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五卷 ②不出所料,川崎沙希早就被遺忘  
   
第五卷 ②不出所料,川崎沙希早就被遺忘

暑假的午後,電車上的乘客比平常稀疏.

我在幾站之外的津田沼站下車,穿過驗票口往右轉,鑽進稀落的人潮中直行.

「佐佐木升大學」的津田沼分校為高二學生開設暑期沖刺營.認真意識到升學考試的學生,從這個時期便開始用功念書.

不過說到底,大家畢竟還是高二學生,因此仍帶著些許從容的氣息.

進入高三之後,這種氣氛想必會緊繃許多,還有學生在課堂上打瞌睡而被趕出教室.我在網路上看過有人被趕出教室後,又被帶進某個類似會客室的地方,不僅遭到上課的老師臭罵一頓,帶班的導師也半暗示他「要不要換去其他班級」.

以高二學生為補習對象的私立明星大學班顯得一片悠閑.

這一門課程以五天為單位,五天複習英文和國文這兩個科目,另外五天則任選一個社會科科目.

我先前已經上完社會科的課程,今天開始要進入英文和國文部分.

教室里沒有任何人察覺我走進來,于是我挑了最靠近門口的前排位置坐下.

基本上,後方座位一向是貴賓席,專門保留給聲勢最浩大的團體.坐在他們那一區是相當痛苦的事,因此我一向挑選最前排或中間排的位子.前排位置的左右兩端容易變成死角,所以獨行俠更應該選擇那一帶.雖然上課時多少會看不清楚黑板,但會讓人比較容易專心——應該說根本不會有人來找我講話,我當然只好專心上課.這樣一想,反而是一件好事.

我就座後,立刻准備好上課的教材和筆記,托著臉頰發呆,等待上課時間到來.

三五成群來上課的好朋友們正高興地談笑.

等到明年夏天,那種和樂融融的氣氛想必會消失無蹤.

過去考高中時也是如此.

大家在背地里惡意說取得推薦資格者的壞話,詛咒篤定考取學校的人——我幾乎可以確定,升上高三之後,這些事情都會再上演一次.然後再過四年,大家開始找工作時,依然無法避免這個循環.不論經過三年,甚至是七年,人類的本性絕不會改變.

現在先把過去的種種擱到一邊,眼前的現實才是重點.我的首要目標是大學入學考試.

提早開始准備的人,今年夏天便會進入升學作戰計劃,隨時准備按下按鈕.當前的目標是中心考(注9 由日本大學入學考試中心辦理的測驗,于每年一月舉行.),將目標置于中心,按下按鈕……將目標置于中心,按下按鈕……將目標置于中心,按下按鈕……正當我用空虛的眼神模擬升學考試時,視線一隅出現一個人影,使我瞬間回過神來,有如被怒叱一句:「笨蛋!爆炸的煙塵把敵人遮住了!」

這個人把黑中帶青,長到背部的頭發紮成一束,修長苗條的身材讓人不禁多看幾眼.她身穿七分袖T恤,搭配丹甯材質的短褲和內搭褲,肩上垂掛一個背包,有氣無力地踩著涼鞋在地面拖行.

她從我身旁經過時突然停下腳步.我感受到那個人動作間的不自然,而把視線移過去.

「……你也來上課啦?」

對方用疲倦的聲音向我搭話,並且投來冰冷的視線,目光不甚友善的眼睛下有一顆愛哭痣.

總覺得這個人有點眼熟,不過到底是誰……

「我姑且先跟你說一聲謝謝.」

我完全不知道對方為何道謝,但她肯定沒有認錯人.因為除非有什麼重大事情,通常是不會有人來找獨行俠說話.

「多虧你的建議,我申請到獎學金,現在跟大志也處得還不錯.」

聽到大志這個名字,我心中湧起一股既討厭又熟悉的感受.我翻開「絕不原諒名單」逐一比對,發現「川崎大志」這個人名.喔,這不是想接近小町的害蟲嗎?

所以,眼前這個人跟大志有關系?

我再看一眼她黑中帶青的長發,這才猛然驚覺——

是藍色波形!川……川越?川島?川原木……算了,名字是什麼不重要,反正她叫川什麼的就對了!

那一頭長發真是藍得徹底,我不禁聯想到GAGAGA文庫(注10 日本小學館GAGACA文庫的書皮皆為藍色.)……

「沒什麼,那是你憑自己的力量申請到的獎學金.」

我暫且先配合話題,利用這段時間想起對方其實叫做川崎沙希.

「是沒有錯,不過大志開口閉口都在談你的事……算了,反正我已經跟你道過謝.」

川崎像是在履行某種義務,說完這句話便逕自離去.

雖然表現得很冷淡,不過川崎沙希正是這樣的女生.她不主動結交朋友,選擇獨來獨往,還散發出些許不良少女的氣息.

在我看來,這樣的人會主動開口搭話,態度上已經可說是柔和許多.我對川崎的變化感到好奇,忍不住看向她逐漸離去的背影.

她走到我的座位後面三排處,一坐下便拿出手機進行手指運動.看她那個樣子,大概是在傳訊息.

這時,川崎倏地露出笑容.

……什麼嘛,原來她也有這種表情啊.平時明明那麼懶散,又充滿攻擊性,或者該說是霸氣十足,我在學校根本不可能看到那樣的表情.但是話說回來,我在學校對她沒什麼印象.獨行俠之間的基本守則是互不干涉.

我懷著發現新大陸的心情多看她一會兒,結果兩人突然對上視線.

川崎羞紅臉頰,惡狠狠地往我這里瞪過來.天啊!這個人太恐怖了!我的肩膀完全僵住啦.

我勉強扭動脖子,努力逃離川崎的視線.

不行,那家伙一點也沒變柔和!你都來上補習班了,好歹給我圓融一點!趕快把僵化的腦袋磨圓(注11 原文這段話,同時是日本一套題庫的名字.)!

× × ×

英文課程結束後,進入短暫的休息時間.我下樓到自動販賣機買一罐MAX咖啡慢慢啜飲,再回去原本上課的教室.

教室里的其他學生有的在玩手機,有的在看書,有的在跟下一堂課使用的現代國文教材大眼瞪小眼.

大部分學生都是獨自一人.這種由獨行俠占多數的光景,跟平時的校園可是大不相同.

同時,也跟我國中時的補習班完全不同.

說穿了,當時的補習班只是學校的延伸,原本在學校便找不到歸屬的人,進入補習班仍然得接受那樣的待遇.即使是在上課期間,那層人際關系照樣持續下去,使我陷入異常的煩躁.

因為這個緣故,我決定奮發拚進程度更高的班級.隨著我來到的班級程度越高,教室內越來越清靜,課程內容和學生素質也越來越好.

如今回想起來,我甚至覺得他們是為了尋求安于低程度班級的理由,才跟一群人混在一起.

那種人以友情為藉口而放棄努力,為了友情選擇安逸的環境.熱戀中的國中生說什麼要考上同一所高中,配合對方的程度降低自己的志願學校,即為典型的例子.

我當時在教室聽見那般甜言蜜語,都忍不住要打哆嗦.

如果真為對方著想,更不應該妨礙,寵溺對方.他們不過是為了耽溺于傭懶的日常生活,才選擇輕松的道路.

要是讓我聽到那對情侶升上高中後,連兩個月都不到便分手,我不只會捧腹大笑,還會笑到滿地打滾,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腹膜炎.

嗯?你會說那是年少輕狂,然後肯定那番作為嗎?

我站在旁觀者的角度,看多了這類案例,因此完全不相信那種膚淺表面的友情與愛情,也不信任以自我犧牲為藉口,還自己陶醉在其中,充滿欺瞞的溫柔.

從這方面來說,升學補習班便是個良好的體系.

這個地方把跟念書無關的事情徹底排除,學生之間適度地互不干涉,不關心彼此,以期發揮最理想的效果.在我國中時參加的補習班,講師跟學生都想打成一片,結果讓我吃盡苦頭……老師直接用名字稱呼大部分的學生,唯獨是用姓氏稱呼我……

再說,如果學生希望在升學補習班內跟講師打成一片,還是可以辦到.這里設有導師制度,不過說穿了,只是念大學的大哥哥大姐姐們在補習班打工,提供學生各種幫助,范圍不局限在課業上的問題,還包括未來出路之類的一對一輔導.若想要演一出以大學考試為主題,賺人熱淚的師徒肥皂劇,這里絕對是首選.

基本上,升學補習班內的氣氛偏向拘謹嚴肅,甚至還可能讓人覺得冰冷,這對我來說是非常舒適的環境.

盡管如此,像葉山那樣的集團依然存在.那群高中生八成是揪團一起來上課,直到老師進來之前,他們都吵吵鬧鬧地聊得好不開心.

現實充(笑)還真是到處都看得到,如果做一張這種生物的分布圖,肯定會跟藥丸蟲或海蟑螂一樣壯觀.這種生物滿地都是,我真搞不懂為什麼有人想向他們看齊.

真是的,煩死了……夏天是他們活動最旺盛的季節,連這一點都很像昆蟲.對討厭昆蟲的我來說,夏天是非常難受的季節.

× × ×

下課時,一種上完補習班之後特有的虛脫感襲上我的身體,這代表我在九十分鍾的課程中相當專心.

用功後的疲勞不同于運動後那種暢快的疲勞.念完書之後,會覺得腦中籠罩著一層濕濕黏黏的濃霧.如果腦中的葡萄糖消耗殆盡,又不快點補充MAX咖啡的話,後果可能變得不堪設想.利根可口可樂(注12 可口可樂裝瓶公司,銷售區域為千葉,栃木,茨城三縣.)不妨應景推出應考商品,應該能賺不少錢喔!

今天的課程結束後,我迅速收拾東西准備回家.

這是獨行俠在一天當中最有精神的時候.

值得慶幸的是,以一個鬧區而言,津田沼發展得有聲有色.這里有很多書店和電玩游樂場,高中男生來到這里絕不會感到無聊.

正當我在心里盤算著回家的路上要繞去哪里逛逛時,有人敲了敲我的桌子.

我轉向聲音發出的地方,看見滿臉不悅的川崎沙希.怎麼啦?有事情找我就出個聲嘛,難道你的父母親是啄木鳥不成?

「……什麼事?」

川崎散發出「給我仔細聽好」的氣息,于是我決定乖乖聽她說話.川崎輕歎一口氣,像在猶豫要不要開口.這是怎樣?如果不想說,就不要來找我啊!你到底是要說還是不說?

「我問你,你接下來有事嗎?」

「接下來喔……不太方便.」

我下意識地搬出拒絕別人時的慣用句.只要受到邀約,我一律打安全牌,先回絕再說.這幾乎已經成為我的本能.這個道理如同「不要接聽陌生號碼的來電」,是當今社會的基本常識.

十之八九的情況下,對方聽到我的回答,都會說「喔!這樣啊」,然後迅速打退堂鼓.不過,見到對方退得那麼干脆,令我不禁覺得他是單純基于社交禮儀才來邀約.老實說,對方聽到我拒絕時,好像反而松一口氣.所以請大家務必注意這一點,我認為人們偶爾也需要「不提出邀約」的溫柔.

然而,川崎沙希不像是基于社交禮儀前來邀約.說得更正確些,我不認為她具備那種社交禮儀.即使她面對雪之下和平塚老師時,也絲毫不退縮,總是大剌剌地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川崎眯細帶著倦意的雙眼.

「什麼事不太方便?」

「沒有啦,就是……我妹妹那里有些事……」

我逼不得已,搬出小町當擋箭牌.川崎聽了,略微點點頭.

「這樣啊.那麼剛好,你能不能跟我走一趟?」

「啥?」

我要求川崎解釋清楚,但她只是傭懶地回答:

「我是沒有什麼事要找你,不過大志有些事情想問你.他現在也在津田沼.」

喔……我懂了,原來她之前打簡訊是要傳給大志.那她打到一半突然像那樣笑起來,是不是代表有戀弟(Brother)情結呢?嗯,她看起來的確對胸罩(Bra)有某種情結.大尺寸里面不會有什麼可愛的東西,這是我貧乳的妹妹說的!

「抱歉,我沒有理由花時間在你弟弟身上.」

「不過你妹妹也跟他在一起.」

「喂!所以我們要去哪里?近不近?步行五分鍾內嗎?要不要用跑的?」

這種話早點講好不好?

「你啊……」

川崎聽到的當下,露出「敗給你了」的表情,但我根本無暇顧及,直接站起身,二話不說便走出教室,川崎跟在我身後.

「你知道出去補習班後的那家薩莉亞嗎?」

「少瞧不起我.總武線沿線的薩莉亞,我可都清楚得很.」

我連創始店在哪里都很清楚.薩莉亞創建于本八幡,雖然那家店已不再營業,但招牌如今依舊佇立.順帶一提,「虎之穴」的事務所跟物流中心其實也在本八幡,提供給各位作為補充.

我一走出補習班大門,便感受到路上蒸騰的暑氣.空氣停滯不流動,從頭頂上灑下的陽光在濕氣中產生歪曲.

現在是課堂之間的空檔,補習班和車站間來往的人們彼此交織,使這個區塊的人口密度一口氣提升許多.

我跟川崎在路上沒有多談什麼,只是在人潮中穿梭前進.我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單獨行動,所以對挑選空的地方行走這點非常在行.接下來是我隱形小企一枝獨秀的表演時間(注13 出自《天才麻將少女》.)!

小町跟那只害蟲就在這附近的薩莉亞.

正好,那里有刀子又有叉子,不缺任何凶器.必要時還可以像砸派那樣,把熱呼呼的米蘭風焗烤甩到他臉上,再打上「※這些料理都由工作人員享用完畢」之類的字幕便不會有問題.我做的這一切應該都能被諒解,之後再幫他在傷口上抹辣味烤雞醬吧.

我確實感受到自己的靈魂寶石逐漸染成漆黑.糟糕,不成不成,再這樣下去我會變成魔女,還是想些愉快的事吧……「魔法少女☆小彩」還不上檔嗎?

我站在路口等紅燈,同時壓抑著迫不及待的心情.站在我後方一步的川崎說:

「對了,這麼說來,前一陣子雪之下也有來參加暑期沖刺班.」

「……喔,這樣啊.」

一聽見那個人名,我的反應瞬間停頓一拍.

印象中,雪之下想報考國立或公立的理科學校,川崎大概也報名了相同課程.

其實在這個時間點還沒決定好志願學校,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因為我的數學程度差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才老早決定要考私立文科學校.至于我的將來,也老早注定要成為家庭主夫.

「那女的果然很難接近.」

這種話輪得到你來說嗎……你老是散發恐怖的氣息,不用說是女生,連半數以上的男生都很怕你呢……

「為什麼要看著我?」

「沒什麼……」

她眯細沒什麼活力的雙眼,視線投射過來,我趕緊別開目光.

我想像起雪之下和川崎在教室內的情景.她們既容易吸引眾人的注意,卻又絕不讓任何人接近.這兩人的一舉一動雖然相像,內在本質卻完全不同.

川崎的攻擊性出自無法好好溝通造成的反動,屬于典型不善言辭的類型,亦即不懂得說話技巧.這點從她對弟弟傾注的愛情,多少能夠覬察出來.

另一方面,雪之下則是沒有攻擊的意思,雖然她光是存在即可形成某種攻擊.優秀的人耀眼得令人難以直視,還會引發人們的自卑感和嫉妒心,因此,她才會被周圍的人孤立,成為惡意攻擊的箭靶.以雪之下的個性,她是直接面對那些攻擊,那些麻煩事,一一予以擊破.

如果說川崎是以威嚇作為防線,雪之下則是采取絕對報複手段.

這時,紅燈轉為綠燈.

我正要踏出腳步時,川崎不太好意思地開口:

「那個……你能不能幫我跟她說聲謝謝?到頭來,我還是一直沒有說出口.」

「你自己說吧.」

「我確實應該自己說沒錯,不過該怎麼講呢……總覺得有點尷尬.」

她的語氣變得略微柔弱.我轉過頭,發現她低垂視線,盯著自己的腳邊走路.

「有些人即使沒做錯什麼,你也還是無法跟他好好相處吧?」

「是啊.」

的確有這種人,所以互不干涉是最大程度的讓步.為了使雙方相安無事,本來就可以選擇不介入.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不僅限于成天要好地黏在一起,開心地聊天,或是玩得瘋瘋癲癲.如果雙方不希望憎恨彼此,保持適當的距離也是值得肯定的行為.

對川崎沙希而言,雪之下雪乃正是這樣的存在.

盡管不得不認同對方,但依然無法親近.她明白踏進彼此的領域,不會發生什麼好事,只會造成無謂的傷害,所以盡可能不跟對方接觸.這不是逃避,也不是避諱,而是非常實際的應對方式,是一種尊重的表現.

「而且,我短期內大概不會再遇到她.錯過這次暑期沖刺班的話,下次見面大概要等到開學,但我跟她不同班.不過,如果是社團活動,你最近應該很快又會見到她吧?」

「不,我也不認為自己在開學前會見到她.」

至少我不會主動去找雪之下.

仔細想想,我跟她之間的關系即是如此.只要沒有人施壓強迫,我們才不會接近彼此.再說,我也沒有她的聯絡方式.

我們穿越斑馬線,步下通往建築物地下室的樓梯,兩人的腳步聲在周圍響起微弱的回音.

「更何況,即使我們見面了,不一定要說話啊.」

「有道理,像我們平常在學校也不會說話.」

「一點都沒錯.」

不過,如果有人來跟我說話,我一定會好好回答,而且會非常有禮貌,禮貌到讓人渾身不舒服.但如果對方是跟川崎一樣的獨行俠,我自然會松懈下來,態度跟著變得隨便.這該說是一丘之貉嗎?

不知不覺中,我們已經進入地下一樓.

找一走進自動門,立刻發現小町坐在飲料吧旁邊的座位.她也看到我,朝這里揮了揮手.

「啊,哥哥來了!」

「嗯.」

我簡單應個聲,坐到她身旁,正對面是名字很像佐野厄除大師(注14 這里是指「川崎大師」,音近「川崎大志」.川崎大師的正式名稱為「平間寺」,位于神奈川縣.)的國中生.他跟我對上視線後,向我點頭致意.

「大哥,特地請你過來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不准叫我大哥,小心我宰了你喔.」

「喂,你是要跟我弟弟打架嗎?」

川崎坐在我對面,不發一語地散發出強烈怒氣.

她瞪我的眼神好凶!所以說戀弟情結真的很惡心.一想到跟自己的親人那麼親密,我便渾身不對勁.別鬧了!

大志幫忙安撫對我齜牙咧嘴的川崎時,我則利用這段時間按下服務鈴,迅速跟店員點完餐.

我多點兩人份的飲料吧.至于拿米蘭風焗烤砸臉的計劃嘛,由于川崎實在太恐怖,只好作罷.

我取來一杯咖啡,輕啜一口後,開始進入主題.

「好啦,你不是有事找我嗎?」

「關于這個,其實,我想請教關于總武高中的事.」

「這問你隔壁的姐姐好不好?」

川崎沙希跟我念同一所高中,還是同班同學.要是不這麼提醒自己,我還真的會忘掉.

「我還是想了解同為男性的意見!」

大志不知為何握住拳頭,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

然而,就算他帶著滿滿熱情詢問,我也給不出什麼有價值的答案.

「我們學校沒什麼特別的.不論去哪里的高中,大概都是那樣子吧?雖然每間學校的活動可能有些出入,像是校慶的規模或社團活動的繁盛度會有些不同.」

我沒看過其他高中的情況,所以不知道這句話正不正確,不過我的印象確實是如此.如果再把范圍縮小到日間部普通科,十之八九的高中都可以歸入固定幾種類型.除去特殊課程不談,其實是大同小異.坦白說,我自己入學前的想像跟入學後的實情幾乎相同,所以可以這麼下結論.

唯一的誤算是被迫加入侍奉社.

「嗯?可是偏差值(注15)不同的話,不會影響校風嗎?」

小町疑惑地歪著頭問道.

「偏差值越高,不良學生應該會越少沒錯,但也是有人對不良學生抱持憧憬.」

說到這里,我瞄向斜對面.川崎察覺到我的舉動,用力瞪了回來.

「為什麼突然看過來……我才不會憧憬.」

我搞錯了嗎?總覺得她是個會說出「別打臉啊!記得打身體,身體(注16 這是電視劇「三年B班金八老師」中,學生山田麗子的台詞.她唆使一大群人對同學動用私刑,但自己沒有動手.)」這種話的人,所以下意識地……

我震懾于川崎的視線,輕咳一聲掩飾過去,然後回到原本的話題.

「總之,國中跟高中的差別,只在不同類型學生的構成比例.大家都開始『表現得像個高中生』,所以變得很麻煩.」

「『像個高中生』啊……」

大志不是很理解,把頭偏到一邊.

「我不知道你在期待些什麼,不過大部分的人只是向往故事中不切實際的『高中

注15 指學力偏差值,將原始分數用全體平均和標准差得出的正規化數據,用以判斷學生的程度與錄取大學的機會.生』形象,為了讓自己更像他們,才集體演一出戲.事實就是如此無情.」

我相信不論到什麼地方,都存在「高中生應該怎麼做」的不成文規定,例如以下這樣:

高中生守則:

一,高中生應當有交往對象.

二,高中生應當有大量朋友,吵吵鬧鬧的像一群神經病.

三,高中生應當表現得如同電視劇和電影中的「高中生」.

違反以上規定者,將被處以切腹之刑.

要比喻的話,例如新選組,特別是土方歲三(注17 新選組副長,出身平民.)那個士道基本教義派,由于他稱不上血統純正的武士,才會對武士抱持憧憬.

如果我們希望理想更加貼近現實,便不得不在某些地方勉強自己.

舉例來說,假設男生想要受女生歡迎,即使那個人本來的個性很內向,也得學會看女生的臉色,傳一堆麻煩得要命的簡訊,抓准時機展現大方的一面,或者吵吵鬧鬧地突顯自己的存在.

另一方面,假設女生想要結交朋友,即使那個人本來走清純少女風,也得用時下流行(笑)的打扮包裝自己,勤跑每一場聯誼活動累積戰績,積極把最新的日文歌曲聽到滾瓜爛熟.

即便如此,為了不被排除在「普通」的范疇之外,為了保持跟「大家」相同的價值觀,他們還是得那麼拚命.

「嗚……總覺得聽到一堆討厭的東西……」

大志聽完我說的話,臉色不禁沉下來.

「雖然這些是我別扭的真知灼見,但想跟大家好好相處的話,請做好付出一定程度犧牲的覺悟.」

不同于別人的生活方式固然痛苦,但跟別人一樣的生活方式也很痛苦.結論:活著真痛苦.

「哎呀,大家都喝完飲料了.」

小町大概想轉換沉悶的氣氛,哼著歌把所有人的杯子聚集起來,大概想拿去裝飲料的地方.

川崎注意到這一點,跟著從座位上站起.

「我跟你去吧,一個人拿那麼多飲料太辛苦了.」

小町心懷感激地答應,和川崎一起走向飲料區,我心不在焉地目送她們離去.

這時,大志突然想起什麼,猛然抬起頭,瞄一眼遠處的小町和川崎後,把身體湊過來說道:

「咳,咳嗯……雖然這個問題有點奇怪……」

他先以這句話開場,才鬼鬼祟祟地進入重點.

「那里的女生到底怎麼樣?可不可愛?你不覺得那個叫雪之下的女生,是個超級大美女嗎?」

喔∼這才是他的重點啊.

原來他剛開始時那麼興致勃勃,是等著問這個問題.

既然被問到這個問題,我稍微思考一會兒.

嗯……真要說的話,可愛的女生確實不少……

說真的,我在學校里只會對「可愛的女生」跟「像是被揍過的可笑外表」留下印象,所以也不記得什麼比較普通的女生.

「可愛的女生的確很多.我們學校有一班國際教養班,班上女生的比例高達九成,因此總體的女生人數當然跟著提高.順便告訴你,美少女的比例也會提高.」

「喔喔!夢想情境(SITUATION)!」

那是什麼啊?真像萬代的企業標語「夢想·創造(CREATION)」.

然而,我還有些話必須先跟他說清楚.

「可是啊,大志……」

我一個字一個字地仔細說下去.

「你媽媽應該經常這麼說吧?即使你看上一個可愛的女生,對方也不見得會看上你.」

「我,我被拉回現實了!」

大志睜圓雙眼,宛如受到一陣晴天霹靂,獲得上天的啟示,原先浮躁的心情消失得無影無蹤.

「重點是你要達到死心的境界,所謂『強求不來便放棄』,『千里之行,回頭是岸』的觀念相當重要.」

最近我還想宣揚「知己知彼,百戰百棄」的道理.

「老實說吧,你認為自己有辦法跟雪之下那種人好好相處嗎?」

「有道理……至少我辦不到!那個人好恐怖!」

這句話非常誠實,我好想送幾把斧頭給他當禮物.畢竟雪之下豈止是高嶺之花,根本是開在圭亞那高地(注18 位于南美洲北部,橫跨六國的高地.)上的花.

如果對雪之下雪乃理解得不深,的確會覺得她很恐怖,充滿威嚴,而且傲慢得要命.

我剛開始也是這麼想.嗯……如果那天在社辦的邂逅算是「剛開始」的話.

「唔,總武高中……真是可怕的地方,恐怖喔∼∼」

大志不禁戰栗,還不知為何操起假關西腔.我聽了有點不爽,于是決定繼續追加攻擊.

「就算環境改變,你也不可能改變.那些以為升上高中後會有所改變的人,只不過是他們自己的幻想,勸你別再做夢比較好.」

首先要把不切實際的幻想毀掉!哈哈,雖然我也曾燃起一絲期待啦.不過,那種高中生活終究只是遙遠的理想鄉,教他認清現實算是我的一種溫柔吧.

「喂,不要欺負過頭喔!」

小町回來後放下飲料,敲一下我的腦袋.沒有啦!我才沒有欺負他!只是鬧他一下而已——我在心里試著學小學生發出教人火大的辯解,不過,他們可是真的會這樣說.

「大志,你不用太過當真.與其擔心那些……你應該先想想看考不考得上吧.」

川崎坐回大志身旁,喝一口飲料後這麼說道.大志聽了,身體瞬間一震,開始嘟噥起來.

「唔……」

「有困難嗎?」

「老實說,以現在的情況而言有點吃力,所以我一直要他用功念書.」

大志被我一問,根本答不出任何話,最後是由川崎代為回答,還順便訓他一句.大志聽了,失望地垂下頭.

「嗚嗚……」

這時,換小町打圓場,為大志重振精神.

「沒關系啊,就算大志同學考不上總武高中,跟小町念不同的學校,小町還是會好好跟你做朋友喔!不管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是好朋友!」

「不,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是好朋友……這,這樣啊……」

「嗯!絕對是朋友,靈長類人科的好·朋·友♪」

結果她竟然是來補最後一刀……

以哥哥的立場,固然感到欣慰;不過站在同樣是男生的角度來看,我開始有點同情他了.讓大志絕望到這種地步,未免太可憐.

「好啦,總之……該說是目的嗎?只要你搞清楚自己想進入那所高中的原因,不就有努力念書的動力嗎?」

大志聞言,抬起頭反問:

「目的?」

「沒錯.我不是要吹噓,但我可是打定主意要考進其他同學絕不會去念的高中,又聽說我那所國中每年只有一個人考上總武高中,當年才有辦法那麼努力.」

「的確不是什麼值得吹噓的事……」

川崎的臉上泛起苦笑,想必是她手上那杯咖啡的關系.

「對了,小町的理由是有哥哥在那里喔!」

「好好好,我知道∼」

小町抓准時機幫自己加分,我簡單敷衍過後,大志帶著認真的神情轉向川崎.

「姐姐,你也有什麼理由嗎?」

川崎發出「喀」一聲放下杯子.

「我啊……沒有什麼好談的.」

她短暫思考一會兒,最後卻把臉別開.

不過,我多少察覺出她的理由.如果大志能夠理解,是否也能成為他用功的動力呢?

「……如果學費不要太高,又希望是國立或公立高中,我們學校算是滿優秀的.」

「你不要多嘴!」

川崎慌張地瞪過來,不過在羞紅臉頰的情況下,顯得沒什麼魄力.笨蛋,有戀弟情結的人,眼神有什麼好怕的?

大志似乎完全理解了,他「嗯」的一聲輕輕點一下頭.

「這樣啊……」

進入這間學校的理由,想必還有千千百百種.

不只是川崎沙希,其他學生也一樣.

有的人沒多想什麼便選擇這里,也有的人非這里不念.

這些理由不全然是積極果斷的,不過,即使是消極自卑,用消去法得出的結果,只要是自己做出的選擇,便不會有問題.

「我決定了,我要進入總武高中!」

大志如此向我宣告,臉上帶有一種清爽的神情.

「那麼,加油吧.」

這是我的真心話.

可是……仔細一想,小町也想念跟我一樣的高中呢.

「……進來之後,我會好好關愛你.我是指相撲部屋(注19 日本培訓相撲力士的組織,類似道場.在相撲用語中,關愛,照顧其實暗指嚴苛痛苦的訓練.)的那種關愛.」

「你的殺氣都湧上來啦!」

川崎為了保護嚇到的大志,狠狠瞪我一眼.我逃離她的眼神,瞄一下發票.

「還有什麼事情嗎?我跟小町差不多要回去了.」

現在已快到晚餐時間,我從錢包里抽出一張千圓鈔票放到桌上,起身准備離去.大志回答「好的」之後,迅速起身對我行禮.

「大哥!今天非常謝謝你!」

「夠了夠了……你剛才的表現,已經讓自己失去以後叫我『大哥』的機會.」

「重點在那里嗎?」

小町聽著我們兩人的對話,用食指抵住下巴,不解地說道.

「嗯?可是,沙希姐姐跟哥哥結婚的話,用『大哥』稱呼也不會很奇怪吧?」

她故作輕松的這一番話,讓川崎激動得連忙站起.

「你,你這個妹妹是,是笨蛋嗎?才,才不可能有那種事!」

走出店門口時,我聽到背後傳來這句話.確定川崎不可能聽到後,我不禁半帶苦笑地低喃:

「一點也沒錯.要是對方不願意養我,我才不會想結婚.」

「出現了!哥哥的廢柴防線!」

「喂!不准說什麼防線!」

而且那才不是防線,「請別人養我」是我的絕對防衛線.

今天,絕對防衛線也沒有任何異狀.

FROM 大志 18:05

TITLE nontitle

我是川崎大志!今天非常謝謝你!托你的福,我又有動力了!

FROM 八幡 18:07

TITLE Re

你是誰?

FROM 大志 18:08

TITLE Re2

我的名字寫得很清楚耶!我是川崎大志!

FROM 八幡 18:10

TITLE Re3

我的個人資料怎麼外泄得一塌糊塗?找我有什麼事?還有你是誰?

FROM 大志 18:10

TITLE Re4

我是來跟你道謝的,我是川崎大志啦!

FROM 八幡 18:15

TITLE Re5

我並沒有做什麼.你到底是誰?

FROM 大志 18:20

TITLE Re6

雖然姐姐說不需要寄信,但我還是想好好跟你道謝.現在姐姐去洗澡,機會終于來了!我是川崎大志!

FROM 八幡 18:21

TITLE Re7

喔?洗澡啊……

FROM 大志 18:22

TITLE Re8

怎麼不問我是誰了?姐姐洗好澡出來時都不穿衣服,讓我很傷腦筋.

FROM 八幡 18:22

TITLE Re9

麻煩把衣服的定義解釋清楚,內衣內褲算在內嗎?

FROM 大志 18:24

TITLE Re10



FROM 八幡 18:26

TITLE Re11

啊?只有一個字是什麼意思?「啊,只有穿內褲」的簡寫嗎?省略太多了我看不懂啦!

FROM 大志 18:30

TITLE Re12

是「啊你找死嗎」的簡寫.要是你再跟我弟說些什麼奇怪的事情,小心我把你宰了!

FROM 八幡 18:44

TITLE Re13

你這個弟控……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2.不管何時雪之下雪乃都會貫徹始終     下篇:第一卷 4.盡管這樣班級也如往常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