學……你們一開始便搞錯了。」

「是啊,沒錯。」

我說完後,雪之下頷首。

「嗯,所以我認為,比企谷同學選擇,讓一切結束。是正確的做法。」

由于我們一開始便搞錯方向,自然會走到錯誤的結果。不論對方抱持什麼樣的感情,我都不可能改變答案。

即使——只是假設——即使那是一種很特別的感情。

因為意外事故才萌生的感情、藉由犧牲自己得到的同情、不管是誰來救都有可能產生的戀情,我都不可能當真。

我出手救她的時候,不知道她是什麼人,所以她也是在不認識我的情況下被我拯救。既然如此,她的情感和溫柔並非為我而生,而是某個幫助她的人。

因此,這一點絕不能搞錯。

我早已不再自顧自地期待,然後落得一場空。

一開始便不期待,中途也不會期待,直到最後都不抱期待。

由比濱沉默半晌才開口低喃:

「可是,要在這里結束,總覺得……好討厭喔。」

「……傻瓜,結束的話再重新開始不就好嗎?而且,你們也沒做錯什麼。」

「啊?」

雪之下突然說出意想不到的話,我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聽錯。

她一臉悠哉地撥開肩膀上的頭發。

「雖然你們搞錯自己在幫誰又被誰幫助,不過同樣都算是被害者吧?這樣的話,你們應該向加害者追究一切。所以……」

她在這里暫停一拍,利用短暫的空檔來回打量我們兩人。

「……你們當然也可以好好重新開始。」

她露出溫柔但有點寂寞的笑容。

在一片夕照下,我無法得知她眯細的眼中看見什麼。

「我要先去向平塚老師報告我們已經補滿社員。」

接著她想起這件事,漠然轉過身,用比平常略快的速度走出社辦,完全不回頭看我們。

剩下我跟由比濱留在原地。雪之下說出她要說的話,所以沒有問題,但現場的氣氛還是有些尷尬。你多少想想辦法吧……

由比濱偷瞄我的反應,宛如在尋找時機,用確認的語氣對我開口:

「嗯……那麼……請、請多多指教……」

她不管我怎麼想,單方面地對我這樣說,不知為何還行禮致意。

「啊……喔……」

我完全不知道要多多指教什麼。

感覺有些地方不太對勁,我們好像被雪之下那番話唬住了。講歪理、耍嘴皮子明明是我的絕活,想不到被她反將一軍。

我不禁苦笑,這時,由比濱輕輕戳我的背。

「請問……我可以打開嗎?」

「你想開就開吧。」

既然禮物已經交給由比濱,所有權便歸屬于她,根本不需要征求我的同意。

她小心地拆開包裝紙後,睜大眼睛發出驚歎。

「哇……」

那是一個由數條黑色皮革編織而成的項圈,中間有一小塊銀色吊牌,戴在棕毛小狗的脖子上應該很醒目。不是我在吹噓,這份禮物選得真好。這都拜長年來得為小町買生日禮物所賜,我幫妹妹跑腿的功力可是一流的。

由比濱似乎也很滿意我的選擇,平靜地凝視那個項圈。

「等、等我一下。」

她說完便轉過身去。經過不到三十秒,又撥弄著前發抬起頭。

「好、好看嗎?」

她不太好意思地別開視線。

黑色皮革項圈為潔白的頸部增添色彩,跟被夕陽染成棕色的頭發對比之下,顯得非常美麗又相稱。

可是,實在很難說出口……

但這件事還是跟她說清楚比較好。

「其實……那是給狗戴的項圈……」

既然如此,為什麼戴在她的脖子上也那麼適合啊……

「咦?」

由比濱的臉頰漲得通紅。

「——笨蛋!早一點說啦!」

她用力把包裝紙砸到我身上。等一下,那不是一看就明白嗎?啊,我了解了,因為那個項圈還可以調整大小。

「真是受不了……我去打電話訂位!」

她氣呼呼地卸下項圈要離開社辦。打開門時,又突然停下腳步。

「……謝謝你,笨蛋。」

由比濱丟下這句話,然後頭也不回地用力關上門,甚至不給我機會回應。

「唉……」

社辦內只剩下我一個人。我深深歎一口氣看向窗邊,亦即雪之下先前站的位置。

我跟由比濱的座位和雪之下相隔不到兩公尺,但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有一種那之間被一條看不見的線隔開,讓人難以跨越的感覺。

不久之後我才明白是什麼東西——事實,或者說是真相——把我們跟她徹底分開。

(完)

上篇:第一卷 後記     下篇:第二卷 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