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五卷 ⑤忽然間,比企谷小町想到離開哥哥的那一天  
   
第五卷 ⑤忽然間,比企谷小町想到離開哥哥的那一天

隨著時序進入八月中旬,暑假的氣氛開始逐漸淡薄.

一想到可以悠哉的日子所剩無幾,郁悶感便湧上心頭.我不禁模仿起「番町皿屋敷(注41 一名叫做阿菊的亡靈數盤子的怪談.)」里的女鬼,用恐怖的聲音開始數「一天……兩天……還少兩個月……」.真要說的話,暑假請給我三個月.

我懷著倒數地球滅亡的心情,在冰箱上的月曆多打一個叉.如果在月曆上畫圈,會變成章魚燒小超人(注42 《章魚燒小超人》原本是日文繪本,動畫片尾曲名為「在月曆上畫圈」.).

暑假大約剩下兩個星期.你是不是正在使用時空跳躍?

喂,這不是真的吧?是不是數錯日期?我再用手指一格一格數一次月曆上的日期.這時,突然有東西湊到我腳邊.

「……怎麼啦?」

原來是家里的貓——小雪,正老大不高興地看著我.

我們彼此對望幾秒後,小雪用鼻子哼一聲,躺到我的腳背上.真是煩死了.

它大概是要我多關心它一些.

這麼說來,小町這兩三天幾乎都跟酥餅膩在一起……看來小雪對此相當不滿,不得已之下才來找我.

我一屁股坐到地上,開始撫摸小雪.

剛開始要先順著貓毛,從頭慢慢撫向尾巴.過一陣子後,小雪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我再用按摩的方式輕輕活動它的腳趾.

小雪閉著眼睛發出「嘶……嘶……」的氣聲,看來它是真的累壞了.

想想也有道理,畢竟酥餅寄住在我們家的這幾天,一天到晚追著小雪跑來跑去.

酥餅那種小型犬特有的好動個性,在我們家也發揮得淋漓盡致,整天在屋里跑個不停.而且它大概是第一次見到貓這種動物,因此對小雪表現出極大的好奇心,老是對它發動「來玩嘛∼」的突襲.小雪一碰到這種情況,都會躲到冰箱上,衣櫃後方等酥餅到不了的地方.

最重要的一點是,平常把它照顧得無微不至的小町也被酥餅搶走,在別無選擇的情形下,它只好來找我.真是對不起啊,還讓你委屈自己跟我這種人作伴.

「好啦,到今天結束為止,你就忍耐一下,多讓讓酥餅吧……畢竟你是它哥哥.」

我把小時候家人對自己說的話,原封不動地送給小雪.雖然我不知道酥餅的年齡,不過小雪待在比企谷家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在輩分上算是老大.

小雪聽了我這句話,用尾巴「啪」地往地板一甩,以此表達自己的不甘願.真是抱歉啊.

我繼續撫摸它的身體,不時捏捏肉球,搔搔肚子.這時,客廳的門打開.

「哥哥……哎呀,真是稀奇的組合.」

我抬起頭,看到小町把酥餅抱在懷里.等一下,我是小雪的主人,小雪是我的寵物,這有什麼好稀奇的?

「我可是很能跟貓相處.」

「哥哥真像貓科動物.」

我不懂小町是怎麼想的才會說出這種話,她是覺得我的地盤意識很強嗎?不管怎麼樣,先解讀成正面意義好了.

「是啊,我可是百獸之王.」

「嗯……是啊,沒錯.」

「你為什麼突然不說話?不要用略帶溫柔的眼神看著我!你沒聽說公獅子從來不工作的嗎?」

「哥哥果然是百獸之王!」

「沒錯吧.」

我得意地發出哼哼笑聲,小町懷里的酥餅跟著發出「汪」一聲附和.

原本躺在我腳邊的小雪一聽到狗叫,立刻用鼻子噴一聲氣,然後站起身,像貓巴士那樣打一個大哈欠,慢慢晃去其他地方.

小雪離去時,尾巴左搖右擺地如同在對我揮手,我夾雜著苦笑目送它離去.

「那麼,你有什麼事?」

我站起身詢問小町,她才想起原本來找我的目的.

「喔∼對對對,哥哥,智慧型手機借小町用一下.」

「是可以……不過,你要做什麼?」

「聽說現在有個翻譯狗語言的應用程式,可以偵測狗狗的叫聲,了解它們的心情.」

「喔?竟然有那種東西.」

聽起來真方便,不知他們會不會推出人類語言的翻譯器?畢竟人們嘴巴說出來的話,不見得代表內心的真實感受.

我在小町的催促下,拿起先前放在桌上的手機,手指在熒幕上滑動,下載她說的狗語翻譯器.另外,在應用程式清單中,我還看到貓語翻譯器.

「啊,哥哥,貓語翻譯器也順便下載一下.」

「是∼」

我依照小町的吩咐,把這兩種翻譯軟體都下載下來.

「來.」

我啟動狗語翻譯器,把手機交給小町.小町放下酥餅,接過手機立刻開始實驗.

「來來來,酥餅,叫一聲看看.」

「汪!」(來玩嘛!)

「我看,大概就是這樣吧?」

這個程式翻譯出來的內容不出我所料.以狗的欲求來說,非常合乎邏輯.

接下來一段時間,小町一直把手機朝向酥餅.酥餅有如自己主人的翻版,很會看人臉色,它察覺到小町的用意,乖乖對著手機叫了幾聲.

「汪!」(來玩嘛!)

「汪!」(來玩嘛!)

「汪!」(來玩嘛!)

「汪!」(來玩嘛!)

……咦?這只是複制貼上吧?

「哥哥,這是不是有問題?」

「沒有啊,依我的使用方式,根本不會把手機弄壞……」

不然,由我親自模仿狗叫看看.如果這個程式翻譯出不同內容,代表沒有問題.

于是,我發出朝向未來的咆哮.

「BOWBOW!」(我不想工作是也!)

天啊,准確得嚇死人,連Excite網站都沒辦法翻譯得這麼傳神.

「嗯,的確沒有故障.」

「是啊,故障的是哥哥才對……」

小町臉上的表情何止是無奈,幾乎已經到達徹底放棄,近似阿閣黎(注43 佛教與印度教用語,為出家人對師長的稱呼.)的開悟境界.真希望我的家人能夠明白,即使是我這樣的人,被親人以溫暖的眼神注視還是會有點受傷.

「……總之,這只狗想要我們陪它玩.」

「嗯∼那麼,帶它出去散步吧.」

「好啊.就這麼辦.」

帶酥餅出去繞一圈,它便不會再汪汪叫個不停吧?這只狗可愛歸可愛,但要是它從早到晚都在家里跑來跑去,還是會讓人吃不消.

「哥哥,麻煩去拿一下狗繩♪」

「是是是.」

我按照小町的吩咐,從由比濱留在這里的寵物用品堆里找出狗繩.

「謝謝∼接下來套到酥餅身上,小町負責按住它不要亂跑.」

小町這句話的語氣像極了「這里交給我,你們先走」.我趁她按住酥餅時,系好狗繩.

「這樣可以吧?」

我晃一晃狗繩的握把部分,小町滿意地點頭.

「好,我們出發!」

她伸手指向大門口.

「……是我要帶狗散步喔.」

「真要說的話,的確是要哥哥出去散步.如果不這樣做,哥哥根本不會踏出家門.」

小町說的沒有錯……「自閉男」的稱號可不是叫假的.

我深深歎一口氣.盡管我全身上下都抗拒著踏出家門,但小町完全不在意,在後面不斷推我的背.

「好啦好啦,小町也會陪哥哥出去的.」

× × ×

太陽已經西斜,靛藍色的天空中渲染出一片薄墨,一彎明月高掛其上.

我居住的城市很恬靜,如同已經存在一個世代之久,是去到哪都能看見的住宅用地.大馬路對面的河岸依然散布著農田,那里聚集不少以務農維生的人家.

過去——母親說那是她小時候的事情,所以大約是三十多年前——這一帶的河川跟田地里還看得到螢火蟲,換句話說,現在已經消失無蹤.哥哥,螢火蟲為什麼一下就死掉(注44 出自動畫「螢火蟲之墓」的台詞.)?

我想起母親說過的話,望向田地,期待現在是不是還能看到螢火蟲.

沙沙……稻穗一整天沐浴在陽光下,吸收水分和養分,結出彙桑的稻米.隨著一陣風吹拂而過,它們全部往兩邊低下頭.

在我還小的時候,我覺得那像是看不見的妖怪在作怪.

不論是螢火蟲還是妖怪,如今都已不複見.

為什麼人們總會陷入懷奮情懷?舉凡「過去真是美妙」,「那個美好的年代」,「昭和風情」,在在顯示出越久遠的年代,越能獲得人們肯定.

他們懷念過去,懷念從前,感歎變遷,感歎改變的事物.

既然如此,「變化」不應該是悲哀的事情嗎?

成長,進化,變遷,真的是一條正確的道路,是值得我們高興的美妙事物嗎?

即使我們自己不改變,我們的周遭,整個世界還是會一點一滴地改變.大家是否單純因為不想被拋在後頭,才拚命追趕時代的腳步?

如果我們不改變,便不會產生悲傷.盡管沒有產生任何東西,但只要不造成負面影響,即可算是一項很大的優點.如同我們對照收入與支出,發現最後結算不至于出現赤字,就代表公司的經營方針絕對沒有錯.

因此,我不認為維持不變是不好的,也絲毫不認為過去的自己以及現在的自己有什麼不對.

所謂的改變,說穿了只是想逃避現狀.既然不選擇逃避,便應該站穩腳跟,讓自己維持不變.

選擇不改變也有好處.這個道理如同按B鍵取消進化後,神奇寶貝將更快學會技能.

我早已記不得是在什麼時候——大概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我曾經問過自己這一連串問題.

小町握著狗繩的握把,享受被酥餅拉著走的感覺.

「酥餅,有車有車,危險喔.」

一輛車從我們身旁駛過.

酥餅嗅著草堆的氣味,鼻子不斷發出聲音,然後啃起青草.貓跟狗都會像這樣吃雜草,把胃里的毛球吐出來,這是帶寵物出去散步時一定會遇到的情況,因此我和小町停在原地等它一會兒.酥餅如同「吃路邊雜草」這個片語的字面意思吃著雜草(注45 「吃路邊雜草」原文為「道草を食う」,有「閑逛,逗留」之意.).

小町看看我,又看看酥餅,高興地露出笑容.

「哎呀∼小町好久好久沒跟哥哥一起散步呢∼」

「是啊.」

我的確很久沒有出來閑晃,畢竟我本來就喜歡待在家里.除非是出去買東西,或是參觀寵物展等有明確目標的活動,不然我幾乎不會跟小町外出.

酥餅在前面扯了扯狗繩,小町對它笑著說:

「好,我們走吧!」

酥餅「汪」地叫一聲,隨即展現由迷你臘腸狗特有的走路方式.

我跟在他們後面.

余暉掛在西邊的天空,以固定距離設置的路燈一起點亮,地面上還有家家戶戶的燈火,好幾種光線彼此交雜.

在這早已住慣的城市里,人潮分成多種不同的方向.

有的是趕著回家的上班族,有的是在傍晚時分外出張羅食材的家庭主婦,有的是跟朋友一起騎腳踏車的小學生,還有社團活動結束後待在便利商店談笑的國中生,現在才准備外出游玩的高中生,以及出門接小孩的母親.

這幅習以為常的景象,散發出溫暖,令人懷念的氣息.

小町喃喃地開口:

「有人對自己說『歡迎回來』,是很幸福的事情呢.」

「是啊,雖然不是所有情況都是如此.」

「哇……這個人怎麼這麼討厭……」

她完全不能接受這句話,可是,凡事總有例外嘛,好比我再怎麼抱怨回家後都沒有人跟我打招呼,但如果哪天突然看到一只奇怪的河馬對我唱「歡迎回來」,邀請我加入用漱口水漱口的行列(注46 出自「明治イソジン」的廣告.),我可是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就算是這麼討人厭的哥哥來接小町,小町還是覺得很高興.」

小町從我身上別開視線,看向酥餅.

我趁這時候追過步調放慢的小町.要是不這麼做,可能會被她看到我上揚的嘴角.

「我,我才不是專程去迎接你,只是順便,順便而已.」

因為難為情,我生硬地這麼回答.接著是一陣短暫的沉默.

「那也沒關系.」

我聽見小町暖洋洋的聲音,不禁回過頭.

她閉著眼睛,一只手放在胸口,仿佛在確認心中的微微暖意,然後一個字一個字地緩緩說道:

「剛才那句話,是為了突顯活潑又討人喜歡的小町有多可愛.」

出現在我眼前的,是這個夏天里最不真實的笑容.

「是喔……」

煩死了……

我抬起原本因為失望而垂下的肩膀,拋下小町跟酥餅逕自往前走.受不了,我的妹妹到重要時刻真是一點都不可愛.不過平時倒是很可愛,超可愛的.

小町用拖鞋前端踢著路邊碎石,出神地仰望星光開始閃爍的天空.

「哥哥住院不在的期間,小町還有小雪陪伴.小雪每天都會在家門口迎接小町.」

「換成是我,它就不會這麼做了,那家伙只會待在陽台往下看吧.」

「小雪是個別嬌嘛.」

說到這里,小町對我開起玩笑.

「呵呵……小町整天被兩個別嬌包圍真是辛苦.」

「又來了……我哪里有嬌……」

我甚至不認為自己別扭.反過來說,再也沒有其他人比我更耿直.這個世界早已扭曲不堪,因此在別人眼中,耿直的我才會顯得扭曲.

「不過啊,即使是那樣的別嬌來迎接小町,小町還是很高興.」

這次小町嘻嘻對著我笑.

「啊?我又不可能永遠在這里,你也該別再黏著哥哥吧.」

「咦……哥哥要離開家里嗎?」

小町頓時停下腳步看向我,臉上不再是先前那種刻意的笑容,而是吃驚的表情.

「別傻了,我怎麼可能沒有理由便離開這個家.」

「……小町放心了.」

「待在家里快樂得不得了,簡直是超棒的.不到必要關頭絕對不工作,這就是我的正義.」

「不行,小町還是放不下心……哥哥的將來真教人不安……」

小町抱著頭說道.

我朝她抱住的頭頂輕拍一下.

「我現在可以每天通勤上高中,之後也打算念可以每天通勤的大學.所以,除非有什麼特別的事,否則我是不會離開這個家的.」

若以千葉為出發點,即使要去東京都內的大學,一個小時也綽綽有余;但如果校區位在神奈川或多摩等地,便得稍微考慮一下.至于所澤那種地方,則已經處于秘境深處,我還得穿著全套裝備才能上學.

「這種年紀的男生這樣想好像怪怪的……一般說來,大家不是都想離開家嗎?」

「還好啦.我們家采行放任主義,父母又都在工作,所以我可以保有自己的時間,根本沒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

「——雖然找了很多理由,但我其實是因為離開小町會覺得寂寞……」

「這是什麼莫名其妙的獨白……」

哈哈哈,你在胡說什麼啊,哈哈哈.

「我只是因為一個人生活得不到什麼好處罷了.住在外面不但得花錢,還得花時間跟力氣做家事.我怎麼可能平白無故幫忙做家事?你沒聽過等價交換嗎?」

我們家的感情並不差.盡管老爸是個偏重度的廢物,但除了嘴巴說出的話跟腦袋想的東西很垃圾之外,我對他沒有什麼不滿.既然沒有特別想過離開家里,我自然不會有出外獨立之類的願望.

只要沒什麼理由,我才不會離開家里——所以說,獨自在外居住的人,想必都有什麼理由.

「又來了又來了∼明明就很怕寂寞.」

「啊?寂寞是什麼?要你去附近的秋葉原瞧一瞧,找一找的那玩意兒嗎(注47 出自家電量販店SATO MUSEN(已結束營業)的廣告歌:「瞧一瞧,找一找,最棒的好東西.就在你家附近的秋葉原,SATO MUSEN.」)?」

我沒有那種感情.我深愛一個人的時光,孤獨才是最棒的好東西.

「可是小町會寂寞.」

我開的玩笑完全被忽略了.可惡,「寂寞」跟「好東西」果然太牽強嗎(注48 寂寞的原文為「sabishii」,廣告歌詞中的好東西原文為「something」,兩者發音相似.)?

此刻的我如同被敵方穿越守備網,只好乖乖順應小町的話題.

「你的話或許會寂寞,可是我——」

「小町不只是指哥哥,雪乃姐姐是一個人住在外面對吧?不知道她又如何,真的沒有問題嗎……」

小町的言下之意,是連雪之下雪乃那樣的人,或許都抱有一絲寂寞.

即使她總是展現出完美無瑕的一面,偶爾卻會流露脆弱的神情,或者說散發出無力的氣息.不過,目前我還不了解其中的意義.

小町接著說下去.

「而且,被留下來的人應該也會寂寞.」

……她說的沒錯.

我怎麼會認為只有離開的人才寂寞?被留下來的一方,明明抱持同樣的心情.如果哪一天小町要出嫁,我敢說自己一定會哭出來.

小町牽著酥餅往前走,這時,我接過她手中的狗繩握把.

「哥哥?」

「你累了吧?我們換手.」

牽這種小型犬散步當然不可能多累,除非我妹妹的體力差到極點.

小町滿臉驚奇地看著我,然後突然笑出來.

「嗯,麻煩了.現在換小町牽住哥哥,讓哥哥哪里都不會去!」

她這麼說著,握住我的手.

「我哪里都不會去.在嫁出去之前,我會一直待在家里.」

「……當家庭主夫的話,也算是嫁出去嗎?」

「不然,改成『娶出去』.」

「嗯,總覺得這些其實不太重要……」

今天既然難得出來散步,干脆在這個跟往日大不相同的城市里繞些遠路再回家吧.

× × ×

我們差不多准備好晚餐時,家里的對講機響起.小町正在鍋子前忙碌,于是由我去應門.

出現在對講機熒幕上的是由比濱,她正在整理自己的發型,心情似乎很好.看來她是要把酥餅接回去.我確認過後,走到大門口.

我打開門,由比濱對我揮手.

「啊,嗨啰∼」

「嗨.」

「來,送你的伴手禮.」

她把一個紙袋塞到我手上.

從袋子的大小和重量看來,應該不是木刀.真可惜……如果是不知為何有一條龍纏繞在劍上的鑰匙圈,或是能在黑暗中發光的骨骼鑰匙圈,我還會有點高興.

「這是地區限定的商品喔!」

「喔……」

我看了看紙袋里面,果然如由比濱所說,是當地才買得到的點心.不過,其實就是市面上經常看到的那些點心,只是包裝成地區限定版而已.

送這種東西當伴手禮,不但可以顯示自己去哪里,也展現出對收禮方的體貼,畢竟很少人收到點心時會覺得不知該如何是好.再加上這些小點心都是個別包裝,帶去職場跟學校也很容易分贈,因此可說是既安全又很懂得看場合的選擇.

然而,我看到這些點心時,倏地回想起一些往事.

「是點心啊……」

「咦,你不喜歡嗎?」

由比濱擔心地看向我手上的紙袋內部.

「不,不是……女塵買伴手禮時,真的很喜歡選這種東西呢,還會分給班上所有的女生.」

「嗯……是啊.雖然也有些女生不會這麼做,像是優美子.」

三浦嗎?不愧是女王,光是把接受朝貢視為理所當然,便足以教人敬佩.

「好久以前,我的鞋櫃被人塞一堆這種地區限定點心的空袋子……犯人絕對是班上的女生,而且她本人絲毫沒有要隱匿犯行的意思,那種強勢的態度又讓我受到二次傷害……」

我的喉嚨發出一陣干笑,由比濱連忙安慰我.

「已,已經沒事啦!不會再發生那種事情!」

「但願如此.」

「沒問題的!大家根本不認識你,所以不會做出那種事!」

「有道理.」

由比濱握緊拳頭對我保證,可惜她安慰人的能力趨近于零,不過,我反而可以接受她的說法,所以姑且先這樣.我的隱身能力終于開花結果,即使要對付蟻王(注49 蟻王為漫畫《獵人》內的角色.)都不是問題,真是可喜可賀.

看來我的第二學期也能安穩度過,可以放心了.

這時,由比濱從門口看向屋內.

「對了,酥餅呢?」

「喔,它過得很好.小町∼」

我出聲往屋內叫喚,小町便抱著酥餅來到門口.

酥餅在小町的懷里「汪」地叫一聲.由比濱見了,嘴角浮現微笑.

「謝謝你,小町!」

「哪里哪里.」

由比濱一邊輕輕撫摸酥餅,一邊問:

「它有沒有帶給你們什麼困擾?」

「怎麼會呢?我們還一起玩狗語翻譯器,非常快樂!」

「狗語翻譯器?喔,那個啊.以前是有那種東西沒錯.」

「現在在智慧型手機上推出了應用程式.」

與其花時間解釋,不如直接展示.我開啟狗語翻譯器,由比濱立刻好奇地看著熒幕,並且試著對自己的狗說話.

「來來來,酥餅,是姐姐喔!」

酥餅聽了,露出茫然的眼神.

「汪?」(這個女的是誰?)

「酥餅∼∼∼∼」

「汪!」

由比濱發出近似絕望的哀號,酥餅則因受到驚嚇,在我的腳邊繞圈圈.我抓住酥餅把它抱起來,輕輕放進小町拿來的提袋里,拉上拉鏈後交給由比濱.

「喏,它兩天後應該就會想起來了吧.」

「嗚嗚……我希望它一開始便不要忘記我……」

由比濱哭喪著臉,緊緊抱住懷里的提袋.

酥餅把鼻子貼上手提袋的網眼,嗚嗚地叫著.

「那麼……再見.」

盡管我沒有特別照顧它,但來到分別的時刻,心中仍然會湧起某種情緒,更何況它還發出依依不舍的聲音.

「結衣姐姐,下次記得再帶酥餅過來玩喔!」

跟酥餅朝夕相處整整三天的小町含著淚水,握住由比濱的手.

「一定一定!一定會再來的!」

「請務必挑家父家母在的時候,再帶一些點心來訪,順便打個招呼.」

「有道理,跟你的雙親打個招……咦咦咦?不,不行啦!我還是不要來了!」

小町的眼睛原本發出不懷好意的光芒,聽到對方拒絕後,立刻咂一下舌,換回平時的表情.

「總之,小町很期待結衣姐姐再來玩.」

「嗯,謝謝你.」

由比濱道完謝,重新拿好提袋,再拎起其他行李.

看來她差不多要回家了.這時,我想起一件事.

「對了,關于雪之下的事情,她說不定會出現在煙火晚會.平塚老師說,那是地方自治團體主辦的活動,所以地方上的達官貴人都會全家出動.」

「這樣啊……我明白了,我會去看——」

由比濱說到這里忽然打住,仿佛想到什麼.她輕輕做幾次深呼吸,不太有把握地看向我.

「那個……要不要一起去煙火晚會?由我請客,算是答謝你幫忙照顧酥餅.」

「她既然這麼說,我們去吧,小町.」

我打從一開始便不考慮只有我和她兩個人的選項,再說,真要答謝的話,真正在照顧酥餅的小町應該也要去.

小町似乎看透我的用意,扠著腰無奈地小小歎一口氣,喃喃抱怨「哥哥真的很沒用耶」,不過我當作沒聽到.

她帶著歉意告訴由比濱:

「嗯……承蒙結衣姐姐邀請,小町真的很高興,可惜現在小町在准備考高中.雖說結衣姐姐是為了答謝,但小町可能沒辦法外出游玩……」

「這樣啊……也是呢.」

「真不好意思.可·是!可是可是,小町還是有想買的東西……啊——怎麼辦?小町的時間不夠用∼∼有想要的東西卻沒時間買,真糟糕∼∼而且東西那麼多,讓結衣姐姐一個人帶回來太辛苦了∼∼」

這個鬼靈精,故意說完長長一串牢騷後,還往我這里瞄過來.

由比濱意識到小町的用意,猛然湊到我面前.

「啊!對,對了!自閉男!我們去買送給小町的謝禮吧!反正她平常也那麼照顧你!」

「這,這個……可,可是……」

雖然我很想把話說下去,由比濱卻一直從正面盯著我.

「讓一個女生只身參加煙火晚會,實在讓人不放心……而且最近社會又不太安甯……唉,如果這種時候有個有空的男生相陪,不知該有多好……」

小町也在我背後喃喃低語.

「那,那個……如果你已經約好要跟別人一起去,或是真的很忙……其實,也沒有關系……」

由比濱用委婉的語氣,投以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眼神.

我的預定行程即為「沒有行程」,煙火晚會那天我當然有空.

何況對方都已這樣子拜托,我也無法狠下心拒絕.現在的我可是受到兩個人內外夾擊,如同大阪夏之陣(注50 西元一六一四年,豐臣家在「冬之陣」最後與德川幕府協議填平大阪城外的護城河,後來又被德川家填平城內的護城河,而引發一六一五年的「夏之陣」.造兩戰合稱「大阪之役」,此役最後豐臣家滅亡.)的處境.

「……好吧,這也是為了小町,你到時候再跟我聯絡.」

我留下這句話便回去客廳.

「嗯,到時候我會傳簡訊給你!」

關上門的前一刻,後面傳來由比濱充滿精神的回應.

× × ×

酥餅跟著主人回去後,家里立刻安靜下來.

這幾天從早到晚不絕于耳的狗叫聲,仿佛不曾存在過,取而代之的是清洗碗盤發出的碰撞聲.我關上水龍頭後,還可以聽見遠方傳來的蟲鳴.

在父母回來之前,這里將回歸以往屬于比企谷家的甯靜.

我從廚房看出去,小町似乎不太有精神地靠在沙發上,「呼……」地長歎一口氣.找從冰箱里拿出麥茶,倒一杯給小町.

「辛苦了.」

小町接過麥茶一飲而盡,滿意地發出「哈……」一聲,然後把玻璃杯還給我.

「是啊,累癱了……有種把自己的孩子送出去的感覺.」

「有那麼誇張嗎……」

此刻的她宛如在外廊上發呆的年邁老太太,臉上的表情相當安詳.

「不過,交給結衣姐姐應該可以放心吧……」

「那本來就不是你的……臉皮到底有多厚啊……」

我不禁歎一口氣.小町聽了,不解地抬頭看過來.

「咦……啊,哥哥是在說酥餅嗎?」

「啥?不是嗎?不然你是在說什麼?」

「沒什麼∼」

小町傭懶地躺到沙發上,伸手要把墊子構過來,小雪則在那里熟睡.

說到小雪此刻放心的模樣,可不是開玩笑的.它平常習慣蜷起身體睡覺,現在卻伸長身子,擺出「Cheir(注51 赤塚不二夫的作品《小松君》主角的招牌動作.)!」的姿勢.酥餅離開之後,它終于可以好好放松.

它肚子上的絨毛盡數露出,完全未采任何防備.面對這種戰術,連素有「南海黑豹」之稱的雷·賽佛(注52 來自紐西蘭的綜合格斗家,比賽時習慣放下雙手完全不防禦.)見了,都會下意識地擺出防禦態勢.

小町見狀,雙眼立刻發出亮光.

「小雪∼∼∼∼」

她飛撲過去,把臉埋進小雪的肚子,把它的肉球捏到快四分五裂,還一起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

「啊!現在說不定能知道小雪到底在想什麼!哥哥,貓語翻譯器!快點快點!」

「喔,好……」

我連忙拿出手機,開啟貓語翻譯器交給小町,小町馬上把手機湊向小雪的喉嚨.

「呼嚕呼嚕呼嚕.」(痛苦,救……癢 好吃(注53 出自游戲「惡靈古堡」內的飼育員日志.))

「小雪!」

喂,這只貓真的沒事嗎?應該說,寫出這種應用程式的家伙真的沒問題嗎?該不會已經被病毒感染吧?

但是小町並不罷手,又繼續玩弄那只貓好一陣子以排遣寂寞.再怎麼說,盡管相處時間不長,她還是很寵愛由比濱家的酥餅.

正當我欣賞著眼前這溫馨的景象時,小町看著我的手機說:

「啊,哥哥,手機要沒電了.」

「嗯?喔.」

我接下她遞過來的手機,發現電量真的只剩一點點,隨時都有可能沒電.

這時,我的視線捕捉到畫面上方的小時鍾.嗯,時間剛剛好.

「這樣正好,你也差不多該回去念書.」

「是∼∼」

小町再摸了小雪最後一把,從沙發上爬起來離開客廳,看來她是要回自己的房間用功.

終于獲得解脫的小雪,跟酥餅還在的時候一樣,拖著累壞的身子慢慢晃到我跟前.你也辛苦了.

我得找出充電器為手機充電,找到一半時,小雪忽然發出「咪」的叫聲.

仍然處于開啟狀態的貓語翻譯器偵測到聲音,跟著在熒幕上顯示訊息.

我看到訊息,忍不住笑出來.

「是啊,一點也沒錯.」

小雪聽到我說話,又回應一聲.可惜這次訊息來不及顯示,畫面已消失.

FROM 小町 00:00

TITLE nontitle

生日快樂∼

FROM 八幡 03:19

TITLE Re

謝謝.

FROM 小町 03:20

TITLE Re2

用時間差攻擊太奸詐了!

FROM 八幡 03:21

TITLE Re3

你還醒著啊?快點睡.

FROM 小町 03:21

TITLE Re4

((. .))zzzZZ

FROM 八幡 03:22

TITLE Re5

晚安.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一卷 5.也就是說材木座義輝不太正常     下篇:第一卷 7.偶爾戀愛喜劇之神也會做些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