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果然我的青春戀愛喜劇搞錯了(我的青春戀愛物語果然有問題) 第六卷 ② 相模南強烈地讓自己出頭  
   
第六卷 ② 相模南強烈地讓自己出頭

既然台風來了,學校應該會停課,或者至少延後上學時間吧?

曾有一段時期,我也抱持過這種想法,但是每次不到一個晚上,台風便速速遠離,還給大家正常的第二天早晨.這未免太不科學.

頭頂依然閃爍,天空超晴朗,我也心胸開闊超有精神(注10 出自動畫「七龍珠2」片頭曲「We Gotta Power」歌詞.)——不,其實一點精神都沒有.

昨天晚上還想著有台風當藉口,遲到一下沒有什麼關系,所以拖到很晚才睡.結果現在的我嚴重睡眠不足,不足到可以寫成歌給奇天烈大百科當片頭曲(注11 動畫「奇天烈大百科」的片頭曲曲名正好是「睡眠不足」.).

最近的台風未免太沒毅力,這一點實在很讓人困擾.

我勉強趕在上課時間前安全上壘,但是一整天下來都想睡得要命.平常到了下課時間,我都在自己的座位睡覺或假裝睡覺,唯獨今天是真的在補眠.

不只是下課時間,上課時我也持續和睡魔對抗.

說得具體一些,我會用一只手撐著臉頰,直接倒到桌上;或嘗試用兩只手臂夾住頸部,尋找最舒服的睡覺姿勢.戰爭畢竟不是什麼好事,能夠和平解決的話,當然要選擇和平解決.

嗯,沒錯,從今以後,我仍然打算繼續跟睡魔和平共處.

如此這般,下課時間不知不覺地到來.

根據多方實驗得出的結論,用兩只手夾住頸部,倒在桌上是最舒服的睡覺方式.這樣一來,臉上不會被壓出印子,可惜壞處是頸部,肩膀跟背部痛得要命.

而且,這種睡法只能帶給我極淺層的睡眠,再加上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姿勢,身體的虛脫感幾乎達到最高點.

如果想好好睡上一覺,果然還是得好好躺下來才行.

既然這樣,我該去什麼地方,答案已相當明顯.

我從座位上站起,踩著不穩的腳步,准備走出教室後門.

就在我打開門的瞬間——

「哇!」

「喔,抱歉.」

我正要出去時,剛好有人要走進來,結果兩人碰個正著.雖然沒有撞得眼冒金星,對方的臉還是輕輕敲到我的胸口.搞什麼?是哪個家伙?開車不好好看前面是沒有資格擁有駕照的of the year(注12 「∼of the year」是動畫「嬉皮笑園」的角色鈴木沙也加的口頭禪.)!

我輕輕瞪一下對方,想看清楚是誰這麼不長眼睛,結果映入眼簾的,是我再熟悉不過,宛如小動物般的男孩子,那甩頭的模樣真是可愛.

原來跑得上氣不接下氣,趕著回教室的人是戶塚彩加.

說句老實話,你還是別去考什麼駕照,我更希望你永遠坐在我的車子里,由我來載你……of the year!

「啊,是八幡.抱歉……」

「哪,哪里!是我不好,有點恍神……」

事實上,直到現在我還處于恍神狀態.

盡管這樣的情況出于偶然,但是我的雙手正環抱著戶塚……呼,好危險,要是他這時嘴里咬著面包,我們可能就要萌生愛情的幼苗(注13 嘴里咬著面包上學,在路上撞到異性,是動漫作品中經常發生的橋段.).

戶塚察覺到兩人靜止于目前的姿勢不動,輕輕離開我的胸前.

「抱歉,因為我趕著回來……你准備去哪里嗎?下一節課快要開始啰.」

「出去辦一點事.」

我當然不可能大聲宣告自己要蹺課去保健室睡覺.想炫耀自己的犯罪事跡,建議還是去推特(注14 推特上經常出現使用者炫耀自己的犯罪事跡,因而引起公憤.).

戶塚聽到我的回答,略微把頭偏向一邊.

「可是,下一節課要決定校慶活動的工作分配,最好還是留在教室喔.」

「……真的嗎?」

上次的班會課,大家只決定要表演什麼,所以這次想必會討論更具體的細節.

「……沒差,我都無所謂.」

反正不管怎麼樣,都改變不了我只需要像往常一樣,杵在那里的事實.我是純粹為了存在而存在的存在.

大家一進入准備階段,我能發揮的最大用處,就是模仿詭異圖騰柱呆站在原地.

不論分派到什麼工作,都不會改變我的處境:在無事可做的情況下,不經意地晃到某人背後,觀察他手邊的工作,「喔∼∼」地發出了然于心的聲音,或者采取主動,隨時等待對方開口詢問「能幫忙一下嗎」.

「……隨便把我插進有空缺的地方就好.」

戶塚帶著疑惑的表情點頭,我不知道他是否明白我的想法.

「嗯,我知道了.」

「那麼,拜托你啦∼」

我輕輕揮手示意,離開教室.

× × ×

我在走廊上漫步,聽著回蕩的上課鍾聲,慢慢走向特別大樓一樓的保健室.

到了上課時間,走廊不再出現到處閑晃的學生,恢複原有的甯靜.

一接近保健室,便覺得溫度有點下降,我輕輕敲門入內,消毒水的氣味立刻撲鼻而來.

一位女學生正在跟保健室老師閑談.她們看到我走進來,馬上閉上嘴巴.

那位不認識的女學生不太好意思地看向自己的手機.不知道為什麼,我有一種做壞事的感覺.抱歉啊,耶嘿.

「哎呀,這不是小靜家的孩子嗎?」

這位女教師身披白衣,年紀尚輕.她先從上到下打量我一番,接著這麼開口.

那種稱呼方式不太妥當,會讓人誤以為我跟老師是親子關系,小心被罵喔!主要是平塚老師會罵你,因為你踩到年齡的地雷.

「我好像有點感冒.」

我裝出有氣無力的樣子,簡短說明來意.只要是這種時候,我便會發揮出高超的演技,要說我是「感冒控制者」都不成問題.哇,這是什麼稱呼?帥氣得一場糊塗!話說回來,感冒的日文里又有「風」又有「邪」,真是中二性十足的命名方式.

「非專業的判斷很危險,過來讓我看看.」

可惜保健室的教師很干脆地忽略我努力演的戲.

嘖,不愧是身經百戰,應付過眾多蹺課學生的行家,不會被這種程度的演技輕易唬弄過去嗎?

教師緊盯我的眼睛猛瞧,似乎恕拆穿我的謊言——更正,她的目光之銳利,用「瞪」這個字眼可能更貼切.如果這是神奇寶貝的世界,我的防禦力可是會往下掉(注15 神奇寶貝使用瞪眼攻擊,會使對手的防禦力下降.).

「……嗯,你感冒了.」

「您診斷得真快……」

那麼,剛才那一句話有什麼意義嗎?我投以受不了的眼神,藉此表達心中的不滿.保健室老師見狀,咯咯地笑起來.

「因為你的眼睛死氣沉沉,當然是感冒了.」

照她那樣說,我豈不是一年到頭都在感冒?而且說什麼死氣沉沉,即使倫敦死氣沉沉,巴黎的陽光一樣很明媚.你是哪家的明日之星嗎(注16 「倫敦天氣陰沉,巴黎陽光明媚」為動畫「明日之星娜佳」的片尾曲歌詞.)?

教師在資料夾板上記下一些內容,轉過來問我:

「那麼,你打算如何?要在這里休息一下嗎?」

她問得好隨意,有如「要在這里調整一下裝備嗎」.

「嗯,好.」

「去里面那張床.」

她簡短指示後,我聽從吩咐,走向用簾子區隔的床位.床上有摺疊整齊的被毯,我躺好後,攤開被毯蓋住腹部.

隔著粉紅色的簾子,外面的兩人繼續先前的對話.在我進入半夢半醒之際,她們的說話聲隱隱約約留在耳畔.

× × ×

怎麼……可能……

班會課的下課時間結束,我回到教室,赫然發現自己被推去加入校慶執行委員會.

黑板上出現「比企谷」這三個字,而且出現在「執行委員會」的下方.唔啊∼∼這是陰謀!

我,我承認自己說過哪里有空缺,就把我安排到哪里,反正不管分到什麼樣的工作,對我來說都沒差;即使工作性質再怎麼不起眼,我也願意默默接受.

可是,就算如此,把大家不願意做的事情丟給我,那些人都不會良心不安嗎?

通常在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把不會讓人礙手礙腳的工作交給獨行俠才對嗎?而且事實上,之前一向如此.

「因為你剛好請假,我們便決定讓你當班長(笑)」的策略,在班級中心人物之間互整非常有趣,所以對他們來說,不失為一種樂趣.可是,若是用在不同文化圈的人身上……這是在宣戰嗎?不算……不算……(注17 出自《賭博破戒錄》大槻之台詞.)

我呆愣在黑板前一動也不動,這時,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需要我說明嗎?」

即使不回頭,我也很清楚這個人是誰.

出,出現啦∼年齡邁入三十大關,目前最渴望結婚的女教師,平塚靜∼

恭敬不如從命,我不說一句話,僅用眼神要求老師說明.老師先輕歎一口氣,看看時間後說道:

「下一節課都快開始了,大家還談不攏要由誰擔任校慶的執行委員,所以我直接指定由你擔任.」

這位國文老師,請等一等,「所以」不是這樣使用的吧?我根本聽不出當中有什麼順接關系.

「老師,您是有何打算……」

「什麼意思?」

「還問什麼意思……請問您把獨行俠想成什麼?強迫獨行俠參加班級活動,只會釀成悲劇喔!」

我這麼說,是為了班上那些要好的同學著想,希望他們快快樂樂地辦好活動.要是我出現,只會讓大家心生顧忌.如果塞給我一個沒什麼影響力,根本不重要,在或不在都沒有差的工作,大家便可以毫無顧慮地享受活動不是嗎?我決定提倡非交涉不干涉主義,跟甘地的非暴力不服從主義打對台!

「我也想過要征詢你本人的意願……但你自己不是說,什麼工作都可以嗎?」

嗚呼……我忍不住歎一口氣,把視線轉向窗邊,看到戶塚帶著滿臉歉意,雙手合十對我道歉.啊啊!好可愛……那正是兩只手掌皺紋疊合而成的幸福嗎?南……無………(注18 出自日本一佛壇用品店的廣告台詞.)

正當我分神于其他事物時,平塚老師蹙起眉毛間的皺紋,宣告我逃不了這件麻煩事.快——逃——啊——

「好,好,快回到座位上.再拖下去都不用上課了,剩余部分留到放學後決定.」

× × ×

過了放學時間,教室內仍然喧鬧不休.

大家繼續忙著討論校慶活動的分工問題.

這件事本來應該在剛才的班會課決定,但由于決定男生校慶執行委員的人選浪費太多時間,最後才由平塚老師使出強硬手段,直接決定由我擔任.這正是所謂的「職權騷擾」……

可惡!如果我有更強大的力量,便可以把工作推給其他家伙!一層一層往下壓的職權騷擾,正是日本縱向社會的最佳寫照.此時此刻,我強烈地感受到自己同樣身為日本人.

好啦,現在大家留下來的目的,是要決定女生校慶執行委員.

戴眼鏡的班長在講台上主持會議,我不知道他的真正名字,大家平常都叫他「班長」.如果我們的班長是女生,基于屬性因素,可能還需要另外一個名字(注19 原文中的男性班長為「ルㄧム長」,女性班長為「委員長」.動漫畫作品中的「委員長」大多具有萌要素和屬性.),但是非常遺憾,他是個男的,所以直接用「班長」稱呼已很足夠.

「嗯……那麼,有哪位女生自願擔任執行委員,請舉手.」

班長這麼說,台下想當然耳沒有任何反應.他也看開了,微微歎一口氣說:

「要是一直這樣決定不了,就用猜拳……」

「啊?」

三浦聽到「猜拳」兩字,立刻大聲打斷班長的話.班長受到驚嚇,「嗯……啊……」半天,擠不出任何詞彙.那個女的大喝一聲,便讓台上的人安靜下來,她是從哪間寺廟出來的嗎(注20 「大喝一聲驅逐惡靈」是一串2ch討論板上的系列文.原始故事中的T先生是寺廟出身,用這個方法消滅女幽靈解除危機.)?寺廟出身的人真不簡單,我要對三浦刮目相看了.

接下來進入你一言,我一語然後沉默下來的循環.每當教室某個角落傳出對話聲,班長會問他們「如何」,于是那群人便閉上嘴巴不說話.從一開始到現在,不知道已經重複多少次.

「……執行委員的工作那麼辛苦嗎?」

由比濱再也看不下去,如此問道.班長聞言,很明顯露出松一口氣的表情.

「按照正常的方式做,是不怎麼辛苦……可是以結果而言,女生這邊說不定會很吃重.」

喂,眼鏡男,你是不是瞥了我一眼?眼鏡男,你是在間接說我沒有戰力可言嗎?不過看他也經過一番掙紮才說出口,我還來不及生氣,便先對他感到過意不去.抱歉啊,眼鏡男.來,送你一副眼鏡(注21 出自手機社群游戲「偶像大師:灰姑娘女孩」中,上條春菜之台詞.).

「嗯……」

由此濱有些傷腦筋地看向我.

班長大概把她的行為解讀成猶豫,看准機會追加攻勢.

「老實說,你願意接下這份工作的話,可是幫了我們大忙喔.你既有人望,又能凝聚班級向心力,我認為這個工作很適合你.」

「不,我才沒有那麼……』

由比濱顯得不太好意思.這時,後面傳來某人冰冷的聲音.

「咦∼結衣要接嗎?」

「咦?」

她轉過頭,看向說話的女生.

印象中,那個人好像叫做相模.

以相模為首的四人團體,在跟由比濱那群人相隔一段距離的地方建立起陣地.三浦集團位于最後面靠窗的座位,相模集團則是在靠走廊側的後邊遙遙相望.

「不過那樣也不錯呢!好朋友一起辦活動,一定超熱鬧的!」

她身邊的幾個友人跟著輕聲冷笑,由比濱回以曖昧的笑容.

「嗯……其實不是那樣的.」

相模聽到由比濱這句話,朝我投以一道意味深長的目光.

那張不懷好意的笑容,真是丑陋至極;她跟周圍女生交頭接耳的談笑,更是一句比一句刺耳.

我不可能不知道,她的笑容里潛藏著什麼東西.

暑假期間,我跟由此濱參加煙火晚會時,正是受到那樣的笑容對待.

由比濱總是站在圈內,我則始終待在圈外,看盡那些混雜好奇與侮蔑的嘲笑.

輕笑聲掀起漣漪,在我的耳內回蕩.

「我說啊∼」

這時,另一個稱得上妄自尊大的聲音,打斷教室內的騷動.

她像是大剌剌地踩進草叢堆,使原本嗚叫的昆蟲瞬間閉上嘴巴.

「結衣要跟我一起招呼客人,已經沒空啰.」

三浦優美子理所當然似地打回票.在她的魄力之下,相模那群人的氣焰消退下來,有如喉嚨被梗住似地說不出話.

然而,相模的臉上仍然掛著笑容.

「這樣啊∼招呼客人也很重要呢∼」

「沒,沒錯!招呼客人也很重要——咦?我要負責招呼客人?這是什麼時候決定的?」

由比濱附和到一半,才理解那句話代表什麼意思,因而嚇一大跳.喂,目前決定的工作,明明只有男生校慶執行委員……

即使是三浦那樣的人,聽到由比濱的反應,也有點慌張起來.

「咦……你,你不跟我一起嗎?是,是不是哪里搞錯?難道是我太急性子……」

「優美子,放心,放心∼你說的很正確啊,這就是你的作風.」

海老名吐吐舌頭,對三浦眨眨眼睛,並且豎起大拇指.嗯,對,沒有錯,那的確是三浦的作風.

「喂,不要那樣稱贊我啦,人家會害羞的!」

三浦漲紅臉頰,拍打著海老名.雖然這樣說對她不太好意思,但我想對方並不是在稱贊你.

一旁的由比濱失望地略垂下肩膀.

「我沒有決定的權力啊……」

想不到她現在才明白這項事實.不過放心吧,你看看我,連選擇的余地都沒有,不但被平塚老師擅自指定工作,還是個沒人要的工作.我果然是不受期待的孩子.

討論到此陷入膠著,班長再度短歎一口氣.我可以感覺到中間管理階層的悲哀.

「不然,這樣如何?」

自始至終不表示意見,默默觀察事情發展的葉山,不舉手便直接開口.眾人很自然地將視線集中到他身上,連班長的眼鏡都亮起來,對他抱以高度期望.

「請能夠發揮領導精神的人擔任這項工作.」

葉山這番話相當合情合理,同時很安全.既然要掌管校慶活動的大小事情,當然得找一個能發揮優秀領導能力的人才行.若要說有什麼問題,便是他其實在暗指我沒有領導能力.不過他說的也沒錯,我只有冷濕布,沒有什麼領導能力(注22 「冷濕布」和「領導能力」的日文發音相近.).

可是,經他那樣一說,勢必得由上層階級的人擔任這份工作,但男生的空缺已先被我占下,至于女生部分,她們的上層階級也已經表明沒有意願.

按照一般邏輯思考,如果位居校園階級最頂層的人沒有意願,便要往下降一層,由階級第二高的人擔任.

戶部精准地掌握到葉山想表達什麼.

「那樣的話,就是相模啰?」

「嗯,不錯喔,她應該能做得很好.」

葉山先在暗中引導出這樣的結論,自己再對戶部的看法表示同意.戶部還得意洋洋地說著「對吧」,真是天真得讓人流淚.

另一方面,突然被點名的相模連忙在面前輕輕揮手.

「咦?我?我做得到嗎……絕對不可能啦!」

盡管她表面上作勢拒絕,但心里想的才不是那麼一回事.喂喂喂,別以為那樣騙得過身為一級拒絕鑒定師的本人啊!當女生真的要拒絕時,她們會用冰冷的視線,面無表情地說「我是認真的,可以不要再這麼做嗎」,聽得人心底發寒,恐怖到嚇死人的地步.

葉山八成也明白那點程度的拒絕只是做做樣子,于是配合演出,露出歉疚的表情對她合掌請求.

「拜托你啦,相模.」

「嗯……如果其他人都不想做,那也是不得已的……不過,要我來當嗎……」

相模故意大聲地喃喃自語,還高興得臉頰漲紅.你是地獄三澤(注23 日本男性漫畫家,筆下角色的特色為眼睛,鼻子,嘴巴擠在臉部中央,而且經常說出欠揍的台詞.)筆下的角色嗎?

受到葉山那樣的人拜托——應該說是「我竟然受到葉山那樣的人拜托」,想必是一件很高興的事.

「好吧,我做∼」

她假裝勉為其難地答應,班長終于放心地松一口氣,鏡片跟著起霧.

「那麼,今天的會議到此結束……」

身心俱疲的班長宣布散會,班上同學紛紛起身離開教室.

× × ×

校慶執行委員會從今天開始運作.

現在是下午三點四十五分,我再度在腦中確認一次自己的行程表.

若要在校內貫徹孤傲的態度,最重要的是自我管理能力,因為不會有人在旁提醒.舉凡去不同教室上課,放假時間,放學後的安排等大小事情,務必都得確實掌控.順帶一提,只要是跟放假有關的事,我記得最清楚.

執行委員會議的時間即將到來,我動身前去會議室.

各個班級的執行委員三三兩兩地來到會議室,部分男女代表邊走邊聊.真是的,那些人生路上的迷途者,你們不跟別人一起走,就找不到會議室在哪里嗎?

這間會議室專門供校慶執行委員會使用,面積是一般教室的兩倍左右,桌子和椅子也高級得多,看來這里平常是用來開教職員會議.

我進入會議室,發現有半數的人已先行到達.其中也包括相模,原來她比我還要早出發.

她已經組成一個三人團體,正高高興興地聊天.不知她跟那些人原本就是朋友,還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認識.

「結,你也參加委員會真是太好了.我被推派擔任委員,本來還很擔心該怎麼辦呢∼」

相模率先拋出話題,另外兩個人跟著附和.

「我是因為猜拳猜輸才來的∼」

「我也一樣!啊,相模同學,我可以直接叫你『南』嗎?」

「可以啊.那我要怎麼叫你?」

「叫我『遙』就好了.」

「啊,所以你跟結一樣是女籃社的?」

「嗯,對.」

「好好喔∼早知道我也應該參加社團!我的班級運超差的.」

「對喔,F班有三浦那群人沒錯吧.」

「是啊∼」

相摸擺出受不了的表情固然恐怖,不過聽到她說自己沒有班級運,便若無其事地提到三浦這個名字的女生也很恐怖.

如果獨立看每一個句子,還覺得沒什麼.但是當那些句子構成一段完整的對話,便會產生劇毒.這正是女生對話的恐怖之處.這個現象有如不同生物體內的微量毒素在河豚體內累積,形成毒性極強的河豚毒素.

「可是啊,跟葉山同學同班不是很好嗎?」

「是沒錯啦,我也是受他拜托,才接下這個工作的.真是傷腦筋∼」

所以我一直很好奇,你是不是地獄三澤筆下的角色啊?我該稱呼你「相模三澤」嗎?

如果靜下心來仔細聆聽,還能聽到其他人的對話內容.

隨著會議時間接近,到場的人越來越多,原本窸窸窣窣的交談聲變得一片鬧哄哄.

每次有人打開門進來,大家便一起看過去,發現不是自己認識的人後,又立刻別開視線.那種自然而然別開視線的態度真討厭……如同告訴進來的人「我根本不是在等你」,「我對你一點興趣都沒有」.

可是,當下一個人進來時,所有人的態度都不同了.

會議室大門開殷的瞬間,聊天的聲音頓時消失.

接著在一片靜寂中,那名少女——雪之下雪乃不發聲響地進入室內.

此刻的她沒有散發出平時的威嚴,但每個人都屏住呼吸,仿佛看著堆積的白雪逐漸消融.

雪之下看到我時,腳步瞬間停頓一下,但是她馬上把臉轉開,往前移動幾步,接著才想起自己要做什麼,走向身邊的空位坐下.

直到她坐下之前,會議室內的時間都是靜止的.

即使是應該看慣這種場面的我,也在刹那間被奪去目光,大概是因為難得在不同的地方見到她,或是對她出現在這種場合感到意外.

時間重新開始流動,大家出于顧慮,壓低音量繼續先前的談天,現在的聲音聽起來像一波波的潮水.我看一下時鍾,會議差不多要開始了.

在陣陣的聊天聲中,會議室的大門再度開歐.

一群帶著大疊資料,貌似屬于同一團體的學生走進來,後面跟著體育老師厚木和平塚老師.

為什麼是平塚老師……我不解地看過去,正好和她對上視線.老師朝我微微一笑,那個笑容比她的實際年齡年輕,而且滿可愛的.

也就是說,那是不安好心的笑容.

我果然被陷害了嗎……

那群學生聚集在會議室前方,看向其中一位女生,給人溫和印象的那位女生便點點頭回應.

兩名貌似一年級的人得到指示,開始把資料發給所有與會者.先前的女生確定大家都拿到資料後,起身宣布:

「那麼,現在開始進行校慶執行委員會議.」

她的頭發長度及肩,劉海用發夾固定,光滑美麗的額頭發出耀眼的光芒;制服穿著得整整齊齊,完全符合校規;別在上衣的領章和套在手腕的彩色發圈,則為整體可愛度加分.她溫柔地眯起雙眼,溫柔地面帶微笑環視在場所有人,溫柔地宣布會議開始,大家跟著端正坐姿.

「嗯……我是學生會長,城回巡.非常高興今年也能得到各位幫忙,讓校慶活動順利舉辦……嗯……那,那麼,讓我們一起努力吧!喔∼」

巡學姐簡單地向大家致意,精神喊話後,學生會成員立刻報以掌聲,其他參加會議的人也跟著拍手,她滿意地溫柔點頭.

「非常謝謝各位∼那麼現在,我們馬上來決定主任委員的人選.」

聽到這句話,所有人開始騷動.

大家會訝異其實不無道理,我自己也以為主任委員當然由學生會長擔任.

巡學姐看到在場的反應,略微露出苦笑.

「我想不少人應該明白,按照往年慣例,校慶執行委員會的主任委員都是由二年級學生擔任,而我已經是三年級……」

喔∼原來如此.升上三年級後,得開始准備大學考試,何況現在已經進入秋天,的確沒有閑功夫再忙這些事.

「好,有沒有誰自願?」

沒有任何人舉手.

這樣的反應並不意外.

雖然學生們不是對校慶活動興趣缺缺,我也相信有許多人正摩拳擦掌,興高采烈地准備把活動辦好,只不過,他們更希望在不同的地方好好努力,發揮力量展現自己.

如果可以的話,大家總會想在班上或是在社團盡一份力.

想要為了相同的目標,跟要好的朋友同心協力,想要跟暗戀的異性共度感動的嘉年華,這是人之常情.

現在的問題在于,在這里齊聚一堂的各路人馬,要如何發揮所長.

「沒有人自願嗎?」

巡學姐帶著傷腦筋的語氣再問一次,會議室內仍舊是一片沉默.

「嗯……咳!」

這時,體育老師厚木豪邁地清了清喉嚨.

「喂,這是怎麼回事?你們提起一點干勁行不行?太沒有活力了吧!你們要知道,校慶可是屬于你們自己的活動!」

老師說得相當豪邁,我仿佛還在語尾聽到一聲「再見啦∼」(注24 原文為「じゃあの」,是廣島方言中的道別用語.).看來他是校慶活動的指導老師,坐在他隔壁座位,盤手閉目的平塚老師大概也一樣.

厚木老師環視室內,一一觀察所有與會者.

他毫無顧忌的視線掃到雪之下時,頓時停下來.

「喔,你不是雪之下的妹妹嗎?我很期待今年的校慶會跟那年同樣精采啊!」

老師的言下之意是:「所以你一定會當主任委員,對吧?」

巡學姐也注意到雪之下,低喃「啊,原來是陽乃學姐的妹妹」.

雪之下陽乃真不簡單,可以讓老師跟學妹留下那麼深刻的印象.

「我會認真做好執行委員的工作.」

雪之下基于禮節,如此簡短回應,不過我沒漏看她不悅地抖動一下眉毛.

厚木老師被冷淡地拒絕,只能模糊地用「嗯」,「喔」應聲,閉上嘴巴不再說話.

不過真正傷腦筋的是巡學姐,她誇張地盤起手臂,若有所思地沉吟.

「嗯……對了,擔任主任委員其實有很多好處喔,像是申請學校的時候可以加分,對打算爭取學校推薦資格的人來說相當有利.」

這個人是笨蛋嗎……怎麼會有人接受那種誘惑,自願站出來當主任委員?那樣一來,不是等于自己承認「對,我就是看中這一點,所以自願擔任主任委員」.

「嗯……你覺得如何?」

巡學姐看向雪之下,對她問道.

不知雪之下是否注意到學姐的語病,她只是維持一貫的態度,沒有任何反應,筆直看著巡學姐.

雪之下不喜歡站在大家面前,個性上不適合當主任委員.

可是,巡學姐也始終帶著微笑看向雪之下,時間一久,被看的人難免會局促不安,稍微扭動一下身體.

這正是純潔無瑕的笑容所產生的壓力.

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東西,比天真爛漫的視線更加惡毒.

照這樣下去,雪之下搞不好會屈服……

正當雪之下深深歎一口氣,即將舉白旗投降時——

「那個……」

某人不太有自信的聲音打破沉默,使原本緊繃的氣氛頓時緩和下來.

「沒有人願意擔任的話,可以由我擔任.」

說話的人,是距離我三個座位的相模南.

巡學姐見到終于有人自願,高興地拍一下手.

「真的嗎?太好了!那麼,可以先請你自我介紹嗎?」

在學姐的催促下,相模調整好呼吸再開口.

「我是二年F班的相模南.我對這份工作有點興趣……而且,希望透過這次的校慶活動,讓自己有所成長……雖然我不擅長站在眾人面前……啊,這樣說的話,大家可能會覺得我在說什麼,既然這樣干脆不要做,不過,我想改變自己這一點……該怎麼說呢……我認為這是磨練自己的機會,所以想好好努力.」

——你要成長是你家的事,我憑什麼非得幫助你不可?

盡管我心里這麼想,其他人似乎沒有什麼意見.

「嗯嗯,很好,讓自己更上一層樓是很重要的.」

會議室內出現零零星星的拍手聲,接著大家才跟上.

相模有點不好意思地鞠躬,坐回自己的座位.

主任委員的人選定下來後,巡學姐高興地偷偷歡呼「太好了」,一把搶過會議記錄者手中的筆,在白板寫下「主任委員:相撲」.等一下,現在不是在玩「快打旋風」啊(注25 「快打旋風」中有一名相撲角色E·本田.)……

然後,她把筆丟還給記錄者,轉身面向大家,裙子跟著翻飛起來.

「好,再來我們要分配各項工作.我已經把簡略的說明寫在會議資料中,請各位自行參考,五分鍾後開始決定工作組別.」

我聽從巡學姐的指示,看向先前拿到的會議資料.

媒體宣傳,人員協調,物品管理,衛生保健,會計審查,記錄雜務……我的老天爺啊.

不過,別被書面上的文字嚇到,高中生的校慶活動不可能那麼麻煩.

我妹妹小町是國中學生會的干部,看他們也沒弄得那麼誇張,可見這說穿了,就是學校的例行公事,只要按照前人鋪好的軌道行走,便不會有問題.站在我這邊(注26 指一九八六年電影「站在我這邊(Stand By Me)」.劇中的四個少年沿著鐵軌,尋找被火車撞死的小孩尸體,展開一場冒險之旅.)就好.

我快速掃視會議資料,尋找工作量看起來最少的職務.

媒體宣傳,不用看說明也知道,反正就是畫好海報,再一一造訪附近的便利商店,拜托他們將海報張貼在牆上.

關于這份工作,我只看得到受盡嘲笑的未來.跳過.

人員協調,簡單說來,這個部門負責跟有志表演者,亦即那些玩樂團或跳舞的人交涉.

這個我做不來.不管怎麼想,到時候勢必得跟校園階級的頂層打交道.

如果是面對融資團體(注27 「有志」跟「融資」的日文發音相同.),我還願意去交涉,換成有志團體的話,還是算了.

物品管理,大概是管理各班使用的桌子出借,以及器材搬運.搬運那些東西累得要命,我做不到.如果是學平澤唯拿響板敲啊敲的(注28 平澤唯是《K-ON!輕音部》的角色,在動畫中手持響板跳舞,發出類似「搬運」的節奏聲.),倒還可以考慮看看.總之跳過.

衛生保健……喔,這個是統籌所有關于食品申請的工作.如果是保健體育,我還會考慮一下……總之,免了.

會計審查,嗯,很好很好,這是牽扯到金錢的職務,一旦出現什麼問題,我可承擔不起責任,到時候會很麻煩的.金錢這種東西非常恐怖,想都別想.

……不是我在說,看到這里,實在沒有什麼適合我的職務.

既然這樣,我可以做的只剩下記錄雜務.我大略瀏覽職務說明,發現這項工作只要在活動當天拍拍照片即可.

反正我那天也沒有什麼行程,剛好用來打發時間.

得出結論後,我稍微伸一個懶腰,順便看看其他人的情況.

有的人正在放空,有的人玩起手機,有的人在閑聊,看來大家也差不多決定好要做什麼工作.

其中有幾個人,交談的聲音特別大.

「怎麼辦啦∼人家一時心血來潮,便舉手說要當主任委員∼」

「放心啦,你一定能做得很好!」

「是嗎∼我真的做得好嗎?不過,剛剛自己好像說了超級丟臉的話,果然還是太勉強吧?」

「才不會呢,你說得很好.而且我們也會幫忙啊,對吧?」

一個女生拋出問題繪另一個女生,對方表示贊成.

「沒錯沒錯∼」

「真的嗎?謝謝你們∼」

聽到這段對話,我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暖流.真是美麗的友情,太棒了,她們好像馬拉松大賽開始前的同伴.

……這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不久前,我是不是聽過類似的對話?

或者說我在看什麼系列文?

不過,就算不是系列文,那種人每次講的話也都大同小異,只有話題跟詞彙不太一樣,最後一定會在互相加油打氣中結束.真是快樂.

「差不多都看完了吧?」

巡學姐的聲音意外地清楚,聽起來很柔和,耳朵仿佛快要融化;又像是電波歌的歌詞一樣讓人上癮,所以容易留在意識的某個角落.

她不需要拉大嗓門或厲聲喝斥,大家便很自然地順從她的指示,把臉轉向學姐的方向.這不是靠什麼技術,而是憑她的性格.

「各位的心中應該都已有所決定.那麼,相模同學,接下來交給你主持.」

「咦,由我主持?」

「嗯,接下來便是主任委員的工作.」

「是……」

巡學姐對相模招手,要她過去坐到學生會中間的位置.

「那,那麼,現在開始決定職務……」

在一片無聲中,相模小到快聽不見的說話聲還是清楚傳入耳里.

然而在這片無聲之下,卻是暗潮洶湧.

眾人充滿肅殺之氣,宛如要揪出異議分子.

這種無聲處在危險邊緣,滿布荊棘,只要有誰不小心笑出聲,現場將瞬間刮起惡毒謾罵的狂風暴雨.

此刻的相模跟先前愉快聊天的樣子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從群體中被單獨抽出來,竟顯得如此脆弱.

「……首先是……想參加……媒體宣傳組的人……」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現場沒有人舉手.

「好,是媒體宣傳!媒體宣傳喔!可以跑很多地方,說不定還會上廣播跟電視節目呢!」

聽到巡學姐的推薦,我瞬間心動一下.

說到千葉的本地電視台,便是千葉電視台;若提到千葉的本地廣播節目,則是bayfm.時常在千葉電視台聽到的「Fight!Fight!千葉!」(注29 作曲者為JAGUAR,有「千葉英雄」之稱.)歌曲實在太經典,如果有機會去那里跟JAGUAR先生見面,我一定二話不說,立刻搶著加入媒體宣傳組.

可惜,我們進入千葉電視台跟JAGUAR先生見面的可能住太低,只好先忍耐下來.順便提醒一下,這里說的JAGUAR不是《吹奏吧!嘉卡(注30 一部漫畫作品,原名為《ピㄧユと吹く!ヅヤガㄧ》.)》,而是千葉英雄JAGUAR先生.

不知是否因為巡學姐幫忙宣傳的關系,總之,現場終于動起來,有好幾個人舉手表達意願.

統計好人數,確認姓名後,接著要決定下一個職務的人選.

「再,再來……人員協調組.」

由于樂團表演是校慶的一大熱門活動,舉手的人相當踴躍,明顯比原本預定的人數還多.

「咦?這……」

巡學姐見相模再度遇到困難,立刻伸出援手.

「太多了,太多了!大家猜拳決定!」

學姐的興致一來,第一屆「額頭杯一閃一閃亮晶晶,剪刀石頭布大賽」正式展開(注31 以上含有「Smile光之美少女」和平天使的變身台詞.).

× × ×

總之,巡學姐用她難以捉摸又獨特的節奏,帶領大家逐一完成工作分配.不知是她累積夠多的經驗,還是靠與生俱來的性格,在一陣兵荒馬亂中,過程還是進行得很順利.

我們從頭到尾都是用這樣的步調決定工作.盡管巡學姐乍看之下不怎麼牢靠,但她畢竟是學生會長,在她高明的手腕下,每個人都分到堪稱適合的工作,我也如願進入「記錄雜務」組.

說到「記錄雜務」這組,可能是被排在最後的關系,也可能是參加的人想法都跟我差不多,這一組只能用「積極性的墳墓」來形容.

首先在各個組別分開,認識組員的階段,狀況便已慘不忍睹.

「嗯……所以現在要做什麼?」

「自我介紹嗎?」

「好啊.」

「嗯.」

「……」

「……」

「那麼,誰先?」

「喔,我先吧.」

誠如所見,大家的對話稀落到可憐的地步,一群啞巴聚集起來,搞不好都比我們熱絡.

不用說,雪之下也在這一組.

每個人簡單介紹自己的名字和班級後,便是期盼多時的組長人選猜拳大戰.

先前大家搶著參加人員協調組時,使用的猜拳規則是贏的人加入;現在這里的規則完全相反,是由猜輸的人當組長,態度上可說是相當消極.

大家先經過一番爭執,討論到底要不要用猜拳決定,最後由三年級某位忘記叫什麼名字的人當上爐主,成為我們這組的組長後,立即宣告散會.

「辛苦了.」

我們基于社交禮儀,非常表面地互相道別,馬上各自做鳥獸散.雪之下率先離去,我跟著走出會議室.

這時,我看見相模南出現在會議室一角,樣子顯得相當失落,八成是因為剛才沒做好主任委員的第一項任務,一直過意不去.

先前跟她聊天的兩個女生,以及平塚老師,巡學姐也在那里,她們大概在討論之後的事情.

我從旁經過的瞬間,正好和平塚老師對上視線.

平塚老師對我眨眨眼,並且揮揮手像在說「拜拜∼」,我似乎能聽見她的眼睛發出「叮咚☆」的聲響.

……還是速速回去吧.

相模南

minami sagami

生日

6月26日

專長

無特別專長.

興趣

無特別興趣.

假日活動

在住家附近的超商打工,購物. 最新最全的日本動漫輕小說 () 為你一網打盡!

上篇:第六卷 ① 暴風雨之中,比企谷八幡持續打滑     下篇:第六卷 ② 相模南強烈地讓自己出頭