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五卷 ④非常遺憾,無人知曉平塚靜的紅線去向  
   
第五卷 ④非常遺憾,無人知曉平塚靜的紅線去向

什麼食物才是最強的?

咖哩?涮涮鍋?壽司?蕎麥面?

壽喜燒?天婦羅?烤肉?還是甜點?

通通都不是.

拉面才是最強的.

沒錯,拉面.

對孤獨的高中男生來說,那是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時候,腦中總會第一個想到拉面.

放學後繞去經常光顧的拉面店,善.

出外買東西時順便發掘新的拉面店,善.

夜深人靜時,感覺胃部有些空虛,咕嘟咕嘟地燒一壺水,再嘶嘶嘶地大口吸面,善.

然而,約會時跟戀人來到拉面店——

你們別鬧了!那是禁止事項!

別窩在吧台前你儂我儂!

後面還有人在排隊!

要放閃光,給我去你們最喜歡的星巴克,拉面店的吧台才不是給你們談情說愛的地方!

多少為排在你們後面快被閃瞎的客人想一下行不行?

拉面這種食物,本來就應該一個人享用.

一直跟人聊天,不但湯頭會冷掉,面條也會泡軟.

正因為如此,吧台前才會設置單一座位,甚至掛上使廚房內看不到外場的布簾.一蘭拉面設計的「味集中吧台」堪稱拉面界一大發明.之前曾看他們寫說已經提出專利申請,不知道申請通過了沒有.

話題扯遠了.

總而言之,最適合我的食物正是拉面.

一碗絕頂的拉面,足以治愈我貫徹孤傲的高尚靈魂.

沒錯,拉面.

× × ×

我在很尷尬的時間點醒來而錯過吃飯時間,這在暑假里儼然已成為例行公事.

一定會有人告訴我,既然要以家庭主夫為目標,這種時候更應該自己下廚.

這樣想的家伙太天真了.

真正的家庭主婦只會給丈夫五百圓的飯錢,然後自己花丈夫的錢好好吃一頓豪華午餐.這或許是我的偏見,但我想成為那樣的家庭主夫,並且在離婚時索討贍養費.

我立志成為家庭主夫,所以決定效法主婦們,去吃一頓豪華午餐.多虧補習班獎學金的煉金術,現在我可是個有錢人.請叫我錢之煉金術師.

今天中午就吃拉面吧——做出這個決定的當下,我的胃再也無法接受其他食物.

千葉屬于拉面的一級戰區.在松戶打頭陣之下,千葉,津田沼,本八幡等車站周邊的競爭相當激烈;最近連竹岡式拉面和勝浦擔擔面這些小吃級的拉面,店面也擴展到全國.

那些大家叫得出名字的店固然讓人放心,不過吃了一陣子後,還是希望靠自己發掘新店家.

如果和其他人同行,便得配合對方的口味,或是忍不住炫耀「喔呵呵呵∼我知道一家很不錯的店喔∼羨慕吧」,根本沒辦法來一場像樣的冒險.

但如果只有自己一個人,便不用顧慮那麼多麻煩事,可以大搖大擺地進入店內.這種機動性正是讓我們發現新事物,讓飲食文化持續進化的關鍵.

總之,獨行俠時時刻刻願意擔任先鋒,是充滿嘗試精神的現代冒險家.

既然如此,今天去試試看住家附近沒什麼開發過的拉面店吧.「丈八燈塔,照遠不照近」這句話說得很對,我們應該突破眼前的盲點.真是漂亮的計劃,如同反將「東京人反而不會去東京鐵塔」一軍的腦力激蕩.

我搭乘公車搖晃一段路,在目的地附近的幕張海濱下車走路.

因為我放學後很有可能到這附近閑晃,心想最好開發一家新的拉面店,所以在好一陣子之前便看上其中某間店.

我在夏日豔陽下不斷前行.

叮∼∼當∼∼叮∼∼當∼∼

濕黏的空氣讓我悶熱難耐,不過清脆悅耳的教堂鍾聲把它們通通吹散.

這附近高級旅館林立,也有許多婚宴會場,想必是某個會場正在舉行結婚典禮.

我感受到華麗的氣息,眾人的祝福聲也隔著牆壁傳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遇到婚禮,所以稍微看一下.

映入我眼簾的是美如畫的幸福場面,但不知道為什麼,視線角落好像出現一塊黑色的東西……

我揉揉眼睛仔細觀察.別把心留在任何地方,在不知不覺間……就會看到全部——在澤庵和尚(注33 出自《浪人劍客》中澤庵和尚說的話.)的指導下,我雙眼緊盯那塊黑影.

那塊影子身穿黑色衣服,獨自散發出邪惡的氣息.周圍的光線被吸收殆盡,連陽光都產生曲折.在洋溢著幸福的會場中,只有那里聚集了近似怨恨的執念,而且還發出「通通給我去死吧,阿門」的低喃聲……

嗯,我絕對認識那個人.

「如果你也趕快結婚就好啰∼」

「下一個應該輪到小靜了吧?」

「小靜,阿姨又幫你找到好男人!這次一定不會有問題,要不要見面看看?」

「靜,爸爸已經開始為將來的孫子存錢……」

大家每對那團黑影開口,她便抽搐般地顫抖一下.靈壓……消失了?

我似乎看見什麼不該看的景象,于是迅速移開視線,假裝沒事般地繼續往前走.

然而,我無法忘記.

——當你望進深淵時,深淵同時也望著你(注34 出自德國哲學家尼采的名言.)……

「比,比企谷!」

黑色的身影突然大叫.

黑影身旁一對步入老年的夫妻聽她那麼一喊,轉過來直直盯著我.我下意識地向對方點頭示意,結果對方竟然也對我回禮……現在是什麼情況?我這樣算不算是見過對方家長?既然如此,只好請她負起責任跟我結婚,好好養我.

黑影回過頭,忙不迭向那對夫妻說:

「那,那是我班上的問題學生!我,我得去工作了!那,那麼,先這樣啦!」

接著,她腳踩高跟鞋,發出「喀喀喀」的腳步聲往這里沖過來.

「比企谷!你來得正好!真是得救了!」

那團黑影——更正,近看其實是身著黑色禮服的美女大姐姐——抓住我的手,高高興興地離開現場.

「啊,那個,等……」

被一個美女大姐姐拉著手,除了乖乖聽她的話,豈還有其他選擇的道理?

我們走了好一會兒,彎過轉角進入公園後,才終于停下腳步.

「呼……總算逃出來了……」

這位姐姐輕撫自己的大胸部.

她身上的黑色宴會服順著身體畫出優雅的曲線,雪白的後頸上披著一條毛皮作為裝飾;往上梳起的漆黑豔麗秀發,跟禮服相互呼應;和禮服相同顏色的手套下,那只抓著我的手出乎意料地柔軟.

「請問……」

「嗯?喔,抱歉,突然把你拉來這里.」

氣質出眾的美女對我一笑,拉著我走向公園內的長椅,然後從皮包內拿出香煙,敲敲煙塞好煙草.

這舉動跟她的外表完全不搭,像極了中年大叔.

喀嚓一聲,百圓打火機點燃香煙後,淡淡的煙霧冉冉上升.

雖然先前看到的景象跟平常落差太大,我差一點被搞混,不過,看到她現在的樣子,我百分之百可以確定——她是平塚靜,我們侍奉社的指導老師.

喔∼原來只要她肯好好打扮,也會變成一個大美女啊……

「請問,您直接跑掉真的沒問題嗎?那是結婚典禮沒錯吧?」

「不用擔心,我有留下禮金.」

「不過,通常不是還有派對嗎?」

「怎麼?想不到你滿擔心我的嘛.」

「沒有啦,那可是認識異性的難得機會……」

「……呵,那是我表妹的結婚典禮,我根本不是重點.」

平塚老師哀傷地移開視線,叼著香煙口齒不清地說道.

「其實我本來就不太想去.我比那些表親年長,他們會對我有所顧忌;其他阿姨只會跟我講一些有關結婚的話題,父母又那麼嘮叨……付了禮金還得聽那麼多人說教,怎麼想都不值得……」

她說完,連同歎息吐出一口好長好長的煙霧,並且捏爛手中的香煙.

聽到這些話,我也沒辦法說些什麼……

經過一段短暫的空白,她重新振作起精神對我問道:

「你跑來這里又是要做什麼?」

「我原本是打算去吃拉面.」

「拉面!原來還可以這樣(注35 模仿《孤獨的美食家》的台詞:「外帶!原來還可以這樣.」).」

平塚老師突然想到似地說道,原本心死般的眼神也一掃而空,再度恢複光彩.

「這麼說來,我剛剛一直在接待處幫忙,根本沒有時間好好吃東西……正好,我也一起去吧.」

「喔,我無所謂.」

于是,這次換我在前面帶路,平塚老師踩著高跟鞋跟在後面.話說回來,她的打扮真是華麗,一堆人都往這里看呢.

我們來到交通比較繁忙的馬路上,路上的行人更是不時往這里瞥過來.沒辦法,老師的打扮那麼華麗,長得又漂亮,大家當然會忍不住多看一眼.

至于老師本人卻不怎麼在意,仍像往常一樣對我搭話.

「對了,我聽說有未來的學弟找你討論升學的事情.即使是放假期間也不忘侍奉社的活動,真是值得嘉許.」

「事情並不是那樣.不過,老師您怎麼會知道……」

我覺得你做的事情有點恐怖……

「從你妹妹那里聽來的.」

「您什麼時候跟我妹妹那麼要好……」

小町的包圍網已經涵蓋我所有認識的人,真是太厲害了.

這樣一來,ABCD包圍網豈不是已經成形?這樣真的沒問題嗎?A,笨蛋由比濱;B,暴力平塚老師;C,可愛的小町;D,那個叫川什麼的,到底是誰啊?(注36 原為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對日本進行經濟封鎖的國家.A為美國,B為英國,C為中國,D為荷蘭,各為每個國家名的首字字母.這里的ABCD則分別取自笨蛋,暴力,可愛,誰之日文羅馬拼音的第一個字.).看來就算不采取經濟封鎖,我也得用封鎖主義跟她們對抗才行.

「你有一個好妹妹呢.連我都有點覺得自己有那樣一個妹妹的話,應該會很不錯.啊,我當然沒有什麼特別的意思.」

「老師跟小町要當姐妹?以年齡差搞不好都可以當母女,哇哈哈……」

「比企谷……」

糟糕,要挨揍了……我反射性地閉上眼睛准備接受沖擊.

然而,老師的拳頭遲遲沒有揮過來.我驚訝地睜開眼,看見平塚老師再度陷入消沉.

「現在聽到這種笑話,會覺得有點傷人……」

「非,非常對不起!」

拜托誰快來把她娶走!再沒有人的話,只好由我接收了.不管怎麼樣,快點來人啊!

× × ×

八月已經要進入尾聲,不過在戶外走動時,依然覺得暑氣逼人,陽光把我的皮膚曬得灼熱刺痛.

好在這一帶面向沿海道路,在海風的吹拂下,多少還能感到涼爽.

也多虧有海風,我們在店門口排隊時並不覺得燠熱難耐.

看來我們得再等一陣子才進得了店,幸好我很擅長打發時間,所以沒什麼問題.我其他擅長的項目還包括讓人丟臉,捏泡泡紙,如果再進一步來說,我進公司工作後,說不定也很擅長欺負菜鳥,不過那樣菜鳥實在太可憐了,所以我絕對不會去工作.

排在前面的男生從剛剛便一直大聲講話,不知是在激動什麼;後面兩個像是大學生的男生,感覺像交往中的情侶……我先是觀察周圍排隊的客人,觀察膩了之後,開始幻想:「如果我開一間拉面店而且變得非常有名,到時候面對媒體的采訪,應該怎麼回答呢?」

總之……甩面的時候要上下左右用力甩,這一招叫做「飛燕還巢」,是我們家的祖傳絕技——到時候干脆這樣子回答好了.要是那家店又更出名,我還可以開設拉面培訓班,從立志擺脫上班族生活,想自己開店的家伙身上榨取學費.

正當我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事情,耳邊忽然傳來類似笑聲的輕微歎息.

「……怎麼?」

我瞄向發出聲音的人,亦即平塚老師.

平塚老師半是苦笑地對我說:

「我只是覺得意外,本來以為你很討厭跟一堆人在一起或是大排長龍.」

「我當然討厭跟一群亂哄哄的人擠在一起.至于排隊嘛,您看大家不是都很守秩序嗎?雖然還是有幾個白癡插隊.」

事實上,我並不討厭排隊這檔事.大家之所以不喜歡排隊,理由不外乎是認為排隊浪費時間,或是討厭沒有事情可做的感覺,此外,如果跟其他人一起排隊,這段空檔還會因為冷場而顯得尷尬.若我們重新思考一下「去得士尼樂園約會的情侶會分手」這則都市傳說,不難發現原因正出在排隊時,雙方的心情都處于焦躁狀態,並且會突顯出雙方的價值觀不同.

就這些理由來說,反正我的時間多得要命,又有高到滿出來的思考能力,所以不會覺得無聊.更何況我平常即是獨來獨往,因此光是排個隊,根本不會讓我鋼鐵般的意志有所動搖.

但是,如果換成跟一群亂哄哄的人擠在一起,我可就沒辦法.那里總是充斥不守規矩又不懂禮儀的家伙,我根本無法忍受看他們一眼,更遑論任他們湊近身邊.

「想不到你有潔癖呢.」

平塚老師聽完我的解釋後這麼說.

「那才不算什麼潔癖,何況我也不擅長把環境整理乾淨.」

老實說,我的房間很髒亂,亂到在我死後冠上「都市化」,「地球末路」之類的標題送去美術館展覽的話,一定會得到很高的評價.

「我不是指清潔或衛生方面,而是你對事物的想法.不過說穿了,那也只是以你為中心的想法.」

「您是在拐彎抹角地說我很任性又自我中心嗎?」

「我是在稱贊你.培養出一套屬于自己又嚴謹的判斷標准是一件好事.」

平塚老師微笑著看向我,讓我不知該做何反應,因為我根本沒有那種意思.于是我把頭轉向一旁,低喃道:

「我只是不喜歡吵吵鬧鬧的家伙……」

那些人嘴巴上說什麼「好快樂」,「現在正是我們最閃耀的時刻」,究竟是要說給誰聽?

從一個喜歡獨自默默看書或是待在家里打電動,並且明白這些事情的樂趣在哪里的人看來,他們不斷強調的那種「快樂」總覺得有些空洞.

衡量快樂程度的標准,根本不在于能發出多大的聲音或有多少人聚在一起,我厭惡搞錯這個觀念的人.不僅如此,他們在人多或有什麼活動的地方,會顯得更有活力,仿佛讓他們找到了絕佳的表現時機.我無法忍受那些裝模作樣,欺騙自己的人.

為什麼我們不能靠自己證明感受到的快樂,以及屬于自己的真理?

一個人沒有辦法挺起胸膛,是因為對自己缺乏信心.想必在那些人的心里,有個冷靜的聲音在問「你真的覺得快樂嗎」,為了打消這個疑問,他們才要用話語強調「好快樂」,「玩得超開心」,「現在是最美妙的一刻」,「超HIGH的」,拚命扯開嗓門嘶吼.

我不想跟那種家伙為伍,不想成為只會欺騙的偽善者.

「不過照這樣看來,你應該不會去參加煙火晚會吧?」

平塚老師這句話打斷我的思緒.

「煙火晚會?」

「嗯,展望塔辦的煙火晚會.你應該知道吧?打算去嗎?」

經老師這麼一說我才想起來,港口展望塔的煙火晚會可是代表千葉夏天的風情畫,我小時候也曾去過.不過,煙火怎麼樣其實無所謂,當時的我只把心思放在道路兩旁的攤位上.

話說回來,住在這一帶的人既能看體育場夜間比賽施放的煙火,旁邊還有一個幾乎天天放煙火,全年無休的得士尼樂園,因此不會覺得煙火晚會有什麼稀奇.

「我沒有打算要去.老師會去嗎?」

聽我這麼問,老師發出一陣深長的歎息.

「這是我暑假的工作.與其說是去看煙火,不如說是去找人.」

我不懂老師的話,用眼神請她說明得仔細一點.

「其實就是去確認學生的安全,大概是節慶期間怕大家出意外吧.每次碰到這種得在外面奔波的工作,都是年輕的被叫去.哎呀∼真是敗給他們了,誰叫我還年輕呢?哈哈哈哈∼」

「您為什麼那麼高興……」

平塚老師的心情大好,壓根兒沒聽見我偷偷說什麼,又逕自說下去.

「要是有學生玩得太瘋,我會很頭痛的.而且煙火晚會是由地方自治團體所舉辦,還會有大人物到場.」

「喔?大人物?」

「嗯,雪之下一家應該會去.」

有道理.雪之下一家可算是這個地方的名流,在縣議會占有一席之地,又擁有地方企業,所以應該會參與協辦煙火晚會.這樣一來,他們受邀參加晚會也不奇怪.

「對了,陽乃是老師教過的學生吧?」

「嗯?喔,她啊.你們進來的那一年,她剛好從總武高中畢業.我對她的印象很深刻.」

我們進入總武高中時,陽乃剛好畢業,所以她跟我相差三歲,目前大約是十九或二十歲.原來她已經畢業兩年啦……

「她總是維持第一名的成績,交代給她的工作也都做得很好,再加上那樣的外表,當時全校男生幾乎都把她奉為女神.」

我覺得這段描述很像另外一個人,不過那家伙才不是什麼女神,用魔女來形容還比較恰當.不過,說不定女神跟魔女最初是指同一個人,只是因為不同的宗教觀才被分成正邪兩種性格.這兩種形象套用在她們身上,簡直完全吻合.

「可是……」

平塚老師這時停頓一會兒,換上苦澀的表情.

「她不算是資優生.」

「她不是表現得很優秀嗎?」

「是很優秀沒錯,但僅止于成績方面.她上課時很聒噪,永遠不肯把制服穿好,而且每次有什麼煙火晚會或慶典活動,一定會看到她的身影,說是游手好閑也不為過.大概因為這樣,她才會交到一大堆朋友.」

嗯,從她的行為舉止看來,的確不難想像這一點.她既開朗又隨興,奔放的性格肯定能吸引一大群人.

「不過,那些都是……」

老師一時語塞,于是我幫她接下去.

「都是表面工夫嗎?」

「喔?你也注意到了?」

老師的嘴角泛起說不上佩服,比較像跟人一起打什麼壞主意的笑容.

「一看就明白了.」

「你的眼光真不簡單.」

沒有啦,這要歸功于老爸那套培育人渣專用的英才教育.

「不過,陽乃的表面工夫也是她的魅力所在.察覺到這一點的人,會開始愛上她壞心眼又強硬的態度.」

「所謂的『群眾魅力』,對吧?」

平塚老師點點頭.

「由她擔任執行委員會會長的那次校慶,可是創下曆年最高的參與人數記錄.而且不只是學生,連老師都被拉去幫忙,當時我也被抓去彈貝斯.」

她談起這件事時,整張臉皺成一團,看來那不是一段美好的回憶.不過經老師這麼一說,她的發型的確很像某個彈貝斯的人,讓我想到○音部……

「照這樣看來,那對姐妹真是天差地遠.」

如果說雪之下屬于埋首研究的研究生,陽乃便是自我意識強烈(笑)的大學生.

順帶一提,「自我意識強烈」,「接受刺激」,「把大家拉下水」都是我厭惡的詞彙,但現實充(笑)喜歡的正是這些.不過,說話時用字不要太強烈喔,小心反而顯得很弱.

平塚老師點頭,盤手稍微思考一會兒.

「嗯……但我不會說變得像陽乃那樣是好事,那孩子其實可以努力發展出自己的優點.」

「優點……」

「我不是說過嗎?她既溫柔又通情達理.」

我想起來了,平塚老師曾這麼評論過雪之下,好像還說過因為這個緣故,她可能在這個既不溫柔又不通情達理的世界過得很辛苦.

在十之八九的情況下,雪之下都很通情達理,但她到底溫不溫柔,我至今仍抱持疑惑.雖然她是不怎麼討人喜歡沒錯,但也不代表她不溫柔.

她不用表現得溫柔沒關系,但至少對別人好一點可以嗎?如果要說「嚴格也是一種溫柔」,我可是敬謝不敏.

等等,所以她是這麼想的嗎……

我突然想到這一點,瞄一眼平塚老師,發現老師正溫柔地看著我.

「然後,你也一樣.」

她對我輕輕一笑,但我不明白這句話的意思.

「我跟什麼一樣?」

「你也是既溫柔又通情達理,只不過跟雪之下互不相容.」

這是我第一次聽別人這麼說我,我卻高興不起來.不論什麼時候,我始終堅信自己的溫柔與通情達理.所,所以人,人家一點也不覺得高興喔!

「互不相容的通情達理,不會很矛盾嗎?柯南不也說過,真相永遠只有一個!」

「真不巧,我不是名偵探派,是未來少年派(注37 指宮崎駿的作品「未來少年柯南」.).」

平塚老師見我想掩飾自己的難為情,便用虛無的笑容帶過.

我是認真的,老師的年紀到底多大啊?

× × ×

在隊伍里等上好一陣子後,終于輪到我們進入店內,在餐券販賣機點餐.

基于女士優先的原則,我讓平塚老師先點餐.初次來到危險或不熟悉的場所時,當然得由女性走在前面確定安不安全,沒錯吧!

平塚老師連想也不想,直接按下「豚骨拉面」的按鈕,舉手投足間充滿男子氣概,害我差點要迷上她了.老師買好餐券後,沒有收起手中的錢包,而是轉頭看向我.好啦好啦,買好了可以趕快閃一邊嗎?

「你要點什麼?」

原來老師打算請客……我開始想喊她一聲「大哥」了.老師的心意讓我很高興,然而接受她招待絕對不是最佳解.

「不,不用,我自己買就好.」

「用不著客氣.」

「不不不,這不是客不客氣的問題,是我沒有理由接受老師請客.」

平塚老師聞言,困惑地把頭偏向一旁.

「嗯?我一直以為你的觀念跟腐壞的垃圾一樣,會把讓女性付錢當成理所當然的事……」

這句話說得好過分.

「那是小白臉……我的志向可是成為家庭主夫,才不是小白臉!」

「我,我分不出差別在哪里……」

老師滿臉錯愕.

老實說,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差別在哪里.反正,家庭主夫聽起來比小白臉順耳多了.更何況老師只請特定某個學生,感覺不是什麼好事,因此在這里還是婉拒為上策.

我點了跟平塚老師一樣的豚骨拉面後,兩人坐到吧台前的相鄰座位.接著,老師拿出點餐券要求面條的軟硬程度,我也跟進.

「我只要過水.」

「啊,那我要『鐵絲』(注38 博多拉面的硬度分為六種,從最硬到最軟依序為「過水」,「鐵絲」,「極硬」,「硬」,「軟」,「極軟」.).」

等一下……一般女性來到拉面店,會這麼帥氣地點餐嗎?

楚楚動人的美女來到拉面店用餐,實在是一幅饒富趣味的畫面.

盡管店內有些客人投來好奇的視線,不過老師不以為意,開開心心地套上拋棄式紙圍裙,檢查胡椒,白芝麻,醃芥菜,紅姜等的擺放位置.喂,這個女人未免太認真了……

我們點的面不需要煮多久,所以很快便送上來.

「我開動了.」

「我開動了.」

先嘗一口湯頭看看.結在表面的油膜如白瓷般滑潤,而且帶有奶油的口感.香辛料的氣味除得很乾淨,喝起來很濃郁.這正是用大骨熬出來的湯頭滋味.

接下來是面條.在濃郁的湯頭中,面條既細且直,再加上硬度相當夠,交織出美妙的嚼勁.

「嗯,好吃.」

我如實說出自己的感想.接下來,兩人默默埋首于各自的湯碗,大口享受美味的湯頭.木耳和青蔥仿佛在舌尖上跳舞,更增添幾分色彩.

吃到剩下四分之一左右時,我們跟店家要求加面,平塚老師利用這個空檔開口.

「回到剛才的話題……」

「嗯?」

「關于你的潔癖.」

新的面送上來後,我們先加醃芥菜.平塚老師滿臉笑容,大概是在享受自己控制口味的樂趣.

「我想你總有一天還是能接納的.」

「喔……」

我一邊在自己的面里放入生大蒜,一邊用含糊的語氣回應.

「好比這碗拉面.」

老師得意洋洋地展示她調配而成的平塚特制拉面.

「我年輕時覺得豚骨才是最棒的,湯頭的油脂要夠厚才美味.湯頭不夠濃郁的話,我根本喝不下去.不過隨著我逐漸長大,也漸漸能夠接受清淡的鹽味和醬油湯頭.」

「那,那是老師您上了年紀……」

「你說什麼?」

「沒有……」

老師狠狠瞪我一眼,維持好一會兒不悅的表情,突然又換上笑容.

「無妨,你現在沒辦法接納也沒關系.如果未來有一天能夠接納的話……」

她大概很清楚我心中的糾葛和疑問,但是此刻並不為我指點明確的答案,雖然現在的我也沒辦法回答什麼.

「我們當然不可能接納一切,像我個人很討厭番茄,直到現在都還不敢碰番茄口味的拉面.」

「老師討厭番茄啊……」

「嗯,我拿那種不軟不硬的口感跟獨特的澀味沒轍.」

她還是小孩子嗎?不過我明白她的意思.番茄果肉跟種子部分咬起來軟糊糊的,對討厭的人來說,吃那種東西簡直跟接受拷問一樣痛苦,而且感覺有點血腥.

「基于類似的理由,我也很討厭小黃瓜.」

「啊,小黃瓜我也不太行……」

我倒是很喜歡萬難地天紀柳(注39 漫畫《守護月天》的角色.「紀柳」的日文發音跟小黃瓜相似.),以及黃瓜口味的百事可樂.

「說到小黃瓜這東西,不管是拌在馬鈴薯沙拉還是夾在三明治里,咬起來老是沙沙的,還會把其他東西通通染上那種味道……」

如果單純只是一條小黃瓜,還有辦法避開那種味道,例如不去碰它或沾著味噌吃.可是,一旦切成片後,它便化身為惡魔,把所有食物都染上小黃瓜的味道.而且它的營養價值也沒有多高,難道那家伙是蔬菜界的終極戰士?

「醬菜類我倒是滿喜歡的……」

平塚老師說了一句酒鬼才會說的話,不過我贊成她的意見.

「我也喜歡.」

沒錯,醬菜的確是好東西,口感清爽得沒得比.最重要的是,一碟醬菜即可配上好幾碗白飯,那種感覺真是幸福得不得了.

「……」

我們的對話戛然而止,一陣沉默籠罩下來.我納悶地看向平塚老師,發現她已經進入發呆狀態.她和我對上視線才猛然回過神,連忙把水杯里的水一飲而盡.

「啊,剛剛是,是說醬菜對吧?嗯,沒錯,我……我也很,很喜歡.」

「……老師,說話不要那麼結結巴巴的好嗎?聽得我都要害羞起來了.」

「你,你在說什麼啊!話說回來……我原本是要說什麼呢……」

這個人真的沒問題嗎?是不是該趕快開始做百格板算數(注40 在十行十列的表格中隨機填上不同數字,組成一百題算數練習.),鍛煉一下腦力?大家一起來抗老化吧——話是這麼說,但我自己也只記得剛才聊過番茄跟小黃瓜.

平塚老師心情大好地動起筷子.

「這塊叉燒給你.」

「謝謝.那麼,我的筍干送給老師.」

「呵呵,謝啦.」

「您到了這個年紀,應該多攝取食物纖維.」

「這句話是多余的.」

「好痛!」

老師捶了我的頭一拳,我只能撫著發痛的地方吃拉面.老師似乎很喜歡這家店的口味,露出滿足的微笑.

「這次讓你介紹這麼好吃的拉面店,看來我也得找一家店帶你去才行.」

「老師有推薦的店家嗎?」

「嗯.我還是學生的時候,幾乎踏遍千葉一帶的拉面店.不過老師經常帶學生在外用餐可能會落人口實,所以等你畢業再一起去.」

「啊,老師不用去沒關系啦,只要告訴我在哪里——」

啪!

喧鬧的店內傳出一陣特別響亮的斷裂聲.

「哎呀,筷子斷掉了.」

「請務必帶我一同前往……」

若是用一般的握法,筷子應該不至于斷掉才對……

「嗯,你好好期待吧.」

平塚老師顯得非常高興.

跟別人一起去吃拉面其實也不錯.

不論一人享用還是多人同享都很美味,拉面無疑是最強的食物.我不接受其他意見.

FROM 平塚靜 22:43

TITLE nontitle

今天非常謝謝你.聽到你說喜歡吃拉面時,我還有一點訝異.我自己也征服過不少店家,可以算是個拉面通喔,啊,雖然說是征服,但我並沒有把他們吃垮(笑).關于你畢業後一起去吃拉面的約定,我想學校附近的店家你自己一個人就會去了,所以要兩個人一起去的話,可以找比較遠的店家,那麼,我先在這里分享學校跟你家附近的拉面店.首先,說到學校附近的知名店家,當然是「虎之穴」,他們湯頭的濃郁程度在千葉家系內堪稱翹楚.至于面條,盡管使用酒泉制面已經成為常態,但依然不能小覦.從這家店的店名沒冠上「家」字,即可明白他們已經脫離以往的模式,走出自己衍生而出的全新道路,而且,這家的拉面跟附醬菜的白飯也很搭;若跟浸過湯頭的海苔一起吃,簡直是人間美味,另外,我也推薦他們的鯱沾面.說到千葉另一個具代表性的拉面店,便是「增田家」吧.我對千葉店比較熟悉,不過他們在海濱幕張也有據點.雖然他們的拉面以豚骨醬油為底,不過滋味不同于其他家,吃得出他們的用心.特別是溫泉蛋和叉燒,在這一帶不是第一便是第二.他們跟其他拉面店還有一點不同,在于菜單上有炒飯這個選頊.對身為男生的比企谷來說,聽剄有拉面炒飯套餐應該會非常高興吧(笑)?再說,看到沾面旁邊還附上紅豆餡,不覺得整個人都興奮起來嗎?我再介紹一家店,如果你往東京

FROM 八幡 22:51

TITLE Re

那個……

FROM 平塚靜 23:20

TITLE Re2

抱歉,剛才打到一半就不小心發出去了.如果你往東京的方向走,當然不能不提「成田家」,你應該也知道這家店吧.肥厚的背部脂肪,極寬的面條再配上濃郁的湯頭,三者結合成奇跡般的平衡,宛如千葉拉面的聖杯.他們的本店位于津田沼,千葉,本八幡則有分店,最近幾年更是擴展到錦糸町,成功進軍東京,關于湯頭,我個人推薦高油脂量,不然大膽地要求超高油脂量也可以.印象中有句名言說:「左月(肉)右旨是為脂.*」至于其他附近的店家,我也推薦「KAIZAN」.他們以豚骨為基底,湯頭熬得很入味,味道跟油脂的平衡拿捏得相當出色,跟中寬直面條簡直是絕配.再加上厚片叉燒也把味道吸收進去,吃起來一定教人大呼過癮.然後,最重要的是他們的青蔥!不但口感爽脆,還吃得出青蔥原有的鮮甜和辛辣,真是最棒的調味品,不論配飯或配面都很合適.

FROM 八幡 23:25

TITLE Re3

不好意思,看到老師如此認真,我反而有點害怕……

FROM 平塚靜 23:29

TITLE Re4

(ˊ;ω;ˋ)

*「旨い」為好吃的意思.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4.盡管這樣班級也如往常一樣     下篇:第一卷 6.但是戶塚彩加很走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